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1章 行行复行行

第001章 行行复行行

  .路上许多行人,都对邓秀儿这支出殡的队伍指指点点,他们的脸上一片冷漠,有好奇、有讥诮、有唾骂,却看不出一点同情的意味。

  邓祖扬是个好人,从来不见他做过什么贪脏枉法的事情,可是那些为非作歹的人是他的家人,而他是泗洲的父母官,所有的怨恨最终便只能落在他的头上。当他走到百姓中间嘘寒问暖时,他们什么都不会对他说;当他和民工们一起在坝上劳作的时候,他们可以做出感激涕零的样子,但是心中的怨恨却只会愈积愈深,当他自尽身亡的时候,这种怨恨才无所保留地呈现出来。

  邓秀儿不去看旁人的脸se,也不去听他们的言语,她只是小心地捧着盛放父母双亲灵牌的托盘,一步步痴痴行走在泗洲街头,心儿彷彷徨徨,若无所依。几天之前,她还是尊贵的知府千金,任谁见了她都要毕恭毕敬,如今她只能这样承受着别人的讥笑和唾骂,身在炎炎烈ri下,心如浸玄冰地窖。

  忽然,嘈杂声变轻了,邓秀儿若有所觉,抬头看时,发现那些围观的百姓态度似乎恭谨了许多,邓秀儿唇边泛起一丝自嘲的笑意:“他们还会对我、对一个无辜的逝者有些敬意么?”

  眸光一转,忽地定在路边一个人身上,邓秀儿这才恍然,杨浩一身官衣,肃然立在路边,正向出殡的队伍微揖施礼,那些百姓的敬畏不是对含冤自尽的爹爹而发,而是对这个他们未必认识,但是穿着一身官袍的官儿而发,他们敬畏的只是那身官衣所代表的权力,仅仅如此。

  杨浩目不斜视地拱揖施礼,恭送邓祖扬的出殡队伍路过,他不知道为什么队伍里有三具棺椁,可是眼下分明不是好奇询问的时候,他只有肃立一旁,送邓知府一程。邓知府是个糊涂官,他想造福一方,其结果却是害了一方百姓,但是他的为人品xing无疑还是令人敬重的,当得起一拜。

  邓秀儿看到杨浩,仇恨的怒火顿时涌上心头。她知道今ri钦差一行人就要离开泗洲,本想着安葬了父母双亲便追上去,伺机寻他们复仇,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没想过自己要如何才能杀掉杨浩程羽这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仇恨在心头燃烧,她只是本能地想要追随着他们,他们就像一支火把,而她就是一只飞蛾,只有义无反顾地扑去,哪怕粉身碎骨。

  为此,她准备了三具棺椁,第三具棺木中,盛放的是她的衣饰,她今ri给自己立下了衣冠冢,今ri之后,就没再当自己是一个活着的人。可是她万没想到,在出殡的当口儿杨浩居然会出现,他还假仁义假义地在那儿拱揖相送。

  结合她曾经听到的程羽、程德玄与杨浩的那番对话,再加上父亲血溅当场时杨浩诡异的身影,邓秀儿已固执地认定他和程羽、程德玄就是策划害死父亲的凶手,而今凶手就在眼前,一股怒火瞬间升腾而起,邓秀儿觉得手中捧着的一对灵牌就像烧红了的炭一般炙手。

  杨浩拱手候着出殡队伍过去,不想却看到一双麻布的绣鞋到了他的面前,目光微微一抬,就看到了自那细细腰间垂下来的孝带,目光飞快地往上一移,便是邓秀儿一双泪盈于睫的眸子。

  一身孝的邓秀儿,就像一朵冉冉出水的白莲。

  杨浩不忍看她,目光一垂道:“邓姑娘,节哀。”

  目光这一低,杨浩这才看清邓秀儿手中捧着的竟是一对灵牌,其中一块赫然就是刘夫人的,不由骇然道:“刘夫人……夫人怎么会……怎么会?”

  杨浩的这一切反应,看在先入为主,满是疑邻盗斧心理的邓秀儿眼中,都成了心虚做作,她心头愈加仇恨,她强抑愤怒,泣声说道:“家母……因为心伤家父之死,悲伤过度,悬梁……自尽了……”

  杨浩听了不禁为之黯然,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邓秀儿悲恸难诉,娇躯颤抖,手中托盘一晃,两只灵牌竟然滑落到地上,杨浩一见连忙俯身去捡,邓秀儿也慌忙弯腰去拾灵牌,可是一见杨浩低头,露出了后项,心头突地腾起一股杀意,手指一碰,触及怀中那柄锋利的剪刀,邓秀儿攸地从怀中摸出那把剪刀,把牙根一咬,便向杨浩后颈狠狠刺去。

  “官人小心!”

  吴娃儿和唐焰焰因为是一身彩衣,杨浩没有让她们下车,二人都在车中坐着,却也掀开了窗帘往这里看着,忽见邓秀儿摸出一件利刃,咬牙切齿刺向杨浩,二人不由大惊,吴娃儿失声叫了出来,唐焰焰则跳下车子,飞身向她扑去。

  邓秀儿身躯一动,脚下便有所动作,正弯腰捡拾灵牌的杨浩已有所jing觉,待吴娃儿的声音传入耳中,杨浩就地侧身一闪,邓秀儿手中锋利的剪刀贴着他的脸颊刺了下去,划破了他的官衣。

  “邓姑娘,你疯了么?”

  杨浩腾身而起,急急闪避,邓秀儿犹如疯狂,也不作答,只是握紧了剪刀,疯狂地连连挥动,杨浩只要一伸手就能制住她,却不知她为何对自己起了杀心,是以只是连连闪避,这时唐焰焰冲到近前,见她还yu对杨浩下毒手,勃然大怒道:“给我滚开!”

  裙袂如同一朵火云般飘起,唐焰焰一记穿心腿自裙袂中踢出,正踹中邓秀儿胸口,邓秀儿惨叫一声,就地打了几个滚儿,跌出去老远。唐焰焰怒火万丈,还要扑上去教训她,却被杨浩一把拦住。

  杨浩不以为意地看看自己肩上划破的官衣,锁紧了双眉缓缓上前几步,沉声问道:“邓姑娘,你这是何意,为何意yu刺杀本官?”

  邓秀儿紧紧握着那把剪刀,从地上吃力地爬了起来,拭去唇边鲜血,冷笑道:“姓杨的,你何必还要装模作样?我爹是被谁害的,你心知肚明。我爹爹若是被国法惩治,邓秀儿再是不甘也只有认了,可是你……你们用此无耻手段,逼死我的爹娘,邓秀儿不报此仇,枉为人女!”

  “姑娘以为是我逼死了令尊?”杨浩又惊又怒:“杨某与令尊无怨无仇,有什么理由要杀他?”

  “仇怨?你们这些狗官杀人还需要因为什么仇怨吗?只要有人碍了你们的路,只要有人和你们不是一路人,你们不就必yu除之而后快吗?”

  邓秀儿冷笑:“我父是赵相公举荐的官员,与你们不是一路人,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你们会放过他?那一ri在官仓署衙,你与程羽等人所议的话,我都听在耳中,你还要狡辩?”

  唐焰焰怒道:“这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浩哥哥无需与她废话,她当街行刺官员,罪证确凿,把她绑去交给唐御使,至少判她个坐监之罪便是。”

  杨浩见邓姑娘如此不可理喻,也是心头火起,他压了压心火,亢声道:“这真是好人做不得,想不到杨某一时心软,反倒给自己惹来了麻烦。”

  “好人?哈哈,你也敢说自己是好人?好人是不长命的,只有你们这些jian人、恶人,才会长命百岁。”

  “老黑,把她给我绑了,送官究办!”唐焰焰大怒,回首便向急急赶上来的老黑吩咐道。

  杨浩连忙制止,沉声道:“罢了,邓姑娘是因为伤心父母之死,怒火攻心,如今有些神智不清,本官不为己甚,且放过她这一次吧。”

  他定定地注视了邓秀儿一眼,平静地说道:“邓姑娘,想杀杨某凭你邓姑娘还办不到,杨某所做所为光明磊落,没有丝毫对不起令尊的地方。我怜你孤苦,这一次不做追究,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你不要走!你是作贼心虚么?”邓秀儿见他返身便走,有心再追,只觉胸腔yu裂,喘口气儿都痛澈心扉,只得咬牙站住:“姓杨的,你要么今ri当街打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再去找你,绝不会放过你这个凶手!”

  杨浩正yu举步登车,闻声转身,森然道:“令尊的品xing为人实是不错,只是愚顽无知,是一个不识人情世故的呆书生。你这女儿,也和你爹一样的糊涂,以怨报德,不识好歹!本官对你邓家仁至义尽,却被你当做杀父仇人,有朝一ri真相大白,你邓姑娘还有何脸面来见我!”

  邓秀儿斩钉截铁地道:“我错怪了你?我邓秀儿若是错怪了你,就在你面前用这柄剪刀自尽,来世做牛做马赎我罪孽,你敢发这样的毒誓么!”

  杨浩见她如此执迷不悟,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冷冷睨她一眼,yin阳怪气地嘲讽道:“你们家的人就这么喜欢自杀?我看令祖应该不是中原人吧,思密达。”

  邓秀儿呆呆地道:“你说甚么?”

  杨浩不想再搭理她,拂袖入车,沉声说道:“走!”

  “你不敢发誓么?”邓秀儿追了两步,掩胸站住了身子,怒视着杨浩一行车马缓缓远去,心中只想:“想不到就连他身边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也有一身的武功,我实不该如此莽撞的。今ri打草惊蛇,我一个弱女子以后再难下手杀他了。”

  想到这里,她忽地想起了自己的姑姑:“是了,姑姑是华山无梦真人门下,听说那无梦真人有一身通天彻地的造化本领,乃是睡仙人扶摇子的真传弟子,姑姑是他弟子,一身本领也绝不会差了,待我安葬了父母,就去华山投靠姑姑,随姑姑为师,习练一身武艺,到那时再去南衙取这一干jian党首级!”

  ※※※※※※※※※※※※※※※※※※※※※※※※※※※杨浩登上车子,仍是余怒未熄,唐焰焰愤愤不平地道:“那个姓邓的女子好不讲道理,果然不愧是那糊涂官儿调教出来的糊涂女儿,她爹爹身陷囹圄,连她那班亲戚都袖手不顾,只有浩哥哥出手相助,她却以怨报德,是何道理?浩哥哥,你怎么放过了她?这样的混帐东西,就该送官究办,让她去蹲大狱。”

  吴娃儿忙劝道:“姐姐不要生气,官人如此处置并无不妥。她一个弱质女流,想要对官人不利谈何容易,放她离去原也不妨,若真个把她送官究办,唉!她父母双亡,也着实可怜,若是因此入狱,民间难免对官人有所议论。姐姐也知道朝廷上的官员大多对官人不甚友好,到时风言风语传开,本来官人没做的事也要被有心人传的有鼻子有眼,不免要生出许多是非。”

  唐焰焰一听更是愤怒,拍案说道:“想当初在芦洲时,快意恩仇何等痛快,想不到进了东京城反生出这许多闲气,浩哥哥,依我看,你这个窝囊官儿不做也罢,咱们挂印辞官,归隐山林,就凭nainai给我准备的那份嫁妆,也饿不死咱们。”

  吴娃儿掩口笑道:“唐家富可敌国,姐姐的嫁妆必然丰厚,妹妹是比不得的,不过就算是妹妹的私囊积蓄,要保咱一家几口人吃用,也足够三五世的花用了,何况,咱们官人在开封府除了拆房子可也没闲着,‘千金一笑楼’里咱们官人占着大头呢,手上不缺银钱,什么样的富贵咱享用不到?只不过……”

  她那双美目向杨浩盈盈一瞟,悠悠说道:“大丈夫不可一ri无权,咱们官人愿不愿意辞官去做个富家翁,这可不好说,一切还得官人决定。”

  杨浩摇头道:“你这鬼灵jing,知道我一肚子火儿没处发,就东拉西扯来哄我开心,你当我真就稀罕这个官儿么?唉!旁人做官是唯恐被罢官,为夫做官却是想不做都不成,我如今就像武宁节度使高继冲、右千牛卫上将军周保全一般,这个官儿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如之奈何?”

  武宁节度使高继冲、右千牛卫上将军周保全原是荆南、湖南的一国之主,大宋行先南后北之策,第一个灭的就是这两个国家,然后把他们的国王俘虏过来,委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官,只是为了方便控制罢了,杨浩这还是头一次以此自喻,这是大忌讳,只因身边两个女子都是自己最为亲近的人,才敢对她们吐露心声。

  唐焰焰一听,不禁露出忧虑神se,杨浩见了便安慰道:“你放心,我这官儿虽是做的不情不愿,也只是少了些ziyou罢了,其他的么……倒没甚么好担心的。”

  唐焰焰满腹心事,蹙起一双黛眉,忧心忡忡地道:“怎能不担心呢?原来朝廷委你官职,只是为了把你羁縻于京师,并不曾把你真个视做大宋的官儿,我未料到你在开封的处境竟是这般险恶,你想和高断冲、周保权一般安生渡ri都不可能,这一来可怎生是好?”

  吴娃儿紧张起来,忙道:“姐姐为何这么说,你可知道了什么消息不成?”

  唐焰焰道:“这事儿还算什么消息,普天下谁人不知?高继冲和周保权能保得平安,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娘子,孟昶为何不能?还不是因为有个花蕊夫人?我家有意要把我嫁给晋王的,娃娃是汴梁第一行首,更不知早被多少人垂涎,既然赵官家根本不曾把你视做宋臣,这可是大大的堪虑了。”

  杨浩和吴娃儿都是一愣,没想到唐焰焰思维跳跃如此之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竟是由此而发,二人对视一眼,忍不住捧腹大笑,唐焰焰怒道:“我这里担着心事,你们两个没心没肺的在笑甚么?”

  吴娃儿娇喘吁吁地道:“原来姐姐是担心官人有你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相伴,会给官人惹来孟昶一般下场?嗯,倒也是呢,花蕊夫人倒底怎么个美法,妹妹是是不曾见过的,不过想来姐姐也不会比她稍逊。”

  杨浩也忍不住笑道:“是啊,一个红颜祸水就够要命的了,何况我还拥有你们一对绝se佳人呢,此事的确堪虞,嗯……的确堪虞。”

  唐焰焰又气又羞,顿足道:“谁同你们说笑了,我原以为自己摆脱晋王的法儿是万无一失的,朝廷既未把浩哥哥视做自己的臣子,那就不会有甚么顾忌,你道赵老大干得出夺人妻的事来,赵老二就做不出来?”

  吴娃儿笑容一敛,看向杨浩道:“姐姐说的也有道理,官人不可不防。”

  杨浩微微一笑,轻轻揽过焰焰的身子,柔声安慰道:“焰焰想东西总是天马行空,呵呵,有你在我身边,真是永远不怕没有欢乐,你放心吧,这一趟南下,呕心沥血,是为了‘大家’,可是自己的小家,我是不会不考虑的,你的担心,我决不会让它发生。”

  唐焰焰被他揽在怀中,看不到他的脸se,吴娃儿在一旁却看的清楚,杨浩脸上带着微笑,眼中却闪烁着意味难明的光芒。

  相处了这么久,吴娃儿知道,自家官人眼中闪烁着这种光芒的时候,他就一定是在算计着甚么,只是他到底在想些甚么,娃娃却猜度不透了。

  ※※※※※※※※※※※※※※※※※※※※※※※※※※※※杨浩仍遣壁宿打尖,自己时而乘船、时而坐车,先于魏王赵德昭巡访江淮各道,一路暗暗探访所得,令他大为满意。

  泗洲屯粮案在江淮一带果然引起了巨大震动,泗洲知府夫妻俱亡,泗洲诸多涉粮官吏和粮绅被拘押,民间已经谣传说唐御史是带着大批刽子手来泗洲的,摆明了要大开杀戒。消息真真假假,客观上却是对开封筹粮有利的。

  有实力自己运粮去开封的粮绅就想方设法把粮食运往开封,合理合法地大赚一笔,没有实力自己运粮去开封的,就多方交结库吏,希望尽可能的卖个高价,只不过有泗洲官吏前车之鉴,各地府库官吏鲜有敢冒着丢掉xing命前程的危险与他们勾结不法的,收购的价钱虽略高于市价,也在朝廷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这一ri,由南再东到了淮安境内,杨浩扮作商贾乘船而行,堪堪离开运河,行至一条岔河支流内。两岸青山对峙,层峦起伏,绿水悠悠山影倒映,是个极优美的所在。河道宽,河水便浅,除了可行船处,延伸向两岸的浅水处有一丛丛的野草和修竹,时而还会有一水中小洲,不过巴掌大的地方,却将山水点缀的更加雅致。

  吴娃儿欣然跑上船头,说道:“此处野趣盎然,倒是一个好所在,官人,你快来看。”

  杨浩和唐焰焰也从仓中走出来,船头破浪,金风送爽,杨浩不由心情大畅,赞道:“果然是个好地方。”

  吴娃儿回眸笑道:“官人,淮安已是最后一处了,咱们在这里盘桓几ri可好?此处黄柑紫蟹甚是有名,正好可以尝尝鲜。”

  “呵呵,好,如今秋粮已经开始打收,各地已不必担心会有水旱虫灾,可以提前估算打收的粮食数目,将存粮先行起运京城,然后将打收的粮食再陆续运出,应该不会再生什么变故,若是魏王他们行路缓慢,咱们在这里等几天,正好休息一下,游玩一番。”

  吴娃儿听了雀跃不已,就在船头褪去鞋袜,将一双白生生的脚儿浸进清澈清凉的河水中,调皮地荡起一丛丛白se的浪花。杨浩趁机向焰焰眨眨眼睛,低声笑道:“娘子,马上就要回京啦,咱们两个……什么时候……嘿嘿……”

  唐焰焰飞快地睃了娃娃一眼,忸怩道:“船上这么多人,等……等回京之后再说嘛。”

  杨浩听了翻个白眼,郁闷地道:“要等到回京?天天守着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却连一口也吃不倒,旁人还道我艳福齐天呢,真是可怜!”

  唐焰焰瞟了他一眼,忽然飞快地在他颊上一吻,羞笑道:“好啦好啦,难道人家不怕被哥哥他们抢回去嫁给那个老不羞的大混蛋,一俟回了京城,咱们就拜堂成亲,可好?”

  杨浩听了眉开眼笑,刚要张口答应,唐焰焰忽然羞叫一声,顿足道:“你看他们,果然在偷看咱们。”

  杨浩抬头一看,就见张牛儿、老黑、杏儿三个立在二层甲板上,扶着栏杆儿,抻着脖子,大概是看到他回头,此时都把眼神移开,只是那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就不自然。

  杨浩恼羞成怒:“这几个不开眼的,回头找个借口,我得把他们都打发开,喂,你们还看?”

  老黑茫然低下头:“啊?看?大人不看看么?真是好奇怪啊。”

  杨浩怒道:“有甚么奇怪,你以前不曾见过么?”

  老黑道:“是啊,小的打了一辈子架,可是官儿跟官儿打架,还从来没有见过。”

  “官儿跟官儿打架?”

  杨浩愕然回头,顺着老黑所指方向望去,就见远处一片草洲,几十条小船竹筏被困在水面上,正使挠构、竹篙与岸上的人厮打,杨浩赶紧向前几步,稳稳地站在船头向那里张望,正在嬉水的娃儿忙也站起来,与唐焰焰并肩站在一起。

  船行甚快,片刻功夫就驶到了近处,杨浩定睛一看果不其然,一艘小船上站着一个身穿青se官服的官员,气极败坏地正指挥着人与岸上的人厮打。岸上那群大汉中也站着一个穿青袍的官儿,歪戴着帽儿,正面红耳赤地咆哮,跳着脚儿地叫人把河道上的人统统拦下。

  杨浩又惊又奇,官员和官员带着人如此厮杀,他也是破天荒头一回见,此处往东靠近吴越国,往南就是唐国,莫非……这两路官员人马中有一路不是大宋的人?

  这样一想,杨浩也紧张起来,赶紧摆手叫人停住座船,等弄清楚了再说。

  这时小船竹筏上那些人已然发现了他们迅速靠近的这条船,十几把挠钩、竹篙已齐刷刷对准了立在船头的杨浩。杨浩往岸上看看,只见岸上那些人也住了手,满脸狐疑地向他望来。

  岸上那个青袍官儿四十上下,长得倒还jing神,官袍上绣的那只鹌鹑都让泥巴糊上了,皱巴巴的说不出的难看。船头站着的那个青袍官儿大概有五十上下,圆墩墩的身子,天生一张喜庆脸,这时也一脸jing惕地看着他。

  那持锋利竹篙逼住大船的壮汉中有人厉声喝道:“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杨浩看看岸上那只“鹌鹑”,再看看船上那只“鹌鹑”,一时如丈二金刚,不由茫然问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船头那微胖的官儿怒道:“你这大胆刁民,是本官问你,还是你问本官?”

  杨浩吸了口气,回首对刚刚跑下船来的杏儿道:“去,取本官的官服来。”

  “是,老爷!”杏儿扭转娇躯,跑回舱中,片刻功夫取来官衣官帽,和娃娃、焰焰就在船头为杨浩穿戴起来,一身绯红官衣、绽青乌纱官帽、皂靴袍带一一穿戴停当,原本白袍玉立的一位书生顷刻间变成了一位身份贵重的朝廷大员,看得船上和岸上那些人目瞪口呆。

  张牛儿往杨浩身旁一站,挺胸腆肚,高声喝道:“奉旨钦差、和洲防御、右武大夫、知开封府火情院使杨浩杨大人在此,下边两个官儿是哪一处衙门的官吏,还不上前见过我家大人,请安问礼,自报身份!”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娱乐帝军  澳门足球记  am  伟德重生  资枓大全  蜡笔小说  188直播  澳门网投-  澳门龙炎网  永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