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96章 夫妻同心

第296章 夫妻同心

  泗州城里来了一位大豪商赖富贵,南京应天府人氏。

  说他是豪商,倒不是他来了多少人,带了多少车马仆从,而是人家那气派,处处就透着富贵之气。车只三辆,俱是南海金丝楠木jing心打造的华贵名车,一辆价值万金,据说在南方这样的车子一共也只四辆,其中倒有三辆在嗜好收集名车的前宰相魏仁浦府中,被他视为心爱之物,从不示人。

  还有那商人的两个美妾,据说看到两个美人儿的人追着他们的车子足足走出七八条街,一路只顾望着车中美人,一不小心掉进河里的都有。大多数人没见着那两个美妾,但是很多人见到这两位美妾身边的那个小丫环采儿了。

  这个青衣布帕、不着珠玉胭脂的小丫环,眉目如画、鼙笑嫣然,真个是又美又俏,其姿容较之泗州第一美人“环采阁”的头牌红姑娘祝玉儿也不差分毫。其言谈举止,举举大方,较之许多大户千金毫不逊se。没有一个长相平庸的女人会在身边留下一个杀伤力这么大的一个丫环,望其婢而知主人,那两位美妾美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这一来可就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可是他们一进城,就把“泉香苑”这家庭园别墅似的客栈整个儿包了下来,以致很多人慕名而来,却是无缘与美人一唔。

  第二天,这位应天府来的大豪商开始走访本地有名的大粮绅,一俟见着这位大豪商的尊荣,知道他那对美妾千娇百媚、国se天香的男人就不由得替两个美人儿难过。这位应天府豪商生得五短身材,其貌不扬,一张油滑jian诈的面孔,两撇细长的鼠须,肩膀头上就是脑袋,看不到脖子,肚腩挺起老高,富富态态,真他娘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可是人家有钱啊,别的富人家拜贴都是烫金的、泥金的,这位爷够sao包的,整个拜贴都是金箔打造,出手如此豪绰,自然一鸣惊人。头一天,这位赖大老爷宴请了泗州知府邓祖扬夫人的娘舅刘向之。今天又宴请了另一位泗州大粮绅周望叔。

  刘向之和周望叔,是泗州举足轻重的两大粮绅,刘向之是知府邓祖扬夫人的娘舅,随邓祖扬上任才来到此地,而周望叔家族的郡望就在泗州,十几代传承下来,根基深厚,家底殷实。这一新一旧两大粮绅一个有官府背景,一个根基深厚,都与江淮道的转运司、发运司、籴便司关系密切,但是这两人之间却是势同水火的。

  这位应天府的赖老爷居然毫不避讳地与彼此有隙怨的两大粮绅先后接触,而两大粮绅居然也不以为忤,欣然赴宴,更叫人对他的身份产生了猜疑。很快,有关赖老爷的身份背景就传扬开来。原来,赖氏家族是北方珠宝行业的翘楚,根基就在南京应天府,世家豪门,富比王侯,有些排场自然不足为奇。

  听说,赖家现在与来自西北的大富绅唐家挂上了钩,有意拓展生意,多找几条生财之道,像这样的大豪绅,一旦与他攀上了关系,无疑一步登天,不只可以走出泗州,而且北方豪绅多有官场背景,一旦朝中有人,想要坐在家族事业那就容易的很了,难怪刘、周两家对他都是这般的重视。

  酒席宴散,双方兴尽而散,席上酒兴大发,喝得酩酊大醉的周望叔周大老爷让两个美妾扶着上了自己那辆以明珠为帘的马车,一偎进座位,眼中的醉意立即消失不见,闭目沉思半晌,他向左边那个身材惹火的美妾问道:“娥容,你看……这位赖员外可信么?”

  那个名唤娥容的美妾识文断字,jing于算术,人既美艳,又聪慧机灵,周望叔许多帐务都倚赖这位贤内助打理,不止是他的妾室,而且也算是他事业上的一大臂助。听他问话,那美人娇哼一声,酸溜溜地道:“老爷都要拿娥容去换赖员外身边那个稚容美妾了,您的事儿,人家哪里还管得了。”

  周望叔微笑道:“我不过是佯醉试他罢了,豪门世家子,岂重美妾姿se,我以‘八美图’换他一个美妾,他若应允的话,我现在就不会尚存疑虑了。呵呵,老爷岂会真的把你换出去?所谓借酒装疯,这就是了,待我‘酒醒’,自然反悔,到时只说换的是图,而非真正的美人,他若不肯,陪个不是也就是了,他岂会因之与我失和?”

  周望叔有八个美妾,个个姿se上佳,曾邀名士绘就一副‘八美图’,将八个美人各具特se的妍态丰姿俱都绘在画上,饰以之钻石宝石,名贵无比。娥容听了方才转嗔为喜,却仍撇嘴道:“老爷盯着人家那个稚幼的美人儿,恨不得和一口酒,便一口吞下了肚去,他若真的肯换,谁晓得你动不动心。”

  嘴里嗔着,她仍仔细想了想,说道:“应该是真的,如果是有人行骗,摆不出这样的排扬,而且,如果他们是假的,必然心虚,一个心虚的人,岂敢如此大张旗鼓,又冒充应天府有名的豪绅,却不怕露了马脚?”

  周望叔“唔”了一声,沉吟不语。另一侧名叫阑珊的美人儿说道:“奴家也曾仔细观察过他们主妾的言态举止,确是大家风范,应该是做假不来的。”

  她也是八美图上一个美人儿,向来得到周望叔的宠爱,沉思又道:“南人北人,风气不同,南人易妾卖妾、以妾飨客,习以为常,北人风气却不尽相同。这世上有个身为宰相,却慷慨以妾侍客的韩载熙,还有一个富甲天下,却宁可破家丧命,也不肯以美妾换取自家安危的石崇,老爷如此相试,原作不得准,依我看呀,娥容姐姐说的对,老爷是真的对人家的女人动了心了。”

  周望叔哈哈大笑,在她香腮上捏了一把,说道:“八美图变成九美图,又有何不好?你也多一个姐妹作伴不是?”

  说笑罢了,他笑容一敛道:“我看他们也无破绽,不过魏王正驻跸于泗州,风声很紧呐,如无十全把握,这口风我是露不得的。”

  他轻拍美人滑腻柔软的大腿,缓缓说道:“老夫派往应天府查探虚实的快马这一两天就该回来了,且拖着他,等有了准信儿再说。”

  “嗯!”娥容掩口轻笑,媚然道:“老爷,您别忘了得月客栈还有一个买家呢,五万石粮可也不是个小数目,您就不动心么?”

  “呵呵呵……”周望叔轻笑起来:“杨浩,杨浩,好一个南衙院使,拆鸡棚捣猪圈的活儿他还成,想盘老夫的根底,就凭他一个愣头青?哼,吩咐下去,让石陵子继续带着这位杨大人兜圈子去吧,待他们离开泗州的时候,老夫会张灯结彩,搭出十里彩棚去为魏王千岁和他杨大人送行的,呵呵呵……”

  ※※※※※※※※※※※※※※※※※※※※※※※※※“老爷,您喝多了,走得慢些。”

  “老爷,腿抬高着点儿,可别绊着。”

  娃娃、焰焰争相献媚,娇滴滴的嗓音听得人直酥到骨子里头,张牛儿本来只有三分醉意,倒有七分作假,现在让她们两个搀着,你一声我一声娇声沥沥地一唤,走起路来都有点顺拐了。

  可是一进了车子,这两位就把他张大老爷给踢到一边去了,两个美人儿往榻上一座,张牛儿赶紧拾起两把扇子,哈着腰给两位捏着鼻子的美人儿扇起风凉来。

  “你不错嘛。”吴娃娃笑吟吟地瞟了张牛儿一眼:“以前本姑娘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周望叔也算是十余传承的商贾豪门,在他面前,你居然气焰比他还要嚣张,举止比他还要雍容,叫他生不起丝毫疑虑。”

  张牛儿本来就胖,又喝了酒,在这么小的空间里,还得巴结着给两位姑nainai扇风儿,脑门上汗珠子噼呖啪啦地往下掉,听吴娃儿夸奖,他自得地一笑道:“周望叔虽说是十余代豪门,说穿了不过是泗州地方上的一霸,见过甚么大世面?小的在姑娘面前,名震京师的公卿王侯、声倾天下的鸿儒名士也不知见过了多少,他们席间饮乐的谈笑作派,小的都看得熟了,随便模仿模仿,再捡几个他们谈笑过的话题,还怕镇不住一个泗州土豪?”

  吴娃儿抿嘴一笑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如今为山九仞,还是大意不得。这么大一笔生意,到嘴的肥肉他是按捺不住的,我看他已然意动,如今只是吃不准咱们可不可靠罢了。姐姐,你编排的这个身份没有问题……”

  她扭头一看,只见唐焰焰板着一张俏脸正在生闷气,不禁怔道:“姐姐怎么了?”

  唐焰焰重重一哼,没好气地道:“若不是咱们现在还要用到那个姓周的,我一定要他当面好看,他把咱们女人看成什么了,居然要跟咱们这位赖大老爷换妾,真是气死我了。”

  张牛儿连忙把腰哈的更低,陪笑道:“小的这不是没敢答应么。”

  吴娃儿听见唐焰焰竟是为他抱不平,不禁感动地握住唐焰焰的手,幽幽说道:“唉,天下间的男子,大多是哪此了,情浓时候,当你如珠似宝,山盟海誓滔滔不绝,一旦厌了,就像骡马牲口一般随意处置,哪个真把我们当人看了?也只有我们官人,王爷的权威也罢、自家的前程也罢,看的都不似自己的女人为重。也只有姐姐你这样的当家主妇,才会为小妹如此不平,小妹有福气啊。”

  “我倒不是为了这个……”唐焰焰愤愤然道:“那个周望叔不把我们女人当人看,竟然大醉之后提出换妾,这个本已叫人生气,更加叫人气愤的是,他用八个美妾换你一个,怎么却不来换我?本姑娘难道就生得差了,入不了他的眼去?真真是个该死的东西,长了一双什么狗眼!”

  “呃……”

  吴娃儿登时无语:“我家这位大妇,怎么脑子里似乎缺根弦儿啊?

  ※※※※※※※※※※※※※※※※※※※※※※※※※石陵子一进房门,就搓着手,呲着牙,点头哈腰地笑道“哎哟,两位壁爷,都在房中歇着呢,呵呵呵,小的刚又联络了一位粮商,这位住的远了点儿,在城东马家集,您二位看,是不是雇两顶抬轿呀,要不然可辛苦多了。”

  杨浩似笑非笑地道:“马家集就不用去了吧,呵呵,今儿去了马家集,明儿再去牛家坡,见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货se,答的一概是无粮可售,你每ri收了我们的钱,带着我们像没头苍蝇似的东奔西走,这么走下去,恐怕猴年马月,也收不上来一粒粮吧?”

  “啊?壁爷这是……这是什么意思,这个……这个这个……小的是个粗人,是在听不明白。”

  “粗人?”杨浩慢悠悠地踱到他的面前,折扇一收,在他脑门上“啪”地一瞧,笑容一敛,森森然道:“粗人?你这么瘦,风一吹就折的身子骨儿,也敢自称粗人?你拿本大人当猴儿耍,是么?”

  石陵子脸se微变,狡诈的眸光一闪,装傻充愣地道:“壁爷倒底在说甚么?小人……小人真的听不懂。”

  “听不懂,那本官就说与你听!”杨浩一回身,将袍裾一甩,往椅上安然一坐,沉声道“壁宿。”

  “属下在!”

  壁宿踏前一步,振声说道:“上坐的这位,就是右武大夫、和州防御使、南衙院使杨浩杨大人,还不跪下?”

  “啊?什么?你……你们不要诳我,我石陵子……”

  石陵子脸se大变,却不肯就范,吱吱唔唔只是装傻,壁宿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腿弯上,石陵子卟嗵一声就跪了下去,一时双腿yu折,痛得呲牙咧嘴,却不敢起来了。

  杨浩冷冷一笑:“你不用怕,无论在谁面前,像你这样的角se,都只过是个听命跑腿的主儿,本官不会自降身份,跟你这样的小虾小蟹较劲斗气儿的,你给我听清楚了!”

  杨浩微微向前俯身,沉声说道:“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这件事本官既然要查,就一定会一查到底。开封府多少权贵勋卿家的不法建筑,本官只消画上一个圈儿,就拆也就拆了,他jing心编织的这张网,本官也一定能扯得破,不是强龙不过江,叫他好生候着,本官自有办法把他这条老泥鳅,从洞里头挖出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神  188直播  伟德之家  雅星娱乐  竞彩网  超越故事网  188体育行  伟德养生网  澳门足球  365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