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3章 来使
  .鄂巴多是契丹使节,jing通汉语和中原的风俗民情,他还为自己取了个汉人名字,叫许cao。

  如今诸国外事衙门都是最清闲的,不过出公差时例外。鄂巴多做为契丹使节,倨傲地来到开封递交了国书,便住进了礼宾院。宋人的伙食做的jing细,在他看来已是最jing美可口的食物,当然,这只是他私下的想法,当着礼宾院的人,他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一百个不满意的。

  午饭时候,他又寻衅了,唤来了礼宾院的小吏,许cao义正辞严地谴责礼宾院款待他这个契丹使节的饮食规格不够,弄出来的食物难以下咽,简直是猪都不吃,等他威风耍够了,把那可怜的小吏赶出去,这才美美地享用起丰盛的午餐来,撑得小辫儿朝天。

  吃过了午饭,许cao抱着一壶茶,正美美地用牙签剔着牙齿,手下几个随从就跟作贼似的,大包小裹地扛了回来。

  “大人,今天又采买了些东西回来,我看差不多了,再买车子可装不下了。”

  “唔唔……”许cao跳了起来,那几个侍从打开包裹和匣子,只见里面都是jing美的丝绸、薄如蝉翼的瓷器等昂贵华丽的中原物产,不能怪他们,北国虽比宋国立国早五十多年,工商业也算发达,但是绝对造不出这么美伦美奂的产品。

  好不容易出一趟公差,立场上当然是要坚定的,行动上当然是不能有损契丹国格的,但是……千里迢迢而来,几个随从给自己的家人买一两件纪念品,不算丢人吧。东西太多,都能开店了?废话,人家家里亲戚多,不行吗?

  许cao满意地盘点着商品,心里估算着捎带回去之后转手一卖,能捞几倍的利润,忽地又想起一事,忙道:“嗳,罗尚官交待的,要咱们捎买的钗子可曾买来了么?”

  “买来了买来了,大人你看,这里满满一匣子,全是凤钗,回去可着罗尚官挑选,她要喜欢,都送她都成。罗姑娘贵为尚官,乃皇后娘娘身边最得宠的女官,她要是一高兴,帮大人你美言几句,下回有这差使,还是大人你的。”

  许cao连忙抢过匣子,“呼啦”倒了一桌子,逐个儿捡起来看,看了半天,许cao恼将起来,劈头盖脸冲着他们就是一通打:“你们这些不成器的混帐东西,大人我说的还不够明白?不要金钗、不要银钗、不要玉钗,是要……是要……”

  许cao涨红了脸,比划半晌,才气极败坏地大吼道:“是要假的凤头银钗,你们明白?得是木头的,漆了层银的,那凤珠要松脂的,罗尚官千叮咛万嘱咐,你……你们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

  那几个随从被他劈头盖脸一通打,捂着脑袋讷讷地道:“我……我们打听过的,可是没有那种钗子卖么,卖首饰头面的人听说我们要买那样廉价的钗子,都笑话我们,说那是乡下地方才有得卖的廉价货,赚不了什么钱,开封城里哪有得卖?这些钗子比起大人说的钗子要贵了百倍,罗尚官见了哪有可能不喜的……”

  另一个随从两眼一亮,拍手道:“是啊,大人,依小的看,恐怕罗尚官想要的钗子是越贵越好,只是不好意思跟大人说,所以才指明要什么漆银的木钗,这一定是反话。俺那婆娘说过,女儿家就好说反话,不要就是想要,讨厌就是喜欢,木钗就是金……”

  “啪!”他还没说完,腮帮子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许cao大骂道:“放你娘的狗屁,罗尚官反复叮嘱,还能有假,大人我连是不是反话都听不出来?去,都别吃饭了,统统给我滚出去,别挑卖贵重货物的地方去呀,人家想诳你买贵重的首饰,能不说没有这廉价货么?往小巷子里钻,找挑担卖货的小货郎、小经纪去,今天要是还买不来,你们他娘的就别回来,一群蠢材呀……”

  许cao骂得痛心疾首,几个随从急忙抱头鼠窜,他们刚走,外边就响起礼宾院小吏谄媚的声音:“鸿胪寺柳功曹,求见契丹国使鄂巴多大人。”

  “哦?”许cao跳将起来,赶紧把那大包小裹的全堆到床上去,看看那一桌子首饰来不及捡拾,干脆用桌布一兜,全都扔到了床上,然后放下帷幄,跑回桌旁正襟危坐,从容说道:“进来吧。”

  柳林西沉着脸走了进来,站在门口向他拱了拱手:“鄂巴多使者,我国国主已经看过了贵国国书,现已写下回书,着令本官送来,交予使者。”

  “嗯?”鄂巴多诧然站起:“已经写好了回书?宋国皇帝不见见我么?我国皇帝陛下可是诏令本使者,务必要等到贵国确实的消息方可回转,这一来一往大为不易,还请柳功曹明白示下,贵国皇帝是个什么意思?”

  柳林西怎么也没想到,皇帝居然同意了杨浩草拟的国书,甚至不易一字,就誊抄下来,加盖了玺印,心中闷闷不乐,听他一问,便将杨浩的话捡些重要的对他说了一遍,然后翻翻眼睛,冷哼道:“我宋国皇帝,就是这么个意思了,烦请贵使回禀贵国皇帝陛下,为敌为友,全在他一念之间,我国皇帝静候回音便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谁若把我主当敌人,我主则必是他最称职的敌人!”鄂巴多重复了一句,丝地吸了口冷气,颔首道:“好,好气掀,我主……,请问柳功曹,这代贵国朝廷拟写国书的是什么人?”

  柳林西没好气地道:“他么……,乃是我鸿胪寺左卿杨浩。”

  鄂巴多蹙眉道:“左卿,那就是还有一位右卿了,贵国鸿胪少卿不是高翔高大人么,什么时候设立了两位少卿?”

  柳林西木然道:“昨天。”

  “昨天?”鄂巴多惊讶道:“昨天?未知这位杨左使是个什么来头儿?”

  柳林西把嘴一撇,将杨浩来历向他简单说明,然后将国书奉上,不yin不阳地道:“鄂巴多使者……”

  鄂巴多一把抢过去,冷笑道:“我记住了!”

  ※※※※※※※※※※※※※※※※※※※※※※※“噢~~噢噢噢噢……”

  随着呼喝声,马蹄急如骤雨,一群骁勇的骑士呼啸而过,迅速与其他几路合拢过来的骑士组成了一个严密的包围圈,这个圈子很大,惊慌失措的野兽被驱赶到这个圈子里,越来越往中间密集,哪怕是天敌之间,在人类这个共同的大敌面前,现在也要并肩作战、负隅顽抗了。

  “传令,西路让开!”

  包围圈越来越小,无处可逃的一群群野兽凶xing大发,试图主动反攻了,居高临下看着狩猎场面的一个俏丽女子端坐马上,娇声发出命令。

  大旗挥动,四面合围的骑士们将这个女子所在的山坡方向让了开来,无数的大小野兽仿佛找到了渲泄口的洪水,向这个方向亡命奔来,那女子一提马缰,娇斥一声便向山坡下猛扑过去,同时反手自背后箭壶中取箭。

  在她身后,是一群人如虎、马如龙的女兵,俱都是身披银白se战袍,个个明眸皓齿、花容月貌的大姑娘,却是身手矫健、杀气腾腾,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女子,身穿银白se一袭战袍,头上是一顶白狼头皮制成的帽子,狼头双耳高高竖起,眼窝里不知镶了什么,乌黑发亮,看起来栩栩如生。

  但是这位姑娘却是生得水一样柔媚,肌肤嫩得能滴出水来,以此花容相衬,头顶雪白的狼头帽子也像一只小狗狗般可爱了。可这女子姿容虽然妩媚,但她策马而驰,张弓搭箭的英姿,却于妩媚中透出三分飒爽,丝毫不逊于那些狩猎的男xing武士。

  箭如骤雨,许多凶狠地扑来的野兽被钉死在地上,随即整个冲锋向前的马队迅速向右划着弧形飞驰,避开了与野兽们的正面冲突,同时不断发箭阻杀。那些野兽对百十匹骏马组马的马阵同样怀有惧意,趁隙向左侧奔驰。

  然而另一标人马却从坡后突然冒了出来,为首者也是一员女将,身披火红se战袍,胸前有一方明闪闪的护心宝镜,兜鍪及护项上饰着纯白se的银狐毛,头顶银盔上一束长长的雉羽飘扬。在她身后,是一支俱着火红战袍的女兵队伍。

  她们就象是前一波巨浪尚未平息时再度涌起的又一个浪头,向那群野兽迎面冲去,与此同时,那个银白战袍的女子已兜马回转,如同一把凿子,把兽群一截为二,远处,那支合围队伍已经向她们驰来,再度形成合围之势,如此反复绞杀,兽群渐战渐稀,已全无抵抗之力,两队女将纵骑退出狩猎场,合围上来的骑士擎出了雪亮的钢刀,开始了刈草般的最后一战……那名银白战袍的女将掀下了头上的狼头帽子,额头汗津津的,几绺秀发贴在白皙的额头,脸上露出一副与她方才的英武不相称的羞涩笑容:“娘娘……”

  那个全副披挂的红衣美少女策马到了她的身边,赞许道:“不错,冬儿果然天姿聪颖,头一次指挥狩猎,没有让朕失望。”

  这银白战袍,胯下马,肋下刀,手中提弓,背后荷箭的美貌女子竟是罗冬儿,听了萧绰的赞扬,罗冬儿道:“可不及娘娘神勇,方才冬儿心中忐忑的很,生怕指挥失当,放走了野兽,会让姐妹们笑话呢。”

  萧后爽快地大笑:“你是朕的尚宫,谁敢笑你?来,野物让他们去打扫吧,咱们走。”

  二女并辔而行,萧绰道:“你们汉人兵法中有一句话,叫做围师必缺。我们契丹人未曾读过你们汉人兵书前,就知道这个道理。受伤被围的野兽是最可怕的,适时开一道口子让它们产生逃跑的希望,在包围之外,布下真正的陷阱,能够在狩猎它们的时候,最好地减少自己的伤亡。寓兵法于猎,于狩猎中悟兵法,我们草原人的战术战法就是此中悟来的。”

  “嗯,娘娘的教诲,冬儿记下了。”冬儿俯头顺了顺头发,锦袍中露出半截粉颈,颈子线条柔润,纤细秀美,微带透明的肌肤和柔美流畅的曲线,一头青丝随意地垂在颈侧,此刻的她柔婉尽显,虽是一身戎装,却已看不出一点征战沙场的味道。

  萧绰微笑着看了她一眼,提缰漫声道:“我们草原中人从狩猎中习兵法,从猎物那里学习兵法,战争就是狩猎,只不过它狩猎的是人,不是野兽罢了。我们学的最多的是狼的战术。狼群围攻猎物时,会很认真的观察猎物,耐心等候最好的出动机会,一旦进行攻击,它们大多采用合围之法,以确保目标不会逃走。进攻时,头狼一定会仔细观察目标的反应,在最需要它的时候,身先士卒,发起全面攻击,同时,所有的狼,对头狼的命令,会坚定不移地执行,不打丝毫折扣。”

  萧绰顿了顿,又微笑道:“我们的战术主要就是习自狼的战术,讲的是先发制人,不要等敌人拔箭,先she穿他的喉咙,这是最犀利的进攻,我们的战术就是:进攻、进攻、进攻!永远把战场建立在敌人的地盘上。

  这种战术是因为我们没有太多的物资打消耗战,同时,我们拥有大量马匹,我们的速度保证了我们拥有绝对的主动权,骑兵并非没有天敌,但是傻瓜才会站在那儿不动,等着弓手枪兵和投矛手同我们决战,我们能拖垮他们,我们的速度能保证我们在对手没有建立起足够的抵抗阵形之前投入战斗,最大限度地发挥我们的优势,来如天坠,去如电逝,就能保障我们的胜利!”

  罗冬儿柔柔地笑道:“娘娘的话,冬儿记不住了。冬儿只是娘娘身边侍候的人,打打猎就好,也没有机会打仗的,倒是用之不上。”

  萧绰嗔怪地道:“怎么就用不上了?我们草原上的女儿家,并不比男儿逊se。皇上他……唉,皇上体弱多病,许多事都要朕来维持,你未必就没有机会上战场,你可是朕亲自调教出来的人,到时候,一定不要让朕失望啊。”

  “我?”冬儿目光微微一闪,看似随意地问道:“冬儿是个汉人,也有机会为娘娘统兵么?”

  萧绰眉梢儿一扬,扬声说道:“朕用人,素来不拘一格。中原人选择千里马,要学什么相马经,我们草原人不需要,赛一赛自然就明白了。真具才干的,那就用,不管他原来是贵族还是奴隶,不管他是契丹人还是回纥人,亦或是羌人、汉人、渤海族人,唯才是举。你们汉人先生不是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萧绰嘴角轻轻一撇,不屑地道:“可是这么说的是他们,瞧不起所谓蛮夷,自高自傲的也是他们。”

  冬儿唯唯称是,微微侧转了头,回望南方,低声问道:“娘娘会因为这次被宋人袭杀我军士卒、处死扮商贾的细作而出兵伐难么?”

  萧绰的一双黛眉微微地蹙了起来,轻轻叹了口气:“皇上又病了,连着半个多月不能上朝理事,一些贼心不死的部落又开始蠢蠢yu动了,朕此时必须坐镇上京,焉能再动干戈?你提议不动刀兵而修国书,倒是个全了咱们体面的好办法,且看宋国皇帝如何应对吧,就算谈崩了,现在也不能动兵,现在……”

  萧绰把马鞭徐徐一指,淡淡地道:“现在,朕得先把这后院儿收拾干净!”

  回到皇宫,见到如今充作尚宫府管事的罗克敌,罗克敌笑道:“看你脸se,这次亲自指挥狩猎,应该没有丢了皇后的脸面。”

  冬儿微笑道:“娘娘指点的仔细,又有四哥暗中教诲,冬儿是个笨徒弟,但是融合了你们两位兵法大家的jing髓,狩猎一场,娘娘还是满意的。”说到这儿,她笑容一敛,幽幽叹了口气,又道:“可是……虽说越来越得娘娘的欢心,取得了她的信任,可一时半晌她还不会放我外出做事,对你们虽放松了戒备,但是现在也还没到能够离开而不引人jing觉的地步,你们始终不得离京,不能熟悉南返的路径,这可如何是好?”

  罗克敌蹙起了眉头,沉吟半晌,苦笑道:“四哥叫你取信于萧后,本意是想让他们放松jing惕,谁料弄巧成拙,如今萧后对你甚是倚重亲密,皇帝病体衰弱,这位娘娘孤枕寂寞,晚上睡觉都要来与你同眠,须臾不让你离身,这倒是难半。不过,她越来越信任你,这是个好的开始,我们再寻找……”

  他刚说到这儿,院中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罗尚宫,令兄可在么?我想找他陪我赛马去。”

  罗克敌语气一窒,罗冬儿不禁掩口轻笑:“四哥,我现在被娘娘缠得脱不了身,你还不是一样?这位公主殿下,怕是喜欢了你。”

  罗克敌讪讪地道:“不要胡说,这位公主……只是喜欢玩耍罢了。我是大宋的将领,如今是契丹的囚奴,和她能有甚么往来。”

  “四哥,且虚于委蛇,多结交些皇族贵人,总是方便咱们离开的。”罗冬儿劝了一句,忙扬声道:“是雅公主吗?冬儿正向他交办些事情,雅公主来了,怎不进来……”

  冬儿说着,已迎出门去,只见一个少女站在院中,正百无聊赖地一下下扬着马鞭,这位少女就是皇帝耶律贤的亲妹子耶律雅公主,十六七岁年纪,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线条柔和的唇瓣,唇上一抹淡细的处子汗毛,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她的肌肤光泽细致,仿佛汲饱阳光的麦子,身段不同于罗冬儿的纤细窈窕,体态丰满结实,但是蜂腰长腿,自有一种健美味道。

  听见冬儿的话,耶律雅公主失望地道:“罗克敌有事要做?那不能陪我去皇苑玩了……”

  冬儿浅笑道:“也不算什么大事,雅公主既要出游,叫他且陪公主去皇苑一行便是。四哥……”

  冬儿回头瞄了罗克敌一眼,罗克敌吸了口气,硬着头发走了出去,耶律雅一见罗克敌,立即喜孜孜地迎上来,拉起他便走,同时扬声道:“罗尚宫,谢啦和。”

  罗克敌讪讪地道:“殿下,放手,殿下,克敌只是一介奴仆,殿下……”

  “少废话,快走快走,今天约了三兄四兄赛马she箭呢,你可得帮我打压一下他们的傲气……”

  冬儿望着他们背影悠悠一叹,抬首望向一角宫墙:“浩哥哥带着汉国百姓可安全地逃回宋境了么?浩哥哥吉人天相,一定没事的,可是却不知他现在怎样,冬儿好不容易才取得了萧后的信任,为恐功亏一篑,这次遣使往宋,都不敢托使节打听你的消息,浩哥哥,你现在可还好么?”

  浩哥哥现在很不好,他快变成过街老鼠了,爱他的人恨不得打一块长生牌坊,把他供起来一天三柱香,恨他的人剪个纸人儿,拿鞋底子使劲地抽,恨不得把他千万万剐。

  因为粮米源源不绝运往开封,朝廷这段时ri为了购蓄粮草高价买入粮米的开销已经太大了,赵官家恨得直咬牙:朝廷缺粮,开封百万居民危在旦夕,可是那些粮商倒比朝廷还有办法,效率还高,粮食运的比朝廷还快,他们不但从江淮运粮,就连西北、山东的粮食也可着劲儿的往开封运,哪管当地会不会缺粮,就图大捞取一笔,现在是该埋坑的时候了。

  所以赵官家迫不及待地宣布,京师粮米已然充足,如今还在源源不断通过运河运来的粮食做为朝廷的储备,将蓄够三年以上的存粮,不过目前粮危已解,粮食敞开了供应,你能买多少,官仓就卖你多少,京师缺粮前一斗粮食七十文钱,粮荒消息散布开来后,粮价节节攀升,如今已涨至一斗粮食二百文,从即ri起,官仓售粮恢复原价,仍是七十文。

  那些耗费大笔家财,抢购了大批粮食,把家里的缸、瓮、甚至竹篓、炕坑都塞满了粮食的富绅大户伤心的捶胸顿足,喜滋滋地高价购买大批粮食运到京师准备大发横财的jian商们更是痛哭流涕,跳河的心都有了。

  浑然不知其事的杨浩一大早儿又到衙门里上班,施施然地到了鸿胪寺门口,他忽然一拍额头转身就走,娃娃和焰焰两个购物狂从江淮一带买了许多土特产,其中正有糟白鱼五斤,怎么竟然忘了拿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狗万天下  六合网  威廉希尔app  世界杯帝  现金网  澳门足球商  爱博体育  六合网  365狂后  246天天好彩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