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90章 针尖麦芒

第290章 针尖麦芒

  “张牛儿,开船吧。”

  吴娃儿吩咐一声,船便离开码头向前驶去。吴娃儿在船舱中坐定,上下打量焰焰一番,眸中渐渐露出相惜之意,便开口问道:“小娘子贸然登船,孤身一人,又不知我底细,就不怕本公子起了歹意,对娘子有不利之举吗?”

  唐焰焰失笑道:“你才多大的小毛孩儿,也说这样的话来。嗯?瞧你模样,像个大户人家养尊处优的小公子,怎么只带一个侍女就敢长途跋涉?”

  吴娃儿微微笑道:“本公子……姓杨,杨圭,乃是淮中子弟,进京赶考,因不曾中,本来就在京中就读以备秋试,家父偶染小恙,杨某心中牵挂,是以弃了秋试,带侍婢回家。杨某府上与这船行素有生意往来,本来就是相熟的,还有甚么担心?”

  唐焰焰恍然道:“这就难怪了,我说呢,瞧着你粉嫩嫩的身子,比个女孩儿家还要娇贵。你是大户人家公子,那……奴家就更无须担心了。”

  吴娃儿眸波一转,问道:“娘子急着赶赴江淮有甚么要紧事呢?”

  唐焰焰一身粗布青衣,不像个富贵人家,只得顺口胡编,幽幽叹息道:“不瞒公子,奴家的丈夫,乃是往来与江淮和汴京之间的一个行商,做些生意养家糊口。瞧他奔波辛苦,奴家心中怜惜,是以勤俭持家,小心渡ri,对那冤家可是呵护备至。

  谁知……他在淮中竟然私纳一妾,往返两地之间却始终瞒着我不露口风,还是奴家听隔壁二哥说走了嘴才晓得。官人被那不知廉耻的狐狸jing勾去了魂儿,奴家怎放心得下,这番急着南下,奴家就是想去寻那没良心的官人。唉,不瞒小公子,奴家本也是富贵人家出身,虽说骤逢大难,门庭破败,自问人品、身份,也没个配不上他的,没想到他……”

  吴娃儿一听,同为女儿身,不免大起同情之意。同时,她自己就是给人作妾的,听唐焰焰将她夫君所纳的妾室称做不知廉耻的狐狸jing,本能地就起了维护之意,便柔声劝道:“娘子也不必过于担忧,你那夫君仍旧奔波于两地,时时与你相见,显见心中还是敬爱你这娘子的。男儿蓄妾,本是常事,既如此,他不肯把实情相告,想必就是怕你吃醋伤心。因爱生畏,做些糊涂事儿也是有的。”

  唐焰焰本就生在豪门,家中男子们三妻六妾美婢如云的场面是从小见惯了的,当初秦逸云一面向她示爱,一面与三哥等人去青楼ji坊风流,她虽持剑追杀,主要还是娇纵xing儿作怪,倒不是本心里觉得这是什么大逆不道之举。待到她爱慕了杨浩,费尽周折始得他的欢心,她便没有自家姑姑那种威风,有本事降得住自家男人,让他不纳一妾,不过纳妾进门,的确该征询妻子意见的,杨浩一点口风没露,她的心中便有些不满。

  这时受吴娃儿一劝,心中便想:“我本还道他是瞒着我不说,亦或是被那狐狸jing迷住,迫不及待要纳她过门,竟来不及跟我说,如今想来,这小公子说的倒也在理。”

  吴娃儿对唐焰焰口中那只狐狸jing起了同病相怜之心,见她沉吟不语,似已意动,便又劝道:“娘子去寻自家夫君原也无妨,不过见到了他与那妾室,愚意以为,却不可急着大发雷霆,还须仔细观察,看看你那夫君是将一腔情思尽挪于那侍妾身上,还是如我所言。娘子人品相貌,俱是上佳,我料你那夫君当不致对你失了爱意。”

  这时叶榜探花杏儿姑娘端了香茗进来,吴娃儿笑道:“娘子请茶。”

  唐焰焰接杯在手,却向船舱外望去,微微蹙眉道:“这船行的却不快。”

  杏儿姑娘听她一个蹭船的还要这般讲究,把茶盘往桌上一放,没好气地道:“汴河水缓,我们这船儿既无大帆借力,又没有那么多的桨手划船,自然是要慢些的,娘子若是着急,尽可去寻快船。”

  “杏儿无礼!”吴娃儿嗔瞪了她一眼,又向唐焰焰笑道:“这船也慢不到哪儿去的,娘子此去淮中,也不急在早上一ri两ri,你既搭了本公子这船,本公子也不差你一个人的住宿吃食,且随我同往淮中去吧,一路上正好思量一下对策。”

  她把手中茶盏灵巧地一转,撮唇轻吹杯中茶叶,看其浮沉,微笑说道:“男儿家享齐人之福,妻妾成群,红花绿叶,艳福无边,自古就是如此,那便成了规矩。这只茶壶,配了六只杯子,人人觉得再正常不过,你若硬要一只茶壶只配一个杯子,原也不妨,只是天下间人人都视一壶多杯为常事,你想一壶一杯,那反而要被人看做荒诞不经了,奈何?”

  唐焰焰心中虽然意动,口中却大不服气,冷“嗤”一声道:“你这小公子倒是了解得很嘛,你也是男人,当然与他一个鼻孔出气。”

  吴娃儿微笑道:“杨某生于豪门大宅,长于妇人之手,见惯这种事情,想不了解也难。”(注:女权主义者不要扁俺,以娃儿的身份和视角,只能是这种见识,那时代一个妒妻就连邻居家的女人们都要鄙视她的,风俗理念如此,与俺不相干。俺要是把她写成现代新女xing,那才不切实际了。)吴娃儿把茶杯放在桌上,笑道:“男人情意与女人是不同的。你若处之拙劣,那男儿家的情意就是这一杯茶,她喝了,你便没有,唯有一人可享。若你维护的巧妙,那他的情就如一井水,娘子可以好好思量思量。”

  唐焰焰听得气闷,恨声道:“下辈子,我也做男人!”

  吴娃儿想起杨浩在东京城种种行为,对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家中殚jing竭虑,维持打理,如今奔波在外,还是处处小心,不禁悠悠叹道:“你只看到男儿风光,孰不知男儿自有男儿的苦,他们肩负的,女儿家又何尝知道?”

  妙眸一转,瞧见唐焰焰无聊的模样,吴娃儿忽地展颜笑道:“行程漫漫,未免太过乏味,我有一种牌戏,十分得趣,娘子可愿一起排遣时光?”

  唐焰焰怔道:“甚么牌叶?叶子牌么?”

  吴娃儿笑道:“比叶子牌还要有趣,这种牌戏叫做麻将,规则倒也简单,杏儿,把张牛儿唤进来,把我那副翡翠麻将取来。”

  唐焰焰是个牌迷,她生长于大户人家,各种牌戏都是熟稔的,一听登时兴趣起来,吴娃儿向她说明了规则,唐焰焰一听就懂,只觉这种牌戏诸般组合,妙趣横生,不禁跃跃yu试起来:“这牌戏倒也有趣,想不到开封还有这样好玩的东西。”

  杏儿提了麻将匣子进来,一听这话,便傲然道:“这种牌戏,就是我们……”受吴娃儿一瞪,她便改了口:“呃……我们开封府南衙院使杨大人所创,当初只兴于青楼ji坊,如今许多豪门大户、百姓人家,都喜这种牌戏。”

  “是杨浩所创?”唐焰焰心道:“那个家伙授我的象棋走法倒是十分得趣,不知他如今又淘弄出什么好玩的东西了?”

  船行悠悠,前方一箭地远,一艘小船儿不紧不慢地行驶着。公子折、童子吴,村妇唐,三人之间两条船儿,却是谁也不曾注意彼此之间会有什么关联……※※※※※※※※※※※※※※※※※※※※※※※※※※※※汴河运输本来就是ri夜行船,热闹非凡,如今汴京缺粮,正使旧法儿加紧运粮,河道上的船只更是络绎不绝。魏王赵德昭的大船前面有两艘小船开道,旗帜摆处,一般般商船、货船尽皆驶到岸边,候钦差大船驶过,才又鱼儿一般散布到整个河面上。再加强巨帆和两大排桨手,行程倒也迅速。

  慕容求醉与方正南站在船头,三司使楚昭辅的两名亲随李晋、伍告飞站在左边两三步远,程羽、杨浩、程德玄站在右侧,各自私语谈笑,彼此之间泾渭分明。

  慕容求醉与方正南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扭头看向杨浩道:“杨院使,你是钦差副使,不知此番南去,如何行止,你心中可有定计啊?”

  杨浩道:“各路差使尽已派遣下去,千岁代天巡狩,只是督促地方用命,是以倒也不必有个确实的去处,尽可一路行去,随走随停,随时处理诸般难处。”

  “可笑!”

  慕容求醉晒然一笑:“你要千岁漫无目的,走走停停,那要耽搁多少时间?依老夫看来,我等当扬帆直奔最南端,自尾而回,从最远端开始,一处处督促购粮、运粮,如结网而哄鱼,驱之用命,竭诚北运。”

  杨浩解释道:“慕容先生此言差矣,时不我待呀,如依此法按部就班,还是要来不及的。地方官吏良莠不齐,有的是肯竭诚用命的,有的不免要搪塞推诿,从中渔利。我们此行,只管对症下药,处理一处,便有杀一儆百之效,以点带面……”

  “无知!”

  慕容求醉把胡子一翘,冷笑道:“观你在南衙所为,老夫就晓得你的为人品xing,嘿!原来你是要故意寻人岔子,试图用严刑酷法行杀鸡儆猴之用,我大宋素来优待士子官吏,从不以苛政暴律治理江山,你用强拆汴京建筑的法儿来对付江淮官吏,无疑自毁是长城。”

  杨浩心中大为不悦,但是知道他是赵普心腹,还是耐着xing子解释道:“慕容先生,须知乱世重典,事急从权,如今开封……”

  “糊涂!”

  慕容求醉慷慨激昂地道:“你这是陷魏王殿下于不义,如此一来,天下官吏、士子们将会如何看待魏王千岁?你这人做事莽撞、不计利害……”

  慕容求醉唾沫横飞,又如舱底河水般滔滔不绝讲出许多道理来,三司使的李晋、伍告飞一番看着热闹,程羽、程德玄面有愠se,程德玄几番要上前理论,都被程羽拉住,只留杨浩站在那儿被慕容求醉贬斥的狗血淋头。

  杨浩终于火了,变se道:“慕容先生,此番南下,以魏王殿下为钦差,杨某与三司使楚大人为副使,慕容先生只是一介幕僚,唯可建议罢了,杨某年轻识浅,需要先生的指点,但是不需你的指指点点。还请先生自重!”

  杨浩说罢,把袖一拂,返身便走,慕容求醉虽不是官儿,但是做为当朝宰相的心腹幕僚,就算朝中百官哪个不敬他三分,如今杨浩丝毫不给他面子,气得慕容求醉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一旁方正南赶紧劝解道:“哈哈,算了算了,求醉兄何必与他一般见识,棒槌官、强拆杨,满汴梁城里头就这么独一份儿,连王相公都吃过他的瘪,求醉兄不必介意了。”

  幕容求醉借坡下台,冷斥一声道:“无知小儿,不知天高地厚!”他也把袖子一拂,扬长而去。

  程羽将两人的冲突看在眼里,笑吟吟地便拉着程德玄去舱中找杨浩喝酒去了。

  魏王赵德昭上了船便换了一身寻常的便服,因早上走的匆忙,不曾饮食,又叫膳房准备了粥菜,进食已毕,洗漱净面,又换一套松软舒适的道服和一双软底的丝履,这才离开自己的房间,到了那被他搀上船来的老者舱前,轻轻叩了叩门。

  “是谁呀?”门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时辰到了,学生德昭,前来听候老师授讲课业。”

  门“吱呀”一声开了,那个白须老者站在门口,赵德昭忙恭谨地行了一礼,那老者向舱外左右看看,淡淡一笑道:“殿下请进。”

  待赵德昭进了门,老者将舱门关上,回到案后坐定,赵德昭也在侧位上坐了,那老者双袖一展,睨了他一眼,说道:“此番南下,有许多事情要做,殿下还要听讲么?”

  赵德昭拱手道:“一路行程,学业还是耽搁不得的,学生请恩师同往,就是这个意思。”

  这老者叫宗介州,乃是一位博学鸿儒,被赵匡胤请来教授长子学业的,赵德昭尊师重道,与这位师傅相从甚密。宗介州呵呵一笑,捋须说道:“殿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这一路,书是要读的,课业也是不该落下的,但是你的师傅却不应该是老夫啊。”

  赵德昭微微一诧,恭谨地道:“弟子愚昧,不明其意,请恩师指教。”

  宗介州抓起案上折扇,刷地展开,徐徐扇动,缓缓说道:“这一路上,殿下要读的书在山水之间,要学的课业在人情世故之中,你的授业恩师,也不是老夫,而是赵相、晋王、三司使大人,殿下应该走出船舱……到他们中间,好好品味揣摩一番,必有裨益。”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锦衣夜行  新英小说网  葡京  188  7m比分  澳门龙炎网  全讯  188体育新闻  365魔天记  365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