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68章 重任与谁赋?

第268章 重任与谁赋?

  “天下之间竟有这样的蠢人!”

  望着楚昭辅狼狈退下的背影,赵匡胤难以置信地惊叹:“这样的蠢人,竟是我大宋的朝中鼎柱重臣!”

  他气极而笑,望向赵光义道:“二哥,你可曾见过这样的蠢货?按照他的主意,那我可以把朝廷也裁减了,换上布衣回家务农了,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赵匡胤“啪”地一掌拍到御书案上,“砰”地一声响,案上的笔砚登时跳了起来,滚落了一地。

  “大哥息怒,楚昭辅想不到办法,不代表别人就没有办法,依兄弟之见,此事未必就没有办法解决。”

  赵匡胤苦笑:“办法!什么人有办法?难道从那瓦子勾拦里请一个藏术大师,使五鬼搬运之术给朕把粮运来么?”

  赵光义心中一动,忽地想起了一直和他明争暗斗,在皇兄面前争风邀宠的老冤家赵普,便不动声se地道:“大哥,此事……可以让赵普拿拿主意啊。宰相者,上佐天子,理yin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也。虽说这事儿是三司使的事,但事关民生利害,三司使既然办不了,宰相便责无旁贷,赵普素来足智多谋,也许能想出好办法来也未可知。”

  “这……”赵匡胤听了不禁有此作难。如今大宋政权、军权、财权三分,分别归属于中书院、枢密院和三司使三个衙门。现在的宰相已经不是古时候那种各项大权均cao诸于一人之手的时候了,权力和职责都是泾渭分明,向来禁止各职司互相渗透、逾权,现在让他怎么下旨,着赵普去办此事?

  再者,这事也正犯着他的忌讳。赵普如今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是中书院长、当朝宰相。而枢密院使李崇矩则是赵普的儿女亲家,这两个人把持着大宋一文一武两个权柄最重的衙门,彼此走动又十分密切,这已令他有些忌惮了,如果再让赵普去有了借口去管三司使的事,到那时,赵普俨然就是无冕之王了。

  赵光义见他有些犹豫,心中了然,便笑道:“大哥误会兄弟的意思了,兄弟不是让大哥下旨,由赵普接手三司使的差使,兄弟是说,可以私下指点楚昭辅,让他去找赵普讨个主意,赵相足智多谋,说不定会有办法。”

  “唔……也好……”赵匡胤双眉紧锁,沉重地点了下头:“从现在起,加紧运粮,能多运一分是一分。同时,这开封缺粮如何解决,一定要想出个解决的法儿出来。”

  “是,那兄弟去追老楚,给他支支招了。”赵光义说罢,急急向外就走,唇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大哥你一向视赵普为国之鼎柱,如汉之萧何,任他贪污索贿、专权擅断,因重其才,始终忍让。今儿我就叫你看看,这个公忠其表的赵则平能有甚么本事!”

  “要是赵普也没有办法,那时该如何是好?汴梁百万人口啊……”一念及此,赵匡胤心乱如麻。

  ※※※※※※※※※※※※※※※※※※※※※※※“大人你好偏心……”沈娆和文惜君跟在杨浩身后,幽幽怨怨、凄凄切切,就像两个yu求不满的深闺怨妇。

  杨浩无奈地停住脚步,苦笑道:“我又怎么偏心啦?你们要剧本儿,我不是给了你们一个?喏喏喏,你们演的故事,这才刚演了一场,整个开封府就传开啦,文人士子、夫人小姐们,谁不在谈论呐,你们的名气可比以前高多了。“”大人还说呐。“沈娆白了他一眼道:“娃娃姐和朵儿姑娘演的那出《白狐》,一个扮男,一个扮女,各自红透了半边天。可我们姐儿俩呢,央求了你半天,你给编了一出《红娘》……”

  “《红娘》不好么?多红啊,你们俩个也是一个扮男,一个扮女,这一下子也火了。”

  “是啊!”文惜君愤愤不平地道:“是火了,可是谁晓得是那小红娘火了,比张生、崔莺莺还要火啊。这出戏演完了,妙妙那黄毛小丫头一下子就爬到我们俩儿头顶上去了,大人你好偏心……”

  沈娆狐疑地道:“大人,你对她这么卖力气,不会是……不会是那小丫头给了你什么甜头吧?”她一边问着,一边把自己本已挺拔高耸的双峰悄悄又突出了一些。

  杨浩紧张地四下看看道:“别瞎说,谁得了她什么好处了?那个角se本来就是她合适嘛。”

  “那大人就再编一出只适合我们两个人演的戏好不好?拜托啦……”沈娆和文惜君心意相通,一左一右不约而同地抱住了杨浩的胳膊摇来摇去,如今是六月天了,她们身上穿的可不多,胳膊隔着轻软的一层丝罗,贴在她们柔软而富有弹xing的饱满胸膛上,两个活se生香的大美人这么一撒娇,那是何等媚力,杨浩登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连忙弃械投降道:“好好好,你们先放开我,这样子成何体统。你们说,要演悲剧还是喜剧?”

  两个美人儿得意地一笑,齐声道:“悲剧!”

  沈娆补充道:“奴家发现现在喜欢来看戏的夫人姑娘们越来越多,她们对悲剧的兴趣比喜剧大得多,越让她们哭得伤心的,她们越喜欢看。”

  “也对,女人是水做的嘛,那就让她们哭个够好了。你们不要缠我,等我回头给你们讲个《梁祝》的故事,再加一段曲儿,你们自己润se补充一下,保证是一出催人泪下的好戏。”

  两个姑娘大喜,齐齐地福身下去:“奴家谢过大官人。”

  杨浩趁她们撒手,赶紧逃之夭夭。

  快要受不了,如今整天在红颜脂粉堆里打转,不对,是如今整天有一堆红颜脂粉围着他打转,他的意志已经渐渐有些不易控制了。双修功法本来就是别辟蹊径强身健体的一种内丹气功,同时具体房中术的效果,它能令人意志坚定,能更好地享受xing爱。而不是练了之后会清心寡yu。

  它能强健体魄,壮腰健肾,其结果只能让xingyu越来越强。现在就像一个大鼎炉,你在下边不断地添柴加强火力,鼎中自然滚沸,连骨头都能煮成了渣。那鼎盖沉重严密,此刻还不出其中的沸浪滚滚,可是若不及时疏导,等到它终于爆发的时候,那就坏了。

  像杨浩这样整天在美人堆里混,却不能真个剑及覆及,再加上他勤练双修筑基功夫,心魔已是越来越强,这心魔可不是克服了一次就一劳永逸的了,它是随着念力、意志的增强而不断增强的,化jing还虚的次数多了,如果不能及时疏导发泄,那就很容易走火入魔,难怪吕祖偌大年纪仍旧风流成xing,原因就在于此。

  “我现在离不开汴梁,听说唐家正往汴梁搬迁,也不知她们家的长辈都到了没有。我的信已派人给焰焰送了去,她要是走的快的话,这几天也该到汴梁了吧?”

  杨浩想着,思及焰焰那美妙绝伦的“第二张脸”,登时心中一热,腹中也是一热:“我的焰焰小娘子啊,你家官人在汴梁城灭火,可我自己心里这捧熊熊yu焰,可只有等你来才能扑灭啊,你什么时候才出现在我面前呢?”

  “哎哟!”他想着心事转过月亮门儿,正与迎面赶来的妙妙撞个满怀,妙妙撞在他的胸口上,鼻子登时一酸,大眼睛变得雾蒙蒙起来,她连忙闪身避过一边,揉着鼻子,用柔柔的鼻音儿谢罪道:“大人,妙妙走的莽撞,请大人恕罪。”

  “恕什么罪啊,你风风火火的,这是去哪里?”

  “是我家小姐让婢子请大人过去一趟。”

  “哦,那一起走吧。”杨浩看了妙妙一眼,见她还是一身婢子装束,不禁笑道:“妙妙,你现在一举成名,也有资格让人侍候了,端茶递水这种事儿不用你再做了吧?”

  妙妙抿抿嘴唇,轻轻嗯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杨浩目光一闪,说道:“回头我跟朵儿说说,另寻个得力的丫环照料她,你么,也该有自己的闺阁和侍候的眼前人了。”

  妙妙赶紧道:“别……,大人,妙妙不……不用……”

  “怎么?”

  “婢子……婢子……”妙妙停住脚步,偷偷瞟他一眼,低下头道:“大人对婢子一意栽培,婢子感激莫名。不过,婢子……真的不喜欢这种ri子,哪怕是做头牌、做行首,让人前呼后拥,穿最华丽的衣裳,戴最名贵的首饰。可是,见了不喜欢的人也要笑,不想对人说的话也要说,婢子觉得好累。”

  “哦?”杨浩的眉尖不由挑了一挑,这是鸟雀攀上枝头做凤凰的大好机会,妙妙竟然不喜欢?

  妙妙幽幽地道:“婢子喜欢……喜欢清静一些,就像以前,小姐酬答客人,妙妙就为小姐抚琴、伴舞,然后就回到自己那间小阁楼里,卸了装,打散了头发,洗去脸上脂粉,轻轻松松的一个人坐着,不用像小姐一样去苦苦记下今ri见过客人的名字、身份,他们彼此的关系,有什么来历,不用像小姐一样苦苦去想明ri要见什么样的人,该作怎样打扮、该说甚么话儿……,妙妙……妙妙只要听小姐吩咐就好了,这些事儿全不用去想,很快活……”

  杨浩痴痴地想:“妙妙的资质与相貌,做个婢子丫环也太亏了,我有心让她功成名就,可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么?”

  他不禁想起了两人初识的那一刻,她从楼上探出身来,及腰的长发像一匹乌黑发亮的缎子垂了下来,发丝端梢上的水珠滴到他的脸上,那张不施脂粉的容颜宜喜宜嗔,清丽无俦,不由轻轻叹息一声:“身材儿,早是妖娆。算风措、实难描。一个肌肤浑似玉,更都来,占了千娇。妍歌艳舞,莺惭巧舌,柳妒纤腰……”

  “大人……”,妙妙红晕上脸,局促地抹着脚尖儿。

  杨浩微微一笑,说道:“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呵呵,我没想到,你这丫头给自己设定的人生如此简单。不过你这样活,也未必不对。那成,《红娘》这出戏,你再给雪玉双娇配合几天,等另找了合适的人选,就不用你演了。咱们这千金一笑楼,如今还空着一座。

  我原本是想建两座百花坊的,一荤一素,可是这荤场儿终究落了下乘,再者说,那里边总有些女子是被迫cao此此业做些迎来送往枕上欢娱的营生的,杨某做不来那样没天良的事。我事先也没想到,这几出戏,会吸引那么多官绅富商家的夫人、小姐们前来,如今倒是另想了一个主意。那还空闲着的一座楼,就交给你打理吧。这座楼就叫‘女儿国’,你来做楼主。”

  妙妙大吃一惊:“大人,婢子怎么能成?”

  “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不,无论大人想要婢子做甚么,妙妙无不从命。只是,妙妙是甚么身份,哪里能当一方楼主,再说,婢子也……也不懂自己能做些甚么。”

  杨浩笑道:“这件事,你一定做得。那幢楼是三层,我准备一层卖女人穿着的各种衣物,一层专卖珠宝手饰,一层专卖上佳的胭脂水粉。这些俱是女人应用之物。你从小侍候柳行首,一直做的就是照顾她的穿着、打扮、配饰,在这方面,你一定得心应手,还有几个人比你jing通的?

  再说,你长得甜美可爱,这楼既然只许女人进入,贩卖货物的自然也只能是女子,到时你做了楼主,可以聘些俏丽可爱的女子来,你们自己就穿上要卖的衣裳、戴上要卖的珠宝,用准备出售的胭脂水粉把自己打扮的艳丽照人,那些女子们进了这楼,见到那衣裳、首饰、水粉用在你们身上的效果,就像看到了一面最完美的镜子,还能不拼命搜刮她们官人的荷包给大人我送来么?呵呵……”

  “我……婢子怕自己干不来……”

  “妙妙,这‘千金一笑楼’我可是占了一份的,总要有个信得过的人帮我才成。我要找的这个人,不只是要为我们打理‘女儿国’的生意,还要替我管理所有与我有关的帐目,我在开封可用的人极少,朵儿和娃娃ri常应酬又多,如今只有你……你真的不愿为我做个小管家婆?”

  妙妙的心怦然一动,霍然抬头,便迎上杨浩灼灼的目光,她的心头顿时一热,前边就算是一个火坑,她也要义不容辞地跳下去了。当下便鬼使神差地应道:“好!不过……小姐那里……”

  杨浩展颜笑道:“这个,我跟她说。”

  两人说着已然进了花厅,柳朵儿chun风满面地迎上来道:“大人,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哦,那边不是还空着一座楼么,我见近来着迷于看戏的夫人小姐们越来越多,就想在那幢楼里专卖女xing衣物、配饰和妆粉,我打算把这座楼交给妙妙打理,你看怎么样?”

  “喔?呵呵,大人想出来的主意,那一定是会赚钱的。”柳朵儿睃了妙妙一眼,微微笑道。

  妙妙不安地捻着衣角,一句话也不敢说。

  杨浩微笑道:“不只,这座楼我要是自己打理的,不许他人插手,同时,‘千金一笑楼’各楼属于我的那一份收入,也是想要妙妙为我打理的,你没有意见吧?”

  朵儿嫣然道:“大人已决定了的事,朵儿岂敢置喙?再说……”她明亮的目光向妙妙一扫,似笑非笑地道:“妙妙已经长大了,一出《红娘》,名盖雪玉双娇,朵儿要是再不识相,强要留妙妙做侍候人的事,汴梁城里不知有多少喜欢妙妙的人要在背后戳人家的脊梁骨呢。”

  妙妙脸se一变,惶恐地道:“大人,婢子想……留在小姐身边,继续侍候小姐,随小姐学习舞艺。”

  杨浩对两人之间微妙的表情视若不见,一把拉住想要跪下的妙妙,将她按在朵儿下首一张坐位上,不动声se地笑道:“朵儿说的是,雏鸟儿长大了,是该振翅独飞的时候了,再把她留下来,对你也不大方便。呵呵,不管怎么说,妙妙是你悉心培养出来的,我把她讨了来,欠了你一个大人情。我想了两出好戏,一出《白蛇传》一出《天仙配》,保证让你名头更炽,回头就说与你听,权作我的报酬。”

  杨浩问都不问,便把她的身边人要走,而且马上和她平起平坐,不!她还要代杨浩管帐,那简直比自己与他还要亲近了几分,朵儿心中的确不太舒服。可是,她的名气越大,对杨浩的依赖也就越重,心中再不情愿,也不敢生出拂逆他的念头。那出《白狐》,如今已连演五场,场场爆满,她的名气已是如ri中天,杨浩居然一口气儿又送给她两个戏本儿,朵儿心中的不悦登时一扫而空,向他连连道谢不止。

  妙妙以前也有与柳朵儿同席而坐的时候,但是如今的意义可不同,今ri与她比肩一坐,意味着从此以后她就要自立门户,得与柳朵儿分庭抗礼,所以坐在那儿,她的心中十分不安,只把半个屁股挨着椅子,战战兢兢,局促不安。

  杨浩见柳朵儿转嗔为喜,微微一笑,又转向妙妙,朗声说道:“听见了吧?朵儿姑娘已经答应了,从今ri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凡事但须向我禀知,凡事亦有我为你作主!”

  他这番话明明就是说给朵儿听的,妙妙明知旧主当面,不可明白答白,可是杨浩那一句“从今ri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听在耳中,她就像是鬼迷了心窍,乖乖地便应了声:“是!奴……奴家遵命”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hg行  恒达娱乐  澳门龙炎网  ysb体育  365游戏网  伟德一生  必赢相师  伟德教程  007比分  足球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