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63章 情思
  “这几年,咱们把他们也喂饱了,该让他们出点力了。对他们那些官场胥吏来说动这种手脚易如反掌,一旦事发也全无责任,应该没有困难。凭咱们掌握的把柄,不怕他们不就范,应该不会有人推三阻四。”

  “是,按小姐吩咐,娃娃马上就安排下去。”

  折子渝想了想,又道:“对了,朝廷下令,今后新建住宅,要大量采用砖瓦石板?”

  吴娃儿道:“是,这还不是开封府那个棒槌官儿想出来的主意。”提起杨浩,她的心中就又羞又窘,从来只有她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还是头一回……,可恶的臭男人,早晚要你倾倒在本姑娘的石榴裙下!

  吴娃儿萌生了征服的斗志,只是那微微异样的神情并未引起折子渝的注意。她脸颊有些发烫,连忙掩饰道:“前几天开封府的火巡官儿到媚狐窟来检查了一番,限期整改所有炉灶,周围墙壁一律要换砌成砖石的。还有,汴河边上新建的千金一笑楼,也是大量采用了砖石,不过那几幢楼建成部分进行装饰时外面都遮了布幔,又使人看守不许靠近,也不知建成效果到底如何。近来汴梁城新建、改建的地方依朝廷指命只能采用砖石,那个杨浩预知先机,让汴河帮往汴梁起运了大量的砖石,很是赚了一笔!”

  两个女孩儿都不想提杨浩,可是要说的事又绕不开杨浩,提起杨浩她们就一肚子气,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

  “哼!”

  “哼!”

  折子渝收拾了心情,不再去想那个恼人家伙,吩咐道:“我来出钱,你找人出面,在瓦子坡建几家店铺,占地越广、建筑越大越好,声势要造起来。”

  “瓦子坡?”

  “嗯,那里距汴梁城不足十里,水陆交通十分方便,陆路上,北方来的商贾、去巩县祭祖拜陵的皇亲国戚、王公大臣,都要经过那里,都要在那里落脚。水路上,西吴寺渡和东吴寺渡两个大渡口都在那里,北方运来的木材、药材,南方运来的粮油、丝绸,只要吃水太重进不了城的,也都是在这两个渡口卸货。

  如今宋国商运发达,这个地方早晚会兴旺起来,变成寸土寸金的宝地。我从北方来时就注意到了那儿的地利,可是,现在注意到那里有利可逐的商贾还不多,你可抢先去做,买几块地,建几处高楼广厦,再让媚狐窟的诸位姑娘们利用她们掌握的人脉资源为之大造声势,必然会有眼光长远的商贾注意到瓦子坡的优势,而抢着去置地建屋。”

  吴娃儿却不信折大小姐会突然对经商赚钱有了兴趣,不禁诧异地道:“小姐怎么突然对瓦子坡感兴趣了?”

  折子渝微笑道:“一旦大兴土木,砖瓦价格必然上涨,船商也是逐利而行的,那样一来外地运往汴梁的砖瓦石板必然更多,船还是那些船,运砖瓦的多了,运粮的就会减少,我为之推波助澜,只是希望朝廷尽快出现缺粮的难题罢了。”

  吴娃儿恍然大悟,同衷赞道:“小姐真是用心良苦,唉!若是唐国李煜、汉国刘继兴两人有一个是有作为的皇帝,也不必小姐如此劳神了。只是,娃儿听说,那南唐李煜只好醇酒美人,赋词崇佛,于军国大事一窍不通。而汉国的刘继兴更是少见的昏庸皇帝,只肯宠信阉人,在他那里但凡要做官的,都要先去势为阉人才可以,简直是荒谬至极。比起他们来,宋国的赵皇帝却是个雄才大略的天子了,小姐想在粮草上做文章,阻止宋军南伐,可是有这两个混帐皇帝帮忙,宋国……未必就不能一统天下。”

  折子渝涩然道:“何须你说,我又何尝不知?只是折家苦心经营两百年的基业,岂能轻易断送?再者,这江山社稷,也未必就是赵家囊中之物。秦皇隋文,哪个不是雄才大略,还不是二世而终。自唐末以来,英雄层出不穷,江山却频繁更迭,赵官家能否一统天下,如今还是未知之数。

  回溯二十年前,赵官家也不过是周国一俾将臣仆罢了,谁知他有今ri成就?又何曾有过一统天下之雄心?乱世出豪杰,时势造英雄而已。我折家世为西北藩镇,虽无问鼎中原之心,却有倚关自守之志。

  生子渝者折家,养子渝者折家,父母兄弟,血裔同族尽是折氏族人,家兄既不愿将祖宗基业无端拱手相让,子渝虽是一介女流,却也不能容忍别人倚强相逼,说不得也要尽尽自己的心意,总不成束手待毙,任人摆布吧?”

  吴娃儿肃然起敬,腰板儿挺起,谨声说道:“娃儿本是一苦命女子,父兄被豪绅索债毙命,自己也被卖入青楼,是折家替娃儿报了血海深仇,又不惜余力百般维护,扶持娃儿成为这汴京行首,这才免致像许多姐妹一样,沉沦不起,饱受摧残,娃娃答应过,要为折家做三件事以酬大恩。小姐胸襟不让须眉,娃娃打心眼里佩服,既如此,娃娃便不计生死,陪着小姐,且看我这在臭男人眼中只是以se娱人的弱女子,干一件大事出来。”

  折子渝听她豪言,苦苦一笑,黯然道:“成败莫论,尽人力而听天命罢了。”

  看着折子渝唇边萧索的笑意,吴娃儿也不由暗自轻叹:折姑娘出身豪门,尊贵无比,可是……比起自己她也快活不了几分。我为了生存在这青楼勾栏里苦苦挣扎,折姑娘何尝不是在另一个大天地里,同样为着沉重的责任而殚jing竭虑?逐鹿天下者,向来是伟丈夫的大作为,可是现在有些该有大作为的男儿只知沉溺于脂粉阵里,公鸡不司晨,母鸡强上阵,我们这些女子们,真有能力扭转乾坤吗?”

  ※※※※※※※※※※※※※※※※※※※※※※※※※※月朗星稀,柳朵儿静静地站在后院池塘边一株疏离的花树下,一袭长裙曳地,乌黑的秀发用一根白玉簪子随意挽起,秀项颀长,两道香肩斜斜削下,衣带飘风,娇怯怯的身子真如一副画中行人模样,绛唇珠袖、倩影寂寥。

  一盏灯笼冉冉走近,一个苗条的人影走到了她的背后欢喜叫:“小姐。”

  柳朵儿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仍是怅望远方。妙妙惊讶,她将灯笼往树干上轻轻一挂,走近柳朵儿问道:“小姐,往ri里只要杨大人来过,小姐都很开心,今晚小姐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么?”

  柳朵儿默默看着天上明月,清冷的月辉映在她的脸上,肌肤柔和,仿若透明,她幽幽叹息一声道:“唉,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妙妙吃了一惊:“什么事?”

  柳朵儿苦笑道:“还能有什么事?大人对我说,吴娃儿背后,有广泛的人脉,如今名气虽为我所慑,但是较量下去,未必便对我们有利。他有意招揽吴娃儿她们加入‘千金一笑楼’,合四大行首与一家,那时整个汴梁城再也无人能与我们相争。”

  妙妙柳眉轻蹙,仔细思量片刻,展颜笑道:“妙妙明白了,原来妙妙还想呢,这千金一笑楼固然雄伟,可是建成之后到哪里去寻几位够份量的楼主坐镇呢?想不到杨院长竟是打的这个主意,这是好事啊,小姐你想,到那时候,不管是喜欢哪一位行首的客人,都得到咱们的一笑楼来,吃喝玩乐、宴请宾客,斗诗关扑,诸般作为,这银子还能花到别处去?”

  柳朵儿瞪了她一眼,嗔道:“没心机的丫头,你也不想想,吴娃儿心高气傲,岂肯自降身份,到咱们一笑楼来?杨大人的意思,是要在花魁大赛时放她一马,选出一个双花魁来,不堕她的声名,到了这一笑楼,也是与我平起平坐的。”

  妙妙笑道:“那也不错啊,说起来,清吟小筑主人的才学se艺,小姐不是也敬佩的很吗?要不是有杨大人相助,咱们还真就扳不倒她呢,就算平起平坐,于小姐你的名声也没有什么妨碍,到时候咱‘一笑楼’有两大花魁,还有谁人能比?”

  “花魁花魁,既是魁首,就只能有一个,有两个算是怎么回事?”柳朵儿烦恼地打断她的话,翠袖一拂,恨恨地道:“当初被她们逼得走投无路,你我姐妹是什么处境?我本想要那吴娃儿也尝尝这种滋味才消我心头之恨,可是大人突然之间却改了主意……”

  她眼珠微微一转,说道:“不对劲儿,一定是那只狐狸jing对大人施展了什么狐媚手段,一定是这样……”

  她心中突然萌生一个大胆的念头,蓦地转身,脸颊发热地道:“妙妙,你说……你说杨大人对我如何?”

  “很好啊。”妙妙说道:“小姐与吴娃儿相斗落了下风,不但没有一人相助,就连庞妈妈、赵管事都生了异心,要不是杨大人,小姐与妙妙现在不知会落得个什么下场,我看杨大人是个谦谦君子,这般相助小姐,全无所图,不像有些所谓的名士,道貌岸然,满腹龌龊,就算建‘千金一笑楼’,杨大人也分了小姐很大的好处。”

  柳朵儿点点头,又摇摇头:“杨大人胸襟坦荡,的确是个磊落君子,可是要说全无所图,却也未必。我是不甘心让那吴娃儿得逞的,杨大人对我恩重如山,又是一个翩翩少年,你看……你看如果我对他以身相许,会不会争回他的心来?”

  “啊?”妙妙呆了一呆,顿时便想:“小姐想对杨大人以身相许?我……我是小姐最亲近的人,若是小姐嫁了杨大人,那我岂不就做了她陪嫁的通房丫头?”

  通房丫头与普通的丫环不同,她对男主人也有xing的义务,但是地位却比妾要低的多,比普通的丫环却又高了些。姆依可当ri之所以向杨浩自荐枕席,就是因为听了唐焰焰身边的近侍丫环一些似是而非的解释,妙妙不知不觉间一颗芳心里已满是杨浩的身影,她自知身份卑微,并不敢设想能做杨浩的姬妾,能长伴他的左右,一生服侍于他,这个姑娘就觉得非常满足了,这种心理与杨氏对丁庭训的倾慕非常相似。

  一念及此,她立即雀跃道:“好啊好啊,杨大人年少有为,又是官身,前途不可限量,小姐若嫁进杨家为妾,终身有靠,胜过做这汴梁行首。”

  柳朵儿一呆,失声道:“谁说要嫁进杨家作妾了?”

  “不是么?”妙妙奇怪地道:“杨大人不是说过他在府州已有一房未过门的妻子,乃是西北富豪人家的女儿?再说……再说就算大人尚未娶妻,小姐论相貌、论才学也配得上他,毕竟……毕竟做不得正妻的……”

  柳朵儿脸上露出古怪的神se,没有应声。

  妙妙眸波一动,似有所悟,期期艾艾地道:“小姐不是想……不是想……进献己身,以牵绊杨大人心思吧?”

  柳朵儿脸颊更是发烫,幸好有夜se遮羞,眼前又是自己无话不谈的姐妹,不禁娇嗔道:“有什么使不得?原本没有机会压她一头也就罢了,如今胜券在握,我不甘心让她反败为胜,她做得初一,我就做得十五。吴行首做得来,我柳行首有甚么做不来?”

  妙妙偷偷瞟她一眼,吱唔道:“恐怕……恐怕杨大人和吴娃儿之间,未必像小姐想的那样也未可知,小姐若为了这个原因亲近杨大人,恐怕反要被他看轻了小姐。”

  柳朵儿恼道:“你怎知道那狐媚子不曾使什么手段勾引杨大人?”

  妙妙说道:“大人时常来咱这‘如雪坊’,姑娘一举成名,力压吴娃儿之后,许多院子的头牌姑娘就想尽办法要接近杨大人,可是……可是虽说小姐派了许多人为杨大人挡驾,如果杨大人真的动了心思,也未必就没有机会与她们接触。再说……再说……”

  “再说怎样?”

  妙妙红了脸蛋道:“妙妙觉得,杨大人……似乎……似乎是个有洁癖的人。”

  “有洁癖?我怎么不觉得?”

  柳朵儿不禁惊讶起来,她在泉州时,也曾遇到过一个有洁癖的世家公子,此人xing情孤傲,家中只要有客往来,坐过的碰过的东西务必使人一擦再擦、一洗再洗。若是有人在他府上吐一口痰,就要命家人将那一块地皮都铲起来远远扔出家门。

  柳朵儿还听客人讲起这位世家公子,但与妻子敦伦之后,不分冬夏,立即就要起身沐浴,几乎把自己搓掉一层皮才肯更衣睡觉。陈洪进与张汉思之争,使这户人家也受了牵连,那位公子被捕进大狱时还不改洁癖,狱卒送饭来时,他都要捏着鼻子让狱卒把饭碗举高一些再说话,说是怕他的唾沫星子溅到碗里,气得那狱卒把他拴到了马桶旁,让他恶心个够。可是交往这许多时ri,却并不见杨浩有他这样许多怪癖呀。

  妙妙见小姐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便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妙妙觉得,杨大人似乎在男女之事上有洁癖,他……他若要过的女人,断不会再让她抛头露面,做这迎来送往的营生。如果杨大人真的与吴娃儿成就了好事,他……他会巴不得吴姑娘就此一败涂地,就此从良呢,又怎会想要姑娘与她并列花魁,共霸东京?”

  柳朵儿狐疑地道:“男儿家逢场作戏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怪癖,你怎么看出来的?”

  妙妙吃吃地道:“我……我观平素大人言行,自个儿揣摩出来的。”

  柳朵儿没好气地道:“你这小妮子看得倒仔细,莫不是对杨大人动了芳心?”

  妙妙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妙妙怎敢痴心妄想。”

  柳朵儿只是随口一说,倒没往心里去,一听之下反而担起了自己的心思。方才突然冲动起来萌生了以身相许的念头,一方面是因为与杨浩这样一个年轻异xing长相往来,的确有些两情相悦的意思,她年龄渐长,与男女之事不无向往。另一方面也是动了与吴娃儿争风的念头,女人妒心起来时会做些什么实是不可理喻。

  但她却没有就此嫁给杨浩的想法,不管她以前如何风光,石榴裙下有多少士子权贵追逐如蜂蝶,一旦嫁入人家,从些就得幽闭于后宅,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平庸女子了,从众星捧月,突然变得静寂无聊,那种滋味,不是她一个二八芳华的少女应该受用的生活。

  而且,作妾?是啊,她若嫁给了杨浩,只能做一个妾。如今她与杨浩既是生意伙伴,又是异xing密友,这种惬意亲密、相知相敬的感觉,一旦做了他的妾还会存在么?如果杨浩真如妙妙所言,是一个有xing洁癖的人,一旦两人发生了关系,绝不会容她继续在这一行里发展。

  千金一笑楼马上就要建成了,她很快就要成为汴梁花魁,她正当韶龄,还有大好年华和无限风光的前程,还有得是更好的选择,就此做一只关在笼中的金丝雀?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妙妙的话像一瓢冷水,一下子把她心里突然涌起的激情浇灭了,她开始冷静下来。

  可是,眼看就要扬眉吐气,如今却要与那吴娃儿共享那份荣耀么?

  柳朵儿恨恨地踢了一脚,将一枚石子踢落池中,摇碎了她的倩影……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之家  伟德机械网  择天记  365龙王传说  足球外围  365网  伟德一生  365娱乐帝军  狗万天下  188体育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