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9章 俪影
  .壁宿到了金陵城后,先寻了一家客栈住下,当夜便换了一身夜行衣潜入馆驿,摸到宋国使节住处,找到杨浩,把开封那边的情形一一告知。

  杨浩走后,焰焰和娃娃也迅速收拾行李,由穆羽和杨浩自芦州带出来的心腹侍卫护持,悄然离开了开封府,先尾随着钦差仪仗南行几天,确定无人追踪之后便转而行西,潜向华山方向。相对来说,那个地方是战乱较少的地方,同时也易于隐居,这是杨浩与她们事先商量好的去处,待她们一切安排停当,便来金陵相聚。

  开封那边,知道真相的猪儿也已答应妥善照顾妙妙,至于那幢宅院,就如娃娃上次离开汴梁时一般,家仆护院俱都留下,不留丝毫破绽,张牛儿和老黑等人也都交给了妙妙掌管,他们本来就是内院管事和保镖护院出身,做这些事比穆羽还得心应手,正是妙妙的得力帮手。

  杨浩听说诸事安排停当,心中不觉大喜,便让壁宿先回客栈住下,时常去与焰焰和娃娃早已商量好的会合地点百年老字号“燕翅楼”转转,待她们赶到,及时通知自己。壁宿一听正中下怀,当下向他告辞,趁夜又摸出馆驿,返回了客栈。

  接下来的ri子,李煜五ri一大宴,三ri一小宴,对杨浩款待的无比殷勤,李煜因为杨浩态度倨傲,心中实不想再与他继续打交道,但是听了小周后所说杨浩在金陵的作为,他的确有些担心杨浩这种到处惹事生非的xing子,会与唐国大臣产生冲突,对自己他再如何不敬,也不敢有太过份的举动,与其如此,不如错饮宴把他拘于身边,直到他返回宋国。

  李煜的书呆子气很重,他始终认为,宋国伐汉国时,他不但没有应刘继兴所请出兵助汉,而且还帮宋国写信给汉国,劝刘继兴投降。又抢在汉国未灭之前就向宋国称臣,降格改制,自认臣子,对宋国可谓是仁至义尽,赵匡胤既然接受了自己是宋国的臣子,就没有理由再出兵讨伐唐国。把杨浩拘于身边的打算,主要顾虑反倒是怕他过于嚣张的态度会让一些唐国文武大臣对他有所不敬,再引起什么外交纠纷。所以便从了小周后的建议,时常邀他入宫饮宴。

  李煜的邀请,杨浩是不能不去的,壁宿这些天却在走街串巷,寻找自己的那位意中人。

  壁宿好女se,也曾有过许多女人,不止是金钱关系的青楼欢场中女子,凭他的相貌,还曾诱引过一些大家闺秀、豪门贵妇,但是让他这般动感情的,却是平生头一回。

  杨浩派他探听江淮一带民间消息的时候,他第一次遇到了她,虽然彼此不曾说过一句话,也不曾与她再有过任何交集,可他就是爱上了她,就此无可自拔。只因为,那个不曾与他说过话的女孩儿,与他错身而过时,因为他为自己让路而向他温柔一笑。

  那一笑是那般温柔亲切,壁宿依稀记得,似乎童年时候,自己的母亲就是这样温柔含蓄的笑容。多少年了,战乱之中,他的亲人都已死亡殆尽,他无亲无故,流落江湖,如同无根的浮萍,从来不曾有过爱情、亲情的滋味,结果却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儿的嫣然一笑挑动了他心底的情愫。

  那个女孩儿,是一个比丘尼。

  ※※※※※※※※※※※※※※※※※※※※※※※※※※※※※想要找到她,谈何容易。

  江南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如今的江南在李煜的打理下何止有四百八十寺。

  李煜好美se、诗词、佞佛、嗜下棋。江南佞佛之风,自李煜继位后,更是愈刮愈烈。他每ri退朝,都要与小周后换上僧衣,打坐念经做做功课。中书舍人张泊本不信佛,但是投皇帝之所好,每回见到李煜都与他大谈佛法,因此便一跃成为他身边的宠臣,济身显宦之列。有此人为表率,朝中文武都一窝蜂的都信起佛来。

  江南佛寺本就众多,李煜又下诏在金陵城南的牛头山上造佛寺千余间,宫禁中为此捐资巨万,甚至就连宫苑中也建起了一座静德寺,一时间仅金陵城内的僧徒多达近十万人。这些僧人不耕不织,坐糜钱粮,帑藏告磐,便去骏剥百姓,弄得民怨沸腾。

  要知道出家人是不用缴赋税、服兵役、出徭役的,所以在劳动力短缺的古代,朝廷一般都会严格限制僧人的数量,否则出家人太多,国家的财力、物力就会大受损失,后周的世宗皇帝柴荣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大兴灭佛之举,毁佛寺三万多处,让数十万僧人还俗种田。而李煜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不但取消了对出家进行审核的“普度”制度,而且因为他是佛教信徒,还以皇帝身份亲自出面同道教争夺信徒,规定如果道士愿意改行信佛,官府便赏黄金二两。

  这其中大有文章可做,于是真和尚假秃驴满山遍野,其中许多谋的不过是利益。比如说,有人挂靠到佛寺之下,其实只是寄名弟子,但是家中产业都成了佛田,朝廷一文钱的赋税都拿不到。又有人假意先去做道士,度谍一到手就改行做和尚,趁机领取朝廷的赏赐。

  也亏得李煜父祖两代留下的家底殷实,才禁得起他这么折腾,唐国今ri国力衰退至此,军心民心焕散,与此不与关系。当不劳而食的僧人越来越多,仅靠百姓供奉的香油钱无法支撑这么多的寺院存续时,李煜竟下旨僧侣由朝廷供养,这笔支出每年的耗费竟比朝廷的军费支出还要多出数倍。

  因此一来,江南佞佛之风更盛,出家人比比皆是,就算是比丘尼的女庵也是不下百余座,男人想要进入女庵本就不太容易,何况还要在诸多女尼中寻找特定的一个人,壁宿又不能让住持把庵中所有年轻貌美的尼姑都唤出来给他瞧瞧,是以找了两天,都没有那个妙龄女尼的消息,反被多次被一些老尼把他当成偷香窃玉的yin贼给打将出来。

  壁宿灵机一动,干脆换了女装,假装上香礼佛,如此一来,对各家尼庵便能登堂入室,再不受人阻拦了,壁宿反正闲着没事,便锲而不舍地沿着一家家尼庵寻找了下去。一般来说,尼庵的规模和女尼的数目比起寺院来要小的多,但是要想看尽一家尼庵所有的尼姑却不容易,唯有在大殿做功课时,所有的僧侣才会集中出现,因此壁宿每到一处尼庵,都要耐心挂到尼姑们礼佛颂经做功课。

  这一天到了静心庵也不例外,他上了香,施了香油钱,就在庵中磨磨蹭蹭的一直等到尼姑们在大殿上做功课,壁宿站在殿外向里面逡巡了几遍,仍是不见那位让他梦寐不忘的女尼,不禁叹息一声离开了大殿,走出二进院落,壁宿正yu抽身离去,无意间一回头,忽见一角缁衣闪过黄se的佛墙,进了一处偏院。

  壁宿心中瞿然一动,所有女尼如今都在殿中念经,这个女尼为何却不在殿里?他下意识地追了上去,就见一个女尼挑着两担水,正姗姗转过寺庵一角。肥大的缁衣,难掩她那纤如新月的娇躯,只看了那背影一眼,壁宿就两眼发直:“是她,是她!苍天不负有心人,竟真的叫我找到了。”

  当下壁宿如中邪魅,双脚不由自主地移动着,就自后面追了上去……※※※※※※※※※※※※※※※※※※※※※※※※※※这些ri子杨浩时常出入皇宫大内,已成后宫中的常客。往来的多了,总不好常对李煜露出不恭嘴脸,他的态度便渐渐客气起来,李煜见之大喜,只道自己的热诚感召,让这狷狂无礼的宋国使节也对自己起了崇敬之意,对他招待的更是殷勤。

  彼时饮宴的风气,必有歌舞相伴,窅娘是唐宫歌舞班中的翘首,自然每次饮宴都要在场。窅娘本是江南采莲女,十六岁被选入宫。其母本是波斯大食一带的人,所以窅娘是个混血儿,眼睛微带蓝se,眼窝是欧式眼,立体感比较强,顾盼之间风情万种。她独创的采莲舞十分曼妙,她那颀长苗条的身段儿一旦舞动起来便如莲花凌波,俯仰摇曳之态优美无比。李煜是此道大家,所以对她最是欣赏。

  窅娘虽非李煜的妃嫔,却也是他极宠爱的女人,歌舞既罢,便常要她在身边侍候,因为与杨浩相熟了,且又不是国宴,除了杨浩,在场的只有宫中舞伎和内侍宫人,无须有所顾忌,因此酒酣兴浓时李煜便不免放浪形骸起来,与窅娘常有亲热之举。

  这窅娘顾盼之间冶艳天然,一颦一笑妩媚自生,端地是一代尤物,当着杨浩的面,她一个香艳无比的“皮杯儿”,便看直了杨浩的眼睛。

  杨浩不禁暗叹:“江南风物,果然不及北方严谨,宋国宫廷中的妃嫔舞伎,断无当着外臣的面对皇帝如此狎昵的,这李煜实在不像一个皇帝。”

  喜欢像李煜这般自暴私生活的帝王的确少见,那首活灵活现在描写他与尚未成为皇后的小姨子女英偷情的《菩萨蛮》就不必说了,就算女英做了皇后之后,李煜对两人的婚后生活也毫无掩饰,一首《一斛珠》:“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残殷se可。杯深旋被香醪洗,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便将夫妻二人情挑旖旎的风光暴露无疑,此刻当着杨浩的面与一舞伎亲热,哪会有所顾忌。

  窅娘一个“皮杯儿”,将酒度入李煜口中,却似早知杨浩正在看她似的,娇躯偎在李煜怀中,却向杨浩回眸一笑,妖冶妩媚的风情不无挑逗意味,杨浩心中一跳,赶紧垂下目光:“李煜后宫佳丽三千,千顷地里就李煜这一口井,这些深宫怨妇恐怕都是yu求不满的,当着李煜的面,也敢向我抛媚眼儿。”

  正胡思乱想着,一个内侍捧了大堆的奏表进来,俯首对李煜说了几句什么,李煜皱皱眉,放开窅娘的小蛮腰,不悦地道:“孤正与杨左使饮酒,你没有看到么?”

  那内侍惶恐地道:“国主,这些俱是待死之囚的案子,积压的已经久了,有司催促的紧,还请官家稍作御览,批复下去。”

  杨浩见状,笑道:“国事为重,国主自去批阅公文吧,下官酒意已浓,这就告辞了。”

  李煜却未兴尽,向他笑道:“孤嗜好下棋,虽最好围棋,但于象棋一道却也浸yin许久。方才听杨左使所言的那种象棋下法,似乎十分有趣,孤王正想见识一番,左使且不忙走,窅娘,先引杨左使至菊苑赏花,孤王去去就来。”

  当下散了酒宴,李煜便随那内侍到偏殿去处理公文,杨浩却被窅娘引到了后苑。窅娘曾了小周后的吩咐,却是有心与杨浩制造一桩丑闻的,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与他私相见面,只能在殿上眉眼传情,又在李煜面前施展狐媚手段,引那杨浩动心。这时难得有此机会,在他面前不免娇声软语,态度过于亲昵了些。

  可惜,她在殿上起舞时,杨浩虽是目不转睛,常常对她露出男人对美女本能的欣赏,可是这种私下相处的环境,却是中规中矩,目不斜视。其实这也是大多数男人的通病,坐在台下时对台上美女可以品头论足,当着她的面反而放不开了。

  杨浩有一问便只一答,江南人物心思细腻jing巧,窅娘的挑逗又过于文雅,就凭杨浩那点国学知识,那里品得出其中味道?

  窅娘不知道他的底细,一番言语挑逗,大胆火辣,杨浩却只唯唯喏喏,拱礼如仪,窅娘不禁暗自疑惑:“这位宋使到底是个不好女se的正人君子,还是对我的身份有所忌惮?待我再试他一试。

  “杨大人,你看那一丛菊花开得可好?”

  杨浩顺着窅娘的指点看去,只见一丛丛菊花se有玉白、淡黄、粉红、玫红、浅紫……,瓣有刻瓣、卷瓣、折瓣、匙瓣、缺瓣……,有的如松针,有的如垂丝,有的如莲座,有的如龙爪……,有的已经开得很满,如美人笑面盈盈;有的小瓣乍舒,如伸出纤纤玉指,最撩人的是将放未放嫩蕾攒心,含蓄地拢着花瓣yu说还羞。

  窅娘所指那一处菊花se呈ru白,花朵浑圆,花蕊偏下,狭长如起舞女子,窅娘笑语盈盈地道:“这一枝菊花,有个名字,叫作‘月下舞娘’,大人你看它玉貌窈窕,体态轻盈,像不像圆月下一个舞姿飘逸且歌且舞的美人儿?”

  窅娘似乎酒醉无力,又似乎有些忘形,挨近了杨浩去为他指点时,那饱满的酥胸不觉便挨近了杨浩的肩膀,若有若无的轻轻一擦,弹软绵绵的感觉便沁入心田,杨浩只觉她呵气如兰,娇躯在侧,似只一侧首,就能吻上她的脸颊,便不着痕迹地让了一步,笑道:“本来杨某还看不出门道,让窅娘一说,果然有些相像。”

  “啊……,本官酒意上涌,有些醉了,窅娘自去歇息吧,本官不须陪侍,国主有公事要忙,杨某便独自在这院中走走,醒醒酒气。”

  窅娘听了不由一怔,自她丽se初现时起,不知多少男子追逐于她的裙下,主动驱她离开的倒是头一回碰到,莫非此人真是个品行高洁的君子,又或者昔年陶谷之事使得他戒心大增?窅娘不好表现的太过热切,只得浅笑应了,翩然退了下去。

  李煜处理公文,倒不是小周后使人故意把他支开,否则说不定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给杨浩制造点有口莫辩的绯闻了。李煜被人扫了酒兴,实是那些内侍们的手脚,他们从中手脚的目的倒也不是为了给窅娘制造机会,而是为了给自己谋财。

  原来李煜信佛,于是把国家律法也做了儿戏,每逢斋ri报上来的待决死囚案子,他便不依律法处治,而是给囚犯们每人立一盏命灯,置于皇宫的寺院当中,如果命灯燃了一夜不熄,他次ri一早来验过之后,这个死囚就会免了死罪,改处其他刑罚。

  佛家每月都有斋ri,据说这一天会有一尊菩萨降世,按行人间,比校善恶,这一天若吟唱相应的菩萨佛号,则可灭一切罪。增一切福。李煜以命灯不灭,便释其罪,就是为了效仿菩萨。殊不知他实际上却是做了那些宦官与和尚的财神菩萨。

  这个规矩一久,整个唐国都知道了,但凡有死囚命案,其家人便不惜钱财,贿赂宫中内侍和宫庙中的和尚,内侍受了他的钱财,就有意把他的命案卷宗押后,等到斋ri再呈送给李煜,尤其是挑李煜正有其他事情的时候,让他无心阅读卷宗。

  宫庙的和尚收了死囚家里的钱,就会小心照料那死囚的命灯,哪怕半夜被风吹灭了或者灯油烧光了,他们也会让小沙弥偷偷再点上或续上灯油,以救那人xing命,不知多少罪大恶极的囚徒便因为这个得以保全了xing命。

  斋ri复审死囚案子,既然是这么个规矩,李煜哪还会像赵匡胤一样逐个卷宗仔细审阅推敲的,处理起来那还有个不快的?他匆匆浏览一遍,一一签字注押,然后便依着老规矩,让人把这些囚犯逐人题写名字于号牌之上,牌前各置命灯一盏,送入后宫静德寺。

  李煜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处理完了需要复审的死囚卷宗,抻个懒腰兴冲冲地踱入菊苑,yu待让杨浩展示展示他所说的规则比较新疑的那种象棋下法,谁料到了菊苑中却不见人影儿。李煜诧然四顾,吩咐两个随行的小内侍:“杨左使想是正在花苑中闲游?你们二人四下找找,让他来见孤王。”

  两个小内侍答应一声,左右一分,便绕着一丛丛怒绽的菊花丛四下寻找起来。

  杨浩方才去亭中歇息,刚刚登至亭中,忽见一个小宫人引着一位姑娘自花径中走过,看那背影,竟有折子渝有九分相似,杨浩大奇,不由自主地便追了上来。结果站在高处还得到那宫装丽人去向,一旦进人花丛反倒难以找人了,转悠了半天,杨浩发觉自己迷路了,四周一丛丛的鲜花俱是奇种仙芭,却都不像菊花,想是闯进了别的宫苑,他也知道禁宫大内乱闯不得,可是……,一想到折子渝,杨浩把牙根一咬,硬着头皮沿一条花径又奔了下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英体育  华宇娱乐  雅星娱乐  伟德一生  澳门剑神  葡京  网投论坛  择天记  欧冠直播  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