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3章 雷霆之怒

第023章 雷霆之怒

  李从善被软禁开封不得离开,徐铉为此百般抗议,奈何赵匡胤此计本就为敲山震虎,意在李煜,是以根本不做理会。外交使臣纵有一张天花乱坠的巧嘴,国力相差悬殊,也是束手无策。好在李从善只是被留拘于开封,各种款待礼遇并不稍减,并无生命之虞,李从善自己倒是安之若素,徐铉也无可奈何,只能含羞忍怒,准备返回唐国覆命。

  汉国既得,赵匡胤开始全力以赴筹备南伐之事,此时已近深秋,但开封城西借原有的小西湖开凿出来的金水池上,却是热火朝天。鼓声繁急,呐喊声起,直如山崩海啸一般。百公顷的水面上,无数战舰一一竞渡,大小各se战舰上军士们按鼓声节拍,奋力划船,银桨齐起齐落,十分壮观,船箭横水水面,直she对岸,箭骤如雨,势不可挡。

  赵匡胤见了捻须微笑道:“凿湖泊引河水练兵,便练不出jing湛水军么?哼!朕是湖上练水兵,徐铉却是纸上论水兵而已,岂可同ri而语。”

  他满意地看看鏖战正酣的水军虎捷营将士,吩咐道:“回宫吧。”

  皇帝摆驾回宫,走的却不是来路,赵匡胤坐在御轿中有些纳罕,唤过内侍都知王继恩问道:“因何改了路径?”

  王继恩忙禀道:“官家,大批漕运粮食刚刚进京,正运往官仓储备,堵塞了路程,为恐官家在路上久耽,是以绕道而行。”

  赵匡胤闻之喜悦,又问:“汴河漕运上还在输运粮草么?”

  王继恩忙道:“秋se已高,河水ri浅,将行不得重船了,这是今年最后一批漕粮。”

  “唔”,赵匡胤颔首微笑不语。

  仪仗继续前行,赵匡胤自轿中打量着开封城景象,一路所过之处,但见龙旗招展,庶民百姓望仪仗而拜,欢喜敬服之se溢于言表。忽然,大轿外左侧几个小内侍的谈话引起了赵匡胤的注意。

  “奇怪啊,哥哥,你看那里,咱皇家御苑,什么时候起了一溜儿宅院了?”

  “不晓得,想是看顾园林的人居住的?”

  “啊呸!你长了一双狗眼,偏又生了一副猪脑,你看那宅院何等辉煌气派,是看顾园林的人能住的么?我猜,是官家起造的一幢别宫。”

  赵匡胤听得纳罕不已,忙向左侧窗外看去,果见偌大一片院林,近十亩的土地上,一座气势恢宠的建筑平地而起,已初具规模。赵匡胤却不知道这是自家的皇林御苑,忙唤道:“张德……王继恩,上前答话。”

  内侍都知王继恩忙赶上前来,赵匡胤靠在窗前,往那边一指道:“这是我皇家御苑么?几ri起造了这么一幢大宅院,看其模样,所耗必然不菲,起造这样大的一幢宫院别墅,怎么不曾有人先行禀报于朕?”

  王继恩忙道:“奴婢也不知缘由,请官家容奴婢去查个明白,再回奏官家。”

  赵匡胤沉着脸点了点头,坐回轿中合目养神去了。

  仪仗继续前行,王继恩却带着几个人折向了那幢正在紧锣密鼓地起建的宅院,待赵匡胤回到宫中,洗漱更衣,稍事歇息,王继恩便赶了回来,毕恭毕敬禀道:“官家,奴婢已打听的明白,皇家御苑上的那幢宅院,不是宫中建筑,而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赵普的私人宅院。”

  赵匡胤奇道:“朕听说,那块地是皇家御苑?”

  “呃……是。”

  赵匡胤勃然火起,一根指头几乎点到了王继恩的鼻子尖上:“皇家御苑,怎么盖起了赵普家的宅院,你讲?”

  王继恩惶然跪倒,连连叩首道:“奴婢不知,奴婢不知。”

  赵匡胤咬了咬牙,拂袖道:“传旨,令宗正卿查个明白,回报于朕。”

  ※※※※※※※※※※※※※※※※※※※※※※※※※两ri后的下午,赵匡胤在文德殿开经筵,与翰林学士卢多逊正在谈文论道。卢学士博涉经史,聪明强记,文辞敏捷,腹有韬略。朝中百官但与赵匡胤对答学问,没有人能及得他对答如流,在赵匡胤眼中,卢学士之博学,堪称大宋第一人,所以不但最喜欢与他探讨学问,而且对他十分敬佩。

  赵匡胤却不知,这位卢大学士真才实学固然是有的,但是他不管问到什么,这位卢大学士都能旁征博引、引经据典,简直天下学问俱都装在他的脑中一般,却非此人真的能博闻强记一至于斯,而是由于这位卢学士兼着皇家史馆的差使,赵官家好读书,每次从史馆中取走什么书,卢多逊都要向管理书籍的小吏问个明白,然后通宵达旦彻夜不眠,也要把相关的知识俱都熟记下来,次ri赵官家有书中不明之处问及群臣,能顷刻便答,绝无疏漏的自然只有他卢大学士一个。

  一来二去,在赵匡胤眼中,此人就是大宋第一博学鸿儒了。二人谈经论史,正说到兴处,宗正卿张驰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张驰是宗正卿,主管皇族事务,但凡涉及皇族,诸事处理起来可麻烦的很,能做这样一个官儿的,大多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油滑的很,但是只看面相,这位五旬出头的宗正卿却是眉清目朗、一副凛然正气模样。

  见了赵匡胤,张宗正便躬揖施礼:“陛下,臣奉诏查询皇家御苑建造私宅一事,已然有了眉目。”

  “哦?”赵匡胤放下书卷,说道:“快快一一道来。”

  “是!”张驰拱揖道:“经臣查明,皇家御苑那块地,已经不是皇家土地。”

  赵匡胤奇道:“皇家御苑也能更名易主的?此中原因何在?”

  张驰道:“官家,那块地,已被谏院右正言官花暮夕用广德桥东的一块闲地给置换了,地契也改了名字,是以那块地已不属皇家所有。”

  赵匡胤又惊又怒:“这是甚么道理?花暮夕他……唔?那块地是赵普在起造宅院,怎么又成了花暮夕用什么闲地置换了?”

  张驰道:“官家,花御史用来置换皇家御苑田地的闲地,正是赵相公所有,所以这块地换了主人,便是赵相公。赵相公用广德桥东的十亩田地,换了这十亩皇田,用来起造了这幢宅院。”

  赵匡胤听了心中瞿然一惊,身为臣子,竟敢以私地换取皇田,这是对皇家的冒犯,已是不能容忍,而其中竟涉及到御史台右正官这样的重要官员,更是令他jing觉。御史台是监督文武百官的监察衙门,仅次于御史中丞的重要监察人员与赵普往来如此之密切,那御史台还能起到它的作用么?

  赵匡胤怔了半晌,挥手道:“你去吧。”摒退了宗正卿,赵匡胤立即怒喝道:“王继恩,传旨大理寺,给朕好好查一查,皇家御苑被置地换主一事到底是何原因,花暮夕与赵普有甚么往来。”

  王继恩应声退下,卢多逊眼珠一转,起身说道:“官家息怒,此事慢慢访察就好,事涉首辅,怎好大动干戈。”

  赵匡胤怒道:“事涉首辅又如何?这简直是欺君罔上,朕未想到,赵普朋党为jian,竟胆大一至于斯,是可忍,孰不可忍?”

  “官家息怒,官家息怒,赵相公当朝宰执,为官十载,桃李遍天下,对朝廷忠心耿耿。如果因为这么一桩小事,对赵相公骤加责难,恐天下官吏为之心寒呐。再者说,官家如今正yu兵伐唐国,运筹帷幄,诸般事宜,怎么能离得了赵相公呢?若是赵相公因此失恩,恐怕枢密使李崇矩也要心生恐惧,这一文一武乃朝中栋梁,官家岂可因小而失大?”

  赵匡胤怒极而笑:“他赵普连皇家御苑的地都敢侵占了,此非小事,十亩田地无关紧要,可他这么做,分明就是不把朕放在眼里,朕要处罚他,还得瞻前顾后?皇帝做到这个样子,真是……”

  他说到这儿,突地反应过来,卢多逊所说的话流水一般在他脑海中重又徐徐淌过:“赵相公当朝宰执,为官十载,桃李遍天下……,恐天下官吏为之心寒。再者,若是赵相公因此失恩,恐怕枢密使李崇矩也要心生恐惧,这一文一武……”

  满朝官吏,多是赵普举荐,枢密使李崇矩,是赵普的亲家,突然之间,赵匡胤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的怒气渐渐消失了,头脑冷静下来,目光中代之而起的,是一股凛然的杀气……※※※※※※※※※※※※※※※※※※※※※※※※大理寺查明白了,不想因为一桩买地案竟又牵涉出一桩大案来,赵匡胤这才惊奇地发现,自己钦命的川西转运使赵孚,竟然在诏命下达一年之后,还好端端地住在京城,根本不曾赴任。

  而川西事务,一直就是由转运副使负责,这样一桩大事,他这个皇帝竟然不知,他的诏命竟然调不动一个小小的转运使,而朝中各司衙门,因为赵普一句话,就能把此事遮得严严实实。转运司衙门,因为赵普一个手谕,就能令转运副使主持川西事务达一年之久,赵匡胤突然感到一阵由衷的恐惧,他的圣旨,倒底管不管用?是不是整个朝政,都已完全被赵普把持了?

  这一天是小朝会,只须主持朝中最紧要衙门的腹心之臣入宫侍驾。赵普施施然地到了皇仪殿,突然觉得身边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左右仔细看看,他才发现他的亲家枢密使李崇矩不见了?而参知政事薛居正、吕馀庆两个闲散官儿居然冠带整齐地站在那儿。

  赵普莫名其妙地走过去,薛居正和吕馀庆忙向首辅大臣见礼,赵普微微点了点头,随口问道:“你们怎么来了?李枢密怎么未在殿前候驾?”

  这两位参知政事虽然名义上是副宰相,但是一直都是两个摆设,根本不署衙办事的,他们互相看看,也是一脸茫然。

  片刻功夫,内侍都知王继恩到了,站在殿前宣旨道:“同中书平章事赵普、参知政事吕馀庆、参知政事薛居正接旨。”

  三人连忙掸衣跪倒,王继恩道:“官家口谕,我朝开疆拓土,疆域、人口不断扩张,赵普一人难以周全万机,即ri起,吕馀庆、薛居正署衙办差,与赵普共秉国政。朕偶染小恙,今ri朝会散了吧,钦此。”

  “臣……臣遵旨。”赵普以下,三人的身子都不约而同的抖了起来,吕馀庆和薛居正是欢喜的不克自持,赵普却是由于莫名的恐惧,他完全不知道皇帝为什么突然间下了这道命令,让两个副宰相来分他的权,事先并无半点迹象。

  赵普失魂落魄地站起来,连向两位副手道喜的礼节都忘了,直到二人辞礼离去,赵普仍静悄悄地立在大殿上,许久许久一动不动,斜照而入的阳光把他孤零零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赵普回到衙门,才省起李崇矩今ri没有上朝,难道亲家早已知道此事,所以有心回避?赵普悲愤不已,使一心腹去向李崇矩处探问,得来的消息让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李崇矩今ri没有上朝,不是生了病,也不是预知了此事有意回避,而是他也接到了圣上口谕:因军务繁忙,自今ri起,枢密使正常署衙办公即可,不必上朝候旨听宣。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可是……到底因为什么原因?

  赵普急得团团乱转,他还没有来得及去打听仔细,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川西转运使赵孚罢官,施杖刑,永远取缔为官资格;御史台谏官右正花暮夕,贬官为士曹参军,流放生莲县,去那儿掌管婚姻、田土、斗殴等诉讼案子去了。

  赵普拿着地图寻摸半天,也没发现这生莲县在什么地方,找了人来打听一番,才晓得这是朝廷刚刚收复的闽南的一块地方,据说得先到广州番禹,然后先乘船再坐车最后骑驴,翻过几座大山,才能到达那个几乎全是当地土人的地方。

  赵普恐慌不已,马上召集幕僚商量对策,研究怎样才能挽回圣眷,一连三天,也没商量出个好主意,而赵匡胤的手段却如暴雨雷霆,不动则已,一动就如苍天之怒,让人毫无还手之力。

  李崇矩的一个门客举告他收受贿赂,虽说查无实据,但是赵匡胤还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处理了此事,李崇矩被降职,调离了枢密使这个掌管三军的重要职位,而举告的那个门客却被任命为一个县的主簿,赐同进士出身。

  紧接着,赵匡胤下诏重选堂后官,堂后官是相府属吏,宰相有何决断、有何任命,都要经过他们传达下,但是这些如臂使指的最得力手下一夜之间全被更换,并立下制度,从此以后,所有堂后官三年一换,不得延续。

  就算是瞎子,现在也看得出皇帝是什么意思了,所有想升官的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赵普一派的人人心惶惶,都以为大厦将倾,有些人已开始自寻门路,但是赵普仍笃定的很,每ri里照常知印、押班、奏事,上朝,神态从容,毫无二致。

  他坚信,眼下虽然失宠,但是皇帝还是离不了他。身边帝王者,要想江山稳固,就必须得保证朝中势力的均衡,绝不能容许一家独大。不错,他是得意忘形,触了赵匡胤的逆鳞,可是现在的惩罚应该也够了吧?如果我倒了,谁来牵制赵光义?皇帝毕竟高高在上,有许多事他没办法亲自去处理,他能像我一样,riri夜夜、时时刻刻盯着赵光义的一举一动,防止他上下其手么?

  但是,赵普还是低估了赵匡胤的魄力和怒火,当一桩桩揭发他专权擅断、贪污受贿的奏章直接呈送到赵匡胤御案前的时候,赵匡胤终于下了最后的决断:罢黜宰相。

  一纸诏书到了相府,言宰相赵普劳苦功高,ri夜cao劳国事,身心疲惫,不堪承受,官家怜悯,着放地方歇息几年,加封赵普河阳三城节度使、同平章事,仍旧是挂着宰相的头衔,只是……一个离开了京城的宰相,那还算是宰相么?

  败了,真的败了,赵普败的心服口服,他没想到在他眼中毛头小子一般的赵光义,竟然有这样的心机手段,不击则已,一击致命,竟让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相爷,相爷,这是属下刚刚搜集来的消息。”慕容求醉兴冲冲地跑进书房,刚刚得到免职消息的赵普坐在椅中不动,只是扬起眉来,慕容求醉道:“相爷,你看,这是赵光义私下结交内侍都知王继恩的情报,还有这个,他借灭火扑救赏罚之机,重赏禁军将士,这可是存了笼络之心呐。”

  赵普淡淡一笑:“捕风捉影,臆测揣摩,扳得到晋王否?”

  慕容求醉一怔,说道:“相爷,这些证据虽扳不倒他,但……却可令官家心生芥蒂,对他存了戒备之心呀。”

  赵普摇头一笑:“放下吧。”

  “是。”慕容求醉见他脸se不太好,忙放下搜集来的情报,悄悄退了下去。

  赵普的目光落在那摞东西上,许久,取下灯罩,将那叠资料一页页引燃,弃之地上。

  赵夫人刚刚听说消息,急急赶到书房,一见如此情形,问明所燃之物,不禁疑道:“官人……何以将这些东西烧毁?”

  赵普淡然笑道:“凡事留一线,ri后好相见。”

  沉默片刻,赵普道:“夫人,去准备一下,咱们准备离京吧。”

  赵夫人默然退了出去,赵普燃尽最后一张纸,静坐半晌,研墨铺纸,写下离京前最后一张奏表,这张奏表等于是他为相这些年的一张述职报告,内中提到晋王赵光义,内有“外臣谓臣轻议皇弟开封尹,皇弟忠孝全德,岂有间然。”对赵光义大加褒奖之词。

  他已败了,他必须得给自己留一条退路,这是安排后事,安排的好,就是一条生路……这一夜,杨浩也在安排后事,他马上就要去南唐了。他把妙妙唤了来,望着灯下宜喜宜嗔的娇俏模样,对坐半晌,始终难以启齿……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赌盘  7m比分  188小相公  伟德微信头像  188小说网  hg行  伟德评书网  365中文网  足球赛事规则  九亿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