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302章 打死不告官

第302章 打死不告官

  .壁宿攸地弹起身来,闪电般扼住了那人的手腕,将他手中的棍子夺去,那人手腕关节被壁宿手扼住,就像铁钳一般,疼得他唉唉直叫,那女人惊慌叫道:“两位大人莫要伤了我家官人!”

  杨浩一听,急忙对壁宿道:“放开他!”

  杨浩缓缓走去,对那人道:“想必阁下就是朱员外了?本官朝廷钦差副使杨浩,奉君命巡狩江南,有些事情,想与朱员外谈谈。”

  这个乞丐虽是惊魂未定,却未露出惊讶神se,散乱的发丝间那双眸子只是冷冷瞟了杨浩一眼,他便绕过杨浩去揽住了自己夫人,头也不回地道:“我不是甚么朱员外,只是一个沿待行乞的乞丐,帮不上大人甚么忙,你们请离开吧。”

  那妇人急道:“官人!”朱洪君默然不语。

  杨浩十分意外,沉默片刻,才道:“朱员外,我知道你原本是泗州地方有头面的人物,家境殷实,生活优渥,如今到了这步田地,难道你甘心么?本官诚心要为你作主,重提旧案,希望你能相信本官的诚意,与本官合作。”

  “呵呵呵……”朱洪君一阵惨笑,摇头道:“朱某的案子早就已经结了,告到一个知府垮台,我知足了,真的知足了,我不告了,这一辈子都不告了,打死……都不告了!”

  那声音无比的凄凉绝望,杨浩心弦不由一颤,一时竟不知说些甚么才好。壁宿啐了一口道:“亏你是个男人,好没骨气的东西,老爹上了吊,儿子投了河,何等殷实的一户人家落到这步田地,你倒忍得,简直比只乌龟也强不到哪儿去。”

  朱洪君肩背一颤,凄然笑道:“是啊,我是该做乌龟的,如果我聪明些,早早的做了乌龟不去告官的话,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我糊涂啊,为什么明白的那么晚、明白的那么晚?”

  杨浩吁了口气,耐心说道:“朱员外,这一次是魏王千岁南巡于江淮,本官与千岁身负购粮重任,但有不法jian商从中作梗者,势必要严惩的,不管是泗洲商贾还是朝廷命官,本官只要掌握了他的不法证据,就绝不会官官相护,本官今ri微服来寻,员外还信不过本官的诚意么?”

  朱夫人双眼溢出泪水,望着丈夫道:“官人,咱们除了这条烂命,还有甚么?这位大人能寻访到这儿来,显见是个有诚意的,官人何不把咱们的冤屈诉与大人知道?”

  朱洪君僵硬着身子仍不回头,壁宿叹了口气,对杨浩道:“大人,枉费你一番心思了,这个人是个没血xing的,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忍了。独生儿子被人引去关扑赔光了家产投河自尽,就此断了朱家香火,他也忍了。好端端一户人家,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他仍然忍了。这个人,只要还能活命没有他不能忍的,猪狗一般的人物,何必在他身上枉费心思,大人,咱们走吧。”

  朱员外额头的青筋都一根根绷了起来,牙齿咬的咯嘣嘣直响,却仍是一言不发,周夫人突然发狂般地叫道:“官人,咱们落得这般田地,不曾有人闻问,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个肯为咱们作主的,你为什么不把冤屈诉与他们知道?你不说,我说!”

  朱夫人挣扎着就要爬上前来,朱员外抱住了她,号啕大哭道:“夫人,我们若非告状,怎么会落得这步田地,不告了,不能再告了。”

  朱夫人泪流满面地道:“官人,我们如今除了一条烂命还有甚么?公公死了、孩儿死了,朱家败落至此,这位大人既有心重审此案,我们夫妻便豁出了这条命去又能如何?”

  朱员外泣声道:“夫人,你不知那些官儿们俱是官官相护心肠歹毒的,他们说的再如何冠冕堂皇都是信不得的,明镜高悬于堂上,明镜之后却是肮脏不堪,种种机巧,俱是杀人不见血手段。为夫如今一无所有,死不足惜,可是我若死去,夫人你半身瘫痪,yu讨一口饭吃也不可得,那时可如何是好?”

  朱夫人流泪道:“官人啊,你我如今生不如死,若能陈冤昭雪,妾何惜一死?官人匆念妾身,只要报了大仇,纵然千刀万剐,妾也甘之若饴。”她说着,忽地抄起当作枕头的一块青砖,狠狠向自己额头砸去。朱员外惊呼一声,急忙伸臂挡住,然后便去夺她砖头。

  杨浩霍然动容:这两人告了几年的状,究竟遭遇了怎样的不公,才会心灰意冷至此?

  他上前一步,沉声道:“本官若说一定将歹人绳之以法,那是欺哄你们了。因为我需要证据,但叫本官拿住了证据,除非罢了我的官,否则本官绝不枉纵一个歹人,言辞凿凿,天地可鉴。贤夫妇不管昔ri受过怎样的委曲,但请你们信我!”

  朱夫人抓住丈夫的手哀求道:“官人!”

  朱员外如同风中落叶一般簌簌发抖,他忽地转过身来,厮叫道:“秉公而断?你真能秉公而断?”

  杨浩沉声道:“不然……你既不曾告官,本官主动来寻你做什么?天气太热闲得无聊不成?”

  朱员外狠狠瞪他半晌,一字字说道:“冥冥中自有天地鬼神,看着人间一切,你敢发誓么?你若诳我,天地亟之,身遭横死!你家中满门,必也落得似我朱家一般下场!”

  这样恶毒的诅咒,听得壁宿勃然se变,当即便要发作,杨浩却拦住他,淡淡一笑道:“好,本官杨浩,就在土地公公、土地婆婆神位前立誓,方才所言,但有半句虚假,必落得与朱员外家中一般下场!朱员外,现在……你可以说了么?”

  朱员外怔怔地看着他,半晌才喃喃地道:“这样活着,也真个了没生趣。说就说了罢,大不了搭上这条xing命而已。”

  他像得了失心疯似的怪笑两声,忽地说道:“前几ri你张傍许人陈告,朱某曾悄悄前往府衙,本来抱着万一的希望,是想向你鸣冤的,可是朱某亲眼见到你与邓知府、刘向之称兄道弟、亲亲热热。杨大人、杨钦差,如果你真肯为了我一个烂乞丐得罪同僚和朋友,那朱某豁出这条命去,再向您递一次状子,如若不然,朱某夫妇已沦落至斯,凄惨无比,求您抬抬手,就放过了我们吧。”

  杨浩脸se攸然一变,失声道:“你说甚么?”

  ※※※※※※※※※※※※※※※※※※※※※※※※※胡老汉做了一辈子老实人,这是破天荒头一回起赖债的心思,他壮起胆子答应了楚管事。楚管事做事倒也干练,没多久就带了里正来做保人,与他当面签了契约,一共四十七亩上好的水田,再加上他这三幢房舍,最后变成了二十贯钱。

  胡老汉等着楚管事回来的时候,就已托了个同村远亲去城中寻找和女儿自幼定亲的女婿赵证才,这是画了押收了钱,他什么也不带,打了个小包袱,带着女儿便急急离开了祖祖辈辈生长于斯的家园。

  楚管事打发了里正离开,望着匆匆行走在地埂田垄间的那对父女,冷冷地一笑,招手唤过一个帮闲,吩咐道:“去,告诉张五爷,就说地我已经拿到了,叫他准备拿人吧。”

  胡老汉的未婚女婿赵证才本是码头上扛活的力工,这几ri因为码头封河筑坝时被人一锄头刨伤了脚,正在城中养伤歇息,他得了消息一瘸一拐地赶来,两下里在南城门见了面,胡老汉说明了情况,三人急急商议一番,赵证才想起他在雄州有个远房舅舅,三人便决定穿城向北,逃到北方去寻条活路。

  不想他们刚刚走到“了禅寺”附近,张兴霸突然带着七八个泼皮出现在他们面前,冷笑道:“胡老汉,这是去哪儿呀?”

  胡老汉大吃一惊,再看到站在张兴霸身旁一个yinyin而笑的泼皮正是方才楚攸啸身边的人,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他急忙拦到女儿前面,悲愤地道:“我上了这帮禽兽的当了,证才,你快带梦霏离开,我跟他们拼了!”

  赵证才伤了脚,哪里跑得起来?再说他虽是码头上扛包卸货的力工,身上着实有把子力气,却是个老实巴交的百姓,一见了那些横眉立目的泼皮无赖,先自怯了几分,连一点反抗的意思都不敢生起,这时一被他们围住,早就被唬得手软脚软,动弹不得了。

  胡老汉冲上前去,张兴霸眼皮都没眨,一个泼皮飞起一脚,便把胡老汉踹了个滚地葫芦,另一个也跳将起来,一脚踹在赵证才的胯骨轴子上,把他踹了个嘴啃泥,冷笑骂道:“我们五爷看上的女人,你也敢拐带走?”

  张兴霸四下一看,冷冷地吩咐道:“把他们三个弄进土地巷去,这里行人颇多,莫要落入有心人眼去。”

  几个泼皮裹挟着胡老汉和赵证才便往一条荒凉的巷弄中走去,张兴霸攥住胡姑娘的手腕,不由分说把她也拖了进去,路上纵有三五行人看到,见是南城一霸张五爷拿人,又有哪个敢应声。

  一进了巷弄,几个泼皮便拳打脚踢,拳脚如狂风暴雨一般,打得胡老汉和赵证才口鼻淌血,满地打滚。

  “爹爹……”胡姑娘哀哭痛叫,但是她被张兴霸紧紧抓住,根本挣脱不得。

  “五爷,张五爷,小的不敢了,小的不敢了,求您……求您饶了小的。”赵证才只是个十八岁的后生,身体虽然强壮,胆子却不大,哪敢与那泼皮招架,被打得鼻青脸肿,只是开口求饶。

  张兴霸抓着不断挣扎的胡姑娘,就象拖着一只小鸡似的走过去,在赵证才大腿根上狠狠跺了一脚,笑骂道:“你个小猢狲,也敢跟五爷抢女人?”

  赵证才惨叫一声,佝偻了身子哀求道:“小的不敢了,小的不敢了,五爷饶命。”

  “五爷。”一个泼皮把从胡老汉身上搜出的二十吊钱捧过来,张兴霸顺手揣进怀里,狞笑道:“二十吊?可还差着二十八吊钱呢,要是还不上……那就只好拿你女儿抵债,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他睨了赵证才一眼,问道:“你怎么说?”

  赵证才脸上淤青一片,口鼻淌血,依依不舍地看了胡梦霏姑娘一眼,把心一横,叩头道:“小子没话说,情愿将她让与五爷。”

  张兴霸连声冷笑道:“你现在识相了?迟了,迟了。”

  他转眼看到胡姑娘,虽是又急又怕,脸蛋挣得chao红一片,两眼汪汪的带着可怜,可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却更加的惹人怜爱,不由se心大起。

  刘忠被人在姨丈面前掀了他底,是真的恼恨了胡老汉,他使了这招绝户计,叫张兴霸、楚攸啸两个人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软硬兼施骗得胡老汉签字画押,堂堂皇皇地夺了胡家的地,同时还蛊惑他负债潜逃。这事儿有当地里正做证,胡家父女连着他们的未婚女婿赵证才三个大活人如果在当地消失,那是没有丝毫后患的。

  这三个人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胡老汉和赵证才将被塞进麻袋,运到码头河堤上填河泥。而胡梦霏胡娘将被卖到扬州青楼里去,永无出头之ri。这就是刘忠的手段,杀一儆百,衙门口儿给你敞着,青天大老爷堂上坐着,看你谁敢去申冤。

  可是一看胡姑娘哭得梨花带雨的俊俏模样,张兴霸心中邪念陡生,就这么把她弄走卖掉,真让人有点舍不得,反正刘爷说过,要把她卖到最低贱的窑子里去,留她个完璧也多卖不了几文钱……”

  张兴霸想到这里,yin兴顿起,便对手下吩咐道:“把他们先弄到土地庙去,五爷替赵证才入个洞房,跟胡姑娘亲热亲热。”

  那泼皮一听,顿时兴奋起来,搓手道:“五爷,您看,等您爽快过了,是不是让兄弟们也痛快痛快?”

  张兴霸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子,不嫌给五爷涮锅,那就等五爷爽快够了再说。”

  胡姑娘听在耳中,骇得花容失se,yu待喊救命,已被人捂住了嘴巴唔唔地喊不起来,三人被他们急急拖向土地庙,张兴霸施施然跟在后面,到了土地庙门口,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迈步进去道:“整个南城谁不认得我张五爷,五爷要办事儿,哪个不知死活的愣头青敢出头?小娘子,你还是留着点劲儿,等会儿再叫给五爷听吧。”

  张兴霸一头撞进院中,只见两排头戴红缨盔,身穿绯红se战袄,颈上还系着一块红se汗巾的士兵正站在土地庙门口,先进来的那几个泼皮已被几名士兵逼住,雪亮的钢刀、锋利的枪尖,全都招呼在他们脖子上,一个个汗如雨下,动也不动。

  张兴霸登时一个机灵:“我的个乖乖,这……这……这是大宋的禁军呐!”

  抬头再一看,一个眉目英眉的白袍青年笑吟吟地从大殿中踱了出来:“这是谁叫唤愣头青呢?原来我杨浩的绰号都传到泗洲来了?”

  张兴霸登时石化,双手一松,“刷”地一下,裤子就落了地,露出两条毛茸茸的大腿……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英小说网  澳门足球  皇家计算器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天下足球  澳门足球记  澳门音响之家  威廉希尔app  hg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