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57章 另筹谋
  李家香铺,仍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气。

  折子渝沐浴之后,只着一件宽松柔软的白袍,犹如一朵冉冉出水的白莲,自屏风后面缓步走了出来,她走到临窗的席上翩然坐下,皓腕轻抬,在横置的古筝上轻轻一拂,传出“叮咚”如水的一串铮音,她的黛眉微微地蹙了起来。

  侧首沉思半晌,她才轻轻地吁了口气,振腕一抖大袖,纤纤十指抚上了铮弦,幽幽雅雅的铮音在这闹市喧哗之中响了起来。楼外人来人往,行se匆匆,谁又知这楼阁之上抚铮人别有怀抱?

  折子渝奏的是“清心普善咒”,也就是南北朝时普庵禅师所作的“普庵咒”,《普庵咒》是由许多单音参差组合而成,自然的旋律,时而如清泉泻地,时而如白云在天,瞑目静听,就会天人交融,进入清净空灵的境界。

  一个衣着普通的帮闲汉子闪进了香铺,轻快地自房侧狭窄的楼梯拾阶而上,直趋折子渝的房间,闪进房门,铮铮声韵似落花流水,那帮闲汉子肃容而立,拱手如仪,屏息不敢作声。

  折子渝双手曼妙轻扬,在铮上一按,袅袅弦音顿时戛然而止,折子渝一展衣袖,便盈盈站了起来,一转身,一双秋水似的明眸便投注在那个帮闲汉子身上。

  那汉子又躬了躬身,低声说道:“小姐回来了,大事可成?”

  折子渝不置可否,缓缓走到案几前盘膝而坐,一袭白衣,五官明媚,宛如出水的幽莲,她瞟了那汉子一眼,拾起一盏茶水,轻轻抿了一口,又弯又翘的浓睫垂下去,淡淡问道:“这些时ri,汴梁有甚么大事发生?”

  那帮闲汉子拱手道:“回小姐,并不曾发生什么大事,朝廷发兵伐汉,为求安定,近来一切事宜均围绕此事进行,并无其他殊异的举动。哦,对了,倒是南衙火情院杨浩院长duli特行,到处巡察酒肆茶楼、住宅民居,对不合规矩的火灶勒令限期整改,火情功曹程德玄不管不顾,在汴梁城大肆拆除违建棚舍,清理巷弄,疏通道路,惹得民怨沸腾,骂声一片。”

  “杨浩……,他到了哪里,不是弄得鸡飞狗跳?”折子渝想着,唇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随即却被一抹幽怨和落寞而取代,她轻轻叹息一声,问道:“旁的没甚么事了?”

  “还有……”那帮闲汉子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刚刚沐浴之后的折子渝一袭素净白袍,衣衫轻软,胸前衣袍褶皱中隐隐现出胸前娇美的峰壑,秀发收成一束,柔媚之中,贵气逼人。那帮闲汉子不敢多看,忙垂下头去,禀道:“娃儿姑娘与‘如雪坊’争风失利,如今‘如雪坊’一枝独秀,已稳居娃儿姑娘之上了。”

  “怎会如此?”折子渝淡淡蛾眉一挑,诧异地道:“那柳朵儿有何本事,力压汴梁三大行首?”

  帮闲汉子苦笑道:“只凭一诗、一歌、一舞,那柳朵儿便名炽东京,力降三大行首,稳居不败之地了。”

  “一诗一歌一舞?”折子渝唇角露出不屑的笑意,问道:“有何高明之处么?”

  那帮闲汉子也不禁露出向往神se,赞道:“那一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端地是绝妙好词。至于那支闻所未闻的艳舞,还有那首圣洁空灵的《我问佛》,也令汴梁士子为之倾倒,当ri柳朵儿踏青野游归来,以灯火通明的画舫行于汴河之上,两岸数千举子提灯如天上繁星,高歌应和,如此盛况,前所未有……”

  他说到这儿意犹未尽,又道:“据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牺牲se相,诱引了南衙火情院长杨浩为她出谋画策、暗中撑腰。古吹台上,杨浩还与柳朵儿双双舞剑,如同月下仙子。许多商家绘了他们对舞的画像出售,那首《我问佛》,现在就连市井童子都在传唱呢,小姐可要听个仔细?”

  “又是杨浩?”折子渝一呆,听他说什么“牺牲se相,诱引杨浩”,心中妒火顿生,双眉刚刚挑起,又想:“我现在与他还有甚么干系?”不觉又是一阵气苦,当下按捺住对那歌舞妙词的好奇心,冷下脸来道:“知道了,这种捻酸吃醋的风流场中事,有什么好聒噪的。”

  那帮闲汉子唯唯称是,讪讪说道:“娃儿姑娘坐镇京师,交结朝廷大臣,可以为小姐及时打探到许多重要的消息,一旦被柳朵儿占了行首,咱们的许多消息渠道就要断绝,属下是为此事担心,所以才多嘴了几句。”

  折子渝蹙眉嗔道:“知道了,这件事容后再议。如今我只问你,汴梁储粮之地共有几处,防范如何?”

  那帮闲汉子一呆,小心答道:“小姐,据属下所知各地运往汴梁的粮食,除销卖于城中粮米店铺之外,储粮之所共有八处,俱都分置于汴京各处禁军营中,防守戒备十分严密,小姐是想……”

  折子蹙眉道:“这样……,恐怕不能直接在粮仓上动手脚了。”

  那人这才恍然,答道:“即便在粮仓上动了手脚,也是没有用的,如果粮仓被毁,只是暂时使得汴梁米价上涨而已。仅靠民间储粮,也能支持一段时间,而粮米水运,源源不绝,很快就可以恢复如昔,再说……谁有本事将八个米仓一并毁去?”

  折子渝微微颔首,站起身来,负着手在房中来回踱了一阵,沉吟道:“京师重地,粮米与安全是第一要务,要直接在这上面做手脚,的确是不行。再者,扬汤止沸,虽然快速,效果却极有限,不如釜底抽薪……”

  她站住脚步,蹙眉自语道:“京师粮米供应,是由三司使掌管的。计相楚昭辅乃一介武夫,根本不懂经世济民之道,不足为惧,但副相罗公明却深谙济民理财之术,粮米税赋,让他打理的井井有条,有此人在,恐怕我们的人做不得手脚……”

  那看以帮闲汉子的男人极是机jing,此时他已知折子渝心意,小心提醒道:“小姐,罗公明虽从不张扬,但是在朝中却有相当大的潜势力,且他为官机jing谨慎,为人圆滑,做事向来是八面玲珑,想抓他的把柄却不容易。”

  折子渝微微一笑,吩咐道:“我回汴京的消息,暂且不必让娃儿知道。你且去为我打探,汴京城每ri用米粮多少,粮仓储粮多少,每ri可运进京来的粮米又是几何,打探清楚,速速回报于我,至于罗公明那里……,要在粮米上动手脚,先得除去这条老狐狸,这件事,我另想办法。”

  “是!”那帮闲汉子抱拳应了一声,折身退出房去。

  人已下楼,楼上铮音又起,清音隐带金石之声:“六国漫战兮,血肉填君之贪壑,唯闻鸣金兮,从来兵戈何休;一雄纵横兮,怒马踏他之疆土,仅见成将兮,自古功毕堪忧。长蛇八卦兮几阵开,金甲向ri兮盼筑台;功勋利禄兮入囊来,良骏高嘶兮得意哉……”

  铮声扶摇冲天,金戈交击,杀伐之气,撼动天地!

  ※※※※※※※※※※※※※※※※※※※※※※※※※※“府尹大人,程功曹做事勤奋,巷弄清理卓有成效,依卑职看,可以着手建立望火楼、巡火铺了。”

  杨浩拱手说着,笑望了另一侧端坐的程德玄一眼,程德玄黑着脸冷哼一声,心中却不无得意:“想把我调到你的手下,找机会办我个做事不利的罪名么?嘿!老子豁出去了,ri也拆、夜也拆,提前一个月拆得干干净净,想抓我的把柄?哼!”

  赵光义满面chun风地道:“好,二位做事如此勤勉,本府甚感欣慰。唔……,杨院长,本府正要入宫去见官家,你这里,还有什么要请旨的事情么?”

  杨浩拱手道:“大人,设巡火铺、望火楼,配备人员、救火工具,拟定救火时各职司jing戒弹压、维持秩序、扑火救人、安置伤患的事情,卑职与程功曹会抓紧时间处理。不过,像执行火禁、今后建筑提倡多用砖瓦、将火防加入官吏考课、惩治救火不利者,奖赏救火有功都、抚恤救火伤亡者,这些却需大人奏明官家,颁一道明旨下来。”

  赵光义频频点头:“好,本府会把这些事情向官家一一奏明的,你们做事如此勤勉,本府也会一一奏明官家的。”

  离开清心楼,杨浩到了自己的火情院转悠一圈,便出了开封府直奔汴河码头。他和臊猪儿手足情深,但是现在却不住在一起。人长大了,就像雏鹰展开了翅膀,要有自己的事业和前程,但是一有机会,两个人就要见见。

  张兴龙虽是汴河上的一霸,四蛟之首,拥有极大的权柄和势力,但是并未在城中置办宅院,他的住处就在汴河码头,左面、右面,尽是货仓,他的大宅院就在正对码头的方向,院落极大,不像开封建筑的紧密风格,倒有些西北民居的风格,疏旷而宏大,前院住的是他一些心腹亲信,院落中同样堆了许多需要尽快处理的贵重货物,到了第二进院落开始,才算是真正的张宅。

  杨浩对这里已非常熟悉了,径自进了足三辆车宽的大门,来到第二进院落门前,就见门前探头探脑围了许多码头上的大汉,一个个挤眉弄眼,嘻笑不已,杨浩急忙挤进人堆,抻着脖子往院中看看,却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不禁奇道:“出了什么事?”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彩网  足球神  bet188人  澳门剑神  一语中特  欧冠联赛  bet188激光  超越故事网  伟德机械网  365游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