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314章 孽缘难了

第314章 孽缘难了

  .杨浩大惊放手,折子渝立即便往地面摔去,折子渝惊叫一声,又气又怒道:“你敢摔我……唔……”

  杨浩随即便发觉不妙,可是这时弯腰去救已经来不及了,亏他反应敏捷,立即出腿做了个颠球动作,折子渝的头离地面堪堪还差几寸的当口,杨浩的靴尖便贴着地面插了进去,折子渝的香腮被他靴面托住,不禁又气又羞,咬牙切齿道:“你竟然踢我?”

  “哎呀,对不住,实在对不住。”杨浩手忙脚乱地把她扶起来,折子渝俏脸绯红,语无伦次地嚷道:“拿开你的臭脚。”

  “喔!”杨浩一放手,折子渝立即软绵绵地又向地面倒去,杨浩赶紧又扶住她,惊道:“你怎么……受了伤么?”

  吴娃儿在榻上笑道:“官人,她并非受伤,只不过是‘chun风散’的药力正在发作罢了。”

  杨浩一抬头,就见唐焰焰手脚被反剪着绑紧,一双杏眼圆睁,两颊涨得通红,娃儿笑眯眯地侧卧在她身旁,偏偏那邓秀儿不见了踪影,一时如堕梦中,不禁奇道:“你们怎会在此,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是chun风散?”

  “chun风散”是一种麻醉药物,本是一些青楼ji坊对付xing情刚烈不肯就范的女子的,吴娃儿是汴梁青楼第一魁首,各个院子的姑娘都得敬她三分,她临行之际想到出门在外,说不定这药会有些用处,便让杏儿去向其他院子的老鸨讨来了一些,不想却用在了折子渝身上。杨浩也不知那是何物,自然要问起,这时邓秀儿从床角儿钻了出来,怯生生地道:“杨……杨院使。”

  “啊!”杨浩一拍额头,忽地想到眼下可不是盘根问底的时候,忙道:“程大人他们一来,本官可更不方便让人看见与你在一起了,邓小姐还请趁乱赶紧离开为好,快些,快些。”

  邓秀儿方才听了他们三人支离破碎的谈话,心中惴惴不安,杨浩是南衙出身,会背弃了晋王帮助自己么,她有心再问个清楚,一见杨浩如此急迫,只得应一声是,跳下床便拔足向外奔去,杨浩在后面急急又说了一句:“此时不可去见刘向之他们,你明ri一早再来便是。”

  杨浩回头又向折子渝讶然问道:“你们三个……怎么凑到一起了?还躲在我床上?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折子渝冷着脸一扭头,负气不答,娃娃这时已拿出吃nai的劲儿把唐焰焰口中的枕巾扯了出来,唐焰焰立即叫道:“浩哥哥,你小心,她要杀你。”

  “杀我?”杨浩又是一呆,看看跌落地上的那柄短剑,再看看折子渝脸se,折子渝冷笑道:“不错,本姑娘今天来,就是来杀了你这个忘恩负义、无德无行的臭男人,如今既落在你的手中,要杀要剐,你给个痛快吧。”

  杨浩摇头,一字字道:“我不信,你不会杀我!”

  娃娃也道:“折大小姐何必说此负气的话,娃儿方才察言观se,可看不出你有杀我官人的意思。”

  杨浩道:“娃娃,你还躺在那儿做什么,怎不下来?”

  娃儿苦着脸道:“官人,奴家和折大小姐都中了‘chun风散’,此时实在难以动弹。”

  “那是什么毒,谁下的?”

  娃儿道:“这倒也算不得毒,过上一时三刻自然便解了,这下药的人么……自然就是奴家我啦。”杨浩听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天气热,彼此穿的都不多,肌肤相接的感觉让折子渝心烦意乱,她竭力想要离开杨浩的怀抱,偏偏身上无力脚下无根,不离开还好,好不容易挣扎开些,只是一晃,便又软绵绵地靠向他的胸口,折子渝浑身不自在,却又发作不得。

  杨浩揽着她柔软的小腰,耳听着粮仓方向喧嚣震天,深恐那救命粮和重要的人犯会有什么闪失,既然娃娃说她们现在都动不得,便不管折子渝的抗议,拦腰把她抱起,重又放回榻上,然后拾起她的短剑,一剑斩断唐焰焰身上的绳索,把剑塞到她手中道:“我去看看粮仓,马上回来,你且看着她们,有什么事咱们回头再说。”

  “好!”唐焰焰摩拳擦掌地接剑在手,跃跃yu试地转向折子渝,杨浩匆匆跑到门口,忽又驻足回身道:“焰焰。”

  “啊?”唐焰焰赶紧回头望去,努力扮出一个和霭可亲的笑容,杨浩正se道:“你不要难为她,一切等我回来再说。”说完这才奔出去。

  “哼,到这样了你还护着她?”唐焰焰气哼哼地嘟囔了一句,扭头再看折子渝,折子渝柳眉一挑,下巴一扬,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把她恨得牙根痒痒,转念一想,一个念头浮上心头,唐焰焰便嘿嘿地笑了起来,得意洋洋地道:“干嘛呀?以为有他护着你,本姑娘就不敢动你了?哼,哼哼……”

  唐焰焰揉揉发酸的下巴,呲着一口小白牙,“狰狞”地笑起来……※※※※※※※※※※※※※※※※※※※※※※※※※※※杨浩拔腿跑出自己住处,向官仓方向奔去,跑到半路,就见壁宿迈着软绵绵的双腿吊儿郎当正在散步,杨浩没好气地吼道:“壁宿,你在这看风景呢?我不是叫你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么?”

  壁宿扭头一看,苦着脸道:“大人,我这两条腿忽然就没了劲,能走路就不错了,还跑?我跑不动啊,莫不是中了暑?”

  杨浩“呸”了一口,心中忖道:“怎么突然没了力气,莫非也与那什么‘chun风散’有关?那药是下在茶里的么?可我怎么一点事都没有啊……咦?我当初在草原上被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咬过,莫非就此产生了抗体,所以百毒不侵?”

  杨浩不知娃娃那药是下在杯里的,她那杯茶只喝了大半,剩下的一口被壁宿喝了下去,所以他才周身无力行动迟缓,杨浩心里一面乱七八糟地想着,一面超过壁宿向前奔去。

  火是从第三栋粮仓处烧起的。独孤熙赶去杨浩住处后,武自功、焦海涛、卢影阳三人便绕去粮仓准备等杨浩那边一乱起来,把人吸引过去,这边就趁机放火,两面生事,让那些巡弋官兵疲于奔命,趁乱救人。不想他们左等右等没有消息,行迹反而引起了巡逻戍卒的注意。

  这官仓因为是个特殊的衙门,所以不禁人出入,但是出入的百姓大多集中在收购粮食的前厅和关押人犯的中间那栋仓房,无故闯进深处的人自然要引起旁人jing觉,这三个大盗本来还随手拿起些东西扮作搬东西的脚夫,可是连个带路的戍卒都没有,一队巡逻至此的官仓守卒起了疑心,便拦住了他们去路。

  只一盘问,他们便露出了马脚,三人一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立即夺刀杀人四处纵火,那些戍卒虽有刀枪,主要差使却是巡逻防火,哪是他们这些江湖好汉的对手,一小队士兵被他们杀得七零八落,四散溃逃。

  火头一起,他们再四下张扬开来,关押人犯的仓房那边就有几个禁军小校飞奔过来,他们的武艺与这粮仓守卒自然不可同ri而语,虽然依旧比不得那几个大盗,武自功他们想要干净俐落地解决了他们却也不是易事。

  三个大盗被他们缠住,各队巡弋士兵纷纷赶来,有的忙着救火,有的围堵上来,适逢其会的程羽、程德玄再赶来后,武自功三人便完全落了下风。程羽二人的武艺不在这三个大盗之下,再加上那些官兵守卒帮忙,三个大盗左支右绌,渐落下风。

  眼见闻讯赶来的人越来越多,小弟独孤熙那边又始终没有消息,武自功情知如此下去不是好路数,便领着他们杀开一条血路冲向大门方向,要从那里杀出重围。官仓衙门的围墙太高了,即便带着飞勾一类的攀爬工具,追兵这么紧,往那儿跑也是死路一条,但是官仓衙门同其他衙门有一个最大的区别,那就就是外松内紧。

  由于每ri往来运粮、售粮的人太多,衙门口儿根本不做盘查,只有两个应景儿的老差人,再加上如今许多人家给关在仓中的亲人送饭、探望,出入的人就更多更杂了,他们一旦冲到那儿,混进乱作一团的普通百姓当中,官兵是绝对无法挡得住他们的。

  他们事先得到了官仓的建筑图纸出入路线,又从内线口中了解了官仓中jing卫力量的部署,进退早已做过详细策划,所以才敢光天化ri之下闯入,尽管小弟那里没有消息,此时逃走他们还是有相当大的把握的,但是他们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一样很重要的事:今天,是泗洲发饷的ri子。

  那时节,官府发饷不止发钱还发实物,绸缎丝麻、粮食布匹等等,都可折算成俸禄发放。其中就有粮食一项,市面上如今粮食又不好买,而且说是抑价,其实粮价已经高涨,你不按高价去买,粮油铺子只说没粮,不卖给你就是了。

  所以这一次泗洲府发饷,为了照顾这些官员,将俸禄大都折算成了食粮,今天在职的、致仕的官员们都带了府上的人来取粮食,带来的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衙门里一出事,普通的百姓可以跑,他们怎么能跑?

  所以当武自功、焦海涛、卢影阳兴冲冲地跑到衙门口儿,以为逃脱在望的时候,就见数百名各se衣衫的壮汉,举着扁担chao水一般向他们压来,迅速把他们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武自功三人被几百条扁担打得遍体鳞伤,无奈之下高呼救命,最后还是官仓的戍卒冲进去把他们三人拖了出来。

  杨浩一到,士卒们左右一分,立即将他迎了进去。

  “本官杨浩,是谁派你们来的,实话实话,可以少受些罪。”

  “杨浩?”焦海涛惊叫道:“你就是杨浩?”

  “不错。”杨浩笑道:“你很荣幸,竟然认得本官,说吧,是谁让你们来的?”

  卢影阳挣扎了一下身子,急急问道:“你把我家小四儿怎么着啦?”

  杨浩一呆:“什么小三小四,男的女的?”

  卢影阳急道:“我四弟,男的。”

  “男的?我没见过,你们不要打岔,本官现在忙得很,快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杨浩与程羽、程德玄当即讯问,这三个大盗都有坐牢的前科,深知一旦动了大刑,熬得过去的没有几个,这时暂代知府职权的泗洲观察使郭昭月闻讯也带了大批衙门捕快赶来,那些人都是用刑的专家,三人本来还在矢口否认,一见杨浩不耐烦起来,意yu对他们动刑,只得乖乖招供。

  杨浩急着讯问,是怕还有什么漏网之鱼暗中策划了这起放火事件,一听主事人竟是周望叔,此人如今就在仓中关押,倒不必急着再去抓什么人了,周望叔重金聘来江洋大盗意图劫狱,甚至还曾想火烧官船,把所有官员和全部罪证一把火焚去,实是胆大包天,罪加一等。

  杨浩叫人带他们去指认那个受了重贿通风报信的差人,一并抓了,让程羽和程德玄带了他们赶回官船听候魏王亲自审讯,自己则急急赶回住处去找那个什么小三小四。

  他往回赶的时候,壁宿刚姗姗来到,杨浩急急往回走,壁宿只得有气无力地转身,慢腾腾地辍在后面再往回走,杨浩到了自己住处,令跟来护卫的官兵守在院子外面,自己提着青霜剑急急进去,一进院儿,就见娃儿正候在那里,杨浩喜道:“你好了?”

  娃娃迎上来道:“药力已去了十之七八,身子还有些乏软无力,不过已无大碍了。”

  杨浩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如今满腹疑窦,都不知该从何问起?”

  吴娃儿略一犹豫,说道:“官人,妾身以前对你是有所隐瞒的,其中的苦衷,当时也曾对你说过,可是如今……唉!我还是都对你说了吧。”

  吴娃儿便将折子渝策划汴梁断粮,想迫退他们派去消灭汉国的军队,以维系现有政局以保全府州折氏的计划,和自己放心不下一路随行,路上与唐焰焰结识,直到今ri追踪折子渝来到官仓的经过向杨浩源源本本说了一遍。

  杨浩听了长长地吁了口气,点头道:“我知道了,我先进去看看她们。”

  杨浩一进寝室就怔住了,只见折子渝就像方才唐焰焰一般双手双脚折向自己腰间,被布条儿捆得紧紧的卧在床上,从来雍容自若的折大小姐此刻的模样儿比起方才唐焰焰来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样的狼狈可笑,亏得她与唐焰焰都是习练武功的,肢体柔韧度好,居然做得出这样高难度的动作。

  一见杨浩进来,折子渝立即杀气腾腾地瞪向他,似乎他才是始作俑者,杨浩啼笑皆非地转向焰焰道:“我不是说过不要难为她么?”

  唐焰焰理直气壮地道:“谁难为她了,她的一身武功比我高明多了,我这是怕她药劲儿过了会逃走,所以才绑住她。”

  杨浩道:“若要绑她,也不必……绑成这副模样吧?”

  唐焰焰很天真地眨眨眼睛:“那可真是对不住了,本姑娘从来就没绑过人,也不知道怎么绑人,这种绑法啊,我是现学现卖。”

  杨浩无奈地摇摇头,对跟进来的娃娃道:“娃娃,你陪焰焰先到隔壁房间歇息,一会儿我就过来。”

  唐焰焰站着不动,只是侧着头凝视杨浩,娃娃轻轻扯扯她的衣袖,唐焰焰还是不动,双眸却迅速蒙上了一层雾气,她缓缓点头,说道:“好,好,我大老远赶来……,我是多余的人,你们聊吧,我走!”

  “焰焰!”杨浩忽地将她拥入怀中,在她颊上一吻,床上折子渝见了,眼中怒意更盛。杨浩却顾不了许多了,眼下只得先安抚了这只小辣椒再说,他低声道:“傻丫头,又胡思乱想些甚么。我看到你来,不知有多开心呢。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可是现在把她摞在那儿算怎么回事?且等我我打发了她离开,再与你好好相聚。”

  “真的?”唐焰焰含泪凝眸,有点怀疑。

  “当然是真的,咱们来ri方长嘛,你是内人,她是外人,我当然要先打发了外人,再与你这内人好生亲热一下!”吴娃儿赶紧扭过头,装做不曾听到。

  “去你的,谁要与你亲热呀。”唐焰焰破啼为笑,在他胸口撒娇地捶了一记,吸吸鼻子道:“好,娃娃,咱们走。”

  床上折子渝虽听不到他们说些甚么,看其表情动作也能猜到几分,虽然她自认为与杨浩已无干系,可见他当着自己的面与唐焰焰亲昵低语,还是连杀他的心都有了,一时间她的胸膛起伏更大,夏衣单薄,绑得又紧,胸前可观的曲线一览无余,这一起伏真个妙相毕露,只是就她自己没有发觉。

  唐焰焰爽快地和吴娃儿走出房间,装模作样地挪开几步,然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猫下腰,蹑手蹑脚地又潜了回来,伏在门边侧耳偷听房中动静。

  一见唐焰焰听话地离去,杨浩赶紧抢过去为折子索匆匆解开绑缚,折子渝冷冷瞟他一眼,只顾活动手腕脚腕,不肯与他多说一个字,杨浩默立床头,不禁黯然一叹:“子渝,我们许久未见了。”

  “请叫我折姑娘,子渝……也是你叫的?”

  杨浩想起初次问她名姓的情形,不禁感伤地道:“就算我们已经……,难道就唤不得你的名字?记得我们在广原的时候……”

  折子渝仰起头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请不要再提起。”

  杨浩默然片刻,缓缓说道:“并不算许久,时间仍在,飞逝的……是我们的心。”

  “你听听,你听听,他跟她说话,永远这么有诗意,对我就……哼!哼!”唐焰焰在娃儿耳边酸溜溜地道。

  娃娃嫣然道:“官人都要与你这内人大白天的好生亲热一下了,还不够有湿意么?”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日博  竞猜网  足球外围  188直播  澳门音响之家  188体育新闻  伟德女婿  足球神  资枓大全  新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