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89章 三个
  .唐焰焰随着那些从各地招募来的姑娘进了开封府,一进城,就见房屋鳞次,大厦如云,满街锦衣行人,坊市红红火火,其华丽景象较之府谷的确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待她到了杀猪巷,想到终于摆脱了二哥的人马围追堵截,马上就能见到杨浩,心中十分欢喜。

  不想刚一进巷,就遇到一乘乘小轿步辇涌来,再加上游逛的行人,把整条巷子堵得严严实实。费了好大的周折,那些抬辇小轿,以及一大群彩裳华丽的姑娘才离开了杀猪巷,她们则被带进了“如雪坊”。

  刘妈妈是负责接收这些新来的姑娘的人,这些姑娘大多来自贫苦地方,琴棋书画这些文雅的玩意儿大多不甚了了,就算只要她们做个丫环去侍候小姐、接迎客人,也是要经过一番专门培训一番的,姑娘们具体做些什么还要依照规矩进行一番挑选。

  “千金一笑楼”生意十分红火,而且刚刚开张营业,各处本就缺人,那些当红的姑娘赶去送杨浩又带走了一大批帮闲和丫环,人手更显不足,刘妈妈指挥着这些初次进汴梁城的姑娘们到院子里排列训话,忙的满头大汗。

  这时,她一眼就看到了唐焰焰。能被招募到青楼的姑娘,都是百里挑一的俊俏娘子,但是这么多俊俏的姑娘站在一块儿,一身青衫布衣的唐焰焰仍然如鸡群中的一只仙鹤,娇丽无俦,卓尔不群。

  刘妈妈眼光何等毒辣,登时看出这位姑娘不是凡品,好好培养一番,将来的成就至少不在那几位号称花榜状元、榜眼的姑娘之下。尤其是……虽说这些姑娘都是因为家境贫寒,收了定钱自愿应征而来,可是小地方的人一进了开封府见到那大世面先就有些惶恐,大多有些紧张局促,可是这个小姑娘却不同,瞧她那模样,笑得那叫一个甜,这么欢天喜地的喜欢到ji坊里做事的姑娘还是头一回见。

  刘妈妈大为满意,马上把她列为了重点培养对象,把她叫出队列,让她帮着约束队伍,唐焰焰和另外几个‘如雪坊’的小丫环在刘妈妈指挥下把姑娘们带到一块空旷地上,刘妈妈便站到花池假山前的一块大石上向姑娘们训话,介绍一笑楼的规矩。

  趁这当口儿,唐焰焰便向刚刚有些面熟的一个丫环问道:“这位姐姐,听说咱们‘千金一笑楼’的幕后掌柜是南衙杨浩杨大人?”

  那小丫头见她虽是乡下姑娘打扮,姿容倒比自己漂亮了足足七八分,心里先就生起几分敌意,一听她张口就问一笑楼的幕后老板,冷笑一声道:“看不出,你耳目还挺灵光的呢,不错,咱们‘千金一笑楼’,幕后有两个大掌柜,一位是崔大郎,崔公子只管出钱,其他事一概不理的。另一位就是杨院使了,要不是杨院使的点子,咱一笑楼可没今ri这般红火。”

  唐焰焰一听笑的更开心了,虽说二哥说过杨浩与这一笑楼的莺莺燕燕整ri厮混,纵情声se,其实她心里是不大信的,想当初她费了多大的劲儿才要杨浩喜欢了她,杨浩如果是那样没出息的男人,早就乖乖做了她裙下之臣了。尤其是二哥吞吞吐吐地说出想要她嫁与当今皇弟为妾,她更加认定这是二哥有意诽谤杨浩。

  因为是这样的想法,如今既已到了“一笑楼”,她却不急着去见杨浩了,唐大小姐促狭之心生起,倒想等着杨浩赶来,然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好生捉弄他一番。她向那丫环笑道:“喔,杨院使这个时辰正在开封府当差吧?他晚上会来这里么?”

  那丫头顿生jing觉,小手帕扇着风,一双眼珠在她身上滴溜溜一转,嗤笑道:“你这么在意杨院使的行踪做甚么?哦……我就说呢,原来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姿se,巴望着一步登天,攀上枝头做凤凰呐。我说这位姑娘,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咱们这院子里多少红姑娘整天价在杨院使跟前打转,都没让这位主儿正眼瞧瞧呢,就凭你……哼!”

  唐焰焰一听更是大喜,这丫环言语无礼,她也不往心里去了。这时另一个坐在石栏上歇息的小丫环笑道:“说的是呢,那么多的红姑娘想巴结杨院使,可人家就是看不上呢。不过要说这缘份,还真就奇怪的很,当初杨院使帮着朵儿姑娘对付媚娃儿时,我原还以为杨院使能和朵儿姑娘成就良配呢,谁晓得最后居然是和他的对手凑作了堆儿。”

  唐焰焰愕然道:“谁和谁凑作了堆儿?”

  先前那丫环yin阳怪气地道:“当然是杨院使和咱们汴梁城的第一行首媚娃儿吴姑娘,我在这院子里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杨院使整ri混迹于此,只要他勾勾小指,不知道多少姑娘会主动送上门去呢,可人家杨院使愣是一个都没沾过,末了只纳了咱们汴京的第一行首媚娃儿为妾,看出来没?人家杨院使的眼界儿高着呢,庸脂俗粉啊、乡妇村姑啊,能入得了人家杨院使的法眼?”

  唐焰焰一听登时勃然大怒:“他纳妾了?他竟然纳了妾!真是岂有此理,纳妾是该经过我这个正妻大妇同意的,他懂不懂规矩,这根本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嘛!”

  那个小丫环瞧见唐焰焰神se,晒然一笑道:“杨院使今ri要随魏王殿下往江淮公干,诸位姑娘都去汴河码头上相送院使大人去了,你来的路上想必都看到了吧?论姿se、论才艺,那些位姑娘哪个不比你强?哼哼,就算杨院使肯再纳一房妾,也是轮不到你的,还是安份些吧……”

  那小丫头说完,两手往身后一背,得意洋洋地去了。唐焰焰越想越怒:“好啊你杨浩,本姑娘千辛万苦的逃来见你,你可倒好!你若与我订了终身之前纳妾,我管不得你,可是咱们明明已有婚约,你要纳妾,怎么也得问过我才成,,你竟然自己就决定了,那个狐狸jing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迷得你这般模样……哎呀!”

  她正因为杨浩对她的忽略而愤愤不平,忽地想到那小丫环透露的一个重要信息:“他今天要往江淮公干?那我不是见不到他了?总要找到他,才好和他算帐呀!”当下也顾不得生闷气了,唐焰焰当即就要离开去追杨浩。

  她们这些姑娘来汴梁时,都领过一笔安家费,坊中管事怕她们骗了钱跑掉,所以门口有人把守,她们这些新来的姑娘没有人带着,这样是出不去的。唐焰焰若是用强,自信倒也不怕那些护院帮闲,但这可是自己家的产业,打烂了东西可要花咱杨家的钱,再说这时也耗不起那功夫。

  所以唐焰焰趁着刘妈妈对那些姑娘讲话,没有人注意她的行踪,便悄悄遁向墙角,藉着花丛树木的掩护,她忽然纵身一跃,单臂一搭墙头,纤腰一挺,就像一只贴水展翼的燕子般翩然闪了出去。

  ※※※※※※※※※※※※※※※※※※※※※※※※※※※※“弄珠滩上yu**,独把离怀寄酒樽。无限烟花不留意,忍教芳草怨王孙……”歌声袅袅,魏王赵德昭的大船缓缓驶离了码头,三张大帆全部张开,左右长桨排摆如翼,风风光光地向远方行去。

  码头上,官员们谈笑着今ri所见的新鲜景象,纷纷恭送王爷和相爷离开,他们的神态是很轻松的,就连这些大臣们,许多也还不知道京城粮草到底窘迫到了什么境地,正因如此,他们才更以为此番赵德昭封王、巡狩,是官家向文武百官传达了一个立储的信号,已经有人在暗暗策划上表请立太子了,对于缺粮这个实质xing的危机,他们反而浑然不觉。

  待晋王和相爷相继上轿离开,众官员们这才纷纷起轿离开,望着大船渐行远去,柳朵儿、雪玉双娇等红牌姑娘们也纷纷登轿上辇,带着自己的人chao水般向外退去。

  开封府衙就在汴河边上,从码头往西走,过了角楼桥,进入西角楼大街第一幢宫城般的宏伟建筑就是。一顶八抬大轿行在巷路上,堪堪要到桥头的时候,斜刺里突地冲出一个人来,“哎呀”一声,一下子撞在了那顶八抬大轿上。

  这是一位青衣布衫的姑娘,她从一条巷弄里跑出来时,恰好大轿来到巷口,那姑娘奔势甚急,立足不定,一跤便扑到了大轿上,亏得那大轿是八人抬的,轿子沉重,八人抬的也稳当,被她一扑只是剧烈地一晃,不曾把轿子颠个底朝天。

  轿中坐的正是赵光义,他在轿中正蹙眉沉思,思索一旦魏王不能成功运粮回来,如何应付开封残局,正思忖的功夫,轿子忽然剧烈地一晃,赵光义不由自主向右一歪,肩头撞上了车壁。他此刻是戴着官帽的,那帽翅一边足有一尺五六长短,吃这一撞,帽翅在轿壁上一顶,竟然折弯了。

  “真是岂有此理,这是怎么抬的轿子?”赵光义火冒三丈,一甩轿帘儿便冲了出去。

  “大胆女子,竟敢冲撞大人!”两边的护卫衙役一见大人恼了,慌忙狐假虎威地围上来。

  “哎呀呀,对不住,对不住,小女子走得莽撞,这位大叔莫要见怪!”唐焰焰一瞧轿子里走出的这人当有三四十岁年纪,方面大耳,肤se微黑,体态略显肥胖,长得倒还周正,只是头上的官帽儿歪了,左边的帽翅是平的,右边的帽翅却诡异地向上翘起,配着他那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十分好笑,忍不住“噗哧”一笑,便向他作揖道歉。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这少女宜喜宜嗔,长相甜美,又是这般笑脸迎人,打躬作揖的,赵光义怔了怔,怒气便消了,他摆摆手,制止了冲上来的护卫,端起大叔架子训斥道:“一个女孩儿家,得站在站相,坐有坐相,你看你这丫头……”

  “是是是,大叔教训的是,请问大叔啊,汴河码头在哪一边呀?”

  “呃?哦,那边……”赵光义下意识地向后一指。

  唐焰焰大喜,忙忙又向他拜了拜道:“多谢大叔啦,小女子告辞。”

  她抬腿便向那些官差衙役们冲去,伸手拨拉道:“喂喂喂,借光借光,闪开些啊,真是没有眼力件儿的。”

  那些侍卫衙差们不见赵光义指示,只好任她把自己搡到一边去,唐焰焰提起裙裾,拔足便跑。赵光义望着她的背影,把帽翅一直一弯的官帽一摇,叹息道:“也不知这是谁家的野丫头,实在是有些欠缺家教,唉……,来人呐,起轿,回衙!”

  ※※※※※※※※※※※※※※※※※※※※※※※※※※※※※河边,一艘小船。

  说是小船,只是相对于那些往来于汴河上的运货舱舟而言,这船前舱、中舱、后舱俱全,船上有桅杆船帆、舵手桨手,也是一艘跑长途的船。一位羽巾白袍,面如美玉的翩翩公子,带着两个身材魁梧、头戴斗笠的彪形大汉登上船去。

  那公子走到船头,向远处眺望一眼,唇角一抿,笑眼微弯,似笑非笑的有种难以言喻的调皮,却又透着智珠在握的得意。她把折扇一张,轻轻拂动,吩咐道:“开船,不远不近的辍着他们。”

  “是!”一个大汉恭应一声,立即向船老大下达了命令,早已整装待发的船儿立刻驶离了码头,向南行去。

  “我去舱中歇息,他们行,咱们也行,他们止,咱们也止,只是一路跟着,不要惹出事端来。”那公子扭头吩咐道。

  “遵命,属下晓得了,小……公子尽管放心。”那汉子微微抬起头来,习惯xing地扶了一把竹笠,竹笠下一双重眉,双目有神,正是张十三。

  书生走进船舱,船只离开码头向前驶去的时候,码头上面一辆车轿中堪堪走出一个青衣童子,身后跟着一个梳双丫髻的美貌侍女。那童子身材娇小,看年纪不过十二三岁模样,粉妆玉琢,若是他换了女装,真不知要迷死多少男人。

  这青衣小童脚步轻快,直向堤下一艘静静停泊在那儿的船儿行去,那美貌侍女侧提着一个书匣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到了河边,船上搭过一条踏板来,那美貌小童一提袍襟正要登船,在码头上向船工问清钦差官船已去,这艘被人租走的船儿也是往江淮行去的唐焰焰便急急赶过来,扬声喊道:“喂,小兄弟,你这船儿可是往江淮去的?”

  船头小童闻声回头,阳光映着他的脸蛋,唇红齿白,清而秀,媚而柔,竟是一个佳se稀见的翩翩少年,唐焰焰虽是心急如焚的时候,见了这样令女人都要生妒的美貌少年,也不由得惊叹一声:“好俊俏的小哥儿!”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狂后  一语中特  188体育古诗  竞彩网  天下足球  狗万天下  澳门足球记  黄大仙屋  现金网  雅星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