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69章 艰巨任务

第269章 艰巨任务

  右仆she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赵普的府邸,谏院右正言官花暮夕满脸堆笑地道:“恩相,下官已把恩相在广备桥东买的那块闲地,换了十亩皇家御林,这是更名之后的地契。”

  “唔!”赵普眼皮撩了一下,并不伸手去接。花暮夕便把地契轻轻放到桌上,往前一推,一旁的相府老管家傅秋忙接过去,展开给赵普看了一眼。地契上盖着鲜红的大印,赵普淡淡一笑,吩咐道:“收了吧。”

  花暮夕抬起头来打量一番,笑道:“这幢宅子,似嫌老旧了些,以恩相的身份地位,早该换一幢华丽的大宅了。哦,对了,汴河边上的‘千金一笑楼’,不知恩相看过没有,虽说用的多是砖石,建得倒也华丽美观,官家有旨,新起的宅子俱用砖石,前ri又下令,禁运秦陇大木入京,恩相可也要用砖石起楼么?”

  “砖石瓦砾,怎及巨木大屋宏伟尊贵。坊间小民自然是要用砖石的,我赵普也要用那些东西不成?”赵普放下茶杯,不悦地道。

  “是是是,”花暮夕赶紧陪笑道:“恩相cao持国事,ri理万机,下官做不得大事,只想为恩相分忧而已。既然恩相yu用大木造屋,那……这件事就交给下官来办吧,下官与秦陇一带的地方官很熟悉,下官可以让他们为恩相廉价购来名贵巨木,联成排筏,放流至汴京,绝不致耽误了恩相起新宅的大事。”

  赵普的神情柔和下来:“暮夕有心了,老夫的事情,没少麻烦了你。”

  “应该的,应该的。”花暮夕眼珠一转,赶紧道:“对了恩相,赵孚有件事儿,正想请恩相给拿个主意,不知道恩相……”

  “赵孚?”赵普哑然失笑:“他有什么事不能直接与老夫说,还要使你进言?”

  花暮夕陪笑道:“此事,赵孚有些难以启耻,他和下官是儿女亲家,所以就请托了下官向恩相进言。”

  “唔……,你说吧,什么事儿?”

  “恩相,赵孚被外放为官,任川西转运使。您也知道,那地方穷山恶水,民风彪悍,赵孚身子骨儿又一向不好,恐怕吃不了那个苦头,想请恩相给他转寰一下,留京任职。”

  赵普微微一笑,捻须不语。什么身子骨儿不好,赵孚一直在四下活动,想要做户部侍郎,若是外放川西,一旦离了中枢想要回来就要费些手脚了。何况朝廷自平定西蜀之后,那里的百姓常常杀官造反,局势十分紧张,到那里做转运使,收取税赋恐要冒生命危险,若是政绩不卓,就连转运使都做不成了。这些事,怎能瞒过他的耳目。

  “恩相,你看……?”

  “这个忙,得帮啊。”赵普心想,且不提花暮夕鞍前马后,为他做了许多事,赵孚也多次登门送礼,单就是花暮夕的身份,也是他笼络的对象。花暮夕是言官,本朝的御史台分为三院,即台院、殿院、察院。

  按朝廷定制,宰相亲戚和由宰相推荐任用的官吏不得为台长,以避免宰相与台长勾结。御史中丞一旦弹劾宰相,不论有无实据,宰相必须辞职,由副相升任宰相,御史中丞则得以进身为执政。

  因此上,但凡为相者,第一个拉笼的就是御史台,否则施政难免缚手缚脚。如今的御史中丞与他交情极好,可是御史台的其他言官,也得尽量恩宠礼遇,这个花暮夕别看在他面前卑躬屈膝的,其实为官油滑,在御史台极具能量。

  想到这里,赵普颔首道:“唔,赵孚体弱多病,这个……老夫也是知道的。不过,他早早风闻此事时怎么不向老夫说起此事呢?如今圣谕已下,你让老夫如何转寰?”

  花暮夕陪笑道:“赵孚做事糊涂,如今只好请恩相给拿个主意了。”

  赵普略一思忖,说道:“既然他身子骨儿不好,那就让他留就延治,等以后有了合适的机会再说。至于川西转运使衙门么,老夫写个手谕,先着那转运副使代行职权便是。”

  花暮夕大喜,连忙起身道谢,连声说道:“多谢恩相,多谢恩相。”他往袖中一摸,又掏出一份地契来,谄笑道:“那十亩皇家御林风景秀丽,地段儿又好,只是外边傍着大街有一片民居,本是菜家的居处,房子不大,院儿可都不小。一旦恩相的华厦建起来,旁边有这么一片民居未免有碍观瞻。赵孚把那十几间民房都买了下来,送与恩相,聊表一份心意。

  赵普展眉笑道:“老夫要那些房舍何用?”

  花暮夕道:“恩相建华厦剩下来的边角料凑一凑,就能在那里再起一片新楼了,倒时候使个亲信的家人出头,把那儿改了客栈酒楼,收入岂不是源源不绝?”

  赵普失笑道:“开客栈酒楼?”他瞄了自己的老家人一眼,抚须沉吟道:“那‘千金一笑楼’刚刚落成,老夫也曾便服前往,端得是华丽,更有醇酒美人,诸般娱乐,宦囊丰富的人一旦进了京,恐怕都要去那销金窟里快活,谁会来这里住店?”

  花暮夕微笑道:“满朝文武,地方胥吏,有哪个不是恩相提拔的?恩相门生遍及天下,但有进京的,哪个不识趣的,会不来捧场呢?恩相这客栈酒楼就算比‘千金一笑楼’还要贵上一倍,照样是车马不绝,来得晚了恐怕想求一席一舍也大不易呢。”

  赵普笑而不语,老管家已自花暮夕手中接过了那份写着赵普名字的房契。就在这时,有人来报:“老爷,三司使楚昭辅求见。”

  “嗯,三司使楚昭辅?”赵普微微一愣,花暮夕见机忙道:“恩相有客人来,下官告辞了。”

  ※※※※※※※※※※※※※※※※※※※※※※※※三司使比赵普的地位小不了多少,闻听楚昭辅来了,赵普满腹纳罕,连忙吩咐大开中门,亲自往迎,花暮夕自小院儿角门走的,两人倒没有碰个正着。

  赵普将楚昭辅迎进中堂客厅,眼睛向他那两匣沉甸甸的礼物一瞥,唤着他的字抚须问道:“拱辰今ri怎么有暇过府一叙啊?”

  楚昭辅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下人正端了茶上来,他膀子一晃,几乎把茶盘打翻。楚昭辅到了赵普面前纳头便拜:“相公救我xing命!”

  赵普大吃一惊,慌忙起身将他搀起:“楚大人这是何故?折杀老夫了,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楚昭辅哭丧着脸道:“赵相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啊。开封府的粮食马上就要不够吃了,要饿死人啦,我老楚也要掉脑袋啦,这事儿谁也救不了我啦,只有求到你赵相公头上,无论如何,你得给我出个主意,帮老楚逃过这一劫啊。”

  那时候的皇帝除非离京积攒了大量公务,否则是三ri一小朝,一旬一大朝,并不是每天都开朝会的,因此上这两天赵普没有上朝,楚昭辅的事他一点风声也没听到,一听楚昭辅这没头没脑的话,把他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到底出了何事,你慢慢说来。”

  楚昭辅于是把前因后果又说了一遍,还特意提到要不是皇弟阻拦,官家就能当场一剑结果了他的xing命,以证明事情的严重xing。这一次不是对着皇帝,心中不是那么紧张,话说出来倒是更有条理了。待他哭丧着脸把事情说罢,赵普心中也不禁大感忧虑。

  他和楚昭辅并没有什么私人恩怨,以前明知三司使实际上是罗公明在做主,也不曾明白拉拢过老楚。当然,就算两人之间真有私怨,这样关乎社稷的大事,他身为当朝元老宰执,也没有看笑话、拖后腿的道理。可是要他想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

  解散禁军回家务农?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也就是楚昭辅这样的粗人才想得出这样愚蠢的主意。不过……减丁、减丁……,嗯……要是把开封人口尽量疏散到地方去……,不成,那也太不像话了,一国都城,因为缺粮把百姓都轰跑了,成何体梳。

  楚昭辅见他沉吟不语,只是一遍一遍地抚着胡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乱走:“赵相公,我老楚走投无路了,你一定得给我想个万全之策啊,这事儿除了你,谁也想不出办法来了。”

  赵普心中一动,忽地从他方才所说的话里捕捉到一丝特别的信息:赵光义当时也在场?老夫与楚昭辅来往并不密切,他怎么直奔我这儿来了?莫不是得了高人指点,这位高人……”

  赵普登时提高了jing觉,他自为相,便与赵光义争权夺利,明暗相斗,两人对彼此的了解,对彼此衙门里的一举一动,无论人事更迭、大事小情,莫不了如指掌,如今既疑心是赵光义拖他下水,立即便明白了赵光义这么做的用意。

  赵普不禁夷然一笑:“如果这真是他的主意,这个小子还是嫩了些啊,费尽心思,就为让老夫丢一个脸,这本就不是老夫份内之事,老夫办不成又能如何?只为出一口恶气?呵呵,可笑!可笑!”

  楚昭辅见他脸上突地露出笑意,不禁惊喜道:“赵相公,你有主意了?”

  赵普睨了他一眼,端起茶杯拂着茶叶,慢条斯理地问道:“是……南衙赵大人指点你来请托老夫的么?”

  “呃?你怎知道?”楚昭辅是个粗人,并没把二赵之间的不和看的太重,只当是两人脾气秉xing不合,所以来往较少,心道:“这是老赵自己猜不出来的,可不是我说的,小赵也怨不到我头上。”

  赵普得了肯定的答复,呵呵一笑,说道:“楚大人,且不说此事关系江山社稷之稳定,无数百姓之民生,就只冲着你我同殿称臣这么多年的交情,只要能助你一臂之力,赵某也断无袖手之理。不过,此事实在棘手啊,这样吧,你容赵某想上两ri,等到有了定计,赵某一定马上通知你。”

  “啊?还要等两天啊。我上火啊,我都起了一嘴水泡了,我的赵相公,火上房了啊。”

  赵普无奈地道:“可是一时半刻,我也想不出好主意来啊。你且回去,这事急也是急不来的,赵某答应你,一定竭力为你想个办法就是。”

  赵普千劝万劝,把依依不舍的楚昭辅给劝了回去,当即便把几个足智多谋的心腹召到府中商议对策,同时吩咐人打听南衙和大内的消息,他和赵光义在彼此衙门口里都按插了心腹眼线,宫里的太监宫女们也被他们各自施以恩惠,拉拢了不少人,成为他们的耳目。

  不一时一众心腹赶到,一听赵普说明情况,这些深谙官场之道的心腹之士对这样人力难回天的事也都是束手无策。

  运粮?岂是说一句就可以办得到的事,那是百万人口的用粮啊,陆运根本不可想象,汴梁就在糟运河道要害处,附近县邑平时都是依赖开封的粮食的,如今汴梁自身难保,附近的县邑也不能不管,陆路运来的那点粮食,恐怕都不够附近县邑耗用的。

  水运呢?一时间筹措这许多粮食就成问题,突然抢购还有引起地方粮价突然暴涨的后果。此外,粮食收上来如何运输?至于运输的损耗和船只倾覆的损失可以忽略不提,可是各段河道水位高低不同却是不可忽视的重要问题,粮食运过一段河道就要停靠码头,将粮食尽皆搬上岸去,再用骡车运至下一河道码头,装船起运,这样不停地搬卸,一船船粮食耗时甚巨,封河之前绝对不可能保证汴梁用粮。

  赵普的这些心腹幕僚都是倚仗赵普的权势,才保证了个人前途,他们思考问题的出发点,首先就是这件事对赵普有没有好处。这件事困难重重,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况且这又不是赵普的责任,一番分析之后,他们就抛开粮食问题本身,开始七嘴八舌地劝赵普置身事外。

  凭心而论,这件事对大宋朝廷,甚至未来的命运,可能都会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身为宰执,如果能尽一己之力,赵普是愿意帮忙的。再者,如果这是赵光义的手段,他正好叫对方看看自己的能力,可是幕僚们对利弊得失的一番分析,赵普的心思也不禁动摇起来。

  就在这时,皇宫和南衙那边的人都回信了,南衙那边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大内倒是有了消息,赵光义的确向官家进言,想让他为楚昭辅出谋画策。

  这一来他那些无计可施的幕僚们登时jing神大振:“恩相,这是南衙的一计,等着看恩相的笑话呢,说不定南衙还有后着,恩相若真的插手,难保他不顾社稷安危,不惜一切使yin招相害于相公,咱们切不可上当哇!”

  他这些幕僚各有专司,针对涉及赵普的各种事情进行研究,其中两人就是专门研究南衙的,一个叫慕容求醉,一个叫方正南。二人低语几句,便由慕容求醉起身说道:“相公,这件事咱们不能插手。那楚昭辅既是南衙支使来的,相公不妨再把他支使回去。”

  赵普诧然道:“支使回去?推却了他也就是了,如何支使回去?”

  慕容求醉胸有成竹地微笑道”“国难当头,何分你我,谁有办法,谁就该顶上去。据属下所知,当初的棒槌知府,如今的南衙火情院长愣头青,于运输一道最有心得。此人未做官时,本是霸州一粮绅家仆,那户粮绅向广原供应军粮。运输途中正逢大雪,数百车粮食寸步难进,就是此人异想天开,拆了车子做成一种叫做爬犁的东西,将粮食运到了广原。”

  方正南也微笑起身道:“迁徙数万北汉百姓入我宋境,本来是一桩平平无奇的易为之事。可是契丹人突至,我朝大军被迫回返,这数万手无寸铁的百姓便被置于虎狼铁骑之下,如此有死无生之境,还是这个杨浩,居然带着数万百姓先东后西地绕了个大圈子,穿越数百里不毛之地,成功地把百姓带出了死地。

  他运粮在行,运人也在行,这样有办法的人怎么能不用呢?只消恩相把这两件事提醒了官家,恩相不须多言,官家也会下令让南衙来解决东京的食粮难题了。”

  “呵呵~~~”慕容求醉怡然说道:“若是那愣头青真有办法运来了粮食,相公便是识人重人,举荐有功了。”

  赵普问道:“若是他也束手无策呢?”

  方正南道:“他也束手无策,那是理所当然之事,再正常不过了,有甚奇怪。”

  赵普双眉微微一蹙,拂然不悦道:“若是那样,老夫举荐此人何用?”

  慕容求醉漫声应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那时发愁的是南衙,与我相府何干呢?”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中文网  现金网  澳门网投-  365娱乐帝军  伟德财股网  高德娱乐  伟德包装网  365魔天记  赌球官网  葡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