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5章 江东宣抚

第025章 江东宣抚

  .一向“低调”的杨浩突然很高调地cao办起了婚事,只不过所谓的一向低调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感觉,开封官绅百姓一向都觉得这个官儿做什么事都是风风火火绝不低调的。

  杨浩娶一妻纳两妾,三个美人儿归房的仪式同时举行。这一妻姓唐名焰焰,杨浩早早放出风去,满京城的人都晓得这唐焰焰是西北唐家的大小姐了。那两妾之一,原汴梁第一行首媚娃儿,只是补办了仪式,旁人早知道她被杨浩纳了房的。而另一妾却是林音韶,仔细一打听,才晓得竟是第一届花魁大赛时的叶榜状元。红花绿叶傍身,谁不羡叹杨浩齐人之福。

  杨浩这婚事,一个官场中人没请,参加婚宴的唯有汴梁漕运的四大帮主及其所属,他在“千金一笑楼”大排酒筵高调成亲,怕的就是唐家阻拦或是晋王从中捣鬼。可是很奇怪的是,唐家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而晋王那边其实还根本不知道唐家想与自己攀亲,自然也没什么举动。

  杨浩提着小心,本以为这场婚事不知要经历多少波折,不想竟是太太平平地cao办了下来。妙妙得了一纸婚书,虽未圆房,但名份已然确立了下来,妙妙满心欢喜,却不知杨浩是另有打算。

  娃娃和焰焰早与杨浩暗中商议,待他一走,二女便携浮财潜走,先寻一个妥当之处安顿,然后便高调前往唐国与他汇合,以便三人可以“死”在一块儿。至于妙妙那里,有了一纸婚书,就是他法定的妾室,如果他出了事,妙妙做为他唯一在世的亲人,便有权继承他在东京的一切财产。

  杨浩把“后事”安排妥当,此ri一早,便上金殿面君辞行。赵官家在垂拱殿对他面授机宜,主要是就他此番南行的任务做些交待。离间唐国君臣、刺探唐**情、掌握唐国地理,为宋廷征伐唐国的鼎定中原最后一战做好准备。

  为了方便他行事,得派些人手供他使用,赵匡胤还派了鸿胪寺丞焦海涛做宣抚副使,从皇城司抽调了些探子供其驱策,另从禁军里抽调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做他的仪仗,这些上等禁军个个都是身高八尺以上的大汉,身材魁梧,一身武艺,由一名叫张同舟的指挥使带领。

  出了皇宫大内,杨浩又被候在宫门外的程德玄截住去了南衙。杨浩心中忐忑,本道赵光义隐忍至今方才发作,不料见了赵义义,赵光义却是满面chun风毫无愠se,丝毫不提他成亲的事,只是为他饯行来着。

  杨浩不明底细,但是见他没有当庭发作,便也放下心来,如果这位王爷抱着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的态度,他是不怕的,此一去如蛟龙入海,从此天涯海角再无重逢之期,赵光义有什么yin谋诡计都用不上了。

  在旁人看来,此时却看得出晋王如何礼贤下士、如何会做人了。尽管如今赵普一倒,朝中赵光义一家独大,杨浩如今这个差使又属于清闲衙门,对赵光义没有什么助益,但是赵光义对杨浩仍是十分亲密,对南衙走出来的人,他仍是一如既往地关照体贴,反观魏王,杨浩曾做为他的副使随他一同巡狩江南,这个时候却全无表示,未免有些木讷。

  辞别了晋王,点齐了禁军、带着皇城司差遣来的细作探子,杨浩与宣抚副使焦海涛前往礼宾院汇合了唐国吏部尚书徐铉,正yu一同赶赴码头乘船离开的时候,一直在家泡病号的大鸿胪章台柳又赶了来,与杨浩坐了同一顶轿子,在轿中对他一番谆谆教诲。

  杨浩还道这位大鸿胪有什么要紧事,听他一桩桩说来,却俱是一些作为外交使臣的注意事项,出使外国代表着朝廷,一举一动都要谨慎小心,谨防失仪,过了自然是不妥的,如果过于谦卑也是有损国体的,诸如此类,杨浩一一答应。

  章台柳又道:“左卿使此去,凡事随机应变,千万小心就是了。有时候,你的言辞行止没有失仪之处,对方甚至可能设下陷阱,引你露丑。要是一个不慎,就如陶尚书昔年一般落入人家圈套,那可贻笑天下了。”

  杨浩一奇,当朝姓陶的尚书只有一位,就是翰林学士承旨、户部尚书陶谷,这位老大人曾经出使过唐国?又有什么失仪之处叫他贻笑天下了?

  杨浩赶紧问起,章台柳便道:“陶尚书在前朝世宗皇帝的时候,就是翰林学士,他若不是出了那桩丑事,如今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户部尚书?早就直趋中枢,做了宰执了。原因就是,他做前朝翰林学士时曾出使唐国,却中了人家的计,闹的身败名裂。”

  章台柳细细说来,杨浩方知底细,那时唐国还是李煜的父亲李璟当国,而赵匡胤那时还是周朝的官儿,与这位陶谷陶大学同殿称臣。陶谷奉世宗皇帝柴荣之命出使南唐,初到唐国时,不苟言笑,一本正经,人人都道他是位道德君子,对这位大周使者肃然起敬。

  当时负责接待陶谷的就是以放荡不羁著称的唐国大臣韩载熙,韩载熙对此不以为然,就给陶谷下了个套捉弄他。陶谷每天早晚都在他所住的馆驿中散步,有一天他忽然发现一个新来的女仆,这女仆虽然只是一个洒扫院子的下人,衣衫破旧,一身贫寒,连头上的钗子都是用竹子削的,但是姿se婉媚,骨肉均匀,行止高雅,十分不俗。

  陶谷很是诧异,觉得如此人物不该是个下人,便停下来与她交谈一番,这才得知这少妇姓秦名弱兰,本也是书香门第,因丈夫病故,无人依靠,这才在驿馆中寻个差使度ri。

  天意尚怜芳草,何况人乎?陶谷见了这柴屋佳丽不免大起怜惜之意,时常予她些照顾,一来二去,这位陶大人便与这美貌少妇有了私情,有一天晚上,这位少妇就没有离开馆驿,而是进了陶谷的卧房。

  一夕缱绻,真个**,陶谷食髓知味,可就有些放不下了。

  一夜情不够,那就夜夜情吧。自此二人双栖双宿,如同夫妻,情热时候,陶谷应她所请,还为她写下一首词做为定情之物,此诗有云:“好因缘,恶因缘,奈何天,只得邮亭一夜眠。别神仙,琵琶拨尽相思调,知音少,待得鸾膠续断弦,是何年?”

  过了几天,南唐中主李璟在宫中澄沁堂宴请陶谷。李璟让美人劝酒,陶大学士假假咕咕扭捏作态,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来拒绝,闹得李璟好生无趣。

  一旁韩载熙冷笑一声,击了三掌,便有乐曲声起,一个盛妆丽人自珠帘后姗姗而出,清音妙唱:“好因缘,恶因缘,奈何天,只得邮亭一夜眠。别神仙,琵琶拨尽相思调,知音少,待得鸾膠续断弦,是何年?”

  陶谷一听面如土se,这首词正是他枕上情热时候,送给那位孀居少妇的,这时定晴再看,那彩衣丽容的歌女,可不正是与他有过几夜情缘的少妇秦弱兰么?

  原来她根本不是什么孀居的少妇,而是韩载熙府上的一名歌伎。周国使节出使唐国,勾搭孀居少妇的情诗竟然在国宴上唱了起来,把个陶谷羞的无地自容,自此在唐人面前再也直不起眼来,等他回国时,唐人只派了几个小吏端一壶薄酒去江边相送,尽显对他的鄙夷。

  陶谷含羞忍垢地回了开封,本以为羞辱就此结束了,谁晓得这竟只是个开始。呀呀个呸的,就好象出差piaoji被人抓到罚了款,他本以为破财消灾就此了事,谁晓得电话早打到他单位里去了,等他回到开封时,竟发现满城都在传唱“好因缘,恶因缘……”,匆匆美禁奈何天,爱到深处了无怨……,也忒缺德了些。

  因为这事,陶谷虽满腹才学,再要升迁却一直是障碍重重。自从有了这个反面教材,以后周人出使唐国,简直是个个清廉,拒腐蚀永不变,女se更是绝对不沾,生怕着了人家的道儿。如今周朝已变成了宋朝,唐国荒唐宰相韩载熙也有两三年前病死了,可是这规矩没改。于是,只要有人出使唐国,陶谷这个倒霉蛋儿就会被提溜出来,作为反面教材供大家引以为戒。

  章台柳这老头儿觉得杨浩此人是大宋官场上的一个异类,常言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yin德五读书,人家运气好的,城墙都挡不住,自己这个读书人偌大的年纪,是无法与他相比的,这个下属早晚人家要爬到自己头上,所以不辞辛苦地赶来,千叮咛万嘱咐,既是为了国体,也是为了示好。

  杨浩听了一路的故事,轿子到了码头停下,杨浩拱手看着大鸿胪打道回府,不禁微微一笑:“敢情这位章大人一路送到十里长亭,就是为了提醒我小心唐国的糖衣炮弹来着。呵呵,我会怕人家来勾搭我么?没人来撩扯我,我还要主动招惹事非呢,此番使唐,哥们就是作死去了,章大人,对不住,杨某可要辜负你一番好意了!”

  ※※※※※※※※※※※※※※※※※※※※※※※※※※※※数千里的长江,源自青海,穿越三峡,过荆襄,跨江汉,连通吴越,气势磅礴,浩浩荡荡。宽阔浩渺、深不见底的长江下游,只有两处易渡的渡口,一个是采石渡,一个是瓜洲渡。

  两者之间,便是千古金陵——江宁城。

  金陵据山为城,临江为池,持长江为天堑,倚山河之险,是少数几个让人一看就有王者之气的帝王之都。然而,定都于此的王朝却个个短命。据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金陵的风水太好,早已经被人破坏殆尽。

  传说战国时候,便有方士看出此地王气极盛,遂献计埋金以镇王气,于是楚威王令人铸造了一具金人,埋在现如今的金陵城中狮子山的宝塔桥旁,并在石头山上建筑金陵邑以镇王气,金陵之名由此而来。

  待到秦始皇巡游云梦时,他手下道术极高的方士常生、仙导再次发现此处虎踞龙蟠有王者之气,遂禀报于始皇帝。秦始皇的魄力可比楚威王大多了,埋什么金人,镇什么王气?始皇帝一声令下,直接召人截断了方山龙脉,又引淮水贯穿金陵城以泄王气。

  从此方山断裂了,淮水贯穿了,虎踞龙蟠的石头城失去了王霸之气,幽静的淮水默默地流淌,流出了十里秦淮河,六朝金粉地……不过不信邪的君主大有人在,再说江东地界实在也找不出比金陵城更适宜为都城的所在,所以唐国仍是建都如此。如今传了三代,到了李煜手上,李煜惮于大宋的气势,已经自请去除南唐国号,奉宋为正朔,改称江南国主,这王者之气泄了一半了。

  李从善出使宋国,却被软禁开封不得离开的消息已经传了回来,李煜闻听惊惧不已,未等宋国宣抚钦使赶到,便下令朝中立刻改制。赵匡胤称皇帝,他则称国主,中书门下改为左右内史府,尚书省改为司会府、御史台改为司宪府、翰林院改为修文馆、枢密院改为光政院,鸿胪寺直接降格为礼宾院,马上拆下匾额,换上新制的衙门招牌。

  已经封了王的几个弟弟也一律改封为公:李从善封为楚国公、李从镒封为江国公、李从谦封为鄂国公,杨浩和徐铉所乘的大船在瓜洲渡停下来时,李煜正在指挥宫人搬着梯子爬到宫殿上面去,把象征帝王气派的鸱吻都用锤子敲掉了,改制改得真是彻底。

  李煜正在忙着,一个内侍蹑手蹑脚地走来,在他耳边悄悄低语几句,李煜眉头一蹙,迟疑半晌,只得长叹一声,拂袖向清凉殿走去。

  一进清凉殿,便有一个宫装丽人扑到他的面前,哭拜于地,连声哀告:“官家,官家,千万救救郑王啊,现如今他在宋廷生死不明,妾身心胆yu裂,官家,他是你的亲兄弟,官家一定要救救他啊。”

  李煜惊慌失措,扯了扯袍裾,被那妇人紧紧抓住挣脱不得,只得俯身扶她,好言宽慰道:“你快起来,你快起来,这个样子成何体统?朕……孤已修了国书向宋帝恳求的,宋帝必会释从善还朝,你莫要着急。”

  下跪的这位是郑王李从善的王妃,听说丈夫被软禁于宋不得还朝,不禁惊慌失措,急急便来入宫见驾,郑王妃哭得泪水涟涟,李煜将她扶起,又嘱咐道:“还有,以后千万不要称孤为官家了,只可呼为国主,郑王也称不得了,要称楚国公,切记,切记。”

  郑王妃哭哭啼啼地拭泪道:“官……国主,宋朝皇帝既然囚禁了郑……楚国公,又岂会轻易放他归来,是国主遣我夫君使宋的,如今他不得归来,妾身只有哀告于国主。若是妾身的夫君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妾身也是活不得了。国主千万要救他xing命啊。”

  李煜面红耳赤,好言宽慰道:“你且宽怀,不必担心。孤一定会想办法的,一定会想办法的,如今宋国使节马上就到,孤正要以国礼相待,此时实不是言谈时候,有什么事容后再议吧。”

  郑王妃道:“宋人遣使来了么?国主,他不仁咱不义,不若国主也软禁了他们的使节,要他宋廷拿我夫君来换。”

  李煜顿足道:“真是妇人之见,那样的话,岂不是马上就要兵戎相见?”

  一见郑王妃发呆,李煜又长叹一声,喃喃地道:“还用孤来软禁他么?宣抚、宣抚,也不知道这位宋使要宣抚到几时,才算宣抚已毕肯打道回国。送都送不走的瘟神,你还要孤家留住他?”

  郑王妃讷讷地道:“那……那该如何是好?”

  李煜和缓了颜se,说道:“你且回府,不要过于忧急,孤会想办法的,从善是孤的骨肉兄弟,孤怎会不救他?”

  一番好言安慰,劝走了哭泣不止的郑王妃,李煜站在清凉殿中,喃喃自语:“赵匡胤封从善为泰宁节度使,赐府第于汴阳坊,只在京师领取俸禄,不必莅职。又封从善之母凌氏为吴国大夫人,封从善的掌书记江直本为司门员外郎,同判究州,其他随行往宋的僚属亦悉数推恩加封,这是给我看的啊,他是要我江南知道,只要我江南愿意投奔他大宋,他都虚位以待,优礼有加。

  可是,我本一国之君,如今自降为王,甘为宋臣,做的还不够么?赵匡胤能有多大的胃口?他也该知足了。嗯……他应该知足的,我身上还有数十万jing兵,远非蜀汉可比,他赵匡胤也不能不有所忌惮,待到契丹使节到了,让他晓得我唐国与契丹关系密切,那时宋廷恐惧两面受敌,必释从善归来,一定会的!”

  ※※※※※※※※※※※※※※※※※※※※※※※※※※“娘娘,你看,穿上这短裾翻领的胡服,再配以官家亲手设计的这款首饰,是否味道有所不同?”

  两个美人儿立在一面一人高的铜镜前,其中一个短裾胡服,衣领处尽饰洁白的狐毛,瞧来明眸皓齿,光润玉颜,柔情绰态,媚于语言,正是小周后。另一个一袭碧衣,飘飘然有出尘之感,明眸善睐,秋波yu流。

  两个人都是秾纤合度的苗条身段,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芳泽无加,小周后本来是一副含辞未吐,气若幽兰的美丽少妇模样,换上这套短裾翻领的胡服,凭添几分英气,看来竟似个十七八岁尚未出阁的姑娘。

  小周后不禁欣然笑道:“果然,茗儿妹子一手巧手,裁剪的衣裳款式新疑,而且穿上十分合体,待官家回宫,叫他瞧个新鲜。来,咱们下棋去。”

  两个美人儿并肩走到一旁,在锦墩上坐了,摆好棋盘,各执棋子,那翠衣少女便一边布棋,一边说道:“听说……官家已向宋廷称臣,改帝为王,恐这官家今后也称不得了。”

  小周后不以为然地笑道:“茗儿着相了,不过是改个称呼罢了,我南唐还是南唐,又有什么区别呢?再说,外面尽可改了称呼,这后宫之中如何称呼,宋廷如何与闻呢。”

  茗儿轻轻叹息一声,摇头不语。

  小周后蛾眉一挑,有些诧异地看她一眼,问道:“茗儿有什么看法?”

  茗儿抿了抿嘴唇,轻轻叹息道:“茗儿只是担心,担心宋帝不会就此罢休啊。”

  小周后奇道:“怎么会?须知我唐国不但有长江三堑为恃,而且江东数十万虎贲,真若打来,他能占什么便宜不成?我唐国已然向他称臣,中原一帝,唯他赵氏而已,他所争的帝王霸业已然到手,还想要甚么?”

  茗儿yu言又止,小周后见了便道:“茗儿妹妹,你我相识虽然时ri尚短,但是彼此情投意合,我视你如同姊妹亲人,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纵有不妥之处,本宫也不会见怪的。”说着,小周后摆了摆手,几名内侍宫人立即悄然退出殿去。

  这茗儿姓莫,名以茗。莫以茗莫姑娘是镇海节度使林仁肇的远房甥女儿,命妇贵女们入宫朝觐皇后时,林仁肇的夫人把她携了来,这女孩儿姿容娇俏,谈吐得体,甚得小周后喜欢,一来二去,两人成了闺中腻友,便时常把她唤来相陪。

  莫以茗四下看看,掩口小声道:“娘娘位居深宫,不知天下之事,娘娘可知那赵匡胤野心勃勃,不但志在天下,更是一个好se之徒么?”

  小周后奇道:“不会吧?本宫听说,赵匡胤嫔妃极少,不是个耽溺酒se的人吧?”

  说到这儿,她俏哼一声,有些不悦地道:“赵匡胤的嫔妃,比起我唐国皇帝来,可是少了七八成呢,他都算好se,那我们这位官家怎么说?”

  莫姑娘小嘴一撇,不屑地道:“那却不是他不好se,只是此人眼界过高而已。你说他不好女se,为何那么多的嫔妃可选,却把蜀国花蕊夫人纳入宫中了?人家可是有了丈夫的,丈夫更曾是一国之君,既降了宋,便是宋臣,哪有君夺臣妻的道理,他若不好女se,焉能如此不顾礼仪?”

  “茗儿是说?”

  “茗儿在民间,能听到许多娘娘听不到的消息,据说,这赵匡胤曾发下宏愿,一要鼎定中原,拥有四海,二要尽占天下两大美人儿,此生方不辜负。”

  女人皆有爱美之心,小周后更以美貌自负,一听这话顿起好奇之心,忙道:“哪两个美人儿?”

  茗儿道:“一个,是蜀国的花蕊夫人,另一个,便是娘娘你了。”

  小周后一听,讶然道:“竟有此事?”

  “男人所图,一个是权,一个是se。赵匡胤有此野心何足为奇,当年曹孟德一世枭雄,不是还有过“吾一愿扫清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乐朝夕与之共,虽死无憾”的宏愿么”

  小周后心乱如麻地说道:“宋帝……,竟是如此之人么?”

  茗儿布下一子,叹息道:“若非如此,蜀帝孟昶好端端地,怎么一到开封,受封检校太师兼中书令、秦国公后仅七天就离奇暴病而卒?所谋者,正是花蕊夫人啊。蜀太后明知儿子死的蹊跷,她本北汉人,便向赵匡胤请求归还故里以图避祸。

  一个老弱妇人,还能有什么威胁,赵匡胤不放她走,却假惺惺地说什么待他ri灭了北汉,再亲自送她归故里。蜀太后自知难以幸免,为其所迫,这才绝食而死。否则的话,你想她本要请求归还故里的,怎会突萌死志?官家若不早做筹谋,恕妹妹不恭之语,恐……有朝一ri,将步孟昶后尘啊……”

  “啪!”棋子掉在棋盘上,小周后已是花容失se。

  茗儿微微一笑,不再多言。饭得一口一口吃,药得一口一口喂,先在小周后心里埋下一根刺,慢慢再通过她影响那位不争气的唐国皇帝就是了。

  这位唐国皇帝,平生只有四好,一曰:美人;二曰:诗词;三曰:佞佛;四曰:下棋。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女se,李煜后宫美人之中,又以小周后最为得宠,或许……朝中文武的苦谏不济事,走走娘子路线,通过小周后的枕边风,却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茗儿不再言语,只是静心敛气下棋,等着小周后慢慢消化这个可怕的消息,只听小周后喃喃自语道:“这消息……实是闻所未闻,若宋帝觊觎本宫,恐怕是不肯善了了。宋廷使节杨浩即ri便到,本宫倒要着人好生盯着他,若是宋帝对我唐国贼心必死,必然还有什么异动。”

  “啪!”莫姑娘手中的棋子也失手掉落到棋盘上。

  莫以茗诧然道:“娘娘说……宋廷使节刻ri便到?那人……姓甚名谁?”

  小周后道:“此人姓杨名浩,怎么……茗儿妹妹听说过此人?”

  “没……不曾听说过。”莫姑娘目光一敛,把银牙一咬,心中暗恨:“怎么我到哪儿他到哪儿,这个混蛋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竞猜足球  188直播  澳门龙炎网  黄大仙案  六合门  欧冠直播  好彩客帝  365网  188天尊  bet18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