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4章 齐人之福

第004章 齐人之福

  .>

  洪泽湖天水一se,远远望去平静得就像一面镜子,一叶白帆犁开这如玉的镜面,向浩瀚的湖面上驶去。站在船头,湖水却不是那么平静,可以看见阳光照耀下微风泛起的湖水跳动着无数的银光,像有千万条银鱼在水面上游动,鳞光闪闪。

  杨浩换穿了一身葛布短衫,打着赤膊、光着双脚,似模似样地扮着船夫。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悟xing着实不错,租船出湖时,那船老大千叮咛万嘱咐,张牛儿等人也是放心不下,生怕他摆弄不了这艘船,如今这船不是驾驶得很好?乘风破浪,飘摇直下,也没甚么难处嘛。

  船上有一面洁白的帆,仿佛一片云,哪怕是轻微的风,也被它兜得足足的,载着三人划破恬静的水面,杨浩把持着尾桨,并不须使多少力,只要控制着船的方向,任由它像一条ziyou的鱼儿,荡漾在洪泽湖上。

  今天杨浩彻底地放下了心事,连杏儿都不带,只携一双美人同游,共享这美好的三人世界。一湖碧水,一船风帆,雪白的江鸥张开翅膀在澄净的蓝天里滑翔,从白云般的风帆上掠过,焰焰和娃娃俱着一袭绿衫,坐在船头,把白生生的脚儿汲入水中,踏过那千万条“银鱼”,湖水的光与影,映着她们的翠衣俏颜,直可入画。

  今天只有他们三个人游湖,娃娃一个弱女子为了他离开京城一路尾随、焰焰为了他千里奔波至些,可是这样ri子忙忙碌碌,竟无一ri好好陪陪她们,杨浩心中不无歉疚,美人恩重,今天他要好好补偿她们。

  “喂,停船啊,快撞上小洲啦。”

  “啊?”杨浩正东张西望,定睛一看,才发现前方果然出现一处小小绿洲,小船正向绿洲冲去,杨浩连忙按照船老大教习的方法,提起尾桨,放倒风帆,让船泊岸,将缆绳系在洲上一棵小树上,对她们笑道:“好了,如今已深入洪泽湖,我这看这湖光山se到了哪里都是一样优美,咱们不如就在这里歇上半ri,钓几尾肥鱼,酌两壶美酒吧。”

  “官人累了吧。”吴娃儿体贴地迎上来,掏出一方沁着芬芳的手帕为杨浩擦拭额头汗水。

  “你这妮子,玩够了才晓得我累么?”杨浩白了她一眼,吴娃儿掩口轻笑:“本要叫张牛儿撑船的,谁叫官人自告奋勇来着?”

  “要那小子撑船还有这样的情调么?”杨浩笑答,焰焰正兴致勃勃地趴在船舷边收着钓钩,长长的钓钩上有许多鱼饵,才只扯上来一段,水面上就出现了一条肥鱼,正在拼命挣扎着,焰焰趴在船舷上欢天喜地的拖着鱼线,小屁股不雅地高高翘起,由于在船头坐久了,裙子夹在臀缝里,很不淑女,但是……很可爱,这样的风光自然只能自己享受,岂能让张牛儿看见。

  “哇!娃娃快来快来,好大一只螃蟹!”

  唐焰焰突然惊叫起来,鱼钩上又出现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唐焰焰又惊又喜,却不敢伸手去拿,提着钓线急得直叫,娃儿一见也是童心大起,赶紧跑过去抓起竹笼,想将那只螃蟹盛上来,两个少女都趴在船边,半个身子探出船去,裙摆翻开,薄绸的束裤下现出两具圆润的美臀,真个是明月当空照,美景不胜收,杨浩看得赏心悦目。

  “你还杵在那儿做甚么,快来帮忙呀,不要叫它跑啦!”唐焰焰回头向杨浩求援,杨浩看着那螃蟹的大螯,也不知该如何下手才好,听她一唤,忙拿起竹篙去胡乱地撩拨了几下,不曾把那螃蟹拨入竹篓,反被它紧紧钳住了竹篙,杨浩大喜,便将那只大螃蟹提到了船上,焰焰和娃娃拍掌大笑。

  午餐很丰盛,带了几味清淡的小菜,又有焰焰亲手钓上来的几尾肥鱼、一篓秋蟹,吴娃儿一双巧手烹饪功夫堪称一绝,膳食用具和佐料带得又齐全,料理出来se香味俱佳。

  三人坐在小洲上,一边品尝着自己亲手炮制的美食,看着远近帆影来去,水阔天高,真有种身临仙境的感觉。唱到兴处,娃娃抱出瑶琴,挑弦清音,焰焰拔剑作舞,配合的珠联璧。杨浩举杯饮酒,笑看天空澄碧,水与天同,湖光浩渺,一双佳人,不觉也有些醉了。

  “红尘多可笑,官场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步步踏危机,唯梦中忘掉,叹宦海之凶险,仕途难料,不如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唱着自己信口改词的《笑红尘》,杨浩也放歌应和起来。偶有渔船就在洲旁经过,看着洲上快乐的三人,憨厚的渔夫和朴实的船娘都向他们投以亲切的笑脸。

  杨浩提壶独酌,看着这无边胜景,看看身边两个美丽快乐的女孩,不禁枕臂倒下,望着湛蓝天空中入眼的朵朵白云,悠悠痴想:“为谁奔波为谁忙呢?这样的ri子才觉快活,焰焰、娃娃,都是聪慧美丽的女子,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此番回京,我就想个法子金蝉脱壳,携这一双美眷归隐田园去吧,这天下本就不该有我这样一个人,那就让这天下……按照它本该的道路走下去吧。”

  倚着一棵小树,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微微的风时有时无地拂在脸上,杨浩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当他醒来时,发现身上盖了一条薄毯,耳边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抬头看去,吴娃儿和唐焰焰正在嬉戏打闹,这个时候,唐焰焰不再是富可敌国的唐家千金,吴娃儿也不再是艳名满京师的第一行首,她们只是属于自己的两个快乐可爱的女孩。

  杨浩微笑起来,自从和她们在一起,还是头一回看见她们玩的如此忘形,他开心地站起来,“老夫聊发少年狂”地向她们跑去:“两位娘子,为夫来啦。”

  “哗~~”迎接他的是一捧湖水,站在浅水中的吴娃儿调皮地向他泼了一捧水,杨浩避之不及,被泼了一头一脸,他狼狈地逃开,惹得站在岸边的唐焰焰一阵格格娇笑。

  杨浩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忽然觉得湖水有些冷意,抬头一看,这才惊觉夕阳西下,红ri已半沉湖中,天se已经黯淡下来,忙道:“哎呀,天se已经不晚了,你们两个玩得这么疯,怎不早些唤醒我,这也不知几时才回得去。”

  娃娃回头看看,太阳即将沉住湖底,满湖金灿灿的,远处的帆影已经一个都不见了,时辰果然不早了,不禁吐吐舌头,乖乖地走上岸来,那白生生的腿子上面沾着些碎草茎儿,踩在草地上时,嫩草刺着脚心,痒痒的,她将卧蚕似的可爱脚趾蜷得紧紧的,十分的可爱。

  可是杨浩这时却没有心思欣赏那一双秀美的天足了,因为他忽然发现,风向已经变了,逆风行船的船,他已经忘了那船老大说过的要如何行船,只靠一只桨,待他划到岸上还不活活累死?他今晚可有更浪漫的打算,那时岂不全泡了汤?

  “咦?尾桨呢?”

  正觉沮丧的杨浩上了船左找右找都找不到船桨,焰焰用一根手指按着下唇,扮出一副可爱乖巧的模样,小声说道:“方才与娃娃嬉水时,我拿桨拍水来着,不过我记的明明丢回船上了呀,怎么会不见了呢?”

  杨浩翻个白眼,无奈地道:“这下好啦,风向不对,桨也被你扔掉了,咱们三个想走也走不成啦。”

  “啊?”唐焰焰吃惊地道:“那怎么办?”

  杨浩一本正经地道:“没办法了,湖水茫茫,出不去的,我看……我去洲上搭个窝棚,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就在这儿安居度ri了,你放心好了,这水中鱼蟹如此丰富,饿不死咱们的。”

  吴娃儿“吃”地一声笑,碰碰唐焰焰胳膊道:“姐姐勿需担心,张牛儿他们不见咱们回去,一定会来寻找的,就算找不到咱们,明ri碰到渔船时,让他们载咱们回去也就是了。”

  唐焰焰一听吁了口气,狠狠瞪了杨浩一眼,嗔道:“偏你没点儿正经。”

  杨浩哈哈一笑,说道:“他们来得未必会那么快,走,上岛上多搜集些树枝柴草,一会儿天全黑下来就点起篝火,他们老远看见就能寻来了。”

  篝火燃起,杨浩又添了几块柴,重又回到船上,只见焰焰正无聊地坐在船头,抱膝看星星。

  “娃儿呢?”

  “累了呗,回舱去睡一会了。”娃娃不比唐焰焰练过武的身子,jing力不及她充沛,而且她本有午睡的习惯,如今嬉闹了半ri不曾休息过,已经有些捱不住了。

  杨浩一听,便挨着唐焰焰坐下。

  “浩哥哥,张牛儿他们什么时候会寻来?”

  “急什么,早晚一定会找来的。我们这样不是很好,整ri漫无目的的奔波忙碌,难得这样单独相处,何必急着回去?”杨浩毫不担心,惬意地舒展了身子,轻舒猿臂,揽住焰焰柔软的腰肢,将她拥入自己怀里。

  唐焰焰舒服地偎进他的怀中,轻声说道:“这里黑漆漆的,四面都是水,人家有些害怕嘛,不过……这里好像那个山洞……”

  她将脸颊贴在杨浩胸口轻轻厮摩,嘴角漾起甜蜜的笑容:“很久没有和你这么单独在一起了,人家真的有些怀念呢。”

  杨浩的手掌把玩着她的小腿,小腿的曲线纤柔秀美,那手又渐渐移到她的大腿上,感受着她大腿柔腴中透着结实的绵绵弹力,焰焰的娇躯不觉微微颤抖了几下,杨浩轻声说道:“焰焰。”

  “嗯?”

  “我的出身来历比较尴尬,所以做这个大宋的官儿做得就像一只风箱似的两头受气,近来经历种种,不觉有些心冷。我想找个妥当的时机远走高飞,你愿和一起吗?”

  “不愿和你一起,我何必费尽心思地来找你?不过…………赵官家肯放你离开?”

  杨浩微笑,沉沉说道:“活的他当然不会放,可是死的呢?不管帝王将相,一旦死了,也不过就是一坯黄土,他总不会紧紧抓住不放吧?”

  唐焰焰霍然回头,讶声道:“死的?”

  她的眸波有若天上美丽的星光,在杨浩脸上盈盈一转,忽然变得璀璨明亮起来:“你是说……假死脱身?”

  “嗯!”杨浩目光闪动,低声说道:“此番南行,只要粮食顺利运回京城,那就是大功一件,朝廷不管想不想赏都必须得赏。不过……可以预料的是,官家还是不会给我真正的大权,也不会放心让我到地方去,顶多提拔一个爵高位显却无实权的官儿,我想到时主动讨要一个容易出差的衙门……”

  “出差?”

  “哦,就是时常迎来送往、出行离都的衙门,然后寻找机会‘死掉’,在开封是不成的,我可没有可以假死的奇药瞒过医士,这安排也不能太急,必须做得稳妥自然才能免致后患。只要寻个恰当的时机,我们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唐焰焰欣然道:“好啊!”

  “你同意了?”

  “当然!”唐焰焰爽快地答道:“你想留在开封,我陪你,你想走,我也陪你!”

  杨浩怦然心动,他握紧了焰焰的双手,痴痴相望良久,杨浩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但是……焰焰,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

  “假死脱身,我就要一辈子隐姓埋名。”

  “那有什么关系,就算你改叫张浩李浩,难道还会真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焰焰伸出温暖柔软的小手轻轻描画着他的眉毛、鼻子、嘴巴,柔声说道:“不管改了什么名字,你还是你,还是我的浩哥哥……”

  杨浩见她难得一现的温柔模样甚是可怜可爱,不禁抱紧了她,满怀温香软玉,四片唇儿相接,两条舌儿缠绵,恣意温存了一番,惹得焰焰软了身子,娇喘灼热起来,这才放开她,低声道:“傻丫头,你要是随我走,你也得割舍下一切,你从小相伴的亲人,将不能再见,你懂么?”

  “哦……”焰焰歪着头想想,两只眼睛闪闪发亮:“我要一辈子避开他们,永远不再相见么?”

  “……”

  焰焰悄悄低下了头,幽幽地道:“我有些舍不得nainai,我……可不可以想她的时候去偷偷看她?”

  “……”

  焰焰垂头良久,抬起来勉强一笑:“那……算啦,毕竟欺君之罪才是了不得的大事,nainai……有好多儿子、孙子,应该不会太想我这个小孙女的……”

  她不舍地说着,虽是在自我安慰,两只眼睛却越来越亮,虽说光线不明,杨浩还是感觉到她已满眼泪光。杨浩不觉将她再度拥紧在怀里:“可爱的丫头,不用想那么多……”

  他贴着焰焰的耳朵低声道:“未必会永不相见的,你的兄长们想把你嫁与晋王,说到底为的还是唐家,咱们离开的话,过个一年半载尘埃落定,那时你就算回去见他们,我们生米早成熟饭,他们也无可奈何,那时再张扬开去对他们、对唐家没有半点好处,只会帮着咱们隐瞒。”

  唐焰焰扬起一双惊喜的眸子问道:“会么?”

  “当然会!”杨浩在她颊上轻轻一吻,轻笑起来:“不过……为万全计,如果让他们先做了舅舅、舅姥爷,那时再回去就更安全了。”

  “嗯?你要认谁当舅舅?”

  “不是我要认舅舅,是要我们的宝贝儿子认舅舅。我们两夫妻现在就开始努力,早ri生个大胖儿子,最好生他七个八个,往唐家一领,嘿嘿,往昔有什么嫌隙,那时都要化解了。”

  唐焰焰呀地一声,轻啐他一口,晕红着脸,眼波荡漾地道:“刚刚说些正事儿,又来不正经,谁要与你生儿子了?”

  “生儿子不正经,还有什么事是正经的?呵呵,你要是不愿意生儿子,咱就生女儿。”唐焰焰的羞态让杨浩又怜又爱,那娇艳yu滴的俏脸就在眼前,杨浩不禁食指大动,再度俯身下去,吻了下她娇嫩的樱唇,大手也顺势抚上了她的酥胸。

  唐焰焰呀地一声轻叫,下意识地扭头看了船舱一眼,船舱里黑漆漆的没有点灯,也没有一点声息,唐焰焰放下心来,身子一松,便放开杨浩的大手,合起星眸,软软地倒在他的怀中,恣意地享受起他的爱抚温存来。

  杨浩轻怜蜜爱,在他的嘴唇和双手不懈的爱抚努力下,焰焰的娇躯渐渐变得火热,那双柔软干燥的樱唇也主动寻找着杨浩索吻,小巧的鼻翅翕动着,发出了急促的呼吸。

  杨浩的大手在她胸前不断地揉搓,掌下两团弹力十足的软肉不断变换着形状,在他的爱抚下渐渐像发酵了的馒头一般挺拔起来,杨浩见她已媚眼如丝,自己也是yu焰高涨,不由忽发奇想,便轻轻啄吻着她的耳垂,诱惑道:“娘子,生儿育女可比汴河运粮还要旷ri持久,应该早做努力才行,不如……咱们就从今夜开始如何?”说着,手已顺下腰肢,勾住了她腰间的合欢结儿。

  “啊!”焰焰忽然清醒过来,连忙坐直了身子,一把抓住他蠢动的大手,羞嗔道:“人家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娃娃还在舱中呢,好不知羞……”

  “羞甚么,像你家那样的大户人家,夫妇敦伦还要几个贴身的侍女一旁侍候吧?你从小耳濡目染,还不晓得此中规矩,咱家没有那样的排场,可娃娃又不是外人,你的房中姐妹,羞些什么呢,况且她已经睡了……”

  杨浩说着,大手又滑向焰焰挺翘柔软的臀部,焰焰“啪”地一下打掉他的手,娇嗔道:“凭你花言巧语,人家才不要在这里,黑灯瞎火的瞅着叫人害怕。哎呀,我下午时还下了一只竹篓,不知捉到螃蟹没有。”焰焰一挺腰杆儿,便从杨浩怀里挣脱了开,逃到了一边。

  “黑灯瞎火?”杨浩四下看看,漫天星光,水se鳞鳞,耳边涛声隐约如同美人儿的昵喃叹息,脚下船板一起一伏如踏云端,明明是无比合宜的野战……啊不,明明是无比浪漫的场景,怎么就成了黑灯瞎火了。

  “傍晚时下的一只篓子,现在应该装满了偷吃的螃蟹吧。”

  杨浩袍下一杆长枪跃跃yu试,焰焰却像没事人似的关心起在船舷边下的一只盛着诱饵的竹篓来,杨浩不禁啼笑皆非,这小妮子也太不解风情了吧?星光月se下向她瞧去,她正趴在船边,纤腰儿塌着、圆臀儿翘着,侧面望去,那两座峰峦的剪影更是清晰。尤其是湖光闪烁,被火光映红,再映在焰焰脸上,让她更生娇媚。

  江山如此多娇,让人不觉弯腰。杨浩情动,不觉涎着脸跟去,弯腰贴紧她的娇躯,伸手一揽她的纤腰,那处坚硬在唐焰焰两瓣臀股间一顶,唐焰焰立即像中箭的兔子般跳起来,惊呼道:“啊!不行……”

  杨浩早已牢牢箍住了她的纤腰,轻笑道:“你家官人说行就行的,还有甚么不行?”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焰焰扭着翘臀躲避,反把他摩擦着yu焰更是高涨:“官人说行……也不行,人家……人家今天不方便……”

  “啊?”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杨浩傻傻地放手,眼看着美人儿逃进舱去,不禁垮下脸来。

  舱中一声惊呼,然后就传来两个人撞成一堆倒在舱板上的声音。

  “娃娃,你还没睡?”

  “睡了睡了,人家可没想听床……不是,没想听船,只是一不小心睡醒了……”

  舱中一阵叽叽喳喳,杨浩横枪勒马立在船头,心中只是悲叹:“齐人之福也他娘的不好享啊。”

  舱中的声音轻下来,两个女孩儿嘁嘁喳喳也不知在低语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娃儿姗姗走来,含羞低语道:“官人……,姐姐……让奴家来侍候官人……”

  杨浩久旷之身一旦起xing,正觉忍得难受,一听不觉大喜,可是往舱中一望,又不禁露出踌躇神se,这时就听舱中唐焰焰的声音大声说道:“我要睡了,你们不要吵到本姑娘睡觉。”

  杨浩和娃娃相视一笑,不觉牵起手来蹑手蹑脚走到一边。

  两人一靠了去,感觉到杨浩的一处坚挺,娃娃不觉吃吃低笑起来,她偎进杨浩怀中,素手只一撩拨,杨浩的呼吸便更加粗重起来,娃娃久未与郎君亲热,不觉也是目饧耳热。二人热吻一番,娃娃忽然盈盈蹲下身去,分开他的袍子,剥下他的长腿,将脸埋进了他的袍内。

  “呀!”杨浩一声轻呼,几乎站立不定,连忙伸手抓住了一旁桅杆。只觉下面如同一只热热的、滑滑的鱼儿在不断地撩拨着他,惹得杨浩的身体一阵阵战栗。娃娃口舌砸弄,曲意奉迎,把个杨浩美得飘飘yu仙。

  舱中,唐焰焰紧紧捂住自己耳朵,嘟着小嘴儿只道埋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两ri不方便,坏了我与浩哥哥的好事,最后倒成全了那个馋嘴的丫头。可要不让她去,浩哥哥正是箭在弦上,瞧着忒也可怜……”

  唐焰焰自怨自艾着,她虽与杨浩亲热过,可是毕竟不曾真个行过房事,对这种事儿好奇无比,忍不住便瞧瞧爬出舱口向船头偷窥,星月之下看得不甚清楚,但是见杨浩昂首立在桅杆边,旁边却不见人影儿,仔细一瞧,才发现娃娃整个身子似乎都隐到了杨浩袍内,焰焰先是一奇,忽地想起chun宫图上某些香艳手段,这才恍然,焰焰登时俏脸飞红,一颗芳心小鹿般乱撞起来。

  “啊,娃娃,快起来。”杨浩再忍不得了,一把拉起娃娃,撩起她的儒裙,撸下细绸的束裤,里边便是薄如蝉翼的亵衣,紧裹着一具浑圆挺翘的宛宛香臀。

  “官人……”娃娃也已情动,她拭唇低唤,回眸望他时也是媚眼如丝。

  “来,娃娃,扶着桅杆……”杨浩无暇再试那诸般花样,一把扯下她亵裤,露出那盈盈一轮明月,娃娃抱住桅杆,弓起光滑雪腻的腰背,袅娜的柳腰轻柔地扭动着,将杨浩撩拨的更是**,他抱住那白如堆雪的香臀,急三火四地便去掀自己袍子。

  就在这时,夜空中远远传来狼嗥般一声嚎叫:“杨院使,那火光处可是你吗?杨院使,我是张牛儿啊!要是你在,你吱一声儿啊……”

  杨浩正yu入港,被这一喊几乎吓萎了,他赶紧替娃娃掩好衣襟,免得chun光外泄,同时气极败坏地低叫道:“这个不开眼的混帐东西,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紧要关头赶来……”

  舱口,唐焰焰“咭”地一声笑,赶紧伸手掩住了嘴巴,蹑手蹑脚地逃回去,往席上一躺,扯过被子假寐,唇边却仍带着一抹笑意。片刻的功夫,吴娃儿娇喘吁吁地逃来,麻溜地钻进被窝,一边还在手忙脚乱地系着衣衫。

  唐焰焰忍不住笑,身子耸动起来,娃娃不禁羞道:“姐姐还没有睡?”

  唐焰焰闭着眼睛答道“睡着了睡着了,人家可没想听床……不是,没想听船,只是一不小心做了个梦,梦见一只好可爱的小狗狗,翘着屁股好不知羞呀,呵呵……哈哈哈哈……”

  吴娃儿又羞又气,伸手便去搔她痒处,两个女孩儿便在舱中打闹起来,杨浩左耳听着两个小妮子让人心动的嬉笑声,右耳听着越来越急、越来越急促的叫声,一艘船隐隐约约地出现在视线当中,张牛儿和老黑像叫魂儿似的交替呼唤道:“杨院使,院使大人……”

  杨浩没好气地道:“我在这里!”

  “哎呀,快快快,找到院使大人了,快些划。”

  那艘船迅速靠近了过来,老黑、张牛儿、杏儿各提着一盏灯笼站在船头,船还没有停稳,张牛儿就一个箭步跃过船来,陪着笑脸邀功道:“夜晚不见院长大人回去,小的可真是急个半死,赶紧的就放船入湖来寻大人,嘿嘿,大人,小人没有来迟吧?”

  “当然没有!”杨浩很郁闷地夸奖道:“张牛儿啊,你来的是既不晚也不早,真他娘的恰恰好!”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明升  蜡笔小说  黄大仙案  hg行  伟德养生网  竞猜网  巴黎人  bet188人  澳门足球商  好彩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