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95章 各行其道

第295章 各行其道

  .吴娃儿一见唐焰焰沉下脸来,急忙向老黑说道:“莫要急,你坐下来,从头到尾,把经过仔细说与我们知道。”

  老黑在她们面前倒不敢坐,只把自己冒充官差,软硬兼施逼问石陵子的经过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

  那ri在船上,吴娃儿悲悲切切,自诉伤心身世,又对那位彪悍无德的未过门儿大妇表现得十分畏惧,唐焰焰感念她的经历与自己往昔十分相似,所以对她极为同情,顿生同仇敌忾之心。

  不料说到后来真相揭开,这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竟然就是杨浩新纳的妾室,而折子渝也不知怎地到了京中,还把自己编排的一无是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对吴娃儿的醋意大减,她心中更担忧的倒是杨浩与折子渝的重逢,因为她知道杨浩对折子渝实未忘情。

  吴娃儿一张妙口生莲,这才说起自己与杨浩从相识到相斗,从仇家到情人的整个经过,在她言语之中,杨浩如何思念焰焰,如何洁身自好,说的是生动感人,唐焰焰在“如雪坊”时,本就听那丫环说过,先入为主,哪有不信之理。

  随即吴娃儿又说起杨浩收到她的绝交信,如何的悲伤凄苦,如何的酩酊大醉,终至二人成就姻缘,唐焰焰一直以来是倒追杨浩,这还是头一回听到杨浩如此的思念牵挂她,感动的她眼泪汪汪,又恨自己兄长卑鄙无耻,伪造书信从中作梗,吴娃儿避重就轻,又把自己与酒醉的杨浩成就好事的事轻轻绕了过去。

  最后,吴娃儿才说起折子渝与杨浩重逢的经过来,她要说明折子渝潜藏于“媚狐窟”的原因,又抱着“你不仁,我不义,你若不为难我家官人,我也不去坏你好事”的心态,无法立即把折子渝一手策划,使四两拨千斤之计,闹得大宋出现缺粮危机的乾坤手段说出来,只好说自己幼时曾受过折家的恩情,而折子渝进京交结权贵,不便公开露面,这才住进了她的“媚狐窟”。

  各地藩镇,乃至南唐、吴越诸小国,私下交厚于大宋朝臣,本就是一件公开的秘密,唐焰焰自然也是耳闻过的,所以倒未生起疑心。吴娃儿陪着小心,曲意奉迎,把这个爱憎分明、毫无城府的唐大姑娘哄得十分慰贴,也就承认了她的身份。

  因见娃娃模样娇小,唐焰焰不知她真实年纪,也未想到她比自己还年长两岁,听她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xing儿乖巧可爱,对她倒真起了几分怜爱呵护之意。唐焰焰知道了经过之后,又听吴娃儿说杨浩对她痴心不死,就是为了她,才担起这塌天的重任,希冀立此不世之功,依傍魏王,求娶她过门儿,心中欢喜不胜,就想马上追及杨浩,让他晓得自己对他也是情比金坚,却被吴娃儿拦住。

  吴娃儿的理由是:杨浩身边有晋王赵光义的人,一旦被他们察知她的身份,对杨浩的打算颇为不利,不如等到时机成熟,再与他相见。另外就是她在汴梁耳目灵通,听说晋王与宰相素来不和,双方各自派了人随魏王南下,各怀心机,为了一己之利,难免会置大局于不顾,从中捣鬼,这样的话,不如杨浩在明,她们在暗,帮官人完成这件大功业,那时再与他相见,则夫人必然更受官人敬重。再则……吴娃儿理由充分,居然一口气列了七条之多,唐焰焰从小在男孩堆里长大,备受父兄长辈的呵护,从来用不着动什么心机,本来一个极聪慧的女子,变得xing情大大咧咧,遇事更是没什么主意,让吴娃儿一通劝,登时动了心意,便依她之言,悄悄辍在了杨浩身后。

  吴娃儿把唐焰焰请进自己卧房同榻而眠,双姝整ri价厮混在一起,吴娃儿多少年练就的本领,多少老谋深算的朝臣、老jian巨滑的商贾,被她几句奉迎就能哄得飘飘然起来,何况是唐焰焰这样的傻大姐儿,及至到了泗州城时,两人已好的蜜里调油,这也就是吴娃儿,才有这般待人接物的本领。

  听吴娃儿让老黑从头说起,唐焰焰便忍住了立即赶去捉那急se混帐的念头,也在一旁坐了,老黑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其实老黑倒也不是有意激怒唐焰焰,只是他的消息都是从石陵子那儿问出来的,壁宿一直在向石陵子追问此地哪里有丰腴风sao风情韵味动人的姑娘,表现得迫不及待,又说他与杨浩是堂兄弟,那他要逛窑子的话自无不带上杨浩的道理。

  石陵子在杨浩面前自夸他门路jing熟,整个泗州城就没有他不认识的人、不认识的地儿,其实只是大话,至少泗州府衙的差人他就认不全,他对老黑的话信以为真,只道这官差意yu对那两个走私商人不利,便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说了出来,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他交待的事无巨细,最后还自作聪明地加了一句:“那两位客官就住在得月客栈,不过差爷要是去了捉不到他们,可往旁边的凤鸣楼去瞧瞧,他们方才还向小人打听,要去凤鸣楼耍子。”

  老黑回来,自然一五一十向两位姑娘做了禀报。

  吴娃儿既知杨浩此行下江淮的使命,对各地jian商的手段同样有所了解,听了老黑的话,她沉吟片刻,胸有成竹地笑道:“姐姐勿恼,官人绝不是到凤鸣楼寻欢作乐的。”

  唐焰焰只是自小所在的环境,接触的人群,才养成了她直爽的xing子,也懒动心机,心智其实是非常聪明的,方才本能地一怒,这时坐了一阵儿,她已经反应过来,便颔首道:“不错,泗州虽是繁荣大阜,却不及开封十一,他能周游于开封四大行首之间不及于乱……”

  说到这儿嗔了吴娃儿一眼,笑骂道:“你这只小狐狸除外,泗洲美女风情,又怎及得汴梁人物,他要么是想遮掩身份,要么是想像折子渝一般,遁迹青楼,打探消息,你不是说,青楼ji坊之中,消息最是灵通?”

  说到这儿她脸se一变,失声道:“哎呀不好,如果是这样,那老黑冒充官差盘问那帮闲,岂不是打草惊蛇,坏了他的好事?”

  吴娃儿嫣然道:“官人应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只是……官人原本只是霸州乡间百姓,随即便从征入伍,开府建衙,于市井间人物,终究还是不甚了解。那些地头蛇耳目之灵通,简直无孔不入,官人临时起意,微服私访于民间,其实行藏可谓是漏洞百出,就算没有老黑打扰,那帮闲也一定要弄清他的身份才肯交易的,以他们这些城狐社鼠的本事,随随便便就能查出大人入住得月客栈的时间,到那时必然露出破绽。”

  唐焰焰拍拍胸脯,余悸未消地道:“不是我坏他好事就成,要不然他又要说我只会帮他倒忙。”

  吴娃儿莞尔道:“官人时常还要赶回府衙的,如此往来要瞒过本地耳目实属不易,不过……有官人吸引那些本地粮绅也是好事。那些人晓得他是乔装改扮打扮他们消息,就绝不会想到在官人之外还有一路人马也是乔装打扮地来寻他们的把柄。姐姐可以趁此机会,让官人晓得姐姐也是可以帮他大忙的。”

  唐焰焰双眼一亮,赶紧问道:“你是说……咱们也扮成外地粮商,诱蛇出洞?”

  吴娃儿微笑颔首道:“正是!”

  唐焰焰一听摩拳擦掌道:“要说做生意,我还真不是一无所知,冒充个粮商,那是易如反掌。只不过……”

  她迟疑了一下道:“你我俱是年轻的女子,乔装改扮的功夫又不到家,若是女扮男装出面,马上就要惹人疑心。若是干脆以女儿身份抛头露面,恐怕更加叫人觉得奇怪,这一计……只怕不成。”

  吴娃儿蹙眉沉思片刻,说道:“此事倒也不难,咱们只消找个人来充作粮商,咱们姐妹扮作他的妻妾从旁指点就是了。”

  唐焰焰反问道:“这假冒之人使不得外人,咱们身边,可有这样伶俐的人物?”

  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看向老黑,老黑站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一时激动起来,肾上腺素陡增两百余倍,两条腿“突突突”地直转筋,脸庞都涨红了起来。

  眼前这两个女子,在他心目中,那都是天上的仙子般不容亵渎,平时他都不敢正眼瞧上一瞧的,虽说要扮这粮商,与她们只是假凤虚凰一番,可要是听她们娇滴滴唤一声官人,那真是……让他马上投进洪泽湖去喂王八他都肯呐。

  老黑立即把胸脯儿挺得高高的,满怀期望地看着两位主妇,等着她们点将。

  唐焰焰和吴娃儿上一眼、下一眼,仔细看了半天,不禁双双摇了摇头。老黑长得黑点也就算了,身材魁梧粗壮,微微有点驼背,满脸的横肉,一身的凶悍之气,扮公差有那么点味道,扮山大王,倒有十分的威风,他充当打手惯了,哪里像个和气生财的油滑商人?

  就在这时,张牛儿懒洋洋地走了进来,有气无力地道:“两位夫人,咱们要是想在泗州住上几ri,还得进城去住才好,要是一直这么住在船上,停泊久了,要引起有心人注意的。”

  唐焰焰和吴娃儿一见他进来,登时双眼一亮,吴娃儿便轻轻俏俏地起身,走过去背着小手,绕着张牛儿慢悠悠地打量起来,看得张牛儿莫名其妙。

  张牛儿本是“媚狐窟”的一个外管事,“媚儿窟”是吴娃儿当家,宅院都是“媚狐窟”自己的产业,只有这保镖护院的伙计自成一路人马,这些人的头目称为外管事,就像“如雪坊”的赵吉祥一样,负责保镖护院,同官府、地头蛇、同行们打交道。

  张牛儿就是这外管事之中的一位,负责迎来送往、答对客人,这人生得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一张有些市侩的脸庞长着两撇鼠须,属于扔人堆里就找不着的那种,不过他在“媚狐窟”做了这些年的管事,倒是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为人jing细,能说会道,又兼南来北往的客人见的多了,各有风土人情了然于心。

  吴娃儿越看越是满意,盈盈地绕着他转了两圈,向唐焰焰回眸一笑:“姐姐,你看此人如何?”

  唐焰焰笑道:“像,像极了,给他换套衣裳,便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了。”

  张牛儿愕然道:“夫人,大夫人,你们在说甚么?”

  吴娃儿咭地一声笑,调皮地道:“我们在说,您该更衣了,官人。”

  老黑垮下肩膀道:“那我呢?”

  唐焰焰向他扮个鬼脸,笑道:“你嘛,做管家护院正好,嗯……连衣裳都正合适,换都不用换!”

  ※※※※※※※※※※※※※※※※※※※※※※※※※※杨浩和壁宿匆匆赶去得月客栈租了两间房,又使壁宿赶回府衙暗中向魏王赵德昭通报了一声,二人便暂时在客栈住了下来。第二天,那个帮闲石陵子出现了,带着他们出入于一些粮油铺子、拜访一些粮绅、还引见宴请了一位仓场库务吏吃花酒,着实做足了功夫。

  可是这些人只说粮储不足,自己也是毫无办法,至于一些大粮商手中是否有粮,是否肯私下贩粮,他们也是不甚了然,任凭杨浩价钱开得再高,也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杨浩渐渐察觉不对,那石陵子带着他们拜访的,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人物,整个泗州,似乎形成了一道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关系网,他一个外人,若不能取信于人,根本难窥门径,如此下去徒耗时光而已。

  “这样下去不成,恐怕……我们已经被那石陵子识破了身份,他在带我们兜圈子,我们在泗州呆不了几ri的,若是再查不出什么眉目,就只得继续南下了。”杨浩忧心忡忡地道:“各地官府,但存私心的,恐怕都已派了人来观察行se,如果我们在泗州无所进展,他们的胆气足了,必然纷纷效仿,到那时,肥的是地方这些蠹虫硕鼠,朝廷就算把粮购齐了,也要耗尽国库,元气大伤。”

  壁宿无奈道:“那怎么办?这几天陪着那些一身铜臭的粮绅瞎磨牙,我可是忍着一直没下手掏他们的荷包,要是一无所获,那我不是赔大发了?”

  杨浩咬着牙冷笑:“他有他的翻墙计,我有我的过墙梯。一计不成,我还有一计,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吧  伟德一生  365游戏网  足球赛事规则  欧冠联赛  皇家中文网  六合网  am  天富平台  伟德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