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3章 纠葛
  风潇潇兮,秦淮河畔。

  赵光义派水师大将刘遇、骑兵统帅丁德裕率重兵护送,曹彬亲自陪同,将李煜夫妇及李氏皇族宗亲全部送往汴梁,同时写下一封亲笔战报,上呈皇帝陛下。

  奏表中有言:宋军讨伐唐国,奉皇帝谕旨,攻打金陵时严禁滥杀无辜、严禁jianyin掳掠,大军入城,军纪严明,于唐国士绅百姓秋毫无犯,江南士大夫尽得保全,金陵豪绅巨贾无一户劫掠,朝廷的仓廪府库等俱都封存,不失一文。大宋雄师实乃王者之师、仁义之师,所到之处,江南百姓无不敬服,夹道欢迎,此实乃陛下之洪福……此时,士兵们正从唐国勤政殿大学士钱诚家里往外抬着尸体,钱大学士因为有乱兵上门劫掠时不识时务地痛斥了几句,一家满门六十八口,不分男女老幼,便尽被屠戳。

  鸡笼巷角,露出一弯秀气的脚丫,走过去就会发现,一具稚嫩的**女尸正仰卧巷中,身上连一块遮羞布都没有。

  建于梁朝时期,高有十余丈的金陵升元寺巍峨的塔楼已然坍塌,余烟仍在袅袅升起,倒塌的塔楼下,有上千条冤魂,这是为了避战乱逃到佛塔中的附近百姓,本以为寺院之中比较安全,却被乱兵一把火把塔楼点着,活活烧死在里面……不过,赵光义的战报也不算说谎,比起王全斌攻陷成都时的杀戳抢劫之惨烈,金陵的确没有不算是处处焦土、遍地哀鸿,有了王全斌这个杀神做绿味来衬托着,赵光义简直就是万家生佛,应该奖励他一朵小红花了。

  赵光义的脸现在就笑得像一朵可爱的小红花,他笑容可掬地看着李煜全家老小登船离去,那种生杀予夺的滋味让他志得意满、飘飘yu仙。李煜已经送进京里了,江南不肯插上宋旗的州府已寥寥无几,待平定了那些地方,再回到开封时,他将受到怎样的隆重欢迎?到那时,文治军功他都攀至巅峰,皇兄还敢冒着江山撼动的风险,把皇位传给皇子么?

  一念及此,赵光义摩拳擦掌,热血沸腾。

  船头,回望越来越远的金陵城,李煜不禁黯然泣下,他扶着船舷,遥望金陵,漫声吟道:“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吴苑宫闱今冷落,广陵台殿已荒凉。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万行。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闲坐细思量……”吟到后来,已是语不成声。

  “陛下……”

  小周后轻轻走到他的面前,掀开蒙面的纱帷,那张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的俏丽容颜,也已缀满珠泪,夫妻二人握着手相对无言。

  江水悠悠,船儿悠悠,心也悠悠,这一去,辞庙离国,再也回不得故土了……※※※※※※※※※※※※※※※※※※※※※※※※※※※金陵很快就开放了城禁,众多将领一致认为,金陵已没有反抗势力,也不具备反抗能力,尽快恢复正常,让百姓安居乐业,有助于提升朝廷的威望,赵光义从善如流,立即答应了。

  开放城禁,各位将军才方便把他们搜刮来的财帛子女运出城去,送回汴梁受用,赵光义对此心知肚明,自也不会坏了这些骁将们的好事。

  杨浩观察了两天,发现许多将领大模大样地护送着车队离开了金陵,并未受到什么诘问,这才通知李听风上路。他们这一行人却也着实不少,二十几辆大车,一百多人,杨浩亲自护送,走在长街上时,恰与曹翰碰个正着。

  曹翰是曹彬手下一员大将,凶猛强悍,那一双浓眉就像墨染过一般,凶睛阔口,威武不凡。昨ri他刚刚护送了几十辆大车离城,不想今ri正见到杨浩鬼鬼祟祟离开。

  曹翰远远看见他,便是咧嘴一笑,待见到杨浩一行队伍中还有不少女眷,和身着男装,体态轻盈纤细,分明便是年轻女子的书生,更是大乐,走到杨浩面前时,还向他挑了挑大指,无声地赞他“好本事,许多武将都抢不过你!”

  杨浩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脸蛋一红,见曹翰一身甲胄,跃马横枪,身边跟着长长的队伍,两人错身相迎时,杨浩便勒住了马,笑颜搭讪道:“曹将军辛苦,这是去巡城么?”

  曹翰也勒住了坐骑,笑吟吟地叉手施礼道:“非也,某奉晋王千岁所命,征讨江州去。”

  杨浩诧异地道:“江州?江州还不肯降?”

  “是啊!”

  曹翰狞笑起来:“江州守军已然得知李煜献城投降,却不肯归顺。如今整个唐国一十九州,就只剩下这一座倔城了,真真的不识时务,道我宋人之刀不利么?”

  杨浩有些不安地道:“曹将军,唐军据城不降,无关城中百姓,升斗小民么,可怜的很,什么事能由得他们自己做主呢?曹将军威名赫赫,区区一座江州城定能马到功成的,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望曹将军能体谅民间疾苦,城破之时,稍示宽恕之心,那必是福佑子孙的一件大功德。”

  曹翰豁然大笑道:“杨大人果然是一介书生,满口仁义道德。将军功勋马上得,全仗一口快刀罢了,李煜倒是信佛,心慈面软,谁来佑他子孙了?神佛之道,我劝杨大人莫去信它。屠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就算世间真有神佛,曹翰修的也是阿修罗道,不杀何以立威?哈哈哈,杨大人此番收获颇非,正忙着送回贵府吧?曹某不打扰了,告辞……”

  曹翰听了杨浩的话,只当是个笑话,但是知道他是赵光义身边红人,却也不敢得罪,言语十分客气,说完了曹翰在马上向他一抱拳,便领着大军去了。

  杨浩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喟然一叹:“曹彬将军已派人向赵匡胤去求恩旨了,却不知圣旨几时可至,若是迟了,江州城破,恐怕又是一场杀孽。难怪……自后唐灭亡,终宋一朝,金陵不及苏杭一带富贵,直至明清才渐渐恢复元气,各处的掳夺破坏实在是太严重了,东西破坏了可以复得,士绅商贾都杀光了、吓跑了,再想复兴谈何容易……”

  ※※※※※※※※※※※※※※※※※※※※※※※※※江州没有重兵把守,守将也不闻名,可是就是这样一座孤立无援的城池,在整个江南一旗duli,在唐主李煜称臣投降之后,它的城头依然飘扬着“唐”字大旗。

  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守不住江州的,可是依然守在这儿,不计生死,只因为自己多年来食的是唐国俸禄,要尽一个军人的本份。

  不识时务么?是的。

  忠肝义胆么?是的。

  他们是军人,本有守土之责,但是此时坚守下去,他们将给所守土地上的百姓带来一场死亡的厄运,可是谁又能责怪他们什么?就算杨浩,也不能站在后世局外人的角度,去指摘他们什么抗拒统一、多造杀孽。人活着,总该有所坚持,站在他们的角度,他们是秉持忠义,宁死不屈。张巡、史可法是英雄,他们就也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一群无名英雄。

  曹翰走后第四天,江州城破的消息还没有传来,朝廷的快马已经到了,特使带来了赵匡胤的圣旨,圣旨上说李煜已降,余者不足为惧,一旦攻陷城池,万勿滥杀无辜,以致生灵屠炭、民心不安。

  杨浩听了消息甚是喜悦,连忙去见赵光义,赵光义见曹彬瞒着他向朝廷请旨,心中大是不悦,又见杨浩前来,腔调与曹彬一致,心中更是不满,便对杨浩说道:“曹翰此去已有数ri,江州城破消息顷刻可至,陛下这道诏书,已是来的迟了。”

  杨浩顾不得看他脸se,急道:“千岁,曹翰破城的消息不是还没有传来么?这道诏书未必不能救得江州百姓。若是咱们接了圣旨却不宣告于攻城大军,一旦徒增杀戳,官家面上须不好看,咱们也不好交待。”

  杨浩站在替他着想的角度上婉言相劝,赵光义就比较听得进去,仔细一想既是官家下了旨,自已顺水推舟也就无所谓了,于是神se和缓下来,沉吟道:“那……本王明ri便派人往江州去传旨罢了。”

  杨浩急道:“何必明ri?如今尚未天昏,如果千岁同意的话,下官愿跑一趟江州。”

  赵光义微一迟疑,颔首道:“也罢,那你便去江州传旨吧,如今各处还有乱兵流窜,你自己一路不心。”

  杨浩大喜,立即接过圣旨,领了一支侍卫人马,快马加鞭奔往江州。杨浩一路不肯稍歇,只是江南湖渠众多,快马再快也跑不起来,待他风尘仆仆赶到江州城时,一切已经迟了。

  庐山脚下,江州城。

  杨浩举着圣旨冲进那道撞破的城门,只见城中火光四起,处处废墟,街巷之上,横尸无数,男女老幼杂陈于军士尸体中间,几无一个活人。

  城已破,人已屠,此时活跃在大街小巷上的,是正在到处劫掠的宋军。江州六万军民,死亡殆尽,被掠金帛无可胜数。

  杨浩怅然立在街头,眼看相枕藉的无数尸体,不敢以马蹄践踏,他跳下马来,牵着马茫然走在街上,血腥的屠戳场面,给了他的心灵一次无比强撼的洗礼。

  曹翰兴冲冲地走来,一边走一边对一亲信将校吩咐道:“江州所得财帛,至少需要三百条大船方可尽数运走,你立即去张罗船只,尽快把东西运回去,不要放在这里碍眼。回去之后,某再重新拣分,挑些合宜之物分送千岁与诸位上将军。”

  “将军,数百条大船,声势太大了吧,您也知道,朝中御使们都是些闲极无聊、卖弄唇舌之辈,万一让他们知道,在官家面前进几句谗言……”

  “唔……,数百条船,的确有些扎眼,让那些眼红的穷书生去嚼舌根颇为不美……”

  曹翰停下脚步沉吟片刻,目光一亮道:“无妨,方才经过那间古寺,寺中不是有五百尊铁罗汉么,把它们搬上船去,分别摆在各条船头,就说是献给官家的罗汉,嘿嘿,他们还敢上船查我到底装了些什么吗?用这铁佛堵住那些穷措大的嘴,不教他们聒噪也就是了。”

  “是是是,将军真是智计多端……”

  曹翰猛一抬头,不禁又惊又奇地道:“杨大人,你怎么到江州来了。”

  杨浩看看无数废墟、遍地尸体,淡淡地问道:“江州?请问将军,江州在哪里?”

  曹翰哈哈大笑起来:“杨大人莫非是吃醉了酒不成,身在江州竟然不知江州,哈哈哈,我的杨大人呐,你看清楚,这里就是江州城啊……”

  杨浩的手轻轻垂下,大袖滑落下来,掩住了手中那一卷黄绫,他环顾四周,;黯然说道:“杨某没有看见江州城,只看见……一座修罗场……”

  ※※※※※※※※※※※※※※※※※※※※※※※※※※庐山脚下,身上插了好几枝利箭的奔马一声长嘶,终于耗尽了力气,轰然倒在地上,马车上一个小和尚险险摔下车去,可是身子只向前一撞,他就立刻连滚带爬地扑进车厢,带着哭音喊道:“水月,水月,你怎么样了?”

  水月一身缁衣,奄奄一息地躺在车厢里,月白se的僧衣前襟已被鲜血浸染,她胸前蓓蕾上插了一枝利箭,箭矢入肉半尺,壁宿手忙脚乱,想要伸手去拔,却又不敢,抱着水月,只有放声大哭。

  车子一角,是静心庵宝月女尼的尸首,她被人从后颈斜斜一道避下,直划至左肋下,肋骨都断了三根,内脏从伤口处溢了出来,看着怵目惊心。

  壁宿也是血染僧袍,左大腿上还插着一枝断箭,右胸前被利器划开一道口子,看那车棚上密密匝匝插的都是箭矢,也不知他是怎样杀出重围的。

  静水月睁开无神的杏眼,看着壁宿泪流满面的样子,嘴角轻轻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她吃力地抬起手,轻轻地为壁宿擦去眼泪,缓缓地摇头,壁宿点点头,止住了悲声,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壁宿没有随崔大郎一行人上路,本来是想带着静水月在宋军过江后偷偷渡过长江往少华山去的,不料宋军过江后,采石矶一线因为争夺浮桥,双方大战不休,壁宿想带着静水月自别的地方觅条小船过江,结果唐将杜真的残部逃来当涂城,把宋军也引来了。当时壁宿刚刚回城,见机的早,立即带着水月从南城门逃了出去,这才逃过了一劫。

  眼见宋军不敬神佛,连寺庙也烧,和尚也杀,水月却担心起她情同母女的师傅来,壁宿对心上人的要求自然不会拒绝,明知这一去是自投战场,还是义无反顾地带着她回来了。二人回到金陵,苦劝宝月女尼离开,宝月惦忘着庵中上下,却是不肯离开,壁宿无奈之下,只得把她强行拖走,又将一路所见告知庵中众尼,让她们各自逃命,尽量避往各处深山寺院,说完也不管她们肯不肯听,便立即逃离了金陵城。

  这时各路宋军正往金陵方向赶来,无论是向北还是向西都不可能了,若是向东,那离他的目的地就越来越远了,壁宿只得一路向南,避开宋军攻击路线,辗转到了江州。他本打算在这里找条船过江,不想yin差阳错地一头钻进了死地,江州守将封锁所有水陆出入通道,坚守城池意yu与宋决战,把他们三人也困在了城中,直到曹翰屠城,这才于乱军中杀开一条血路,逃到了庐山脚下。

  “水月,你不要死,你答应过我,要听我念一辈子经的,要陪着我、要陪着我,我敲钟,你烧斋,再生两个小和尚,水月……”

  壁宿哭得热泪纵横,水月吃力地抬起手,在自己的胸口指了一指,又缓缓指向壁宿,沾着鲜血的手指指在壁宿心口,喃喃地念了一句什么,没有声音,只能看到她的嘴唇翕动着,然后,她的手指无力地向下慢慢滑落,那双歉然、不舍、爱恋的眼睛,痴痴地看着他……手臂一沉,忽地悬落,那双温柔的眼睛也永远地闭上了,壁宿大恸,哀叫一声道:“水月……”

  泣声如深山猿啼,久久回荡……※※※※※※※※※※※※※※※※※※※※※※※※※※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摩柯枷叶问:如何能为离于爱者?

  佛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而法相宛然,即为离于爱者。

  摩柯枷叶问:世间多孽缘,如何能渡?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心不动万物皆不动。

  摩柯枷叶问:此非易事。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摩柯枷叶问:何为?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chun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壁宿从山上下来,默默地念诵着经文,一步一步走到了长江边上,搭上一般北向的客船。滚滚长江水,滔滔东流。壁宿一身破旧的僧衣,但是形容肃穆,宝相庄严,年纪虽轻,看在船上客商眼中却不敢小觑,他默默立在船头,一脸和光同尘气象,少有人能看得出他深埋眼底的一抹杀气。

  此时,功德圆满的赵光义已迫不及待地赶回开封去了。

  李煜已被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加爵违命侯,徐铉、张洎等博学之士,俱都有官有职,赵匡胤又令人急筹十万斛米运往江南赈济流民,中原沃土、锦绣江山已尽握其手,举国称贺,一片喜庆。

  然而,赵匡胤却没有表现出多少喜se,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难,灭掉唐国并不算什么,秦始皇一统**,战功比他如何?可是江山传了几代?他要的是江山永固,可是现在做到内无忧外无患了么?

  此时的他,心中亘着一个比扫平唐国更加困难的问题,以他的雄才大略、杀伐决断,灭一国不过是弹指间事,可是这个问题,却令他头痛无比。那个立下军功,文治武功一时甚嚣尘上的二弟回来了,他该拿这个兄弟怎么办呢?

  人,都有弱点,赵匡胤也不例外,他最大的弱点就是脸不够厚、心不够黑,他重情义。明知道手拥重兵的大将篡位谋反如同家常便饭,他那些结义兄弟一旦羽翼丰满、尾大不掉,未必就不反,可是却没有像汉高祖、明太祖一样杀戳功臣,宁可赐他们财帛子民,肥田大宅,多费些心神监视着他们,不让他们做乱便是;明知道前朝皇室未必不会被人当作造反的幌子、荆湖、蜀汉、唐国诸君一旦被人救出去,便能明正言顺地再举叛旗,但是他还是尽皆赐了官位,不忍屠戳他们。

  对这些外人、对这些明摆着的威胁,他都不忍清除,对自己野心勃勃的这个亲兄弟,他又何忍伤害,手足情深啊,有一次赵光义生了病,要用艾草疗伤,赵光义难忍痛疼,赵匡胤看的不忍,抓过艾草来点燃,用自己的手臂尝试用什么手法能减轻些痛楚,炙得自己的手臂伤痕累累,一个帝王,用不着这么做戏,他是真疼自己这个兄弟啊。

  然而,人皆有私心,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中原已经一统,在兄弟和儿子之间,毕竟儿子更近一些。他知道自家兄弟垂涎帝王之位,却只想用些委婉的办法来打消他的野心,既要能打消他的妄念,又不伤了兄弟之间感情,可是,该怎么做呢?

  “二弟马上就要进殿了,他已是晋王,封无可封,这军权,总不能立刻从他这有功之臣手中夺回来。军权、政权,他都沾了一手,势力渗透的越来越厉害,内患甚于外患,我该如何是好?”

  指点江山、睥睨天下的赵匡胤,纠葛在家国公私之间,便也陷入了两难之境。

  此时,兴冲冲地赶回开封,并令穆羽先行赶往雁门关,按他计划为他出使契丹制造机会的杨浩正站在皇宫御阶下正等着晋见,因为刚自南方回来,一路又在暖车中坐着,穿的不厚,在御阶下站了一会儿,双脚就冻得有些发麻,他跺着脚取暖,无所事事地东张西望着,忽然,他脚下一停,猛地想起了一件大事。

  他本来的计划是假死脱身,逃到少华山下做一个怀抱娇妻美眷、尽享富贵荣华的富家翁去的,根本没有想过再回汴梁,汴梁的一切后事早已安排得妥妥当当,唯一放心不下的妙妙,也用了纳妾的法儿把搬迁不走的财产尽付于她的名下。

  如今……,自己又回来了,现在拿妙妙怎么办?

  杨浩忽然有点傻眼,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瓜,搬起一块大石头来,一下子砸中了自己的脚。只不过这块大石头是个软玉温香的小美人儿,用来砸脚也是不疼的,用来暖脚倒是不错……“这个……妙妙应该不知道我是假死吧?只是焰焰和娃娃那儿倒是需要一番说辞。唔……,暖脚……,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要是用来暖脚……”,杨浩又跺了跺脚,忽然觉得双脚冻得不只发木,而且发起痒来……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娱乐帝军  伟德教程  am  减肥方法  异世界的美食家  伟德女性健康  欧冠联赛  皇家中文网  伟德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