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7章 一只鸟儿

第017章 一只鸟儿

  .杨浩听了叶大少的话,便把他引到了一个僻静的偏院。

  如今杨家后院里,唐焰焰和吴娃儿各住一个院落,差派了丫环侍候着,因为杨家人丁少,所以还空置着几处小院套,二人随意择了一处僻静的,掌了灯,沏了茶,摒退了左右,这才坐下长谈。

  吴娃儿听说他回来了,本yu出来相迎,听说有客来访,官人带去他去密谈,情知必有要事,不敢出面打扰,便又悄悄返回了内宅。

  房间里,杨浩先问及芦州如今情形,叶大少笑道:“大人尽管放心,芦州如今一切安好。夏州与吐蕃之战愈来愈是激烈,根本顾不上咱们了。张继祖只盼着熬过了任期调任他处,只要咱们不给他惹麻烦,凡事他都装聋作哑,如今芦州治下一切安然,工商农牧,皆有发展,木老部中三千铁骑亦牧亦兵,发展得更形强大。咱们不但经营各种有大利的草原物产,李兴研制的武器,私下贩卖于诸羌和回纥、吐蕃,更是积蓄了大量的钱财。”

  杨浩眉头一皱,说道:“贩卖武器于诸羌、回纥、吐蕃?不怕养虎为患,终难控制?”

  叶大少略一犹豫道:“李兴所制武器,但凡卖于他们的,不管剑矛弓弩,俱都是生产出来的下品,并非一等一的武器,要和咱们比武器jing良,他们是办不到的。如今整个西北野心最大的是夏州,能够牵制它的吐蕃、回纥和诸羌部落实力太差,如果不能提供些援助,吐蕃已然一败涂地了,如何能让夏州泥足深陷,脱身不得呢?

  是以,木老与几位大人商量一番,才下此决定。木老这么做,也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去做的,而且,这些下品的武器,不管是生产和维修,这些部族都很难做到,来源始终控制在咱们手里,随时可以掐断。”

  杨浩微微摇头,叹道:“尽管如此,义父实在有些自讨苦吃,以我设计,挑起吐蕃与夏州之间的战火,就算吐蕃如今已然落败,夏州必也元气大伤,三两年内是不敢轻启战端,对芦州动武的,这段时间,芦州和党项七氏得以发展,足以与其对峙,拥有自保之力,义父这么做,何苦来哉?”

  叶大少道:“属下正要说,这次来,除了探望大人,属下还带来了木老的意思,希望大人能够回去芦州。”

  杨浩摇头苦笑道:“官家还指着扣我为人质,控制芦州所属呢,他岂肯放我走?”

  叶大少道:“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大人更要回去。木老说,如果大人决意回去,他会为大人想办法。”

  杨浩目光一闪,问道:“义父有什么好办法?”

  叶大少道:“方法多的很,比如与折家、杨家合作,与诸羌合作,在西北制造事端,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唯有让大人你返回西北主持大局方有解决的可能,那样的话,大人在已大大减弱赵官家戒心的情况下,未必不能成行。比如偷偷潜回,不管哪一种,只要能让大人返回芦州,就算大功告成。”

  杨浩夷然道:“第一个法子还靠点谱,其他的……,偷偷返回?朝廷难道不会发觉?芦州仍承认是宋国属地吧?我回去了,难道能与朝廷撕破脸面把张继祖赶走?”

  叶大少微笑道:“属下来,只是带来了木老的意思,如果大人点头,那也不是马上就走的,还需等待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南北吐蕃与夏州战乱不休,党项七氏皆按兵不动,告之本族贫苦势弱,不肯资以兵马钱财,夏州羁縻于战事,不仅外敌树立无数,拓拔氏贵族们利益受损,也对李氏的跋扈开始不满了。我芦州如今看来虽非任何一方的威胁,但是木老和大人您,可是有着夏州李氏正统的身份的。

  回纥、吐蕃,是吃不下羌人的,如今均以我们为倚仗,对折氏和杨氏来说,拓拔氏如果换了大人您做主人,自然也比李光睿更受欢迎。再有党项七氏和横山诸羌的拥护,其实大人你夏州之主的位置已招手可期。如果拓拔氏内的各位酋长贵族有心认大人您为主,则迅速占领夏州取而代之,甚至不需大动干戈。

  大人,朝廷看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股势力,西北诸藩与诸族之间早已达成一种互相牵制的局面,别看朝廷现在不肯放你,那是因为朝廷自信能够控制芦州。如果西北糜烂,大人您坐镇夏州,成了西北之主,朝廷只有顺水推舟,加封承认的选择,没有与你为敌的道理的。”

  杨浩目光一凝,说道:“这番话,你说不出来,义父同样说不出来,是谁教你的?”

  叶大少摸摸鼻子,干笑道:“这是木老、林老、柯大人等人商量出来的办法,木老说,朝廷对西北只是利用,谁做那里的主人,对朝廷来说并不重要,咱们只要能迅速控制夏州,朝廷就没有相助夏州李氏与咱们为难的道理,结果只能是效仿李彝殷杀弟逐侄,抢先霸占夏州之后,朝廷予以承认安抚的先例,对大人你也加官进爵,承认你的定难军节度使身份。如果大人你同意,芦州那边就可以放手准备了,少则一年,多则三载,大事可期!”

  杨浩默然不语,他这才意识到,他挑起吐蕃与夏州之战,苦心经营芦洲,招贤纳士,暗中培植自己的武力,本是为了让芦州立足,让那几万他亲手带出来的汉国百姓和义父近万的族人有个归宿,但是这只是个一厢情愿的想法。

  芦州站住脚了,而且正如叶大少所言,拥有着外部内部这么多优势,原本聚集到他身边的这些人,也形成了一个共同的利益体,他们想谋取更大的利益了,而自己,就是他们之间的粘合剂,是他们达成目的的领袖。

  可是,他的人有一统西夏的野心,他有做西夏之主的志向么?这个过程,将有多少腥风血雨?他如今锦衣玉食、生活无忧,很快就可以假死脱身,携双美隐居避世,游赏天下风光,何必去做这样的事?到那时,他不可避免的就会重走西夏的路,为了生存,在北国契丹与中原赵宋之间游离,成为一方大军阀,何苦来哉?

  想到这里,杨浩心中忽地一动,如果我能取夏州而代之,然后拱手奉与宋国呢?

  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原本历史上的夏州李氏,后来并非没有走过这条路,问题是,当你是这个利益团体的代表时,所有的人都对你忠心耿耿,当你背弃了拥护自己的利益团体时,他们一样会抛弃你,那时他们自会再选出一位西夏之主,为了他们的荣华富贵而战。

  更何况,如果真让赵宋得到了西夏之地会怎么样?那时的宋会不会彻底改变它的国策,全心致力于扩张和战争?人心易变,芦州可以因为地位的稳固和势力的增强而滋生野心,宋国就不会吗?那时的宋还会有三百年的太平富裕和辉煌文化么?还会有天水一朝,人智之活动,与文化之多方面,前之汉唐,后之元明,均有所不逮。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吗?

  如果那时的宋变成了另一个大汉,赵氏官家变成了另一个汉武帝,以无数百姓破家灭门为代价去不断的扩张,扩张到蒙元帝国那样的版图又能如何?它的子民光荣了么?幸福过么?当它终究踏上任何一个帝国最后都必然崩溃灭亡的归宿时,帝王将相的无比辉煌,除了做后人谈资,供一些后人夸夸其谈之外,于当时的百姓们又哪有半点益处?我能控制那个皇帝的野心,让他有序扩张、两者兼顾,而不是成为一个穷兵黩武的铁血暴君?

  随着阅历的增长和对这个时代的了解,杨浩不再是一个徒有热血的毛头小子,他看问题渐渐变的更透澈、更冷静,更直指本质。他不希望出现那样一个面目全非的宋朝,他不愿放弃现在的计划,去成立一方势力代表打打杀杀。

  沉吟半晌,看看叶大少殷切的目光,杨浩说道:“此事内中利害,我还没有想得透澈,你一路跋涉,十分辛苦,先安顿下来,等我有了定夺再说。”

  杨浩心想:“这事也不必明白拒绝了他们,否则难保他们不另图他计,甚至给我来一出‘黄袍加身’,那时候,我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只能按照他们给我规划的道路去走了。等我假死脱身之后,他们失去了我,这份刚刚萌生的野心自然也就消失了。

  杨浩带着叶之璇出去,把他和他的从人安顿下来,回到自己住处,立即与娃娃商量:“娃儿,你已知道我要假死遁去的消息了,现如今我官居鸿胪少卿,出使离京的机会大增,这一次去江淮,你和焰焰暗中相随,其实朝野俱已风闻,这倒是歪打正着,有了这个先例,下一次得着机会离京时,我带你们同行也不会有人疑心了。”

  娃儿欣然点头,杨浩又道:“可是咱们一走,这房产、和千金一笑楼里不便抽走的资产怎么办呢?有些人该怎么安顿呢?”

  娃娃目光一闪,迟疑道:“官人,你是说……?”

  杨浩直截了当地道:“我是说妙妙,是我把她从朵儿身边要来的,现如今她们两人之间又生了芥蒂,咱们一走她怎么办?而且她对我一向忠心耿耿,以我xing情,你知道我是放不下的,我打算认她做个义妹,咱们一走,这房产、资产尽可归她所有,她有了倚靠,我也好放心离开,你看怎样?”

  娃娃嘴角一勾,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大人,义兄义妹的,哪有权利继承咱家的财产,亏你还是朝廷的官儿,连朝廷的律法都不明白。除非……你先行写下‘遗嘱’,指明由她继承。”

  杨浩摇头道:“岂有此理,我好端端地立什么‘遗嘱’,难道我早知道要带着你们一齐离京,然后一齐出事?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全天下,老子逃了么。”

  娃娃掩口而笑:“那就不成了。”

  她眼珠转了转,又道:“不过……却也不是全无办法,奴家看妙妙那丫头对大人你倾心的很,不如大人在离京之前纳了她为妾,这样财产落入她的名下,便顺理成章了。”

  杨浩瞪她一眼,嗔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xing情,如果她真成了我的女人,你以为我狠心丢下她,就此心安理得地离开?”

  娃娃若无其事地道:“那便不要真个纳她为妾,只要一个名份,圆房之期拖到回京之后,这一来还有一桩好处,官人‘猝然出事’的话,就更加不会惹人生疑了。”

  杨浩愕然道:“那不是害了人家?”

  妙妙原是朵儿的心腹,娃娃对她可没有什么姊妹感情,无所谓地道:“怎么就是害了她?天下有哪个女人只要一个名份,就能得到偌大一笔财产的?恐怕她欢喜还来不及呢,她若守不得,改嫁就是了,官家的妹子都能改嫁,你道她会为你守节终生么?那时有了巨额家产,她若要嫁人,反比现在更有把握找个良善人家。”

  杨浩踌躇半刻,说道:“似乎是个办法,我再好好想想。对了,焰焰呢,打从回来还没见着她,听说你们今儿上街去了,我有些放心不下,唐家迄今全无动静,也不知道唐家是个什么打算,可莫要着了他们的道儿。”

  娃娃笑道:“官人放心吧,唐家是个体面的人家,干不出当街掳人的事来,何况我们上街时带的也有护卫。回京这几ri,官人过于忙碌,你道我们不心疼么?今ri上街买了些菜回来,焰焰说要亲手做几道美味给你吃呢。”

  杨浩奇道:“她做菜?她成么?”

  娃娃抿嘴笑道:“你这官人当的,你道她真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不会做的女子么?再说,这一路上,她还用心向我学过烹饪之道,做出的菜肴,想必味道是不差的。”

  说到这儿,她捂着肚子说道:“只是……怎么这么久还没做好,我这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杨浩摇头一笑,说道:“我可不抱多大希望,你且等着,我去她院中看看。”

  素手调汤羹,含羞侍郎君,想起来就叫人感动呵……杨浩走在路上,脸上不禁露出感动的笑意,她们……想要的应该也不会是一个整ri奔波忙碌的旷世英雄,而是一个对她们嘘寒问暖、呵护备至的贴心郎君而已吧,就算为了不辜负这美人情意,我也要坚持自己的主意。

  一路想着,进了唐焰焰所住的院落,院落中自有厨房,房门关着,里边叮当作响,杨浩走过去便一把推开了房门,“呼啦”一下,里边便飞出几只雀儿,扑愣愣地逃开了去,须臾功夫就飞过了院墙。

  “哎呀哎呀,谁叫你进来的,也不说一声,如今竟放跑了雀儿,我这菜可就少了一道了。”

  唐焰焰颊上沾着面粉,扎撒着双手跑来,她打开笼子掏雀儿,一不小心把雀儿放了出来,正关紧了房门独自捉雀,忙的一头汗,结果杨浩一来,那几只笼中鸟便逃之夭夭了。

  杨浩先是愣了愣,看清她的模样后,嘴角便微微地翘起来,他把迎面抱来的焰焰拥进怀中,在她颊上亲昵地吻了一记,微笑道:“做不了那盘菜,吃我这盘菜,我会更喜欢的。”

  唐焰焰不明所以,瞪他一眼道:“你两手空空,有买菜回来么?哼!这道雀羹可是极重要的一道菜,本来我就怕做不好叫娃儿笑话,现在可好,一条鸟毛都看不到了,是你放跑了我的鸟儿,你还我鸟儿来。”

  杨浩真是爱极了她这副娇俏模样,不禁豁然大笑道:“好好好,跑走了你几只小鸟儿,官人赔你一只大鸟儿就是。”

  “咦?你还真的买了菜回来了?大鸟儿在哪?”唐焰焰傻兮兮地问道。

  杨浩便露出一副贼兮兮的笑容道:“大鸟在此,娘子,你可莫要尖叫,声张起来,那可不美了。”

  “嘁,尽管放鸟过来,什么恶鸟儿会让我唐焰焰害……啊!”一见杨浩动作,唐焰焰尖叫一声转过身去,捂住了脸道:“你个没正经的,出去,出去,人家才不要看。”

  杨浩心中情热,不觉自后走去,轻轻拥住她的香肩,在她耳边柔声道:“焰焰肯为我下厨房,哪怕只烧出一块焦炭来,为夫也会吃的香甜的。”

  唐焰焰被他在耳边说话,细痒痒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随即就觉臀后给个**的东西抵住,不由心中一跳,身子都酥软下来,几乎站立不住。杨浩抱紧了她,嘴唇啜了啜她的耳垂,便向后颈吻去,同时抬起一条腿来,用脚把房门悄悄地关上了……当此时也,大宋禁宫内,赵匡胤拧眉凸目,两眼望空,正在大喝:“岂有此理,你从哪儿买来这只鸟儿,满口污言秽语,真是有失体统。

  一只鹦鹉盘旋殿中,毫不示弱地回骂:“你这鸟人,闭上你的鸟嘴,尽放鸟屁,干你鸟事,惹少爷我一肚子鸟气……”

  永庆公主笑的打跌,赵匡胤跳起脚道:“来人,来人,给朕she死这只欺君的贱鸟儿。”

  “蓬蓬蓬。”一队禁军应声入殿,张弓搭箭一通乱she,那只鹦鹉借着承尘、殿柱、屏风等物躲来躲去,口中仍是回骂不休:“贱鸟儿,你这饢糠的夯货,打脊饿不死冻不杀的烂乞丐、没信行不成才的破落户、天不盖地不载该剐的贼……”

  “把箭给我!”赵匡胤连朕也不称了,夺过一把弓来望空便she,大殿顶上到处插的都是羽箭,那鸟儿在承尘之间钻来钻去,洋洋得意地骂:“贱鸟儿,贱鸟儿,你这饢糠的夯货……”

  “真是气死鸟了!不是……”赵匡胤气的口不择言,一旁的禁军侍卫们听了,不禁笑成了掩口葫芦,赵匡胤气咻咻地道:“真是气死朕了,气死朕了,你从哪儿弄来这只贱鸟儿……”

  永庆公主忙扮乖乖女,怯怯地道:“女儿今ri出宫探望二姐,路遇鸿胪少卿杨浩,这只鸟儿……是他送我的。”

  “这个鸟人要干什么?要干什么?贼厮鸟,惹老子一肚子鸟气……”赵老大连皇帝的体统也不顾了,拿出当年一条盘龙棍闯荡天下的兵痞派头,破口大骂起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网投  澳门网投-  现金网  澳门网投-  365bet  九亿观帝师  am  伟德养生网  永利app  ysb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