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37章 山雨欲来

第037章 山雨欲来

  .宝镜大师一见本寺出了这桩丑事,还被国主看在眼中,脸上很是挂不住,不禁大喝一声道:“德xing,你在做什么?”

  壁宿追上水月,正在树下甜言密语,说的正在兴起,根本不曾发现有人靠近,听到方丈一声大喝,这才惊觉,壁宿唬了一跳,正想找个理由搪塞,一扭头瞧见杨浩站在那儿,不由得一呆,竟然忘了回答。

  李煜是个虔诚的佛信徒、同时又是个多情才子,他自己偷过小姨妹,算是有前科的人,所以对和尚偷尼姑的风流韵事一向不是看得甚重,曾有和尚偷jian尼姑,事发之后寺院里要严律处理,李煜听到后便为这对野鸳鸯开脱说:“这些不守清规的和尚尼姑,佛心尚不坚定,他们私通款曲,所谋正是长相厮守,你们若以寺规严惩,然后再把他们逐出寺院,不正遂了他们的心愿么?依朕之见,对这样六根不净的僧人,罚他们去拜三百次菩萨就行了。”

  皇帝这么说,各家寺院谁敢不从,因此上,江南的僧人和jian风流的大有人在,piaoji宿娼、勾搭良家女子的也不乏其人,史载其“jian滥公行,无所禁止”。

  但是鸡鸣寺是唐国第一佛寺,是唐国数千家大小寺院之首,宝镜大师相对于其他寺院要求的就严格了些,而且最重令名,如今自己的弟子触犯寺规,就算当着寺中师兄弟们,他也颜面无存,何况被国主看在眼中,当然大光其火。

  壁宿吱吱唔唔地说不出话来,杨浩见到他也是大吃一惊,让这小子安份守在金陵等候焰焰和娃娃的消息,他怎么披上袈裟到了寺庙?这小子也太无法针天了,杨浩不明就里,一时也不知该如何为他开脱。

  李煜先时也有些不悦,仔细一瞧,这对小沙弥、小尼姑男的俊、女的俏,恰如一对璧人,李煜是最懂得欣赏美丽事物的人,心中便自有了几分喜欢,脸上不悦之se也便退去,便向宝镜大师微笑道:“寺主且莫恚怒,我看这一对人物,姿容清秀,绝非俗物,怎会做出污秽不堪的事来呢,待孤去问问他们。”

  李煜举步向前,宝镜大师硬着头皮随在其后,到了近前仔细一打量二人模样,静水月已惶恐地稽礼一旁,粉面桃腮骇得雪白,李煜见了更生几分怜惜,便和颜悦se地问道:“小师傅与这女尼在此做什么?”

  杨浩赶紧咳了一声,提示道:“小和尚,这一位便是江南国主,怎么如此懵懂,不知行礼?”

  壁宿本来还不害怕,如果宝镜真要逐他出寺庙他也不怕,他的目的本就是能接近水月而已,水月虽还不曾向他表过姿态,可是对他的态度明显不同,听他说些浑话也只脸红微笑,纵有些轻嗔薄怒,也是别具风情,显见是已经喜欢了他,不怕没有机会不能去找她说话,可是一听眼前这个长着三只眼的小胖子就是唐国国主,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官儿,不觉有些慌张起来。

  杨浩看了也替他着急,看见壁宿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李煜脸上也露出不悦之se,这时壁宿忽想起在开封冒充什么西域高僧时杨浩说过的话:“高僧嘛,都喜欢打机锋。别人说些什么,要是你觉得不好应答,那就只管说些模棱两可、不知所云的话来,你放心,越是说的云山雾罩不着边际,越像是禅机,人家越觉得你佛学高深,他不懂还得装懂,问都不敢问你。再说了,你扮的本就是离经叛道的酒肉和尚,有些不像出家人的话,也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壁宿想到这里,顿时把胸一挺,说道:“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只拜佛不拜俗,国主当面,小僧也不需拜的。倒是国主,应当拜一拜小僧。”

  宝镜一听勃然大怒,静水月听他对国主这么说话,更是骇得哆嗦,李煜却笑了,问道:“小师傅这话从何说起?”

  壁宿心中急想,胡言乱语道:“唔……,这个……敬僧就是敬佛,敬佛就是敬法,那便是供养三宝,修出世之福。小僧虽是一普通僧人,却是我佛的信徒,国主若受我的礼,便是受了我佛的礼,那是让国主造罪了。”

  杨浩听了苦笑不得,这个壁宿,胆子也太大了些,你算什么得道高僧,泡个妞儿都被方丈抓到,还在这里胡吹大气,他也说得出口。唔……这小尼姑长得倒真不赖,壁宿这小子是有几分眼光。

  李煜仔细想想壁宿的话,却有瞿然领悟之感,忙对他对这个不守清规、不畏皇权的小和尚更感兴趣了,便又问道:“小师傅礼佛不礼俗,说的大有道理,有此见识,定是佛心坚定的得道高僧了,却不知小师傅在这里做甚么?”

  壁宿眼珠一转,似是而非地道:“国主在这里做什么,小僧便在这里做什么?”

  李煜笑道:“孤今ri入寺来,是为礼佛。”

  壁宿道:“小僧在此,也为礼佛。”

  “小师傅拜的莫非是欢喜佛?”李煜瞟了那小尼姑一眼,这句话几乎脱口而出,忽觉自己以国主身份,不宜说这些话,硬生生又忍了回去:“孤上香拜佛,佛在大雄宝殿,小师傅所拜的佛在哪里?”

  壁宿越吹越得心应手,把手一挥道:“这一草一木,殿阁檐瓦,你我她,俱有佛xing,具是我佛。”

  耶律文越听越荒唐,忍不住讥笑道:“小和尚,你在这里和一个小尼姑拉拉扯扯,已是犯了se戒,还要胡吹大气,分明是个六根不净、不守清规的假和尚,吃肉喝酒,想必也是样样俱犯的了,还要在这自吹自擂。”

  壁宿翻个白眼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持戒未必便有佛心,有一颗佛心未必便要持戒,我佛慈悲,也有雷霆之怒,你可知我佛祖本是一位王子,娶妻生子、吃肉喝酒,样样在行的?”

  宝镜大喝道:“德xing,好大胆,这样无法无天的话你也说的出来,那是佛祖成佛之前的事,佛祖于菩提树下顿悟之后……”

  李煜若有所思地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好!说的好哇,佛家戒酒肉,乃梁武帝时所立的规矩,当年佛祖托钵化缘,施舍什么,就吃什么,的确是不戒酒肉的。小师傅具佛xing、有慧根,能说得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句偈语来,便是大圣了。”

  宝镜一听国主这么说,只得毕恭毕敬地应道:“国主佛法高深,别有见地,老衲不及。”

  壁宿见这国主说一句,宝镜就得听一句,心中便想:“我这师傅是唐国第一大师,和尚们俱都要听他的话的,他对李煜的话却是不敢违逆,如果我能攀上这棵大树,他吩咐一句让水月嫁我,那静心庵主想来也要听从的。”

  想到这里,他便存了攀交李煜之心,说道:“国主既来此处礼佛,见了小僧,为何不拜?”

  宝镜惊怒,正yu训斥,李煜却毕恭毕敬地向他行了一礼,说道:“小师傅教训的是,信徒李煜,这厢行礼了。”

  壁宿大剌剌地受了他一礼,也不还礼,李煜见了更有莫测高深之感,只觉这个小和尚谈吐之中处处机锋,眉清目秀有异常人,说不定就是菩萨座前童子下凡点化于他,对他更是诚惶诚恐。

  二人又是一番对答,也曾问及壁宿与这小尼姑的私事,壁宿畏惧已去,即兴发挥,说的云山雾罩,天马行空,真真的不知所谓,寻常人都听得出他在说胡话,偏偏李煜是个深通佛法的人,随便一句离经叛道、不知所谓的屁话,听在他这样的人耳中,都能衍化推演出一番佛理来,对壁宿不禁更生信服之感。

  二人良答良久,李煜意犹未尽,此时却已到了应该离开的时候了,便向宝镜方丈索来纸笔,就在庙中粉墙之上题了几行大字,写罢把笔一掷,说道:“今ri与小师傅一番对答,孤受益匪浅,这字便当孤送与小师傅的礼物。翌ri,孤还想请小师傅入宫宏扬佛法,还请小师傅莫要推辞。”

  杨浩看那题字的意思,不觉有些发噱。壁宿挠挠光头,喃喃地道:“国主写出来的东西,那是一字千金的,可惜……国主写在这墙上,莫不成小僧还要拆了这墙,才好拿去发卖?”

  李煜听了大笑,只觉此僧字字句句大有玄机,真个不可把他当作寻常和尚对待,更当自己捡到宝了,把壁宿敬若神仙一般。

  毕恭毕敬送了李煜离开,宝镜回到那偏殿中,望着墙上的题字发愁,首座大师听说国主在寺中题字,欢天喜地的领了一群和尚来,要在那面墙上盖个亭子,下面加个罩儿,把那御笔保护得妥贴,一见宝镜大师面对墙壁正在运气,鼓目凸眼好似一只金蝉,不禁诧异地道:“方丈,国主在我寺中为方丈高徒德xing题字,这是我寺中之福啊,方丈如此神情,是何道理?”

  宝镜往墙上一指,愁眉苦脸地道:“师弟,你来瞧个仔细,看看国主题了些甚么?”

  首座大师往墙上一看,只见墙上龙飞凤舞三行大字,写道:“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住持风流教法。”首座念了两遍,不解其意,转首刚想问起宝镜,忽地醒过味儿来,不由“啊”地一声,慌张道:“这个……这可如何是好?”

  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住持风流教法,李煜这番话分明就是封壁宿做了泡妞大师,他要娶妻生子、泡泡小妞、追追尼姑,那都是可以的。李煜现在虽去了帝号,可仍是江南说一不二的皇帝,皇帝金口玉言,写下来就是圣旨,遵是不遵?

  尤其是这题句中有寺主、主持之语,那又怎能视而不见,可若要遵从,莫不成就把方丈让与壁宿这个花和尚?若是壁宿做了方丈,这鸡鸣寺将走向何方?宝镜和首座师兄弟面面相觑,都觉匪夷所思,不敢想象那时这鸡鸣寺会是什么气象。

  这时壁宿贼眉鼠眼地钻了出来,往他们跟着儿一站,笑嘻嘻地唱个肥喏,稽首施礼道:“师傅、首座大师请了,鸡鸣寺乃我唐国第一佛寺,寺中僧众三千,弟子何德何能做这寺中方丈?国主既让弟子住持风流教法,那弘扬佛法、住持寺庙就仍要靠师傅这个方丈,弟子这个方丈么……”

  他有自己金光灿烂的秃头上一拍,眉开眼笑地想:“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住持风流教法。哇哈哈哈……,小和尚奉旨泡妞,宝月你这老刁尼,还敢抗旨不成?”

  ※※※※※※※※※※※※※※※※※※※※※※※※※※※※※李煜起驾,大队人马缓缓返回宫中,路上百姓俱被兵士拦于道路两旁,人群中,一个腊黄脸儿、衣着寒酸,只有一双眼睛清澈如水的削瘦汉子紧紧跟随,跟着他们走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的目光只在契丹使节团中逡巡,搜索半晌,不见自己要找的人,一双做为男人来说略显细淡的眉毛不由微微一皱:“他明明随来江南,听说他是耶律文身边红人,怎么出行却不带他出来?莫非……他竟有资格陪伴耶律文,随侍于李煜身旁?”

  他加快脚步向前赶去,一边随着队伍前行,一边在仪仗中寻找,搜寻了两遍,还是不见目标踪影,再往前一看,就是李煜的抬辇和一步之遥的耶律文等人了,他的目光忽地定在旁边一个骑白马的身上,身子僵硬了一刹,那人已微笑着向两旁百姓颔首,缓缓行了过去。

  黄脸汉子揉揉眼睛,赶紧疾行几步,险些撞倒一个货郎的挑子,他匆匆奔至桥头,再往前去已是御街,兵士森严不容通过了这才站住,定睛再往那骑白马的人瞧去,一双明亮的眼睛不禁越睁越大,好半晌才像梦呓般地轻叫一声:“二哥!竟然是二哥……”

  只见李煜扶辇居中,其后一步之遥,左右各是一匹高大雄骏的战马,右边是契丹使节耶律文,而左边那个……,他虽衣着、气质与往昔截然不同,可那容貌五官却没有变化,他不会看错,绝对不会看错,那真的是她二哥……他,是她,丁玉落。

  她扮成男装,孤身进入北国,辗转千里,寻找丁承业的下落,一路风餐露宿,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总算打听到丁承业现在上京部族军都指挥使耶律文麾下,她潜去上京,尾随耶律文出入,也曾看到过丁承业随行于耶律文身侧,只是耶律文出入一向前呼后拥扈从过百,jing戒十分森严,她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靠近。

  她并不知道耶律文这么小心是因为对皇帝和萧后存有戒心,还以为他一直如此,正为无法靠近丁承业而烦恼,却忽然听到耶律文出使大宋的消息,于是便一路尾随了下来。在这里,他的jing戒果然不比在上京时森严,可是很奇怪,一向常伴耶律文左右的丁承业自从到了唐国,却很少随从他出入了。直到此刻丁玉落才知道原因,原来杨浩竟然在这儿。

  望着杨浩,丁玉落目中不觉漾出泪光,她本是无忧无虑的大家小姐,可是骤逢变故,老父惨死、大哥残疾,好逸恶劳、不务正业却仍受她疼爱的小弟变成了杀父的仇人,而她同父异母却感情ri深的二哥,却因为家人之间的种种情怨纠葛,与她变成路人。

  她能承受多少压力和折磨,千里往返,自霸州而至上京,自上京而至金陵,来往于三国,早已心力交瘁,当丁家骤逢大难时,当粮草眼看就要运到广原却天降暴雪时,当触怒了广原防御使程世雄,不得其门而入时,都是杨浩帮她,她早已把杨浩看成了可以依赖的兄长,而今……他就在眼前,玉落却无颜去见他。

  大哥说过,丁承业是弑父的凶手,他不但是间接致使杨浩母亲过世的根源,也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更是造成自己兄妹失和的直接原因,在没有杀死他之前,她无颜去见二哥请罪,她只能咬紧牙关,眼睁睁看着杨浩一步步走近,又从她几步之遥的地方一步步走远,所有的苦和累,她只能一肩担着。

  当李煜的仪仗离开,围观的百姓们散去之后,丁玉落扶着石栏独自站在桥头,默默垂首,两行热泪缓颊而下,融入悠悠河水之中……※※※※※※※※※※※※※※※※※※※※※※※※※※※※李煜回宫,正yu兴冲冲返回后宫,把今ri得遇德xing小师傅的奇事告诉皇后,一个宫人匆匆追上来道:“国主,校书郎汪焕求见。”

  校书郎是掌校雠典籍,订正讹误的官儿,并非什么要职,不过李煜最喜收集古本孤本,对文章典藉十分看重,所以一听汪焕求见,还以为他又发现了什么难得一见的孤本奇珍,忙停住脚步道:“唤他进来。”

  汪焕进宫,一见李煜便怒气冲冲地道:“臣闻国主今ri又往鸡鸣寺礼佛,捐万金?”

  李煜一听便知是来进谏的,脸se顿时沉了下来,不悦地道:“不错,那又怎样?”

  汪焕又道:“臣还听说,国主见到一不守清规戒律的和尚,不但不予惩治,反而与他谈笑风生,还题词以赠?”

  李煜气极而笑:“孤这宫里宫外,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住,宫里有些大事小情,须臾功夫就传得出去,在外稍有什么举动,马上有人传进宫来,校书郎,你不在藏书阁整理藏书、抄录孤本,特意赶来,就是为了向孤求证这些事么?孤喜佛法,干卿何事?”

  说罢拂袖就待离去,汪焕一见顾不得失礼,抢前一步扯住他的袖子道:“国主慢走,常人佞佛,自然与臣无干,奈江南社稷悬在国主之手,天下颐颐望治,如大旱之望云霓。而国主不纳忠言,荒怠政事;连年灾荒,饥民流于道路;强敌隔江相望,虎视眈眈,此正国主卧薪尝胆之ri,非偏安逸豫之时也。国主厚僧薄民,请问奉献民脂于膏,供养皇室者者,是僧还是民?”

  李煜知道他是个书呆子,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虽然话儿不爱听,也不好太过冷了忠臣之心,只得好言安慰道:“卿乃敢死之士,国有贤臣如此,乃社稷之福。然孤信佛道,正是教化万民向善,孤时常出宫,又哪曾见过饥民流塞道路的事来,卿道听途听,未于过于天真,孤喜你xing情淳朴,并不怪你就是。”

  说着返身又要走,汪焕抢步拦在他前面,痛心地道:“国主,昔ri梁武帝事佛,刺血写佛书,舍身为佛奴,屈膝为僧礼,散发俾僧践,及其终也,饿死台城。今国主骄侈声se,又喜浮图,不恤政事,佞迷佛事,不听忠言,臣恐国主他ri的下场,还不及梁武帝啊。”

  李煜一听汪焕把他与梁武帝那个昏君相提并论,心中不禁大怒,冷笑道:“孤几时刺血写佛书,舍身为佛奴来着?朕行仁道,无为而治,从不滥施酷刑厉法,怎会落得梁武帝一般下场,甚至还犹有不及,卿如此妄言,是要效潘佑、李平么?”

  潘佑是唐国中书舍人,李平是唐国大夫,他们曾经上书力谏,其词与今ri汪焕所言大体相同,李煜大怒,把潘佑、李平收监入狱,二人在狱中愤而自缢。

  汪焕挺胸道:“臣今ri来,正是要效仿潘佑、李平,若国主yu杀汪焕,汪焕愿与潘佑、李平此等忠贞之士于黄泉结伴!”

  李煜冷笑一声,晒然道:“虚言恫事,沽名钓誉!”

  汪焕听了这等诛心之语只气得面se如血,他本是一个皓首穷经的书生,平时不做什么运动,被李煜一激,只气得头晕眼花、手脚冰凉,眼前金星乱冒,几乎晕厥过去。

  李煜见了向左右吩咐道:“来啊,扶他搀下去。”说罢怒气冲冲行去,李煜被潘佑一番话弄坏了心情,闷闷不乐到了皇后寝宫,也不让人传报,正待走进殿去,就听屏风后面传来两人窃窃低语之声,李煜顿时竖起了耳朵……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  美高梅  伟德女性健康  105彩票  大小球  恒达娱乐  欧冠直播  九亿观帝师  365娱乐  威廉希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