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41章 乱战 中
  .耶律休哥抓住箭羽用力一扯,狼牙箭带出一团血肉,耶律休哥也不去管,耶律休哥一把掣出弯刀,对冬儿喝道:“速速退却!”说着抢步向皇帝身旁赶去,他手臂上血流不止,初时是青紫se的,渐渐便泛起红se,痛楚传来,手上却有了些力道。

  耶律老王爷眼见皇帝中箭,心中大喜,挥刀劈倒身旁两名拔出刀来仓惶四顾却不辨敌我的大臣,挺着血淋淋的钢刀便扑向耶律贤。此刻城头一片混乱,耶律休哥也不知他是忠是jian,方才杀的是敌是我,便大喝道:“庆王勿须担心,某来保护陛下。”

  耶律老王爷狞笑一声道:“待本王砍下他项上人头,那才安心。”

  耶律休哥大吃一惊,眼见庆王挥刀如匹练,席卷摇摇yu倒的皇上,这一刀之威足以将皇上斩成两断,萧后一个箭步拦到了他的前面,张开双臂,厉声娇叱道:“冬儿,护侍皇上回宫。”

  庆王一怔,复把钢牙一咬,仍是挥刀削下,但是只稍稍一顿的功夫,耶律休哥已快步赶到,手中刀猛地迎了上去,他臂上有伤,不及庆王握刀有力,双刀一磕迸出一串火花,刀刃险险贴着萧绰娇嫩的玉颈停下,耶律休哥手臂酸软,那柄钢刀险险脱手飞去。

  “庆王,你敢弑君!”耶律休哥旋风一般卷到萧后前面,急喝道:“娘娘,请扶皇上回宫,这里有臣在。”

  萧绰险死还生,无暇与他多说,急忙与罗冬儿一左一右扶住耶律贤,在几名近侍陪同下慌忙退往城下,几名谋反的皇族猛扑过来,耶律休哥单手持刀横于阶前,霹雳般一声大喝:“鼠辈,不怕诛灭九族吗?”

  耶律休哥身材高大魁梧,一身武勇功夫名震草原,是契丹有数的勇士,更兼他是大惕隐,一向负责皇室之间的争执纠纷,执法甚严,诸皇族对他多有畏惧,此刻那些人虽然反了,可是积威之下被他一喝,还是心头一凛,不由自主停了脚步。

  “各位,不想要那夺天之功了吗?”

  耶律老王爷却不怕他,双眉一耸,掌中刀在空中缓缓划了一个半圆,垫步拧腰,大喝一声便向他当头劈了下去。四周谋反的皇族略一犹豫,纷纷扑了上来,残存的宫中侍卫和忠于皇上的文武大臣纷纷赶到,与耶律休哥并肩站在一起,这一来敌我登时泾渭分明,双方略一对视便混战在一起。

  城外she手甫一发动,惊呼声刚刚传来,正提着皮囊喝酒谈笑的八名庆王勇士立即弃了酒囊,拔刀劈杀戍门武士。变故陡生,那些戍门武士哪想得到片刻之前还和他们称兄道弟、共饮一囊酒的庆王侍卫会猝下杀手,措手不及之下,登时被砍倒一片,血涂满地。

  其他谋反皇族的侍卫武士纷纷抽出一条白丝巾来系在臂上,挥着钢刀,只要见到臂上没有记号的武士迎面便是一刀,未曾造反的侍卫武士占着多数,但是他们不及对方有备而来,一帮乌合之众只能各自为战,哪里是他们对手,登时被他们杀得节节败退。

  庆王那八名武士却不追杀这些武士,反而持着血淋淋的钢刀扑向宫门,这时萧绰和冬儿一手持剑,一手架着奄奄一息、脸se发紫的耶律贤逃到了阶下,萧绰娇呼一声道:“保护皇上!”

  待见城下情景,萧绰不禁一呆,立即有几名臂缠白帕的武士挥舞刀枪向她们狂吼着扑了过来。萧绰一咬牙,松开耶律贤,一把抢过冬儿掌中剑,手持双剑叫道:“朕来杀开一条血路,冬儿,护皇上回宫!”

  萧绰手舞双剑迎上前去,有几名谋反的武士砍死几个硬着头发挡在前面的内侍冲了过来,一杆大枪当胸刺来,萧绰蛮腰一摆,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绕了过去,错身避过长枪,掌中剑便刺入那人咽喉,扭腰疾摆如风中扬柳,铿铿两声架开两件兵器,利刃又自另一人喉间划过,激起一道血箭。

  她的身子柔若无骨,仿佛能以任何不可思议的方式发生扭曲,从任何不可思议的角度发动袭击,仿佛激流中的一条游鱼一般,那五六名谋反的侍卫空有一身蛮力,竟被她一个年方妙龄的小女子杀得节节败退,守在宫门口的那几名庆王武士一见立即抢上来助阵。

  冬儿虽ri夜期盼回归中土,但是萧后对她着实不薄,两人名为君臣,这些时ri相处下来早已情同姐妹,眼见萧后被如虎似虎的叛军围在中间,冬儿如何能弃她而去独自逃生,她把皇上交给几名忠心耿耿的内侍,自地上拾起一口弯刀,便向战团中扑去。

  叛乱一起,雅公主惊呆了,一见变故迭生,罗克敌暗生jing兆,急忙一扯雅公主,把她拉到墙边,自己和铁头、弯刀小六呈三角形将她围在中间,静观其变。那些武士只寻佩着兵刃的人厮杀,见他们乖乖站在那儿,服饰又不似军伍中人,还道是逃到城门下避难的皇族,匆忙之中无人来理会他们。

  罗克敌机jing地观察着四周动静,管他们谁杀谁,反正是狗咬狗一嘴毛,他站在门洞下始终不动。可是待见皇上下楼,罗冬儿持刀杀人战团,她那纤纤柳腰细得几乎迎风yu折,站在那些虎背熊腰的谋反武士中间看着就叫人心惊肉跳,罗克敌大惊,大叫一声,便发力向她奔去。

  他这一走,被三人紧紧困在中间尚不知外面具体情形的耶律雅便看见了皇兄、皇嫂,一见叛贼已把兄嫂围住,耶律雅尖叫一声,也向他们奔去,弯刀小六和铁头对视一眼,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便随在雅公主之后抢去。

  罗冬儿天姿聪颖,有学武的天份,在萧后、耶律休哥和大内侍卫的指教之下,她的骑she功夫已十分高明,可是步战本事却不甚高,尤其是她是女子,体力先天弱于男子,又没有萧绰那样泥鳅一般灵活诡异的身手,拿的又是她不擅长的弯刀,所以杀入战团片刻,只格架了几招,掌中刀便被一个使镗的武士大力磕飞,那武士狞笑一声,镗尖便向冬儿劈胸刺来,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鼠辈敢尔!”罗克敌大喝一声,抬腿一踢,将地上一杆丈八大枪踢了起来,大枪夭矫如龙,呼啸地一声飞了过去,“噗”地贯入那人胸口,一尺半锋利的枪尖全部贯入那人胸口。那人凶睛怒瞪,喉间咯咯直响,手中混铁镗呛啷落地,人便仰面倒下。

  罗克敌飞身跃到冬儿前面,一把抓住鹅卵粗的枪杆儿往上一扯,那人胸口一个骇人的血洞,鲜血喷涌,溅了罗克敌一身,罗克敌把大枪一抖,厉喝道:“冬儿,退下!”

  耶律雅和弯刀小六、铁头也各捡了一把兵刃扑来,冬儿并不退却,急急拾起一件灵巧些的兵器,叫道:“四哥来的正好,快快救下皇后。”

  本来萧后一人独木难支,已难护住皇上周全,那几名庆王侍卫杀得皇帝身边只剩下两个内侍,扶着皇帝东奔西走,眼看就要毙命当场,罗克敌武力不凡,一人对付七八个契丹武士不在话下,而铁头和弯刀小六是街巷里打混战熬出来的市井英雄,最擅长打这种烂仗,这几员生力军的加入,登时改变了敌我双方的实力,那些庆王武士一时竟奈何不了他们。

  这时城头上的忠心皇族因为受人偷袭,纵然不死也大多身上带伤,抵挡不住如狼似虎的叛逆人马,双方且战且下,已自五凤楼上杀了下来,庆王拎着血淋淋的钢刀大喝道:“皇上已死,速战速决!”

  四下里立即应声鼓噪起来,耶律贤此时气se甚差,但是尚未晕厥,他知道庆王此举意在扰乱军心,有心站出来稳定军心,奈何他本来体弱,此刻又中了箭,虽说他身穿暗甲,箭头被锁子甲锁住,未曾入肉太深,可是箭头上是淬了毒的,他又不曾向耶律休哥那样以血洗毒,此刻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如何出言反驳。

  近处的人看得见他,自然知道皇帝仍然活在,可是远处正在混战的武士们却不知就里,人心顿时慌乱起来。耶律休哥浑身浴血,举着大刀从阶上扑下,大喝道:“皇上仍在,休听叛贼蛊惑军心。逆臣谋反,宫卫军顷刻便到,反贼必束手就缚,众勇士速速护驾。”

  双方一面大打攻心战,手底下也是毫不松懈,庆王心中大急,他千算万算,就连五凤楼城上城下的侍卫人数和站位都计算的十分准确,唯独没有算到罗克敌、弯刀小六和铁头这三个变数,以致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出现了变故。

  如果他不能迅速夺取皇上的人头,就无法瓦解宫卫军的死战之心,那样的话唯有执行第二方案,尽快脱离战场,逃出上京,调集秘密潜赴上京外围正蓄势以待的族帐军围住上京,静候耶律贤死活再做定夺。

  所以庆王忧心如焚,身先士卒奋勇搏杀,萧绰得了罗克敌四人的相助,趁机逃回皇帝身边,护着他向宫门方向且战且退,冬儿自然紧紧跟随。罗克敌本无心插手敌国内乱,全为自己堂妹这才出手,她往哪儿去罗克敌自然跟随。

  有他几人护卫着,那些庆王勇士虽然竭力死战仍是招架不住,眼看到了宫门,萧绰弃了掌中剑,一把挟住耶律贤的腰,把他拖进宫门,大叫道:“封锁宫门!封锁宫门!”

  庆王目眦yu裂,大吼道:“万万不可让他们逃进去!”说着奋不顾身抢上前来。

  宫门内,两个内侍、再加上冬儿、耶律雅,以及慌慌张张蹲在不远处,听见萧后吩咐这才壮着胆赶来的几名宫人合力将两扇沉重的宫门缓缓闭拢,冬儿和耶律雅在门内大叫:“四哥,快进来。”

  罗克敌此时已被疯魔一般的庆王缠住,手上只要一慢,怕是就要被钢刀断为两截,那里还能抽身后退半步,罗冬儿急了,把牙根一咬就要再冲出宫门,却被雅公主一把抱住,萧绰断喝道:“封门!”

  “轰隆”一声,宫门紧紧闭拢,映入耶律雅和罗冬儿眼中的最后一幕,是罗克敌手持长枪大杀四方的英姿。

  两根沉重的门闸一压上去,萧绰立即吩咐道:“把皇上放下!”

  她匆匆撕开皇上的外衣,只见箭簇被锁子甲紧紧锁住,这时心惊手软,竟然拔不下来,萧绰也顾不得这时滴水如冰的严寒天气,立即连皇上的暗甲连着箭一起脱下,只见耶律贤左胸口高高贲起一块,颜se乌青,中间一个箭洞,竟无鲜血流出。

  萧绰倒抽一口冷气,也不知毒气是否已经攻心,立即自腰间拔出小刀,在耶律贤胸口划了一刀,便俯唇相就吮起毒血来……宫门一关,庆王便知大势已去,当机立断,急喝道:“退,某等出城!”

  众叛党得令,如chao水一般向宫城外涌去,冬季严寒,地上有一汪鲜血已经结了冰碴,庆王不曾注意,脚下一滑,手中弯刀失了准头,罗克敌一枪如毒蟒穿心,便往他的胸口刺来。

  庆王众亲信一见吓得亡魂直冒,奋不顾身地往他身边扑去,同时大叫道:“王爷小心!”

  “王爷?”

  罗克敌心中打了个突,目中忽地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诡异神se,他脚下一滑,本来势在必得的一枪忽然也失了准头,他左膝一屈,勉强站住,沉腕压枪,只听“噗”地一声,锋利的枪尖便刺进了庆王的肩头。

  庆王大叫一声,踉跄退了几步,被几名心腹挟持着脚不沾地的向五凤楼外跑去。五凤楼外一片混乱,赏灯的皇族、贵族东奔西跑,戍守的枪兵像一群没头苍蝇,又有二十多名骑士赶着百余匹健马,在五凤楼门前往返疾驰,但见有士兵阻路,迎面便是一刀。

  庆王等人匆匆赶到楼前,一声唿哨,纷纷翻身上马,撇下苦战断后的敢死之士看也不看,便沿御街呼啸而去,蹄声如雷,震动天地……※※※※※※※※※※※※※※※※※※※※※※※※※※※“把船拖过来,拖过来!”

  焦海涛站在岸边跳着脚儿的喊,皇甫继勋、耶律文等人站在一旁神情各异,李煜在大队官兵的保护下站在江南书院门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来来回回地走着,等着消息回报,失魂落魄的折子渝站在岸边及膝的浅水里,反而没人去注意她了。

  那具冒着烟的画舫残骸被拖到岸边,几名士兵立即跳上船去试图搬动垮塌的焦黑se木头,那些木头还在冒着青烟,浇了几桶水上去,温度一时也降不下来,这样的情形下,如果说废墟下还有活人,那真是见鬼了。

  焦寺丞却不死心,在他催促之下,那些士兵倒转了枪头,用枪杆儿掘撬起来,折腾了好半天,五具焦黑的尸体被搬到岸上,尸体烧得就像一截截烧得乌黑的木桩,男女老幼都看不出来了,哪里还能分辨是谁。

  折子渝站在不远处,明知那死尸中就有一具是杨浩的尸体,可她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她一直很坚强,自幼生于将门世家,在西北诸族连年征战中见惯了死亡,也漠然了死亡,面前便是横尸百万,她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他就是他,天地之间只有一个他,子渝无法接受刚才还好端端的他,有说有笑的他,一个活生生的他,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一截焦黑的尸体,她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滚落下来,落入秦淮河水。

  “这是大人,这个就是大人。”

  在灯笼火把的聚照之下,焦寺丞的目光忽然落在其中一具尸体上,大叫起来,那声音都有些走调了,在静悄悄的码头上,显得异常凄厉。

  皇甫继勋紧张地蹲下来,捂着嘴子道:“这真的是杨左使,事关重大,焦寺丞可要看清楚呀。”

  焦海涛激动的浑身哆嗦:“不会错,这是杨左使,这串佛珠,杨大人的这串佛珠我看见过,这是有佛门七宝制成,金、银、琉璃、娑婆致迦、美玉、赤珠、琥珀,组成,上镌佛界三宝佛、法、僧,你看,你看这金银还不曾烧去,那上面镌刻的佛像……”

  皇甫继勋定睛望去,见那念珠以金银五金丝线串起,金、银、赤珠等还没有烧去,那金珠烧得黄灿灿的,上面的佛像清晰可辨。皇甫继勋眉头一皱,慢慢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便向江南书院门前走去。

  耶律文唇角向上一勾,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封锁全城,封锁全城,不……不不……江南一十九州水路各道,全部封锁,务必要把凶手缉拿归案,倾我全城之兵、倾我举国之力,一定要给孤把凶手抓住!”

  李煜气极败坏地咆哮:“宋国使节死在孤的眼前,你让孤怎么向赵官家交待?蠢物,呆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快去!”

  “是是是!”皇甫继勋忙不迭答应着,仓惶退了开去,随着一阵发号施令声,一队队官兵开始向四处散去。

  李煜安静下来,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来啊,置几具上好的棺椁,暂把杨左使及其亲眷、从属的尸体收敛。摆驾回宫,速召徐铉、陈乔等人进宫见驾……”

  尸体被装敛抬走了,码头上渐渐冷清。两岸灯火依旧,却再无半个游人,渐渐的,一些彩灯烛火燃尽,次第而灭,一片凋零。折子渝独自坐在岸边石阶上,面对着秦淮河水,身影仿佛与那夜se融为了一体。

  她轻轻抚摸着手中黑金刚石的耳环,黑金刚石在夜se中完全消失了形状,只有宝石上一对佛眼在依稀的灯光下闪烁着神秘迷离的光芒,幽幽的声音如泣如诉:“你个冤家,就没一次肯遂了我的意。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面前,又稀里糊涂的离去,除了伤我的心,就是拆我的台,我上辈子欠了你的么……”

  “你不是会算么,算天下大事,算帝王将相,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怎么就算不出你自己命中的大劫?你以为算得出天机,还不是枉送了xing命。”

  折子渝凄然一笑:“我不会算,我只会做,你算不出的,我做得出,你事事想要顺应天命,结果却葬送了自己的xing命,我这只做不说的,能不能逆天改命?你回答我,好不好?你话那么多,现在为什么一句也不说?”

  哽咽的声音就像那潺潺的流水,泪滴落入水中,溅起一圈圈涟漪。她忽地跳了起来,向着河水声嘶力竭地大叫:“我现在要去杀人啦,我要找出凶手,灭他满门,你怎么不阻止我了,你为什么不阻止我了?”

  夜,静悄悄的,回答她的,只有潺潺的流水声,呜呜咽咽,就像秦淮河的哭声……※※※※※※※※※※※※※※※※※※※※※※※※※※※※次ri一早,天seyin沉沉的,细雨绵绵不绝。

  江南的冬天最怕下雨,元宵节前后的雨总是带着种yin冷chao湿的感觉,丝丝雨雾恼得人头疼,一至夜来雨停,肯定一地冰花,次ri一早,人人都得低头走路,小心翼翼,生怕跌跤,而且chao寒之气更是无孔不入,叫人烦燥难安。

  可是这样的天气并不能影响耶律文的心情,他的心情很愉快,他觉得这几天的运气着实不错,大到宋国使节杨浩之死,小到他的禁脔丁承业安全逃回馆驿。丁承业大腿上中了一剑,还好,没有伤了他那满月般圆润的臀部,不致影响了耶律大人宠幸美人儿时的观感。

  耶律文亲自为丁承业上药包扎、好言安抚了一番,又用酥油马nai涂满他的臀部做了番ri常保养,随即便笑吟吟地换上外出的衣裳准备入宫。

  昨夜的混乱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他的人马,似乎另有一路人马也在向杨浩下手,而且这一路人马也是契丹人。不,准确地说,不是两路人马,而是三路,刺杀丁承业的分明只有一个人,问起丁承业时,他吱吱唔唔的也说不清那刺客的来历身份,不过这些小节都无所谓了,杨浩死了,结果是很令人满意的,这就成了。

  车轮辘辘,辗在石头路上吱吱嘎嘎就像音乐般动听。

  掀开窗帘儿一看,chao冷的雨雾扑面而来,街上行人寥寥,这风景真是如诗如画。

  心情大好的耶律文眼中的一切,如今都是非常美好的。

  最迟后天,他的神鹰应该就会带来上京的消息了。未曾举事时耶律文心头不乏紧张,可是当事情已经发生之后,所有的紧张和莫名的恐惧一下子都消失了,现在担心已经没有用处,他只需要去坦然面对就成了。

  何况,父王的计划成功的把握非常大,即便不能一举擒获帝后,只要逃出上京城,就可以据族帐军与宫卫军对峙,他这边顺利杀掉了宋国使节,只要激得宋国北伐,那么……,耶律文深深吸了口气,慢慢挺起了胸膛……“国主,契丹使节求见。”

  “耶律文?他来做什么?请他进来吧。”李煜满眼血丝地抬起头来,昨夜与亲信大臣商讨了一夜,直至天se微明几位近臣才离宫,李煜小睡了不足两个时辰,正为如何圆满解决宋国使节遇刺之事烦恼,不想契丹使节又来聒噪,偏偏这也是个得罪不得的。

  耶律文昂首挺胸步入殿堂,看见李煜模样,不禁微微一笑,拱手施礼道:“国主还为宋国使节之事烦恼么?”

  李煜叹道:“宋国使节在孤眼皮底下受人行刺,凶手逃之夭夭,孤如何能向宋庭交待,岂能无忧耶?”

  耶律文大笑:“国主何必烦忧,要找凶手,有甚么难处?”

  李煜大喜,攸然站起,探出半个身子问道:“耶律使者知道那凶手下落?他们在何处,还请耶律使者速速告知,孤立即派人去捉。”

  耶律文微微一笑,说道:“凶手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李煜一呆,拂然变se道:“耶律使者何必戏弄于孤。”

  “外臣岂敢,刺杀宋使的,就是在下。若非本人,谁人有这泼天的胆子,敢向宋使行刺?”

  李煜呆呆站了片刻,怔怔地道:“你……你……竟是你刺杀了宋使,这可如何是好,孤该如何是好?”

  耶律文冷笑道:“某可为国主指点一条明路,不知国主有没有兴趣听听?”

  李煜迟疑问道:“请耶律使者直言。”

  耶律文道:“某为国主指点的这条明路,若是国主肯答应的话,那么谋杀宋使之罪,耶律文愿一力承担,解你眼前危难。同时,江南一隅之地,饱受宋室欺凌,荆湖、西蜀、南汉前车之鉴,唐国早晚也难免重蹈覆辙,而我……却可以解除你这心腹大患,让你唐国版图扩张三倍不止,不知国主意下如何?”

  李煜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吃地道:“你……你说甚么?这怎么可能!”

  耶律文夷然一笑:“怎么便不可能?”

  他把上京谋反,联手攻宋的大计合盘托出,说道:“眼下,我们可以先签订盟约却秘而不宣,盟约只要一定,本使立即自承凶手。我乃他国使节,受唐国之邀而来,杀的是另一国的使节,唐虽宋国藩属,却非宋国直属,按礼,本不能羁押外臣,宋国如何治你的罪?到时国主只须修书一封,将事情源源本本奉告宋国,接下来就是我契丹与宋国之间的事了。”

  李煜嚅嚅地道:“宋国……宋国会这样善罢甘休么?”

  耶律文不屑地冷笑道:“就算不肯善罢甘休,那也是与我契丹一战之后的事了。杀人者,契丹使节,难道宋国还能干出放着正主儿不管,偏来向唐国耀武扬威的事来?如此欺软怕硬、贻笑天下的君主,古来无一。

  国主,宋国野心勃勃,yu成中原霸主,受我契丹如此挑衅,天下人都在睁大眼睛看着,宋国若不兴兵讨伐,必将颜面无存。然而,只要他们挥军北伐,我契丹之乱便会迎刃而解,某便会顺利登上皇位。到那时,某将亲率契丹虎狼之骑断宋国远征大军退路,把他们尽数葬送于我契丹境内。

  这时候,我们的盟约方才生效,国主可趁机倾江南雄兵直捣宋国腹心,咱们南北夹击,灭掉大宋,到时候以长江为界,长江以南国土,尽数归于唐国,长江以北,尽数归于我国,你我两国划江而治,永结兄弟之好,这就是第二条路了。国主怎样抉择?”

  李煜一屁股坐回椅上,脸se灰败,半晌作声不得。

  耶律文微微一笑,缓缓逼近案前,沉声说道:“江南可以静观其变,直至塞北大局已定方才履行盟约。如果我北国不能尽歼宋敌,宋国不想两面受敌,对宋使死于唐国之事便也只能息事宁人,对国主予以安抚。

  若我北国首战功成,歼灭宋国jing锐,国主便可趁势发兵,南北合击,一举除此枭雄,从此唐国不必再向宋国乞怜苟安,又可开疆拓土,坐拥万里江山,这条路,可谓进可攻退可守,何须顾虑重重?

  国主啊,贵国先主、中主皆叱咤风云之一世英主,国主如今坐拥江南,麾下数十万虎贲,难道就不想仿效先辈,建功立业、开疆拓土,成一世英雄么?”

  李煜慢慢抬起头来,脸上没有激昂的斗志,却有一种被逼到绝境、不得不奋力一跳的困兽模样,嘶声问道:“你……你要孤怎样?”

  耶律文笑得就像一个诱良为娼的恶棍,从怀中摸出一份早已写好的盟约条款,缓缓放到御案上,往李煜面前一推,柔声说道:“国主不妨先看一看,如果没有其他意见,就请用玺加印吧……”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赛事规则  华宇娱乐  伟德女性健康  足球作文  雅星娱乐  uedbet  必发365战魂  am  365在线  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