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65章 娱乐教父

第265章 娱乐教父

  千金一笑楼就建在汴河边上,五座宏大的建筑,呈花瓣状将如雪坊围在中间。每ri行走于汴河上的船只都能看到它以惊人的建造逐渐矗立起来,但是由于四面悬了障幔,始终无法一窥全貌,如今它终于完全展示在世人完全。

  五座建筑风格迥异,气势宏伟、美仑美焕的高楼平地而起,比起赫赫有名的汴梁樊楼,犹要胜之一筹。这五座建筑各自专注于一道,比如门口像一只倒悬蝙蝠一样别致的东楼,开张之后就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大赌场。

  传统的、新创的各种赌搏方式,配合比较现代的服务模式,从一楼到三楼档次和接待对象各有不同,介时将把嗜好关扑的汴梁各个阶层百姓吸引到这儿来。赌搏,是不分国界、不分时空的一种娱乐模式,只要是赌徒,对新颖有趣的赌搏方法就能以最快的速度适应并迷恋起来。

  杨浩在考虑可以采用的各种娱乐方式时,并没有头脑一热,一股脑地照搬现代的娱乐方法。比如说在现代社会很常见的舞厅,在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曾有人凭以ri进斗金,但是就绝对不适合这个时代。虽说自汉唐以来,中原无论宫廷还是民间,就有踏歌起舞的娱乐方式,但是这种自娱自乐的舞蹈并非普遍的娱乐方式,也别想指望会有士绅花钱进来跳舞。

  所以西楼挂起百嬉园的招牌后,主要经营方式还是文人士子们坐而饮酒,谈笑欣赏歌舞表演的模式,不过杨浩在一楼建了一个很大的舞台,这却是前所未有的全新设计了,舞台上面和幕布后面更是做了种种当时的还没有想到的种种设计。

  在那个时代,歌、舞、戏曲等表演模式正在渐渐融合,出现一种类似于现代的,通过一台舞台剧,表现一个完整的故事的表演模式,但是这种创新还不成熟,他们顶多表演一些小品式的节目,伎人们还在不断地摸索、尝试、完善。

  但是这对杨浩来说却完全没有难度,不要说戏曲、舞台剧,就是电影、电视剧他都不知道看过多少,虽说他不是一个专业工作者,很多东西他都一知半解,但是只要他能‘想’出来,要在当时伶伎业顶尖人物的全力配合下搞出一台戏剧来却是轻而易举。这种表演模式就不存在超前xing,它目前还没有出现,只是因为目前的伎人们还没有探索、完善它,杨浩相信一旦让它问世,就会毫无疑问地征服大批观众,培养出一大批戏迷出来。

  同时目前在开封正流行的各种娱乐模式他也没有放弃,杂耍、藏术、相仆、说书等等,全都挑选了这个行当里最杰出的人物,重金礼聘了来。杨浩不怕在他们身上多花钱,等到“千金一笑楼”的招牌打响,各个行当的头面人物都以在一笑楼经营为荣时,那时就是店大压客了,如此这重酬,权当是广告费了。

  北楼是百泉池,专事洗浴业。此时汴梁坊间已经有公众浴池了,浴池里也有按摩、足浴这些项目,洗一次澡十文钱,最大的澡堂能容纳一百人,不过这些浴池大多都是冷水浴,没有单独的浴间。

  而百泉池却不同,它走的是高档路线,室内建筑和装修是一派豪华的唐式风格,一间间浴池休息间的地面和墙砖均采用陶瓷,横拉的障子门儿,浴衣都是松软舒适的袍衣,脚下都是防滑的高齿木屐,浴器都是木桶或陶瓷的浴盆,除了按摩和足浴,还有清一水儿年轻貌美、口齿伶俐的姑娘给浴后休息的客人呈送点心和茶水,档次上来了,价格自然也就上来了。

  至于百味屋的餐饮和百香苑的ji坊就不需要杨浩来cao心了,汴梁四大行首原本就各有一套人马,这些人都是这一行当里最为佼佼者,自然能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

  当杨浩赶到‘如雪坊’的时候,各幢建筑仍有许多匠人进进出出,如今已到了六月天气,说是明ri“千金一笑楼”就要落成,实际上尽管匠人充足,材料供应及时,明ri能够及时开张营业的也只有百嬉院一处而已。其他的地方还要做最后的修缮,然后才能陆续开张。

  杨浩来到新建的百嬉楼内,一楼就是一个极大的穹顶剧场,前方是一个宽敞的舞台,而台下却不是整齐的椅子,而是桌椅的配搭,这时的人不管是听曲还是看戏,总要吃吃喝喝的,不可能让他们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

  “歪了歪了,幕布右面再提上去一些,对对对,就这样挂好!”舞台上传来妙妙清脆的声音。杨浩不懂设计,原来还担心这么大的空间,又没有麦克风扩声,舞台上的声音会无法传开,想不到这个时代的高明匠人已经充分懂得利用建筑本身来扩张声音,杨浩站在门口,能听到妙妙的声音从舞台上清晰地传来,虽说现在剧场里还没有坐满人,正式演出时声音效果未必会有现在这么好,他已是相当的满足了。

  “妙妙,怎么只有你在这儿,大郎呢?”

  “大人?”扭头一看是杨浩,妙妙立即欢喜地跳下舞台向他跑来,小姑娘忙得满头大汗,脸蛋红馥馥的。

  “崔大郎说他有些私事,赶回去处理了,如今只剩下妙妙一个人在这张罗了,真要忙死了。”妙妙快乐地笑道。

  这时刘妈妈追了进来:“大人,这几天汴梁城有名号的院子都投了贴子了,各家院子的当家姑娘都欣然答应来选花魁呢,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刘妈妈吃吃地道:“不过吴娃儿、雪若姌、润娇玉三位行首虽也接了贴子,却未说过要来赴会。这三位姑娘若是不到,那……那这花魁选出来,恐怕也不能名符其实了。”

  杨浩微微一笑,并不说破其中奥秘,只道:“你放心吧,这是请贴,也是挑战贴,她们若不应战,那这四大行首就要从此除名了,她们怎会不来?你继续去统计吧,看看一共有多少家院子,来了多少位姑娘,明ri开始,就要预赛了。”

  “是!”刘妈妈应了一声,陪笑退了出去。

  杨浩看看一旁的妙妙,有些歉意地道:“妙妙,本来与朵儿配戏的人该是你才对,如今却要你退出,把这个绝好的机会让给了吴娃儿,真是有些对不住你啊,你不怪我吧?”

  “啊?不怪不怪。”妙妙慌忙摆手,急得脸都红了:“妙妙怎敢责怪大人,妙妙只是一个舞伎,原本……原本就没这资格与小姐同台献艺的,再说,妙妙哪有本事跟吴大行首争。”

  “呵呵,也未必不能,她们也是从你这时做起的。”杨浩拍拍她的香肩,安慰道:“你别担心,会有机会的,我向你保证,总有一天,这千金一笑楼也有你的一席之地。”

  杨浩如今已经知道这个时候伎与ji是不分家的,但是伎其实就是艺人,身份地位与ji是不同的,在这一行里成为红姑娘,那么才有可能蓄一笔丰厚的财物养老、嫁人,或是利用当红的机会接触官吏名流,从而被纳为妾,这是许多穷苦姑娘摆脱命运跳出桎梏的一道龙门。

  他所设计的戏曲本想让朵儿和妙妙搭戏,只出戏只要大获成功,妙妙必然一举成名,却因吴娃儿横插一脚,他起了招揽四大行首,把她们尽皆纳入‘千金一笑楼’的想法,故而把这个角se让给了娃娃,使妙妙痛失了一个爬上高枝的机会,心中有对她些愧意,所以才向她做此保证。

  不料妙妙却涨红了脸道:“大人,妙妙……妙妙不稀罕做行首头牌的,妙妙只想……只要有朝一ri能和月儿姑娘一样,就……就心满意足了。”

  “月儿?”杨浩惊笑道:“傻丫头,你可知道,论起琴棋歌舞的本事,除了四大行首,如今开封人物中,能比得过你的已经没有几人了么?喔,本官明白了,你大概是因为一直在朵儿姑娘旁边,她在泉州是行首,到了开封还是行首,光辉灿烂如同一轮红ri,站在她的身旁,不独别人看不到你的光采,就连你自己也觉得没有一技之长了,呵呵,不然不然,大大不然,像你这样多才多艺的姑娘,归宿怎么可以像月儿一样,做个铺床叠被、端茶递水的小丫环。”

  他拍拍妙妙的香肩,安慰道:“你放心吧,本官说话算数,只要一有机会,就把你扶持上去,做一个丝毫不逊se于四大行首的头牌红伶。”

  杨浩说罢便向舞台上走去,妙妙沮丧地垮了肩膀,喃喃自语道:“奴家……不是……那个意思,奴家是想说……想和月儿一样侍候在大人身边……唉!我好笨……”

  ※※※※※※※※※※※※※※※※※※※※※※※※※※※※崔大郎的居处在悦来客栈,他在这儿长期包租了一个房间,不过平时却几乎从不回来居住。但是店钱他从不拖欠,可算是店里最受欢迎的主顾了。

  此时他难得回来一趟,房间里,除了他还有一个风尘仆仆的大汉。

  “怎么样,芦州一行,成果如何?”

  那大汉恭谨地立在他身前,沉声答道:“那人已在芦州落脚,并且和林朋羽、柯镇恶、木岑等人取得了联系,如今那人俨然就是他们的军师智囊了,此人文武双全,将芦州打理的井井有条,知府张继祖似乎也察觉了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士绅商贾,不过这个老狐狸只要芦州上下安份守己,不在他任内惹麻烦,不管什么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故作不知的。”

  崔大郎微微一笑道:“嗯,唐三儿想利用他那不成器的兄弟,倒是让我发现了这位兄长才是一个人才,可惜啊,他的双腿……,若不然,只消给他一个机遇,两分风云,三分人脉,必成一方豪雄。”

  那人微笑道:“可是若非他是如今这般模样,杨浩在芦洲的人马未必就会这么容易接纳了他,并把他奉为军师,在他指点下明里安份守己,暗中扩充实力。”

  “说的也是。”崔大郎微微一笑:“你暗中助他,让他见识了我们的实力,他可答应与我们合作了?”

  “是,属下幸不辱命,不过……他还有一个条件。”

  “条件?”崔大郎扬眉道:“什么条件?”

  “他要大公子务必想办法保杨浩平安无事,并找机会把他送回芦州。”

  “嗯,这个我会想办法的,要保他平安并不难,他在汴梁这些时ri的作为,如今已使得官家对他戒意全消,倒不须我来想办法。不过一两年内想把他送回芦州,恐怕是办不到的。这件事,我会再想办法,毕竟我们最终的合作人是杨浩,就算他不说,这件事也在我的考虑之内。”

  “是,这件事他也想到了,所以并未说明期限,只是希望大公子能暗中照拂,利用咱们的势力保杨浩安全,待有了机会,再送他回去。如果我们办得到,他们不管想什么办法,都会要杨浩答允我们的条件,彼此合作。”

  崔大郎笑道:“我知道了,你答应他就是。”

  那大汉目光一闪,忍不住又道:“那人游说林朋羽、柯镇恶、木岭等人时说,宋以五运推移而受上帝眷命,受禅于周国。周乃木德,木生火,故而宋是火德,宋以火德承正统,膺五行之王气,纂三元之命历,而杨浩如今却在帝城南衙火情院任职,专司灭火,这是天命所归,以致他们的人现在都喜欢穿代表水德之瑞的玄se衣裳。”

  崔大郎先是一呆,随即失笑道:“这不过是他穿凿附会,欺哄那些无知蛮人的话罢了,如何做得了准?无论如何,我也看不出那厮有帝王之相,能成一方雄霸,已是他今生的运气了。”

  那大汉笑道:“属下也这么以为,不过那人说的话却真是极有煽动力。他说,隋文帝雄才大略,远胜于赵官家,但大隋土崩瓦解,不过刹那间事。周朝柴荣,武功赫赫,以远不及如今大宋的疆域,远不及如今大宋的兵力,连北方契丹人都闻其名而变se,可是也顷刻间江山易主。此乃时运天命,非人力所能阻挡,所以他那水德克火德之说,的确大获人心。”

  崔大郎听得也是心神一撼,可是仔细想想,终究觉得荒诞,不禁晒然一笑。

  那大汉又道:“属下再过两ri就赶回去,不知……那杨浩现如今在做些什么,他又想做些什么?芦州方面虽也派了眼线暗中注意杨浩的一举一动,终究不及大公子与他朝夕相处,了解的明白。”

  “我?”崔大郎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说实话,我也不明白。看他一开始的做为,是想借宿ji荒唐之举消弥官家的戒心,不过……他现在好象真的乐在其中了?可是若说他乐在其中吧,他有的是机会得到那些se艺俱佳的名伶,可是他却一直洁身自好。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现在貌似要做东京城优娼两道的祖师爷了……”

  崔大郎想笑又忍住,摸摸鼻子,喃喃自语道:“娼ji的祖师爷是chun秋贤相管仲,优伶的祖师爷是大唐皇帝玄宗,不知道杨浩这个一脚踏两船的家伙到底想要做个甚么?”

  ※※※※※※※※※※※※※※※※※※※※※※※※※※※※※杨浩登上了临汴河而建的百味居,此楼如塔,临河而建,因为临河,所以地基甚厚,楼也就高,在五幢建筑中是最高的一座,比樊楼还要高出一丈,。此时还没有完全建成,四面还是空荡荡的,虽有夏风吹拂,还是有淡淡的油漆味儿飘入鼻中。

  站在高处,不止可以眺望汴河南北,就连大相国寺,开封府、大内皇宫,远远也可把轮廊看的清楚,整个开封历历在目,让人胸怀一畅。

  妙妙满怀钦慕地道:“大人真是了得呢,虽说崔大郎家中多金,帮助大人建成了这一笑楼,可是也未必就能这么快开张营业。大人巧施妙计,只将主要产业控制在手中,其他的都承租出去,交给各位业主自行打理,这一来立时汇聚了无数的钱财和人手,‘一笑楼’建成开张的速度,实是前所未有。”

  “不止呢,”杨浩笑道:“我只控制核心产业,将附属的种种服务,交给各位业主自行打理、自筹资金、自主经营,但是他们却不得不依附于我这一笑楼,呵呵,这就叫借鸡生蛋。但这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待一笑楼名声雀起之后,咱们就可以逐渐向其他院子渗透、控制,到那时候……,呵呵……”

  杨浩的话,妙妙似懂非懂,不过却听得出他话中的霸气,她痴痴半晌,还是无法想象那是一种什么局面,不禁讶叹道:“到那时,会是怎样一番气象呢?”

  杨浩微微一笑,并不做答。

  他最初只是想借混迹青楼以自晦,消除赵官家的戒心罢了,但是渐渐的他发觉这一行当盈利确实丰厚,而他恐怕一辈子都要在京城做一个闲散官儿,再也离开不得,不如真的用点心思,这样就可以于俸禄之外,再多一条生财的路子。既然做不了兼济天下的大事,那就为自己、为自己的后人,创造一份厚厚的家业吧。但是人的yu望总是随着条件不断成熟提高而增强的,今时今ri,他已雄心勃勃,他要做东京汴梁城的娱乐教父!

  就在这时,身材肥胖的刘妈妈气喘吁吁地爬上楼来:“大人,大人,不好啦,有几个师巫、行头,带了百十来人闹事来了,老身实在弹压不住,唯有借大人您的官威,叫她们知难而退。”

  “师巫?”杨浩一奇,纳罕地想道:“我这儿才要做教父,哪儿跑出来一个教派?”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现金网  好彩网帝  欧冠直播  医女小当家  168彩票  网投论坛  mg游戏  无极4  九亿观帝师  世界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