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0章 围城
  凭心而论,杜真的确是一员猛将,然而若论勇猛,唐军绝非宋军可比,再加上兵力相差过于悬殊,一钻进包围圈,他的人马就立即陷入苦战,遭到了宋军一边倒的屠杀。

  杜真并没有马上突围,尽管以宋军的凶猛,他即便立即突围也未必成功,但他连这种尝试都没有做,因为他要为郑彦华那一路兵马尽量争取时间,哪怕为此全军覆没,只要主帅郑彦华能毁了宋人的浮桥也是值得的。浮桥一毁,宋人再想搜罗所需物资重新建桥,又需几ri时光,几天的宝贵时间,只要唐军抓住战机,集中各路人马打一个漂亮的歼击战,就能把这支入侵之寇予以消灭。

  而这打算,他们甚至来不及报知金陵,今ri果断应战,奇袭浮桥,是郑彦华与他个人的计议,他们的使命,只是像飞蛾扑火一般,毁去浮桥也就完成了他们的使命,至于朝廷能否抓住这个难得的战机,自有朝廷上的文武官员去判断,或许,他们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仍然龟缩于城池之中被动地等待,但那已经不是他能cao心的事了,他是唐人,是一名唐将,他尽到了自己的本份,死亦无憾。

  决心以死赴国难的杜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诱饵,眼见受到宋军主力的包围不惊反喜,他指挥所部一边抵抗一边向人数稍少的赵光义一方移动,做出试图突围的姿态,紧紧牵引住宋军主力,为主帅郑彦华争取着宝贵的时间。

  郑彦华的战舰还未驶到浮桥处,迎面便遭受了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洗礼,每艘战舰上都密密麻麻插满了箭矢,尚未交锋便折了一chengren马,随即数十条火船便封锁了大江江面,肆无忌惮地向他的战舰群扑来。

  “宋军早已有备!”

  郑彦华大吃一惊,随即桅杆高处的瞭望台上又传来兵士的惊呼:“慈湖以西发现大股宋军,杜真将军已陷入重重包围。”

  郑彦华的脸se变了,奇袭、奇袭,攻其无备才叫奇袭,想不到这声东击西之计竟然如此轻易地被宋军看破,看这架势,宋军早已预料到他的到来,他还能得手吗?

  满心希望自己以奇军奏奇效,立不世之奇功的郑节度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当看见火船之后驾驶着缴获的唐军巨舰的宋人在殷殷如雷的战鼓声中向他逼近时,郑大将军果断地做出了决定:“撤!”

  一矢未发,丢下以xing命为诱饵的袍泽兄弟,纵横大江惯于水战的郑将军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以迅捷无比的速度,在宋军面前展示了他的水军是如何的训练有素,cao舟技巧是如何的高超,在两军交战之前,他们逃之夭夭了。

  杨浩和尧留硬着头皮指挥着那些经过匆匆训练,略知cao舟之术的禁军战士,一半借助于长江水力的自然流动,慢吞吞地向来敌靠近,由于船速慢,有劲儿没处使的士兵们只好把两膀之力都用在战鼓上,把一面面巨大的战鼓擂得山响,然后他们就看到来敌在他们面前以极jing湛的cao舟之术露了一手漂亮的原地转身技巧,然后便飞快地逃了,快得他们想追都追不上。

  这样的军队,焉能不败!

  杨浩暗自慨叹,他现在已经明白,在他这只小蝴蝶的扇动下,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这些改变已足以影响历史的许多大事,但是有些东西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改变的,军事实力、政局、吏治、人xing……唐军多年积弊,再摊上一个只懂得吟风弄月的国主,在宋人面前,他们根本没有抵抗之力,就算是像林虎子那样的将领仍然活着,也只不过多拖延些时ri,让唐国多苟延残喘几ri,没人扶得起李煜这个连阿斗都不如的货se,神仙都无能为力。

  杜真浑身浴血地杀到高处,遥望采石矶方向,看到高高的帆樯移动的方向,已经明白奇袭计划失败了,郑帅的人马撤得如此之快,恐怕……恐怕他们根本不曾与宋军认真地交过手,他成了一枚无用的弃卒,所有的一切都是白白牺牲。

  杜真悲愤莫名,如今情形,他是报国无门,只能为誓死追随的部属谋一条生路了,杜真率领亲兵卫队杀向堵住退路的赵光义,为他的袍泽兄弟争取着活路,他用血肉撕开一道口子,喝令所部立即突围,自己则率领亲兵卫队向左右绞杀,确保豁口不会被宋军再硬生生堵上。

  赵光义分兵一半让杨浩带走,结果竟在杜真的拼死搏杀下被他打开了一道豁口,不由得又惊又怒,赵光义再也按捺不住,亲自披甲杀进了战团,使一条镔铁棍,一路向杜真冲去,身旁亲兵恐他有失,紧紧护在他的身旁,赵光义一条镔铁棍势力雄浑,一路趟杀过来,真个是碰着死、挨着亡,无人是他一敌之合。

  杜真血染战袍,手中一杆枪杀得力竭,鲜血都糊住了枪缨,正竭力抵挡着宋军汹涌如浪的攻击,赵光义到了,大吼一声,手中一根镔铁棍一招力劈华山便向杜真劈开。

  杜真还未看清来者是谁,便听霹雳般一声大喝,迎头一棍带着凌厉的风声劈来,杜真立即两膀较力,横枪一挡:“开!”

  就听“铿”地一声,枪棍相交,长枪微微一弯,又复弹直,杜真双臂发颤、虎口发麻,不由暗暗吃惊:“这人是谁,好霸道的棍子。”

  那棍弹开,使棍的黑面披甲大汉棍随身转,原地一个腾闪,借势又是一棍劈下,根本不给他喘息之机,杜真前后左右都是人,yu待腾挪也不可能,大枪更来不及顺回来挑刺来敌,情急之下只得横枪再挡。

  “嗨!”一棍挡开,第三棍又到了,只听“喀嚓”一声,杜真手中的大枪再挡不住那镔铁棍风一般的劈挂之力,枪断,鹅卵粗的镔铁棍端带着殷殷风雷之声砸在杜真的额头,红白之物飞溅,赵光义这一棍几乎一直砸进腔子里去。

  赵光义收棍,看着已逃出重围正落荒而逃的一股唐军,杀气腾腾地道:“以五万杀一万,还要让他们突出重围,那本王颜面何存?追!”

  ※※※※※※※※※※※※※※※※※※※※※※※※※杨浩收拾了采石矶的局面,嘱咐守将沿江上下放出哨卫远至三十里外,这才挥兵来助赵光义,待他赶到,赵光义已亲率大军一路追杀下去了,后续部队正在打扫战场,杨浩问明经过,立即循着赵光义的去向追了下去。

  唐军逃兵慌不择路,逃向了就近的当涂城,当涂是一座小城,又无大军拱卫,待他们逃到当涂,眼见追兵锲而不舍,这座小城根本抵挡不住,只得穿城而过继续逃命,宋军一哄入城,开始烧杀抢掠起来。

  待杨浩赶到时,只见城中处处火起,jianyin者、掳掠者、肆意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者比比皆是,杀红了眼的士兵甚至连寺院也不放过。虽说宋人信佛者也众,但是不信神佛的也大有人在,当初柴世宗‘灭佛’,奉命捣毁佛像,驱僧还俗的军士如今许多已在军中做了下级军官,他们是不敬神明的,有他们带头,那些临危携细软逃进寺庙,把寺庙当做保护神的百姓也都被劫掠一空,若见有姿se出众的女子,便在佛堂之上也有施暴者。

  杨浩又惊又怒,眼见兵士如匪,散落各处,yu待制止也是有心无力,只得怒火满腔去寻赵光义。

  待他见到赵光义,立即愤然禀道:“千岁,我宋国王师侥江南,讨伐者乃是唐主,这些百姓,不ri都将是我宋国子民,怎么可以纵兵如匪,肆意jianyin掳掠。”

  赵光义不以为然,微笑道:“本王早与三军有约,若三军勇猛向前,但得一城,可任其掳掠,如今我军破采石矶、灭杜真所部,人人奋勇向前,悍不畏死,理当犒赏,本王岂能失信于三军?”

  “千岁,吊伐唐国,百姓无辜,眼看他们受此无妄兵灾,千岁就忍得下心么?”

  赵光义哈哈一笑,道:“慈不掌兵,义不理财。杨左使岂可怀妇人之仁?你妻妾惨死于唐国,难道就不恨唐人狡诈,怎么反替他们请命来了?”

  杨浩一窒,拱手道:“杨浩有恨,也不想罪及无辜,千岁,若是纵兵如匪,失却江南民心,江南军民难保不会重蹈蜀人覆辙。破城安民,军纪严明,方能招揽民心呐。”

  赵光义纵容所部,既为激励三军誓死效命,也是有意自污,在掌握军权的同时,为自己的战功染些瑕疵,所作所为本有目的,这是他在长江西岸就已暗自决定的,杨浩的劝告自然不放在心上。

  不过他现在对杨浩越来越是倚重,识破唐人声东击西计的更是杨浩,他也不想太过己甚,如今目的已然达到,他便顺水推舟地笑道:“若非城中未遇抵抗,本王还要下令屠城呢,杨左使宅心仁厚,却不是适宜带兵的人啊,罢了,本王看你面子,收兵便是。”

  宋军虽然烧杀抢掠时一如土匪,但是毕竟是军纪严明的军队,鸣金声起便纷纷归队,杨浩带人扑灭城中各处火势,然后便带着亲兵往自己曾经住过的所在去探看了一番,见壁宿与水月小师太已不在那里,这才放心。

  牵着马一路往回走,看到处处破败,战火硝烟,杨浩心中愤懑,却也无可奈何。战乱一起,遭殃的总是百姓,所谓秋毫无犯的仁义之师,只存在于官方的史书神话中。即便以岳飞之孙岳珂所叙为蓝本塑造出来的岳家军的撼天战功和钢铁军纪,简直就是仁义之师的最佳注解,事实上也要打个七七八八的折扣。

  所谓秋毫无犯的王者之师,与其他军队的区别只是造的孽多与少罢了,那时所矜夸的秋毫无犯,还时常是指对自己治下的百姓而言的,他们对敌国领土上的百姓倒底如何可想而知。杨浩默默地行于街头,喟然一叹:“有朝一ri我为统兵之帅时也会造成许多人流离失所么?”

  “不过,统帅的意旨,对战时的破坏、战后的重建,总有重大影响。所谓不破不立,战争机器掌握在我的手里,总比掌握在李氏手中要少造许多杀孽。既然不能拒绝这历史使命,我就尝试着去接受它。

  这一趟江南之战,是我统兵之前一次难得的淬练,也许不久之后,我就要亲自披桂上阵,挎雕弓、骑骏马,在西北大地上燃起狼烟。或者,我会成为一个失败者,或者,会成为西北的主宰。一身功过,后人评说,历史,将会怎样书写我的名字呢?”

  ※※※※※※※※※※※※※※※※※※※※※※※※※“此战之后,我将名垂青史了!”

  赵光义勒马持缰,志得意满地看着一河之隔的对岸。

  战局毫无悬念地朝着对宋军有利的方向发展着,黄州兵马都监武宁谦等人陆续渡过长江,攻占樊山寨;行营左厢战棹都监田钦祚率军破溧水,击败南唐军万余人,杀其都统李雄。而赵光义则亲率主力赶赴金陵,一直不紧不慢地随在其后的曹彬适时赶到,与赵光义汇合。

  李煜匆忙调集水陆军队十余万人前依秦淮河、背靠江宁城列阵防守,是的,防守,仍然是防守。

  赵光义意气风发,面对着一个把自己划定在一个圈子里不肯越雷池一步的对手,这仗真是打得快意无比。

  赵光义策马站在河畔,身旁甲士林立,身后是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的军队。对岸,唐军严阵以待,一个个方阵正在前军之后进行调动,仿佛流动的潜流。双方数十万军队,却是鸦雀无声,只有震颤大地的脚步声,仿佛鼓声一般让他们的心弦颤动,压抑的气氛在宋军马军、步军和水师之间流动着,在一河之隔的两岸大军心中流动着。

  杨浩骑在马上,默默地看着这凝重的对峙局面。曾经,他见过一次数十万大军对峙如山岳的局面,那一次,双方也是剑拔弩张,统帅三军的是一帝一后,如今在他身边的,或许……会是宋国的下一任皇帝,而对岸的唐皇,仍躲在金陵城的深宫大院里没有露面,然而这一次的紧张气氛尤胜于子午谷前那一次,因为这是卫国与灭国的关键一战。

  那一次,他是一个过客;这一次,他是一个看客;下一次呢?

  赵光义凝视着对岸严阵以待的唐军,心中热血沸腾,灭一国、擒一君,不世之功唾手可得,做百年府尹,不及做一ri大帅,今ri之后,他将永载史册了!

  曹彬和李汉琼正一左一右,调动水师,尤如一对虎钳,牢牢地钳住唐军,待他们撼动唐军阵势,赵光义就可以发动总攻,一举摧毁这十万大军了。但是,赵光义并不喜欢这种打法,今ri,万众瞩目,他是三军统帅,理应一马当先,岂能被别人抢了光彩?

  他慢慢扬起了马鞭,三军屏息看着主帅的动作,赵光义策马一鞭,叱喝一声:“全军,进攻!”突然向前一冲,战马跃进了河水。

  左右虎贲先是一呆,随即纷纷策马前冲,叱喝着扑进河里,在这寒冷的冬季涉水进攻,上下游正在调动的水师一见主帅抢先发动,顾不得再摆出最有利的进攻阵型,立即投入战斗。赵光义先声夺人,震惊了唐国三军,他们惊慌失措,仓促发动反扑。

  金陵保卫战,打响了。

  这一战到底是怎么赢的,身在局中的人是无法看的清楚的,杨浩只是被动地随在赵光义身边,跃马,过河,径扑敌阵,用他的剑斩杀迎面而来的敌人,随着手持镔铁棍,杀神一般闯来闯去亲自杀敌的赵光义在敌营中后冲直撞,在杀声中厮杀,杀得汗透重甲,直到在巨浪澎湃似的杀声中听到一声不协调的呐喊:“北人强劲,不可力敌,速退,据城而守!”

  这一声喊就像瘟疫一般,唐军立即兵败如山倒,宋军被他们裹挟着,边追边杀,唐军在抛下无数死尸之后,残兵退回城里,于是……宋军胜了。

  皇甫继勋也不明白唐军是怎么败的,他丢盔卸甲地逃回城去,灌了一大碗水,惊魂未定地坐在椅上,魂儿这才回到身上。他官至神卫统军都指挥使,是唐国有数的大将,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声势如此浩大的仗,万马千军中,每一个浪chao汹涌,都是无数的生命消失,就像一丛浪花的消逝。

  他在亲兵拱卫下拼命地厮杀,眼中看到的似乎全是宋军的身影,耳中听到的似乎全是宋军的呐喊声,终于,他觉得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再打下去拱卫金陵的这支武装就得全部耗光,他一定得为朝廷做点什么,于是他便喊出了自己的口头禅:“北人强劲,不可力敌……”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唐军果然败了不是?

  ※※※※※※※※※※※※※※※※※※※※※※※※※※北风带着恼人的寒chao笼罩了夜se下的整个金陵城。

  李煜的宫殿里,内侍、宫人脚步匆匆,神se都有些不安,十万大军一朝溃败的消息他们已经听说了,李煜呆呆地坐在御座上,寒气从心底传到了指尖。

  十余万大军背城一战,就落得这样的结果,他如何不心寒?监军死在战场上了,李煜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十几万大军怎么说败就败了,难道真是天要亡我么?否则,十几万大军怎会败得这么痛快?神通广大的小师傅为何会不告而别?

  李煜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陛下,陈乔、徐铉求见。”

  “快请,快请。”李煜如同溺水之人,现在哪怕有一个人来为他出谋画策,他也要紧紧抓住。

  陈乔一见李煜,便愤怒地道:“陛下,今ri我军惨败,全因神卫军都指挥皇甫继勋临阵脱逃,以致三军士气大挫,陛下不斩此人以正国法,三军斗志焕散,再不可用了。”

  李煜吃惊地道:“什么?皇甫继勋?皇甫继勋忠良之后,怎么会……怎么会……”

  陈乔痛心地跺脚道:“陛下,皇甫继勋若有乃父一半忠勇,我十余万大军背城一战,也不致在宋军一攻之下溃不成军!”

  陈乔把皇甫继勋临阵脱逃,还高呼“北人强劲、不可力敌”的经过复述了一遍,又道:“此乃神卫军指挥使郑不凡向臣说明的,当时他就在皇甫继勋左近,皇甫继勋此言既出,带头逃跑,三军再无斗志,这才一败涂地。

  郑将军还说,皇甫继勋一向畏惧宋军,常言宋人不可敌之,每听我军战败消息传来,便得意洋洋对左右言道:‘北人强劲,非我唐人所能敌,如今如何?被我不言幸中吧?’他是神卫军都指挥使,主将畏敌如虎,未战先自言败,我军如何不败?

  今ri战败,郑将军去见皇甫继勋,说宋军新胜,兵骄将傲,必疏于防备,可募敢死之士夜袭敌营,不料皇甫继勋闻之胆怯,反对郑将军呵斥一番,郑将军稍有辩驳,他便恼羞成怒,斥责郑不凡扰乱军心,令亲兵将他绑起,鞭笞了一顿,郑将军悲愤莫名,这才向臣举报,否则……臣和陛下一样,还被这皇甫继勋蒙在鼓里。”

  李煜一听气得浑身发抖,怒不可遏地吼道:“来人,来人,速将皇甫继勋下狱待罪!马上把他下狱!”

  内侍匆匆跑去传旨,喊得声嘶力竭的李煜却颓然倒回座位,喃喃地道:“如今……宋军已兵困金陵,朕……朕该如何是好?”

  徐铉安慰道:“陛下,诸多州府尚在我朝廷治下,湖口十万水军还毫发无伤,事虽至此,未必不可为,陛下切不可气馁。”

  李煜张目道:“如今情形,朕能有何作为?”

  陈乔道:“臣与徐大人已计议了一番,臣以为,如今局面,陛下已铲除jian佞,可委一骁勇善战之良将代其职务,死守城池,兵士不足么,可将城中青壮尽皆组织起来守城;同时派人突围出去,搬湖口十万大军赴援;再下旨意,号召各州府县组勤王之师。内外合力,宋人之危未必不可解。”

  李煜绝望地道:“赵光义就在城下虎视耽耽,他岂肯容朕再做绸缪?”

  徐铉踱出一步,泰然说道:“臣愿为陛下使节,往宋营一行拖延时间。”

  ※※※※※※※※※※※※※※※※※※※※※※※※※※※※※以下未算字数:

  关于宋军围困金陵,史书中说宋军围金陵五个月,李煜还不知情,最后忽然兴起,到城头走走,这才发现宋军围城,于是大怒,斩知情不报的皇甫继勋。我觉得这一段情节太夸张了,完全经不起推敲,有点像是为了贬低李煜,有意黑他。

  整个金陵被围五个月,宫里头换防的侍卫、每ri出宫采买的太监无人知晓,无人说起吗?想要把消息传遍后宫太容易了。皇甫继勋如果有那么大的能量封锁住李煜身边所有的人,那李煜也没可能一道命令,把他说杀就杀了。

  况且,陈乔徐铉等这些比皇甫继勋官儿还大的忠臣并没人关着他们,也没人阻止他们见驾,他们突然全成了哑巴,就没一个去向李煜高说的?李煜的兄弟们、小周后的娘家人,住在皇宫之外的太子,这么多人,没一个跟李煜说的?

  调动十数万大军围追堵截宋军的总指挥是李煜,然后突然有五个月的时间,李煜完全不知道宋军打到了哪里,他也不闻不问,这怎么可能?皇甫继勋没有能力指挥外线军队,也控制不了朝中百官,他一直是个投降派的无能将军,却从来不是一个把持了唐国朝政的曹cao式人物,这个情节虽载于史,我觉得漏洞百出,所以不予采用。

  金陵被围,李煜应该是自始至终了如明镜的,况且,冬儿还在遥远的北方翘首期盼:等不得也,哥哥~~~,哪儿能在江南耗费太多时光呢,所以,浩哥哥一煽小翅膀,围城,就不用五个月了,^_^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明升  澳门网投  188网  无极4  188即时  188即时  好彩客帝  am  天富平台  六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