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39章 美人来兮

第039章 美人来兮

  .杨浩向李煜宣读了宋国皇帝赵匡胤的诏书后,笑眯眯地问道:“国主,陛下盛意拳拳,真心希望能与国主共度元宵佳节,不知国主几时起行呀?”

  李煜听说赵匡胤要邀请他到汴梁共赏上元灯会,登时脸se大变。宴无好晏,赵匡胤这杯酒,是那么好喝的?李从善前车之辙,迄今软禁不归,从善夫人天天以泪洗面,害得他都不敢见这位兄弟媳妇,他怎敢去汴梁自投罗网。

  李煜当即推脱道:“还请左使回复皇帝陛下,李煜近来偶染小恙,身体不适,加上北方天气严寒,实难承受舟车劳顿之苦,陛下美意,李煜铭记在心,以后若得机会,下臣自会进京面君。元宵灯会,就由舍弟从善代李煜向陛下致礼、相随便是。”

  李煜这时的脸se青一阵白一阵,看那样子倒真像是得了重病似的,杨浩微微一笑,卷起诏书交与内侍都知,也不多做催促,反自袖中又取出一封书函来:“国主,这里还有一封函件,是我宋国中书侍郎、史馆令卢多逊卢大人亲笔书信,致于国主的。”

  卢多逊如今与薛居正、吕馀庆同为宰相,辅理朝政。赵匡胤汲取了赵普的教训,把宰相职权一分为三,形成了宰相衙门的三套马车,不过这三人之中,明显是卢多逊最为受宠,听说是他的来信,李煜倒也不敢大意,他示意内侍接过书信,未等打开,便忐忑地问道:“不知卢相公信上说些甚么,左使可知其中底细?”

  杨浩轻松自若地笑道:“这个么,外臣略知一二,如今唐国已归顺我宋国,成为宋国藩属,中原大地已然一统,朝廷要重绘天下图经,确定宋国版图。卢相公身兼史馆令,便是此事的主持,如今荆湖、蜀地、闽南的图经正在陆续送往汴梁,就差江南诸州了。卢相公希望国主能将江南各州人口、税赋、城池尽皆标注明白,尽快交予杨浩转送汴梁,以免耽搁了大宋舆图的绘制。”

  李煜松了口气,忙不迭应承道:“这件事简单,孤一定尽快令有司绘制仔细,将江南地理图交予左使。”

  他见杨浩一面说话,右手还在袖中微微动作,似乎捻着什么东西,不禁一阵心惊肉跳,只怕他又掏出一封信来,再提什么过份的要求,忙问道:“左使袖中藏的何物,莫非……还有什么书柬不成?”

  杨浩一呆,随即大笑,提起袖子道:“国主误会了,外臣随国主游于佛寺,受佛法熏染,也对佛道有了兴趣。袖中所藏,不过是一串手珠罢了。”

  李煜定睛一看,杨浩手中果然提着一串手珠,一边说话,一边捻个不停,不禁松了口气。他是信佛的,恨不得天下人都信佛才好,一看杨浩皈依我佛,心中甚是欢喜,也有几分亲近之意,忙自腕上解下自己的念珠,笑容满面地道:“那串檀香珠算不得甚么珍贵之物,未免寒酸了些。孤这里有一串念珠,由佛家七宝金、银、琉璃、娑婆致迦、美玉、赤珠、琥珀组成,上镌佛界三宝佛、法、僧,可庇护持者,百邪不侵,左使虔诚礼佛,孤甚为欢喜,便把它赠予左使吧。”

  内侍双手接过,呈到杨浩面前来,杨浩辞谢再三,这才道谢接过,看这念珠,以七宝串连而成,果然是极珍贵的宝物,又是连连道谢,颜se也缓和了些,他看了李煜一眼,笑吟吟地嘱咐道:“国主偶染小恙,身体不适,从气se上也看得出来,确非虚言。外臣会向官家说明国主的难处的。只是,卢相公刚刚受到陛下重用,希望能把他的差使做的尽善尽美,这也是人之常情。希望国主的江南图经务必要详尽、确实,否则绘制出来的宋国舆图如果出现差错,惹来天下人笑话,卢相公气恼起来,外臣……也不好替国主说话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杨左使放心,孤会把此事交办下去,尽速办理的。”

  杨浩微微一笑,拱手如仪道:“如此,外臣告退。”

  杨浩一走,李煜立即拍案而起,额上几道青筋都绷了起来。那个时候,一副图经就如同该国的界碑,代着一个国家的领土尊严,献图如同献地,当年荆轲刺秦王,携带着两件礼物,其中一件就是燕国的图经,代表着燕国的彻底归顺。

  宋国索要图经,分明就是一种欺辱,李煜博览群书,如何不明其中道理。可是,他能拒绝么?如果宋国直接提出图经要求,他还可推诿搪塞一番,如今刚刚婉拒了宋主邀他去开封小聚的诏令,如果再拒绝交出江南图经,岂不触怒赵匡胤?

  想起与徐铉、陈乔的计议,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暗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尚未得契丹承诺庇护,却是不能与宋国翻脸,今ri便忍你一时之辱,把我江南图经给你又何妨。”

  他抬起头来,扬声唤道:“来人!”

  一个宫人匆匆走入,李煜吩咐道:“马上命内史侍郎重新绘制一副江南一十九个州的地理形势图,各处山河城池、户口税赋尽皆要绘制确实准确,唯军队驻防、兵力多寡不得标注,要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绘制完成,孤……要在上元节前呈送汴梁。去吧……”

  不一会儿,白发苍苍的内史侍郎王贤文匆匆赶来道:“国主,臣闻国主yu绘江南一十九州地理图呈送于宋国么?”

  李煜有气无力地道:“孤不是已令内侍告诉你了,还来问孤做甚么?速去绘制,莫要耽搁了交付的时辰。”

  内史侍郎王贤文白眉紧锁,亢声说道:“地理图代表着一国之领土和子民,我唐虽向宋称臣,却只是宋国藩属,岂可轻易将领土、户口之底细合盘托出?此图一交,无异于将我唐国拱手奉上,如此作为,比那蜀帝孟昶三军解甲、拱手献城有何区别,国主还请三思啊。”

  李煜没好气地道:“孤早已六思九思了,你只管听命从事便是,几时轮到你来聒噪。”

  老头儿也倔强,把头一昂,大声说道:“国主愿做降君,贤文却不愿做降臣,这一道诏令,恕臣不敢从命!”

  李煜拍案而起,把手一指便要下令把他拖下去治罪,话到嘴边瞧见他满脸白发,宁愿赴死的模样,不禁颓然一叹,把手一挥道:“孤怜你老弱,不予治罪,去吧,自今ri起,解你官职,回家颐养天年去吧。”

  老迈苍苍的王贤文未料到李煜真的解了他的官职,他怔了怔,把手一拱,二话不说便拂袖而去,李煜气极败坏地道:“去,吩咐内侍舍人暂代侍郎一职主持绘图一事,兹事体大,切勿耽搁。”

  那小内侍赶紧又往内史馆传旨,片刻功夫又有一个三旬左右的青袍官儿赶来,见了李煜倔挺挺地施了一礼:“内史舍人王浩见过国主。”

  李煜余怒未息,瞪他一眼道:“你不去绘制图经,又有什么事情禀奏?”

  王浩朗声道:“江南图经载我朝十九州形势,举凡江河地理、屯戍远近、户口多寡,均载之甚详,国主应当藏之秘府,怎能轻易送给宋国?”

  李煜苦笑一声道:“爱卿所言,孤岂不知,奈宋朝势大,孤不敢违命,个中苦衷,卿岂得知?”

  王浩道:“国主审时度势,微臣自然明白。只不过如今看来宋国yu壑难填,恐怕越是忍让,宋国的野心越是滋生。郑王从善朝贡于宋,宋留而不遣;如今向我国索要图经,国主又是唯唯应命,宋国如此咄咄逼人,我朝岂能步步退让?今ri宋国索要江南图经,我朝拱手奉上,明ri索要我江南社稷,国主也要拱手相送吗?”

  李煜眉头一皱,不悦地道:“卿此言过重了,孤待宋国恭顺尊敬,称臣纳贡,从无迟延,宋国虽然强大,岂能出师无名?今我江南向宋称臣,奉献图经倒也合乎规矩,若是孤拒缴图经,才是授宋人以把柄,你是一介书生,哪里知晓国家大事,你只管把图经绘制明白,便是尽了份内责任,勿来多言!”

  王浩忍怒道:“宋人野心,已是尽人皆知,国主还在自欺欺人么?家父宁肯罢官免职,不愿做那双手奉上我江南万里江山的罪臣,臣王浩亦不敢奉诏!”

  “令尊?令尊何人?”

  “家父便是内史侍郎王公贤文!”

  李煜气极而笑:“好,好,你们一门父子都是忠臣,孤却是卖国的昏君了?罢了,罢了,你不想做孤朝中的官儿,那便回家去吧,离了你们父子,难道孤这朝中就没人能绘图经了么?滚!给我滚!”

  李煜越说越气,终于按捺不住,顺手抄起一卷图书扔了过去,眼看着王浩走出殿去,李煜怔怔半晌,颓然倒回椅上。

  ※※※※※※※※※※※※※※※※※※※※※※※※※※※※车上,宋国正副使者并肩而坐,焦海涛捻着胡须,大惑不解地道:“大人,您冒用卢相公之名索要江南图经做何用处?待我宋国得了江南之地,江南城池地理、户口税赋这些东西才有用处,如今咱们需要的是江河水情、兵马驻防方面的情报啊。”

  杨浩笑道:“说来容易,那些东西岂是咱们说弄便弄得到手的?长江水情没有三年两载的仔细测量,恐怕咱们是难以准确掌握它一年四季的水流和深浅变化的,官家讨伐唐国在即,这长江天堑唯有强攻一途,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咱们现在只能在军队驻防方面多掌握些资料。

  我要这江南图经,李煜轻易也不会答应。幸好,有官家这封诏书在,本官先宣读诏书,料他必定拒绝,然后再呈上‘卢相公’的书信,李煜便不好再次拒绝了。当然,李煜不会蠢到把军队驻防、兵力多寡标注其上,可是各处城池大小、人口多寡、粮赋数目、地理形势却可一目了然。据此地理图经,我们便可以挑选出可能驻兵的所在,使人前去打探。”

  焦海涛刚要说话,杨浩做个手势打断他道:“我知道,我们的探子是很难摸得进去的,可我根本没指望他们能摸进去,让他们去,就是为了让人挡回来的。但凡他们可以轻易闯得进去的地方,必然不是重要的所在,但凡重兵把守不得进入的地方,不看也知道那里必是兵家要地了。”

  焦海涛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是,纵然知道那里是兵营,我们还是不能确定那里的兵力多寡,这样的话,一个百十人的小兵寨也有可能被咱们误当作数万大军的所在,不但对我主调兵遣将毫无帮助,恐怕还会让官家有无所适从之感。”

  杨浩道:“却又不然,那时这图经的第二个作用就出来了,察明有驻军的所在后,我们便可按图索骥,根据各处城池的大小、人口多寡、粮赋数目来反推一下。人口数目与粮赋的多少是相关的,唐国与我宋国不同,他们的驻军仍仿唐制,驻军所需粮草是由地方直接拨付的。我们只要对比人口数目和实际上缴金陵的税赋,从其中应缴而未缴的税赋数目就可以测算出这处驻军的兵力多少。”

  说到这儿,他微微一笑,问道:“你明白了么?”

  焦海涛听到这儿两眼发直,半晌才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赞道:“难怪大人年纪轻轻能居如此高位,大人竟有如此奇思异想,下官对大人这一次真的是心服口服了。”

  杨浩笑道:“李煜诗词歌赋堪称一绝,这些方面却是一窃不通,内史馆的那些书呆子,也只会注意这些图经所代表的荣誉与尊严,宝贝在手,却不识其珍贵用处的,所以此计才能得售,若换一个心思机敏的。恐怕就会猜到我的用心了。”

  焦海涛一听,担心地道:“那……此事不会被唐国众臣知晓吗?其中难免会有几个聪彗机敏之士。”

  杨浩淡淡一笑,反问道:“你道李煜喜欢张扬此事么?”

  杨浩一面说,一面将念珠捻得叮当作响,焦海涛诧异地道:“大人袖藏何物?响声每每不同,好生奇怪。”

  杨浩笑道:“这是一串七宝佛珠,你看,此乃江南国主所赠,确是价值连城之物。”他说的兴起,掏出自己那副檀香珠子递与焦海涛:“我有了这珠子,这串檀木的便没了用处,送于大人吧,虽说这串念珠不及这副七宝念珠珍贵,却也是鸡鸣寺方丈宝镜大师亲自开过光的,能辟邪的。”

  焦海涛苦笑着接过,讪笑道:“大人几时如此诚信佛道了?”

  不见杨浩回答,焦海涛微微有些奇怪,抬头一看,就见杨浩望着窗外出神,焦海涛顺他目光望去,就见街上一位姑娘正在款款而行,玄衣一袭,纤腰一束,肤白如艳阳新雪,眩人二目。

  杨浩把念珠往他手中一放,兴冲冲地道:“焦寺丞且先回馆驿,本官遇见一位故人,回头独自回去便是。”

  焦海涛急忙劝道:“大人,契丹人对他人深怀怨尤,独自而行,恐生事端,还是……”

  杨浩不以为然地笑道:“本官是宋国使节,契丹人纵怀恨意,光天化ri之下敢把本官怎样,这么些ri子,他们不是安份的很么,不必担心,我去了。”说完一掀轿帘,也不让人停下车子,便飞身跃到了地上。

  焦海涛喃喃地道:“江南信佛的人,都好女se如事我佛么?”

  低头一看手中念珠,焦海涛忙稽身谢罪:“焦某妄言,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折子渝正行于路,忽觉路边车上跃下一人,下意识地便疾退一步,手掌微抬,做了个防备的姿势,待看清是杨浩,这才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扭头便往回走。

  杨浩不以为意,笑吟吟地追上去与她同行,说道:“莫姑娘穿的有些单薄啊,虽说江南冬季不冷,天气却是chao湿,莫姑娘还要注意玉体才是。”

  “今儿怎么这么闲?”

  “这正是杨某想要问莫姑娘的话。”

  折子渝小嘴一撇:“这些ri子不见契丹人对你有什么动作,又开始大意了是么?”

  “呵呵,原来姑娘你担心的是在下的安危,杨某何德何能,能得美人儿如此垂青,实在惶恐。”

  折子渝瞪他一眼道:“看来你今ri兴致不错啊,又来胡言乱语。”

  “只要一见到姑娘你,在下的心情就十分不错,你说奇不奇怪。”

  “少跟我胡说八道!”折子渝吃不住力了,脸se微晕地娇嗔道:“如果当初刚认得你时,你敢这样对本姑娘说话,早叫人打断了你的腿,让你爬回霸州去,今ri金陵又怎会有你这样一个祸害。”

  “当ri若是杨某花言巧语,姑娘是要打断我腿的,如今花言巧语,姑娘却是一脸羞意,却是为何?”

  折子渝霍地止步,靴尖划个弧形,便向杨浩胫骨踢来,杨浩早已有备,把腿一抬便避了过去,忍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

  折子渝好笑地道:“你这无赖,好象你对出使唐国的使命并不怎么上心嘛,契丹使者耶律文与江南国主近ri往来十分密切,似乎你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杨浩挠挠头,有些困惑地道:“说实话,我被任命为鸿胪少卿,我也意外的很。得以出使唐国,更是意外的很。这许多不可能都成了可能,我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可是近来我才忽然顿悟。”

  折子渝没好气地问道:“你顿悟了什么?”

  杨浩一本正经地道:“原来老天这种种安排,都是为了让我到这里来遇见你。你说这算不算一种缘份?”

  折子渝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也该去庙里拜拜了,否则怎么会这么倒霉,从宋国逃到唐国,又换了身份,还是避不开你这个冤……你这个yin魂不散的家伙。”

  杨浩眸中露出一丝笑意:“冤甚么?冤家?”

  折子渝大羞,返身便走,把靴尖踢的好高:“去去去,懒得理会你这厚脸皮的痞怠家伙。”

  杨浩哈哈一笑,追上去低声道:“子渝,莫忘了你我曾经的约定,如果我所说是实,你立即返回府州,不要多生事端。只要顺大势而行,权柄或可不保,却未必不能保全折家富贵的。”

  折子渝目中机敏的光芒一闪,霍然止步道:“宋……已yu伐唐了么?”

  杨浩心中一跳,暗叫厉害,自己已是百般小心,可是稍一提及此事,还是引起了她的jing觉,杨浩不动声se,说道:“尚无定计,不过……我窥天机,定在这三两年之间。如果一切如我所言,希望你能信守承诺,不要逆天行事,无端多造杀孽。”

  折子渝听他言语笃笃,心中不觉烦乱,背转身去,见面前正有一个摊子,贩卖各种低档珠玉首饰,便随手翻拣起来。

  杨浩望着她的削肩,眼中渐渐露出不舍的神se,近来见到折子渝,他总是胡言乱语,一方面痴缠着她,固然是想破坏她在江南秘谋之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心中的不舍,他不知道哪一天就将离她而去,今生今世再无相见之期。他无法确定,却只知道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如果她得知我的‘死讯’,会为我悲伤多久?”

  杨浩望着她纤秀的背影,忽然有种莫名的伤感。

  折子渝翻拣着首饰,却似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留连在自己身上,整个身子都不自在起来,她回眸瞟了一眼,正撞见杨浩的目光,急忙又回过头来:“他……果然在看我,如此痴缠,还能怎样?就算我不计较你已有了焰焰,那又如何呢,以你我今ri的立场,我们终究是走不到一起去的。”

  折子渝默默抚摸着手中的宝石耳环,黯然伤神。

  那摊主见有生意上门,忙打起jing神,搬动三寸不烂之舌吹嘘起来:“姑娘真是好眼se,这副耳环乃是用东瀛的黑金刚石打造而成,你看,这宝石上仿佛有一双眼睛,这叫‘佛眼庇佑’,可以避邪、镇宅、挡煞、消病气、浊气、晦气等。姑娘容颜娇美,肤白如雪,如果戴上这对耳环,一定更添丽se……”

  “这副耳环多少钱,我买下了!”杨浩走上前道。

  “这……”那老板倒是很有职业道德,耳环还在折子渝手中,他便不好立即售于杨浩,反向折子渝望去。杨浩微微一笑,说道:“这副耳环,正是我要送与这位姑娘的,多少钱?”

  “谁要你送,稀罕么?”折子渝眉梢一扬,丢下宝石扬长而去,杨浩笑笑,问清价格,将黑宝石耳环买下,便向折子渝追去。

  秦淮河畔,杨浩追上子渝,轻笑道:“只是一份寻常礼物,姑娘何妨收下?”

  折子渝轻哼一声道:“不喜欢。”

  “如果不喜欢……,那也没关系,上元佳节就要到了,到了放偷ri,人们总要互相偷些东西的,姑娘就把它留下,让人偷走便是。”

  “谢了,到时,我自会准备些让人偷的东西,却不便接受大人的馈赠,好意心领。”

  “呵呵,以后怕也没有多少机会了,这就算……最后一次送你礼物吧,请收下,好么?”

  折子渝听了“最后一次”四个字,心头不禁无名火起,上一次他想吻我,也说最后一次,今ri送我礼物,又说最后一次,好!好!好!你既然根本不曾想过与我再有什么纠缠,现在又何必死缠烂打,乱我心神?

  杨浩将盛着一对耳环的小盒子递到她的手中,折子渝一抖手腕,便把它远远地抛了出去,杨浩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对视着,半晌,折子渝忽地一转身,面向河水而站,淡淡地道:“大人公务繁忙,不必陪在我的身边了,我今ri只是在府中烦闷,独自出来走走,不会做些甚么……大人眼中大逆不道的事来的。”

  杨浩苦涩地一笑,正yu说些甚么,旁边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这位施主……”

  “啊……啊……啊……”壁宿正yu装作与杨浩素不相识的模样先寒喧几句,忽地看清了折子渝的模样,不禁张口结舌,指着她啊啊地说不出话来。

  折子渝扭头看见是他,不禁也露出诧异的神se,杨浩一把扯过壁宿,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壁宿定了定神,连忙低声道:“大人,两位夫人已经到了,现在包下了玄武湖畔的整座‘栖霞客栈’。”说着,他还惊疑不定地看看折子渝。

  “她们已经到了?”杨浩又惊又喜:“好,我在就此失踪,恐怕礼宾院就要闹翻了天,我马上回馆驿安排一下,然后便去玄武湖畔见她们。”

  “莫姑娘,杨某告辞了。”

  折子渝头也不回,淡淡地道:“大人请便。”

  杨浩叹了口气,转身刚yu走开,忽地想起一事,扭头看看壁宿身上的大红袈裟,哭笑不得地道:“你还真做了这鸡鸣寺方丈了?”

  壁宿在光头上一弹,嘿嘿笑道:“只是为了水月小师太罢了。”

  杨浩点点头,叹了口气,幽幽地道:“难得你动了真心,珍惜眼前人吧,若是错过了,有朝一ri,你后悔也来不及的。”

  折子渝听在耳中,忽地咬紧了下唇。

  杨浩又是一叹,向她长揖一礼,返身便走,壁宿看看折子渝,讪讪地道:“折……折姑娘怎地在此?你与我家大人莫非……莫非……”

  折子渝霍地转过身来,杏眼圆睁地道:“本姑娘心情不好,你给我滚得远远儿的,我数到三,你若不滚……”她一把按住腰间短剑,喝道:“一……”

  壁宿二话不说,甩开大袖就逃,折子渝不禁“噗哧”一笑,转眼看见杨浩远去的背影,笑容渐敛,脸上又是落寞一片,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返身便急急走去,在河边草丛中四处寻找着,前方一个刚刚走上堤岸的船夫忽然俯身自草丛中捡起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惊喜地叫了一声:“哈哈,今ri好彩头,让我捡了一件宝贝。”

  “且慢!”折子渝急叫一声,抢过去道:“这盒子,是我的。”

  那船夫上下看她两眼,翻个白眼道:“看姑娘穿得一身光鲜,却要冒认失主,与我抢东西么?”

  “你!”折子渝柳眉倒竖,一把攥住剑柄,那船夫急退两步,叫道:“哎呀哎呀,你还要行抢不成?兄弟们快来,碰上个狠婆娘,要抢我的东西。”

  堤岸下七八个大汉立即抄起船浆冲了上来,咋咋呼呼地道:“谁有这么大胆,光天化ri之下敢扮强盗么?”

  折子渝狠狠瞪了那船夫半晌,深深地吸了口气,公开剑柄道:“你出个价,我买回来!若是这样还不成,本姑娘……今儿个就扮强盗了,你奈我何!”

  ※※※※※※※※※※※※※※※※※※※※※※※※※※※※※※杨浩匆匆赶回馆驿便去寻焦海涛,焦寺丞一见他便取笑道:“大人回来的可快,莫非路遇的那位姑娘,不感大人美意么,哈哈……”

  杨浩笑容满面地道:“焦寺丞,杨某回来是嘱咐一声,今夜我自有去处,若是不回馆驿,你等且莫惊慌张扬,明ri一早,我会回来的。”

  “啊?”焦寺丞一呆,讷讷地道:“大人……大人竟有这般好本事,三言两语,便做了人家的入幕之宾?”

  杨浩也是一呆,随即却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本官今夜正要去风流快活一番,哈哈,所以特来知会一声,你们莫为本官担忧。我这就走了,人家姑娘还在等我。”

  “且住,且住!”焦寺丞一把扯住他,疑道:“大人,那女子怎会三言两语,便对大人倾心至此,情愿以身相侍?恐怕其中有诈啊。”

  “嗳,这一点本官还想不到吗?我自然是弄清了她的底细,这才敢从容赴约的,好啦,不可让美人久候,本官去也!”

  “嗳,大人,你……”焦寺丞阻拦不及,杨浩已像一只花蝴蝶似的飞了出去。

  焦寺丞站在夕阳下,呆呆半晌,喃喃自语道:“杨左使的官运固然是无人能及,这艳遇也是无人能及啊,怎么大人的运气这么好?”

  他回头看看看看被他随手丢在桌上的念珠,赶紧抢过去如获至宝地戴在腕上。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007比分  资枓大全  网投论坛  择天记  澳门足球  精准六肖  世界书院  永利app  188小说网  天富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