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八卷第038章 风满楼

第八卷第038章 风满楼

  .房中女子道:“国主又往鸡鸣寺上香去了么?唉,国主宅心仁厚,崇信佛法,原是国主的佛心本xing,算不得过错,可是如今强敌在侧,唐室江山岌岌可危,当此时候,国主应该着力壮大水军、修缮战船,招募勇士,蓄势以防宋人南侵才是,把心思过多的放在别处,实为大忌。娘娘,现在就连民间也说宋国的野心,不会止于我唐国称臣。许多商贾都说,宋国在开封城外掘地为池,正在大练水军,明目张胆,毫不掩饰,试问大造战舰、大练水军,若不是意在唐国,他们又为什么?”

  李煜听声音晓得此人正是莫以茗姑娘,上次他那颗多情的心偶一荡漾,便想为莫姑娘写一首词,谁想莫姑娘却不领情,让这位心思细腻的江南国主很受伤,此刻听她与娘娘叙话,说的正是自己,李煜好奇心起,倒想知道她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所以屏息不言,静静地立在屏风后面。

  只听小周后道:“其实国主何尝不知宋国有野心?只是实力不济,非国主能一力挽回,若是此时大举练兵,恐怕反被宋国寻到借口,立即出兵伐唐了。国主如今韬光隐晦,主动向宋称臣,何尝不是以退为进,让宋人找不到借口来伐我唐国。

  我唐国尚有雄兵数十万,宋人既无名正言顺的理由,池中练兵又难jing通水xing,真要打起来,他们未必能讨得了好去,赵匡胤岂能不做思量?至于宋兵造船,固有恐吓我唐国之意,却也未必就是有心讨伐我唐国,如今宋国得了汉国江山,也需兵舟军舰守土的。”

  莫以茗幽幽一叹,说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正因唐国拥雄兵数十万,且得地利,擅于水战,未尝没有一战之力,才不该向宋示弱。如今每年称臣纳贡,缴贡银数十万两,彼增一分,我便减一分,此消彼长下去,实力更是相差甚远了,这不是助长了宋人威风,削了自家的锐气么?”

  “唉!不称臣纳贡,做出姿态,国主如何能韬光隐晦,妹妹终究是女流,见识短浅了些……”小周后长长一叹,忽又说道:“不过妹妹虽是女流,不好诗词歌赋、胭脂女红,却喜欢谈论国家大事,倒也是一桩异事。”

  “哦……,以茗生于将门世家,常见舅父cao练水军,谈论国事,所以对这些事很有兴趣。”

  小周后嘻地一笑,说道:“话虽如此,可妹妹毕竟是一介女流,cao这些心做什么,我们女子对国家大事能有什么助益?妹妹如此关心唐国与国主,是受门风熏陶,还是……对我家国主……存了甚么心思?”

  李煜心头一跳,不由自主地又向前走了两步,只听莫姑娘娇嗔道:“娘娘却来打趣茗儿,茗儿身为唐人,自然关心唐国、敬重国主,这是一个唐国子民的本份,茗儿岂敢对国主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李煜心中一空,小周后却笑道:“妹妹不必如此掩饰,你每次同本宫聊天,话题可都离不开国主呢,你道姐姐看不出你的心思?姐姐不是善妒之人,宫中妃嫔虽众,你看姐姐几时有过不悦,何况我与妹妹情投意合,最谈得来。”

  折子渝啼笑皆非,无奈地道:“娘娘……真的误会茗儿了,国主一身系着江南万里江山、无数子民,国主的一举一动,就代表着唐国的一举一动,论起江南国事,岂能不提国主?实非……实非为了儿女私情……”

  “嘻嘻,茗儿害羞起来的样子,着实可爱,连本宫看在眼里都要动心,难怪国主动了心思,要为你赋词一首以诉衷情……”

  “娘娘!”

  “好好好,姐姐不拿此事打趣你了。茗儿,你喜不喜欢国主,暂且不提,不知在你眼中,咱们这位国主如何?”

  “这个……”

  “咱们姐妹私房叙说,妹妹有话便说,何必吞吞吐吐呢。”

  “是……,在以茗眼中,国主仪表不俗,才华横溢,擅工文、通音律,心思细腻、善体人意,尤以词工,前无古人,料来亦后无来者……”

  小周后笑道:“妹妹对国主如此赞誉,大出我的意料啊。”屏风后面李煜听的也是眉飞se舞,若不是怕惊动了美人,几乎就要手舞足蹈起来。

  折子渝话风一转,又道:“惜乎人无完人,国主什么都好,就是于军国大事上缺乏气魄,须知琴棋书画并不能保唐国一方平安,军政经国才是制胜之法,国主若不做国主,亦是江南第一才子,不,堪谓天下第一才子,可国主既为江南之主,沉溺诗词一道,疏于料理国事,却不是国主的幸事、更不是江南的幸事了。”

  李煜听了嗒然若丧:“难怪那ri我要为她写词,她不放在心上,原来这位生于将门世家,见惯舞枪弄棒的莫姑娘喜欢的是能横枪跃马、征战天下的纠纠武夫。那样说来,赵匡胤倒正合她心中的英雄标准,自己若是此时学武,恐怕骨头都嫌太硬了些。摸摸自己的肚腩,李煜轻轻一叹。

  小周后道:“妹妹,这却怪不得国主的,须知国主本无为帝之心,惜乎国主五位兄长尽皆早死,这皇位才不得不落在国主身上。国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道国主做这江南之主,他便快活么?”

  折子渝道:“以茗听人说,国主自幼好诗词歌赋,唯厌政经之道,当初中主yu立太子,礼部侍郎钟谟曾进言说‘从嘉德轻志懦,又酷信释氏,非人主才。从善果敢凝重,宜为嗣。’,可中主对此不以为然,反把钟谟贬谪地方去了,娘娘,可有此事么?”

  “是啊,此事原本不是甚么秘密。”小周后轻轻叹息一声:“从善,从善……,唉!国主令从善为使,出使宋国,本是以示对宋的敬重,谁知赵匡胤蛮横无礼,竟把从善软禁起来不放,国主念及兄弟之情,时常为此怜伤。从善妻子体弱多病,夫君被囚于宋,令她忧心忡忡,时常来寻国主哭闹,惹得国主好生为难,听说她昨ri又进宫来,气恼之下还曾出言不驯,辱骂国主。”

  “竟有此事?国公夫人竟然这么大胆么?”

  “怎么不是,内侍都知亲口所见,还能有假么,国主仁厚,虽受她辱骂,见她气怒攻心竟当堂吐血,却也没有怪罪她,还着令御医用药,待她气息平稳才送她回府。不瞒你说,国主向宋廷求还从善的国书已送出不下六次,宋廷就是不放人,奈何?”

  折子渝沉默有顷,轻叹道:“宋人囚禁郑王,所图者何?难道国主还看不出来宋人用意吗?恕以茗直,国主做一才子,惊才艳艳,无人可及,做一国之主,却以风流名士自误,却恐有朝一ri会误人误己。不管国主想不想做这江南国主,可他如今就是江南之主,身在其位,就该谋其政呀。”

  李煜听到这儿,气血上冲,当即走入,亢声说道:“孤称臣于宋,实因江南实力不及宋国,为百万生灵计,不得不俯首敛翼,以避锋芒。莫姑娘,你道孤是怕事之人么?”

  “茗儿见过国主。”一见李煜走入,折子渝慌忙起身,与小周后一起向李煜施礼:“不知国主驾到,臣女有失远迎,恕罪。臣女……对国主并无不敬之意……”

  朝中文武的苦苦劝谏,李煜可以不放在心上,却容不得一个小女子对他语含轻视,尤其是他喜欢的女子,当下沉着脸冷冷一哼,道:“孤今忍让,实因国力不济,不得已而为之,却不是畏怯宋国。孤虽文人,却有一颗武胆,有朝一ri若宋国真敢侵我唐国,孤定会亲披战袍,执甲锐,身先士卒、背水一战,保我江山社稷。若是江山不保,孤便据宫**,也决不做他乡之鬼!”

  这番话说的慷慨激昂,小周后露出欢喜神se,赞道:“国主此言豪迈,本宫还是头一回见到国主有此英武之姿。”

  折子渝深深望了李煜一眼,屈膝谢罪道:“茗儿不识国主方略,出言无状,冒犯国主,还请国主恕罪,”

  李煜瞧见她眼中一抹异se,似赞赏、似钦慕,依稀便如女英当年第一次接到自己所赠的妙词时似惊似喜、似敬似慌的眼神,心怀顿时一畅,仿佛突然年轻了十岁似的,朗声笑道:“起来吧,林将军忠心耿耿,保国卫民,便连林家一个女眷,也是这般不乏英豪之气,孤很高兴。自古忠言逆耳,听来当然不太舒服,太宗皇帝能以魏征为镜,孤的心胸纵不及太宗,难道听不得你的逆而忠言么?”

  折子渝嫣然一笑,那与小周后截然不同的女儿风情引得李煜心中一荡,伸手便想去扶她皓腕,折子渝已翩然起身,再次福礼道:“谢国主宽宏,国主回宫,当与娘娘有话说的,茗儿这便告退,国主、娘娘,臣女……”

  “呃……不必,”李煜刚刚放出大话,怎好在她面前显得自己疏于处理国事,一得空闲就往后宫里溜,厮混于醇酒美人中间,只得说道:“且不忙走,孤已下诏令陈乔、徐铉入宫,与他们共同商议国事,马上就要回转前殿,你便在此陪伴娘娘吧……”

  说着,他若有深意地瞟了小周后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小周后与折子渝齐齐施礼道:“恭送国主。”

  李煜最引为为傲的诗词才情不曾让这殊丽的佳人动心,只说几句国家大事便引来她钦慕敬仰的眼神,这让李煜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他的脚步轻快了许多,离开小周后的寝宫,他站在花径间略一思忖,他便吩咐内侍去传徐铉和陈乔,自向清凉殿走去。

  受折子渝的影响,近来小周后言谈之间,时常也会说及对国事的担忧,别人的话李煜听不进去,可是小周后在他心中的份量却又不同,听过几回之后,他也有了危机意识,时常思考起唐国当前的处境和未来的出路。

  要他主动伐宋,他是绝对不敢的,可是加强防御力量,他却没有什么意见,以前若有如此举动,他还有些忌惮会引起宋廷不满,如今契丹使节言语之间大有要与唐国结盟,遥相呼应、一南一北挟制宋国的意思,有了这样强力的支援,李煜的胆气便渐壮起来。凭心而论,他也不愿雌伏于宋国之下的,如果另有出路,他怎会不加抉择,如今……是该好好商讨一下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堂堂男儿、一国之主,岂能让一女子鄙视?

  ※※※※※※※※※※※※※※※※※※※※※※※※※※汴京,皇仪殿。

  刚刚下了一场大雪,银装素裹,满城粉白。大殿上白铜盆儿炭火烧得正旺,热气四溢,温暖如chun。赵匡胤与一众近臣围火盆而坐,一边吃着火锅,一边谈论国事。

  此刻正侃侃而谈的是卢多逊,自赵普离京之后,卢多逊由翰林学士晋位中书侍郎,位列宰相,他最懂得揣摩赵匡胤的心思,每每所言,都能搔到赵匡胤的痒处,如今已正式取代赵普,成了赵匡胤最贴心的代言人。

  他说的忘形,额头冒汗,便将外袍脱下,王继恩立即举步上前接过,卢多逊含笑一谢,回首继续说道:“如今蜀地有人兴兵作乱,那里山高水险、丛林密集,又是诸族杂居之地,要想剿乱平叛,实非一时半ri之功。闽南刚刚归附,要收拾那里的民心,平靖地方,使其真心归顺我宋国,也需一段时ri。

  在这种情形下,如果我们修政理、抚百姓、练强兵,西和诸羌,北拒契丹,待一切准备停当,再从容伐唐,则更加妥当,屈指算来,如果等到这一天,最快也需三四年光景。然而……”

  “然而时不我待,朕……无法等到那个时候了。”

  赵匡胤接过话碴儿,将手中一张牛皮书信抖了抖,沉声说道:“朕刚刚得到消息,契丹人把部族军统领耶律文派出去出使唐国了,而萧后正加紧剪除耶律文在宫城军中的羽翼,安插自己的亲信,朕对此很是担心呐。”

  他抿了口酒,一扫胡须,虎目在几员朝廷重臣身上一扫,竖起手指道:“第一,耶律文出使唐国,固然是萧绰在调虎离山,却也不无对唐国的重视之意。契丹有没有可能,就此与唐国达成攻守同盟?

  第二,我宋国南伐,最大的忌惮就是来自北方的威胁,伐北汉国一战,虽然朕达到了目的,现如今北汉国已名存实亡,摇摇yu坠,可是因为契丹人的干涉,毕竟还不曾倒下。这几年北国内乱不休,无暇他顾,给了朕很大的便利。如今萧绰对族帐军动手,显然是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实力,至少可以使皇帝对诸部族行使有效统治。

  如果她成功了,铁板一块的契丹绝不容小觑,那时朕再yu南伐,却需保留大部分军队防范来自北方的威胁,须知唐国数十万雄兵,又比我军擅习水战,如果动用的兵马少了,那我宋国很难取胜。尤其是战事一旦拖延久了,恐会生出许多变故,亦将我宋国民生拖得糜烂不堪,如此反复,一个不慎,难免重蹈隋炀伐高丽的覆辙。”

  他把腰杆儿一挺,沉声说道:“是以朕权衡迟攻与早攻的利弊,觉得还是一鼓作气,早早拿下唐国更为妥当,朕已决定,明年三月,兵发唐国,诸位爱卿有何建议?”

  已自闽南返回,接任李崇矩,担任枢密院使的曹彬说道:“官家,我宋国伐北汉国时,契丹便曾出兵阻挠,伐南汉国时,因契丹鞭长莫及,且与南汉国素无往来,其国内又生纷争,所以不曾出兵,但唐国与契丹素来关系密切,自海上常通往来,且唐国已成我宋国一统中原之最后障碍,如果契丹内部纷争不致激化,又或萧后能及时把兵权掌握于手中,那么出兵袭我后方,扰我平唐之战是大有可能的。因此,臣以为,对契丹仍是不可不防,须遣一沉稳善守之将驻居北地,严阵以待,同时,对唐国之战,务必速战速决,方能斩断他人妄想之心。”

  赵匡胤颔首笑道:“国华此言正合朕意。北国虽正内乱,却也不能不妨。”

  薛居正道:“官家,鸿胪少卿出使唐国久矣,迄今尚未江南水图、兵力部署等重要情报传来,如果要伐唐,是不能缺了长江水图和江南各处兵力布防的情报的,否则恐需付出十倍努力,是否该令他加紧搜集这方面的情报?”

  赵匡胤应道:“朕得焦海涛回报,杨浩在唐国故意倨傲挑衅,李煜一味隐忍,已是寒了许多朝臣之心,在离间君臣和挫其锐气方面,杨浩大获成功。杨浩又与唐国神卫军都指挥使皇甫继勋多方交结,希望能了解到军事方面的情报,只是唐国对兵力部署和视为天险的长江水情视做最高机密,使团虽曾派出许多探子,终究成效不大。他那里,朕会下诏令他想及一切办法,尽量搜集消息,但是不管成功与否,明年伐唐之策,朕是不会再做变更了。”

  吕馀庆揽须沉吟道:“官家,yu伐唐国,还需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如今唐国是向我宋国称臣的,纳贡朝礼,样样不缺,无端兴兵,恐我许多宋人也会不服,更会激起唐人同仇敌忾之心。”

  赵匡胤仰天大笑:“哈哈,李煜打得如意算盘,向朕称臣纳贡,正是想要朕找不到理由征讨唐国,朕岂会让他如意。你道朕强留那李从善,赐他宅邸,封他官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用来做什么的?就是做给李煜看的。”

  他的炯炯虎目中闪过一丝狡黠,微笑道:“他既向朕称臣,朕若召他来汴京相见,他却不来……你说,算不算是抗旨?朕可讨伐得他这贰臣么?”

  吕馀庆恍然大悟,兴奋地赞道:“此计甚妙,如此一来,道义上咱们就可以站往脚了。”

  赵匡胤微微一笑,一扬胡须道:“朕已下诏,诏李煜来汴京,与朕上元赏灯,他若不来,朕再下诏,如是者三番五次,总要做的仁至义尽才好。”说罢放声大笑。

  他得意笑罢,目光一闪,忽地瞟见晋王赵光义正轻锁双眉,低头沉思不语,不禁笑问道:“晋王在想甚么?”

  赵光义目光闪烁,想的入神,赵匡胤连唤两声他都不曾听到,一旁曹彬轻轻拐了他一把,赵光义这才惊醒,霍地抬起头来。

  赵匡胤又笑道:“晋王在想甚么,竟是这般入神?”

  “啊!”

  赵光义做开封府尹多年,政绩卓著,唯一堪虑者,没有军功。禁军始终自成一个系统,无法让他打进去,如今听说要对唐国用兵,恐怕这已是一统中原的最后一战,赵光义对此焦灼万分,可他所想的,又怎敢向赵匡胤合盘托出?略一犹豫,他便随意找个借口,徐徐说道:“官家,臣弟在想,南唐武将之中,唯林虎子难缠,此人体魄雄健、骁勇善战,兵书战策,无所不通,昔ri正阳桥一战,此人率敢死之士四人,就敢迎万箭逆风焚桥,阻住世宗大军去路,实有万夫不挡之勇。如今他节度镇海,麾下十万雄兵,我宋国yu谋江南,此人可谓第一劲敌,若能先行剪除此人,我宋国则不啻陡培十万大军助力。”

  赵匡胤微微蹙眉道:“先行剪除林虎子?唔……这个想法未免异想天开。手握重兵的一方节度,岂是说杀就杀了的?他一身武艺,又居兵营之中,纵有出入,虎贲相随,朕有敢死之士,又如何奈何得了他?”

  赵光义随意找了个遁词,此时不得不接着圆下去,只好硬着头皮道:“要想个除掉此人的法子虽然不容易,却总不会比对他的十万水军更难吧?臣弟苦思冥想,正是在想如何才能杀他,如今稍稍有些头绪,却还不曾仔细推敲,不知是否可行。”

  “喔……”

  赵匡胤深深地凝视了他一眼,微笑道:“好,那么晋王可在这个方面多用些心思,若我大军未动,便能先斩唐国第一大将,则我宋国伐唐已然成功了一半了,晋王……便也立下我宋国平定江南的第一功了。”

  “臣弟领旨。”赵光义毕恭毕敬地答应一声,心中暗暗叫苦。

  ※※※※※※※※※※※※※※※※※※※※※※※※※※※※焦海涛匆匆走进杨浩住处,兴冲冲地道:“大人,朝廷来了消息。”

  杨浩迎上前道:“朝廷怎么说?”

  焦海涛道:“这一封是官家写给江南国主的亲笔诏书,还需大人向江南国主宣读,其意大抵是官家邀请江南国主过江赴汴梁共度上元节的。”

  上元节也就是元宵节,源自道教的三元ri,因为古人以夜为宵,故民间也有称之为元宵节的,而北国契丹由称之为“放偷ri”。杨浩听了摇头笑道:“李煜是不会去的,官家此举,大概是想反将一军,免得李煜时不时的便是一封国书,总想把李从善讨回来。”

  焦海涛笑道:“大人说的是,这另一封,却是官家给大人与下官的一封密信,这封信中提到一件差使,十分的古怪,下官百思不得其解,请大人看看。”

  杨浩接过来,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就着烛火把密信毁去,看着灰烬化作几片黑se透红的蝴蝶翩跹飘落于地沉默不语。

  焦海涛按捺不住道:“大人,官家若是索要小周后的画像,似还有情可愿,但那林仁肇又不是一个绝世美人儿,官家要他的画像作甚么用处?大人可猜得出其中奥妙么?”

  杨浩目光一闪,启齿一笑道:“官家的心思,本官也猜度不透,官家既然吩咐下来,我们照做就是了。搜集林仁肇画像一事,就交给你去办,看看能否从林家搞到一副,如果不能,就重金雇一画匠,寻个理由带去镇海,想法看清林仁肇相貌,仔细绘制下来,按时送回开封。至于搜寻江南地理水图和兵防部置,我来想办法。”

  “是!”焦海涛恭应一声退了出去。

  杨浩若有所思地看着红红的烛火,烛火飘摇着,随着焦海涛抽身离去而偏移的火苗重又笔直向上燃起,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朝廷想要林仁肇的命啊!一切果然还是没有变,该死的还是要死,该来的还是要来,伐唐之战,就要开始了,子渝也该就此死心返回府州去,焰焰、娃娃,你们几时会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黄大仙屋  皇家中文网  足球外围  伟德机械网  欧冠直播  足球封天  新金沙  伟德女性健康  天富平台注册  竞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