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9章 身在高处

第019章 身在高处

  .杨浩和叶之璇酒酣意洽地登上百味居,扶栏远眺,丝竹之声从楼下隐隐地传上来,袅袅如仙乐纶音。

  这幢楼是“千金一笑楼”最高的一幢建筑,比樊楼还高一丈,其形如塔,八面玲珑,一层层楼檐均饰以铜铃,风一吹,铃声清越。最高一层只是一个方圆数丈的天台,四周围栏只极腰部,纵目一望,开封盛景历历在目。

  只见汴河上下帆樯如林,随着运河大运脉源源不绝地出入开封府;大相国寺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隔着这么远似乎也能感觉到它的热闹与繁华;开封府衙门庄严肃穆、静静地矗立在那儿;大内皇宫金壁辉煌,虽然规模不大,却也尽显皇家气派。远近美景无限,居高临下,秋风徐来,衣袂飘飞,使人如同凌驾于云中。

  “大人,我到开封已经几天了,承蒙大人款待,每ri里美酒佳肴、杂艺歌舞,看着倒不嫌腻。不过……木老、林老他们的话,不知道大人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大家伙儿都在等着呢,你是不是也该对之璇交个底儿呀。”

  杨浩不答,笑望着开封美景,吁一口浊息,迎着猎猎秋风,微微敞开胸怀,扶栏说道:“叶少,自高处远去,这风景如何?”

  叶之璇走到他身边,杨浩指点道:“你看,那汴河如一条玉带,迤逦绵绵,大相国寺飞檐斗角,何等状观。你看那边,一片花木疏朗处,就是我的宅院了,呵呵,美不美?”

  “美,很美,其美堪可入画。呃……大人呐,木老、林老他们正在等着……”

  “是啊,很美啊。”

  杨浩打断了他,喟然一叹道:“叶少啊,我就搞不懂,我们明明身在美景当中,为什么还要爬得满头大汗,跑到这楼顶天台上来,只为了去欣赏一下自己方才所在之处是如何优美呢?”

  叶之璇翻了翻白眼,无奈地道:“大人莫不是醉了?不是大人你非要硬扯着在下登楼望景儿的么?在下根本不想上来啊……”

  杨浩笑道:“叶少啊,高处有高处的好,你来看看,我这楼下的林木是按着九宫方位栽植的,比我宅子那边还要美上十分,你身在其中时,可是看不出它的美妙的,你来仔细瞧瞧。”

  杨浩兴冲冲地说着,一把抓叶之璇的手臂,一下子把半个身子都探出了楼去。高高楼巅,往下一望,令人头晕目眩,叶之璇吓得魂飞魄散,双手紧紧扣住石栏,尖叫道:“快回去,快回去,在下惧高啊,大人你……你快放手,咱们刚喝了酒,这要是站立不住一跤下去,那可是粉身碎骨,风景就算再美,都摔成一瘫肉泥了还欣赏个屁呀?”

  杨浩哈哈大笑,把小脸发白的叶之璇扯了回来:“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不在其上,如何体味其中的美妙呢。可惜啦,你的胆子太小……”

  叶之璇站稳了身子,双手仍是牢牢扣住石栏,生怕杨浩兴致大发,再和他玩要命的游戏:“大人呐,这与胆子大小可没关系,只是实在犯不着,在下还没娶妻生子呢,可不想糊里糊涂的就见了阎王……”

  杨浩嘿嘿一笑,说道:“你来开封也有几天了,这就准备打点行装返回西北吧,我给义父和林老他们准备了些礼物,你给我捎回去,告诉义父一声,让他保重身体。我很挂念他们,可是身不由己,无法脱身去看他们呐……”

  壁宿大喜:“今天就回去么?好啊好啊,可是……你倒底是个什么意思,总得先跟我说个明白啊。”

  杨浩微笑道:“你回去把咱们几ri来相处种种,说与义父和林老他们听,他们会明白的。”

  叶之璇大惑不解地道:“啊?你说什么了?他们能明白什么?”

  杨浩拢了拢衣衫,叹道:“刚上来时只觉心神一畅,这才片刻功夫,就觉得罡风凛烈了,唉!高处不胜寒呐,这儿风大,咱们还是下去吧。”

  叶之璇疑惑地看看杨浩的背影,扭头再看看自楼上望去有些令人目眩的景致,只觉秋风真是yu来yu烈,酒后脚步虚浮,有种站立不住的感觉,忙也随在他后面向楼下走去……※※※※※※※※※※※※※※※※※※※※※※※※※※张德钧一回宫,赵匡胤立即问道:“官仓的粮食储备的怎样了?”

  “回官家,奴婢刚刚去看过,汴河上粮食源源不绝,仍在不断运来。如今官仓里的粮储已足够撑到明年河运重开了。依官家吩咐,今后汴梁城至少要有三至五年的存粮,所以如今还在不断地输运粮草。

  至于坊市间,果然如杨少卿所说,初一开始,朝廷敞开了售卖米粮,百姓疯狂抢购,官仓方面还真有些吃不住劲儿,可是三ri之后,官仓粮食眼看告罄,百姓心安下来,便不再大量购买了,那些运粮至京的粮绅们吃不住劲儿,这时才想把粮食卖给百姓。

  可也奇了,他们越是如此,百姓们反而越不想买粮,结果粮价一压再压,还是卖不出去,最后只好以比市价低了四成的价格卖给官仓,嘿嘿,他们手中的粮还真是不少,官仓不但一下子又充实了,而且府库前些时ri高价购粮的亏空也弥补回来了。”

  赵匡胤哈哈大笑:“好,这般jian商,就该以这般手段整治他们。唔……河运乃京师命脉之所在,经此一事,尤显重要啊。朕要让工部做好准备,明年开始,分段修筑永久xing的堰坝水闸,以保障漕运更加稳定、快速。”

  赵匡胤说的兴起,不禁赞道:“杨浩此人,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他在鸿胪寺,似乎有些糟蹋了人才。唔……,唐国使节到了什么地方了?等他们进了汴梁,让杨浩去主持接待吧,等这件事了了,朕想给他换个衙门。”

  “依官家吩咐,现在漕运上唯有粮船可以一路畅通无阻,其他船只俱都要让路,就是唐国的使节也不得破例,他们的行程实不算快,估算一下脚程呢,唐国的使节现在应该刚刚过了泗州,距到京还有些时ri呢,这事儿不着急。”

  赵匡胤不以为然地点头道:“不错,唐国使节来,能有甚么大事,让他们随在粮船后面慢慢地蹭吧。”

  张德钧陪笑道:“官家说的是。”

  他目光微微一闪,又以一副不经意的口吻说道:“现在各地官府也都知道官家甚为重视粮运,很少有人敢刁难粮船,抢道抢行的。今儿奴婢奉旨去查看漕运和粮储时,就在码头上见到几个吴越之地来的商人,正在抱怨说粮船阻路,行程太慢,他们携带了几坛送与当朝赵相公的海产,可是沿途的河道官员们也不肯予以他们方便,让他们先行。”

  “民心食为天,国以民为本,手中有粮才能心中不慌啊,哈哈,河道官员能分得出轻重缓急,能不循私枉法就好。唔……嗯?”

  赵匡胤笑声忽然一敛,沉吟片刻道:“你说……有吴越之地来的商贾,给赵普捎了几坛海鲜么?”

  张德钧毕恭毕敬地道:“是,那几个商贾是这么说的,奴婢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自抬身价的虚恫之言。”

  “喔……”赵匡胤站起身来,在殿中来回踱了几步,忽然驻足说道:“如今秋高气爽,正合出门走走。去,取套便服,唤侍卫们更换了便衣,随朕出宫逛逛。”

  张德钧躬身道:“是,不知官家今儿是要去禁军马军西大营还是步军东大营?”

  “今儿不出城,朕……去赵普府上走走。”

  ※※※※※※※※※※※※※※※※※※※※※※※※※※※※※赵普现在住的这幢宅子其实相当不错,只是比起正在修建的新宅子来格局小了些。

  赵普在东京开封和西京洛阳都有自己的宅院,他起造的宅子,门面都是很普通的,看起来和开封城里中等人家的门户差不多,一国宰相,如此普通的住宅,似乎太俭朴了些。可是赵普家的宅子真的那般朴素么?

  院墙,是一户宅院耗资最少的地方,赵普家的宅院看起来很普通,可是筑这墙的时候,那可是用麻掺在泥浆里筑成的,光是买麻就用了一千二百贯钱,再加上基砖、顶瓦,哪一样看来普通的东西都有大讲究,赵家只是筑个院墙,总耗资就在五千贯上下,足足五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呐,谁家建个院子能有这样的大手笔?

  他住的七进七出的这处院落,是越往后越繁华,第一进院落和普通人家没什么不同,等到了最后一进院落,那豪华气派已是直追王侯了,真可谓是渐入佳境。宰相府邸,有资格去到第三进院落的客人也不多,所以到过赵家的人,都称赞赵相公两袖清风,勤俭持家。

  而赵匡胤是时常出宫的,赵普家他也常来,以他的身份,赵家只有大开中门,迎进后宅款待,所以赵家到底是个什么样儿,赵匡胤却是心知肚明的。

  他第一次到赵家,看到前门模样时,也是大吃一惊,到了第三进院落时,这才觉得像个宰相人家,等他到了第五进院落时,脸上的表情就古怪起来,待到了最后一进院落,赵匡胤便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臊得满面通红的赵普说道:“你这老儿,终是不纯。”

  赵普满腹懊悔,生怕赵匡胤因此对他有所不满,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后来有一次和赵匡胤聊起前朝的一些臣子时,提到了后晋宰相桑维翰,桑维翰才学能力是有的,只是极为贪财,赵普趁机说道:“桑维翰此人才学是有的,但是太过贪财,他做宰相时收受贿赂无数。对这样的人,就算他还活着,相信官家也决不会用他。”

  赵匡胤不以为然地道:“身为帝王者,冠冕前有旒玉缀串,用以蔽目也;侧有黈纩充耳,用以塞听也,盖因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既然要用他的长处,就得容忍他的短处。桑维翰一个穷措大罢了,能有多大胃口,朕若想用他,还怕他贪财么?便赐他十万贯钱又如何,足以塞满他那幢破房子了。”

  赵普听了这话晓得了官家的心意,这才安下心来,从那以后他在赵匡胤面前也不装了,反倒后悔当初因为顾忌太多,宅基地选的太小了,那时就想着再盖一幢大宅子,却是直到近来才开始着手。

  赵匡胤轻车简从到了赵普的府上,把守的家丁见是官家到了,忙不迭要入内通报,赵匡胤微笑道:“不必了,头前带路,朕自去探望赵卿。”

  中堂内,赵普坐在椅上,摩挲着袖中的密信,望着堂下的十坛海产正在沉吟不语。吴越王钱俶送礼的人已经走了,他们带来了吴越王钱俶的一封信和十坛海产。那海产,千里迢迢自吴越运来,又是出自吴越王钱俶之手,自然不可能真是什么海产,赵普揣测的是这封信要说些甚么。

  吴越王钱俶已经不是第一次给他送礼了,每次送礼也都是书信问候一番,并没有明确的要求。到了吴越王钱俶和赵普这个层次的人,彼此交往,不需要为了一个明确的目的、更不会是为了一次明确的目的而临时抱佛脚。吴越王钱俶每次送来厚礼,赵普都笑纳了,在宋国对吴越的政策上,赵普在官家面前、在朝廷上,态度只要有所倾向,总会产生巨大作用予以回报的。

  可是这一次,赵普不得不慎重了。如今闽南那边捷报频传,汉国覆亡在即,汉国一亡,大宋的势力就把唐国和吴越包围了起来,除了一面大海,三面都在宋国的虎视耽耽之下,唐国和吴越为之震动可想而知,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他们一定会寝食不安的。

  唐国的使节如今已经在路上,唐国遣使来是要觐见官家的,而吴越……他们又一次遣使私自来见自己,在这种微妙时刻送礼,恐怕就不是往ri只让他关照关照那么简单了。他们会提什么要求?送了那么多次礼,这一次是要讨还利息了么?

  赵普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官家对唐国的态度是很明确的,但是对吴越这个武力上毫无威胁,而且对宋一直表示恭顺的吴越国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他却一直没有表露过明确的态度。所以他这个宰相也有些拿捏不准。

  汉国一旦到手,朝廷毫无疑问会继续执行先南后北,一扫天下的国策,那时对吴越会怎么处置呢?赵普不明官家心意,对吴越王此时送上的厚礼就不免有些犹豫。

  迟疑半晌,他才自袖中缓缓抽出信来,刚yu打开一看,就听院中老管家傅秋高喝一声:“哎呀,官家到了,赵家老仆傅秋,见过官家。”

  “官家来了?”赵普脸se倏然一变,他迅速把信揣回袖中,刚一抬头,就见赵匡胤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巴黎人  赌球官网  全讯  伟德机械网  竞猜足球  天富平台注册  澳门足球记  赢咖2  蜡笔小说  足球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