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318章 断肠花
  .杨浩回到住处,坐下来缓缓研墨,又铺开纸张悬腕提笔,犹疑半晌却长长地叹了口气,始终无法下笔写下一字。对邓知府他不无同情,但是邓知府落得如今这样下场,真个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他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邓秀儿想出来的办法其实确是个好主意,杨浩做事喜欢剑走偏锋,行奇用险,邓秀儿这样的计策正合他的心意,但是欣赏归欣赏,他是无法去冒险这么做的。凡事总有权衡一下利弊得失,这么做一旦事发,等待他的就是牢狱之灾,就算他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也没有那么伟大的情怀,只因为邓祖扬是个清官,就起了割肉喂鹰、以身饲虎的大慈悲。

  更何况他如今亦有自己的牵挂,娃儿把终身托付给了他,焰焰也已来到了他的身边,做为她们的男人,他做事岂能不为自己的女人考虑一下?且不说他不择手段地去帮邓知府,赵普未必感激他,而且触犯了国法,一旦让赵光义晓得,那更是后患无穷。

  他yu与焰焰成就好事,断了唐家想让她嫁作晋王侧妃的念头,以晋王赵光义来说,虽不及乃兄赵匡胤雄才大略,但是其胸襟气魄却也非常人可比,他对唐焰焰并无感情,亦未必就会因为一个美人儿被人先娶了去就耿耿于怀,但是自己身为南衙下属,如果如此相助赵普这个与南衙水火不容的政治对手,去帮助他们派系的人脱罪,一旦被赵光义知道,那就绝对容不得自己了。

  “唉,邓知府不是个好官,却是个好人,非是杨某不愿救他,实是无能为力,希望那个年幼无知的丫头能够理解我的苦衷。”想起拂袖而去邓秀儿那怨恨不已的眼神,杨浩唯有摇头付之一笑笑。

  他却没有想到,邓秀儿如今最恨的人就是他了。在邓秀儿心中,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推她下水的人固然可恨,可是岸边走来的那个人抛出了一根稻草,给了她生的希望,当她拼命地挣扎到那个人身旁,那个人明明只要伸伸手就能把她拖上岸时,那人却因为怕湿了自己的鞋子而拒绝再伸援手,宁肯眼睁睁地看着她沉入深渊,她所有的恨,都在这一刹那全都转移到了这个人身上。帮人帮一半,杨浩有他的苦衷,怎知得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不能这样毫无原则地帮她,可是……邓知府毕竟品xing不坏,就此治罪有些可惜,再说魏王对邓姑娘有意,待将来风平浪静,未必不会纳她为侧妃,我若就此袖手,着实不妥。她如今的困境,我当与魏王说说,在尽可能的范围内与她爹爹行个方便,如此一来,我总算是尽了力,魏王和邓姑娘也不致对我生了嫌隙。罗公明说过,做人要内方外圆,原则要坚持,这些为人处事的技巧我也不可不加注意。”

  笔端轻轻垂落一滴墨汁,晕染了纸张,杨浩将笔一搁,当即起身便往外走。

  乘轿到了泗洲城外码头边,又换乘小船登上官船,杨浩立即便去见魏王,魏王只穿一袭轻衫,面se微带yin霾,似乎心情不太好,杨浩无暇揣摩他的心思,便将自己了解的情形源源本本向他说了一遍,赵德昭的脸se更显yin沉,半晌才沉沉说道:“想不到邓家那些亲眷竟然如此无情无义,杨院使,如今……真的没有办法帮她了么?”

  杨浩道:“千岁,下官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其实……就算让他将库银补足,咱们抹去为银被贪墨挪有的罪证事实,已然是与法不合,但法理不外人情,邓知府虽有亏职守,品xing还是相当不错的,那么做虽与法不合,下官却也心中无愧,可是如今这种情形……”

  他摇摇头,默然片刻,又道:“明ri察缉此案的钦差就要接手此案,一旦移交了案子,不论是我还是王爷,都不方便再插手。下官想,若想为邓知府减轻罪责,今ri已是最后的机会,不如让邓知府抢在钦差到来之前主动上表请罪,下官与王爷联名附奏,将事情来龙去脉一一叙说清楚,随同邓知府的请罪表一同呈送京师,或许官家见了能够网开一面。”

  “联名上表,为邓知府求情?”

  “是,王爷,我们如今能为邓知府做的……,就只有这样了。”

  屏风后面突然传出一声清咳,杨浩猛地抬头望去,却不见屏风后有人影闪动。赵德昭霍然起身绕室疾走,半晌之后,突地顿住脚步,脸庞有些涨红地道:“好,你去见邓知府,向他说明本王的苦心和难处,劝他立即向官家请罪……”

  屏风后面又是连咳两声,赵德昭不理,提高声音道:“本王就与杨院使联名上书,请官家网开一面,薄惩其罪!”

  “是,下官遵命。”杨浩往屏风处看了一眼,不动声se地抱拳行礼,缓缓退了出去。

  ※※※※※※※※※※※※※※※※※※※※※※※※※※※※※“王爷,老夫方才一番话都白说了,你怎么能答应这么做!”太傅宗介洲怒气冲冲地从屏风后面闪了出来。

  “老师。”赵德昭躬身施礼,宗介洲避而不受,退开一旁,气愤地道:“王爷方才也听到了,邓知府得此下场,他的那些亲族是怎么做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就连邓家的亲眷对他都袖手不理,王爷何必去搅这趟浑水?”

  “老师,学生实在不忍……”

  “王爷,我看你是为se所迷!”

  宗介洲怒不可遏,唾沫星子都快喷到赵德昭脸上去了,他大声指责道:“王爷,你刚刚晋升王爵,初次代天巡狩,不知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就连官家也在看,看王爷的为人处事,看王爷是否干练机事,绸缪枢极,看王爷是否心怀家国,大公无私。王爷不惜羽毛,为一犯官求情,且是值此国家危难之时,实在不合时宜,王爷这么做,简直是……简直是……咳咳……咳咳……”

  赵德昭见老师气得面红耳赤,咳嗽连声,不禁歉疚地俯首道:“老师,学生知道老师呕心沥血,都是为了学生,可是……,请老师宽恕,这一次,就这一次,老师就让学生自己做一次主吧。”

  宗介洲气得胸膛起伏,大声喝道:“千岁,你是王爷、是皇子,你当以家国天下为念!”

  赵德昭霍地挺起胸来,亢声答道:“可是学生也是一个男人,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yu的男人!”

  宗介洲气得脸se铁青,嘴唇哆嗦,指着他道:“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你……你你……气死老夫了……”

  赵德昭一看他气得嘴歪眼斜,摇摇yu倒,慌忙赶上两步把他扶住,让他在椅上坐了,取过一杯凉茶来让他顺气儿,宗介洲喝了口水,呼呼地喘了几口大气,脸上才算恢复了几分血se。

  看看自己这个苦心调教多年的学生,宗介洲长叹一声,语重心长地道:“王爷,多少帝王为女se所迷,以致丢了江山社稷。如今正值朝廷危难当头,这种时候,换一个钦差来,恨不得杀一儆百,借泗洲昏官恶绅的人头jing慑天下呢,可是王爷却为一女子而枉顾国法,官家会怎么看?文武百官会怎么看?

  王爷啊,如今你虽是已经成年的唯一皇子,可官家chun秋正盛,这储君一时不急着立,皇位未必就一定落在你的头上啊。二皇子德芳聪颖过人,最受官家宠爱,皇后也最是偏爱二皇子。况且,皇后正当妙龄,以后也未必没有所出,王爷若是如此任xing胡为,不能得到官家的青睐和信任,虑及自唐以来乱世纷纭、朝代更迭之忧,你道官家不会另择贤明储君么?”

  赵德昭垂首道:“学生自知辜负先生的教诲……”

  他咬了咬牙,又道:“可是……就这一次,就让学生任xing这一回吧。”

  “你……唉!”

  宗介洲无奈地摇摇头,语重心长地道:“王爷重情重义,本是一桩好事,可是帝王天子,九五至尊,是以天下为棋盘,众生为棋子,着眼的应该是整个天下,走的是世间这盘棋。我吃你的子,你也吃我的子;有的子糊里糊涂被人吃,有的子义无反顾送人吃;有时为夺一子吃,须要一个jing心设计;有时双方兑子吃,却是一场交易。一切服从大局,车马炮象士卒为了大帅哪个不可牺牲?为了保车可以丢卒,为了保帅弃车也在所不惜。弃小情小义,看似无情,却是为了天下,王爷这‘无情’的功夫,还须好好锤炼。”

  “是,老师教诲的是。”

  宗介洲见他始终恭谨,气se好了许多,这才无奈地说道:“罢了,那……就这一次,只能这一次,下不为例。”

  “是,学生遵从老师吩咐。”

  这时一个小内侍悄然闪了进来,躬身道:“王爷,泗洲监察使李知觉求见。”

  李知觉是朝廷官员,宗介洲却只是赵德昭的老师,这种公事会唔的场合他是不方便在场的,便又隐到了屏风后面去。

  李知觉此来,是因为明ri查办泗洲一案的钦差就将赶到,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向魏王汇报一下,李知觉将他这段时间代理的事情一一禀报明白,正yu起身告辞时,神情略一犹豫,又道:“王爷,下官来时,见邓府小姐正在码头上徘徊,意yu见王爷一面,只是为侍卫所阻,不得登船。”

  “邓姑娘来了?”赵德昭忘形地站了起来,忽地想到屏风后面的宗介洲,笑容不由一僵,又缓缓坐下,面无表情地道:“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李知觉暗叹一声,向魏王长揖一礼,转身退了出去。

  宗介洲从屏风后面闪出来,赵德昭神思恍惚地坐在那儿,竟然没有察觉,宗介洲冷眼旁观,不由暗暗摇头,他咳嗽一声,赵德昭慢慢转过头来,有些难以启齿地道:“老师,邓姑娘她……她要见本王,本王……”

  宗介洲冷声道:“王爷,你忘了刚刚才说过的话了?社稷江山与一女子,孰轻孰重?这还要为师教你么?”

  赵德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嗫嗫不能作答。

  宗介洲走过去,推开窗子,往岸上远远眺望一番,略一思忖,回身说道:“王爷,她是犯官之女,这船上尽多各方的耳目,王爷绝对不可以再与她相见,为师便往岸上一行,去见见邓姑娘吧。”

  赵德昭紧张地道:“不知老师要与邓姑娘说些甚么?”

  宗介洲冷哼道:“为师还不知她来意,王爷紧张甚么?王爷尽管放心,为师不会难为她的。”

  宗介洲无奈地道:“如此,有劳老师了。”

  赵德昭走到窗口,看着宗介洲步下舷梯登上小舟,目光再缓缓移到岸上那依稀的人影儿,不由黯然低语:“这皇室贵胄、这王驾千岁,看来风光无限,可是真就比那寻常百姓快活么?”

  环顾四周,花团锦簇,岸上船上,jing卫森严,看在人眼中威严无比,身在其中的他,却似置身于一个无力挣脱的樊篱牢笼,不知不觉间,他的眸中已满蕴泪光,目光那个yu待一见却身不由己的倩影也变得朦胧难明了。

  ※※※※※※※※※※※※※※※※※※※※※※※※※※邓祖扬搁下笔,将自己写就的长长一篇奏表仔仔细细地读起来,唯恐言语之中有什么漏洞再被人抓住什么痛脚,他字斟句酌地看了几遍,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士为知己者死,何况他已必死,用这必死之躯最后为恩相做点事情吧,就算是他酬报了恩相的栽培之恩。

  在这份自供奏表中,他供述自己因任县令期间政绩斐然,受到官家赏识朝廷重用,得以升迁为泗洲知府,之后如何得志意满,如何贪图享受,被当地粮绅重利贿买,从此堕落沉沦,沆瀣一气,又多方矫饰,欺瞒朝廷。博取好名声。

  在他的供述中,他对自家亲眷所为不再是懵然无知的昏馈庸官,而是一个始作俑者。一切所为,都是他升任泗洲知府之后贪逸享受,为jian商引诱所致。其中关键时,在迁升泗洲府之前,他是清白的,是卓有政绩的,迁升泗洲知府后,也不是做官的能力不足,而是他受jian商引诱,这才纵容亲眷与其沆瀣一气。这样一来,赵普就没有识人不明、举荐失当之罪了,至于他有今ri行为,那也只是负责考评江淮道的官员未能明察求毫了。

  邓祖扬相信了慕容求醉的话,大包大揽地承担了全部罪名,只希望此案到此终结,不要被有心人利用,继续扩大打击面,直至对他恩重如山的赵相爷也受到牵连。至于自己,死已是必死了,为了报答恩相又可惜此身?

  “更何况,一个昏官,似乎比贪官的评价还要不堪,我这个昏官对朝廷无益、对恩相无益,对泗洲百姓有害无益,如今不如背一个贪官的名声,为恩相做一点有益的事情,呵呵……呵呵……”想到这里,邓祖扬自嘲地笑了起来。

  “见过杨院使。”

  “嗯,你们暂且退下,本官要见见邓知府,有些话要对他说。”

  “是!”

  一听门外声音,邓祖扬连忙将奏表卷起藏入袖中,门应声打开,杨浩走了进来……※※※※※※※※※※※※※※※※※※※※※※※※※小船儿载着宗介洲和邓秀儿缓缓驶向官船,摇橹声一下下扬起水波,“哗哗”的水声恰似邓秀儿此刻的心境,无助、混乱,一片茫然。

  “老夫先上船去,然后会安排人带你去见令尊一面。”

  宗介洲转过身,肃然说道:“邓姑娘,人犯的家眷,很少有人会有你这样的优遇,老夫是念你一片孝心,心生怜悯,这才答允了你,但是……这也是老夫能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魏王喜欢你,相信你也心知肚明,但是以魏王的身份地位,许多事他是不能去做,哪怕沾惹一点对他都是大大不利。希望你不要倚仗魏王对你的些许怜爱,再去为难他。否则,一旦对魏王的清誉有碍……,哼!你记得了么?”

  邓秀儿含羞忍辱地听着他的教训,只是低低地应了声是。

  在岸上,宗介洲一番义正辞严声se俱厉的训斥,已经彻底打消了她的妄念,她知道,如今魏王也是有心无力,此路不通了,再也没有人能对她的父亲伸出援手。她苦苦哀求,又答应宗介洲从此以后再不去求魏王帮忙,这才换来宗介洲一个承诺:让她再见父亲一面。

  小船儿到了官船下面,舷梯放下,宗介洲先行上去,邓秀儿未得指示,只得在小船上等候。知徒莫若师,魏王赵德昭见邓秀儿随着宗介洲一同回来,果然又惊又喜地奔出船舱相迎,结果不见秀儿姑娘的模样,却被先行上船的宗介洲又堵了回去。

  宗介洲安排妥当,这才令邓秀儿上船,邓秀儿登上船头,充满希冀地往船舱那边一望,神se顿se一黯,只见两排禁军侍卫将船舱门口封得严严实实,哪里还能见得着那人的身影。

  面前一个王府的小内侍皮笑肉不笑地对她道:“邓姑娘,咱家已得了太傅吩咐,带姑娘去见令尊,邓姑娘,请随咱家来吧。”

  “多谢中大人,有请中大人头前带路。”

  邓姑娘恋恋不舍地又往船舱方向看了一眼,便随着那小黄门沿着阶梯走向甲板下面。

  船舱中,赵德昭从缝隙中看着邓秀儿的身影消失,忽然厮吼一声,狠狠地在舱板上捶了一拳,便像受伤的野兽一般奔回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将舱门摔上。

  “王爷,王爷……”几个小内侍慌忙抢过去拍打房门,宗介洲冷冷地道:“算啦,就让王爷一个人好好静一静、想一想吧。”

  他转过身,望着被那一拳捶得扇动不已的舱门,沉沉地道:“去,看紧了邓姑娘,一俟她见过了邓祖扬之后,立即叫人载她离开,不得在船上须臾停留。”

  ※※※※※※※※※※※※※※※※※※※※※※※※※※※※※※※※※“呵呵,杨院使,你不用再说了,本府已经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杨浩愕然道:“邓知府,本官不明白……你已经明白了什么?”

  邓知府微笑道:“杨大人要本府向官家上表请罪、承认自己昏庸无能、治下无法,才弄得天怒人怨,泗洲百姓满身冤屈都不敢击鼓告官?”

  杨浩微一蹙眉:“邓知府这话说的……,莫非邓知府对本官有甚么成见?本官的意思是,府台大人不如承认是受人蒙蔽,对泗洲官商勾结一事一无所知,如此,大人身上的罪责就会轻一些,魏王殿下已答允与本官一起为府台大人做保,随同府台大人的奏表上书官家,那样的话……”

  邓祖扬打断杨浩的话,冷冷问道:“邓某很是奇怪,魏王千岁和杨院使何以如此热忱,要为邓某这么一个素无交情的糊涂官儿向官家请命呢?”

  “这个……”

  杨浩为难起来,当着人家老爹,总不能说那是因为你女儿生得俊俏,魏王喜欢了她,有意要把这知府千金纳进私房,所以才想救你这个便宜丈人吧?

  杨浩吱唔半晌,实在难以启齿,只得说道:“府台大人清廉自守、品xing高洁,魏王和杨某都是十分敬佩的。如今邓知府为小人蒙蔽,身受其害,若是就此受到国法严厉制裁,实在令人扼腕叹息,故而……”

  邓祖扬豁然大笑:“哈哈,哈哈……,魏王千岁和杨院使古道热肠,邓某真是感激不尽,不过……王爷与院使大人的好意,邓某可是实实的不敢当,邓某不识抬举,只能敬谢不敏了……”

  杨浩愕然道:“邓府台,本官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这桩案子,你是难辞其咎的,抢在钦差御使赶来之前先行上表自请处分有何不可呢,如有魏王和本官为你求恳,想来官家也能有所考虑……”

  邓祖扬伸出手去,张开五指将一只茶盏抓在手中,微笑着说道:“不错,泗洲今ri局面,本官难辞其咎,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的,邓祖扬年年考评都是公体为国、干练jing明,如今铸成这般大错,还有何颜面劳动魏王千岁和杨院使去为邓某向官家乞活呢?”

  “邓知府……”

  “邓某……该死呀!”

  邓祖扬突然把手一举,狠狠往桌上一拍,“啪”地一声炸响,茶杯登时四分五裂,茶水洒了一桌,杯子碎了,就连茶杯盖儿都断成了三截,瓷杯碎片划破了他的手掌,鲜血立即染红了那些洁白的瓷片。

  杨浩撞倒了凳子弹身而退,攸地倒跃出三尺多远,提高的戒备叫道:“邓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要做蠢事!”一句话未说完,就见邓祖扬抓起一块茶杯碎片,把头一仰,便向自己颈间毅然、决然地狠狠划去,惊得杨浩魂飞魄散,立即又向邓祖扬猛扑过来。

  “噗!”

  到底是迟了一步,杨浩的指尖触到了邓祖扬的胡须时,一腔鲜血已喷了出来,溅得他一头一脸,浓稠的血液溅在脸上手上时,血液还是热的,杨浩的心却已冷了,他隔着一张桌子,身子向前探出,一只手臂就那么呆呆地举在邓知府面前,再也说不得、动不得了。

  邓祖扬决然的一划,锋利的瓷片立即划断了他的咽喉,鲜血喷涌而出。他望着杨浩,眼神里有一种得意而戏谑的笑意,他牵动了一下嘴角,似乎是想笑、又似乎想要对杨浩说些甚么,可是因为声带断裂,他已发不出声音,轻微的嘶嘶声中,鲜血便顺着他的嘴角汩汩流下。

  “你……你……”

  杨浩眼睁睁看着邓祖扬逐渐萎顿下去,脑海中还是轰隆隆的一片迷茫:“他自杀了,他竟然自杀了……”

  舱门打开,一声凄厉尖锐的女人尖叫叫从舱门口传来:“爹爹……”

  与此同时,邓祖扬的身子软倒了下去,“噗嗵”一声撞翻了凳子,整个人倒卧在血泊当中。

  紧接着,一个不亚于那少女声音的尖锐嗓音嚎叫起来:“杀人啦,杀人啦,救命啊……”

  杨浩颈项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去,就见一个小黄门跌跌撞撞地向远处逃去,邓秀儿则直勾勾地看着邓祖扬倒在地上的尸身,一步步向前挪来。

  杨浩无奈地闭了闭眼睛:“这个刚愎自用的糊涂官,就是死,都留下了一摊子的糊涂事,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消息传开,船上的人都被惊动了,就连宗介洲也没有再阻止魏王,堂堂一方知府,哪怕是个犯官,他的死也不是一件小事情,怎能不惊动众人。

  所有的人都赶到狭小拥挤的底舱邓祖扬住处,看着抱着父亲尸身哭得死去活来的邓秀儿愕然不明。慕容求醉惊讶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邓府台怎么会……怎么会突然自尽呢?杨大人……”

  杨浩一身是血,摊摊双手,无奈地道:“邓知府为何自杀,本官也是摸不着头脑。”

  方正南目光一闪,突然问道:“杨院使来见邓知府,是因为……”

  “明ri就要将此案移交巡案御使,而邓知府既是泗洲牧守,又是待罪之身,所以本官赶来会唔邓府台,只是循例交待些事情,谁料……谁料邓知府毫无征兆,突然就拍碎了茶盏划破了自己的咽喉……”

  “杨院使,你亲眼见到我爹自尽的?”

  邓秀儿忽然抬头问道。她满脸是泪,哭得梨花带雨,脸颊苍白、双眸却带着股妖异的红se,声音哽咽,语气却冷静的可怕,杨浩看了心头也不禁泛起一抹寒意:“不错,你……你方才不是也亲眼见到了么,那划破咽喉的瓷片如今还攥在他的手里,本官实未料到令尊会突然自杀,想要救他已是来不及了。”

  “杨院使,我爹临死,可曾说过些什么?”邓秀儿任泪横流,死死地盯着杨浩问道。

  “令尊说……,令尊拍碎茶杯时,只说了一句‘邓某该死’……”

  慕容求醉听到这里,长叹一声道:“邓知府察事不明,致使家人为祸乡里,常自心怀愧疚,老夫就听他说过自惭自愧之言,如今看来,邓知府是因为听说明ri就要将此案移交有司,罢官究罪,这才心生绝望,陡生自尽之念了。”

  方正南也长吁短叹地道:“可惜,可惜呀,官家仁厚,以邓府台的罪责,原不致死,谁料他竟这么想不开,邓知府的xing子实在是太刚烈了些,书生意气、书生意气啊……”

  慕容求醉摇头一叹,俯身去扶邓秀儿:“邓姑娘,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来人呐,把邓府台扶起,暂且安置到榻上,稍候换去血衣,更换衣裳。”

  程羽和程德玄冷眼旁观,彼此对视一眼,一脸狐疑之se不褪……※※※※※※※※※※※※※※※※※※※※※※※※给邓祖扬敛尸的时候,有人在他袖中发现了那封遗书,一俟得知了遗书内容,邓秀儿再也隐忍不住,声嘶力竭地哭叫起来:“不会的,不会的,爹爹明明是冤枉的,绝不会写下这样的东西,那些人横行不法,爹爹完全蒙在鼓中,他怎会自承与那些jian商贪吏沆瀣一气、狼狈为jian,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是有人意图陷害我爹爹。”

  程德玄目光一闪,一把取过那封遗书,递到邓秀儿面前,问道:“邓姑娘,你看看这遗书笔迹,可是令尊亲笔?”

  慕容求醉也飞快地闪身过来,一见程德玄已将书信递到邓秀儿面前,不便出手去抢,便掩唇轻咳一声道:“秀儿姑娘,这封遗书事关重大,你可要看好了,小心些,众目睽睽之下,若有损坏,可就有损毁证物之嫌了。”

  邓秀儿的字是小时候爹爹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教出来的,自己父亲的字她怎不认得?眼看着那纸上笔迹确是父亲亲笔无疑,邓秀儿还是难以置信,只得哀哀哭泣道:“这字迹……确是家父亲笔,但是这信……这信一定是有人逼迫我父亲写下的,泗洲这桩粮草案,从不曾有人攀咬我父,更无任何凭据证明是我父暗中cao纵,眼看朝廷钦使将至,他怎会在这个当口儿揽下所有罪责一死了之?你们说,你们说!”

  众人都默然不语,邓祖扬猝然自杀确实疑窦重重,但是船上这些人本就各怀机心,人人心中有鬼,背后都搞过自己的小动作,如今弄不清邓祖扬的确实死因,谁敢胡乱主张,万一把火引到自己身上怎么办?

  杨浩净了面,更换了衣衫,刚刚赶了回来,站在一旁也是嗒然不语。邓祖扬自尽时,唯有他一人在舱中,打开舱门的时候,邓祖扬刚刚倒下,杨浩隔座而立,一身鲜血,如果说可疑,那他是最可疑的凶手。

  可是魏王和宗介洲对他进舱与邓祖扬叙谈的真正原因一清二楚,他们是不会怀疑杨浩的。程羽和程德玄更不认为杨浩有杀邓祖扬的动机,至于慕容求醉和方正南,虽然有心把南衙的人攀咬出来,利用邓祖扬之死再反泼一盆污水,可是对杨浩天马行空无迹可寻的打法这两位老先生着实有些打怵,如今邓祖扬已死,而且那份遗书写得很合他们的心意,便也不敢多生事端。

  邓秀儿眼见所有官员连魏王在内都默认了邓祖扬自尽的事实,无人有意追寻真相,她虽是疑虑重重,绝不相信父亲虽揽罪自尽,却是愈逢大事愈加冷静,这种时候杨浩的嫌疑再多,自己也奈何他不得,仇恨之火在心头熊熊燃烧,她却是咬紧了牙根不发一语。

  眼见邓秀儿脸颊苍白如纸,身形摇摇yu坠,赵德昭既痛恨自己无能为力,又为她的处境感到伤心,踌躇半晌,只能安慰道:“邓姑娘,令尊的死,本王也感到很伤心,可是在本王这船上,是没有人能杀害他的,眼下又有他的亲笔遗书,想来,邓知府确是听闻明ri巡案钦使便到,自知难逃罪责,一时想不开才……。唉!人既已死,朝廷也不会多做追究的,待明ri见过了巡案御使,本王会将令尊遗体归还府上,好生安葬了他吧。邓姑娘,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

  赵德昭自觉这番安慰的话苍白无力,说到一半就转过了头去,邓秀儿看在眼中,却道是连魏王也嫌弃了她,不yu沾惹她这不祥的人家,她惨笑一声,只向赵德昭盈盈一拜,连父亲的尸首也不多看一眼,便趋身退了出去。

  走到甲板上,阳光满天,灿烂无比。邓秀儿只一抬头,就觉头昏眼花,眼前金星乱冒,几乎一跤跌倒在甲板上,她急急扶住船舷,牙关紧咬,唇瓣都已咬得沁出血来,阳光下,秀美的脸庞苍白如纸,只有唇上一抹嫣红,叫人看着怵目惊心。

  ※※※※※※※※※※※※※※※※※※※※※※※※※※※※※邓府里,一片愁云惨雾,仅剩无几的忠心下人们也都远远避了开去,犹如一群惊弓之鸟,躲在远处窃窃私语,不敢靠近过来。

  因为家财尽皆变卖一空,房中已是空空荡荡,就像遭了贼人洗劫一般,刘夫人母女就坐在空荡荡的房中相拥哭泣,已是哭得肠断泪干。

  “娘,我不相信爹爹是自尽的,这些事根本就不是爹爹指使的,爹爹为什么要认罪?如果没有这封遗书,他们说爹爹是羞愤于家人所造的这些孽,不愿罢官受审,再受凌辱,女儿或许会相信。可是如今如今有了这封遗书,女儿反而绝不相信爹爹是自尽而死的,他……一定是被人害了,一定是!”

  对面,刘夫人痴痴呆呆地坐在那儿,蓬头垢面,两眼红肿如桃,对女儿的话不接一语。

  邓秀儿脸se苍白如纸,没有一点血se,两眼却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疯狂中带着可怕的冷静,恨声道:“墙倒众人推,鼓破众人擂,没有人想为爹爹申冤。在船上,女儿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问,女儿看得出来,那些人都不想帮我,想不想让真相大白。

  爹爹死的冤,就算他是自尽,也一定是被人活生生逼死的。逼死他的人说不定就是利用我们母女相要挟,女儿怎忍让爹爹最后一番心血也付诸流水?明天,他们接迎了巡案钦使,就会将爹爹的遗体发还咱家,女儿要披麻带孝为父送终,好生安置了母亲的去处,然后就去找他们报仇,邓家没有男儿,女儿一样可以尽孝!”

  刘夫人身子一震,神情不安地喃喃自语:“官人明天就回来了……明天就回来了么?”

  两抹病态的chao红自邓秀儿颊上缓缓升起,自有一种妖艳的美丽:“咱们邓家,除了我们母女,只有小姑一人了。小姑自幼出家,是华山无梦真人的高徒,如今是华山出云观的观主。刘家那些无良的亲戚全都指望不上,女儿想安排可靠的家仆护送娘亲去华山投靠姑姑,娘,你说好么?”

  “官人明天就要回来了么?”刘夫人痴痴呆呆地说着,还是不接邓秀儿的话,因为刘家的人害得丈夫身陷囹圄,刘夫人对自己痛恨不已,早已心力憔悴,再听丈夫已死,整个人都已崩溃,神志都已有些不清楚了。

  邓秀儿用低低的、清晰的声音道:“女儿是一介弱女子,没有证据指认凶手,可是女儿如今也不需要证据来指认凶手了,凶手不会是旁人,必是杨浩、程羽、程德玄这班晋王的爪牙,而杨浩,十有仈jiu就是逼死爹爹的第一元凶,女儿一定要杀了他!他们能不需证据逼死爹爹,我就能不需证据而杀了他们,杀掉一个就是替爹爹抵命,杀掉两个,算是女儿赚的。”

  “官人明天就要回来了么?官人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两行热泪自刘夫人颊上扑簌簌落下,对女儿的话她置若罔闻,只顾念叼着这一句话。

  一见母亲如此模样,邓秀儿心中一惨,几乎又要掉下泪来,她红着眼睛对母亲道:“娘,爹爹已经去了,你不要太过伤心了。且好生歇歇,女儿去……去张罗出殡之事。”

  邓秀儿说完,伸手摘下自己头上的金钗凤珠,将之弃之地上,又盈盈起身,解去翠衣锦带,换了一件素罗衫子穿上,又将一条白绸系在细细腰间,就像一朵凄艳迷离的断肠花,姗姗冉冉地走了出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音响之家  足球吧  365狂后  188直播  九亿观帝师  10bet荒纪  永利app  天富平台注册  bv伟德开始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