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5章 釜底抽薪难下手

第15章 釜底抽薪难下手

  听了焦寺丞没头没脑的这句话,杨浩诧异地道:“什么事果不其然?”

  焦寺丞笑吟吟地道:“果然是大人一回来,咱们这清水衙门就开始财源广……就开始忙碌起来了。呵呵,好教大人知道,吴越国王钱俶入朝参圣来了,官家令魏王德昭与杨左使负责接迎款待。”

  杨浩“喔”了一声,心道:“我要去的是契丹,等‘飞羽’派了人来,我就制造一个借口出使契丹去,钱王?他来就来了,关我鸟事。”

  杨浩心里想着,顺口问道:“以往接见钱王是个什么规格,可有旧例可循,还劳焦寺丞整理个章程出来,杨某照做就是。焦大人也知道,这些繁文缛节,杨某是不大懂的。”

  “没关系,没关系,这事儿只管交给下官就是。”

  焦寺丞喜孜孜地道:“要说旧例,那是没有的。钱王与我朝来往最是密切,也最受官家的礼遇,以往接迎钱王,向来都是由晋王千岁主持的,晋王掌着开封府,这汴梁地面上比咱们鸿胪寺管用的多,迎来送往的人手、接迎款待的安排,南衙的人就一手cao办了,我鸿胪寺根本不用出头。这一会是咱们鸿胪寺头一回承办接迎钱王的大事,不过属下们自会把此事办的妥当,大人如今可是咱鸿胪寺的顶梁柱,露不得怯呀。”

  杨浩微微一笑,称谢道:“如此,有劳焦寺丞和诸位同僚了。”

  待焦寺丞出去,杨浩转悠着茶杯,心思快速活动起来。

  “以往都是由开封府尹,也就是当今晋王负责接待这位钱王,这一回换了人?”

  他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我国人政治,玄妙无比,一个站位、一个亮相,都可以成为某个政治动向的信号,向来由晋王负责接待的人突然换了魏王,意味着什么?想必晋王现在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吧……有焦寺丞等有经验的胥吏在幕后为他出谋画策,杨浩与魏王德昭接迎钱王一事虽是头一回办,却也处理的有声有se,钱俶此来,是很识时务地准备到开封做人质,与荆、湖、汉、唐诸国国君碰碰头,喝喝茶,接受赵匡胤和平接收来的,他想要的,只是一家老小的平安罢了。

  可是谁也不知道官家怎么想的,似乎他不想锦上添花,马上接收吴越领土。隆重的国宴上,忐忑不安的钱俶当场献词一首,其中有“金凤yu飞遭掣搦,情脉脉,行即玉楼**隔”之句,将他的心意表露无遗。

  赵匡胤闻铉歌而知雅意,当即郑重表态:“朕誓不杀钱王!尽我一世,尽你一世。钱氏子孙,永保富贵。”钱俶在汴梁风风光光地转了一圈,得了许多赏赐,又毫发无损地被送回吴越去了。

  钱俶此来,明明是为了献地,不需一兵一卒、唾手可得的领土,官家却不顺水推舟地接收下来,陛下到底在想什么呢?难道现在还有比接收吴越更重要的事么?圣意真个难测。

  文武百官正为此猜测不已的时候,圣意难测的赵匡胤忽然宣布,要西幸洛阳,看看他出生的洛阳夹马营,祭拜一下祖先的墓地。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一统中原,如此赫赫战功,当然要向祖先禀告一番,于是文武百官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起来,赵光义听了也急忙入宫去见皇帝,以往不管赵官家是出征还是巡幸,留守汴梁的人都是他,此番赵官家要西幸洛阳,他自然要来问问皇帝的行程安排、返回的时间,以及对留守京城的嘱咐。

  进了大内,到了皇帝寝殿,一见赵匡胤,赵光义就以家礼向大哥亲亲热热地打声招呼:“大哥,此番去洛阳,大哥准备多久回来?对京里面的事,大哥还有什么嘱托吗?”

  赵匡胤正在喝茶,听了他的问话,若无其事地道:“如今中原一统,如此大事,当焚香默告于祖先。二哥多年不曾回过家乡了,这一回,你和我一起回去。”

  赵光义一呆,心跳得有些急促起来,他迟疑道:“我也要去吗?那……汴梁这边……”

  赵匡胤从容地一笑,接口道:“如今江南平定,中原一统,汉国苟苟延残喘,自保之力尚嫌不足,契丹又内乱不休,据报,南院大王耶律斜轸派兵抄了叛军的老家,庆王被迫率军逃往女真疆域,萧后下诏,与女真人正联手剿灭这股大敌,我国如今稳如泰山,也没甚么大事,汴梁么,就让德昭和光美暂时打理好了。”

  赵光义心头一沉,强笑道:“也好,多年不曾回去家乡,兄弟心中也想念的很,如今就与哥哥同去便是。”

  离开寝殿之后,赵光义的脸se立即yin沉下来:“钱王北上,魏王接迎。大哥祭祖,魏王留守。这些向来都是我的差使,大哥做此安排,到底是什么意思,看来王继恩对这些安排也是毫不知情,事先竟未通报消息于我……”

  赵光义越想越是不安,他怔忡地行于廊下,喃喃自语道:“这是对我伸手兵权的惩罚么?”

  “你个鸟人,放的什么鸟屁!”

  赵光义声音甚小,绝不可能被人听见,不提防半空里突然传来一声怪叫,把赵光义吓得一激灵,脸se都变了,他霍地抬头,喝道:“是谁?”

  抬头一看,哪里有人,就听那怪声又道:“闭上你的鸟嘴,惹少爷我一肚子闲气。”

  赵光义定睛一看,只见梁上站着一只鹦鹉,用嘴巴梳理一下羽毛,然后瞪着两只鸟眼向他运气,赵光义听说过宫里养了一只喜欢骂人的鹦鹉,乃是侄女永庆公主的爱宠,曾经把官家气得半夜把皇宫做了战场的。

  他被这鸟儿唬了一跳,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四下看看,赵光义顺手一探,从栏外花圃中捡起一块石子,瞄准了那鹦鹉斥骂道:“好你只扁毛畜牲,敢对本王无礼,着打!”说着手中石子便疾she过去。

  那鸟儿连赵匡胤都放弃跟它一般见识了,这些ri子里来横行于皇宫大内,简直就是一个活祖宗,任谁也不怕,早就变得不怕人了,万没想到还有人敢打它,结果躲闪不及,被赵光义石子掷中,尖叫一声便跃下梁来。

  那鹦鹉落地,惨呼着挣扎起来,扑愣着翅膀赶紧逃走,歪歪斜斜一路逃去,空中飘落几片羽毛,远远还传来它痛苦的尖叫:“贱鸟儿,贱鸟儿,你这饢糠的夯货,天不盖地不载该剐的贼……”

  赵光义虚惊一场,不禁啼笑皆非地摇头,这时就听远处传来一声比那鸟儿声音还要尖利凄惨的叫声:“哪个鸟人伤了我的鸟儿!”

  赵光义一呆:“永庆?唉,一个女孩儿家,堂堂公主殿下,整ri阶鸟人鸟人的,都让这贱鸟儿给带坏了……”

  赵光义又摇摇头,赶紧溜之大吉了。

  ※※※※※※※※※※※※※※※※※※※※※※※※※※※※杨浩在开封没有等到“飞羽”的人来跟他接触,却被赵匡胤带去了洛阳。文武百官随行,皇上摆驾洛阳,先去安陵祭扫了祖先,然后赵匡胤做了两件事,两件令文武百官议论纷纷的事。

  第一件事,是召来主管洛阳军政的现任知府、右武卫上将军焦继勋,无功嘉奖,晋升他为彰德军节度使,一步登天,升至武将再升无可升的高位。

  第二件事,是造访赵普。赵普罢相以后,虽有三城节度使一类的官衔,其实都是虚职,没有具体的职务派给他,所以他一直在西京洛阳闲居,平ri里闭门不出,再不参与任何政事。赵匡胤突然登门造访,意味着什么?

  帝王的一举一动莫不大有深意,联系到魏王赵德昭取代晋王赵光义迎接钱王使朝,赵德昭、赵光美取代赵光义留守汴梁城,许多官员恍然大悟,皇上要大力扶持皇长子、皇三弟,以制衡尾大不掉的晋王千岁了。

  皇上召见赵普,显然是有意重新启用他,如今也只有赵普的资历和人脉,重回朝廷,才能抗衡赵光义。可是……无端提拔焦继勋是什么意思?莫非禁军也要来一次大清洗?

  一时间人心惶惶,议论纷纷,赵匡胤却是不动声se,每ri游山玩水、寻访旧友,检阅驻守洛阳的军队,一开始杨浩也未弄明白赵匡胤的意图,直到一ri赵匡胤冬游龙门石窟,赞叹“自武王伐纣,八百诸侯会孟津;周公辅政,迁九鼎于洛邑,宅此中国,相因沿袭,十三王朝均定都洛阳,洛阳气象真不愧为天下之中,华夏第一didu时,杨浩才猛地醒悟过来,想起了一件历史大事。

  “永怀河洛间,煌煌祖宗业。上天佑仁圣,万邦尽臣妾。”咀嚼着这偶尔记起的四句诗,回想着自钱王进京以来赵官家一连串的反常行为,杨浩突然明白他的目的何在了。

  他,要迁都!

  而且是迫不及待地要迁都,甚至连钱王拱手奉上的吴越沃土都暂时搁下,立即筹备迁都事宜。历史上,这件关乎宋国未来三百年国运的大事他没有成功,这一回,能不能成功?

  ※※※※※※※※※※※※※※※※※※※※※※※※※※※※※赵普府上,悄悄潜来的慕容求醉目光随着赵普的身影缓缓移动着。

  赵普紧锁双眉,捋着胡须,一步一沉吟:“迁都,是好事。一国气象,取决于一国didu。长安坐关中临天下,古朴大气、豪迈万国。洛阳居洛水之滨,中原中枢、文华鼎盛,亦不失雄风。金陵据山水之险,享江南富庶,乃汉统延续与复兴的必争之地。开封,用卞水黄河之利,天下财富汇聚,物丰人华,繁盛至极。然开封有两个大不利之处,一是黄河肆虐,泛滥成灾,一国didu常有化身泽国之险。二是地理上无险可守,一马平川,北人若要南下,顷刻可至,非百万雄兵不能守,三年五载或可无妨,天长ri久朝廷难以负担。只是……”

  他抬起头来,望着房梁虚无处,轻轻摇了摇头。

  慕容求醉道:“大人,官家走了一步绝妙好棋呀。迁都,对江山社稷大大有利,此乃事关千秋之大利。而眼下呢?晋王一家独大,已经引起官家忌惮,官家迁都,就可以离开晋王苦心经营十年,势力盘根错结、耳目遍及朝野的开封城另起炉灶。

  如今情形,晋王就在陛下掌握之中,开封已落入皇三弟和魏王德昭手中,官家提拔焦节度,重赏洛阳守军,又有起伏恩相之意,如此一来,数管齐下,晋王势力,必可一举拔了除!”

  赵普摇了摇头,低沉地道:“那却未必……”

  沉默半晌,他才吩咐道:“你回去,再不可来,仍然一心一意为晋王慕僚,绝不可露出半点异心,陛下迁都能否成功,就是能否决定立储关健所在,我们静观其变,绝不插手。”

  慕容求醉大惑不解,迟疑半晌,这才拱手道:“是,求醉谨遵恩相吩咐。”

  看着慕容求醉远去的背影,赵普久久不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堂下一股yin风回旋,吹得他机灵打个冷颤,赵普才拂袖转身,喃喃自语道:“潜居于此,置身事外,赵某已看得十分清楚了,陛下最强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如果他战胜不了自己,那就一切休谈……赵匡胤果然宣布迁都了。迁都洛阳,将开封这个政治、经济中心一分为二,经济留于开封,政治迁往洛阳,这就一举瓦解了赵光义苦心经营十年的潜势力,分拆、制衡,正是赵匡胤的拿手好戏,正是靠着这种手段,他彻底解决了自五代以来武将篡位成风的习惯,建国短短几年,就把天下州府官吏尽皆控制在朝廷手中,但凡所占之地,不使一个藩镇出现。

  如今他已调虎离山,又施恩于当地驻军最高统帅,近一步笼络住了军队,赵光义这只离了山的老虎,还能不乖乖任由他的摆布吗?这就是赵匡胤兵不血刃地解决内部危机的手段。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迁都的意思刚刚表达出来,就遭到了朝野一致反对。百官哗然,他是预料到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百官竟然会旗帜鲜明的表示反对,难道满朝文武都已被二弟收买?

  不,不会。

  赵匡胤的目光从正争辩的面红耳赤的大臣们脸上掠过,轻轻地摇了摇头。御史中丞刘温叟不会背叛他,禁军殿前司控鹤指挥使田重进不会背叛他,枢密使曹彬不会背叛他,卢多辽、薛居正、吕馀庆,这三位亲手提拔上来的宰相不会级叛他,禁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党进、大将呼延赞……他们都不会背叛他,可是……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也坚决反对迁都,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一位文官面红耳赤地叫道:“吾以为,陛下先迁洛阳,观天下大势再迁长安之所言大有道理,远胜于定都开封。长安有黄河、秦岭为屏障,坐关中而望天下,有帝王之气。洛阳北有大河横绝,南有伊阙锁闭,东有成皋、虎牢之固,西有龙门、崤山之险。而开封无名川大山可据,黄河难为凭仗反成祸患,一旦敌来从任何一个方向都可进攻,一马平川毫无险要的地势,更加利于北人的战马驰骋,将来一旦与北国对峙,非百万大军不可守,冗兵无数,国力如何负担?俟成臃肿,贻患子孙,不如迁都洛阳,据山河之险而去冗兵,可安天下也。”

  一个将军蹭地一下跳了出来,大声咆哮道:“一派胡言,我朝新立,国力有限,大兴土木必然动摇国本,再者,如今之关中已非昔ri之关中,百业凋零,人口稀少,如何可为天下中枢?至于洛阳,亦不如开封便利,全国赋税,仗运河供给,一旦迁都洛阳,车马络绎,整ri不绝,所费又岂少于军费?”

  “非也,非也,”又一个文官跳出来,摇头晃脑地道:“建邦设都,皆凭险阻。山川者,天下之险阻也;城池者,人之险阻也。城池必以山川为固。汴乃四战之地,当取天下时,必取汴地,及天下既定而守汴,则岌岌可危矣。北戎势重,京师藩篱尽撤,堰而无备,当营洛阳,以为……”

  他还没说完,另一个文官便跳出来反驳:“洛阳非处四通五达之地,不足以供养皇室,抚济万民,汴梁无山河之险,可以兵为险,天下富庶,难道不足以汴京之兵么?”

  “你们两个穷措大,掉的什么烂书袋!”又一个将军跳出来,这位将军目不识丁,听他俩之乎者也的,也听不明白谁是跟他一个意见的,干脆一块儿骂了:“什么险不险的,江南以大江为险,险是不险?将熊兵锉,一攻即克,可见山河不险,不及兵备之重,某以为,汴京大好,不必迁都。”

  “将军此言差矣,国都并非定于一地便当永不迁移,昔盘庚迁殷,商朝中兴;周朝自周原而迁镐京,终于强盛而灭殷商;魏孝文帝自平城迁都洛阳,削弱诸酋首之力而集王权,得以称霸天下,今若迁都洛阳,以固险之jing兵用来北伐燕云,则江山永固矣!”

  “陛下,陛下!”

  眼见文武百官争吵不休,铁骑左右厢都指挥使李怀忠按捺不住走上前来,李怀忠骁勇善战,忠心耿耿,乃是赵匡胤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一见他站出来,有点焦头烂额的赵匡胤甚是喜悦,忙俯身道:“爱卿有何话说?”

  李怀忠小心翼翼地措辞道:“陛下,东京汴梁有汴渠之漕运,每年从江、淮间运米数百万斛,以济京师百万之众,如果陛下迁都洛阳,如何运粮呢?再者,府库重,其根本都在汴梁,如今中原一统,天下却未定,实不宜仓促动摇啊。臣以为……此事可否容后再议,缓缓实施,以免伤了元气呢?”

  赵匡胤缓缓坐直了身子,面上毫无表情,眸底却闪过一抹浓浓的失望,甚至……痛苦。

  他明白了,他已经都看明白了,他看得出汴梁之弊,这些开国功臣们哪怕是文官,也大多通晓军事,怎么会看不出汴梁的致命缺陷?然而,他们还是极力地反对,他们并不是被赵光义收买了,而是被利益收买了,被属于他们个人的利益……他们的家在汴梁,他们的财富、土地、亲眷、豪宅,全都在汴梁,他们经营的粮油铺子、绸锻庄子、当铺银铺酒楼茶肆全都在汴梁,他们怎么肯走?就算他们觉得京师应该迁走,他们也绝不希望在他们当官的时候迁走……“晋王,你怎么看?”赵匡胤默然半晌,转向了同样默然半晌的赵光义。

  赵光义眼见群臣的反应,心头的一块大石已经落了地,他缓缓地、沉稳地走到御座前,忽然双膝跪下,郑重地行了个礼,朗声答道:“臣,反对迁都。”

  赵匡胤苦涩地笑了笑:“晋王,朕所说的理由,你可曾听清了?”

  “臣听清了。”赵光义沉稳地道:“但臣以为,江山之固,在德,不在险!”

  赵匡胤的脸颊抽搐了一下,久久不作一语。

  在德不在险?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只要得民心,就一定守得住天下?李煜虽然浑蛋,可是江南民心并不向宋;孟昶的税是收的重了些,可是蜀人并未盼着宋人去“解救”他们,他们守住了江山么?

  曾经,也有一位圣人门徒整天叫嚣对付匈奴“在德不在险”,那是汉武帝的时候,汉武帝二话没说,直接把他送到边疆对匈奴以德服人去了,其结果是,没多久匈奴就砍了他的脑袋,攻进城来,肆意烧杀掳掠,jianyin妇女。

  可是,他能用同样的办法对付赵光义么?这是他的亲兄弟啊!

  此次为了迁都,他的确做了大量准备,包括军事上的,但是有一件事他没料到,有一件事他下不了决心。他没料到就连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文武大臣,也有这么多敢当面反对他的迁都之议的,他无法下定决心,杀一儆百,拿自己的同胞兄弟开刀……怎么办?不顾一切,悍然专断?他做不到,杀人如麻的流氓刘邦在满朝文武一致反对的情况下都不敢擅自撤换太子,在如今江山初定、力求平稳的时候,他同样不能冒天下之大讳独断专行,执意迁都。

  杨浩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和罗公明是少数几个没有发表意见的官员。罗公明是历经几朝的老油条,轻易决不发表意见,而杨浩,杨浩其实看的很明白,宋国后来冗兵冗政固然有着其他原因,但是汴梁做为国都,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

  洛阳不好么?长安不好么?那里现在经济不发达,人口太少?这叫什么理由,一旦政治中心迁到那儿去,以百年之功,怎么可能不会重新兴旺起来?长安,那是两百年后纵横天下所向无敌的蒙古铁骑都无法正面攻破的所在。可是,他不能说什么,因为他也明白,迁都成功于否,真正的要害所在,并不在你摆出多少堂皇的理由,而在于赵氏两兄弟之间的较量,那才是决定之关键。

  赵匡胤一代帝王,此番往洛阳祭祖,他已经做好了种种准备,现在,只看他能不能杀伐决断,用明成祖朱棣一般用铁血手段,骇退一切不和谐的声音,他有这个魄力,有这么冷血的心肠么?

  “此事,暂且搁置,容后……再议吧,退朝……”赵匡胤吃力地站起来,缓缓向后殿行去,一向龙jing虎猛的赵匡胤,这是头一回在文武百官面前露出疲惫之se。

  杨浩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隐隐有些发涩,他开始有些同情这位皇帝了,有些事,他做的不是不对,他不是做不到,而是……他不能去做,他是个英雄,但是他做不了杀伐决断、太上忘情的盖世英雄……一连几天,皇上称病不出,既不游览故地,也不开朝会,看那样子,赵官家心结未去,暂时没有心情再游山玩水了,文武百官也都清闲下来,杨浩也很闲,他整天抻着脖子到处乱逛,看到谁都觉得像是“飞羽”的人,哪怕是看到个要饭的,他都希望那乞丐嗖地一下蹿到他面前来,低声问他:“要毛片吗?”啊不……应该是低声禀告:“大人,飞羽前来候命。”

  可惜,等来等去就是不见“飞羽”的人来,杨浩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离开芦州之后,“飞羽”已经彻底焕散了。

  就在这时,他望眼yu穿的人终于来了。

  “大人,大人”,杨浩带着俩亲兵刚从白马寺逛出来,石狮子后面忽然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向他招手,杨浩大奇:“做生意都做到这儿来了?也不怕佛祖怪罪。”

  定睛一看,杨浩唬了一跳:“叶大少?”

  杨浩四下看看,赶紧登车,向女装打扮的叶之璇递个眼se,叶大少会意,一个箭步便上了车子,坐到他的旁边,杨浩立即放下车帘,诧异地看着他一脸风尘的模样问道:“你……怎么这般模样?”

  叶大少哭丧着脸道:“是不是很像被人强jian过?”

  “唔……,像……”

  叶大少很幽怨地又问:“像是被几个人强jian过?”

  杨浩的脸颊抽搐了几下:“你……你不是真的……那啥……了吧?”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龙王传说  天富平台  抓码王  uedbet  am  天富平台  188  伟德养生网  高德娱乐  365日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