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304章 一团乱麻

第304章 一团乱麻

  .姚姐儿是南城一带有名的暗娼,她是女继母业。

  当初于乱世之中,她的母亲无所依助,就做了个半掩门儿的窑姐儿,待到年老se衰没了生意,这女儿就接替了母亲继续做暗娼,后来找了个男人入赘,这老公确是做龟公的材料,把门望风,端茶送水,甘之若饴,全没点男儿骨气。

  这姚姐儿姿se确是不俗,那种半良家的韵味更是青楼姑娘所不具备的,楚管事就嗜好这一口儿,自打跟她有了一腿之后,食髓知味,一有机会就来寻她yin乐,这一阵子因为事务繁忙却是没有过来,老相好儿见面,自然打的火热。

  此时,二人就在中堂里坐着,姚姐儿那条透着香汗的腰巾被丢在地上,外衣已被楚攸啸宽去,露出里边的贴身亵衣,亵衣内**曲线毕露,成熟妇人的身体极为惹火。她跨坐在楚攸啸腿上,正在轻轻亲吻着他壮实而长满胸毛的胸膛。

  绣了团花的绯红se胸围子包裹的两团丰满,楚攸啸一双大手探上她的前胸,在他的大手揉捏下不断变幻着形状,姚姐儿似乎难以禁受,两道柳眉不禁微微蹙了起来。

  楚攸啸嘿嘿yin笑道:“姚姐儿,楚爷可是有ri子没来啦,有没有想楚爷啊?”

  姚姐儿娇滴滴地道:“哼,谁知道你这死鬼这些时ri又看上了哪家的妇人,奴家还道你再也不来了呢,好没良心的男人,惹得人家也不知有多伤心。”

  楚攸啸明知她是假话,却也听得眉开眼笑:“哈哈,怎么会呢,不瞒你说,我们周爷这些时ri忙着截购粮草,我老楚的腿儿都快跑细了,哪有你这般悠闲自在,两腿一分,哼哼唧唧的就能赚钱?”

  姚姐儿吃吃地笑,伸出红蔻纤指在他额头一点,娇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就说呢,有个外地的米商跟我发牢sao,说咱们泗洲官仓的收购价格比市价足足低了四成,这么低的价谁肯卖呀?嘻嘻,那粮价自然是你们压下来的了?最后粮食都落到你们手中了吧?”

  楚管事嘿嘿笑道:“外地米商?嘿,楚爷这些天为你守身如玉,胯下这位小兄弟,就没让它立起来过,你倒riri不缺肉吃。”

  姚姐儿掩口笑道:“楚爷看着如此jing壮的一个汉子,若是每天早起这根旗杆儿都不曾竖起来,身子定是虚得了,奴家就是等得你,你能喂得饱奴家么?”

  楚管事在她肥臀上狠狠一捏,笑骂道:“好sao的小娘子,来来来,且来吮吮你家楚爷的大鸟儿,看它喂不喂得饱你。”说着把姚姐儿削肩一压,便往自己胯下按去。

  杨浩和那几个扮泼皮的禁军侍卫押着杨青到了姚姐儿门前,姚姐儿的男人正懒洋洋地蹲在门口扣着鼻屎,一瞧这架势,连忙起身道:“哟,几位爷头一回来吧,里边正有客人,你们还得等等。嘿嘿,我家姐儿只有一个,你们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呐,只怕我家姐儿禁受不起,不过……要是你们肯付三倍的价钱么……嘿嘿嘿……”

  他伸出一只手,谗笑着颠了颠,那领头的禁军侍卫是跟着赵匡胤混的,向来目高于顶,哪里肯跟他一个龟公呱噪,劈面就是一个大耳聒子,扇得这龟公晕头转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那侍卫一手揪住脖领子、一手抓住腰带,“嗨”地一声把他给举了起来。这些侍卫跟着赵匡胤都学了一个坏毛病,就是喜欢乱丢东西,那侍卫举起了龟公,劈手向前一掷,便用他砸开了房门。

  房里头楚攸啸心急火燎地褪了裤子,按着姚姐儿的脑袋便往下体凑,那双红唇刚刚沾着他的尘柄,“砰”地一声响,两扇门便被撞开,一个人影滚地葫芦一般摔了进来,后面紧跟着便走进几个彪形大汉。

  楚管事倒底是经过大世面的,临危不乱,处变不惊,腾地一下便跳将起来,嗔目大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不晓得楚爷我是泗洲周家的管事么,你们……”

  杨浩抬腿迈进了房间,一瞧他**着下体的丑陋模样,不禁失笑道:“今天到底是什么ri子啊?刚刚儿的碰上个宽衣解带的,现在又碰上一个。”

  楚攸啸刚刚看到那几个泼皮打扮的汉子,还以为是哪里的地痞无赖赶来寻衅滋事,这时一瞧杨浩的模样,却不禁迟疑起来:“你……你是甚么人?”

  杨浩笑吟吟地看看房中情形,把手一挥道:“来啊,把这厮请上船去,与他那难兄难弟好生亲近亲近。”

  ※※※※※※※※※※※※※※※※※※※※※※※※※※※知府衙门里,一个禁军小校进了魏王赵德昭的住处,过了片刻,便有魏王内侍匆匆赶去把楚昭辅、程羽、慕容求醉一干人等全都请了来,见赵德昭穿起衮龙袍,戴起翼善冠,一副要出门的模样,众人莫名其妙,楚昭辅忙道:“千岁召下官等来,不知有什么吩咐?”

  赵德昭摆手道:“并非本王相请,而是杨院使有紧急的事情,请本王和诸位大人速速赶回官船,具体是什么事情本王现在也不晓得。”

  方正南蹙眉道:“这个愣头青又要做什么了?”

  赵德昭笑道:“杨院使看似莽撞,做事其实倒也懂得分寸的,若无大事他断然不会行此一举,诸位切勿抱怨,且随本王一行吧。”

  众人应是,赵德昭随口问过邓知府尚未回府,便只知会了邓府管家一声,这位管家叫刘全儿,也是邓知府夫人娘家的一个远房亲戚。邓家的叔伯兄弟们生xing凉薄,对邓祖扬这个父母早亡的本家兄弟一向懒得理会,他困苦时刘家人对他却很是照顾,他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再加上夫人常常提起娘家人的恩情,所以他做了官之后,刘家人已经全都跟了他来,倚靠着他的关系,在衙门和地方谋得了一个差事。

  那位管家听说王爷要出门,忙叫人去告知夫人,自己亦步亦趋地陪着魏王一行人往外走,魏王头前而行,绕过一丛葡萄架,就听讶然一声轻呼,一个少女声音道:“啊,原来是魏王千岁,秀儿见过殿下。”

  赵德昭闪目一看,见假山旁站着一个纤体如月的柔美少女,正是邓知府的千金,不禁露出欢喜神se,趋前两步道:“秀秀姑娘。”

  这时楚昭辅一干人等也都跟了过来,邓秀儿一见连忙福身一礼,垂下头去不敢直面,赵德昭迟疑了一下,微笑道:“本王正yu赶回船上处理一桩公务,天se已晚,今晚恐怕回不来了,还请姑娘代为告知令尊一声。”

  邓秀儿垂首应道:“是。”

  赵德照略一迟疑,当着这许多从属终究不便放言,便向她颔首一笑举步行去。

  待一帮人前呼后拥地陪着赵德昭消失,邓秀儿轻轻抬起头来,往幽深花径中一望,只听鸟雀唧唧,人踪已杳,不禁怅然若失。

  几ri下来,她从贴身丫环那儿已经晓得每ri傍晚赵德昭都要在庭院中散步,为了这场“偶遇”,她不知准备了多久才鼓足了勇气,谁晓得他今晚有公务要办。情窦初开的秀儿姑娘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心里头有了一个男人的影儿,偏偏好事多磨,怎不令人嗟叹。

  寂寂林荫花径,秀儿姑娘手扶太湖磊石,痴痴望着满天残霞,不禁幽幽一叹。

  ※※※※※※※※※※※※※※※※※※※※※※※※※※※钦差官船上,杨浩已弄了一辆驴车,把周府的外管事楚攸啸和姚姐儿夫妇载了来,俟魏王赵德昭一到,他立即把整桩事的来龙去脉向他禀明。赵德昭听了也不禁面上失se,此时壁宿那边因为人多势众,恐行藏落到有心人眼中,所以还不曾赶到。

  杨浩已抽空看过朱员外藉大街小巷中行乞所探察过的那些资料,最了解一个人的果然不是他的亲人,而是他的仇人,朱员外侦知了周望叔许多不法行径,就连他在泗洲府只手遮天,与刘家明争暗和,软硬兼施吞并他人财产的资料也弄到了许多,一一记载下来。

  杨浩是钦差副使,三个钦差中他官职最低、资历最浅,就连慕容求醉、方正南和程羽三人此番虽未挂着钦差身份,论起资历和来头也不比他小,自然没有隔着锅台上炕的道理,而且此事若不经过赵德昭,势必无法查下去。是以便把他们都请了来,反正人人都知道他是愣头青,做事莽撞不计后果,这事儿当着大家伙的面捅开,任谁也不好遮掩,有什么事大家担着就好。

  慕容求醉把朱员外所记的那些罪证要去,与方正南挤在一块儿仔细研究了半天,向魏王拱手赞道:“杨院使干的好呀,这些罪证只要一一查实,不怕泗洲粮绅不乖乖就范,依在下看来,可以把邓知府请来,由其主持,全力侦缉此案。”

  程德玄瞿然变se道:“慕容先生,此案事涉邓知府,就是让他参予也不可能,由他主持审理此案?那不是把刀柄儿授予人手?”

  方正南道:“这些恶行,并不直接牵涉邓知府,家人亲眷瞒着他为非作歹也是有的。何况这只是朱洪君一面之辞,此案尚未察明,我等自开封来,若无本地主官协从,如何办案?”

  他们是赵普的人,而邓祖扬是赵普大力举荐的官员,若是邓祖扬倒了,难保不会有人借此参劾赵普,是以大力维护。程羽不动声se,笑吟吟地道:“方先生此言差矣,莫说邓知府也有嫌疑,就算邓知府并不知情,此案涉及他的亲眷,他也应该回避。若是让他参予进来,如何能让苦主心安?王爷在此地人地两生,无一兵一卒可用,这也不妨,察缉官员的案子,正是本洲的观察使、监察使的责任,他们如今正在附近镇县督察购粮事宜,可紧急召回,由其直接查问此案,魏王千岁总掌全局。”

  慕容求醉道:“邓祖扬公体为国,勤政廉政,这是人所共睹的,若说他作jian犯科,未免可笑,就算不允他涉入此案,也不该让这地方长官蒙在鼓里,何况许多事还是需要他来配合的。”

  楚昭辅坐在魏王身侧,一看相爷和王爷的两班人马互掐起来,两道眼神立刻变得有些迷茫起来,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宋朝的官相对于其他朝代来说,是比较能够纳入体制的,不管是地方官还是朝廷钦差,没有多少专断之权,当然,若是有官员私下与豪绅勾结,对地方的危害同样不小,但是其运作过程常常也是在暗中进行,仅仅依靠朝廷赋予地方官员的权柄,是不足以让他们成为破家县令,灭门府尹的。

  赵匡胤不允许地方再出现藩镇那样的国中之国,这县令、府尹的约束力也大增,他们是不能像其他那些朝代的地方官一样,如同“百里侯”一般为所yu为的,不能因为你官大就什么事都可以插一手,在地方上开“一言堂”,比如知府的副手通判,在许多事情上对知府就有监督和制约的权力。

  从长远看,从现代经验来看,这么做其实是一桩好事,官员若拥有太大的自主权,那凡事就只能完全依靠他的个人品xing,一旦他的品xing欠佳,这地方官权柄太大,对地方的祸害可就难以想象了。

  但是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因为权柄受束缚的太多,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就差。慕容求醉与方正南两人深恐邓祖扬事涉其中,会牵连到赵普,所以就以制度挤兑魏王,而程羽、程德玄却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趁此机会把泗洲府刨个底朝天,就算不能把赵普扳倒,也能让他恶心半年。

  两下里正较着劲儿,杨浩说道:“千岁,此番于各地购运粮草事关重大,临出京时官家已经许了千岁专断之权,这件事,千岁是管得的。依下官之见,若求妥当,可以一面派人去把观察使、监察使找回来,再把泗洲通判唤来,由其三人主持此案。

  千岁可以同时以六百里快马飞报京师,这样就妥当多了,事急从权,是不能顾虑太多的,要知道这可是泗洲府,他们耳目众多,如果消息泄露,他们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就可以把罪证一件件湮灭无痕,那时就糟了。”

  楚昭辅咳嗽一声,慢吞吞地道:“千岁,本官觉得……杨院使这样安排还算妥当。”

  赵德昭犹豫片刻,霍地立起身道:“好,就依杨院使所言,杨院使,本王马上派人召本府观察使、监察使回来,召泗洲通判来见,遣人禀奏官家。在此之前,本王专断地方,你说,咱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杨浩振奋地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以往查办屡屡失败,就是因为让他们有了准备,可以利用久在地方,势力盘根错节无孔不入的优势从容布置,把人证、物证全都消灭的干干净净,这一遭咱们得快刀斩乱麻,立即拘捕所有涉案人物,咱们固然是手忙脚乱,他们也要措手不及,乱拳打死老师傅,任他再如何狡猾,到那时也必有漏洞可抓!”

  赵德昭还未应声,一个禁军侍卫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施礼道:“杨院使,有一个人在官船附近鬼鬼祟祟,被我们捉了来,那人自称认得院使大人,有大事相告,请杨院使示下。”

  杨浩讶然道:“认得我,那人叫什么名字?”

  那禁军侍卫道:“他说……他叫老黑,还说大人一听自然就明白了。”

  杨浩一听可就不明白了:“老黑……老黑……啊!媚……”杨浩连忙住口,心中一紧,暗想:“老黑怎么来了,莫非娃娃那儿出了什么事情?”

  他赶紧对阵魏王道:“千岁,下官出去见见此人,马上回来。”

  杨浩告声罪,匆匆出了舱房,慕容求醉立即道:“千岁,杨院使作事莽撞,但凡有什么事交到他手上,一定干得是乌烟瘴气,不可收拾,满东京城都有了名的,千岁岂可从他之计?以前朝廷也不是没有查过泗洲府,可没有抓到这些地方粮绅的什么要害凭据。咱们如此大举捕人,声势造的太大,一旦还是抓不到凭据,那时如何收场?愚意以为,还应按部就班,从容布置……”

  程羽立即截口道:“杨院使行事莽撞?不错,他做事向来风风火火,可是许多难为之事、不可为之事,就是在他手中办得圆满,这是行事莽撞么?千岁,泗洲官场糜烂,官绅勾结,种种势力盘根错节,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本官以为,唯有行雷霆之举,才能轰开黑幕,直取魁首。杨院使的法子,可行!”

  “此言差矣,若事不成,你置千岁于何地?千岁,愚意以为……”

  楚昭辅一看两派人马又掐起来了,马上又变成了锯嘴葫芦。

  杨浩匆匆走出舱去,就见两个禁军侍卫正押着一个汉子站在甲板上,一见他来,那人立即点头哈腰,呲牙一笑:“小的见过大人。”

  杨浩急急走过去道:“本官正有要紧事做,你怎么来了?家中出了甚么事?”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超越故事网  竞彩网  全讯  10bet荒纪  hg行  六合拳华  365网  188小说网  足球作文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