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6章 请借浴桶一用

第006章 请借浴桶一用

  .一笑楼比起当初杨浩离开的时候,多了一些细处的添置装扮,比如门前多了两棵花树,廊下多了两排宫灯,诸如此类,许多家什装饰都是陆续添置的。客人也比当初离开时多得多,如今五座楼都已开张,客人们各取所需,来往自然更加稠密热闹。

  妙妙是‘女儿国’主,独霸东楼,这楼中专做女人生意,因为买的服装、首饰、胭脂水粉均走上层路线,而且质地、款式皆是一流,所以吸引了许多汴京权贵家的夫人小姐往来,这些贵妇千金带着使女们在楼上购物,接迎款待的尽是长相甜美的妙龄少女,绝无一个男子,他们的家人自然也放心的很。

  杨浩赶到一笑楼‘女儿国’时,已到掌灯时分。这座不夜城的夜生活比起白天来另有一番繁华热闹景象,‘女儿国’中灯火通明,客人仍是络绎不绝,门口八个青衣健妇昂首挺胸地站在那儿,一身短打扮,腰带束得紧紧的,看那膀大腰圆的体形,估计年轻时候都是做过相扑女彪手的,jing神抖擞、英气勃勃。

  杨浩浑不在意,到了楼门口抬腿就往里走,那八个健妇立即走上两人将他拦住,其中一个青衣仆妇,大约四十上下,拦住了他客气地抱拳说道:“这位大官人请留步,‘东楼’只做女人生意,大官人可莫是走错了地方?”

  杨浩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哦,你们不认得我?呵呵,好好好,那我也不去坏你们的规矩,麻烦诸位给妙妙姑娘通禀一声,要她出来见我便是了。”

  两个青衣短打扮的健妇一愣,另一个心直口快的妇人便道:“妙妙姑娘是哪一个,你的相好么,咱这楼里做事的姑娘不下数百人,你且说说她是售卖胭脂水粉的还是服饰头面,亦或在三楼卖珠宝玉器,说得详细了,大婶儿去帮你喊她出来便是。”

  “这都从哪儿找来的人呐,连自家楼主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是把门儿的还是摆设呀?”

  杨浩啼笑皆非地咳嗽一声,正待说明自己身份,侍立一旁的一个女子忽然道:“咦,妙妙?我记得咱们楼主的闺名儿就叫妙妙,有一回柳姑娘来女儿国,林楼主亲自出迎,柳姑娘当时就是唤她妙妙的。”

  “林楼主?”杨浩先是一奇,随即才醒悟到妙妙只是她在柳朵儿身边时用的一个闺名,自己把她要了来,便沿用了这个名字。人皆有父母,谁也不是天生地养的,她至少也该有个姓氏的,可自己把她倚为心腹,却连她的真名都不曾问起,真是一个失职的上司,都不及赵二那小子嘘寒问暖的会招揽人心,虽说赵二一问起人家老婆,总叫人心惊肉跳的。

  杨浩暗自惭愧,忙道:“不错,我要找的正是此间楼主妙妙姑娘,我乃南衙院使杨浩,今ri刚刚回京,几位大婶儿可听说过我的名字?”

  “杨浩?”几个健妇瞪大眼睛,吃惊半晌,始有人叫道:“哎呀呀,您就是杨大官人?您……您已回京啦,大官人快快请进,三楼最左边一间居处就是林姑娘住处,大官人您请,您快请,奴家给您带路。”

  “呵呵,我……可以进去吗?”

  几个健壮的妇人齐声陪笑道:“进得,进得,这整个千金一笑楼都是大官人您的,您若进不得还有谁能进得,大官人快快有请。”

  一个伶俐的青衣健妇早飞快地跑上前去为他带路,杨浩笑笑,便随在其后进了‘女儿国’,其他几个仆妇站在门口望着杨浩背影议论纷纷,其中一个眼珠微微一转,说了声要去方便一下,却悄悄折向廊下,往‘如雪坊’方向跑去。

  这楼中果然豪绰,处处灯火通明,又有诸种脂粉香气,地面一尘不染,氛围着实雅致。杨浩缓步而入,左顾右盼,亦有考察之意。许多贵妇千金见有一男子进来,都不觉有些惊讶,待见一守门的青衣健仆头前引路,神情这才释然,不过望着他仍是窃窃私语,似在猜测他的身份。

  杨浩不以为意,他放轻了脚步,随着那仆妇沿楼梯缓步登阶直趋三楼,三楼卖的都是珠宝玉器,此时光顾的客人最少,环境也最雅致,幽静的很。杨浩不理柜台内许多貌美少女惊讶的神情,径自到了三楼左侧妙妙住处,这里是单独僻出的一排房子,横向有六七间,分别是卧室,办公会客与帐房之用。

  左边第二间就是办公之处,杨浩走到门前,就听里边一个女人声音非常嚣张地说道:“妙妙姑娘,柳姑娘亲自吩咐的,她的面子你也敢驳回去不成?这‘千金一笑楼’,整个儿都是柳姑娘当家,你在柳姑娘身边多少年了,若非我们家姑娘栽培,你会有今天?好呀,现如今你翅膀硬了,就连雪玉双娇都不敢拂我们家小姐面子,你倒是敢离心离德独树一帜了……”

  那仆妇不管不顾,反正是大老板到了,谁管它里边谁在咆哮,上前就yu敲门,却被杨浩一把拉住,杨浩摆了摆手,向她微微笑道:“有劳大婶儿带路,你且去吧,我自己进去就是。”

  “嗳,嗳嗳……”那守门的大婶被他叫这一声大婶儿,真个是心花怒放,连忙点头哈腰地答应着,一溜烟下楼去了。

  杨浩近前两步,细细听着,就听妙妙有些软弱地声音辩解道:“几位姑娘,不是妙妙不肯遵从小姐的意思,只是……老爷临行前再三叮咛,这‘女儿国’的帐房,不管是谁都不许插手,小姐虽是一番好意,妙妙却不敢擅自作主,拂逆了老爷。”

  “哟,搬出杨大官人给你撑腰了?柳姑娘是大官人的外人么?就算杨大官人到了,也没有不许柳姑娘插手的道理,帐房,只是一个帐房么?现如今这进货、销货、用度、店员,哪一样你不是自己把持着,你想干什么?天无二ri、国无二君,这‘千金一笑楼’里还能有两位当家姑娘?”

  妙妙道:“姐姐说的这是甚么话来,如今进销、仆佣,但凡小姐吩咐要安插进来的人,哪一个妙妙不曾答应?姐姐这么说可是冤枉了妙妙。”

  “你少来这套,帐房你把持着,进货销货,诸般用度还不就是你说了算?再说那仆佣店员,俱拿你的月钱,谁不看你脸se……”

  “不看妙妙姐脸se又看谁的脸se?”

  房中突地又多出一个少女声音,大吼道:“我家老爷亲口吩咐的,这‘女儿国’就只妙妙姐一人做主,谁不服就向我家老爷说去。”

  随即桌子砰地一声响,不知什么东西掼到了桌上,那少女又吼道:“这帐本就算得我头晕脑胀,你们还来聒噪,若是帐算错了,我唯你们是问,滚滚滚,柳姑娘若是不服你叫她来找我,老爷临行吩咐过的,叫我随妙妙姐学习管帐,如今这帐就在我的手里,谁想拿走,问问本姑娘的拳头答不答应。本姑娘的拳头要是答应了,还有此处护院头儿穆羽,你们再去问问他答不答应。”

  杨浩唇边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姆依可这小丫头儿,在我面前温驯得像只小猫儿,想不到在人前竟是这般泼辣,呵呵,是她本xing如此,还是在唐家的时候,让焰焰那丫头给教坏啦……”

  “看看,看看,柳姑娘就说你不会理事,御下不严,手下人一个个不懂规矩,我们这儿跟楼主讲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还敢大声咆哮,听说你那小相好儿一身的武艺?啧啧啧,瞧你也是一个及笄的姑娘了,怎么却找了只还未长毛的童子鸡?”

  另一个女人便讥笑道:“童子鸡大补嘛。”

  “两位姐姐这可说差了,只怕是因为这女儿国没有男人,有人饥不择食吧……”

  “你……你们这些撒刁耍泼的婆娘,竟敢如此污言秽语。”月儿气得声音都哆嗦起,就听妙妙的声音急道:“月儿,莫要动手。三位姐姐,妙妙承老爷所命,是绝不敢违背老爷吩咐的,这‘女儿国’的帐房,本姑娘绝不会交出去,也不容任何人进来染指,小姐若是不悦,明ri妙妙自会去向小姐请罪,我倦了,正要沐浴歇息,你们出去吧……”

  听起来,妙妙似乎也生了火气,一个妇人声音yin阳怪气地道:“哟,下逐客令了?妙妙姑娘好大的威风。哦,不对,现在我该尊称你一声林楼主,林音韶林大姑娘,你好大的派头儿啊,我们奉了柳姑娘的差遣而来,你一句要沐浴歇息就想打发我们离开?”

  杨浩冷笑一声,推门便走了进去。

  “未经通报,谁敢……老爷!”月儿吼到一半,抬眼看清是他,不由欢叫一声,一把便扑了上来,抱住他一条胳膊,又蹦又跳地道:“老爷,您回汴梁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奴婢好想老爷……”

  杨浩拍拍她胳膊,往室内扫了一眼,只见三个唇薄削脸、棱眼凛凛的女人正站在一张书案前,书案后面一个少女白衣胜雪、冉冉如莲,双手扶案站直了身子,那俏美清丽的脸蛋满蕴激动之se,嘴唇轻轻翕动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双美目蕴满了惊喜的泪,氤氲如波光潋滟。

  听见月儿这么一叫,那三个女人也都晓得杨浩身份了,顿时便生起怯意。三人面面相觑,露出惶张神se,彼此对视一眼,便讪讪的同时向他福身见礼:“如雪坊帐房见过大官人。”

  “罢了,都起来吧,本官刚刚回京,身子正觉疲乏,现在不想听甚么,也不想见什么人,你们给我出去。”三个女人脸se一白,慌忙答应一声,忙不迭地逃出房去。

  妙妙仍立在案后,痴痴望着杨浩,眼见朝思夜想的男人人就在眼前,她惊喜之下几疑身在梦里,生怕一出声美梦就会醒来,是以只是痴痴望着他,脉脉久久竟不敢语。

  杨浩向她微微一笑,柔声道:“这些ri子‘一笑楼’可是招纳了很多新人呐,许多生面孔我都不认识,就连我们家妙妙,如今也变成了林大姑娘了,呵呵……”

  妙妙这才醒过神来,慌忙闪出书案向他施礼,福身已毕,悄悄立起,有些难为情地捻着衣角应道:“那是……那是奴家父母所起的名字,多年不曾用过,奴家想着,今既为大官人做事,再不是如雪坊的一个丫头,所以……所以就用了本名儿。”

  “嗯……林音韶,好名字,很有诗意。”

  杨浩呵呵地笑着,想要赞美两声,却想不出这名字有诗意在哪儿,没有信口拈来的诗句应和,于是只得作罢。

  他仔细端详了一下,妙妙本就是一张可爱的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挺直的鼻梁、小巧的嘴巴,生得非常卡哇依,如今看去,双眼更大,下巴更尖,简直就成了一个卡通美少女了。

  杨浩的眉头不由微微一蹙:“妙妙,我离开汴梁似也没有多久啊,你看起来可比我离开以前瘦的太多了。”

  妙妙见到了他,欢喜的不能自己,眉宇间的忧寞神情早已一扫而空,听他这么一说,不禁笑道:“奴家头一次打理这么大一幢楼的生意,颇觉吃力,怕辜负了老爷的托负,思虑的自然要多些。再加上盛夏炎炎,不想进食,所以……清减了少许。”

  “清减少许?”杨浩看看她的娇躯,柳腰被一根带儿束得细细的,简直是盈盈yu折,真怕被风一吹就要断了,目光稍稍上移……幸好,不该瘦的地方此刻还没有瘦下来,似她这般年岁,蓓蕾般的酥胸发育的也算可观了,杨浩不禁摇头道:“何止是清减少许,再这么瘦下去,我看就只瘦下皮包骨头了。”

  妙妙眼圈一红,抿了抿小嘴没有说话,一旁月儿已忍不住气愤地道:“打理这楼中生意,辛苦固然是辛苦了些,可是妙妙姐干的很是得趣,每ri欢欢喜喜的倒不嫌累呢。可是自打如雪坊的那位柳大小姐插手进来,月儿看妙妙姐就没有一ri露出过欢喜的颜se。

  那位柳姑娘隔三岔五便来寻妙妙姐的麻烦,今儿在这安插一个人,明儿对那里指指点点,妙妙姐若是赔着小心答应便也不罢,稍不如意就把脸一沉,拂袖而去,许多人便要责骂妙妙姐忘恩负义,蔑视旧主,妙妙姐就得上门赔罪请安。折腾得妙妙姐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不瘦那才怪了。”

  杨浩的脸se登时一沉,妙妙不安地道:“月儿,不要胡说。”

  她请杨浩坐在案后,为他斟了杯茶小心地捧到面前,说道:“妙妙初承大任,许多事体不甚了了,小姐常来指点,只是出于呵护关怀,怕妙妙出了什么纰漏,小姐的指点对妙妙是大有裨益的。妙妙偶有心事,只是因为初次掌理这么大的家业,难免忐忑不安,可与小姐并无干系。”

  杨浩微微一笑,并不接她话碴儿,他起身行于室内,负手徘徊片刻,望着壁上一幅兰花站住了身子,笑道:“妙妙,你这房中布置甚是雅致呢。”

  月儿走上前道:“老爷,这幅画是妙妙姐亲手所画呢,你看可漂亮么?”

  “呵呵,漂亮,自然漂亮。”

  杨浩信步踱去,忽见隔壁房门看着,探头往里一看,只见房中放着一只大桶,水面上水气氤氲,桶边放着踏板,一旁还有衣架、凳子。登子上放着澡豆皂角、杏仁粉、桃花泥等洗浴之物,看样子是妙妙正要沐浴便被那三个女人纠缠起来,这水都盛上了却还未用。

  妙妙被杨浩看见了自己沐浴之物,脸上不禁发热,幸好自己的亵衣、肚兜等贴身之物还不曾取出来挂在衣架上,女子的亵衣除非是正穿在身上,否则连自己的男人都忌讳看到的,往ri里这儿从无男子往来,着实大意了些,要不然若被老爷看见自己那些小衣小裤,可真要寻条地缝钻进去才能遮得住这羞颜了。

  杨浩扫了一眼便不再多看,他转身走回书案之后,顺手抓起一本帐簿来胡乱翻看着,信口问道:“小羽呢,不是说他也在这里,我怎未见到他?”

  “他呀,他现在忙着呢。”

  月儿掩口轻笑起来:“咱们这楼中,三楼尽是贵重的珠宝首饰,平素不准男人进入,又是ri夜开张的,本无多大危险,可是为了以防万一,总不能没个人照应,反正他整天无所事事,妙妙姐便委了他一个差使,着他训练了一批人,随他做这‘女儿国’的护院,老爷方才上楼来想是他不曾看见的,不然早就跟来了。”

  这时,门外有人说道:“杨大官人在么,我家柳姑娘得知大官人回京,不胜之喜,特意赶来探望。”

  杨浩正翻帐簿的手一停,他顿了一顿,将帐簿合起,往桌上轻轻一丢,缓缓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说道:“刚刚回京,满身风尘的有些乏了,妙妙,老爷我借你这地方沐浴一番,可好?”

  “啊?”妙妙小嘴张成了o形,吃惊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做答。杨浩微微一笑,眯起眼道:“怎么,不乐意么,林楼主……”

  “不不不不……”妙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杨浩叹了口气,促狭地道:“你既然不愿意,那我走便是了。”

  “不不不……”妙妙又摇了几下头,随即便跟小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行行行……”

  杨浩哈哈一笑,转身便向内室行去,妙妙反应过来,不禁急白了脸,连忙随在他的身后,杨浩到了门口,‘诧异’地回转身道:“怎么,你要侍候老爷我宽衣沐浴?”

  “不不不……”妙妙把头摇了几摇,忽地顿足嗔道:“老爷就会捉弄妙妙,小姐……小姐正在门外候着,老爷你……”

  杨浩笑了笑,淡淡地道:“叫她候着吧。”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  伟德教程  欧冠足球  足球彩网  伟德包装网  365狂后  365游戏网  天富平台  伟德重生  医女小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