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64章 二姝合作

第264章 二姝合作

  罗克诚一案拔出罗卜带出泥,将各路转运使因朝廷考课过于苛刻,不得已而做权宜之计,截留机动资金应急的事查了出来。并且发现这不是东南东道一路所为,而是天下各路财神都心照不宣的一种伎俩。

  赵匡胤既惊且怒,也意识到朝廷对财权控制的过于严密,已经阻碍了朝政的施行,各路转运使手上,应该赋予他们一定的专断之权,因此急召宰相赵普,命他拟出一个更加适宜的政策来。

  “收其财赋粮谷,制其兵权,以防军阀专权”,本就是赵普当初向官家进献的一条朝政大计,如今由他来予以完善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赵匡胤虽然暗自检讨自己的失误,却并为宽恕东南东道的胆大妄为。天下各路转运使手上都私自截留了一笔款子,这是因罗克诚一案而查出来的,并未公诸与众,而东南东道私截税赋却已天下皆闻。而且,罗克诚私通北国虽查无实据,可是那笔查不出来路的财物,却坐实了罗克诚贪污的事实。

  恰好此时罗公明也上表自责,请求严惩,为了杀一儆百,赵匡胤顺水推舟,将罗公明贬官一级,下放地方,知东南道泰州府去了,其子罗克诚更是受到了严惩,被贬为一个六品小官,流放西北军中效力。

  罗公明打发了长子西去,带次子克捷和全家老少东行,只留一个在南衙任事的罗克勤守着府邸,东行之ri,朝中许多官员都来相送。罗公明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朋友多、手面广,这一次要不是他自己上表请求惩罚,有百官求情难护,受贬斥的应该只有一个罗克诚,他是不会受牵连的,所以官员们对他的离任大为惋惜,但凡有点交情的都来送他一程。

  尤其是计相楚昭辅,他是个武将,根本不懂财务,当初只是锉子里拔大个儿,委了他这个三司使,成了大宋第一财神,幸好他有罗公明做副手,罗公明就是他的主心骨,有罗公明在,大宋财赋方面打理的井井有条,府库ri渐充盈,各处调配有方,但是在官家眼中看来,倒以为是他楚昭辅善于理财了,其实……其实比起党进那班人来,他的确会数数……朝廷查办罗家时,他是维护罗家出力最巨的一个,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不要牵连到罗公明,把这个得意副手给留下来,谁知道老罗犯起了糊涂,竟然自己上表请求处分,如今老罗走了,留下他老楚可如何是好?一时间,老楚看老罗,两眼泪涟涟啊。

  “大人,朝中公务繁忙,不劳远送了。各位大人,今ri相送,罗某深感情谊。大家都请留步吧,告辞,告辞!”

  罗公明没搞什么十里相送的把戏,他还怕赵普或者赵光义再派人追上来逼他表态支持哪一方呢,是以一出城门便驻足拱手,向诸位京中同僚拱手道别。

  楚昭辅依依不舍地道:“老罗啊,官家正在气头上,你到泰州散散心,避避风头也好,待官家消了气,老楚再保举你回京来。”

  罗公明微微一笑,长长一揖道:“多谢大人维护,若是官家体谅,罗某与大人、与诸位同僚还是有相见之期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各位大人,不劳远送了,告辞,告辞。”

  ※※※※※※※※※※※※※※※※※※※※※※※※※※※※※※※偏僻的一角城头上,杨浩站在碟墙后面,看着渐行远去的罗家一行车辆,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身风来,一抹幽香飘入鼻端,杨浩嗅了嗅鼻子,展颜笑道:“月儿,是跟妙妙姑娘学的使用这种香粉么?品流倒是不低……”

  他一转身,不由一诧,两道眉毛登时挑了起来。身后的女子论身量倒与姆依可差不多,甚至还更形娇小,却骨肉匀称,比例极美。那张脸蛋更是颠倒众生,带着妩媚可人的笑意,竟然是‘媚狐窟’的大当家吴娃儿。

  想起那ri的荒唐,和她看似稚嫩娇小却焕发着无尽chun意的娇躯,杨浩突然想起了她翘挺娇盈、如瓷如玉的美妙臀瓣,脸上登时一热,故意打个哈哈掩饰自己的窘态道:“原来是娃娃姑娘,今ri莫非又来打劫?”

  吴娃儿娇嗔地瞪了他一眼,自己的脸蛋也腾地升起两片红晕:“不是大人吩咐,如果小女子改变了主意,便来寻大人的吗?”

  “啊、啊,呵呵,我还以为你会去‘如雪坊’,却没料到你会来这里,这么说姑娘你是接受杨某的建议了?”

  吴娃儿幽幽地叹了口气,楚楚可怜地道:“心里是不情愿的,可是不成啊,古有强项令,今有强拆杨,但凡你杨院长写上一个‘拆’字的,哪有一处扒不掉、推不倒的,奴家敢不从命么?”

  厉害!厉害!杨浩虽知她是有意所为,还是心中一跳。男儿爱慕女se,本是出自天xing,虽说他如今修炼双修功法意志坚定,但是那双修之法的本意也不是为了抗拒女se,他强抑天xing,心防难免不易坚守,当下忙顾左右而言他道:“如此,姑娘可愿与我同往‘如雪坊’一行么?”

  吴娃儿俏脸一板,大声道:“奴家只答应与大人合作,也只听命于大人,那柳朵儿本姑娘是绝对不见的,也绝不会踏入她的‘如雪坊’一步。想要娃娃向她低头,门儿没有、窗儿也没有!院长大人可是答应过,娃娃和柳朵儿得两头大,平起平坐,不分大小的。”

  杨浩啼笑皆非地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妻妾争宠么?”

  吴娃儿展颜笑道:“其实也差不多,嘻嘻,奴家本就有意把自己付与大人的,谁叫你婆婆妈妈了?”

  她向杨浩抛个媚眼儿,羞羞答答、柔柔腻腻地道:“要是大人现在想改变主意也还来得及的,娃娃在清吟小筑扫榻以待,恭迎院长大人。”

  “咳咳咳!”,杨浩吃不消她的媚功,连忙摆出一副正人君子在此,狐狸妖jing回避的模样来,正se道:“这可就难办了,杨某那‘双花魁’的计策,还需你二人鼎力合作,共同配合才能完成,你不见她,那要如何商谈?”

  “哦?”吴娃儿略一思忖,眼波向他盈盈一荡,笑道:“那就让她到我的媚狐窟来吧。”

  见杨浩面露难se,吴娃儿吃地一声笑,又道:“罢了,奴家也不难为你,这样吧,就在大人您的府邸中见面如何?反正那‘如雪坊’,娃娃是绝对不去的。”

  说到这儿,她的媚劲儿又上来了,杏眼含烟,脸泛chun霞,娇滴滴地道:“若是在大人府上,奴家可是不怕与她见面的,不管哪一方面,娃娃自信,都不会让她比了下去的,大人……可相信么?”

  吴娃儿脸含chun意,杨浩脑海中登时荡起一圈旖旎的涟漪:“一个莹如润雪,一个娇若女童,那榻上无边风月……,阿弥陀佛,青菜豆腐……,好sao媚的丫头!”杨浩赶紧板起脸道:“娃娃,你要记住,既已答允与杨某合作,那咱们以后就是合伙人的关系了,合伙人就要有点合伙人的样儿,这样可不像话了。”

  吴娃儿上前挽起他的胳膊,天真地说道:“可是人家跟合伙人一向就是这个样儿呀,有什么不对?”

  杨浩没好气地道:“你的合伙人很多么?”

  吴娃儿眨眨眼,伸出一只涂了蔻丹的纤纤玉指:“奴家的合伙人呀,大人您是头一个……”

  杨浩为之气结,偏偏她挽着自己胳膊作小鸟依人状,这副模样实在对她板不起脸来,只得说道:“那你知道,我对你这样不听话的合伙人会怎么样么?”

  吴娃儿慢条斯理地摇头:“娃娃不知道!”

  “啪!”一声脆响,吴娃儿“哎哟”一声,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杨浩哈哈大笑,快步向前走去,吴娃儿恨恨地瞪着一双大眼睛,半晌忽地“噗嗤”一笑,向他背影扮个鬼脸道:“现在知道了,你这样儿也不怎么像话么,咱们俩呀,半斤八两……”

  ※※※※※※※※※※※※※※※※※※※※※※※※※※※南衙火情院长杨浩家的后院花厅里,杨浩盘膝坐在几案后面,微笑着看着堂下。

  “公子,小蝶去了……”

  “小蝶,不要走!”

  一身白衣、俊俏非凡的公子与那耳朵尖尖、长得一条火红se大尾巴的翠衣少女紧紧拥抱在一起,泪水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杨浩用折扇一敲桌子,叫道:“停停停,这一折就到这里。”

  “哼!”一听杨浩叫停,扮白衣公子的柳朵儿和扮狐仙的吴娃儿不约而同冷哼一声,立即分了开来,彼此狠狠一瞪,又同时轻啐一口,满脸厌恶地掸着衣裳。

  杨浩看在眼里,唯有苦笑不已,这都多少天了,这两位姑娘,一到演戏时就情意棉绵,你侬我侬,只要戏一散,马上就视彼此如寇仇,唉!真难为她们了,戏子就是戏子,太有职业道德了……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娃娃就摇着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溜小跑到了杨浩身边,甜甜笑道:“大人,娃娃唱得好么?”

  其实她比柳朵儿还要大几岁,偏是体态娇小容颜稚纯,想要扮可爱装嫩也十分自然,柳朵儿登时吃味起来,悻悻地道:“大人说过金曲银词,那曲儿可是本姑娘编的。”

  吴娃儿不屑地白了她一眼,小嘴一撇道:“若不是大人哼哼小曲儿启示你,你怎编得出来?”

  “你……”柳朵儿恨恨地一跺脚,负气地在另一侧坐了下来。

  “娃娃,叫你联络的那些评选花魁的官吏,可都联系好了?”

  “放心吧大人,娃娃一说,那些大人便满口答应下来了,还有那些商界名人,都愿出大价钱……喔……赞助。”吴娃儿示威地瞟了柳朵儿一眼,抢过杨浩的筷子,挟起一箸菜往杨浩嘴边递:“大人,这可是娃娃亲手做的,大人一定要多吃几口才成,要不可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柳朵儿实在气不过,便往杨浩身边一凑,娇滴滴地道:“大人坐久了,腿都麻了吧,朵儿帮您捶捶腿。”

  “别别别”杨浩吃不住劲儿,赶紧从黏在他左右的两个香喷喷的美人儿中间退了出去,跳起来道:“明天咱们的千金一笑楼就要完工,我得去看一看,你们继续练,继续练,务求一鸣惊人。”

  “得,这一下谁都不用争了。”柳朵儿眉梢一挑,两只粉拳捶上了自己的大腿。

  “哼!柳行首不是一向自命清高么,怎么也效仿她看不起的那只狐狸jing,向大人献媚邀宠了。”吴娃儿刺了她一句,一箸佳肴递到了自己口中,又抓起杨浩的酒杯,特意将杨浩喝过的那一面转到自己面前,挑衅地看着柳朵儿,轻抿一口酒,在杯上留下了一个诱人的唇印。

  院落一角,看着落荒而逃的杨浩,穆羽捂着嘴偷偷地笑,近来这种戏码每天都要上演,吴娃儿、柳朵儿两大行首按照杨浩编的剧本排戏的时候就在台上争,争演技、争台风,一旦排练完毕,就在杨浩面前争,争他对谁多说了一句话,给谁多了一个笑脸。一开始两人倒还争得斯斯文文,近来行动、语言越来越露骨,大人逃跑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了。

  姆依可出于女人的天xing,却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忍不住撅起小嘴道:“那两只狐狸jing一定又对大人动手动脚了,大人一定烦死了。”

  壁宿抖抖身上的袈裟,望着杨浩的背影,眼泪汪汪地道:“拉倒吧,他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哇。唉,我的哥啊,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呀,我这和尚……还得扮到什么时候啊?”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养生网  高德娱乐  世界书院  伟德机械网  美高梅  好彩网帝  爱博体育  伟德一生  伟德励志故事  伟德女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