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48章 苏轼斗东坡

第248章 苏轼斗东坡

  吴娃儿这首词,就以竹筷轻敲玉盏,清音唱起。杨浩可听不懂她唱的是什么词牌,那词儿一唱起来也听不明白几句,就见崔大郎凝神听着,微微点头,估计这词儿写的还是不差的。

  吴娃儿此人就如一个矛盾综合体,她娇颜如同稚儿,体态却妖娆妩媚,而声音却洞箫般悠扬,带着一丝女xing特有的磁xing,悠悠扬扬,如遏行云,坐在楼下的人听去也是如在眼前。那音质澄净空明,十分动听,一曲歌罢余音绕梁,好半晌殿内殿外才齐声喝彩,声震屋瓦。

  人人都晓得柳朵儿与吴娃正在斗法,只是前些ri子二人不分胜负,后来柳朵儿渐渐屈居下风,如今吴娃清音妙唱,如同天赖。而歌与舞,正是柳朵儿的最强项,她一定会起而应战,是以都把目光向她望来。

  谁知柳朵儿醉态可掬,一样随之喝彩,却并无应和之意。陆仁嘉忍不住捻须微笑,眼中隐泛着得意的目光道:“朵儿姑娘,吴行首已唱了一曲老夫的词,算做是抛砖引玉吧,朵儿姑娘歌舞双绝,何不也来应和一番呢……”

  柳朵儿浅浅一笑道:“承蒙抬爱,只是朵儿已有了些醉意,此时实不宜于诸君面前既歌且舞,雪姐姐的琵琶、玉姐姐的舞蹈,俱是一绝,不若请两位姐姐为诸君献艺,朵儿先醒醒酒,若是介时诸位大人尚有余兴,朵儿总是要现丑的。”

  雪若姌和润娇玉一擅cao乐,一擅起舞,本来名气相当,只在吴娃之下,自柳朵儿到了汴梁,只一年功夫就稳稳地站在她们头上,对柳朵儿她们一直是有些不大服气的,今见柳朵儿斗志不盛,似已失了锐气,二人不禁相视一笑,雪若姌便道:“既如此,且请柳姐姐饮茶歇息,雪若姌雕虫小技,不值方家一笑,权算作是抛砖引玉吧。”

  雪若姌说着,落落大方走向前去,早有人搬过锦墩,奉上琵琶。雪若姌的琵琶确实弹得好,珠走玉盘,行云流水,其jing妙处……杨浩打个哈欠,对这种传统乐器,他的欣赏水平有限,确实听不出啥来。

  “咚、咚咚、咚咚咚……”,雪行首弹罢琵琶,吴娃儿和润娇玉娇声喝彩,随即润娇玉便在众望所归中登场,鼓声一响,润娇玉微倾首、稍敛眉,双袖背于纤腰之后,一脚抬起,摆了个起手势。乐曲声一起,润娇玉轻抬玉足,将踏未踏时,背后双手便自下向两边一甩,长袖飘带既若流云、又似羽翅般翩然飘起,神情含羞妩媚,舞姿极为优雅。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苕。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炎风。堕珥时流盼,修裾yu朔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这“绿腰舞”大大有名,许多艺伎伶人都会跳,在场的客人也绝不陌生,但是跳得如润娇玉这般舞技jing湛,出神入化的却绝无仅有,一时间彩声雷动。楼下的听客却大多和杨浩一样,也打起哈欠来,因为他们看不到,倒是那些闻风而来,驾着小船儿在水上观赏的人,远远看到润娇玉水袖如飞、翩若惊鸿的舞姿,禁不住也跟着大声喝起彩来。

  陆仁嘉一直想看柳朵儿出丑,不管她是起舞也罢,抚琴也罢,或是清吟一阙好词,与他交好的几位朋友都准备鸡蛋里挑骨头,好好贬斥一番,他们都是一方名流,就算柳朵儿的表现比起其他三位行首来并不稍逊,只要被他们说的一文不值,在其他人心中也自有份量,许多人不免就会怀疑起自己的鉴赏水平来,不敢胡乱赞扬了,这就是评委的权威xing了。

  所以润娇玉一舞方罢,他立即鼓掌笑道:“今ri为秦公饯行,四大行首毕至,各献绝技,真是一桩韵事啊。朵儿姑娘,现在,你总该让大家见识见识你的才艺了吧。”

  “朵儿岂敢推却。”柳朵儿微微一笑,忽然站了起来,扬声说道:“秦大人得授淮南、湖南等道都提举三司水陆发运使,此去迢迢万里,诸位友好皆来相贺,情意拳拳,令人感佩。小女子愿为大人及诸公歌舞一曲以助酒兴。这首词曰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妙妙……”

  “婢子在!”妙妙忽地一解古筝的套儿,将古筝横亘于柱角一席,正襟危坐,纤纤十指抚上了筝弦。

  柳朵儿自袖中慢慢抽出一条白如雪的绢带,先打散了一头青丝,又复挽了个男子似的发髻,将丝带束紧,慢慢向前走去,直走到楼外平台,凭栏站定。天空湛蓝,远山如黛,湖中波光鳞鳞,映着她纤纤一道身影,就像一个白袍秀士,微微扬起秀气的下巴,仰望着天空一轮皎洁的明月,那剪影说不出的动人。

  妙妙纤指一拂,仿佛一抹清泉水从她指下铮铮流泻而出,柳朵儿将一扬,已翩然起舞,同时一缕悦耳悠扬的歌声从她口中传出,与那悠雅的乐曲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我yu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先是惊呆于柳朵儿的歌声,她方才明明说的“水调歌头”,可是她唱的这曲儿却不是大家熟稔的“水调歌头”词牌固有的乐曲,这首曲子他们从未听过,他们也从未想过曲子可以这样唱,可以用这样的技巧,这样婉转新奇的曲调,那曲调也像小泉流水一般婉转低回。

  紧接着他们就惊呆于柳朵儿所唱出的这首词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我yu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这是怎样不凡的意境,这是怎样优美的词藻,这是怎样绝妙的画面。

  尤其是配着柳朵儿那仿佛一个白袍书生,与以往所见大不同的优美中带着些刚劲的舞姿,天上一轮皎如玉盘的月亮,她就仿佛在那月中起舞……。这舞确实是朵儿自己所创,杨浩是跳不出来的,但是他能说出来,以朵儿在舞技上的深厚造诣,杨浩只是将他曾经所见比划比划、解说几句,朵儿自能茅塞顿开,创出与传统舞技风格大为不同的舞蹈来。

  先声夺人!

  陆仁嘉和他的几个损友正打算柳朵儿只一唱起就贬斥一番,词儿不够新颖啦,曲儿不在调上啦,舞姿不够优美啦,等等等等,反正要极尽打击之能事。可是柳朵儿唱的曲儿他们根本不曾听过,柳朵儿跳的舞蹈也与他们以往所见的舞蹈大相径庭,风格迥异,叫人无从比较。

  至于她唱的词……,他们再狂妄也不敢说这词不好。这时的文人对好词都有一种偏执狂般的狂热,一个文士只要吟得出一首好词,就能被达官贵人拱若上宾,这是多大的魔力?这时候他们敢大放厥词,打扰正如痴如醉地看着那月下翩翩起舞的人儿用百灵般清丽绝妙的嗓音吟诵出的这首千古绝唱,估计能有发狂的读书人扑上来把他们丢进龙亭湖去。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yin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楼下、楼外,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有一点杂音打扰他们听清柳行首吟出的每一个字,就连看似憨粗的崔大郎也圆睁二目,大气都不敢喘。都个水晶楼中只有伴一天星光月se,和一身湖光清风,起舞吟唱的柳朵儿那清丽妙音如天籁一般荡漾开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我yu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yin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听着柳朵儿用丝毫不亚于邓丽君甜美嗓音重新诠释着这首《水调歌头》,一种难言的滋味突然涌上了杨浩的心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身边的建筑、人物,全是本该只在故纸堆中才能窥见一斑的风景,然而现在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成了这历史中的一道风景,反倒是曾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那个世界倒象是南柯一梦。

  唯一联系着自己的过去未来的,只有天上那轮明月。

  看着那轮月亮,他的心中如同开启了一扇门:前世今生,林林总总,一一涌现心头,那么清晰,却又那么遥远。寂寞的童年、浑浑噩噩的大学生活、工蚁般卑微的小职员、丁家大院那个寒冷的冬天、可歌可泣的西迁之旅……脸上带几点雀斑,笑时腼腆、床上狂野的学姐墨颜,喜欢吹牛皮、打麻将,人称‘善财童子’的牛主任,杨氏、冬儿、臊猪儿、折子渝、罗克敌、赫龙城……一个个已离他而去的人的面孔,随着朵儿那微带哀伤依恋的歌声清晰地浮现在他的面前。

  今人不见旧时月,旧时明月照今人。

  百种滋味,刹那千年,一时如同梦幻。杨浩自已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心绪,只是心中无限酸楚,不知不觉间,他已潸然泪下。

  秦翊、罗公明听着这首词曲,则另有一种滋味在心头,宦途的险恶、亲人的离散、世态的坎坷、今夕的欢聚、明ri的离合……“人有悲欢离合,月有yin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咀嚼着柳朵儿反复吟咏的这句话,不知不觉间,他们也已泪光莹然。

  同样一首词,唤起了不同的人不同的感受,金词银曲,魔力一至如斯。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当柳朵儿唱起最后一遍时,杨浩不知不觉地唱和起来,酸楚的泪水缓缓流到唇边,带着淡淡的咸……更多的人开始随声应和起来,渐渐汇合成一个共同的声音,记不得词曲的人则轻轻地用双手合起了拍子,陆仁嘉脸se铁青,他方才还得意自谦,说甚么抛砖引玉,如今一言成谶,他的词与柳朵儿所吟的这首词一比较,真的成了砖石瓦砾,不堪一提了。

  吴娃儿和雪玉双娇则相顾失se:绝妙好词,自谱的新曲,新颖的舞姿,柳朵儿一出手,便把她们所展示的得意之学一举抹杀了。

  席上红烛摇曳,一天清光下柳朵儿犹在起舞,如同身在月宫。

  她们心中不约而同想起了同一句话:“米粒之光,也能与皓月争辉?”

  “这首词是谁写的?你一定知道,你一定知道,快告诉俺,俺一定要见见这个人。”柳朵儿歌舞一罢,楼上楼下、楼内楼外,所有的人还在如痴如醉,既无人喝彩,也无人鼓掌。白乐天的超级粉丝却突然清醒过来,他一把抓住杨浩的手臂,兴奋yu狂地问着,眼中闪着狂热的光。亏他这时还能保持几分理智,把声音压得极低,否则其他各席的客人们只怕都要围过来了。

  杨浩总算见识到了粉丝崇拜偶像是副什么德xing,赶紧道:“噤声,这是什么地方。”

  “哦!”崔大郎这才松开紧紧攥住的杨浩手臂,仍然说道:“离开这里后,你一定要告诉俺,此人……真神人也!”

  楼上秦翊、罗公明等人也都兴奋了,柳朵儿歌舞方罢,还未回到席上,他们便兴冲冲地迎了上去,一迭声道:“此曲是姑娘谱写的么?闻所未闻,端地绝妙。曲好,舞好,词更是绝妙,请问姑娘,这首‘水调歌头’是何人所写?若是得便,老夫想见见此人。”

  柳朵儿依着杨浩的嘱咐道:“回大人,这位才子xing格孤僻,不喜于人交往,朵儿不敢违拗,还请大人原谅。”

  秦翊忙道:“无妨无妨,应当的应当的,才学之士,大多狷狂不群,只是不能得见这位才子尊颜,实在令人遗憾。”

  事已至此,今晚的风头已尽被柳朵儿抢去,陆仁嘉恨得牙根痒痒,可是柳朵儿唱的这首词太砸人了,他与几个好友交头接耳一番,也想不出能与之一较长短的词来,纵然想得出这样的好词,又怎比得了柳朵儿的歌、舞、词三绝?

  但陆仁嘉狷狂成xing,目高于顶,向来只有他看不起旁人,哪能被人这般折辱?吴娃儿唱的不是他的词也罢了,如今吴娃儿唱了他的词,却让人比了下去,吴娃儿脸面无光,他则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

  正无奈何间,他突然想起一首曾把他气到吐血的《念奴娇》来,这首词在中原从未被人传唱过,或许可以拿来救急。陆仁嘉眼珠一转,立即向吴娃儿耳边凑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bet188人  大小球天影  伟德重生  188即时  高德娱乐  欧冠联赛  188  一语中特  澳门网投  365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