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99章 大煞风景

第299章 大煞风景

  折子渝呵斥一番,青衣汉子只是唯唯喏喏地应是,折子渝这才敛了怒容,惋惜地一叹道:“趁着粮荒人心不稳,李煜若是此时起兵,也还是来得及的。只要唐兵一发,对宋国目前来说就是雪上加霜,开封民心动摇,赵匡胤必不敢孤注一掷再对汉国用兵。

  汉国危局一解,天下形势顷刻变化,这盘棋,他赵匡胤又得花上七八年光景重新布局了。可惜,李煜此人空负男儿之躯、帝王权柄,却沉耽享乐,胸无大志,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还不及我一个妇道人家!”

  青衣汉子犹豫道:“小姐,咱们府谷若是出兵呢……?”

  折子渝摇头道:“西北诸藩,唯图自保不被吞并而已,并无与宋一较长短的实力和雄心。如今中原,能与宋国一战的唯有唐国,唐国若出兵坏了宋国吞并汉国的大计,虽是触怒了宋国,但是反而会安全了。

  可我府州不成,府州不过一州之地,如何能与宋相争?况且,外受诸羌牵制,李氏坐拥五州之地,也只想当他的草头王罢了,如果府州不自量力,主动对宋用兵,说不定夏州会抢在宋军之前攻占府州,捡一个大大的便宜。”

  她思索一阵,说道:“我们在中原只有一些探马细作,济不得甚么事,如今局已经摆下,能否解局、如何解局,已经不能我们所能掌控的了。李煜此人鼠目寸光,不是一位雄主,让他出兵断然不能,林虎子坐拥七万雄兵也是徒呼奈何,不过,要他帮点小忙还是成的,我修书一封,你立即去一趟镇海,要他大江练兵,加剧江淮一带的紧张气氛,如此,赵德昭yu平息此事,或可再增几分难度。”

  “是!那小人退下候命。”青衣人颔首领命,悄悄起身退了出去。

  折子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阶梯处,一双黛眉轻轻地蹙了起来:“本以为,就此与你山水相隔,再无相见的可能,谁晓得你yin魂不散,偏是又生这许多波折。我为宋国设这一难,最后居然是你跑来解局,你解得了么?”

  她把眉梢一扬,不无幽怨地道:“亡命奔逃于广原时,助你出头的是我们折家;把你置于芦岭,内忧外困,险死还生的是赵家,给予你援手,助你风光无限的还是我折家;功成之后,夺你之权、yu害你命的仍旧是赵家,也不知他赵家有甚么好,你就这么死心踏地的为他卖命。”

  她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大宋官场上,你异军突起,算是一个异数了。文官里头,你是异类,武官里头,你还是异类。不管是官家、晋王、还是宰相,三家势力中,你都算不上嫡系,就算立了这桩功劳,毫无根基的你站在风口浪尖上招摇,那也是自蹈险地。这一遭你被泗洲jian商设计,若是果然失败,未必不是你的福气。杨浩,你好自为之吧……”

  ※※※※※※※※※※※※※※※※※※※※※※※※※※“刘员外如今又筹措了多少粮食?”

  杨浩关心地问道。他得邓知府介绍,才知道与他同来的那位五十出头的员外就是刘向之,泗州一大粮绅,邓知府夫人的娘舅,此人对泗州粮市必然是相当了解的,所以三人到了二堂,闲谈几句,杨浩便直奔主题。

  刘员外五十出头,看起来却有六十上下,一张狭长的脸有些削瘦,满脸密密的皱纹,肤se粗糙黎黑,头发胡须都是花白的,一点也没有养尊处优的富绅模样,如果给他换身粗布衣裳,简直就是一个蹲在地垄头上的乡下老农。

  这位老农一般的员外皱紧了眉头,额头出现一个深深的川字,仿佛沟壑一般,他摇摇头,沉重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院使大人,泗洲知府是我的外甥女婿,胳膊肘儿没有往外拐的,如能相帮我岂有不帮的道理?可是现在,粮食真的是难收了,这几天我到处奔走,收上来还不足四千石!”

  他拍了一记大腿,恨恨地道:“那个为富不仁的周望叔,坏事做绝,有他在这,这泗洲的粮市就休想太平,可是祖扬对他也太纵容了些……”

  邓祖扬有些尴尬地道:“当着院使大人,就不要发这些牢sao了,本府也知道那周望叔不甚规矩的,可是他世居泗洲,十余代下来,周家子弟遍及江淮,各行各业、官府地方,势力盘根错结,根基深厚,他没有太出格的作为,抓不住他为非作歹的实据,如何惩办于他?”

  刘向之嗔目道:“这还叫没有证据?”

  他转向杨浩,目光热切起来:“杨院使,周望叔只手遮天,cao控泗洲粮市已非一ri两ri了。许多粮食都被他截买了去,现在粮市上缺粮,不是因为欠收,而是因为他联络了许多粮绅,联手cao纵市场,有粮就收,使得市上无粮可售,粮介这才节节升高。这人财大气粗,对付售粮者也是花样百出。”

  杨浩jing神一振,忙道:“刘员外,你慢慢说,他收粮到底有什么手段,何以官仓收不上粮,他却总是有粮可收?”

  刘向之道:“大人,他们打下粮食运来泗洲,官仓籴场是要按成se评估出等级,然后称量入库的,周家在本地财大势大,许多籴场小吏役人都收受过他们的好处,其中有些还与周家有些亲戚关系,这时候,他们就会有意压价,把价钱压的越低越好,粮户自然不愿把粮食贩给官仓。

  这时又有许多帮闲经纪,整ri厮混在官仓附近,与他们搭讪说和代为引见,周望叔就能以比官仓价格稍高些的粮价,把粮食收到自己手中。远来的粮户,人地两生,需要找个帮闲经纪,更是被他们直接领走,至于小粮户,嘿!更不消提了,那些泼皮无赖跟在左右虚声恫吓,他们怕惹是非,岂敢不把粮食卖与他们?”

  杨浩截口道:“官仓胥吏与粮绅勾结,明知其事,却无法杜绝么?”

  邓祖扬叹息道:“不瞒大人,本府刚刚上任时,为了官仓蓄粮,着实地头疼了许久,可是,其中关节虽听的明白,但仓场胥吏乃至许多役人,也不是说换就换的,就算是换了,换上来的人依然故往,本府只能连下饬令,却也无法分身天天守候在籴场做一个库务吏。

  本府夫人的娘舅原本是做些小生意的,此后便做了粮绅,以其法制其人,这才如虎口夺粮一般,从其他粮绅手中尽量抢购粮食,保证了官仓应蓄购的粮食数目。每年下来,所耗虽比时价还要高出一些,较之其他州县我泗州的付出却已是最少的了。”

  杨浩心中一动,忽地想到自己在霸州分发种子时让农户互相监督的法子来,转念一想便又打消了主意,这一州的情形可比一村复杂多了,那村中都是地位相等的农户,为了自家的几亩地,可真是相争不下,谁也不怕谁的。但是这里牵涉的就广了,有了阶级、有了尊卑、有了强弱,许多事情你明知弊政所在,也是想不出合适的对策的,杜绝是不可能的,就算最大程度地防范减少这种勾当,也得从制度上着手,而这就不是他的职权、也不是泗州知府的职权范围了。

  杨浩倒也没想凭一己之力,就有办法改变数千年官场商场相互勾结的弊病,开封缺粮之事是他提出的解决办法,但现在只想完成自己的任务,如今要想软硬兼施,逼迫那些粮绅乖乖地把粮食吐出来,只有抓住他们行不法勾当的小辫子作为交换条件,逼其售粮。

  所以他现在只想从这方面着手而已,但他仔细思索一阵,却不禁有些失望,官仓压价哪怕你明知是弊病也抓不住把柄的,粮食成se如何,全在库务吏们一双眼一张口,本无一定之规,你说他错了,那是各人判定标准不同,何错之有?至于粮绅购粮,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同样做不得什么可以让他们乖乖就范的凭证。

  杨浩有些烦恼地问道:“那么,如今官府抑制粮价,邓知府又派税吏把守交通要道,对私贩粮米的课以重税,那些粮绅可曾安份了些?还有私下提价的、贩粮的么?”

  刘向之肯定地道:“有的,肯定是有的,像周望叔那种人,一ri不赚进几斗真金白银,他就一ri不快活的财迷,怎么可能眼巴巴地看着粮米在库仓中不化成金银?只不过……我在泗州做粮绅才两年左右,门路耳目都远不及他,再加上人人都知道我是知府大人的亲戚,有些门道儿是不会叫我知道的,我……我明知他们必有不法勾当,却是没有真凭实据的。”

  杨浩听了不禁默然。

  刘向之又道:“不过,官府这般打压,大宗的粮米交易肯定是要受到影响的,只要官仓加纳的粮食数目他们不知详情,捱到秋收之前他们必然服软,会乖乖以平价把粮食交出来的。”

  杨浩苦笑道:“话是这样说,可是这计太也行险,一旦他们比朝廷还沉得住气的话,那时的花销比现在还要高的多。”

  见刘向之也露出尴尬神se,杨浩忙道:“魏王千岁放心不下而已,不管如何,两位所想的这法子,目前倒是对付那些jian商最好的办法,但愿能够成功。不管如何,刘员外今ri赶来,将许多粮市隐情坦诚相告,杨某心中都是感激的。”

  刘向之露出笑容道:“应该的,应该的,帮院使大人就是帮我们知府大人,刘某自然要竭尽所能。”

  杨浩打起jing神和邓祖扬一起把刘员外亲自送出府门,对面斜向一条巷弄中,一个破衣褴衫好似乞丐的身影正畏畏缩缩地往这边走,忽地看到三人出现在衙门口儿,杨浩笑容满面地与邓祖扬、刘向之拱手道别,目送他们上车离去这才返回府衙。

  那乞丐见杨浩与刘向之如此亲热,不禁吃了一惊,登时露出怯意。这时街上有几个闲汉已经注意到了他,他赶紧低下头,扭转了脚步,行若无事地向对面一条巷弄中走去。

  杨浩和邓祖扬回到府衙,邓祖扬便告辞去了后宅,杨浩回到大堂坐下,看看东倒西歪有气无力的衙役们,苦笑摆手道:“你们都去廊下歇着吧,若是有人击鼓,再来升堂侍候便是。”

  那些衙役们早站得两腿发麻了,一听这话如蒙大赦,赶紧溜之大吉。杨浩越想越恼,在大案上狠狠地捶了一拳道:“这些jian商,难道本官真就整治不得你们了?”

  壁宿在一旁打个哈欠,懒洋洋地道:“整治不得便整治不得,这天下是他们老赵家的,可你看王爷千岁他着急么?王爷整ri价在后院里用一具破琴勾搭邓家千金。

  这祸是三司使楚大人惹出来的,可你看他着急了么?整ri猫在房里,巴不得把这事儿全撇给别人。王爷不急,三司使也不急,就你着急上火的,这里边有你什么事儿啊?就算筹粮失败,也不是你的罪过。”

  杨浩道:“话不能这么说,原本没有插手此事也罢了,可是如果我不出这一计呢?说不定朝中自有能人会想出更好的办法。如今官家既然依了我的计策,也就等于堵塞了其他的可能,如果粮食不能保证充足,哪怕只饿死了一个人,我也难辞其绺,心情不安呐。”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可是,如果能赚一百万贯,你让他只赚五十万贯,天下间有几人肯心甘情愿的?现在想要他们乖乖地交出粮食来,晓之以大义那是与虎谋皮,他们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几句好话儿就能哄得他们乖乖把手里的果子交出来,唯有抓他们的把柄,逼他们就范,可这凭据,嘿!他们明知咱们是为粮草而来,岂肯露出马脚等咱们去抓?”

  壁宿翻个白眼儿,yin阳怪气儿地道:“官府嘛,想要入人之罪还怕找不到口实?他们为了粮食,买通官仓胥吏,欺压迫害粮户,就算现在没有,以前少不得也有过打砸抢烧一类的恶霸之举,我想官府卷宗里总有那么几桩陈年旧案有记载吧?要是还找不到凭据,那就栽他们的脏啊。”

  “嗯?”

  “你是官啊,你嘴大嘛,是非黑白还不是由着你说?嘁,冤假错案这种事儿,我浑身手见得多了,可不是我污蔑你们当官儿的。”

  “对啊!我怎么像头驴子似的,让粮食这种绳子系着,就只知道围着磨盘打转,哈哈,我是受了法制社会的害了,哈哈,聪明人想不出办法的时候,笨人想出的法子果然最管用,我再去向千岁请一道命令。”

  壁宿摸着后脑勺,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笨人……我么?”

  ※※※※※※※※※※※※※※※※※※※※※※※※※邓知府原本的住处证给了赵德昭,自己搬去了旁边的厢房,他回到府中,先到自己房中准备更换了衣裳便去拜见王爷,刚刚换好便服走到厅中,女儿便闻讯赶来。邓祖扬笑道:“女儿,今ri不是去清灵寺上香了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邓袖儿道:“爹爹,女儿去清灵寺上香,遇上一桩事情,听说爹爹回来,才急急赶过来禀知爹爹。”

  “哦?什么事呀?”邓祖扬喝了口凉茶问道。

  “爹爹,女儿今ri去上香时,恰遇一户人家也在寺中祈告,焚香膜拜,泣不成声。女儿好奇问起,才知是三表兄造的孽。”

  邓祖扬吃了一惊,急忙问道:“你三表兄做了何事?”

  邓秀儿怒道:“三表兄是做行钱放贷生意的,那户人家的田地去年秋汛遭了水的,因赋税缴不上,向三表兄借了五贯钱,利滚利,如今已成四十五贯,今秋就算是丰收,恐怕家中也存不下一文钱,尽数都要归了表兄,可是谁知前两天他家中即将成熟的稻子又不知遇了谁**害,被人偷偷放火烧去大半,表兄闻讯知他难以还债,便逼上门去,趁火打劫,要他以地抵债,那人苦苦哀求,表兄又看上了人家女儿,yu强索为妾,可是人家女儿早已定了亲事的。表兄或要地或要人,余此再不松口,迫得那人走投无路,一家人几乎急得上吊,真是好不凄惨。”

  邓祖扬一听气得脸都红了,拍案骂道:“这个混帐东西,竟敢行此不义之举,来人,来人,把那畜牲给我找来。”他气得嘴唇哆嗦,端起杯来想要喝茶,杯刚沾唇一股怒火升起来,茶杯狠狠掼到地上,“啪”地一下摔的粉碎。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事儿呀刚回来就大呼小叫的?”一个身材修长的红衣妇人自后厅走出来,绯罗衫子绯罗裙,裙绣石榴花,足蹬一双凤头靴,纤腰袅娜、胸脯浑圆,破具成熟妇人的妩媚风情,只是两只眼角微微上挑,透着几分犀利和jing明。

  一见她来,邓祖扬把袖一拂,怒道:“还不是你那宝贝外甥干的好事?”

  妇人莫名其妙,邓小姐忙上前把经过缘由说了一遍,邓夫人一听,不以为然地道:“我当多大的事儿呢,至于你大发雷霆的?行钱放贷,愿打愿挨,从乡里到城池,从偏远州县到首善之区,哪儿没有行钱放贷的?这事儿不碍王法吧?咱们宋国律条里面可没有禁止行钱放贷,要是欠帐不还,告到你的衙门里头,你还不能不管,对不对?”

  邓祖扬怒道:“夫人,放贷行钱,也得存着三分仁义吧?他夺人活命之田,又yu趁机勒索人家女儿为妾,这是欺天灭xing之举。”

  邓夫人大为不悦,拂然道:“什么叫夺人活命之田,勒索人家女儿为妾?行钱放贷,有行钱放贷的规矩,刘忠放贷,那钱可不全是他的,他也要按时给钱民付息的,帐要不回来,难道钱民不寻他的麻烦?”

  邓祖扬喝道:“若非你一味袒护,我看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哼!放贷行利,放贷行利,这事儿我自会去查,若让我晓得那火就是他放的,断然不会饶他!”

  邓夫人见丈夫声se俱厉,先是呆了一呆,随即便啼哭起来:“旁人还没说甚么,你倒先把屎盆子扣在自己亲戚脑袋顶上了。好啊,你现在做了官儿,嫌充我刘家要傍着你了是不是?你当初穷得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我刘娥可曾嫌弃过你?你父母早丧,叔伯兄弟视你如路人,赴京赶考都拿不起盘缠,是谁给你凑的份子?是我舅舅卖了自己家里的老牛才给你凑足了盘缠,要不然你能金榜题名?你能有今ri风光?”

  邓祖扬气势矮了三分,放低了声音道:”你……你说这些干什么?二舅做了粮绅,三舅做了捕头,姨丈不是也托人安排到籴便司去做了库吏了么,我几时不感念刘家恩德了?”

  邓夫人咄咄逼人的地道:“感念?你若真的感念,今ri就不会借题发挥,要拿我外甥做文章。放债取利,亦担风险,明知高利而去借贷,又不是做善事,还不上当然要赔偿。若是忠儿喜欢了他家女子,愿意代偿债务,娶那女子为妾,也要他家自愿才成,可没有强抢民女吧?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人家一说可怜那债就不用换了?”

  邓祖扬被夫人的气焰完全压制住了,嚅嚅地说不出话来。当时,放高利贷确实是官府允可的一种行为,而且不但民间有人放贷,就是寺院道观,也常常向百姓放贷,以致一帮和尚道士上门索债的奇观偶尔也是可见的。官员个人放贷那是公开合法的,不用提了,就是地方官府也有偷偷挪用府库的银子交与行钱人去放贷牟利的。

  邓祖扬当初刚到泗州,因为与周家素有渊源的原任知府营私舞弊是被御吏参劾罢官的,当地官吏和财大势雄的周家对他极有敌意,所以极尽排挤和挟制,他便不拘规矩,大肆任用私人,刘家上下为了筑固他的权位是出了大力的,为了把夫人的二娘舅刘向之扶持起来,成为一个大粮商对抗周望叔,而他宦囊又不丰厚,当初他也曾在把府库掌握在自己人手中之中,偷偷把钱转给行钱人放贷,赚取丰厚的利息作为本钱,可以说他并不是一个愚腐木讷的官儿,但是刘忠的行为真的是叫他十分气愤。

  可是如今夫人气愤莫名,刘家上下对他的帮助和恩情的确太大,邓祖扬有些气馁,不禁暗想:“我该偷偷把刘忠唤来,叫他莫行如此不义之举,宽限那户人家些时ri的,如今惹了夫人大光其火,何苦来哉。”

  邓秀儿见爹爹被娘亲骂的不吭气了,有心相帮,便上前说道:“娘,此事怪不得父亲,表兄他……”

  “你住嘴!”邓夫人狠狠瞪了女儿一眼:“当初你娘没有nai水,是你妗子把你喂养大的,你这丫头好意思告你表兄的黑状?”

  邓秀儿委曲地道:“娘,女儿不是有心为难表兄,实是那户人家太过可怜。”

  就在这时,厅口一个清郎的声音笑道:“邓知府回来了么?什么事如此吵嚷?”

  邓秀儿回首一看,只见一个盘髻簪发,戴宝珠金冠,穿一袭滚银边的葱白se长袍,袍上绣四爪蟒龙的英俊青年微笑着站在厅口,俏脸顿时一红,她已想到此人就是与她接连几ri斗琴为乐的那位魏王赵德昭了,这位王爷,果然生得俊俏。

  赵德昭与邓秀儿琴曲相和,渴慕之心越来越切,今ri听见这厢吵闹,正有了露面的借口,忍不住便踱了过来,一见厅中那少女翩然回首,赵德昭脚下如踩云朵,魂儿飘飘荡荡,登时也呆在那儿。

  好一个美人儿,白素为下裙,月下为上襦,把个人儿衬得美玉雕琢一般,窄袖短襦、曳地长裙,联珠对孔雀纹锦纹锦的紧身半臂衣,两个联珠恰在娇美的前胸贲起处,在她肩上还披着一件绣着鹧鸪的绿se缦衫,仿佛才从外面回来。

  她的容貌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美貌,但是很有江南女子的风韵,月眉细细长长,鼻儿小巧,红唇薄薄,刹那对视,双方都有一种心惊魂飞的感觉。

  “啊,只是……只是一些家庭琐事,想不到竟惊动了王爷,王爷恕罪。”邓祖扬一见赵德昭赶来,连忙抢步上前施礼。邓夫人忙也擦擦眼泪,勉强挤出一副笑容与夫君双双迎上前来。邓秀儿却侧了身,螓首半垂,向赵德昭俏巧地福了一礼,就要避入内室中去。

  赵德昭本来正要去扶邓氏夫妇,一见这朝思幕想的人儿要避开了去,连忙咳嗽一声:“私宅相会,哪来这许多礼节,贤伉俪快快请起,啊!这位姑娘是?”

  邓秀儿本来已盈盈退至书架旁边,马上就要闪入屏风后面,王爷忽地问起她的身份,倒是不便再走了,她身形向前一倾,随即便又站住,一倾一止,自成风景,俏生生立在那儿,仿佛便是书架上一卷犹自散发着墨香的书卷。

  邓祖扬见赵德昭不再问起他们争吵的原因,心中暗自庆幸,忙道:“这是小女秀儿,秀儿,快来见过王爷。”

  邓秀儿又瞟赵德昭一眼,芳心乱跳,姗姗走上前来,正要福礼下拜,杨浩急匆匆走来,进门张眼一望,也没看清厅中微妙形势,风风火火地便道:“哎呀,府台大人在,王爷也在,好极好极,杨某又来讨旨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雅星娱乐  大小球天影  105彩票  球探比分  新金沙  六合拳华  六合拳彩  365龙王传说  bet188激光  芒果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