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313章 大变活人

第313章 大变活人

  .娃儿问道:“邓家小姐?”

  “是。”

  “幸会幸会。”

  “呃……”邓秀儿仍然惊奇地张着眼睛,期期艾艾地问道:“你……你是?”

  “邓小姐莫要惊慌,我是……院使大人的侍妾。”

  “喔,失敬失敬。”这句话说完,邓秀儿自觉古怪,不禁一脸糗样。

  她向绳缚美人儿唐焰焰瞟了一眼,忍不住又问:“这位姑娘是?”

  吴娃儿赶紧道:“这位是……院使大人的夫人。”

  “啊,久仰久仰。”邓秀儿只觉自己的客气话此时说来实在荒诞,可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合礼数,吴娃儿笑道:“还有这一位,你莫看她拿着剑,她也不是坏人的,她是……”

  折子渝轻轻一哼,吴娃儿便笑而不言,邓秀儿看看这个,再瞧瞧那个,只见一个娇媚的红衣少女被布条儿把身子裹得胸ru曲线毕露,叫人看了都觉得脸红,说话的这个翠衣少女声音甜美,娇小可爱,一张稚气犹存的娃娃脸儿,可怜可爱的小模样儿,分明是个还未长成的幼女,女人看了都觉得喜欢。

  至于那个拿剑的男子,虽然是个男人,却是个生得比女人还要好看的男人,唇红齿白,眉目如画,若换了女装,简直连自己都要羡煞了他的美貌。听说大唐则天女皇时有个莲花郎张易之,容貌之美令人咋舌,想来若与此人相比甘败下风,他也不是恶人么?那么他们……邓秀儿再次瞧瞧被人用布条绑得十分怪异的红衣美人儿,软绵绵卧在榻上的翠衣幼女,还有旁边那个比女儿家还要妩媚三分的俏郎君,忽然若有所悟,脸上登时变得火辣辣的。

  南方风气比北方要开放,说起男风,江淮一带也比北方还要盛行,这位邓姑娘平素与官吏富绅家的女眷们交游往来,对许多江南官绅豪富家里糜烂不堪的风月行径也是有所了解的,杨浩榻上出现这样怪异的三个人,哪怕她想象力再丰富,除了那一样最不堪的,她也完全想不到其他解释了。

  邓秀儿面红耳赤地暗啐一口,赶紧往大床一角躲了躲,心中暗道:“那个杨大人看着一派正气凛然,想不到私下里……私下里房闱之中竟是这般秽乱不堪,一个好端端的美人儿偏要这般捆绑起来,一个尚未长成的豆蔻少女也被他弄来,瞧她那嫩脸上,泪痕还没干呢,也不知被人怎生作践过。

  还有……还有这个比女儿家还要俊俏的男子,想来就是姐妹们说过的‘蜂窠’中的娈童了。他让这娈童捆缚自家夫人,狎弄稚龄幼女,若不是我来,说不定他此时已宽衣解带,光天化ri的便与这一个娈童、一个幼女、一个被绑的美女胡天黑地搅成一团了,这人的癖好真是……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想到这里,大热的天儿,邓大小姐已是起了一身的鸡皮圪垯。

  ※※※※※※※※※※※※※※※※※※※※※※※※※※※※※“呵呵,杨院使,本官与禹锡冒昧来访,不曾打扰了大人吧?”

  “这话从何说起,二人大人快快请进。请坐,呃……”杨浩放下空茶壶,向跟进来的壁宿道:“快去打些茶水来。”

  程羽赶紧道:“院使大人不用客气了,你我都不是外人,待说完了事情我们还要赶紧回去,就不用麻烦了。”

  壁宿站在门口,食指按着嘴唇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看着室内,心中好生奇怪:“这才一会儿功夫,邓家姑娘哪里去了,已经走了么?邓小姐这腿脚也太快了吧?”

  床榻上帷幔轻轻一动,壁宿心中嗖地一闪念,大惊暗想:“竟然弄上床了?大人这勾搭妇人的本领可真是前无古人了。”

  杨浩见他一双贼眼四处乱瞄,忙咳嗽一声道:“你下去吧,我与两位大人有话说。”

  “喔,是!”壁宿无比敬仰地望了一眼这位让人莫测高深的花丛圣手,怀着五体投地的虔诚心态诚惶诚恐地退了出去。

  程德玄挪开脚下一堆破烂,伸袖拂去凳上几个坐扁了的纸团,小心翼翼地在一堆垃圾里坐了下来,杨浩干笑着道:“杨某出门在外,一向懒得打理房间,哈哈,人家都称我为乱室英雄。”

  程德玄听了有些忍俊不禁,程羽咳嗽一声,说道:“杨大人,程某二人冒昧而来,实有一事相商。”

  杨浩忙肃容道:“程大人请讲。”

  程羽睨他一眼,沉声问道:“王爷待院使大人如何?”

  “恩重如山!”

  “好,那你对晋王千岁如何?”

  “一颗忠胆!”

  程羽容颜大悦,“啪”地一击掌,赞道:“好!既如此,程某有一番推心置腹的话,那就直言了。杨院使,你不会忘了咱们此行的使命吧?”

  杨浩有些奇怪地看看他们,说道:“自然不曾忘记,杨某受晋王举荐,此番巡狩于江淮,为的是解决汴梁断粮之忧啊,怎么?”

  程德玄道:“不错,我们为的是解决汴梁缺粮之危,同时也是为了维护晋王的权威。事情办得好,王爷威望ri隆,与你我俱有无穷好处,想来院使大人对此并不质疑吧?”

  杨浩不知二人绕着圈子倒底想说甚么,只得颔首道:“那是自然,不知二位大人到底想说甚么呢?”

  “是这样,”程羽略一沉吟,说道:“邓府千金秘密求见魏王千岁,为邓祖扬求恳的事,我们已与太傅宗先生说过了。”

  杨浩神se一动:“喔?”立即凝神听他下言,榻上邓秀儿姑娘紧紧依着床角,忙也侧耳静听。

  程羽说道:“魏王刚刚晋爵,骤承大任,难免举止失措,太傅随行,自有指点规劝之意。宗太傅与我二人意见相同,都认为魏王以钦差之尊,私会犯官之女,法外施恩,意图为他脱罪,这是极不妥当的事情。”

  杨浩迟疑道:“这个……,从目前情形来看,邓知府确是受人蒙蔽,他自己并无不法之事。”

  “杨大人糊涂啊,这世上多少人触犯王法,害人害己,是有意为之的呢?程某在南衙每年处理公案千百起,比邓祖扬还要看似无辜的人犯大有人在,但是犯了法就是犯了法,身为一州牧守长官,怠忽职守,纵容亲眷为恶,难道一句洁身自好就能脱罪?”

  程德玄义正辞严地道:“是啊,邓祖扬若是一升斗小民,他自然只须为其个人行为负责。然而,他是一州知府,那么境内有任何当控、可控而失控之举,俱是他的责任,他自己有无不法之事,不是他可以免罪的理由,若是把他等同于一升斗小民,要他何用?”

  杨浩知道二人说的才是正理,尽管这两人打着这王法至理的幌子,存的未必是大公无私的心,却也让人无从辩驳。可是凭心而论,邓祖扬这样的品xing,在本朝官吏中已十分难得,只是他原本家境贫寒,受过夫人娘家照拂之恩,做官之后知恩图报,却被他们蒙蔽其中,虽罪无可恕,可是与其把这样一个经此磨难,以后很可能从一个清廉的昏官变成一个清廉的干吏的人打入大狱,何如让他凤凰涅盘。

  杨浩迟疑道:“那么……二人大人与宗太傅的意思是?”

  榻上,邓秀儿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只听程羽缓缓道:“秉公而断、依法而断,如此,才是维护魏王、维护晋王、维护朝廷法纪!”

  杨浩沉默半晌方道:“二位……义正辞严,杨某无话可说,可是……承办此案并非杨某一人,杨某只是负责追缉索问犯人,将相关卷宗呈报于魏王驾前,邓知府有罪无罪、如何处治,杨某……能奈之何?”

  程羽微笑道:“钦差使节有三个,楚昭辅那老家伙虽然做了件糊涂事,闯了件滔天大祸,那是因为他根本不懂财赋粮米这方面的学问,却不是他愚蠢,此人能在自己根本不懂的财赋衙门坐了这么久的三司使,为官之道自然jing明,事涉王相之争,他是一定不会沾手的。”

  程德玄道:“魏王千岁初承大任,血气方刚,又为邓府千金美se所迷,做出不妥当的决定,然而……他毕竟是皇长子,高高在上的王驾千岁,若非万不得已,宗太傅也不好拿出老师的身份来压他。”

  程羽又道:“我们此番随行,只是幕僚身份,还剩一个钦使,那就是你杨大人了,你也是我南衙出身,我们不来与你商议还去找谁?”

  杨浩无奈地道:“我能做甚么?”

  程羽微微一笑,说道:“杨大人能做的事多了,一言可令其生,一言可令其死,只要证据确凿,就算魏王有心维护,又如何开口?”

  程德玄忍不住道:“院使大人,宰执那边……”

  杨浩惊醒榻上还有一个邓秀儿,深恐他说出有关王相之争的秘闻出来,一旦邓知府被治罪,这位外柔内刚的姑娘要是豁出去把这种内幕丑闻说出来,那就糟了。王相不和天下皆知,暗中勾心斗角的许多事儿却是不能摆上台面的,是以连忙打断道:“啊,房中太过闷热,两位大人,咱们到门口廊下再说。”

  程羽二人也觉房中气闷,又无水喝,便依言站起随他走出门去,邓秀儿紧紧揪住一角帷幄,芳心急跳如同小鹿:“他们果然假公济私,yu置我父与死地,杨院使会不会与他们沆瀣一气?应该不会,他……他不是知道魏王千岁的心意吗?可……他是南衙的人,他会不会改变心意?”

  房外,程羽细细低语:“院使大人,如今泗洲不法jian商被一网打尽,天下宵小恐惧,院使大人做得甚好,乃是奇功一件。若是再把邓祖扬绳之于法,予以严惩,各地官吏以之为鉴,对开封购粮之事必全力以赴,如此,汴梁缺粮危机可解。院使解危于倒悬,扶保社稷、救我开封百万居民于水火,此乃大公大义,漫说邓祖扬罪有应得,纵然真个无辜,牺牲其一人,拯救于天下,也是无愧于心的。”

  程德玄踏前一步,说道:“我南衙与宰执一向不和,此事天下皆知,就连官家又何尝不是心中有数?如今赵普抬出魏王来,分明是有意为难我南衙,削晋王权柄,你我俱是南衙从属,一旦晋王失势,你我又何去何从?邓祖扬是赵普大力提拔的人,偏偏他就如此昏庸,治下如此糜烂,他还以为国泰民安。只要他的罪名坐实,赵普身为百官之长,亲口举荐邓祖扬的大臣,断难置身事外。这一次又不比寻常,事关大宋国运啊,说不定官家一怒,便可一举将赵普罢官,就算不罢他的官,也必可让他失却官家的信赖,那对晋王,对你我都有莫大好处。”

  杨浩心道:“他这是想要我把邓祖扬拖下水了,人犯都关押在我这儿,我只要略使小计,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审讯人犯时只要稍露口风,就会有许多犯人见风使舵攀咬邓祖扬了。他说的实也不错,我与邓祖扬并无私交,不谈私心,只论公事的话,处置了他也是对朝廷有利的。

  克捷兄他们挥刀阻敌时曾经说过,棋局一下,人人俱是棋子,哪怕明知这枚棋子是拿去白白送死的,只要于大局有利,也要毫不犹豫,邓祖杨这枚棋子如果拿去牺牲,各地观望的官吏们必然心中凛凛,可是……可是我何忍这么做?唉……,我终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做不到冷血无情,一切唯结果为重。”

  程羽见杨浩低头不语,淡淡一笑道:“晋王对院使大人有知遇之恩,对院使大人又甚为倚重,院使大人,你只要略作把握,于公于私,便都可交待了,何乐而不为?魏王……,哼哼,年轻小子,毫无根基,他有什么可恃?该说的我们已经说了,要怎么做,想必院使大人已然心中有数,告辞了。”

  二人拱拱手,扬长而去,杨浩痴立半晌,心中正自彷徨,忽地一阵铜锣声起,远处有人叫道:“走水了,走水了……”

  杨浩抬头一看,自院落上方望去,浓烟滚滚处正是粮仓所在,不禁大吃一惊,他拔腿就要赶去,忽想起房中还有一个邓秀儿,急急一跺脚,忙又冲进房去,急唤道:“邓小姐,邓小姐?”

  邓秀儿立在榻角,正为他们方才的谈话患得患失,及至听到他呼喊反应便慢了一步,杨浩此时火烧眉毛,哪有空等得,冲到榻边伸手往里一探,恰好碰到一截纤滑细腻的手腕,他一把拖起,向外便走:“不好了,粮仓走水,你且回避,待本官……咦?”

  他忽然觉得拖着吃力,扭头一看,那人被他拖出半个身子,腾空悬在床榻之外,软软的立不起来,若不是他仍扯着人家玉腕,就要栽到地上去了,看他衣着哪里会是邓秀儿,杨浩没想到自己这张床居然有“大变活人”的妙处,定睛再看他的相貌,登时如蜇了手般撒手跳起,失声叫道:“子渝?!”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女婿  好彩网帝  爱博体育  365龙王传说  华宇娱乐  105彩票  世界杯帝  澳门赌球  伟德教程  mg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