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87章 码头
  .汴河码头,一艘大船。

  船很华丽,却不是御舟楼船,那样的船太大了,需要大量的纤夫拉纤,行速缓慢,而且运河河道太窄,一旦遇到水源不充足的地方还要搁浅。此番南下大批官员已经陆续派了出去,随行的没有那么多的人,用不着那样的大船来摆排场。

  码头上来了许多朝廷上的官员,此番赴江淮代天巡狩的是魏王赵行昭,随行的官员包括魏王府的人、枢密院的人、南衙的人,赵普和赵光义自然要来相送,这两位举足轻重的政坛大佬一出动,其他官员自然望风景从,加上今天不是朝会之期,所以整个码头上人头济济,帽翅如林,俱是朝中百官。

  杨浩带着家人到了码头,一见前方情景,忙叫人停了车,带着娃娃、妙妙等几人步行前去,他在京中如今虽是家喻户晓,但是他亲自交结的朝廷官员却少之又少,事实上他虽身在朝廷,却一直游离于朝廷之外,是以他的到来风雨不惊,倒也没有引起甚么轰动。

  “好了,你们就送到这儿吧。”杨浩驻足笑道:“今儿的主角是魏王千岁,晋王千岁和赵相公也要来相送的,杨浩只是伴驾随从,低调一些,就不要往前去了。”

  娃娃浅浅一笑,止步应道:“好,那我们就不远送了,官人是北人,不习舟楫,这船虽大,有风浪时难免也要颠簸,官人千万要照料好自己的身子。”

  杨浩见她落落大方,并无离别的哀戚之se,心中暗赞她经得世面,心胸见地果然不俗。又见姆依可眼泪汪汪,便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又向穆羽笑道:“臭小子,不是说自七岁时起便不曾哭过么,眼睛怎么比兔子还红?”

  穆羽一听,当即迎风落泪:“大人你yin我,我这是切葱的时候熏的……”

  杨浩哈哈大笑:“臭小子,我yin你做甚么?你不会在水盆里切么,那样还能熏着?”

  穆羽一听当即语塞,明知他是藉口,悻悻地道:“你又没跟我说……”。

  一旁没心没肺的壁宿却在东张西望,他久慕东京繁华,一直想着到这花花世界来享乐一番,这些ri子也着实享受了些汴梁的美食美人,只不过都是乔装打扮、改名换姓而去的,生怕他那‘西域诗僧’的身份泄了底儿。

  此番杨浩所乘的大船一上路,他就要骑马先行一步,沿途考察风土人情,侧面了解运河两侧的动静,以为杨浩的参考。难得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官儿,壁宿手痒,一路挤过来,已经偷了五六个荷包。

  “好了,我知道了,自霸州而广原,自汉国而芦岭,处处坎坷,艰辛窘迫,我都熬过来了,此番不过是随从魏王巡视江淮,轻松惬意的很,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们放心吧。”

  “嗯,娆娆和小君怎么还没到?”娃娃应了一声,回首蹙眉道。

  妙妙也悄然向后望去,心道:“小姐怎么没来,难道……她对老爷起了怨尤之意?”

  杨浩笑道:“现在她们名声响亮,每ri宾客如云,哪有ziyou之身?算了,不等她们了,要不然待魏王、晋王和赵相公到了,我却是最后一个登船的,那谱儿也太大了些,众目睽睽之下,反而不美,我登船了。”

  杨浩说完,向他们微微一笑,转身便向码头踏板行去,船边有军卒jing戒,验明了身份,杨浩便登上船去。

  “杨院长,姗姗来迟啊。”杨浩一登船,程羽和程德玄便微笑着迎上前来,态度亲热。程羽对他表示亲热,杨浩还能理解,程德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莫非是见晋王为他设宴饯行,所以迎风转舵?这转变也太快、太自然了些吧?

  杨浩目光往旁边一转,看见两个道服布巾的中年文士,正目光炯炯地向他们这边打量,心中这才恍然:“外人面前,当然要故示亲近,以彰显南衙属下的亲近和团结,程德玄如此作态,看来那两人不是魏王的人就是赵普的人了,魏王还没到,他是钦使,他府上的人应该是随他一起来的,如此看来,那两人该是赵普府上派来的幕僚。

  杨浩没有猜错,那两人正是赵普的幕僚慕容求醉和方正南,此番受赵普举荐,随行南下的。

  “两位大人已然到了呀,呵呵,方才在码头与家人道别,耽搁了一会儿。”

  程德玄微笑道:“听说杨院长新纳一妾,乃汴京第一行首媚狐儿,妖娆妩媚,端地是绝代尤物,杨院长将她蓄入私宅,艳福不浅,可喜可贺。”

  程德玄其实并不好女se,这番话听着对吴娃儿似乎不太恭敬,但是这也正是时人风尚,娶妾娶se,本来就是被视做玩物,许多士子文人赠妾、换妾,或者亲近友人登门作客时还有让妾去侍寝的,南唐宰相韩载熙每次宴饮之后就常常留宿客人,让自己的侍妾去陪宿,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根本没把这些侍妾当成是自己的女人,而仅仅是一个比丫环侍婢待遇好些的玩物罢了,自然谈不上尊敬,甚至连一点男人本能的独占yu都没有。

  可是杨浩虽也入乡随俗,按照规矩把吴娃儿定位为妾,心中对她却不无尊重,听了这话心中便有些不快,只是不便明白表现出来。

  程羽也微笑抚须道:“呵呵,如此说来,正是情热时候,杨院长晚来一步,那便有情可愿了。”

  杨浩打个哈哈,向旁边睨了一眼,低声问道:“那两位是?”

  程羽嘴角轻轻一撇,不屑地道:“赵普门下走狗而已,不必理会他们。”

  杨浩微笑不语:二赵之间果然水火不容,如今都派来了人来,想在运粮这件事上抢些功劳,这件事可有趣的很了。

  杨浩见此情形心中暗自jing醒,自然也不会对赵普的人表示善意,且不论他明知历史大势,知道赵普是斗不过赵光义的,在臣下和手足之间,赵匡胤还是对赵光义更加亲近和信任。就算他不知道这一结果,他身上现在打着南衙的烙印,也绝不能去向赵普表示亲近。

  叛徒,在官场上永远是所有派系最厌恶的角se。李商隐惊才艳艳,就因为在牛党和李党之争中立场不明,身份暧昧,结果闹得不管是牛党上台还是李党上台,他始终是怀才不遇、不受重用,前人之鉴,杨浩才不会干出那种糊涂事来。

  杨浩不向慕容求醉和方正南多望一眼,只与程羽、程德玄谈笑说话,正闲聊间,码头上的官员忽然都肃静下来,船上几人立即有所感应,纷纷向远处一望,只见几顶八抬大轿正向这边赶来,程羽面容一肃,掸掸衣襟便要抢上岸去,方一举步,慕容求醉已一个箭步跃上了踏板。

  这些人虽是文士幕僚,但那时文人刚刚经历五代乱世,还讲究书剑双学,文武双全,这个武当然不是号令千军、排兵布阵的将军之武,而是个人武勇,是以只要有条件的,大多是既习文又学武,那慕容求醉身手矫健,一身武术似比程羽还要高明几分,脚不沾尘地便下了船。

  方正南紧随其后,程羽冷哼一声,沉下了脸来,待他们走过去,这才跃上跳板,杨浩见双方不合,竟至连这也要争上一争,心中暗自好笑,他有意落在后面,待程德玄也下了船,这才慢慢下去。

  来者正是魏王赵德昭、晋王赵光义、当朝宰执赵普、三司使楚昭辅,但是四人却有五顶大轿,杨浩心想:“莫非魏王妃伉俪情深,竟然送到码头上来了?”

  五顶大轿到了码头依次排开,打帘儿的急步上前掀开轿帘,第一顶轿中缓步走出的人方面大耳,步履从容,气质雍容,黑se金边蟒龙袍、一顶长翅如意头的官帽,正是南衙府尹、当朝晋王赵光义。

  第二顶大轿便是面容清瞿的当朝宰相赵普,衣饰官帽与赵光义略有区别,除了袍上无龙,帽翅头上也是云纹缀珠花的。第三顶大轿却不是魏王,里边出来一个白须老者,布巾青袍,脚下一双步履,许多人都不认得他,一见此人出来,不免莫名其妙,便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第四顶轿中就是年轻的魏王赵德昭了,赵德昭眉目英郎,一表人才,蟒袍玉带一穿,颇有几分英气,他这还是头一回在文武百官们面前亮相,神态难免有些局促。他走过去搀着那位青袍白须老者走向赵光义和赵普,那老者胡须微动,似乎在向他低语些甚么。

  第五顶轿中钻出惹了滔天大祸的大宋财神爷、三司使楚昭辅,汴河码头今ri这等风景,全是他招惹出来的,楚昭辅见到百官实在是脸面无光,当下也不四下打量,便脚步微赧、大步流星地向魏王身边赶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mg游戏  立博  188  伟德机械网  葡京  九亿观帝师  澳门网投  华宇娱乐  澳门足球  威廉希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