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66章 火了
  杨浩见刘妈妈满头大汗,也顾不得多问,便向楼下跑去,妙妙急急随在他的身后,刘妈妈身体痴肥,反倒落在了后面。

  杨浩到了外面一看,只见有上百个彩衣云鬓的女人紧紧围住花魁大赛报名处,正在娇声抗议:“这是岐视奴家,奴家就这么不招人待见么?整个汴梁城的姑娘都可以参赛,各展才艺,凭什么不让奴家参赛?我吕双双不服!”

  “着哇着哇,你们要是不说出个理儿来,今儿我们姐妹就不走了。”

  “就是,整个东京,幽坊小巷、燕馆歌楼,数以千家,人人俱可参赛,我们姐妹差哪儿了?”

  “我是喜chun楼的胡怜怜,我要报名参赛!”

  “我长chun殿的姑娘们也要参赛!”

  “我要……,我要……”

  戴妈妈扭着她几乎已经看不见的腰肢,用短粗胖的手指点着她们,异常彪悍地咆哮道:“捣什么乱,老娘我就是不待见你们,怎么着哇,都给老娘滚的远远的,我告诉你们,我们‘千金一笑楼’可不是好惹的,老娘背后,一个是南衙院使杨大人,一个是山东齐州府的崔大公子,一个有权、一个有钱,可不是你们惹得起的,你们都给老娘我规矩着点儿。”

  杨浩一听登时皱起了眉头,为了扩大影响,他巴不得整个汴京的燕馆歌楼尽皆参赛,怎么这还有禁止参加的,莫非那些老鸨子见参赛者踊跃,有意向人勒索钱财?

  杨浩把脸一沉,大步走上前去,沉声喝道:“戴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要禁止人家参寒?对她们这么不客气的?”

  那个戴妈妈正指挥着如雪坊的帮闲、伙计弹压秩序,一见他来不禁大喜过望,又听他责备自己,不禁委曲地道:“杨大人哇,不是老身不许人参赛,实在是……”

  “这位就是杨大人了?哎呀呀,果真是一表人才!”一个高挑个头的红衣美人儿向杨浩抛个媚眼儿,凑上前来亲亲热热地挽住他的胳膊,娇滴滴地诉苦道:“杨大人,您首倡选花魁,如今整个汴梁城都轰动了,听说还有许多大人和豪绅巨富来做评呢,我们这些风月坊中的姑娘们可从来没有这么风光过,可是你看……”

  她撅起涂得红嘟嘟的嘴儿,委曲地道:“你看她们仗势欺人,不让奴家参赛呢,杨大人,你可得给奴家作主呀。”

  一边说着,她一边就摇起了杨浩的胳膊,这姑娘声音有点粗,不过长相倒还姣好,杨浩还未答话,一旁的姑娘们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道:“哎呀,这位就是杨大人?杨大人,奴家康三如,也想投到您这‘千金一笑楼’呢,不知大人你收不收呀?”

  “杨大人,奴家是菊花阁的师巫,听说这花榜要开三科,不知道每科取士几人啊?”

  一时莺莺燕燕,脂香腻人,杨浩哪招架得住,连忙抽出手来退了几步,妙妙适时赶了上来,往那些姑娘们身上一瞥,便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凑近杨浩耳朵小声道:“大人,他们都是像姑子。”

  “嗯?啥?”一来人多口杂,二来杨浩确实不熟悉这个词儿,不禁扭头问道,妙妙红了脸蛋,小声又道:“他们都是蜂窠里的像姑子,哎呀,就是……就是……兔儿爷啦!”

  刚才揽住杨浩胳膊撒娇的那姑娘不乐意了,她叉起纤腰,向妙妙翻了个白眼儿,大发娇嗔道:“你这小丫头说甚么呐,谁是兔儿爷呐。”

  她这一仰头,喉结就露了出来,杨浩一见果然是个男人,被他揽过的地方汗毛都竖了起来。

  原来这开封繁华之地,男娼比西北还要猖獗,这些男娼抹胭脂、穿丽服,口气称谓、坐卧行走都与妇人一般无二,只是他们之中最红的不叫头牌、行首,而称师巫、行头。杨浩要开花魁大赛,压根就没想到这儿还有这么多的男娼,更没想到他们没有接到请贴,居然愤愤不平地找上门来。

  杨浩从心眼里感到憎恶:好好的男人不做,偏要惺惺作态的扮女人。如今大宋百业初兴,处处都用人,只要肯吃苦,怎么也饿不死他们,难道非要执此贱业么?

  那些假女人还在叽叽喳喳,杨浩大喝一声道:“选花魁,选的自然是女人,你们大好男儿不做,一个个涂脂抹粉,不知羞耻,还敢来此吵闹,滚!统统给我滚!”

  大宋直到政和年间才开始重视ri益严重的男娼问题,下旨禁绝男娼,但也只是一纸空文,根本禁绝不了。就这还是一百多年后的事呢,如今朝廷可没这方面的旨意,杨浩大发雷霆,那些像姑子可不怕他,登时就高声抗议,吵闹起来。

  “吵吵吵,吵什么吵?”杨浩一见他们还用女声说话心里就恶心,当即指挥道:“还看着干什么,把他们赶走,再不识趣的就给我打将出去。”

  “哎哟,杨大人,辣手摧花的事儿,您这样风雅的人也干得出来么?”

  “你个死人妖,风雅你个头啊!”杨浩勃然大怒,顺手抄起报名台上的毛笔就丢了过去,“啪”地一下正打在那朵“花”的脸上,登时溅得满面墨汁,然后伸手又去抓砚台,妙妙一见连忙跑过去,一把将他的手抱在怀里,紧紧拖住不放,软语央求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你们愣着干嘛,还不把他们赶走!”

  一见大人都动手了,“千金一笑楼”招来的的那些陪宴写帖、房中做手、楼下相帮、王八龟儿、小厮伙计们登时一涌而上,大施yin威。一番拳打脚踢之下,那些莺莺燕燕抱头鼠窜,地上遗落凤钗三个,绣花鞋两只,还都是左脚的。

  ※※※※※※※※※※※※※※※※※※※※※※※※※※“千金一笑楼”开张之ri,汴梁花魁大赛正式拉开帷幕之前,杨浩驱逐“蜂窠”男娼的事在汴梁城传开,成了一件赛前最有趣的花絮。但凡正经人家,尤其是官吏士子们,对男子雌伏、以躯体侍人的事都是深感厌恶的,杨浩此举大获人心,不过他的“辣手摧花”之举,在惹得人们茶余饭后谈起此事大笑之余,却也更加坐实了他的莽撞直朴。

  花魁大赛如期举行了,东京汴梁城的幽坊小巷、燕馆歌楼后来最盛时达到三千家左右,而现在只有一千家上下,可是就这一千家参赛的院子,每家哪怕只出两个姑娘,那就是两千多个姑娘,再加上她们的贴身丫环、伴舞的舞伎,那得多少女人?这些女人哪一个不是百里挑一、容貌俊美?她们一个个打扮得艳光四she,汇集于“千金一笑楼”中,又是怎样的效果?

  光是为这两千多个红姑娘赶来捧场的相熟恩宫,就有数万人,更别说闻声而来看热闹的寻访客了,整个杀猪巷顿时人满为患,最后不得不在四下派人把守,收十文钱方可购得一票入场,这才控制了楼中人数。经过这一炒作,“千金一笑楼”的名声一时炽手可热。

  大赛的评委有两种人,一种是在朝的官员、在野的名士,一种是汴梁城各个行业实力雄厚的大商贾。杨浩请官员、名士做评委,主要是为了扩大影响,将来“千金一笑楼”的主要经营对象就是他们这种人,通过他们的参予,立刻可以让“一笑楼”在所有官吏、士子心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同时,他们今天赶来捧场当评委,就是一种姿态,以后不管官府的税吏、还是巷弄间的泼皮,都会晓得这个一笑楼大有背景,少了许多刁难。

  另一种人是汴梁城各个行业中实力极雄厚的大商贾,请他们来,主要就是为了拉赞助了。他们有钱,但是缺少地位和名气,现在让他们和平ri见了要下跪相迎的官员们同席而坐,极大地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这钱掏得也就痛快了。当然,在商言商,他们还要借赛事打打广告。

  唐末五代时候起,商家已经有了比较强的广告意识,只是他们除了树起旗幡,在自己的商品上打上自己的独家标识,却缺乏更广泛的广告渠道,杨浩给他们提供了这个机会,他们自然要善加利用,一时间“千金一笑楼”楼内楼外广告满天飞,那种热闹景象前所未见,简直成了开封一景。

  这次选花魁,杨浩效仿朝廷科举制度,开三科三榜。第一榜为花榜,以se取胜,从形体、容貌、气质等方面进行评选。第二榜为武榜,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舞蹈乐器,凭才艺录榜。第三榜是叶榜,取红花还须绿叶陪衬的喻意。评选对象为这些当家红牌的丫环侍儿。要知道但凡有些身份的当家姑娘,待人侍客,都少不得一个知情识趣、伶俐聪明的丫环,如果身边人呆头呆脑,什么事都让姑娘自己去张罗,那就乏味的很了。所以还单设了叶榜。

  杨浩这个创意,一下子就争取了所有姑娘的好感。要知道有些姑娘容颜妩媚,艳se无双,可是才艺方面限于天赋却很一般,如果要综合所有要素进行评选,她就是美若西施,难说就不会落选。

  而另外有些姑娘才艺堪称一绝,但是姿se平庸,一旦综合评价,她们也是没有出头之地的,毕竟就连孔老夫子都发过“未见有好德如好se者”的感慨,长得漂亮的总要占些便宜的。至于那些绿叶儿就更不用提了,若不是杨浩的创意,她们哪有机会出头。

  不过,这绿叶榜却是临到开赛才突然提出来的,杨浩对外宣称的是,为了提妨有人预作手脚,把院子里其他出se的姑娘冒充丫环侍儿,所以临到开赛才突然宣布,并进行登记。但是妙妙却知道,杨浩突然增加这个榜,完全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小姑娘当着杨浩的面什么都没有说,那颗芳心却更是系在了他的身上。

  关于设三科三榜,效仿朝廷科举,杨浩是隐约记得历史上文人sao客选花魁时曾经闹过这么一出噱头,但是却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也不晓得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引起一些朝臣不满,上表弹劾自己,所以曾试探过赵光义的意思。

  赵光义最近对他是越来越客气了,闲来无事经常会到火情院来坐坐,和杨浩聊聊天,有时还开个玩笑,一点也没有当今皇弟的威严和架子。他也风闻杨浩与人合伙投资建了一个“千金一笑楼”,还曾饶有兴致地当面问起过杨浩,杨浩趁机把自己这个创意说了,赵光义听了毫无愠se,反而捧腹大笑,说他胸无点墨,却是满心的机巧,这个想法实在有意思云云。

  杨浩见这时的官员士子着实开明,远不是后世的愚腐德xing,胆气顿时壮了起来。花榜、武榜、叶榜,各开三榜,一甲三人,分别为状元、榜眼、探花。二甲十二人,合十二金钗之数,称为进士,其余为三甲。大赛足足举行了七天,每一榜的头甲三名才鳞选出来,共计三榜九人,叶榜第一名赫然就是妙妙姑娘。

  再接下来,就是选花魁了。吴娃儿、柳朵儿、文惜君和沈娆四大行首,并没有参加前期的评选,她们是直接参加决赛的。这一来,又有种攻擂和守擂的意思了,也更加调动大家的兴趣。

  花、舞、叶三榜的女状元、女榜眼、女探花,都有资格向四大行首发起挑战,竞夺花魁。不过不出大家意料,叶榜的三位姑娘同时放弃了自己的竞夺权。她们是自家姑娘身边的贴身丫环,同时也等于是自家姑娘的半个徒弟,那时候的人最讲究尊师重道,哪有胆量站出来跟师傅争夺花魁。

  花榜和舞榜的状元考虑到进入花魁大赛之后,考量的就是美se、才艺、谈吐等各方面的综合实力,自知难与四大行首较量,与其在决赛中闹个灰头土脸,不如见好就收,夺了这个花榜状元、舞榜状元的头衔回去,自己已然身价百倍,以后的客人必然十倍于现在了。

  肯参加决赛的,反而是花榜和舞榜的榜眼和探花,能和四大行首一较长短,就足以为她们贴金了。但是这一来毫无悬念的,最终的花魁还是要在四大行首中产生。杨浩适时停赛三天,让大家对这段时间的比赛品头论足,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与此同时,小招贴广告贴满了整个汴京城:四大行首要同台献艺,一赛决胜负。

  百嬉楼正式开张了,第一场演出,凭票入场,每票一百贯。一百贯,一个团练使级别的高官一个月的俸禄才三百贯,这三百贯钱用来给他一家老小、家人仆从支用,再加上迎来送往的迎酬也够了,如今却要拿出三分之一来。漫说拿出三分之一来,就算是拿出一个月的俸禄来,如果是这四大行首为他一人献艺那也值了,如今却只是做一个普通的看客而已。但就是这样,票还是顷刻间售讫,毕竟这样的机会可能一生也就只有这一次。

  是夜,百嬉楼外彩灯高挂如天上繁星,不止百嬉楼外灯笼如漫天星辰,就连其他四座尚未完全完工,与百嬉楼通过飞桥阑干相连的高楼,也都悬挂上了彩灯,远远望去如天上宫阙,尤其是建设在汴河边上的最高的百味楼,如同一座星光灿烂的宝塔,辉映于汴河炎中,远远的几十条巷弄外,也能望得见它琼楼玉宇般的风彩。

  百嬉楼外人声鼎沸。这个地方离御街前的州桥夜市不远,本来就是人来人往,再加上今夜是四大行首同台献艺,一决胜负的时候,自然会有更多的人赶来看热闹。只可惜,今夜的大赛不同于那七天的公开赛,没有入场券,漫说人影儿,就连声音也一点都听不到。

  前所未有的花魁大赛如今真的是轰动了整个汴京城,不只是男人,就是女人也言必谈花魁之战,这件事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许多达官贵人事先都遣了家人来购票,今晚换了便服,与三五好友或者携内人女眷悄悄入场观看,那大戏院中一个角落里,坐着的一个不起眼的人,可能就是朝廷上二三品的一位重臣大员。

  这一来连开封府都紧张起来,许多捕快纷纷奉命赶来维持秩序,百嬉楼内尚未开戏,外面的捕快已经捉了七个惯偷,两伙斗殴打架的,还捡了一个因为找不着妈妈,哭得鼻涕冒泡的小屁孩。

  剧场里坐得满满当当,但是人其实并不是很多,四大行首同台献艺,可不是天桥把式,什么人都可以上来围观的,底下的客人之所以太慢,是因为桌子占了很大的空间。最前面的是十大评委的坐席,再后面,就是买票入场的达官贵人了。

  小厮脚步飞快地在台下穿梭,把一碟碟jing美的菜肴送到他们的桌上,今天既是四大行首献艺夺花魁之ri,同时也是百味楼各位业主争夺客源的好机会,他们都请了手艺最好的坑饪,制作出最jing美的饮食,要让客人们对这里的餐饮念念不忘。会做蜀国花蕊夫人亲手研制佳肴的白林白大名厨却没有露面,外界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按照杨浩的意思,包袱是要一个一个抖的,既然身在娱乐圈,就得时刻保持关注度。

  表演开始了,幕布在轰隆隆的雷声中徐徐拉开,雨雾弥漫,台上居然藤萝怪石,远山近影交织在一起,一派原始野生的自然景像。

  客人们一下子呆住了,他们见多了中规中矩的表演,几时见过戏剧可以这样表演的?这……这正是炎炎夏ri,楼外正是繁星满天的时候,哪来的雷声?哪来的如此飘摇的雨雾?台上怎么还有藤萝怪石、大树参天?那丝丝细雨随风飘摇,坐在头几排的客人甚至感觉到了chao湿的风气拂到了他们的脸上。

  坐在一角的杨浩满意地看着宾客乃至评委们一脸的惊讶愕然,两个多月的辛苦打磨,今天终于面世了,叫你们瞧瞧我的手段。

  那雷声、雨声、风声,甚到风雨侵袭下原始森林中的鸟啼虫鸣声,说穿了不值一提,不过是找来最出se的口技师,在幕后举着纸筒扩音器拟出来的声音。绵绵细雨则是在舞台高处使人用最细密的花洒制造出来的。至于嶙峋的怪石,则是用染了颜se的木块摆出来的,而花草树木,近处的是绢花绢草,远处的树木和山峦则是背景幕布,利用灯光来造成一种层次鲜明的立体感。

  汴梁第一行首吴娃儿第一个出场了,她的出场再一次颠覆了在场这些见多识广的达官贵人对表演的认知。当她伴着空灵欢快的歌声,从藤萝掩映下的“山洞”里蹦蹦跳跳地走出来时,穿一袭白裳,梳两只丫髻,稚颜一派天真,完全不见大家熟悉了的一鼙一笑、一行一止都风情万种的模样。而且……而且她的耳朵是尖尖的,她的裙后居然露出一只毛茸茸的大尾巴……“戏可以这么演么?”众客官再度石化。

  杨浩设计的这出戏,是以几出传统戏剧为原型揉合而成的一个故事,当然,他只是提出故事设想,提供种种特技创意和技术,具体的表演,歌词、用曲,都是由柳朵儿按照这个时代人们的欣赏习惯和水平来创作的。

  紧接着,扮成书生的柳朵儿出场,千娇百媚的柳大行首突然换上了男装,虽是风情楚楚,却已多了几分中xing气质,这让客人们再度呆住。客人们发现和他们预料的大不相同,柳行首和吴行首不是在斗法争风,竟是相互配合共演一出戏时,对她们的这种较量方式更是啧啧称奇。

  故事开始展开,每一幕都换一个场景,每一个幕都会给人一些新的惊喜。

  一只小狐狸被猎人追杀,幸被一个好心的少年所救。千年之后,昔ri的小白狐修chengren形,化身成一个天真可爱、无忧无虑的小狐女婴宁。她遇到了赴京赶考,避雨入林的穷书生,认出了他就是千年前的那个少年转生所生,为了报答他,便无怨无悔地追随他离开了森林。一人一妖就此相爱了,秉烛夜读,红袖添香,香艳旖旎,正符合台下这些读书人的香艳追求。

  小狐女陪着穷书生赴京赶考,垂涎小狐女美se的魔王派了蛇女来想把她掳回去,幸被一个年轻的苦行僧人所救。穷书生金榜题名后,太师想把今科状元招为自己的女婿,于是软硬兼施,又暗施诡计,让小狐女误以为书生变了心,黯然离去。穷书生思念成疾,挂印离开,在一座破败的古庙中即将溘然长逝时,得知真相的小狐女又赶到了他的身边,用自己修炼千年的内丹救活了他的xing命,而失去法力的小狐女即将恢复原形,只能含泪回到山林,两人再一次订下了千年之约……雪玉双娇化身为金蛇和银蛇,穿着金箔银箔制成的亮闪闪的蛇纹紧身衣,把那曼妙迷人的肢体语言演绎的淋漓尽致。吸引得所有雄xing客人两眼发亮,惜乎,她们的舞蹈动作变幻实在是太快了,你永远无法对你最欣赏的部位多看上两秒钟,再加上她们一出场不是闪电就是风雨,灯光闪烁不定……,怎么看得清啊!

  “对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看着他们痴迷追随的眼神,杨浩暗自窃笑。

  紧跟着,让文人士子们击节赞赏的传世名句一一登场。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去珍惜……有些官绅听得忘乎所以,当即便抓住小二索要纸笔,把这些绝妙好词兴奋yu狂地记了下来。

  这些令人叫绝的极妙佳句,都是杨浩记不全整首的,但是这最jing采的部分,他都是知道的,如果是寻常时候卖弄诗词,他根本不能把这些没头没尾的句子念出来,可是现在把它们融到戏剧里面,当成男女主人公的台词,却成了一颗颗夜明珠般的无价之宝,把那些客人们听的如痴如醉……爱情,永恒的主题;书生与狐jing的故事,细腻处更是催人泪下,小狐女用内丹救醒了书生,即将恢复原形,只得挥泪离去的时刻,台下许多贵妇小姐已是哭的泪人儿一般,吴娃儿忧伤哀婉的声音响遍全场,这首不失古典美感,却是原汁原味的《白狐》直指人心,把那种新奇、感动的感觉送到了每个人心里。

  “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千年爱恋千年孤独,长夜里你可知我的红妆为谁补,红尘中你可知我的秀发为谁梳……”

  这种感觉,他们已经是第二次感受到了。柳朵儿在龙亭湖所唱的那首“明月几时有”,那首新奇却极为撩拨人心的歌曲,早已在大街小巷传唱开了,想不到吴娃儿竟也唱出了这样新奇美妙的歌,较量,于无形之中。

  客人们顾不得交头结耳,新奇的感觉还没有消失,救起书生的水狐女已在悲婉的歌声中飘然而起,冉冉的飘向夜空,飘向高悬空际的那轮明月,仿佛奔月的嫦娥。

  “我是一只守侯千年的狐,千年守侯千年无助,情到深处看我用美丽为你起舞,爱到痛时听我用歌声为你倾诉,寒窗苦读你我海誓山盟铭心刻骨,金榜花烛却是天涯漫漫陌路殊途……”

  吊威亚,这是电影人发明的一种电影特技,在这个时代,人们是绝对想像不到的。这一幕是月夜古庙,光线黯淡,只有幕布上方一轮明月处she出了皎洁的清辉。与幕布同se的三缕细绸将吴娃儿娇小的身躯牵起,衣带飘飘,凌然御风,谁能看得出其中奥妙?今晚的演出jing彩纷呈,一朵朵出人意料的浪花,在吴娃儿吊威亚腾空离开的刹那,终于掀起了滔天巨浪,全场山呼海啸般疯狂了。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我还是千百年前爱你的白狐,多少chun去chun来朝朝暮暮,生生世世都是你的狐……”

  灯光渐渐黯了下来,幕布也徐徐落下,最后一段如同誓约般的歌还在悠悠飘荡。

  jing彩!jing彩!不要说一百贯,就是三百贯、五百贯,这样jing采的表演也值啊。意犹未尽的客人们狂热地喝起彩来。那些评委们至此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普通的看客,他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评出花魁来。

  这时,他们才突然发觉今晚利用评委特权带了夫人、女儿来是大大的失算了,他们家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已经完全被柳朵儿极具中xing美的书生扮相和jing彩表演给迷住了,如《倩女幽魂》中宁采臣扮相的柳朵儿极具表演天赋,她把与小狐女初相逢时的落魄与天真、高中魁首后穿着大红状元袍的俊美与得意、失去不狐女后的思念和悲伤、不为权势富贵所动的坚贞爱情,表演的活灵活现。

  那些泪人儿捏着小手帕正在左右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呢,有的低声哀求,有的直接就给予恐吓,虽说他们被吴娃儿扮演的小狐女迷得神魂颠倒,可要是舍柳朵而就吴娃,今晚回去就得家门不宁啊。再说,柳朵儿的长相勿庸置疑,她jing湛的表演也确实不逊于吴娃儿,她高中状元时那段“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的优美唱腔现在还在他们耳边回响呢。

  正在左右为难的当口儿,评委之中预埋的两枚棋子开始发挥了作用,他们一唱一和,笑眯眯地抛出了双花魁的完美提议……完美!

  客人们涌出“百嬉楼”的时候,繁星满天,暑气尽去,习习微风拂面而来,许多眼巴巴守在外面听信儿的人问起这一届的花魁人选时,他们还迷迷瞪瞪地陶醉在美妙的剧情里,今晚的jing彩,注定了明ri将在东京城再掀一股热浪,为已进入炎炎夏季的汴梁城再增三分热度。

  百嬉楼二楼外的回廊上,杨浩、崔大郎和兴冲冲赶来的四大行首望着楼外的滚滚人chao,崔大郎笑道:“大获成功,大获成功啊,我看,再演十场,也能场场爆满。”

  沈娆娇声道:“大人,您可说过,下一回,可是让奴家和惜君姐姐做……做……”

  文惜君迫不及待地跟了一句:“做主角!”

  “对对对!”

  雪玉双娇自知较之吴娃儿和柳朵儿要逊se一筹,花魁之争只能在她们两人中间产生,压根就没指望自己能夺得魁首。但是在排练时,她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演,就为之折服了。以她们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杨浩如果有心栽培她们,今ri之花魁不过是一时之争,而一旦开创了这种新的表演模式,她们无论是名气还是事业,都将更上层楼,为长远计,才心甘情愿地做了绿叶。

  杨浩笑道:“你们放心,我自有为你们量身打造的故事,到时候……”

  他刚说到这儿,忽然发现远处夜空中三点灯火闪了一闪,脸se顿时一变,定睛仔细看去,夜空中三点火光看的清清楚楚,它们划着圆圈,摇了三遍,然后再度熄灭,片刻功夫,灯光又亮起来。

  杨浩瞿然变se,这是望火楼的灯光讯号,他在城中各处所建的望火楼,负有夜晚监控全城火情的重任,白天以旗为号,夜晚以灯为号,某处起火时,立即向其他各处发出讯号。以皇宫大内为中心,旗或灯的多少,代表着起火位置距皇宫大内的距离。三盏灯代表着开封城内最核心的位置,已经接近大内了。

  杨浩立即快步向百嬉楼另一侧冲去,雪玉双娇听了杨浩的承诺,正大喜间忽见他变se奔走,不由莫名其妙,众人纷纷跟在他的后面,到了百嬉楼北侧,只见夜se中一处地方火光冲天,熊熊燃起。

  吴娃儿脱口叫道:“西角楼大街的御史台、尚书台走水了,哎呀不好,以今ri风向,如果火势再大些,就要烧进尚书省、枢密院了,连皇宫大内也不可避免。”

  杨浩转身就走,急急奔下楼去,要了匹马来,便往西角楼奔去。州桥夜市人来人往,彻夜欢歌,今晚因“千金一笑楼”花魁大赛,人流比往ri更拥挤了几分,杨浩骑着马也跑不起来,急得他满头大汗。

  待他上了宽敞的御街,速度这才快起来,杨浩向左一拐,疾奔西角楼大街,只见一路身穿“火”字巡捕衣的消防铺员也正推着水车,扛着钩锯挠钩向那里狂奔。

  待杨浩赶到那里,附近巷弄的火捕已经全部到位了,开封府因为和御史台、尚书台邻近,也已赶到大批人马,御史台内一幢火势太大难以扑救的建筑已被火捕们用挠钩绳索等钩倒,火势已完全控制住了。四下里站满了jing戒的衙差,院子里七零八落地堆着抢救出来的文案卷宗,几个衣衫不整的小吏失魂落魄地站在院子里。

  杨浩一颗心登时放进了肚子里,方才在百嬉楼看这里,火势并不小,这火扑救如此及时,显见自己所做的安排起了大作用。他跳下马去,上前还未问几句,就觉得地面微颤,隆隆脚步声起,大队的禁军闻讯赶来了,杨浩连忙迎出去,陪着那带队的禁军将领进入御史台,一同察验火情,说明大火已经扑灭。

  二人正说着话,开道锣咣咣响起,赵光义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一看火情,他也明显地松了口气,但是随即却板起脸来厉声喝道:“朝廷再三申明夜间用火要严加戒备,这楼中既然有人,为何坐视火起?火起时在这幢楼中的所有吏员全部带走,本府要彻查失火原因。提刑官到了没有,马上勘验火情!”

  他说完了便转向那位禁军将领,换了一副笑颜,正要嘉勉几句禁军救援及时的话,外面又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喊:“奉圣谕,巡视西角楼火情。大火可曾扑灭,各司可曾赶到,谁人主持救火,速速向咱家报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天富平台注册  皇家计算器  皇家计算器  银河国际  伟德女性健康  bv伟德开始  葡京  澳门网投  赌盘  伟德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