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35章 叙天机
  .一间雅室,两杯清酒,两人凭栏而坐,窗外就是汩汩流淌的秦淮河水。

  许久没有这么平心静气地坐在一块儿了,关系与往昔却已大为不同,是友?是敌?有情?无情?剪不断理还乱的滋味荡漾在两个人的心头。

  折子渝静静地看着杨浩,他的模样没有多少变化,因为未满二十八岁,尚不能留髭,颌下刮得很是光洁。如今他已是五品的朝廷大员,可是依然只是个年轻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带着温和的笑意。

  只是在经历过这么多人生之后,他的神情与气质悄然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自信、更加成熟、也更具锋芒。顾盼之间,他那种自信、沉稳的感觉,让折子渝既觉得亲切,又觉得欢喜。

  男人,就该是这样子,强势、睿智、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但是又绝没有盲目自大、冲动莽撞的年轻人所不具备的成熟味道。如果说杨浩最初吸引她的是他谈吐的妙趣横生、是他的温柔与善良,如果说杨浩最初打动她芳心的是他对冬儿的一片痴情,那么此时杨浩令她心动的,却是他正在长大的感觉。

  看着此时的杨浩,她有种他正在长大的感觉,就像一棵树,舒枝展叶,蓬勃生长,渐渐形成茂密的树冠、粗大的树干,可以遮风蔽雨、可以依靠休息,就是这种感觉,恰恰在她身心疲惫、却还得苦苦挣扎的时候……她是心思细腻的女孩儿,一向讨厌那种目无余子、粗犷豪放的男子,这正是杨浩的细腻和温柔打动她的原因。但是女儿心思是善变的,当她把杨浩看做她的男人的时候,审视的角度就悄然地发生了变化,她需要这个男人坚强、自信、驾驭她的强大能力。

  她就像草原上一匹ziyou自在的天马,矜持而高傲,拿着套马索的汉子是被她本能地抗拒和逃避的,然而当她属意于一个人,情愿成为他的小女人时,她就希望你有一双有力的臂膀,希望你有一条能驾驭烈马的鞭子。

  这种心境的变化不难理解,就像你的女朋友和你交往的时候,恨不得你天天999朵玫瑰送到她的面前,但是当她成了你的妻子,除了太败家的极品女人之外,大部分女人都会摇身一变,恨不得你马上变身葛郎台。

  杨浩渐渐号准了折子渝的脉搏,掌握了她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他发现,自己有意的轻浮和戏谑,有意的阻挠和打击,虽然常常把折子渝气得又叫又跳,但是她竟有种乐在其中的感觉,两个人以一种新的身份、新的自己,正在渐渐吸引,重塑关系。他不知道两个人有没有结果,也压根没有去想,他本来只是想破坏她在南唐要做的事情,却不知不觉地重陷情网,越是聪明人,越是容易在情路上误入迷途。

  “莫姑娘,喝一杯?”杨浩举起杯,促狭地唤着她现在的身份。

  折子渝看到他玩世不恭的笑容,就有些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她一点也不讨厌杨浩坏笑的样子。她举起杯,与杨浩轻轻一碰,一杯酒下肚,两片粉腮便溢起一抹嫣红:“杨大人,你是不是每天都没事可做,才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谁说我没事可做?”杨浩为她斟酒,轻笑道:“今天我还刚刚做了一桩大事,与人大打出手,看来莫姑娘在金陵的耳目有限啊,对此竟还一无所知。”

  “与人大打出手?”折子渝目光一凝,急忙问道:“和谁?因为什么?”

  杨浩把他与契丹使节冲突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折子渝黛眉微蹙道:“契丹人素来蛮横强暴,你愈忍让,他愈得寸进尺。他们只尊敬强者,你还以颜se并没有错,如果你想息事宁人,恐怕适得其反,况且身为国使丧权辱国,宋国的那些御使言官就能用唾沫星子把你活活淹死。

  可是,你不要以为契丹人就是光明磊落、明刀明枪的汉子,他们像狼一般凶狠,像狐一般狡猾,明着既占不到便宜,难保不会偷施暗算,这种情形下,你怎么可以单独出来?”

  “我已经尽量小心了,他们想对付我,也不会这么快就下了决定。”

  折子渝白了他一眼,嗔道:“狂妄,学了点本事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须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街头巷角猝然she出一枝冷箭,你身手再好也避不开去。再说,你离开,就不怕契丹人对你馆驿中的人马悍然下手?”

  杨浩叹了口气道:“我是鸿胪寺少卿,是一个文官。作为使节团的首领人物,我的职责是决定战还是和,把他们当成敌还是友,而不是由我去冲锋陷阵。我是有一身武艺,可那又怎么样?如果宋国使团的安危,就指望我这位鸿胪少卿的一柄剑来维护,那就太可悲了。

  我带出来的人,都是从上等禁军中jing挑细选出来的骁勇武士,他们的批挥使是一员身经百战的武将。他们知道该怎么做的,jing戒、防御、亦或作战,也不需要我来指手划脚,今ri被人家以有备算无备,吃点亏没什么。如今已经结下怨仇,接下来如果还要吃人家的亏,那我真应该效仿耶律文,让他们去自杀算了。”

  说到这儿,他好奇地看了眼折子渝,微笑道:“真是奇怪,契丹一族源于鲜卑的柔然部,而你府谷折家源于鲜卑的折兰部,说起来,你们同宗同族,算是一家人,为何你们折家对契丹的敌意尤甚于对宋国呢?”

  折子渝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才是不可理喻,赵匡胤到底对你有什么恩德,值得你忠心耿耿去扶保他?同宗同族,天大的笑话,若是天下间的人把这个看成友敌亲疏的标准,那契丹内部就不会纷扰不断,中原也还是大禹之子所建的夏朝,万世一统了。

  燕云十六州多是汉人,可是你们若率兵去让他们认祖归宗,你且看看他们迎接你的是美酒还是利箭,他们绝不会比契丹人手软。要说同祖同宗,隋唐两朝皇室俱有鲜卑血统,昔ri之匈奴和鲜卑族人,多有化为汉人的,你又怎么说?同祖同宗是吧?北方姓刘的多是匈奴后裔,北方姓杨的多有鲜卑血脉。你姓杨,世居北方,拿出族谱来摆一摆,三百年前咱们俩也是同祖同宗,说不定我还要叫你一声表哥,你怎么却不来帮我?”

  说到这儿,她忍不住“噗哧”一笑。

  杨浩听了苦笑不语:“是了,我又习惯xing地用后世的观念来看问题了,同现在的人说这些,岂不是对牛弹琴?”

  折子渝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折家世居云中,自唐朝时候就统御府州,向来依强者而附。历唐、晋、周、宋,始终选择中国为盟而抗塞北,原因就是你所说的这个与我折氏同宗同祖的契丹胃口更大,西北地理民俗与漠北相近,一旦让他们得了天下,他们会比中原人更快地熟悉并掌握西北之地,我们依附宋国,称臣纳贡,出兵出饷帮助宋国讨伐北汉,牵制契丹,只是为了给自己谋一席生存之地,。”

  说到这儿,她脸上露出苦涩地笑容:“我们本以为宋会效仿唐的国策,以我折氏为西北藩镇屏障,可是谁知宋国吞并诸国的速度太快了,赵匡胤的野心膨胀的也太快了,他信誓旦旦地保证过,只要我折氏臣附中原,就保我折氏世辖府州,可家父尸骨未寒,他便起了攫取之心。”

  杨浩轻轻摇头头:“不管赵官家是否言而无信,西北无力抵抗中原却是事实,明知不可为,何必强为之?除了多死些人,与天下百姓何益?”

  折子渝萧索地说道:“我家兄长不甘心交出祖宗基业,那我就只有帮助他。不管我折家也好,还是他赵家也好,都是为了一家一姓而已,天下公益这块招牌,那是用来召揽民心的,你且去劝劝赵匡胤为了天下太平放弃吞并西北看看,不啻与虎谋皮,他想要的是赵氏子孙的基业稳如泰山。”

  杨浩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天下大势,分久必合,自唐朝灭亡以来,中原战火频仍,动荡的太久了,人人向往太平世界,宋国顺势而生,赵官家雄才大略,西北是根本不可能以弹丸之地与其对抗的。与其如此,何不早作打算?须知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缴出兵权、主动归附和被武力打下来,结局是大不相同的。”

  折子渝颊上腾起两抹激动的红晕:“你凭什么如此断言呢?我折家的确没有力量与宋国抗衡,也从没想过能灭宋国,可是要自保,也未尝不能!”

  “就是不能我才劝你!”

  杨浩沉声道:“子渝,我不会害你,更不会妄言,实话对你说吧,得中原者必是大宋,府州早晚会插上宋国的大旗,这自唐末以来百余年的乱世将会就此结束,天下百姓将过上三百年富庶太平的ri子,随后……才是新一轮命数的开始。西北何去何从,就在令兄一念之间,你虽是女儿身,但是折家事务参与多多,对令兄不无重大影响,你何不规劝他顺应天意呢?”

  “你说甚么?”

  折子渝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随即才省悟到自己的失态,她缓缓坐回椅上,面se惊疑不定地看着杨浩,半晌才道:“你……你凭什么如此肯定?你若依宋国实力,判断它得一统中原,原也不算奇怪,可你说……你说宋有三百年国运,这话从何说起,你何以知道的如此明确?”

  杨浩沉默半晌,徐徐说道:“内中原因,我没办法解释给你听的,但我不会装神弄鬼,更不会说谎骗你。子渝,我说的都是真话,你在唐国,是不会得偿所愿的,回府州去吧,劝劝令兄,螳臂当车不如顺势而行,不要妄图同大势相抗。”

  折子渝惊讶莫名,心中忽想,杨浩是吕祖的徒弟,吕祖被民间称为半仙之体,看他年逾百岁,相貌却如三十许人,想来真是有大神通的,莫非吕祖也jing通占卜之学,而且比陈抟算的还准?陈抟只算出赵匡胤有帝王气象,吕祖竟然算得出今后三百年的天下大事?

  折子渝面se一连数变,饶是她机jing多智,这时也沉不住气了,心中念头疾转半晌,她忽然想起陈抟为自己所断的二夫命,那是一直亘在胸中的一块心病,不禁脱口问道:“那么……你可知我的命运如何?”

  杨浩沉默有顷,涩然摇头:“我不知道……”

  折子渝低头沉思有顷,忽地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看向杨浩:“如果你所言不需,唐国……是一定会被宋国消灭的?”

  杨浩肃然道:“是,而且就是这三两年之内的事。”

  折子渝眯起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缓缓又问:“那么,是谁来灭唐国?”

  杨浩拼命搜刮着自己有限的记忆,认真想了一想,断然答道:“潘美、曹彬!”

  折子渝听他说的如此肯定,脸se不禁苍白起来,如果命数真的早已确定,自己如何去争?想至此处,一时心乱如麻。

  杨浩见机又劝道:“我一再阻挠你,不是我忠心于赵匡胤,是担心你逆天行事,铸下不可挽回的大错。秦汉隋唐,各有命数,不管它曾经如何辉煌,都有国破家亡的时候,折氏统治府州已有两百多年,虽未称王实与一国无异,两百多年,与煌煌大唐的国祚相比也不遑稍让了,如今就算把它交出来,也不是令兄之过,对得起折家列祖列宗了。”

  折子渝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头道:“好!那我就在这儿看着,如果宋国伐唐,确如你所说,赵匡胤诏令一下,统兵大将是潘美、曹彬,我二话不说,立即返回西北,劝家兄弃权柄、保富贵。如果你所言不实……”

  杨浩大喜,扬眉道:“那我今后决不再劝你一句、更不会对你横加阻挠!”

  ※※※※※※※※※※※※※※※※※※※※※※※※※※“好了,就送到这儿吧。”折子渝停下脚步,向林府门前的两串红灯看了一眼,回身望向杨浩,心事重重地道:“我……得回去了,我答应你,会慎重其事的。你自己回去的时候多加小心,下一次……绝对于许你再单独出来。”

  杨浩见她语气终于松动,不再钻牛角尖儿,又听她语气中不无关切之意,不禁心中欢喜,便笑道:“就这么回去了?”

  “唔?”折子渝双眉微微一挑,诧异地道:“还有什么事?”

  杨浩涎着脸笑道:“这个……,就没有一个晚安吻?”

  折子渝脸上攸地飞起两朵红云,她又羞又气地板起脸道:“你不要这么赖脸皮好不好?拜托你了杨左使,咱们两个,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

  杨浩被她一言惊醒,想起自己的打算,神se不禁一黯,折子渝见了心中不忍,低声说道:“天se已晚,你回馆驿时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记着,从此不许单独出来。我……我回去了……”

  “子渝!”杨浩借着酒劲儿,忽然一把抓住了她,深情地凝视着她娇俏的容颜,低声道:“只吻一下,就这一次,这一辈子,最后一次……”

  他真想告诉子渝,也许等不到宋朝伐唐,自己就会从她视线中永远消失,此生再无相见的机会,可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折子渝隐隐觉察他的语气有些异样,不禁诧然抬头,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端倪。那下巴俏生生地一扬,妩媚xing感的双唇就在眼前,一低头就能品尝到它的温柔滋味。

  “今晚不犯罪,我都对不起酒。”杨浩喃喃地说,轻轻托住她柔滑的下巴,将唇轻轻凑了上去。

  还有一公分的距离,杨浩已经感觉到她灼热而急促的呼吸了,一件冰凉的东西忽然贴到了他的颈上,制止了他的动作。杨浩微微一怔,缓缓站直了身子,睨眼瞧去,却见折子渝单身持剑,短剑已离鞘数寸,剑身侧着抵住了自己的咽喉。

  “给你三分颜se,你就开染坊!别在这发酒疯儿,马上滚回馆驿去,小心保护好你的狗命,莫让入了契丹人的陷阱,要不然,这真是你最后一次说浑话了!”

  折子渝说罢,抬起靴尖来在他胫骨上踢了一下,嗔道:“还不快滚!”说完她已返身向府门逃去。

  杨浩摸摸鼻子,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喃喃地道:“这算是打情骂俏么……”

  “大人,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一见杨浩回来,焦寺丞大喜过望,连忙迎了上来。

  杨浩淡淡一笑,说道:“我会小心的,契丹人那边怎么样,可有什么举动?”

  焦寺丞陪着他往回走,说道:“士卒们戒备森严,唐军像一堵墙似的,那边还没甚么大举动,江南国主遣人来过,邀大人明ri赴宫饮宴,看来是想做和事佬,从中调和了。契丹人只派了一个身手灵活的探子,悄悄潜进我们的馆驿之中,想来是要打探我们的动静,被张指挥用鱼网捉了,从他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也不承认是来自契丹人的馆驿,如今正等着大人发落。”

  正说着,张同舟一身戎装、顶盔挂甲地迎上来,抱拳道:“大人。”在他后边,跟着两排扈兵,其中两名虎背熊腰的武士拖着一个身穿夜行装的虬须汉子,嘴里塞了一团破麻,双眼毒蛇一般,狠狠盯着杨浩,带着yin险的狞笑。

  “唔!”杨浩颔首一笑:“张指挥,你做的很好,那种小虾米,没甚么好审的,也问不出有用的东西来。”他瞟了那人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谁能证明他是潜入咱们的馆驿?这人是个祸害,把他弄死,丢回契丹人的院子里去,要不然,明儿就会有人反咬一口,说咱们掳掠他们的人了。”

  那契丹武士听了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个宋人这么狠,当即挣扎起来,可是在两个大汉控制下哪里能挣扎的起来。

  杨浩匆匆往厅中走,吩咐道:“本官今晚心情好,不想见血,你们马上处置了这个厌物吧,要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

  “啊?”张同舟直了眼睛:“那要怎么杀?”

  “指挥使大人,属下有办法。”一个亲兵向他低声道,笑的贼贼的。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体育古诗  伟德励志故事  365龙王传说  bwin体育门  新金沙  六合拳彩  足球作文  世界杯帝  六合拳彩  足球赛事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