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2章 樱桃落尽春归去

第12章 樱桃落尽春归去

  厮杀呐喊声越来越近,李煜坐在清凉殿中,身内身外真个清凉。

  南方的冬季本来就chao湿yin冷,因为金陵被困久矣,宫中储炭不足,不能再燃火盆取暖,空旷的大殿中yin寒阵阵,看着仓惶来去的宫娥、内侍,就像一群群幽魂,李煜神情落寞,呆坐如泥雕木塑。

  大势去了,宋军来了,这一天,终究是没有拖过去……此前,杨浩已数次入金陵议和,与他商谈投降事宜。

  第一次来,杨浩劝他:“金陵乃六朝古都,殿宇楼阁、文化人物,俱是先人心血,这些存世瑰宝是否毁于战火,全在陛下一念之间。如今大军围城,事已不可为,何必苦苦挣扎?金陵数十万人口,多年来辛勤劳作,以民脂民膏奉养君上,今君上无力回护社稷,总该为这么些多年来奉养皇室的子民着想吧。”

  杨浩言辞肯切,反不如上一次宣抚江南时气焰嚣张,李煜听了不无触动,可是当时徐铉还未回来,他希望赵匡胤能够答应他称臣逊位的条件,保住祖宗江山。他仍抱着一线希望,于是婉言推拒了。

  杨浩第二次来时,宋军外线作战硕果累累,北线宋军先后占领了袁州、白鹭洲、江yin等州地。东路军的吴越王钱俶也消灭了赴援的唐军,攻克了常州。南线王明所部在武昌江州击败南唐军万余人,夺取战舰五百艘。

  在此情形下,如果李煜识时务,尽早缴出兵马,出城投降,败也败得漂亮,又或者干脆聚集三军,与宋决死一战,那这亡国之君却也算得轰轰烈烈。可是李煜既不打也不和,仍是老生常谈,拖延时ri,暗中却连下密旨,催促湖口守军赴金陵解围,藉徐铉争取的宝贵机会,做着最后的挣扎。

  然而,湖口十万大军,竟然顷刻间灰飞言灭。

  湖口守将朱令赟挥军十万,号称十五万,以巨舰、巨筏载大军北来,意yu冲断采石浮桥,直扑金陵城下,他们在皖口与宋军水师刘遇所部相遇了。

  双方一场大战立即展开,因长江冬季水浅,水面不宽,朱令赟的大军只能排成连绵十余里的一条长龙,虽占据人数优势,却难以施展,当时正刮东南风,朱令赟当机立断,马上鸣金收兵,向江中倾倒无数火油,点起大火,烈焰焚天,顷刻间便把宋军先锋八千余人,数百条战船吞没。

  不料就连老天也来戏弄唐国,大火刚起,风向突然变了,东南风变成了西北风,大火反向他自己烧来,朱令赟的战舰、巨筏拥塞了整条河道,想要挪闪都没有空隙,火势一起,一条船一条船地烧下去,十余里长的长江水面上顿时变成了一团烈火长城。

  对面的宋将刘遇看得目瞪口呆,就这时宋国大将王明又闻讯赶来,守住了长江两岸,但有跳水上岸的当头便是一刀剁回长江里去,朱令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痛心疾首之下,指天斥地痛骂天地不公,然后推开部将投火**了。

  金陵的唯一一支强援就此土崩瓦解,李煜听到消息的时候真是五内俱焚,此时,徐铉回来了,带来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徐铉带来了赵匡胤那句侵略者的名言:“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杨浩也随着徐铉第三次进城劝降。这一次,杨浩带来了宋军的最新战报,宋将丁德裕与吴越军统帅钱俶在润州败唐军五千,润州守将刘澄开城投降,金陵最后一道外延的门户被堵死,金陵已成一座孤城。

  李煜凄凄惶惶,走投无路,只得答应投降,愿意先使太子出质汴梁,谈妥投降细节之后献土投降。但是当夜,他却召集五千名敢死之士夜袭宋营,幻想着用一场奇袭扭转战局。

  可惜,在将领们的群策群力下,他选择的攻击地点没有错,正是从地理上来说最适合夜袭的北城宋营,然而他手下的将领们看得出此地最宜夜袭,戎马一生的赵匡胤又如何看不出来?赵官家早已亲自下旨,令赵光义严加戒备北城,北城宋营大军早已严势以待。

  一夜苦战,唐国的五千敢死之士无一肯退,被全歼于宋军营中,清晨打扫战场时,从许多尸体上发现多枚将帅级的符印,这支敢死队是唐国守军中的jing英战士,其中不乏将校亲自充当了敢死队,他们尽皆葬送于此,唐军中的基层骨干力量已是一战尽丧。

  这一来还触怒了赵光义,他命杨浩四入金陵城,这一次,带来的不是劝李煜投降议和的条件,而是赵光义的一纸战书!时间就在今夜,地点就在金陵,决一死战,再无回旋余地。

  是夜,宋军攻城,弹石如雨,箭矢如云,无数架云梯、飞钩、抛车、冲车、轩车和轒辒车……,把宽广的金陵城墙当了战场,城中有经验的中下级军官大多丧命在昨夜的偷袭战中,现在许多刚刚提拔上来的军官,带着匆匆抓来入伍,都不懂得怎么开弓用箭的白甲军,仓惶奔走在金陵城头。

  城池虽险,还需强兵来守,这样一支军队,如何能发挥金陵城池的险要用处?

  此刻,呐喊声这么近,宋军快要杀到宫墙下了吧?

  **********************************************************李煜痴痴地站起来,缓缓向外走,殿中太过yin冷,他穿的厚了些,本来略胖的身材便显得更加臃肿,罩在外面的那件明黄se龙袍也不能给他稍添几分jing神。

  殿下,聚了许多舞伎、宫娥、内侍,一个个脸se苍白,有人禁不住害怕,正在嘤嘤哭泣,李煜站住脚步,默然半晌,对他们说道:“城,保不住了。”

  此言一出,那些宫人俱都哭拜于地,号啕声震天,李煜强打jing神,含泪说道:“你们不必留在宫中与朕同归于尽。教坊乐舞诸伶,乃江南数十年风流才俊,聚之不易,你等立刻离宫,寻个僻静处暂且躲藏,不管这金陵以后姓李还是姓赵,权贵门庭总是少不了你们的。唉……,传旨,打开所有宫门,宫中财物,任其取用,去吧,去吧,你们都去吧,好自为之……”

  诸舞伎乐伶、宫人内侍哭着向李煜叩首谢恩,慌慌张张地逃去了。

  片刻功夫,又有一群人慌慌张张冲来,足足有数十人之多,李煜还以为那些乐伶舞伎们去而复返,愿与自己同生共死,心中不无感动,定睛一看,却是一些文武官员,看起来他们的官职并不很高,许多他都不甚熟悉,可是国难当头,还有这些忠良前来护驾,比起自己的心腹,向宋军开城投降的润州守将刘澄来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李煜的双眼不由湿润了。

  “诸位爱卿……”

  李煜颤抖着呼唤一声,两行热泪顺着脸颊已是滚滚而下。

  “陛下,大势去矣,臣等冒死前来,肯请陛下更换民装,尽携宝物,臣等愿掩护陛下混入百姓中逃生,江南一十九州,如今尚未尽落于宋人之手,若得时机,陛下未必不能东山再起呀。”

  李煜仔细看看,就这个官儿看着有些面熟,好象是鸿胪寺的一个堂官,和自己还是本家,也是姓李的。

  李煜问道:“爱卿是?”

  李听风忙道:“臣鸿胪寺堂官李听风。”

  李煜拉住他的手,黯然泣下道:“李爱卿,宋军把金陵围得水泄不通,朕不惯行走,能往何处去?来,你们随朕来。”

  李听风一提宝物,李煜忽地想起了他最珍视之物,于是带着他们急急赶到澄心堂,澄心堂侧便是清辉殿,这两处地方,都是唐国储放无价之宝的地方,此刻守在这里的太监风闻李煜大开宫门,允其自投生路,早已逃之夭夭了。

  蜀国孟昶的宝物是金银玉器,各种宝石,李煜眼中的宝物却不是金银珠玉,而是传世孤本,文学宝典。自秦汉以来,中原一带每有战乱,士家大族纷纷南迁,典籍史册也流落到江南一带,李氏祖孙以举国之力,倾资收储,其成果可想而知,数十年间已收尽天下文学典章中的珍品、孤本。

  孔子读的“韦编三绝”的易经,那穿木简的牛皮绳,都是孔子亲自穿的。吕不韦、李斯、司马相如的手稿,汉武帝的御笔,司马迁的《史记》定稿本,冠军侯霍去病的请战奏折,唐太宗亲自临摹的兰亭序,王维、李白、白居易的手迹……这是他祖孙三代苦心积累的传世瑰宝啊,看着这每一册、每一页都堪称无价之宝的珍贵之物,李煜心中血气翻涌,不由提高了嗓门,亢声说道:“朕当初曾发下豪言,若宋人讨伐,当亲披甲锐,率虎狼之师北拒宋军,若事有不济,便当自尽亦不归降。如今城池已破,乱军入城,朕已难实现第一个承诺了,但是第二个,朕一定要做到!”

  他直起腰来,双拳紧握,振声道:“朕今不舍者,一是皇后女英,一是这无数典藏。众卿家,朕……今有最后一道旨意交付于众卿。”

  李听风连忙率领那些官员伏地听旨,李煜一字一顿,大声说道:“国事已不可为,君王当守社稷,社稷既不可守,便当死社稷。朕即刻入后宫,与皇后举火自尽,以忠社稷,你等取下四处丝幔引火之物,将这澄心堂、清辉殿中宝物付之一炬,与朕陪葬,然后各自去吧。”

  “陛下,陛下,万万不可啊!”众官员一听大惊失se,纷纷跪拜劝止,李煜把袖一拂,凛然喝道:“朕这最后一道旨意,众爱卿也要不遵么?”

  喝止了众官吏,李煜道:“朕意已决,勿须多言!”说罢疾往后宫去了。

  李听风伏地听着李煜脚步声渐渐远去,缓缓抬起头来,目中露出一丝诡谲之se:“诸位,你们的身家xing命能否保全,尽在这殿中珍藏了,宋营中有一位大人,不喜金银珠玉,唯喜文化典章,本官出使宋国时,曾得他亲口承诺,若能护得这些宝物,他必护得你我周全。况且,这些典章,俱是先人心血,无价瑰宝,你们真忍心把它们付之一炬么?本官之意,不如救下这些宝物,也救得你我身家xing命,诸位以为如何?”

  那几十位官员面面相觑,大为意动,其中却有一人忽地挺身而出,怒声道:“李大人这是何意,你要违抗圣上旨意么?吾虽小臣,也知尽忠社稷,今陛下愿以死殉社稷,吾何惜此身,唯追随陛下便是,你若怕死,只管逃去,怎可抗拒圣旨?”

  李听风淡淡一笑,环目四顾,说道:“诸位,朝中大臣,各有所依,若可保得身家xing命,你我小吏,若无寸功,战乱之中,谁肯护你我周全?这些典藏孤本,就是你我保命之物,各位是要以身殉社稷,还是保全自己与父母妻儿呢?”

  众人沉默不语,呼吸渐渐粗重,那个官儿气得满脸通红,大叫道:“好,好,你们好,我还道你们临危入宫,真为护驾,原来都只为自己打算。莫看城破势危,宋军入城,这宫中此刻却还是陛下的天下,我即刻去禀明皇上,诛戳尔等jian佞之臣!”

  这人拂袖便走,旁边一个官员忽然尖叫一声,扑上去紧紧扼住了他的脖子,旁边的官员们也一下子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四下一看,有人扑过去从案上取来了砚台,有人去拿了香炉,还有人提起了铜鹤,咬牙切齿地怪叫着,把那昔ri同僚当成了生死大仇一般狠狠砸着,灯光摇曳,把他们的举动映在墙上,他们的叫声倒比地上那个官员还要凄厉,几个官员把那人砸得血肉模糊,杀心一去,看见那人惨死的模样,不禁手软脚软,脸se比死人还白。

  “诸位,今ri之事,诸位都是聪明人,该知道守口如瓶。否则,且不说那位宋国大人断不会饶你,吾等抗旨,杀死同僚,也不容于天下!本官已买通御膳房采买主事和西门守将,诸位立即将宝物装车,吾等随车出宫,逃往江南书院!”

  几十个小官儿六神无主,纷纷点头如小鸡啄米,连声答应起来……※※※※※※※※※※※※※※※※※※※※※※※※※※※※※“皇上……”

  一见李煜,小周后便含泪迎了上来。

  “女英,朕的江山……已然不保了。”

  李煜凝泪道:“朕yu以身殉社稷,爱卿可愿与朕共赴黄泉?”

  小周后泣声道:“皇上,妾一弱质女流,还能往哪里去?臣妾既是皇上的妃子,城破宫倾,妾又怎甘受他人之辱?皇上若要去了,妾生死相随便是!”

  “好!好!”

  李煜含泪而笑,他除去灯罩,举起烛火,一一点燃帷帐、垂幔,火势迅速蔓延开来,宫中侍婢、内侍们劝阻不及,纷纷抱头逃了出去。

  “女英……”

  大火熊熊中,李煜一把搂住了爱妻的娇躯……“轰!”巨大的城门被爬上城墙,杀退城门守军的宋兵打开了,城外大军蜂拥而入,赵光义意气风发,把手一挥,哈哈大笑道:“挥军进城!”

  皇后的寝宫已变成了夜空中的一把巨大火炬,烈焰焚天。

  “轰隆!”

  殿堂塌了一角,火星像亿万只流萤飞舞起来,李煜扶着小周后仓惶地退了几步,他的龙袍已被烧去一角,头发都燎得蜷曲起来,脸上全是黑灰,现在的模样,颇像一个昆仑奴。

  他是真的决心以身殉国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大火烧起来时,竟是那般的可怕。烈焰炙烤过来,肌肤似乎都要迸裂开来,他无法想象,当那火真的烧到他身上时,又该是怎样的痛楚难当。滚滚汹焰熏得他气都透不上来,于是……当他的龙袍烧着了一角之后,李煜忽然改变了主意,拖着闭目伏在他怀中等死的小周后又逃了出来。

  “轰……”

  又是一根殿梁倒榻,李煜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低声说道:“我……我们……降吧……”

  李听风搬空了清辉殿、澄心堂,带着那些官吏和御膳房主事以及一群驱车的仆从,临走又放了一把火,来了个毁尸灭迹。

  李煜惶惶地回到清凉殿,路上见到澄心堂方向大火熊熊燃起,不禁黯然泣下。

  自chun秋战国、秦汉晋唐以来,华夏民族数千年的智慧传承、文化典章,尽在他一声令下中付之一炬了,无数瑰宝化成了灰烬,他本来是想要这瑰宝为他陪葬的,如今瑰宝去了,活宝却回来了。

  “陛下!”

  一进清凉殿,就见陈乔提着剑抢过来,这位枢密使大人在皇甫继勋死后,亲自兼任了神卫军都指挥使,主持金陵防御,一见李煜,陈乔便含泪道:“陛下,呙彦、马诚信,马承俊等将领正率军在御街上阻拦宋军,陛下怎么竟大开宫门任人进出?宫人携财物一逃,许多宫卫官兵也脱了盔甲,随之一哄而散了。”

  李煜惨然一笑道:“陈爱卿,事已至此,便是封闭宫门,朕守得住这皇宫么?由他们去吧,朕……已决意投降了。”

  “甚么?”

  陈乔又惊又怒:“陛下本来誓死不降,满城将士皆愿与陛下同生共死,共赴国难。如今宫门将破,方yu归降,岂不贻笑天下?陛下,自古无不亡之国,降亦无由得全,徒取其辱,请陛下封闭宫门,决死一战吧,大丈夫死则死耳,亦当轰轰烈烈。”

  李煜死了一回没有死成,此刻再也没有赴死的勇气了,他摇头一叹,却不言语。

  陈乔见此情形,跺脚又道:“既如此,请陛下杀了臣。臣执掌枢要,却有负陛下,已无颜偷生,望陛下能趁宋军到来之前,将臣诛戮。等将来赵官家诘问陛下之罪时,陛下可尽数推诿到臣的身上。”

  李煜听了不禁放声大哭,拉住他道:“气数已近,卿死何益,朕怎么下得了手?”

  任凭陈乔百般请求,李煜始终不肯加罪,陈乔悲愤地道:“臣纵不死,又有何面目见江南士人?陛下yu做降臣,臣却不忍见陛下做降君啊!”说罢走出殿去,眼望城中处处火起,不禁仰天一声长叹,举剑自刎!

  “樱桃落尽chun归去,蝶翻轻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画帘珠箔,惆怅卷金泥。门巷寂寥人去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李煜写一句,落一行泪,一首词没写完,老迈年高、忠心耿耿的内侍都知抢进殿来,放声大呼道:“陛下,陛下,宋军已到宫门外了……”

  李煜笔端一颤,苍白着脸se抬起头来,颤声问道:“何人领军,可曾杀进宫来?”

  内侍都知禀道:“宋军至宫门而止,守在宫门外并不进来,奴婢不知何人领军。”

  李煜听了心中稍安,沉默半晌道:“你去,告诉宫门外的宋军,就说……就说朕……降了……”

  一进城,各路将领便分头杀向各处,曹彬领兵直扑宫门,生恐乱军入宫,烧杀掳掠,若是万一让他们玷污了皇后,逼死了皇帝,那在赵官家面前可就不好交待了,待他赶到宫门口时,只见宫门大开,许多宫人内侍大包小裹地逃出来,宫门口的守将也走得七零八落,不禁大骇,还以为李煜已经自尽了,所以宫中这才失控。

  曹彬拦住两个宫人一问情形,这才安心,急令所部守住所有宫门,不准进、不准出,同时派人去向赵匡胤传报消息。

  *****************************杨浩进城后,便率亲卫扛宋字大旗顺秦淮河直扑江南书院,他曾在此地遇刺,对附近地理很是熟悉,待他赶到江南书院前时,恰见几名士子正急急奔向书院大门,捶打院门,要求进去避难,而此时一股杀红了眼的宋军瞧见他们,已经扑了过来。

  那几个江南士子身材单薄得很,一个个身段儿跟柳枝似的,几个粗大军汉一扑过来,他们就尖声叫喊起来,其声又尖又细,分明就是女人。那几个军汉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是女人,他们都是女人。”说着就猛扑上去,领头一个一把搂住一个‘书生’,按在地上便又亲又啃起来。

  “住手!陛下严旨,曹将军严令,不得jianyin掳掠,尔等敢冒犯军令么?”

  杨浩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大声叱喝,穆羽抬手一记飞刀,擦着那军汉的脸颊“嗖”地一下掼进泥土中,把那军汉吓了一跳。

  借着火光抬头一看,他见杨浩一身戎装,骑高头大马,身后几员虎卫,其中一人掌着大旗,分明是一员上将,当下不敢抗令,急忙跳起身来,唯唯告罪几声,便趁着杨浩还没看清他的模样,领着他的人灰溜溜逃往他处去了。

  杨浩赶到近前,勒住马缰一看,只见那几名士子果然都是女人,一个个花容月貌,虽着男装也不减颜se,不禁轻叹一声道:“兵荒马乱的,你们何故出来乱走,速速回到自己家去,紧闭门户,城中守军一旦放弃抵抗,安抚旨意便会到了,介时,尔等自可无虞。”

  那个被军汉扑倒在地,帽子掼到一边,头发披散下来的女子爬起身来,往杨浩一看,忽地惊叫道:“马上的将军,可是杨左使。”

  “嗯?”杨浩定睛一看,马前这女子头发披散,一双星眸,容颜十分妩媚,依稀有些面熟,可是此刻夜se昏暗,再加上她一身男装,竟记不起来她是谁。

  杨浩不由自主地按住了剑柄:“唔,你是?”

  “杨大人,奴家是窅娘,曾经见过大人一面……两面……呃……见过大人好几面的……”

  “窅娘?”

  杨浩大吃一惊,定睛再看,果然是她,杨浩不禁吃惊道:“窅娘,你怎在此?”

  窅娘哀声道:“城门被攻破时,皇上将奴婢等释放出宫,窅娘长于宫中,没有去处,便与几个要好的姐妹收拾了些细软之物,扮做男人,本想逃去静心禅院躲避,不想那些军爷好生凶悍,禅院也被他们放火烧了,铜佛也被他们砸碎搬走,奴家害怕的很,想着书院地方该是军爷们不喜欢的所在,便想逃来此处,不想险些被他们……”

  “万幸得见大人,大人,救命啊……”窅娘说着,已跪倒在地。

  杨浩听了大是踌躇,他没有兼济天下的能力,世间不平事想管也管不了,可要是眼皮子底下的事也不去管,实在对不住自己的良心,如果现在把她们驱开,她们无处可逃,必然被乱兵强暴,那些兵士今ri打这里,明ri战他方,不可能随身带着女子,恐怕泄yu之后还会一刀宰了她们,自己如何心安?

  可是若要去管,如何去管?这书院中藏的都是李听风的族人亲信,李听风在江南基业被一扫而空,正需寻个去处,他有心笼络李听风为自己所用,这才拼命赶来,护他家人周全,本来营中许多大将都曾承诺要保护一些官吏周全,这样的潜规则大家你知我知,谁也不会捅出来。可是自己不想江南文物毁于战乱,确也起了贪心,想要据为己有,如果李听风此事办成,那些无价之宝如今正应该都藏在书院当中,如果让窅娘她们见到……窅娘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能说得上话的宋军将领,一见杨浩端坐马上迟疑,窅娘生怕他拂袖而去,弃自己姐妹不顾,当即连连叩首,苦苦哀求道:“杨大人,奴婢们的生死,全在大人一念之见,求大人开恩,救救我们呀。”

  窅娘一跪,那些女子们纷纷跪倒,就在杨浩马前啼哭求恳起来,杨浩勒马半转,略一沉吟,说道:“窅娘,本官派人护送你们离开吧,找个僻静地方暂且安身,待明ri战事一停,你们再自寻出路去吧。”

  窅娘哪肯,好不容易拣到一根救命稻草,打死她她也不走了,杨浩身后那几个武士看来比方才那几个强盗般的军汉还要魁梧有力,天知道七八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跟着他们走,他们会不会监守自盗,再杀人灭口。

  再者说,看如今城中情形,恐怕那些官吏豪绅,一个也逃脱不得,富家尽皆破败,满城都是流民,明ri自寻出路……,出路又在哪里?兵匪去了,民匪自来,到时候还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若能沦落风尘保全xing命都算是个好下场了。

  如今听杨浩口气,分明是个心慈面软、怜香惜玉的主儿,兼且又是个大官儿,若放过了他,恐怕是出了这个门儿,再没这个店,再想要找个好主人就难如登天了。

  窅娘立即叩头哀求道:“妾身薄命浮萍,无处安身,纵然大人宏恩,暂且护住奴婢们,奴婢们也没有活路可走,求大人开恩,收留奴婢们,大人大慈大悲,千万开恩,大人,求您了……”

  “停停停!”

  杨浩眉头一皱,四下看看,暂无兵士冲来,这才沉声道:“窅娘,你若今ri随了我,可就再无ziyou之身了,而且……一定会离开江南家乡,你……明白么?”

  杨浩实在不忍把她们一把推开,可是若要她们留下,为保自己占有了自chun秋秦汉至今传世珍本孤本典籍的秘密,那就唯有让她们随李听风一同迁往芦州,在自己重返芦州与大宋摊牌之前,绝不可放她们ziyou,是以才追问了一句。

  窅娘当然“明白”,她俏脸不由一热,既然大人对自己有意,那就终身有靠了,虽然害羞,担惊受怕的一颗芳心却安定下来,那几个都堪称舞蹈大家的舞娘也都“明白的很”,几个女子顿时纷纷应承:“但得大人周全xing命,大人就是奴婢们的再生父母,奴婢们感激涕零,愿侍奉大人左右……”

  杨浩叹了口气,扭头道:“小羽,你带她们到书院里去。你们几个,护住左右,莫使乱兵滋扰!”

  ※※※※※※※※※※※※※※※※※※※※※※※※※※天亮了,赵光义穿着蟒龙王袍驱马来到宫门前。

  昨夜战乱,得知曹彬已守住宫门,没有使李煜逃脱,赵光义便放下心来,他没有马上赶来,受降,受一国之君之降,那是何等风光之事,何等隆重之事,这名载史册的一刻,当然要在光天化ri之下,受万民瞻仰。

  经过一夜的离乱,金陵城中各自为战的唐军降的降、死的死,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赵光义也约束乱兵,尽量恢复了秩序。他在众将拱卫下踏着血迹尚未干涸的御街缓缓走向金壁辉煌的唐国宫城,路旁甲士林立,一直排到宫门口,士兵之后,是被驱赶来观礼的唐国百姓,这一刻,赵光义热血沸腾。

  “陛下……”内侍都知站在殿前,颤巍巍地向李煜唤道。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宵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ri,教坊犹唱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李煜一身白衣,垂泪写罢,看看零零落落闪在殿前尚未及逃走的那些内侍宫人,黯然说道:“走吧!”

  宫门吱呀呀地打开了,宋军列阵于午门前,赵光义踞然马上,曹彬、杨浩、曹翰等文武立于半马之后,静静地看着自宫门中缓缓走出的队伍。

  几十个唐国的官员,穿白衣,袒左臂,李煜居中,露着他那有些发福的苍白肌肤,牵着一头白羊,蓬头垢面,蹒跚走来,严格地按照古制献礼纳降。在他身后,两名内侍,一个高举降表,一个捧着国玺,在队伍zhongyang,还抬着一口棺材,意喻罪该万死。

  此时的赵光义心情很好,三个月平定唐国,他做到了。唐国的君王生不如死地请罪于他的马前,他做得到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李煜下跪请罪的时候,赵光义满面chun风地跳下马来,和颜悦se地扶起了他,待献降礼毕,便解下自己外袍为李煜披上,好言安抚一番,随即便邀请李煜一同返回他的营中帅帐。

  自此,李煜就被软禁于于营中了,待李煜被带出,赵光义笑脸一收,肃容说道:“今李煜已降,立即将李煜归降的消息告知天下,唐国州府但有据城自守者限期纳城投降,有抗命不从者,一旦城破,屠城!”

  杨浩心中一凛,赵光义未下令对金陵屠城,尚且生灵屠炭,如今堂皇下令,那该是怎样局面?杨浩身形刚刚一动,赵光义已沉声道:“江南国主已降,仍据城不降者,俱乃唐国死忠之士,不予剿灭,死灰一旦复燃,不知又要掀起几条战乱,孤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此乃军令,勿庸多言!”

  杨浩一叹,止住了脚步。

  离开帅帐,曹彬看了杨浩一眼,说道:“杨大人对晋王所言,可是不以为然?”

  杨浩摇摇头:“如果江南一如蜀人,扯旗造反,再聚大军,不知又要引起多少死伤离乱,晋王以杀止杀,杨浩明白千岁的苦心,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只是……城破之后还要予以屠城,未免杀戳过重。许多百姓只是不得已而困居城中,并无誓死效忠唐室之心,若是玉石俱焚,未免令人嗟叹。”

  曹彬道:“正是,曹某也有此虑,所以已令快马传报京城,乞陛下以安抚为主,少生杀孽,希望……圣旨早一天下来。”

  他望着北方怅然一叹,又道:“杨左使,咱们去见见李煜,曹彬有件事,还要拜托大人。”

  杨浩不知曹彬所为何来,只得随他同去,到了软禁李煜的地方,李煜连忙出迎,见了二人拱揖不已,曹彬道:“陛下思念国主久矣,今国主竭诚来降,陛下必然大悦。明ri晋王千岁就要安排国主赴汴梁去见陛下,国主现在可令家眷早做准备,收拾金银细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否则待财物被收缴之后登记造册,可就再也拿不出来了。”

  李煜哀叹道:“罪臣恐陛下震怒,此去汴梁,xing命都难周全,还带财物有什么用处?”

  曹彬微笑道:“陛下仁慈,绝不会伤害国主。只是……,此去得授官职,俸禄有了定数,生活恐不及以前优渥。国主养尊处优久矣,未必受得了清寒之苦。如果国主有意,本将便派一支人马,请杨大人照应,为你入宫搬运财物。”

  李煜闻听又惊又喜,连忙拜谢,随即使贴身内侍随同杨浩回城。

  守宫门的兵将俱是曹彬部下,得了将令便放杨浩入宫,宫中群龙无首,正惶惶不可终ri,一听杨浩来了,小周后也顾不得礼仪,匆匆迎出来泣然道:“杨大人,我家国主如今怎样了,可曾蒙罪?”

  杨浩是见过她的,她却不记得自己见过杨浩,当ri的小周后如海棠chun睡,娇艳无俦,此刻心力憔悴,却是花容惨淡。杨浩向她微微施礼,和颜悦se地道:“娘娘不必担心,国主如今一切安好。明ri就要护送国主和娘娘往汴梁去朝见陛下,杨某今ri来,是得国主嘱托,让娘娘预做准备,拣易携的金银细软、贵重之物,先行护送至营中,以免明ri起行,仓促间不得准备。”

  小周后听主李煜没事,方才有些安心,她谢过了杨浩,仔细想想,却不知该带些什么,她自幼生长于大富之家,长大后又成为唐国皇后,琴棋书画她jing湛无比,于理财之道却无所长,苦思半晌,便出去吩咐内侍都知,随意捡拾了些财物,尤其是将李煜珍爱的“澄心堂纸”,“龙尾砚”,“李廷珪墨”等文房四宝,书藉画册等图俱都小心裹好,一气儿装了七八十口大箱,千恩万谢地交予杨浩。

  杨浩瞧着这美人儿花容惨淡、六神无主的样儿,心中着实不忍,再说他自己偷走了人家许多无价之宝,今ri见了主人也有点心虚,所以也不久留,见她已收拾停当,便即告辞出来。

  杨浩护送着那七八十口箱子出了金陵城门,再往前去有曹彬亲兵押运已无大碍,这才离开,径奔江南书院。

  他的人还守在书院左右,杨浩进了江南书院,李听风立即迎了上来。

  杨浩问道:“事已办妥了么?”

  李听风拱手笑道:“幸不辱命!”

  杨浩松了口气,展颜笑道:“金银珠玉,尽可毁而复得,唯独这些典籍文章,乃我华夏历数千年之jing粹瑰宝,一旦有失,便再也不能复得了,李兄得以维护,就算千年下去,后世子孙也要感念兄台的无上功德。”

  李听风摆手笑道:“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是出于杨兄所请,李某才勉力为之。呵呵,想不到杨兄真是爱书之人,冒大讳费尽心思,不图珠玉美人,却惦记着这些图册典章,实在让人敬佩。”

  他这一说珠玉美人,杨浩便想起昨ri救下的窅娘和那些宫中歌伎舞伎来,忙一敛笑容,问道:“对了,昨ri让小羽送进来的那几个女子,安顿得可好?”

  李听风道:“既是大人安排,谁敢去滋扰她们,如今都安顿在后舍。”

  杨浩点点头,面露微笑,又问:“李兄基业尽在唐国,如今基业尽毁,是打算待江南安靖,再图东山复起,还是……想要易地而居?”

  李听风目光一闪,反问道:“今江南版图尽归于宋,料来几年内宋国将休养生息,休兵歇民,清理内政,以蓄力量,不知杨兄几时回返西北,主持大局?”

  杨浩略一盘算,说道:“最迟不会超过今年七月,草茂山绿,羊肥马壮之时。”

  李听风笑道:“既如此,李某此去芦州,便在那里恭候大人,至于我李氏家业,也会酌情酌势,陆续迁往西域。”

  杨浩心道:“继嗣堂中人真个谨慎,看来这李听风还没打算就此便死心踏地的绑到我的战船上。这世上没有最先进、最完美的制度,只有最因地制宜、适合当地情势的制度,我若想要崛起于西域,绝不能像新朝王莽皇帝那般生搬硬套纸面上的完美制度,至少眼下,恐怕得延续隋唐以来的门阀制度,才能得到这些大家族势力的倾力支持。”

  心中想着,杨浩便道:“好,回头杨某会修书一封,李兄到后可交予杨某义父,他一定会予以诸多方便。杨某且去后面,看看那几位姑娘,恐怕……她们也不得不托付李兄,一同带去芦州了。”

  “大人来了,大人来了。”几个劫后余生的姑娘一见了杨浩就如见了主心骨般欢喜地叫了起来。她们仍是一身男装,形容虽有些狼狈,却不掩丽se,唐宫里出来的人,果然尽得江南风韵,个个都是人间佳丽。

  “大人来了么?”

  窅娘在房中听见,连忙就着盆中水照了照自己的容颜,此刻虽是不涂脂粉,也没有脂粉可用,可是素颜朝天,清汤挂面,还是毫无瑕疵,尽管如此,她还是伸出纤纤玉指,沾了点清水,理顺了鬓边几绺乱发,又湿了下两道远山般的蛾眉,这才一眨chun水双眸,迎出门来。

  对自己这位恩主,她可不敢大意,她只是一个以声se娱人的弱女子罢了,乱世之中,能有一份安宁太平,就是她最大的满足,如今杨浩已是她唯一的依靠,自到了书院中,见到那一车车珍贵无比的宫中典藉,她更明白杨浩没有狠下心来杀她们灭口,已是何等的不易,岂不感念于心。

  匆匆出来见过了杨浩,杨浩对她们微笑道:“你们且安心在这里住几ri,明ri李煜就要进京,金陵城过上几ri就不会如此森严了,到时候本官会安排你们去一个地方,确保你们的安全。”

  窅娘吃惊地道:“去一个地方?奴家……奴家和几位姐妹不随大人回汴梁么?”

  杨浩呵呵一笑道:“无需多问,你们只管安心住在这里,本官既然答应救下你们,就不会半途放手离去的。”

  窅娘忙乖巧地应道:“是,奴家岂敢诘问大人,只是……承蒙大人慷施援手,救下小女子们的xing命,我们姐妹俱都感念万分,本想着能侍奉大人左右,端茶倒水、铺床叠被,研砚磨墨,诗词歌舞,承欢大人身前呢……”

  杨浩打个哈哈,笑道:“窅娘,你若真个聪明,就不要想套我的话儿,你们在宫中也是舞乐歌伎,并非寻常宫女,杨某岂会暴殄天物,把你们做个使唤丫头?你们尽管安心先去我为你们安排的地方,以后若有可意的良人,本官做主,让你们俱得良配,从此安生度ri。”

  窅娘等几女哪里肯信,忙乖巧地道:“奴婢们今得大人收留,自然一心一意侍奉大人,只要大人不嫌弃,婢婢们就一生一世服侍大人。”

  杨浩叹道:“别迷恋哥,你嫂子绝不是一个传说。这话儿只好说在这里,到了那个地方你们千万要小心说话,不然……一旦触怒了本官府上的那两头母老虎,本官也护不住你们。我杨家的女人,就好比那祈福今生超渡来世的长生灯,省油的……一盏也没有啊……”

  几个女子听他说的风趣,不禁都掩口轻笑起来,几个身装男装的俏女子,掩口轻笑时,眉弯眼饧,真个chunse无边。

  窅娘嫣然道:“大人是一家之主,还管教不得自家娘子么?”

  杨浩正se道:“实不相瞒,在本官家里,本官就是一百斤面蒸出来的馒头,废物点心一个,你们此去芦……啊,自己千万小心,本官能在万马军中救得你们xing命,但要是你们不知乖巧,落入虎口之中,本官也是无能为力的。”

  窅娘笑眼看向杨浩,心道:“这位大人私下里倒也风趣,全不似昔ri在国主面前那般面目可憎。跟了这位主人,想必……以后的ri子不会难过……”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欧冠联赛  伟德包装网  365日博  伟德重生  真钱牛牛  伟德机械网  超越故事网  365狂后  竞猜网  mg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