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2章 话痨克星

第022章 话痨克星

  那鸿胪快脚说道:“回到礼宾院后,杨左使依礼制,设盛宴款待郑王与徐铉,席间,徐铉口若悬河,引经据典,指点江山,语惊四座,为助酒兴,且当堂赋词一首。”

  他说着,将抄录下来的那首词呈上,赵匡胤接在手中,阅罢赞道:“果然不愧为江南第一才子,其词不及李煜绮丽,故无惊艳之感,然细细品来,气度尤胜之,且正应和今ri气象,既讨好了我宋国气象,又不堕唐国威风,骤急之间,有此急才,我朝学士之中,或卢制诰差可比拟,余者皆不如也。以杨浩之学识,定然无法赋词应和的。”

  鸿胪快脚称喏道:“官家所言甚是,杨左使只举杯称赞,向徐铉劝酒,并不应答。”

  赵匡胤一笑:“继续说来,此后如何?”

  鸿胪快脚道:“徐铉见杨左使不予置辞,诗兴稍减,又复饮酒三旬,便谈起唐国称臣之事,其言滔滔不绝,小臣藏于屏风之后使笔速录,犹不及其速,是故只记下只言片语。”

  赵匡胤冷笑:“徐铉素有苏秦张仪之才,然此非战国,无六国合纵供其睥睨,天下一统之势不可阻挡,徐铉仗三寸不烂之舌,仓皇奔走,只言片语,就想将天下局势cao控于股掌之间?真是书生之见,哼,他说些什么?”

  鸿胪快脚道:“徐铉说,今唐国之主宅心仁厚,自继位以来勉力勤政,无甚陨越,境内以安,庶民粗足。养兵唯图自保,并无问鼎天下之心。今宋主英明,天下归心,唐国亦不落人后,为庶民百姓计,决以自削国号,降格为王,善事大宋,息兵恤民,今后宋国与唐,君臣和气,永弃兵戈,实为幸事。呃……大意如此,徐铉出口成章,语速如风,小臣所记实在不全……”

  赵匡胤细细品味,嘴角噙起一抹冷笑:“这一句,关键就在养兵自保上了。他既称臣,又恐朕借其兵或驻兵于其境,这句话分明就是唐国可以称臣,但是我调不得他唐国的兵,亦不必驻兵于唐,因为他力足自保,呵呵……杨浩怎么说?”

  “呃……,杨左使面露微笑,只是劝酒。”

  赵匡胤一呆:“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么?”

  “没有。”

  赵匡胤怔了片刻,又道:“那徐铉又说些甚么?”

  鸿胪快脚道:“徐铉又言,唐国降宋,一片赤诚,唐愿以忠效宋君,希望我宋君亦仁主之心待唐国,勿生刀兵,致天下糜烂。他说,天下无千年不亡之国,为宏图霸业,致万千黎民疾苦,非百姓之福,实千古之罪人。又说,世上无百年不死之人,若我宋国yu以武力迫唐,则唐国上下,自君至民,必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断无不战而笑,贻万世耻笑之理。”

  赵匡胤只是冷笑,这回不待他问,鸿胪快脚便补充了一句:“杨左使面露微笑,只是请酒。”

  “说下去。”

  “是,徐铉又道,唐国服宋,是为息刀兵,养万民。又兼官家仁德之主,必不致苛待唐人,故有归心。今唐递顺表称臣,希望我宋君能承喏待唐主君臣如父子,永修睦好,不启战端。否则,唐主数十年仁政深得民心,今长江天险可恃,百万民心可恃,金陵城坚可恃,群臣心齐可恃,宋师虽强,无足畏也。”

  “好一张利口!”

  赵匡胤不屑地道:“长江天险可恃么?保江必保淮,唐国淮南不保,如今已尽在我宋国之手,长江天堑岂非空谈?朕论诗词,远不及彼,然这一句,朕却可驳得他体无完肤,惜乎朕与降臣之臣,身份天壤之别,不能亲自驳斥之,实为憾事。杨浩怎么应对的?”

  鸿胪快脚的脸颊抽搐了几下,答道:“杨左使微笑请酒。”

  赵匡胤听了,就像传染似的,他的脸颊也抽搐了几下,方道:“继续讲。”

  “是,那徐铉还有言道,唐今疆域不及宋地之广,兵员不及宋国骁勇善战,然江南多江河湖泊,唐拥水军数十万,俱擅水战,而我北地兵马纵于湖河养兵,穷十年之期亦难成大器,而兵已疲老矣。此为唐之长处,宋若善待唐国,唐则以臣礼侍君,永无反意,否则,唐国主曾亲言:‘若王师见讨,当躬被戎服,亲督士卒,背城一战。如其不获,乃聚族**,终不做他国之鬼!’”

  赵匡胤哈哈大笑,不屑地道:“真难为了李煜,竟说得出这样的一句豪言壮语,可惜,这终不过是酸腐书生的一句大话罢了,他李煜……做得到么?杨浩怎样答他?”

  鸿胪快脚道:“杨左使面露微笑……”

  赵匡胤眉头一皱,截口道:“只是请酒?”

  “呃……,是!”

  “……,那徐铉又说些甚么?”

  鸿胪快脚干笑道:“徐铉无话可说,只是饮酒。”

  赵匡胤默然片刻,陡地一阵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原来徐铉这种人的克星正是杨浩,朕可算是歪打正着了,哈哈,以愚困智,这杨浩竟让徐铉这样的才子理屈词穷,做了锯嘴葫芦,真是笑死朕了……”

  ※※※※※※※※※※※※※※※※※※※※※※※※※※※※※徐铉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此来宋国,jing心准备的诸多说词碰上杨浩这个活宝竟然全无用武之地,杨浩的脾气好的很,对他们照顾的也是无微不致,但是不管你是一语双关地用些诗词点拨他,还是义正辞严地当面提出要求,杨浩始终面露微笑,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叫你根本无从揣测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徐铉被他折磨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要见赵普?没空,宰相大人忙着呢。要见官家?可笑,宰相都没空,官家怎么可能有空。时间就这么一天天地耗下来,时局对唐国使团越来越不利了。

  首先,是唐国乞降自削国号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不但满大宋地传,而且传到了四面八方,北地契丹,西北三藩,江南吴越,还包括原本被蒙在鼓里的唐国百姓,现在都知道这件事了,而且清楚地知道唐国郑王李从善和吏部尚书徐铉,如今就住在大宋开封礼宾院,每ri鸿胪左卿使杨浩都亲自陪同,歌舞曲乐,美酒佳肴,对他们盛情款待。尽管正式的国书尚未递上,彼此还未正式签署君国与臣国的条约,可是当这件事情已经闹到天下皆知的时候,他们就没有退路可走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预料之中的晴天霹雳响起,闽南战事结束了。潘美等宋将攻取郴州、贺州,随之连克昭、杜、连、韶4州,大败南汉军十余万于莲花峰下,南汉以广州为中心,割据岭南两广地区达六十年之久,如今终于重归中原。

  宋国举国欢庆,赵官家大赏群臣,就连内侍都知张德钧都被他恢复了原姓,又赐了个名字叫继恩。王继恩本姓王,当初入宫做小内侍时是认了个姓张的大太监做义父,所以改了姓氏,叫张德钧,如今恢复了本姓,又得了官家赐名,风光的很。就连他都得了赏赐,朝中百官、有功的将领们可想而知。

  朝中忙碌这些事情,就更没人关注唐国使节团了。要知道,这可是唐国上赶着要递顺表归降,而对宋国来说,这种事无可无不可,无yu则刚,宋国自然硬气得起来。徐铉至此倒还沉得住气,但是深知兄长如今寝食难安、正急切等待消息的郑王李从善却坐不住了。

  他不奢望能达到徐铉提出的那些要求,他只是一个天真的书生,他和他的兄长一样,都认为无须撕破脸面,要求宋朝白纸黑字的把一些事情详细写下来,赵匡胤承认了君臣的地位,就必然要尊守君臣的规矩,否则……难道宋国皇帝不怕人笑他言而无信,受后人耻笑么?

  李从善显然是忘了赵匡胤几年前在金銮殿上,亲切热诚地握着主动前来归顺的永安军节度使折德扆的手,向他承诺过什么了。谈判使团内部产生了不同意见,而郑王李从善无论是地位还是与唐国主李煜的亲密关系都远甚于徐铉,谈判自然是由他来主导了。

  于是,谈判条件一降再降,宋国变本加厉,不但不许归顺附加什么条件,而且在今后双方互递国书的礼制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上都迫使唐国做了重大让步,规定宋国皇帝给唐国国王的诏书上,不称其江南国王,而直呼其名。

  对宋国来说,可谓双喜临门,汉国被消灭了,疆域扩大,声威更盛,而唐国又为锦上添花,刚刚举行了唐国归顺仪式,正式确立了君臣名份,大将潘美便押着汉国皇帝刘继业回到了开封,于是马上又召开纳降仪式,并请唐国使节观光。

  赵匡胤升班坐朝,文武排列左右,观礼外臣亦站在殿上,汉国皇帝刘继业便被带上了金殿。这位汉国皇帝是个少见的昏君,因为担心宗室会篡夺皇位,就把自己的兄弟叔侄一股脑杀个干净,他认为大臣有家室,就会怀有私心,于是但凡做官的,必须先阉割了自己,满朝大臣都是阉人和宫女。

  这位皇帝又宠爱一名极肥胖的波斯女子,与之yin戏于后宫,自称“萧闲大夫”,可是这样一个人,竟是体态丰满,眉清目秀,上殿面君施礼如仪,答对乖巧,能言善辩。杨浩冷眼旁观,实在看不出这样一个人竟是那般的残暴昏庸。

  赵匡胤此刻心情大好,虽不耻刘继业为人,但是见到他跪倒金殿之上,山呼万岁,顶礼膜拜,却是龙颜大悦,当即封刘继业为右千牛卫大将军,加爵恩赦侯,并赐府邸。刘继业战战兢兢上殿,本道会被斩首,不想宋帝竟如此宽厚,不禁大喜过望,当即叩头如捣蒜。

  赵匡胤笑吟吟地让人给他看坐,刘继业千恩万谢,一旁坐下,赵匡胤又令人赐其美酒,不料刘继业一见端到面前的美酒,却是脸se大变,登时滑下椅子,跪伏于地号淘大哭起来:“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呀。”

  赵匡胤诧异不已,愕然环顾左右道:“这……朕赐美酒一杯而已,恩赦侯何以涕泪横流?”

  潘美晒笑道:“官家有所不知,恩赦侯做汉国皇帝时,最好以毒酒鸩杀大臣,官家赐酒与他,他还以为官家是要杀了他呢。”

  赵匡胤一听,不禁哈哈大笑,挥手道:“来啊,把那杯酒给朕取来。”

  赵匡胤取杯在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刘继业见赵匡胤取杯一饮而尽,这才晓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不禁羞愧不已。

  赵匡胤笑望刘继业道:“朕若要杀你,必堂堂正正取你项上人头,断无以一国之君,行此卑鄙伎俩的手段!刘卿今后只须安守本份,忠于大宋,朕的刀,绝不会加于你的颈上。”

  他说着,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李从善和徐铉,二人不禁黯然低下头去。

  朝会已罢,赵匡胤就在宫中设摆筵席,款待恩赦侯,李从善和徐铉均在座相陪,席间刘继业极尽谄媚之能事,昨ri他还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今ri就能这么快的适应自己的新角se,扮演一个合格的弄臣,杨浩一旁见了,却也不禁暗暗佩服此人的心理素质,李煜……总有一天也会到这儿来吧,如果李煜有这个刘继业一半识时务,想必也不会身遭横死了,嗯……却也未必,赵光义毕竟不是赵匡胤,他的胸襟……他……他……杨浩举着杯突然呆在那儿,他无法确实记得赵匡胤是什么时间死的,但是他记的很清楚,宋取南唐不久,赵匡胤便暴毙。如今朝廷已经打下了南汉,官家已私下同他谈过,将派他出使唐国,刺探其军情、离间其君臣,随后……,明年,最迟不过后年,宋国就会对南唐动手,那么也就是说,赵匡胤来ri不多了?

  赵匡胤坐在上首,正与臣子们谈笑风生,杨浩默默地看着他,眼前这个人,曾经只是他在故纸堆上见到的一个名字,可如今自己却能见到活生生的他,这个人无疑是雄才大略的一代英主,此后的不久,他又将化为一个名字,仅仅是史书所载的一个名字。

  从来没有一个人有杨浩这样的境遇,他可以亲眼见到一位史书中所载的伟人,又将亲耳听到他的死讯,见证他的死亡。他会怎样死去?那桩千古疑案倒底是怎么样的?杨浩痴痴地想着,耳边的一切喧嚣繁华都已充耳不闻,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杨卿,杨卿……,杨浩!”

  “啊?臣在!”杨浩瞿然惊醒,发现赵匡胤正在叫他,一旁坐着的郑王李从善面如土se,徐铉却是脸se铁青,不禁有些诧异。

  赵匡胤微笑道:“李卿谈吐风流,甚得朕的欢心,朕已决定,对李卿封爵加官,留驻开封。江南国主遣使来朝,礼尚往来嘛,朕就派你代朕至唐国宣抚,待徐卿返国时,你便与他一同去吧。”

  “我的机会终于来了,赵官家,你呢?你还有机会么……”

  杨浩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起身躬揖道:“臣……遵旨!”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真钱牛牛  六合开奖  105彩票  必发365战魂  金沙国际  飞艇聊天群  伟德包装网  188  伟德女性健康  365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