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300章 天下熙熙

第300章 天下熙熙

  .杨浩这一出现,赵德昭哪有理由再拉住人家一个姑娘谈天说地,邓秀儿眉眼盈盈,向他溜溜儿的一瞟,福身见礼已毕,便避往后室中去了。赵德昭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来见倾慕已久的琴友,谁料刚有那么点感觉,话还没说上一句,杨大棒槌便来横插了一杠子,心中着实郁闷。

  可他看看这位工作狂一脸热忱的模样,又不好说他甚么,心中甚至还有些惭愧,说起来,这些ri子可一直是杨浩在忙,他只是在太傅的指点下提纲契领,坐镇幕后。这是他赵家的江山,杨浩似乎比他还要上心,朝廷有这样忠心的臣子,还能责怪他么。

  当下,邓夫人也避开了去,邓知府使人上茶,恭请魏王上座,自己与杨浩对面坐了,听他诉说来由。杨浩现在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愈锉愈勇,跟那些到现在还未正式照过面儿的粮绅们飚上劲了。

  杨浩把自己的目的和想法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崇尚堂堂正正、以大道秉政治民的魏王不甚苟同,不过事急从权,也未提出反对,倒是邓祖扬击节称赞,说道:“此计大妙,对付这些无所不为、无孔不入,从中捣鬼又滴水不漏的jian商,正该以毒攻毒。本府赞成,如果王爷同意,那下官就把近几年涉及粮商讼诉的卷宗都移交杨院使处理,看看能否找出破绽,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这个……”赵德昭微一迟疑,颔首道:“两位大人既然都同意这么做,本王应承了便是,你们只管去做,若是闯出什么祸事来,本王一力承担。”

  有这样一位肯放手任他施为的王爷钦差,杨浩心中大畅,当下三人又商量了一番细节,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杨斗士便兴冲冲地告辞离去了。

  赵德昭看看墙角一扇屏风,美人芳踪袅袅,此时再要唤她出来相见势必难以启齿,人家是知府千金,又不是教坊中的姑娘,自己一个王爷,怎好莫名其妙地强要与人相见,只得落寞起身,也向邓祖扬告辞。

  赵德昭行至门口,一阵琴声忽又传来。一曲《高山流水》仿若幽谷松根下涌出的清泉细流,清清冷冷,淙淙铮铮。《高山流水》……觅知音?赵德昭jing神一振,顿时心花怒放。

  不一会儿,赵德昭房中一曲《凤求凰》便也弹奏起来。

  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赵德昭此曲一弹,心意已诉,邓秀儿闺房中的乐曲声登时便静了下来,只听他一人弹奏,邓祖扬双眉紧锁,正想如何妥善好自家外甥刘忠之事,既不得罪了夫人,又不使他坑害了百姓,心事重重,全未注意。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赵德昭并未高歌,歌声自在心中响起。两下里,两个人悄悄牵起了一丝情愫。

  ※※※※※※※※※※※※※※※※※※※※※※※※※邓知府还要正常处理公事的,杨浩总不能鸠占鹊巢久而不去,于是便让出了府衙,搬去了籴便司查阅陈年旧案,他调来的卷宗都是涉及米粮交易或有关粮商的一些诉讼案子。这籴便司旁边便是官仓,案子中涉及需要调查询问的公人以这两处最多,在这里就近调人质询也方便些。

  壁宿也随了来,这里的房子比较陈旧,二人各住一间,杨浩查阅档案,发现了疑点就着壁宿去唤人来询问,这样有的放矢,果然成效卓著,一个上午便挑出了三个涉及粮绅强买强卖、投机倒把的案子,俱是邓祖扬上任之前的旧案,不过这三个案子举告的都是米牙人和泼皮帮闲,如果从此入手很难触及那些大粮绅的痛处,杨浩又无时间剥丝抽茧,细细斟察,是以暂且做了记号放在一边,继续向下翻阅。

  吃过了午饭,杨着喝着浓茶提着jing神继续调阅卷宗,忽地发现一桩案子正是举报泗州粮绅周望叔的,这起案子当初曾经引起极大轰动,原告叫朱洪君,原本是泗洲极殷实的一家粮户,家中有田十余顷,在泗州一带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地主。

  他告周望叔在代理官府征收粮赋的时候,私自加赋三成,从中牟利。但有不肯相从者,必然暗中招来一些泼皮无赖施以种种sao扰,横祸不断,明里又受到周望叔联络官府进行打压,他家千亩良田,数年功夫便被敲诈强买去近三成。结果因为知府包庇,此案屡告屡败,官司打了两年,打官司又白白赔进去两百亩好地,此事终是没有着落。

  朱家老父一怒之下赶到江淮观察使衙门口儿一根绳子上了吊,这一来事情闹大了,江淮道监察使、观察使联名上书御史台,朝廷为之震惊,御使台、大理寺派人联袂赶来,会同地方监察、观察衙门彻查此案,结果揪出原任泗州知府殷静的诸般不法行为,这才将之绳之以法。

  但是周望叔私自加赋三成的罪名却无据可查,周家买地的契约白纸黑字摆在那儿,征收税赋却是口头公示,而且当时负责下乡征粮的几个泼皮俱都逃之夭夭,税赋司衙门又推诿搪塞,这事儿查不下去了。

  朱洪君不服,新任知府邓祖扬上任后,他继续上告,邓祖扬接了状子果真继续查起来,他与当地士绅关系紧张,遭至当地官吏和士绅们大力排挤,与此案不无关系,结果此案又查了一年有余,还是没有得力的证据,这时朱洪君心灰意冷,撤诉不告了,邓祖扬与抱成团的当地士绅斗了这么久,也是jing疲力尽,此案便不了了之了。

  杨浩看到这里,心想:“那朱洪君老父不耐欺压,上吊自尽,朱家被敲榨去一半家产,朱洪君岂肯就此罢休?他是真的久告无果心灰意冷,还是受了周家更多的胁迫?说不定能从他这儿打开突破口。”

  杨浩计议已定,便要壁宿按卷宗中所载住址去提人来问,壁宿去了两个时辰,回来说朱家大宅早已换了主人,据说朱洪君的儿子嗜赌赔光了家产,朱家破败,变卖了祖业,如今不知去向。壁宿扮做寻常茶客,与朱家老宅对面茶肆掌柜的闲聊了一阵,得知朱洪君曾经在城东了禅寺一带出没过。

  因赌破家?杨浩心中不由一沉,说道:“你找个熟悉门路的帮闲经纪……罢了,此地帮闲与那些不法粮绅沆瀣一气,俱是他们耳目,官仓衙门里的人也是信不过的,今ri已晚,明天一早,咱们两个亲自去找。”

  ※※※※※※※※※※※※※※※※※※※※※※※刘忠从“环采阁”回来,下了马车,施施然地进了自家后宅。

  近来,他迷上了“环采阁”的红倌人潇潇姑娘,这是一个秀眉大眼、水嫩嫩香葱儿似的苗女,吃惯了江淮风味的刘忠乍一遇到这位活泼热情的蛮女,便被她迷住了。这个小娘皮真是够浪,刘忠惯经风月的人儿,也架不住这位姑娘如胶似漆的厮磨功夫,到现在两腿还有点打晃呢。

  “那细腰、那丰胸、那股子浪劲儿……”刘忠seyinyin地回味着:“真有些不舍得放手呢,不如明ri支一笔钱把她赎回来作妾。”这一想到作妾,他忽又想到了泗河边上的胡家姑娘,那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也颇招人眼馋呢,本来要把他家那几十亩良田都弄过来,可是这姑娘又实在不舍手,唔……明天还得派人去催债,早晚把那姑娘弄回来尝尝鲜。

  刘府很大,在这江淮水乡地带,六进六出的院落已是相当庞大了,院中花木疏朗,亭台楼阁,显得十分华丽。刘忠是泗州有名的行钱,钱财自然不在话下。

  行钱就是放利贷的,他从官员、富绅那里收了钱来,再高利放贷,那钱财如滚雪团一般增长的极快。这行钱是很有势利的,借钱给行钱的富户称作库户钱民,别看他们是出钱的人,也要巴结着行钱,尤其是有权有势的行钱,刘忠若是到哪个富户家去,那是要反客为主坐在上首的,主人反要侍立一旁陪笑巴结。

  刘忠想着美事儿逛进后花厅,就见老爷子刘向之正坐在那儿闭目养神,身后一个俏丫环使一双青葱玉手正给老爷轻轻揉捏着肩头。刘忠父母早亡,是由爷爷养大的,一见他正在花厅坐着,便笑道:“今ri回来的可早,今ri不曾饮宴去么?”

  刘向之听见声音,张开双眼冷哼一声,面孔似水地道:“你这小子,又去哪儿鬼混了,到现在才回来?”

  刘忠耸耸肩,在椅上坐了下来:“去‘环采阁’耍乐了一阵而已,家里有什么事么?”

  “当然有事!”刘向之挥挥手摒退了丫环,怒容道:“你说,你在泗河边上胡作非为了些什么?你姨丈方才把我找了去,看他模样,气得着实不轻。”

  “泗河边上?”刘忠眨眨眼,忽地明白过来,不由跳将起来,恼怒道:“此事是谁传去姨丈耳中的,真是岂有此理,若让我晓得,一定打断他的后腿。”

  刘向之板着脸道:“你去吧,是你表妹告诉你姨丈的。”

  “表妹?”刘忠软了,讪讪地在椅上又坐了下来:“表妹……表妹不大出门的,怎么晓得了此事?”

  刘向之瞪他一眼,摇头叹道:“真是不挣气啊,尽给我惹事儿。本想着,让你和秀儿来个亲上加亲,凭着咱家如今的富贵,再加上你姨母必定是同意的,这事儿十停中就成了九停,可是你这小子太不争气,去年与人为了‘环采阁’的祝玉儿姑娘大打出手,打断了人家的腿,闹得你姨丈姨母都有些不待见你了,现在又这样不检点,真是不给我挣脸。”

  刘忠撇撇嘴,不以为然地扭过头去。表妹是很漂亮,不过真要把她娶过门儿,哪里还能似现在这般逍遥快活,姨丈看不上他正合他的心意,他才不想攀这门亲,把自己捆的死死的。

  刘向之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不止你姨丈生气,你这样胡闹,我辛辛苦苦闯下的好名声也都要被你败光了,我告诉你,你姨丈可是发下话来了,不许你干出逼人女儿为妾的混帐事来,这笔款子,能宽限就宽限些ri子,不许继续滚利,听清楚了没有?”

  刘忠一听,不甘心地道:“人家傍棵大树好乘凉,咱们倒好,他要做清官,让咱们都喝西北风去?宽限、宽限!我干脆做善事去得了,还开什么生意啊,那块肥田,你舍得下?”

  “糊涂!”刘向之怒道:“你非得自己出头不成?”

  刘忠恍然道:“啊,我明白了,嘿嘿,你放心吧,这事儿我知道怎么做了。”

  刘向之摇摇头:“你啊,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如今有我撑着,有你姨丈靠着,你在泗州呼风唤雨,风光无限,要是没有我们,凭你能跟人家周望叔相斗?哼!这事儿是你搞出来的,自己去把屁股揩干净了,莫要给我惹麻烦!”

  太白楼中,周望叔与“赖富贵”携美妾对坐,正喝到兴处。

  周望叔悄悄派往庆天府的人已经回来了,他打听到赖家长房确有赖富贵这么一号人物,左耳下有个肉痣,年岁特征与眼前这人完全相符,而且,这位赖员外赴京师时,确实带着两个最宠爱的美妾,这对儿美妾本是一对姐妹,一个叫舒舒,一个叫服服,外人虽不见其面,却也早已风闻二姝各具佳妙,se艺双绝。

  那探子还打听到那位赖富贵赖员外此刻不在应天府,头两个月前就离开了应天府,据说要与西北迁往京师的唐家合伙做一笔大生意,具体是甚么还不曾透露出来,只知是与漕运有关的一桩大事。

  漕运,素来是获利丰厚的大生意,财源滚滚,绵绵不绝,以唐、赖两家的财力,如要插手漕运,说不定几年之后整个民间漕运就要被他们两家完全瓜分。周望叔一听顿时心热起来,贪心陡增,他不想与赖员外做这一锤子买卖了,他想攀上这棵大树,走出泗洲,捞一场天大的富贵。

  酒酣耳热之际,周望叔一双美妾都有些放浪形骸起来,娥容罗裳微敞,绮罗纤缕见肌肤,胸前瑞雪灯斜照,一道诱人的ru沟落在张牛儿眼中,“赖大老爷”的一双眼珠子差点快要年进去了。

  娥容向他娇媚地一笑,举杯啜了口酒,轻舒玉臂勾住周望叔的脖子,无比香艳地渡了个“皮杯儿”过去,转首又复看向张牛儿,一双红唇濡濡地道:“赖员外,我家老爷有意与你做一桩长久生意,员外可想听听么?”

  “啊?喔,好啊,呵呵,周兄不妨说来听听,不过……赖某此番南下,是为粮米而来,这桩生意咱们应该先谈妥了才好吧?”张牛儿如梦初醒一般,那双眼睛又狠狠飞在她ru沟里剜了一眼,这才说道。

  “呵呵,赖员外真是xing急呢,这两件事呢,原本就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事,员外何不耐心听我家老爷说一说呢?”

  娥容向张牛儿抛个媚眼儿,心中不屑:“臭男人,一个个都是这副德xing,自己身边两个如花美眷,还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巴不得所有的女人都由得他左拥右抱。”

  周望叔呵呵一笑,说道:“赖兄啊,周某这几ri四处奔走,八方筹措,总算不负赖兄所望,筹措了赖兄所需的粮食。不过……我泗州府已四处差派税吏,但凡贩粮于外地的均课以重税,赖兄,若是缴了重税,这利也就薄了,赖兄有办法把这么庞大的一批粮食绕过税吏运出泗洲么?”

  张牛儿傲然一笑,说道:“没有金钢钻儿,不揽瓷器活儿,这件事周兄就不必cao心了,赖某自有赖某的手段。”

  周望叔笑道:“呵呵,这个……我信得着,应天府赖家,到了哪儿都是一条强龙,只不过……首先,你上下打点,买通官府,总要花上一笔不菲的钱财吧?再者说,魏王千岁正在泗洲,赖兄就算手眼通天,也未必就能把魏王也买通了,这么大宗的粮食运输,一旦落入魏王耳目之中……哈哈哈,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如果周某肯帮忙的话,我能保你这粮食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泗洲……”

  “哦?”张牛儿目光一凝,透出几分jing明味道,他缓缓举杯,微笑道:“无功不受禄,周兄如此热忱相助,恐怕……与你所说的长久生意有关了?”

  周望叔神se一正,说道:“不错,坦白说吧,赖兄给我的价格是十分公道的,不过周某愿意再降价三成,把粮食卖与周兄,而且还全权负责帮赖兄把粮食运出泗洲,条件只有一个,周某希望……能与赖家和唐家合作。”

  张牛儿一怔,目光微微闪动,含糊笑道:“周兄喝醉了么?甚么赖家唐家,赖某怎么听不懂呢?”

  周望叔豁然大笑:“哈哈,唐家富可敌国,赖家北地翘楚,你们树大招风,岂能瞒人耳目?真佛面前不烧假香,周某可是一片赤诚啊,唐赖两家是两条强龙,我周某是比不得的,不过……在这江淮一带,我周家也算是枝繁叶茂的一棵大树,三人成众,与我合作,对赖、唐两家来说,并不吃亏,赖兄以为如何?”

  “嗯……”这可出乎张牛儿的预料,他不知该如何应答,只得作沉吟状低头抚须。

  “老爷,请吃杯酒。”舒舒姑娘眸波一闪,连忙举杯说道。舒舒就是焰焰,焰焰今天穿了一袭白衣,蝉翼罗衣白玉人,温柔若水,娉娉婷婷,看不出丝毫泼辣模样。

  “啊……”张牛儿连忙就着她手将杯中美酒喝了,目光与她一碰,当即便已了然。

  “好!我赖、唐两家一居于北,一居于西北,要做这大河上的生意,也的确需要南边的一方豪霸相助,赖某先允了你便是,不过此事还需与唐家商议,赖某一人可做不得主。”

  周望叔见他答应,不禁大喜过望,忙笑容可掬地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相信凭周某的实力,再有赖兄的说项,唐家也无不允之理。如果赖、唐两家愿意与周某合作,有赖唐两家坐镇于北,周某呼应于南,还怕不能财源广进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张牛儿也畅然大笑起来,周望叔睨了眼他左右陪笑的美人儿,笑道:“今ri能得赖兄有诺,咱们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周某心中欢喜,yu邀赖兄再畅饮一番,不若……请赖兄过府,咱们兄弟重新置酒,促膝长谈,不知赖兄意下如何?”说着,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向娥容一瞥。

  舒舒姑娘还未品出其中味道,一旁服服姑娘已娇嗔地抓住了赖员外的衣袖,吃味道:“我家老爷不胜酒力,不能再喝了,待我家老爷醒了酒,明ri白天再过府一叙就是。”

  张牛儿握紧了酒杯,看着对面那个妖娆迷人的美人儿,好想大声说一句:“我愿意!”

  可娃娃已经这样说了,他只能佯醉装狂,似不明其意地笑道:“今ri天se已晚,赖某确已不胜酒力,待明ri赖某再过府一叙吧,哈哈,哈哈……”那笑声怎么听似乎都有种悲愤的味道。

  娃娃今ri也是一身白衣,却因体娇面嫩,不学焰焰做淑女打扮,而是素衣垂髫,双环绿坠,一双纤秀的美足趿着一双木屐,走起路来踢踢踏踏,稚态说不出的可爱。可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稚龄女童般的小美人儿,撒起娇来却是媚眼横波,又娇又甜,周望叔看了那样憨娇神态也不禁se授魂消,只是如今确认了赖富贵的北地豪绅身份,又知他对这娇妾爱之甚深,可是不敢打她主意了。

  两下里又谈笑一阵,这才各自登车离开,周望叔一下子攀上了北地两大豪门,自然是志得意满,满怀欢畅,张牛儿却是痴痴望着娥容袅娜离去的倩影如丧考妣。

  “舒舒服服”两姐妹哪去理他心情,两个人登上车子,便把这位用过了就扔的可怜大老爷踢到一边去,欢欢喜喜地说起了话。

  “娃娃,咱们现在可以去见他了吧,叫他预埋伏兵,早做准备,把姓周的一起子人一网打尽!”

  “姐姐,这时还不急。”娃娃轻轻勾起轿帘,乜着杏眼向外一瞟,嫣然道:“须知越是此时越要jing醒,以免打草惊蛇,功亏一篑,待明ri,与他敲定了交接的时间、运粮的路线,种种消息尽皆在握的时候,咱们就去见官人。”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欧冠联赛  伟德财股网  必赢相师  澳门网投-  球探比分  188小说网  世界书院  365中文网  澳门网投-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