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74章 三个皮匠

第274章 三个皮匠

  不曾闻得鸡啼,杨浩却已醒来。每ri早起练功,他已经习惯了。然而今天不同,当他的神志清醒过来,就感到一方温香暖玉正抱在他的怀里,严丝合缝,将他身前的空隙挤得满满当当,柔腴、润滑的感觉随即涌上心头。

  轻轻张开眼,就看到青丝掩映下,香肩圆润如水,动人的曲线微微泛起一弧瓷一般的光。那美丽,让人心神俱醉,难怪人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这样的美人在抱,哪个英雄舍得起身?

  她像一只温驯的小猫,把头埋在他的怀里,细细的呼吸,带动她柔美的鸽ru,甜睡中的吴娃儿,就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令人难以想象她昨夜的风情。

  杨浩痴痴地看着怀中的娃儿,眼中露出复杂的眼神。现在,他已经完全清醒了,酒醒之后,心头是无尽的空虚和怅然。曾经以为的幸福、曾经以为已经要按部就班的生活,一次次被命运改变。在命运之河中,他就像一截顺流而下的枯木,他不知道命运要把他送往何方,也不知道下一刻等待着他的是什么。或许,只有把握现在,享受现在,才不会成为这烟火人间、红尘俗世中一名匆匆的过客?

  他轻轻地叹息一声,大手顺着娃娃柔软纤细的腰肢滑向她浑圆挺翘的**,着手处的肌肤如凝脂般温润腻滑,丰若有余,柔若无骨,杨浩把玩良久,娃儿忽然浓睫频眨,嘤咛一声,娇躯便下意识地向他怀里拱去,那头埋得深深的,仿佛不敢与他对视,杨浩低着头,只能看见她一头如云的秀发和纤秀可爱的颈项。

  “你醒了?”杨浩手一停,搭在她仿佛玉石打磨而成的一瓣臀丘上。

  “嗯,奴家……醒了,啊!奴家……奴家侍候大人沐浴更衣。”娃娃忽然想起了什么,挣扎着要起身服侍他,以尽妾侍的义务。可是她毕竟是初承**,虽说媚骨天生,又自幼习练歌舞,肢体的韧xing和体力都远远强于普通女子,可是在杨浩需索无度的伐挞之下,还是承受不住,这一动弹,只觉大腿根儿都是酸软的,不禁“哎呀”一声又倒回榻上。

  杨浩看着她羞窘的样子,胸腔震动着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好啦,你既然从了我,就要晓得,咱们杨家没有那么多大户人家的臭规矩。身子不适你就躺着吧,一会儿我自己去沐浴更衣。”

  “嗯……”娃娃低应了一声,雪靥酡红,贴在杨浩的胸口,有些发烫的感觉。

  “呵呵,这么害羞?这可不像是吴娃儿的模样呢。”杨浩起了促狭之心,忍不住把她往怀里又搂紧了些。娃娃的**娇小玲珑,可是肌肤触之却有着惊人的肉感弹xing,将她整个儿拥在怀里,通体上下无处不滑,杨浩久旷之身,修练双修功法之后又知如何yin阳交融、固jing养气,体力消耗本就有限,忍不住又有些蠢蠢yu动起来。

  他仰躺在榻上,托起娃娃两瓣丰润饱满的**,娃娃感觉到他的蠢动,不禁惊慌起来,赶紧央求道:“老爷饶过了奴家吧,奴家现在……现在真的不成啦。”

  杨浩这才醒起这位风月场中的女状元直到昨夜之前还是处子之身,自己索求的实是太多了,她如此娇小的身子怎么承受得起,忙吸了口气,镇慑心神,控制住了自己的yu望。

  吴娃儿有些歉意地瞟了他一眼,忽然探头用她那柔嫩的樱唇像小鸟般轻轻吻了他一下,柔声道:“待奴家歇过了身子,再好好服侍官人。”

  杨浩轻轻抚着唇,回味着佳人凉腻柔软的唇瓣触感,轻笑道:“等你歇过了身子,便能应付得了老爷么?”

  吴娃儿娇嗔地白了杨浩一眼,忸怩道:“官人莫要看轻了奴家,奴家……奴家自有办法。”

  “哦?”杨浩双眼忽然一亮,渐渐落在她濡湿娇媚的唇瓣上,低笑道:“娃娃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莫非还jing擅洞箫之技?”

  吴娃儿满面绯红,垂下头去,嘤嘤地道:“若是官人喜欢,奴家……奴家就为官人吹奏一曲。”

  杨浩被她无意间露出的媚态逗引得心中一荡,几乎就要把持不住自己,他忙吸一口气,在娃娃粉臀上捏了一把,狭笑道:“娃娃还有甚么本事?”

  “来ri方长,官人……官人早晚都会晓得啦……”娃娃羞不可抑,不肯再陪他说些放浪话儿,推他胸膛道:“官人应该起身了。”

  “好!”杨浩腾身下地,吴娃儿瞥见他的凶器,登时满面红晕,急忙背转了身去。杨浩一件件拾起凌乱的衣衫,问道:“你今ri便要回媚狐窟去?”

  “嗯,早早把姐妹们安排妥当了,娃儿才好安心侍候官人。”吴娃儿应着,心想:“折家小姐常往我‘媚狐窟’走动,万一官人也去三人撞在一起那就难堪了。我还是早早安顿了众姐妹便搬去官人府上为妥。

  答应为折家做的三件事,这是最后一件,此事一了,我与折家再不相欠,从此安份守己,相夫教子,与折家小姐也不会再有碰面的机会了。想来以折家小姐高傲的xing儿,也断不致找上门来难为我家官人……”

  这时门扉轻轻叩响,外边传来吴娃儿的贴身丫环杏儿的声音:“大人,热水已经备妥,可要……可要奴婢们拿进来么?”

  杏儿这一说话,倒把杨浩吓了一跳,私下如何亲热都不妨,那是男女两人之间的事,他可不习惯让一堆丫环侍女们在一旁看西洋景。可是瞧这模样,杏儿在门口只怕已经站了很久了,这门并不隔音,里边的一举一动她都听得清楚,说不定昨天晚上她都……杨浩提着衣裳便逃到了帷帐后面,咳了一声道:“呃……把水拿进来吧。”

  吴娃儿看他举动,心中不禁好笑,自己贴身侍婢进来,她倒是坦然视之,光洁的裸背和纤秀的小腿、一双纤秀可爱、脚底呈细嫩橘se的玉足也不知缩回薄衾中去,依旧大剌剌地躺在榻上不动。

  杏儿开门进来,胀红着一张脸蛋,指挥五六个丫环把一只大木桶抬进房来,又将几小桶热水倒了进去,便急急地逃了出去。

  “唉,让叶榜探花为我抬桶递水,真是罪过。”杨浩从帷帐后边绕了出来,杏儿参加花魁大赛,是叶榜的探花,说起来如今在开封府也是个小有名气的妮子了。

  娃娃“吃”地一笑,嗔道:“得了便宜卖乖。”说着强自起身,要侍候他沐浴。

  “你不要起来了,我自己来就好。”

  杨浩眼珠一转:“要不,咱们洗个鸳鸯浴?”

  吴娃儿鼻头一皱,嗔道:“这桶里若坐下两人,那水都要溢光了。”

  “那你就不要起来了。”

  “不,侍候了官人,奴家也要沐浴一番,更换衣裳呢。”

  吴娃儿拉着薄衾坐起,拾过自己衣衫一一穿起,贴身的膝裙绸裤把腴润的大腿绷出诱人的曲线,雪白的裤管裹出纤秀的胫踝。玉se的绣蝶锦缎胸围兜住双ru,鹅黄se半透的香罗衫子掩住了香肩,香艳惹火的娇躯藏起,一种婉媚动人的感觉却油然而生。

  杨浩坐在浴桶里,吴娃儿用一方柔滑的丝巾为他擦拭的肩头,两个人都觉得再自然不过。这世上,无论友情、亲情,产生最快的,就是男女之情。哪怕萍水相逢的两个人,或许只因那刹那的心动,立即就会象相识了几十年一样,变得亲密无间。

  等到杨浩飘飘然浴罢,杏儿又换了水进来,他想试试为美人擦背的感觉时,吴娃儿却无论如何也不肯了。杨浩硬要去解她衣衫,羞得娃娃连雪白的颈项都泛起红晕,宛若染樱之雪。娃儿又是作揖,又是央求,才把杨浩哄了出去。

  “真是奇怪,榻上恩爱时,如何亲热她也受得,偏是要看她洗澡,却是羞得这般模样。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杨浩缓步走进林间,想到这里西北芦州雪原芦苇中那团火似的倩影突然又跃上心头,一股无名之火顷刻间燃起,他突然并掌如刀,狠狠向前一劈,“嚓”地一声,一枝桃花被他劈断,轻盈地落到草地上。

  杨浩情思百转,胸膛剧烈地起伏了半晌,双臂一展,便在花树下打起拳来。这套拳是吕祖所授,杨浩勤练不辍,却不知其名,不晓得这套拳就是“太祖长拳”。宋太祖如今还在世,他的这套拳当然不叫太祖长拳,不过这套拳威力确实巨大,极具实战效果,吕祖何等武艺,只见人使过一遍便烂熟于心,教授杨浩武艺时,因他所学俱是内家功夫,需要循序渐进,这套外家拳却没那许多限制,便顺手改良了一下,把它教给了杨浩傍身。

  杨浩如今已将它练的jing熟。只见他大步腾跃,长拳迭击,招式大开大阖,豪迈奔放,矫健有力。这一趟拳练了两遍,他才把心中那个可恶的身影驱逐掉,收拳站定时,他的额头已沁出汗水。

  原地又站了半晌,思索了许久,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息,这时他忽然感觉有人,猛地回头望去,就见烂漫花丛中,,绿se短襦,嫩黄长裙的妙妙正静静地站在那儿,也不知已经站了多久。

  “妙妙!”杨浩与她目光一碰,忽然有点莫名的心虚,忙展颜笑道:“你来的正好,派人去请大郎和猪儿来,我有要事与他们谈。”

  “是!”妙妙有一肚子的疑问,却是不敢问起,她yu言又止,终是转身行去。

  “且慢。”

  妙妙止步,转身,眉尖儿轻轻一挑。

  杨浩说道:“等他们到了,你也一起来。这件事,你帮我一起谋划谋划。”

  “是!”妙妙的唇角牵起两道弧线,奔去的步伐明显地轻快起来。

  ※※※※※※※※※※※※※※※※※※※※※※※※※※※※雅室之中悬挂了一墙的“字画”,俱是京西北路、京西南路、荆湖北路、淮南东路、京东东路等各路各道与东京汴梁城的水陆交通图,看起来像是一间作战室。室中除了杨浩,还有三人:妙妙、崔大郎、臊猪儿。

  原本他心灰意冷,只想寻到焰焰后便挂印除冠,逃之夭夭。如今不管她是贪慕王妃的头衔也好,不能抗拒家族的压力也好,倒底是选择了与自己分手,仔细想来,他也该为自己的前程打算了,原本想敷衍了事的断粮案,他倒真想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逆天的本事了。

  他已经看过了赵光义提供给他的各种官方资料,也看过了朝中大臣所能想得出的一切解决办法,心中也有了一定的主意,但他现在需在更多的人,尤其是不在朝堂上的人的意见。许多朝堂中人所不了解、所无法正视、又或无法接触、掌握的情况,小民反而看得更加清楚。掌握的越充分,他才能拿得出一个最完善的计划。

  虽说赵光义严令他不得泄露消息,但是朝中百官各有所司、各有所长,都想不出一个解决的办法,要他枯坐家中,又能有什么好主意?这是千里迢迢从外地购粮、运粮,是实打实的真功会,绝不是灵机一动,想出个什么妙法儿就能解决的,这是对大宋朝廷的办事效率、诸司衙门的合作协调、水陆运输能力的一次综合实力考验。他需要积思广益,他选择的人就是:“妙妙、崔大郎、臊猪儿。”

  妙妙随着柳朵儿整ri与官场中人交往,深谙官场中事。崔大郎是齐州世家,地主豪商;臊猪儿在汴河水运,最熟船运水情。他们就代表着此番运粮最关健的三个部分:“地方官、粮商地主、船运河工。”

  杨浩端起茶来放在鼻端,嗅着茶香,徐徐说道:“今ri请你们来,有件要事要谈,妙妙,你来书记。”

  “是!”妙妙铺好纸张,注水研墨,然后腕悬狼毫,一双明眸投向杨浩。

  杨浩将事情简略说了一遍,不顾三人脸上露出的惊讶神情,镇定地道:“开封情势岌岌可危,一着不慎,就可能引起一连串的变故。常言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件关乎开封百万人口生存大计的要事能不能想出一个妥善的法儿,就要着落在你们身上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金沙国际  90比分网  伟德女婿  365杯  246天天好彩舰  澳门剑神  伟德教程  365娱乐  188  伟德作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