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4章 两厢情
  .“近来……‘女儿国’的生意如何?”

  杨浩迟疑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妙妙忍不住想笑,抿了抿嘴唇才道:“很好啊,咱‘女儿国’的名声已经打开了,现在往来于‘女儿国’的,尽是权贵人家,东西虽然昂贵,质地却最佳,别看客人不及坊市间人头攒动,但是随便做成一桩生意,就及得上寻常十桩、百桩生意。”

  “唔……,那就好,那就好,你……你……”

  “嗯?”妙妙两道淡淡蛾眉一挑,向杨浩投以问询的一眼,她看杨浩表情,就晓得必有事情,可他吞吞吐吐、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这可是她从未见过的,心中不免好奇起来。

  “哦!你……手头的钱款还够用吧?”

  “呃……老爷可是还要从中拨取款项么?如今手中余款仅够货物流转而已,若是老爷不急着要的话,奴家可以逐步从中抽拨,每十天结算一次,留下货物流转的必需钱款,余者尽拨于老爷,不然的话,恐要与商家赊购货物了,咱‘女儿国’刚刚开张没多久,这样做的话恐怕……”

  杨浩连忙摆手:“没有没有,老爷没有再向你要钱物的意思,老爷是说……是说……,啊!你近来身体还好吧?我瞧着,不似刚回京时那般削瘦了,脸上也有了血气。”

  妙妙摸摸自己脸颊,脸蛋上的红晕更盛了些,妙眸流转,带出几分好笑的意味:“有老爷坐镇京师,奴家有了主心骨,做事倒不觉辛苦,我也觉得……自己好象长了点肉……”

  她忽然担心地问道:“奴家现在会不会太胖了些?”

  “不会不会,现在很好,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恰恰好,恰恰好……”

  妙妙不自在地挪了下身子,用有趣的眼神瞄着杨浩,杨浩咳嗽一声,不与她对视,眼神飘忽地望向他处,吃吃说道:“哦,对了,小羽是我的贴身侍卫,我打算……把他调回身边,至于‘女儿国’嘛,调张牛儿和老黑过去帮忙,还有姆依可,老爷另有安排,也得……咳咳……”

  “这些事,老爷只要知会一声就是了,不需要与妙妙商量的。”妙妙疑惑地说着,眸光微微一闪,神se突然有些变化:“老爷……可是要换人打理‘女儿国’?”她垂下头,幽幽地道:“这事,老爷同样不需要与妙妙商量的,更不须……觉得难以启齿,只要老爷吩咐下来……”

  嘴里这么说,她的心中还是很难过,在杨浩身边做一个丫环还是做这‘女儿国’主,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分别,可是想到可能是她做的不够好,老爷对她生了嫌弃,妙妙的心里还是觉得很难过。

  “妙妙,你误会了,老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杨浩的汗都快下来了,假结婚而已嘛,在现代也不是新闻,为了移民、为了分配住房……,只不过那双方都是知道真相的,而现在……他假死的消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总不成大嘴巴,逮着谁跟谁讲,尤其是以后不会再有往来的人,哪能说出真相?这一来,他可真有点难以启齿了。

  屏风后面突然轻咳一声,娃娃踱了出来:“官人,姐姐那儿还有事与你商量呢,这里……就交给奴家来说吧。”

  “喔……,好好好,就这样,就这样。”杨浩如蒙大赦,忙不迭爬起来,向妙妙尴尬地一笑,拔腿就溜。妙妙诧异地看着杨浩消失的背影,再看向吴娃儿,就见她已在自己面前坐了下来,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登时jing觉起来……小轿回了‘女儿国’,一个管事迎上来道:“柳小姐,有些事情要向您禀……”

  “你先忙你的去吧,今ri已晚,明早再说。”

  “呃……是……”那管事有些奇怪地看了妙妙一眼,这位大管事平素可是吩咐生意上的大事小情不管何时何地,都得及时禀报与她的,今儿怎么……看她眼饧耳热,好象醉了酒,可是没闻着酒味儿呀。

  那位管事诧异地看着妙妙迈着太空步消失在大厅尽头,“砰”地一下房门关上,妙妙倚地门上,手按在胸口,就听一颗心“卟嗵卟嗵”象一头被困的小鹿般使劲乱撞起来,撞得她胸口发胀。

  她大力地喘了几口气,抢到书案前灌下两杯冷茶,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妙妙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一阵痛楚传来,妙妙呆了呆,嘴角缓缓向上勾起,喃喃自语道:“不是做梦,我不是做梦,老爷……老爷真的要纳我为妾……”

  这样想着,妙妙的眼泪忽然扑簌簌地掉了下来,胸臆中那股难言的欢喜,让她几乎要跳起来欢喜的大叫。尽管受到杨浩的百般呵护,又做了这‘女儿国’主,可是她对自己的未来一直有种茫然彷徨的感觉,尽管她还小,但是以她的身份和阅历,她的心理已经成熟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这种不踏实的感觉,始终存在她的心里。

  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她终身有靠,而她今后一生倚靠服侍的郎君,就是她芳心中倾慕爱恋的杨浩,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妙妙回到自己卧室,关紧了房门,突然欢呼一声,纵身跃上榻去,抱住枕头,把发烫的脸颊贴上去,使劲地摩擦着,嘴角洋溢着甜蜜幸福的笑容……老爷要出使唐国了,纳妾婚书明ri就会找坊正来立下,待老爷回来,才能正式cao办与她圆房。没关系,只要确立了这层关系,就算多久她都等得,老爷要纳她为妾,到底有几分是因为喜欢了她,又或者是因为不想将‘女儿国’交给外人打理,除了她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所以才想一举两得,她不愿去想。

  重要的是,她,将是他的女人;他,是她所爱的男人;这里,将是她永远的家。对她这样一个小丫头来说,这个归宿已是天堂,她知足了……妙妙抱紧了枕头,在榻上翻滚了一圈,轻轻地唤道:“老爷……”

  恍惚间,她似乎能感觉到杨浩就躺在她的身畔,正搂着她的纤腰,那双灼灼的眸子正盯着她,让她羞得无处藏身……“嚓!”门开了,姆依可掌着灯出现在门口,提起灯看她:“妙妙姐,你回来了,咦?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榻上,妙妙坐了起来,钗横鬓乱,星眸如丝,她糗糗地掠了掠自己的发丝,讪讪答道:“是月儿啊,还……还没睡?我没事,呃……有点倦了,今ri想早些歇息,你把灯搁下,也早些去休息吧。”

  “哦……”姆依可将灯放在桌上,回身又奇怪地望了她一眼,这才带着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走了出去。

  妙妙待在榻边,待房门一关,赶紧抢步到了桌边,拿起镜子一照,灯下,chun情上脸,如海棠花开,看得妙妙又羞又臊,“月儿还小,一定看不出什么,一定看不出来的……”

  她自我安慰着,看着镜中那张眉也在笑、眼也在笑,粉润润的脸蛋上两朵大红的石榴花,忍不住用手指刮着自己的脸蛋:“羞羞羞,没脸皮的小丫头……”

  一边臊着自己,她的嘴角和眼睛却像月牙儿似的弯了起来,镜中的小嘴红嫩嫩、粉糯糯的,唇形如菱角般可爱,官人会喜欢吗?如果他亲我的小嘴儿……妙妙心神一阵荡漾,就在这时,“嚓”地一声,房门又开了,妙妙探头进来,就见妙妙正在梳妆镜前,只有半个屁股挨在锦墩上,好象坐得极仓促,手指在脸上抹呀抹的,似乎在涂抹胭脂。

  “还有什么事么?”妙妙回了一下头,问了一声,又急急扭过头去。

  “喔,没事,妙妙姐,你……真的没有不舒服吧?”

  “没有没有,你快去睡吧。”

  “喔……,好。”姆依可掩上门,莫名其妙地搔搔头:“都要睡下了还施什么妆粉,妙妙姐今儿好生奇怪……”

  ※※※※※※※※※※※※※※※※※※※※※※※※※※※赵普离京之后,朝中又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交州刺史丁琏遣使进京向宋称臣纳贡了。交州远在天南,也就是后世的越南。当初,自立为王的丁部领自立为万胜王,当时是向汉国称臣的,他以儿子丁链的名义向汉国请封,汉国皇帝封其子为静海节度使。

  这几年宋国势力越来越大,丁部领就越过汉国,向宋国称臣,并仿中国隋唐建筑风格,起宫殿、制朝仪、置百官、立社稷、设六军、肇新都、筑城凿池,徙京邑于华闾洞,又立五位皇后,由一个割据势力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王国,但是当时与汉国仍暗通款曲。

  如今宋国灭了汉国,丁部领马上遣子入京,向宋纳贡称臣,恳求册封,愿作大宋藩属。赵匡胤大悦,封丁部领为检校太尉、交趾郡王,封丁琏为静海节度使、安南都护。双方互递国书。自此以后,交趾王朝更迭不管再如何频繁,不管谁做国王,都要先来晋见中国皇帝,请求册封为王,以获得中国的认可,这是必须履行的头等国事,无一例外。

  交趾来朝,这是大扬国威的事,赵匡胤自然大为喜悦,隆重的接待仪式刚刚cao办完,蜀地又传来消息,渠州邪教首领李仙聚众万余人,到处抢劫掠夺,扯旗造反。蜀国是继荆湖之后最先被宋国消灭的国家,如今已在宋国治下七八年了,但是时局动荡,仍是时常有人造反。赵匡胤深知打天下易,坐天下难,对这只目前来说还不显强壮的反抗力量不敢大意,立即命权知蓬州朱昂权知广安军,负责剿灭乱匪。

  同时又令薛居正、吕馀庆、卢多逊等人拟定抚民之策,以防蜀民依附叛匪。这几位宰相刚刚大权大握,做事不遗余力,很快就拿出了自己的条陈,赵匡胤立即颁旨施行,取消蜀国的婚嫁税,这是自蜀国时期设立的一项税赋,连结婚都要纳税,也难怪蜀王能搜刮到那么多民脂民膏,宋国得了蜀地后许多制度沿袭旧制,一直没有更改,至此方做取缔。

  蜀地百姓交纳夏、秋两季税赋时多用丝织品为赋,但是如今国家昌盛,对各种高档布料需求猛增,丝绸价格已一涨再涨,而蜀地官府仍旧按照许多年前制定的丝织品价格收税,此时也做了修订,规定西川各府今后征收赋税,丝织品一律按市价估价。

  凡此种种,一面不遗余力地打击李仙乱党,一面用各种恩惠手段抚慰百姓,软硬兼施,平息祸患。

  这个时候,北国契丹也是诸事纷扰,契丹内部诸部族并没有明着抗拒朝廷的表现,朝廷也不能用武力手段来压制,只能分化、拉拢、恩抚,皇帝耶律贤身体病弱,没有jing力cao持这些事情,只得由皇后萧绰主持朝政,为了摆布这些王公大臣,真是让她绞尽了脑汁。

  内部的事情还未摆平,女真部落又来侵扰该国边境,杀死都监达里迭等人,劫掠大批人品和牲畜离开。小小女真也敢侵犯契丹,萧绰闻讯立即命耶律休哥统兵讨伐,这边刚刚集结大军还未出发,女真部落便来遣使进贡,又弄来几个人头,说是冒犯契丹边境、杀死契丹边军将领的几个首犯。

  当时女真人居无定所,要寻其一战十分困难,加上内部不稳,而女真人又主动服软,此时正当耶律贤诞辰将至,又不宜动刀兵,萧绰只得作罢。契丹皇帝生辰之喜,各部族酋长俱来祝贺,女真来使一使两用,请罪之后正好充作贺使,北汉国也遣使前来,竭力搜刮些财物向他们的靠山进贡。

  耶律贤生辰之ri,举城相贺,白天接见来使和各部族首领,夜晚,则与皇后同登五凤楼,欣赏灯展,这时鄂巴多姗姗而至,刚刚赶回上京。

  耶律贤身体不好,刚刚有了寒意,便穿着一袭裘衣,站在城楼上接受臣子们的朝贺,观赏灯景,这时一名侍卫匆匆而至,附耳向一名宫人低语几句,那宫人马上赶到萧后身边低声禀告。萧后陪着皇帝正站在城楼上,扭头看看耶律贤苍白的面孔,恐怕他站不了多久就得下去歇息,如今内久使节、各部酋领都在,到时少不得要自己出面应答款待,便叹一口气,招手唤过罗冬儿,令她去处理此事。

  罗冬儿到了楼下,在一座偏殿见了那使者鄂巴多,鄂巴多一见四下无人,只有门口站着两个女侍,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献宝似的呈上去,谄笑道:“罗尚官,这是您托小人自宋国所买的凤头银钗,您看可不可意。”

  罗冬儿打开一看,与杨浩当初送与自己的那只竟有九分相似,不惜连声道谢,拈着那支只值几文钱的漆银木钗,她的双眼泪光盈盈,几乎便要掉下泪来。

  鄂巴多怀里、左右大袖中还藏了十七八支钗子,唯恐这支不合罗尚官的意,那时再一一取出让她挑选便是,一见罗冬儿神se,鄂巴多不由松了口气。

  罗冬儿痴痴看了半晌,这才醒过神来,忙拭拭眼角,说道:“娘娘正在楼上观灯,着我问你,此番南行,宋人如何对答?”

  鄂巴多倒未看过原信,但是已听大宋鸿胪寺功曹柳林西说过大概,忙将宋廷的意思说了一遍,冬儿听见宋廷竟也模仿契丹的蛮横语气,写了这样一封回信,虽正是满怀愁绪的当口儿,也不禁有些想笑。

  她虽是一个民女,但是父亲藏书甚多,冬儿博览群书,素知中原的官吏做事向来中规中矩,这样的文书他们不是写不出来,而是以那些官吏的呆板xing格,向来以有教化的上国姿态讲话,很难用这样的无赖对无赖手段交涉国事,她有些好笑地道:“我知道了,回头我会禀告娘娘,讲娘娘定夺,再做答复。”

  “是是是,眼看着天就要冷了,可是为朝廷出使,小人是不辞辛苦的,如果还需向宋廷出使,小人责无旁贷,到时还请罗尚官多为小人美言几句。”

  鄂巴多说着,又将一口大匣子、一个大包裹毕恭毕敬地放到桌上,他见罗冬儿索要的钗子不值几文钱,便晓得这位女官不好金钱珠宝,所以煞费苦心地从‘女儿国’购买了些汉人的漂亮衣裳,和一套品流最高的胭脂水粉,料想这东西必能打动罗尚官的芳心。

  果然,罗冬儿见了这样的东西,脸上便露出欢喜神se,本来马上就要打发他下去,如今人家送了可心的礼物,倒不好不多聊几句,便随口答应着,问道:“你在宋廷,宋官对你可还礼遇,是鸿胪寺哪位大臣接待的,听说宋廷鸿胪寺卿章台柳体弱多病,不常上衙,这封国书可是少卿高翔所拟么?”

  鄂巴多陪笑道:“罗尚官有所不知,小人前往宋廷时,宋廷刚刚任命了一位新的鸿胪寺少卿,叫杨浩的,听说原来是开封南衙火情院使,此人不学无术,xing情莽撞,所以才写得出这样的无赖国书冒犯我皇,可也奇了,宋帝居然允了,就真不怕皇上大怒,出兵伐宋么?尚官?罗尚官?你怎么了?”

  罗冬儿嘴唇发白,她定了定神,颤声问道:“你说……你说那新任鸿胪少卿姓甚名谁?”

  “姓杨名浩啊。”

  “四哥说过,浩哥哥已改叫杨浩,莫非……,不会的,不会是他,他怎么可能做了鸿胪少卿这样的高官,再说他是出身开圭府,莫非是同名同姓。”

  罗冬儿赶紧问道:“这人多大年纪,是何出身来历?”

  鄂巴多道:“小人倒没见过他,不过听那宋廷的柳功曹说,此人没什么学识的,却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当初带着五万汉国百姓避过皇后娘娘亲自带领的大军追击,逃往宋境的就是他,因功做了芦州知府,没多久就调任开封南衙火情院长,结果又巴结上了晋王赵光义,嗖地一下就蹿上了鸿胪少卿的高位,可宋国的数着,升官升的这么快的,除了他再无第二个了。咦?罗尚官,您好象身子不大好?”

  “没事,我……我没事,你再说说,还有他的什么消息?”

  罗冬儿又惊又喜,她万没料到竟在这里听到杨浩的消息,那魂牵梦萦的人儿,虽仍远在天边,可是刹那间仿佛就站到了她的眼前,罗冬儿的两颊如同火烧,双眸放出光芒,殷切地又道。

  鄂巴多摊手道:“没了,小人就听那位柳功曹提了这么几句,瞧他那不屑的样子,恐怕这个杨浩贸然蹿升,朝中眼红的官儿大有人在,这人如此说话太也着恼,罗尚官该禀明娘娘,严辞驳斥,说不定宋廷的官儿对他趁机攻讦,这个无视我契丹国主的混帐小子,就得滚下台了。”

  罗冬儿抿了抿嘴唇,板着脸道:“你是我契丹使节,言谈之间不可弱了北国的威风,谈吐如此粗俗,口口声声小子混帐,如何能为我契丹使节,若是这样,本官可不敢保你南行。”

  鄂巴多一听财路要断了,赶紧陪笑道:“小人这不是在您面前才……,好好好,小人一定谨慎,哪怕人后,也不对宋人的官儿有所不敬就是了。”

  罗冬儿道:“这才对了,你先下去吧,这事待我禀明娘娘再说。”

  “是。”鄂巴多也不知哪里得罪她了,赶紧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罗冬儿在椅上坐了,手撑在案上托着下巴痴痴想了半晌,拈着那根簪子看了又看,时而蹙眉,时而微笑,过了半晌听见楼上一片喧哗之声,这才惊醒过来,她把簪子收进怀中,吩咐女侍把汉衣和脂粉收起,便赶上楼去,脚步轻快,如同一只年轻活泼的小牝鹿。

  “实图哩触犯神纛,依律当死,皇上,处死他吧。”楼上有些人正在咆哮着。

  耶律贤面前跪着一个侍卫,脸se惨白,伏地不动。罗冬儿提着裙裾跑上楼去,见此光景莫名其妙,便向旁边一个侍卫问道:“方才还好端端地,这是怎么了?”

  那侍卫忙答道:“尚官,实图哩方才触摸了神纛,各部大人十分愤怒,请皇上处死他呢。”

  罗冬儿听了暗吃一惊,这神纛是一面大旗,立在五凤楼上,纛上一头白狼,乃是契丹之族的图腾,十分神圣,普通人未经允可不得靠近,如果谁若碰触神纛,论罪当斩。这个实图哩是个年轻憨厚的侍卫,怎么竟然铸此大错。

  那些部族头领们吵吵嚷嚷,耶律贤只是负手不语。他才二十多岁,身材瘦削颀长,脸颊苍白,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就像一个南人士子,在旁边个个都是虎背熊腰的近臣侍卫和部族头领们中间,就像一群狼中间站了一只鹤,就算是柔软厚暖的裘衣穿在他身上,也显得空荡荡的。

  “实图哩,你为何触犯神纛?”耶律贤突然慢条斯理地问道。

  “小人……小人站在一旁,本来正在观灯,因为人群拥挤,被人撞了一下,便伸手一扶,这才醒起旁边矗立的乃是神纛,小人知罪,当死,当死。”

  实图哩连连叩首,耶律贤叹了口气,道:“原来如此,不知者不罪,实图哩平素克尽职守,倒也尽职,唔……拖下去,责三十大板吧。”

  实图哩一呆,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罗冬儿目光一闪,赶紧喝道:“实图哩,还不谢恩么?”

  实图哩赶紧叩道:“谢皇上开恩,谢皇上开恩。”

  “且慢!”一旁缓缓走出一人,沉沉笑道:“皇上仁慈,可是冒犯神纛者当死,此用律条所定,皇上一言便要放人,恐怕……不妥吧?”

  耶律贤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耶律文,何必如此苛刻,实图哩无心之举,算不得冒犯神纛,因此砍头,太过残忍。”

  这位贵族叫耶律文,字燕云,是耶律贤未继皇位前的一个有力竞争者,如今耶律贤虽做了皇帝,他还是时常与他唱反调,一见耶律贤有心放过实图哩,当即便出面阻止。一听耶律贤的理由,他不屑地冷笑道:“皇上太过仁慈了吧?我契丹之主,当有虎豹之威,赏罚分明,律例森严,岂可身怀妇人之仁,对一小小侍卫尚抱如此仁心,如何统御我契丹百万虎狼?”

  萧绰冷冷一笑,站到了耶律贤身旁,冬儿连忙走过去,耶律文身后一人本来正看着热闹,忽地被萧后美se所迷,眸子顿时一直,痴痴看了半晌,目光再往旁一转,不由大吃一惊,立即缩身退到了人群中去。

  如果冬儿能注意到他,就会发现,这人竟是丁家二少爷丁承业,丁承业隐在暗处,望着罗冬儿发呆:“她……她是罗冬儿么?虽说神情气质有些差异,可是模样一模一样,若不是她,世上哪有如此相像之人?她怎么在这里,她……是皇帝的嫔妃还是什么人?”

  丁承业当ri被契丹边军所捉,四处打听一番,根本没有人听说过什么南院大将军卢一生,只道这丁承业是虚言诳人,是以对他百般折磨,丁承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真是苦不堪言,这时恰好遇上了耶律文。

  耶律文身高八尺,虎背熊腰,乃契丹有名的勇士,与南院大王素有交情。此人xing好渔se,而且男女不忌,瞧见丁承业这个奴隶虽是蓬头垢面,却眉清目秀,十分俊俏,顿时起了怜惜之心,便把他讨了来留在身边侍候。

  丁承业走投无路,只得含羞忍垢做了耶律文的近侍,而且成了耶律文最宠爱的人,形影不离,此番为皇帝贺寿,耶律文也把这个爱宠带了来,携上了五凤楼。如今一见罗冬儿,丁承业思及自己如今身份,先是羞惭不已,下意识地便退往后去,细细打量罗冬儿模样,竟然站在娘娘身侧,似在北国混的风生水起,心中不禁又嫉又恨。

  罗冬儿可未注意这位故人,她站在萧后身侧,只听耶律文唇枪舌箭,明里是说皇帝仁慈,暗中却讥讽他软弱,又鼓动许多对这个皇帝不服的首领贵族出声应喝,弄和耶律贤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有些应接不暇。

  旁边萧后突然冷笑一声道:“耶律文,你口口声声讲什么赏罚分明,律例森严。皇上统御北国,受命于天,皇上宅心仁厚,要饶过实图哩,这就是旨意,你身为臣子,无端质疑,百般挑衅,这是为臣之道么?这是律例森严么?”

  耶律文看向萧绰,灯下美人,明眸皓齿,肤se如美玉,隐泛红润,目中不禁泛起贪婪之意,涎脸笑道:“娘娘,臣只是尽臣的本份,见皇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出言劝谏罢了,怎敢挑衅皇上呢。”

  “既然如此,皇上开恩,已然下了旨意,耶律兄何必再多言呢,神纛代表皇权,皇权是皇上的,皇上要怎么做,做臣子的就只能服从,这才是规矩,你说是么?”

  说话的人袖着手,站在一旁森然道,这人叫萧拓智,却是萧家的人,也是统领大军的一方将领,另一侧耶律隆运,也就是韩德让,也沉声说道:“皇上的话就是圣旨,就代表着天意,做为臣子的,谁敢不从,就是不忠,谁有不忠之心,第一个先问过我掌中的刀,再去问皇上不迟。”

  耶律文见萧绰一派的人纷纷出来护驾,心下稍做权衡,冷哼一声,不再言语了。

  灯下,萧绰宽了衣裳,解开了头发,原本威严冷峻的模样,顿时生起了几分妩媚。她卧到榻上,冬儿也穿着小衣坐在一旁,轻轻地为她揉捏着肩膀,萧绰轻轻叹息一声道:“今天你也看到了,这些人敢当面让皇上难堪,心中哪有这个皇帝?”

  她摆摆手,说道:“今ri你也乏了,睡下吧,不必按了。”

  冬儿依言躺在一旁,两个美人,犹如一朵并蒂莲花。萧绰理顺了头发,躺在枕上,眨着眼睛想了半晌,说道:“朕得对掌握皇城大军的人再做一番调度,尽数换上咱们的人,否则觉都睡不安稳。还有你,你要尽快入手,以后,这宫卫军就得交给你,这可是咱们最重要的本钱。”

  冬儿柔声道:“娘娘吩咐,冬儿自当遵从,宋国的回书……”

  萧绰道:“明儿再思量思量该如何做答。朕也没想到,宋人回书竟然如此强硬,莫非他们已看出了咱们内忧外患,出不得兵?唔……,唐国遣使向我求援,朕意,派耶律文去唐国走一遭,表表我北国态度,让宋廷有些忌惮,你看怎么样?”

  “唐国?怎不派人去宋国,若是娘娘让我出使宋国,去见浩哥哥……”冬儿胡思乱想着,萧绰奇怪地扭过头:“怎不答话?”

  “喔……,娘娘,耶律文对皇上一向不太恭训,怎么能派他出使呢?”

  萧绰笑笑,道:“他离了上京,朕……才好动手脚安排咱们的人,省得他来碍事呀。”

  她伸出手去,小衣褪至肘部,露出一管晶莹的玉臂,伸手一拂,灭了灯烛,说道:“睡吧,不管有什么事,咱们明儿再商量。”

  烛火一灭,室中顿时一暗,烛上青烟袅袅升起,两个女孩儿各怀心事,不约而同地叹息了一声……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评书网  美高梅  彩神  黄大仙案  医女小当家  飞艇聊天群  澳门足球商  90比分网  伟德一生  伟德包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