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1章 外交大使

第011章 外交大使

  这里是千金一笑楼。

  丝竹雅乐声如仙乐纶音,汴梁第一流的乐师奏出的乐曲,令人赏心悦目。

  一袭雪白的衣裳,细细一条青se丝带系在腰间,窈窕的倩影,正随着那节奏翩跹起舞,其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身影偶一回转,眉不描而黛,唇不画而朱,杏眼含烟,肤如凝脂,浅笑嫣然,宜喜宜嗔,这玉一般的人儿,正是汴梁花魁柳朵儿。

  自她一出场,就成了全场的焦点,所有的喧哗声都停止了,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她身上,就连晋王赵光义,一双眼睛都瞬也不瞬地随着她倩丽的身影移动,脸上露出欣赏陶醉的神情。

  全场或许只有两个人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翩跹起舞的柳朵儿身上,一个就是杨浩,坐在赵光义不远处,脸冲着台上,似乎正陶醉于朵儿艳惊全场的歌舞,他的眼角却在窥着一个正持杯向他靠近的人,唐三少。

  “杨少卿,恭喜荣升。”唐威用脚尖勾过一条椅子,在杨浩身边坐了下来。左右看看,见无人注意,忽地压低嗓音,恶狠狠地道:“请问少卿大人,舍妹在什么地方?”

  “令妹?”杨浩一脸讶然:“唐兄这话从何说起,令妹在什么地方,怎么问起我来了。”

  “哼!”唐威脸儿冲着台上,仿佛正在欣赏歌舞,声音很小,却很清晰地道:“真佛面前不烧假香,杨少卿就不必搪塞了吧。舍妹和你杨少卿之间的事,唐某并非一无所知。前番提醒了你一句,本料你会知难而退,谁知……这一次舍妹赴京途中私自逃走,我们唐家派了大批人手,几乎是掘地三尺,都没有找到她的一丝踪迹。我就想,会不会舍妹已经寻到了大人?于是派了人去探查大人行踪,大人是宣抚副使,想要找你却是不难,结果……果然被我的人看到。杨大人,你仕途一番风顺,屡屡升迁,可谓chun风得意,其中未必不是贵人扶持,今番你要是以朝廷命官的身份,诱引民女,坏人婚姻,这于你的名声仕途可是大大不利呀,何况舍妹要嫁的本是晋王,杨大人……这世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罪的,你是聪明人,还需要唐某说的更明白些么?”

  杨浩脸se凝重地点了点头:“不必,我明白你的意思。”

  唐威神se一缓:“那就好,舍妹在哪里?”

  杨浩向他侧了侧身,低声说道:“唐兄既然把话说明白了,那杨某也就不打马虎眼了,焰焰的确在我这里……”

  唐威展颜道:“杨兄果然识时务,好吧,只要你把舍妹交出来,唐某既往不咎,这件事,就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唐某绝不会再让别人知道。”

  杨浩叹了口气,说道:“难了。”

  唐威奇道:“难在何处?”他突有所悟:“莫非舍妹不愿……,这个不劳杨兄cao心,只要你把她交出来,剩下的事我来处置。”

  杨浩很同情地看着他,说道:“这件事,恐怕唐兄也处置不了啦。”

  唐威急道:“此话怎讲?”

  杨浩掩着口咳嗽一声,慢吞吞地道:“实不相瞒,杨某与令妹已经做了夫妻,令妹已非完璧之身,唐兄有胆子把她嫁与晋王做侧妃么?”

  唐威脸se大变:“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杨大人你……”

  “当然不是开玩笑,我算算啊……”杨浩煞有介事的掐起了手指头,唐威愕然道:“你算甚么?”

  杨浩自顾掐着指头,随口答道:“我算算你什么时候能做舅舅。”

  唐威一听几乎从椅子上出溜下去,失声道:“舅……舅舅?”

  “是啊,焰焰已珠胎暗结,为恐她行程劳累,我才没有让她随着我急急赶路。唔……屈指算来,明年年中上下,唐兄应该就能做舅舅了,不知唐兄开不开心?”

  唐威急了,结结巴巴地道:“我……我开……我开个屁的心,你……你好大胆子,勾引良家少女,未婚而有孕,我一纸状子告上衙门,叫你官也做不得,人也流放了去,你……”

  “啪!”杨浩在唐威肩头一拍:“那……焰焰怎么办?岂不是守了活寡?”

  “我……你……”

  杨浩自他手中取过杯来,品了品滋味,将那杯酒一饮而尽,轻笑道:“舅哥儿,你也是聪明人……”

  “舅……舅哥儿?”

  “是啊,三舅兄。”杨浩向他眨眨眼,笑道:“毁了我杨浩,也就是毁了令妹,至于和晋王攀亲,也是全然没有指望,竹篮打水一场空,这种蠢事,像三舅哥儿这样的聪明人,怎么可能去做呢……”

  唐威咬着牙根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很容易选择呀,要么认了这个鸿胪少卿的妹夫,我这身份,也不委曲了唐家。要么,一拍两散,大家完蛋。”

  “晋王那里……”

  “那就得看舅兄你的巧妙手段了,咱们如今是一家人了,舅兄还得多多维护妹婿才是。喔,我算清楚了,呵呵,头一回当爹,难免手忙脚乱,见笑,见笑。准确的说,明年七月,你那白白胖胖,聪明可爱的小外甥就要横空出世了,唐家富可敌国,这喜蛋喜饼,想必都该是金子铸的,舅兄回去向各房知会一声,早早开始准备,礼物莫要太寒酸了,拿不出手。再说,我是个清官……”

  “你……我……,晋王他……”

  “你们在说甚么?”赵光义笑眯眯地扭过头来,唐威赶紧换了一副脸se,陪笑道:“唐威正庆贺杨少卿荣升之喜。”

  “哦,呵呵,台上柳大家正在歌舞,小声些,小声些。”

  “是是。”

  赵光义又扭过头去,杨浩把空杯塞回唐威手中,笑吟吟起身道:“杨某有些内急,失陪一会儿。”说罢抬腿便走。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杨浩都是要“死”的人啦,还怕骑了他赵光义的马去。唐威望着他的背影又气又急,举起杯来狠狠喝了一口,这才发现杯是空的,他所极败坏地把杯往桌上一顿,无缘无故就被扣了一口大黑锅的赵光义扭过头来,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竖指于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唐威赶紧换了一副笑脸,讪讪地道:“恕罪,恕罪……”

  ※※※※※※※※※※※※※※※※※※※※※※※※※※※※第二天一早,壁宿回来了,他风闻钦差宣抚使一行人马回京,于是就沿汴河追了回来,未曾追上杨浩,却与焰焰等人相逢,因汴河粮船络绎不绝,其他船只都要让行,所以一路行程耽搁,娃娃恐杨浩担心,让他先行赶回报个信儿。

  杨浩听说娃娃她们还有两ri才回来,怕自己那番话骗不了唐三少,他才派人去劫焰焰回去,便让壁宿和小羽带了府中几名骁勇的侍卫赶回去接应,又亲笔书信一封写与焰焰,两下里通通气儿,免得万一碰上唐家的人说走了嘴。

  这里安排妥当,他才更换官袍,去鸿胪寺走马上任。鸿胪寺是个清闲衙门,却也是个讲究体面的衙门,那门脸儿建的十分壮观,长长一溜儿琉璃照壁、三丈多高的府门,两扇朱漆大门漆得能照清人影儿,一对雄伟的石狮盘踞左右,威风凛凛。

  鸿胪寺卿姓章,有个很风雅的名字,章台柳。但是这位章台柳年纪可不小了,如今已年愈七旬,身子骨儿不大好,再加上衙门里没什么要紧事儿,每ri都只是到衙门里来点个卯就走。

  今儿杨浩新官上任,章大人特意多等了他一会儿,杨浩拜见了大鸿胪,又由大鸿胪引见,见过了典客丞焦海涛、司仪丞曹逸霆、主簿宁天se以及一干属员。大鸿胪笑道:“杨左使,咱们鸿胪寺就是这些人啦,主事儿的就是卿、少卿、丞、主簿,喔……如今官家设了左卿使、右卿使,所以老夫之下,就以你为尊了。老夫身子不太好,官家恩准,平ri没有要紧事的时候不用来坐衙当班,鸿胪寺中一应事物,你和高右使商量着做就是了。”

  杨浩四下瞅瞅,奇道:“大人,咱们那位右使呢,怎么不见他的人影儿?”

  章台柳捻须笑道:“高右使今ri家中有事,已向老夫告假,咱们这位右使名叫高翔,乃是一位博学之士,为人也很好相处,你无须担心。焦寺丞,等高右使到了,你给杨左使引见引见。咳咳,老夫约了牛太医,还要去看看病,少陪啦。”

  “恭送大鸿胪。”

  送走了章台柳,心中对他有愧的鸿胪寺丞焦海涛便与一众属官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之所,杨浩回到自己的签押房,左顾右盼,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枯坐片刻,杨浩便正襟危坐,唤过录事官,向他问道:“咱们鸿胪寺有些什么亟待处理的公文,拿来我看。”

  鸿胪寺哪有什么要紧公事,那位录事又不好对他说咱们这衙门就是一壶清茶坐到下班,只好随意取了些典章制度、来往公文让他去看,杨浩翻了半晌,不见有什么出公差的机会,不禁大失所望。

  这时堂下一个功曹冷冷瞟他一眼,与人低语几句,便走上堂来。这人是原鸿胪寺少卿高翔的心腹,高翔本来做着少卿,章台柳年事已高,他再熬几年,论资历顺顺当当就能当上大鸿胪,谁晓得横空杀出一个杨浩来,少卿分了左右,他反要屈居人下,所以闹了情绪,今儿是故意不来见他。

  这位功曹早听说过“杨大棒槌”不学无术之名,有心让他出丑,以后诸事不敢作主,所以到他面前,毕恭毕敬行一个礼,说道:“卑职柳林西见过左卿使,今ri高右使不曾署衙办公,现有一封北国契丹的国书,您看……”

  杨浩一听与出差无关,便捏着鼻子,忸忸怩怩地道:“本官初来乍到,诸事还不熟悉,既是国书,事体不小,还是等高右使来了再说吧。”

  柳林西故作为难地道:“可……兹事体大,十分紧要,万一要是耽搁了……”

  “唔……,那你取来,本官先瞅瞅。”

  柳林西称一声喏,立即赶去,片刻功夫取来一封国书递与杨浩,杨浩打开一看,不禁拍案惊笑:“这谁呀这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真是岂有此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呀,待本官修书一封,噎他个两眼翻白。”

  柳林西虽是小吏,可鸿胪寺的人哪个不是饱读诗书的,听见杨浩说话如此粗俗,柳林西大为不屑,面上却愈发恭敬:“卑职为左使研墨。”

  杨浩抓起毛笔,瞟了他一眼,忽道:“算了,你别光研墨了,唔,我说,你写,草拟一封回信。”

  柳林西呆了呆,忙应道:“卑职遵命。”

  他研了研墨,取过纸笔,在侧案旁坐了,提笔等着,看看杨浩这封国书会写出些什么可笑的话儿来,杨浩却重又翻开契丹来信,仔细琢磨起来。

  这封国书,与前不久的山东官员叛逃案有关,因为此案,还曾被折子渝利用,让官家疑心东南东道转运副使罗克诚与北国亦有交往,停职查办。此案详细情由朝廷早已发了邸报,杨浩因为关心罗家一案,对此也是知之甚详。

  事件的起因是北国jian细扮作商人,诱变了山东棣州兵马都监傅廷翰和提辖官莫言,但是事机不密,被棣州知州、右赞善大夫周渭及时发觉,派兵捉住了傅廷翰,而棣州提辖莫言却成功地逃到了北国,泄露了棣州附近的防务,迫使朝廷不得不对棣州附近的军事部署做了大幅度的调整。

  当时,北国派了一支百人小队潜到两国边境约定俗成的中间隔离区,试图接应叛官一行人马逃走,事先已经得了消息的棣州知州周渭派了大队人马追击,把这个百人小队打得落花流水。

  这封盖着北国皇后萧绰玺印的国书气势汹汹地向宋国问难,谴责宋国无端杀死北国商贾,又在边境伏击误入中立地区的巡弋小队,主动挑衅,试图在两国之间制造事端,要求宋国交出凶手,向北国赔礼道歉,否则必提兵南下,用武力讨还一个公道。

  这副嘴脸着实无耻,分明就是倒打一耙,杨浩看了心头火起,当即就想回信嘲骂一番,但是当柳林西提起笔来,杨浩却冷静下来,他现在是外交官啊,一个合格的外交官,不该是直筒子脾气,被人牵着他的喜怒走,而应该是矫己过饰敌非,最好气得对方鼻孔冒烟,还说不出一句理来,唔……这封信,我该怎么写呢?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体育古诗  bet188激光  伟德之家  澳门龙炎网  188  uedbet  六合拳华  bv伟德系统  365bet  新英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