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73章 小楼一夜春雨

第273章 小楼一夜春雨

  杨浩醉眼朦胧,张眼望去,只见一个娇躯窈窕的小美女,穿着一袭天水碧的裙子,站在树下,鼙笑嫣然,正是吴娃儿。

  吴娃儿笑道:“小哥儿休要泪涟涟,奴有一句金玉言,你今比杨柳遭霜打,但等chun来又发芽儿。”

  杨浩依稀觉着这词儿听着耳熟,怔怔问道:“娃娃,你在这儿做甚么?”

  吴娃儿皓腕一扬,衣袖一甩,翩翩俏俏地转了个身,用那黄梅调的甜甜嗓音唱道:“神仙岁月我不爱,乘风驾云下凡来。飘飘荡荡多自在,人间景se胜瑶台。万紫千红花似锦,几株垂柳一棵槐。我若与郎君成婚配,好比那莲花并蒂开……”

  “啊!”杨浩敲敲脑袋,突然想起来了:“这不是自己告诉她的那出《天仙配》的几句戏词儿么,原来她正在这树下独自排练。”

  “你是仙女儿,你们都是仙女儿,”杨浩呵呵地笑:“仙女儿只有往上飞的,哪有飘下来嫁给无权无势的穷小子的?哈哈,那都是骗人的,骗人的,做不准儿。”

  吴娃儿嘻嘻一笑,娇娇俏俏的走上来,挽住了他的胳膊,眨眼道:“谁说没有飞下来的仙女儿,奴家这不是飞到你的面前来了么?大人怎么喝得酩酊大醉,有什么心事么?”

  “我……哪有心事。走,咱们去喝酒。去你那里,接着喝。”杨浩让吴娃儿搀着,踉踉跄跄便往前走。吴娃儿如今在百香楼也有属于自己“媚狐窟”的一片领域,只是如今媚狐窟还没有搬过来,只有她因为排戏需要,如今时常来住。

  进入楼中的时候,沉闷的天空中突然传出几声闷雷,然后雨水淅淅沥沥地便下了起来,天气顿时一阵清凉。吴娃儿的住处收拾得一如“媚狐窟”的清吟小筑,淡淡馨香,雅致非常。

  吴娃儿叫人拾掇了几样小菜进来,却没叫人进酒,反呈上了一盅醒酒汤。关好了房门,吴娃儿扭身一看,只见杨浩斜倚在她的榻上,一手扶额,微蹙双目,显然酒意难禁。不禁摇头一笑,轻盈地走到他的身边,扶住他的肩,端起那盅醒酒汤,柔声说道:“好啦,你喝的已经不少了,来,把这盅醒酒汤喝了。”

  杯是细瓷的白杯,而那双纤纤玉手,细腻妖冶,柔滑白皙尤胜于那名贵的瓷器,杨浩不接汤杯,却抬头向她望去。这一抬头,便看见一双温柔的眸子,眸子里藏着关切,因为看不太清,所以便像那醇浓的酒,只叫人嗅到它的香气。

  “因此仕途,还是女人?”吴娃儿螓首微侧,嫣然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吴娃儿眸波俏皮地一转,柔声道:“你们男人,除了这两样,还会因为旁的喝得酩酊大醉么?”

  杨浩无言,吴娃儿抿嘴一笑,将酒盅又凑了过来:“来,听话,把它喝了。”

  杨浩没有避让,就着她的手儿,将那盅醒酒汤喝了,吴娃儿就像一个贤淑的小妻子,又取来痰盂,让他漱了口,润湿了毛巾为他净面,然后低声问道:“大人还没说呢,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若是郁积在心中会很难受的,不妨说出来呀。”

  杨浩默然片刻,低低吁道:“女人……”

  吴娃儿满意地笑了,小手轻轻抚着他的胸口问道:“她……做了什么?”

  “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么?”

  “因为我是女人呀,哪个女人话不多?”吴娃儿调皮地笑。

  杨浩抬眼向她望去,眉目如画,眼波如狐般媚丽,如今靠得那么近,能够数得清她那两扇整齐的睫毛儿。她的脸上找不到一丝暇疵,瑶鼻儿jing巧似象牙雕琢,一线红唇微微挑起一个弧度。她给人的印象,一直像个狐丽而带着稚气的小女孩儿,可是如今私室相见,杨浩忽然发现,其实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成熟、妩媚、善解人意的女人。

  罗衣散绮,娇体生香,对视良久,吴娃儿的美眸突然露出jing觉的神se,她抽身yu退却已迟了,那细细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已被杨浩虎钳一般的手臂牢牢地控制住,然后,便吻上了她的香唇。

  “唔,唔唔……嗯……”娃娃努力挣扎了几下,但是当杨浩把舌尖探进她的唇齿之间,她身上的力气好象一下子被抽走了,鼻子里发出一声含糊的娇吟,那双紧紧抵在杨浩胸口上的粉拳也渐渐地松开。

  一点的樱红香唇小巧柔软,杨浩本是报复xing地吻她,可是一沾上她又娇又软的身子,久遏的yu火已腾地一下炽燃了起来,他亲吻着,大手也在吴娃儿娇小玲珑的**上抚摸着,等到两个人再度分开时,娃娃也像喝醉了酒似的,脸蛋儿红馥馥的,眸波湿漉漉的,薄嫩的红唇被杨浩吮吻得微微肿了起来。

  她的衣衫被杨浩弄得松散了,带子还浅浅地系着,衣襟里一对白嫩嫩的ru儿隐约可见,杨浩酒助sexing,再不做他思,双手一分便扯开了她的衣裳。

  “啊!”吴娃儿娇呼一声,一下子闭上了双眼,颤声说道:“你……你不要后悔……”

  回答她的,是**香尖儿上猛地传来的灼热感觉:“天呐!他……他在吮我的……,这一次……绝不是……绝不是毛笔……”

  吴娃儿仰起了脸来,腰肢却被他紧紧揽贴在怀里,不一会儿一双ru儿便涨卜卜地挺翘起来,不知不觉得,一身衣衫已被杨浩除去,羊脂白玉般的娇美身段儿呈现出来,粉弯玉股,娇若女童,但是柔腴丰美,却成熟芬芳。

  杨浩惊见那粉润双腿间一线绯红似乎竟是寸草不生,只是匆匆一瞥,吴娃儿便娇吟一声,羞不可抑地掩住了**嫩蚌,紧紧闭着双眼,难耐地绞紧了双腿,杨浩yu火炽燃,借着酒兴,便将她拖上榻去,覆在了自己身下。

  “你……你可不要回悔……”吴娃儿惊颤着又说了一句,这一次杨浩仍然以行动回答她,吴娃儿身躯猛然绷紧,仰头发出一声令男人更生野xingyu望的悲鸣,两只小手儿猛地把锦被紧紧抓了起来……※※※※※※※※※※※※※※※※※※※※※※※※恣意狂荡的风雨终于结束了,可怜吴娃儿杏眼迷蒙,钗落鬟散,一头青丝铺满绣榻,粉面红透,香汗淋漓,周身软糯糯的使不得半分力气。

  她没想到男人竟是这样的凶猛,真难想像自己娇嫩如柳枝的身子方才怎么就能承受了他几乎把自己撕裂的大冲大撞。初承**,痛楚过后居然这么快就能体会那yu仙yu死的快活。她娇慵无力地呻吟一声,明知他在看着自己,却无力去拉过锦衾来掩盖,身子都给了他了,还要掩盖什么呢?

  杨浩的酒意已经醒了,是被吓醒的,当他酣畅淋漓之后,发现榻上那桃花般的几痕血迹,他就吓醒了。整ri与这些千中无一的极品娇娃厮混在一起,若说他毫不动心那是假的,可是方才愤懑已极,只想纵情发泄时,明知妙妙绝不会拒绝自己,他还是没有放纵,只因为妙妙是个不谙男女情事的雏儿,他不想背负情债。

  而吴娃儿不同,逢场作戏,对她来说只是家常便饭吧?可他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风情冶艳、狐媚无边、对他大胆情挑过,本该早已承受过欢爱雨露的汴梁第一行首‘媚狐’吴娃儿,竟然……竟然也是一个雏儿。

  杨浩慢慢拉过一床薄衾搭在她的身上,初夏的夜来的比较晚,朦胧的光隐约透进室内,薄衾跌宕起伏的曼妙曲线如山水般写意,胸膛的位置顶起了两个诱人。那光滑白皙的大腿,莹润粉白的手臂都露在衾外,幽暗的光线中如粉雕而成玉琢而就般诱人。

  杨浩的动作唤起了娃娃的一丝力气,她的手轻轻一探,捉住了杨浩的手腕,向榻上轻轻一带,杨浩便倒在了榻上。此时他还能怎么样,吃饱了就拍拍屁股走人?

  娃儿呻吟一声,便翻身趴到他结实宽广的胸膛上,那**的、温热中带着些清凉的身子紧贴着他,一双纤细滑嫩的玉臂环住了他的的脖子。她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唇边却带着满足的浅浅笑意。

  从现在起,她从一个女孩变成一个小女人了,珍藏十八年的身子终于给了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男子,对她这样在风尘中打滚的女人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她当然要开心、要满足。

  何况,她久已不想在风尘中打滚了,年幼时是迫于生计,长成后是为了报恩,她才不得不留在这里,她并不稀罕这个行首的招牌,她厌了,也倦了,这么多年的阅历,她的双眼能读懂很多男人,她知道杨浩同这世上大多数男人对女人的看法都不一样,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与别人不同,她只知道,那会是她的幸运。

  是的,是她的幸运,她总是能遇到贵人,年幼时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这些ri子朝夕相处,她对身下这个男人看的是越来越透了,她知道,如果杨浩不是以为她是个惯经**的浪荡女子,今天纵然是喝醉了也绝不会碰她,她真是幸运,得人传授的媚功,居然帮她以这样的方式得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她那娇小的身子往杨浩身上一趴,杨浩的双手便觉有些无处摆放了,想起这两年来的坎坷遭遇,想起唐焰焰的负心,他放开了胸怀,双手轻轻放在了娃娃的裸背上。娃娃的背光滑的惊人,自背到腰,有一条逐渐削顺下去的曲线,他的双手一搭上去,便滑到了背臀之间那道迷人的凹陷,指尖能够感觉得下面那惊人隆起的弹xing、润滑和丰满。

  杨浩很是好奇她怎会以处子之身,坐卧行走却是那样的媚态丛生,但是这时候问这个当然是件煞风景的事。他还想问问娃娃是否有心从良,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面前媚笑承欢,这时问起,当然也不合时宜。

  正踌躇间,娃娃说话了:“大人平素斯斯文文的,想不到……竟然这么勇猛……,能得大人宠幸的女子,是天下间最快活的女人……”

  娃娃甜甜地笑,柔声地昵喃,在这个时候这样的赞美,当然也是媚功的一个组成部分,她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苦心练习多年的媚功,方才在杨浩面前竟然一点也没有用上,自己的承欢的表现一定逊得很,也不知会不会讨了他的欢心。

  “快活么?”杨浩触及心事,不禁黯然一笑,双手轻轻抚摸着她滑润如玉的身子,低声道:“我倒觉得,我是天煞孤星的命,谁跟了我,早晚都要离我而去。不肯离去的,便要遭遇不幸呢。”

  “怎么说?”娃娃胸前酥酥润润的两团软肉撩拨着他的胸膛,人儿却像一只娇慵的猫儿似的,舒舒服服地趴在那儿不肯抬头,杨浩轻轻爱抚着她那富有沉甸甸质感的臀部,将自己无疾而终的恋情大致说了一遍。

  沉浸在回忆思绪当中的杨浩完全没有注意到当他提起府州民女折子渝时,趴在他胸口的吴娃儿惊骇yu绝的表情。原本提起杨浩时,她并未注意折小姐略带异样的表情,此刻回想起来,她终于知道小姐的眼神当时为什么有些古怪了。

  天呐!他竟然是折小姐的……,完了完了,死了死了,我竟抢了折家小姐的男人……杨浩叹了口气:“唉,不说这些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仈jiu,谁没有自己的烦恼,我早该看开了的。娃娃,我今既要了你的身子,就想问你一句,如果你愿意与我终身相伴,那就搬去我的府上,从今世上再无媚娃儿,只有一个吴娃。如果你不愿与我厮守,我也不会勉强你,你考虑清楚。”

  吴娃儿粉嫩嫩的**已经变成了一具充气玩偶,她的耳朵里听得见杨浩说话,魂儿却在半空里飘飘荡荡:“小姐要是知道这件事怎么办?不……我没有抢她的男人,我和大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们已经分开了,我……我就算抢,也是从唐姑娘手中抢过来的,是替小姐出了气、报了仇……”

  自然安慰着,吴娃儿忽然抱紧了杨浩的身子,抱得紧紧的,仿佛怕他被别人抢走了似的,过了半晌她忽然抬起头,把心一横,毅然说道:“奴家这几天要回‘媚狐窟’去。”

  杨浩眉毛一扬,疑道:“嗯?”

  娃娃抱住他道:“娃娃回去,把媚狐窟安排一下,全部搬来‘一笑楼’里,待姐妹们都安排妥当了。那时娃儿再无牵挂,从此往后,便一心一意侍奉大人。至于今夜……大人便留宿在奴家的闺房吧。”

  杨浩疑道:“你……初历破瓜之痛,还能成么?”

  吴娃儿原本只是不舍他离开,只想抱着他温存睡去,他这一问,娃儿心中也是一荡,想起方才**滋味,不禁眼饧耳热、媚眼如丝地腻道:“大人试试不就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闺中**缠绵,娇吟又起,一时压过了窗外的淅淅沥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体育新闻  足球吧  伟德包装网  六合开奖  澳门音响之家  九亿观帝师  恒达娱乐  葡京  欧冠直播  bet18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