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70章 晴天霹雳

第270章 晴天霹雳

  赵普让楚昭辅等两天,可是还不到两个时辰,楚昭辅就跑回来了。赵普把他迎进门一看,才这么会儿功夫,楚昭辅竟然真的起了一嘴火泡,赵普见了也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可是这事儿他实在无能为力,而且他还不能马上抛出自己的嫁祸江东之计,否则不管是官家那里,还是楚昭辅这里,都未免显得太没诚意,反正真要是差,也不差这两天了,赵普硬起心肠宽慰一番,便把他打发了回去。

  楚昭辅赶到相府的时候,见他果然与许多人坐在厅中品茶讨论此事,案上还摆着几副水陆运输图,一大帮幕僚在那里比比划划,高谈阔论,知道赵普真的上了心,却也不便再来催促,只得怏怏回去,只盼赵普能尽快想出主意。

  这一晚,赵光义却在“泰和楼”大排酒宴,宴请的人有御史台、禁军、南衙的许多高级官员,原因只有一个,御史台大火一被发现就迅速扑灭,这是各职司通力合作的结果,结果证明设巡火铺、望火台,组建专门的消防队伍,是行之有效的防火措施,能够最大程度的控制火患。

  御史台是国之重地,有许多重要文案资料,这次各职司衙门救援及时,将损失减至最小,而且避免了火随风起,延烧至皇宫大内,这是大功一件,对有功人员当然要予以嘉奖,他是开封治安的最高长官,又领有圣意,出面召开这个表彰大会正是理所当然。

  杨浩做为火情院长,自然也是受邀对象,还没到时辰,许多官员便纷纷到场,杨浩赶到“泰和楼”时,已有许多官员到了,正三五成群地在那儿聊天,至于御史台、禁军的高级官员却还未至。

  杨浩做为南衙四大院使之一,本来也是有数的高官,但是自打“火情院”建立,他大部分时间就在外面奔走,忙完了公事就去“如雪坊”忙私事,与其他官员交往不多,也没几个熟人,所以到了“泰和楼”之后,他左右看看,见官吏们都着便服,三五成群地正聊着天,就想找个人少的地方先去坐坐。

  随意一扫,他的目光便停在一人身上,那人身量太高,站在人群里如鹤立鸡群,足足高出一大头去,此人一袭中规中矩的道服,紫se束巾裹着头发,唯有那一脸yin笑依然如故,正是唐家三少爷唐威。

  “唐威竟然在此!”杨浩又惊又喜,唐家正往开封搬迁,这事杨浩早有耳闻,可是这么大的家族想要搬迁可不是提起包袱说走就走的,绵延拖至今ri,也不知道唐家迁居之举办的怎么样了,杨浩与唐焰焰的事还没有禀知唐家长辈,也未登门造访。

  这时见到唐三少,杨浩下意识地就想迎上前去,故人相见,本该寒喧一番,再说,他正想藉此透露一下自己的意思,让唐威有个心理准备,他知道唐家虽有三兄弟,如今当家作主的,主要就是这个老三。

  不过目光一转,瞧见站在唐威周围正与他谈笑正欢的几个人,杨浩又不禁有些犹豫,那几个人官儿不大不小,不过是南衙的公事干当、令佐、训练、征榷、监临、巡jing等一类的官吏,此外还有一个功曹,那就是程德玄。

  这些人平素走动最近,都与程德玄交好,眼见他们与唐威聊的正开心,杨浩便想稍等一会儿,唐威含笑与程德玄等人攀谈着,目光向楼口一扫,忽然怔了一下,他也看到杨浩了。

  唐威低头与程德玄等人说了几句甚么,拱了拱手,便离开人群向杨浩走来。

  “杨兄,你我真是有缘啊,府州一别,今ri竟又重逢于汴梁。”

  “三公子,”杨浩微笑拱手,这可是他未来的三舅哥,眼见这个在府州打扮如汉晋狂士一般的唐三儿如今穿的一本正经,杨浩礼数上却也不敢欠缺,忙揖礼笑道:“是啊,杨某与三公子真是有缘呐。早听说三公子正往京城搬迁,只是一直无缘拜会,想不到却在这里相逢。”

  两人揖让着到了一边,寻个空位坐下,唐威便笑道:“是啊,唐威也知道大人到了京城,只是这几个月着实忙碌,一方面择地建造房舍,安顿家人,一方面还要与四方官吏、商贾们往来,洽谈生意,忙的不可开交,这几天刚刚清闲下来,正想择机去大人府上拜望,不想今晚就在这里相遇了。”

  杨浩说道:“开封府乃天下繁华之地,赚钱生意多的很,不过对唐家这样富可敌国的豪绅巨贾来说,想要找个适宜的行当却不容易,不知道如今诸事已经有了眉目么?”

  唐威哈哈一笑,瞟了杨浩一眼道:“是啊,唐家家大业大,一些小打小闹的生意,与我唐家无益。不过,幸有府尹大人鼎力相助,唐家已在开封落脚了,这些ri子,唐某一直在南方奔波,如今刚回京城。”

  他微微一笑,又道:“唐家得府尹大人臂助,已承揽了一项大生意:造船。你也知道,漕运是朝廷重中之重的大事,我大宋河运、江运均需各种船只,一则因为船只老旧、二则因为倾覆翻损,新船供不应求。接了这桩生意,有府尹大人照拂,用不了多久,我唐家就是大宋造船第一家。”

  他四下看看,忍不住凑上前卖弄地道:“不瞒大人,我唐家接的最大一桩生意,是为朝廷造战舰。下个月,我就要雇请大批力士工匠,掘渠引金河水,汇入城西新郑门外的小西湖,造一片大大的水域,将来督造的战舰要运抵那里,朝廷要在那里训练水军呢。嘿嘿……”

  杨浩瞿然动容,这果然是一桩大事,大宋要训练水军,唯一的目标只能是南唐,看来官家是迫不及待啊,只要南汉一灭,他马上就要筹划消灭唐国之战了。一统之势,是不可阻挡的了,李煜和小周后的悲剧,不知道是不是还会依然如故呢?

  想到这里,他心中晒然一笑:“当然依旧如故。这个世界无端端地多了一个你,或许将来只会在宋人笔记中多一则开封强拆杨的逸闻趣事,在宋明小说里提到你建的这幢‘千金一笑楼’,除此,你能影响什么呢?”

  他暗自分析着朝廷的意向,微笑说道:“恭喜恭喜,唐兄遇到贵人了啊,只须好好维持,能够一直得到府尹大人相助,唐家在开封便屹立不倒了。”

  唐威哈哈大笑,说道:“这个贵人,助我唐家是会不遗余力的。”

  “哦?”杨浩目光一闪,莫非赵光义收了唐家的大礼?倒不记得赵光义如此爱财,他所图甚大,想来……还是拉拢这个大财阀,壮大自己实力的目的多一些。

  唐威轻笑道:“不瞒大人,唐家已与府尹大人攀了亲,舍妹已经许配了府尹大人,府尹大人以后就是我唐家的女婿了,焉能不对我唐家呵护备至?”

  “什么?”杨浩的脸se刷地一下就白了:“令妹……令妹……,唐兄有几个妹妹?”

  “唐某只有一个妹妹,要说起来呢,以我唐家的势力,女儿嫁人作妾,乃是不光彩的事情,不过府尹大人不同啊,他是当今皇弟,将来一定封王的,到那时,舍妹就是王驾千岁的侧妃,这身份可不算委曲了她。”

  杨浩沉不住气了,沉声道:“令妹……可同意了么?”

  唐威失笑道:“女儿家的终身大事,讲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由得她自己做主了?那也太不成体统。这件事,我唐家的长辈已经定了,那就再不可更改。”

  他若有深意地看了杨浩一眼,淡淡地道:“豪门大户,若是没有一个强势人物的依托,不管在哪儿,都很难立足的。我们这些豪绅世家,男儿们为了家族的生存和发展,在外面拼搏厮杀,女子们锦衣玉食、绣楼富贵,能出半分力么?嫁入豪门,使得两家彼此倚助,这是她们唯一的责任,也是必尽的义务。”

  这话说的无情,杨浩身子一震,下意识地便要反驳,可是女子们素来就是这样的命运,就连现代许多豪门权贵子女,都摆脱不了这样的结局,何况那个时候。当朝赵相公与枢密使李崇矩,那已是位极人臣,他们的子女又何曾有过自行选择终身伴侣的ziyou,还不是受了父母之命乖乖成亲。就算是一国公主,天之骄女,婚姻大事也是不由自主的。

  唐威端起一杯茶,就唇说道:“唐家如今就这一个女儿,素来得长辈们疼爱,如果真的委曲了她,我们唐家也不会做出以女儿终身攀附权贵的事来。但南衙府尹乃当世英雄,正是小妹仰慕的人物。而且府尹大人正当壮年,能有如此依靠,她又怎会不满意呢?”

  一杯茶缓缓饮尽,唐威目光一抬,含威不露地道:“再说,此事府尹大人已然允了,我唐家还能回头么?舍妹不会不晓得其中利害的。呵呵呵……”

  这一晚酒宴,杨浩酩酊大醉,唐焰焰的事还有没有转机,他心中实在不抱太大希望。家族的庞大影响力,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前程。唐焰焰能摆脱家族的束缚么?再说,赵光义已经答应了,以他的权势地位,唐家岂敢出尔反尔?唐焰焰又岂能置父兄于不顾?

  杨浩心中对赵光义的印象一直不太好,花蕊夫人、小周后,都是赵光义先后垂涎的女子,当他身为帝王后,尚且如此不顾体面地强占降王之妻,无端送上门来的美人儿岂能不要?再说,他正在招兵买马,广招心腹,唐家要依靠他才能继续富贵荣华,他同样需要唐家的庞大财富助他一臂之力。这种结合,正是各取所需,这种时候,他杨浩还能做什么?他知道历史大势的趋向,而这恰恰成了他心头的羁绊,他有什么力量与必然的大势相抗?

  “哈哈哈,杨院长足智多谋,施此妙策,开封火患大为减少,此大功一件。来来来,我等当敬杨院长一杯。”赵光义笑得满面chun风,举杯说道。

  众人纷纷应和,杨浩醉醺醺地站起来,心中突地下了一个念头:“抗不了,也要抗!如果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双手奉上,才能换来一生富贵,我宁愿去死!只要焰焰愿与我同生共死,那我就舍了这官位前程,与她亡命天涯!你赵光义若是拉得下脸来大肆张扬,那就来追杀我吧!“杨浩一咬牙,满满一杯酒又是一饮而尽,大厅中立即响起了一阵热烈的喝彩。

  ※※※※※※※※※※※※※※※※※※※※※※※“老爷从不醉酒,今晚怎么喝的这么多?”姆依可撅着小嘴儿埋怨道。

  她和妙妙一左一右费力地搀扶着杨浩进门,过门槛时杨浩连腿都抬不起来了,全身重量都压在这两个小姑娘身上,天气又热,待进了杨浩的寝居之处,两个姑娘已累得香汗淋漓。

  妙妙现如今成了他的人,但是暂时还没有自己的宅屋起居和侍候的下人,杨浩知道以她如今的身份继续留在“如雪坊”会有些尴尬,便把她带到自己家来。

  二人把杨浩架上床,杨浩往榻上一躺,喷着满嘴酒气,醉眼朦胧。

  姆依可和妙妙一人一只脚,替他扒下了靴子,解去了布袜,伸手触到杨浩的衣带时,妙妙脸se微晕,有些不好意思地住了手,朵儿姑娘的衣服她倒是常常去解,可是男人的衣服……她这还是破开荒头一遭儿,心中难免羞涩。

  姆依可却是落落大方,上前便为他宽衣。妙妙一见,这才红着脸上前,两个女孩儿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死沉沉瘫在床上的杨浩外衣脱去,让他只着小衣躺在榻上,姆依可抱着杨浩的头,让妙妙给他垫了个大枕头,气喘吁吁地道:“家里有井水镇着的酸梅汤,我取一碗来,为大人醒醒酒。”

  “哦,好!”妙妙应了一声,见姆依可转身离开,忙去墙边润了一块毛巾,赶回来为杨浩细心地擦拭头面。

  “焰……焰焰……”杨浩含糊地叫了一声,一把抓住了妙妙的柔荑。

  他的声音含糊不清,妙妙被他擦拭头面脖颈,本来就是芳心忐忑,神思恍惚之下没有听清,只当他在呼唤自己,连忙应道:“妙妙……妙妙在呢,大……老爷有什么吩咐?”

  “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呀,她……她离我而去,她……也离我而去,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要你……陪我一生一世,好不好?”

  “啊?”妙妙一张脸蛋艳若石榴,整个人都傻掉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世界杯帝  澳门足球记  am  精准六肖  六合网  365日博  无极4  澳门百家乐  伟德女性健康  伟德财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