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1章 宫闱
  罗冬儿脚步轻快,就像一只穿花蝴蝶似的一路飞到了月华宫,看得宫中内侍啧啧称奇,这位一向坐不动、行不摇,言不高声、笑不露齿的罗尚官如此步履轻盈、满面春风,还是破天荒头一遭呢。

  到了月华宫外,罗冬儿停顿了一下,让呼吸和神情从容下来,这才举步走进殿去。

  黄绫帷幄,仙鹤焚香,穹顶正中下方,置着一条书案,书案上摆着文房四宝,和两摞高高的案牍。萧绰居中而坐,正在翻阅一封奏章,一双黛眉轻轻锁着,若有所思,冬儿见了忙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身边。

  萧绰手中悬着朱笔,脸色阴霾,神情犹豫,朱笔一捺一悬,久久不能落笔,过了半晌,她忽然轻轻一叹,搁下毛笔,向御座上一靠,闭起了眼睛。

  冬儿走到御座后面,轻轻为她揉捏香肩,萧绰微微一动,随即却放松了身子,过了片刻,她开口问道:“宋使回到馆驿,对你可曾交待些什么?”

  “并不曾说过什么……”冬儿脸色微晕,眸波发亮,她抿了抿嘴唇,柔声道:“他只说……宋国皇帝对他此次出使交涉的事情十分在意,希望娘娘早做决断,给予答复,以免路途遥过错,耽搁了他的归程……”

  萧绰唇角一勾,似笑非笑地道:“哼哼,赵匡胤如此迫不及待么。”

  她抬起手,轻轻按住冬儿的柔荑,轻轻叹道:“朕已看过国书,心中犹疑难决,冬儿,朕该怎么办才好?”

  冬儿迟疑地道:“赵官家……提了什么要求为难娘娘娘么?”

  萧绰冷笑:“他能为难朕什么?我契丹之患,从来不在中原,而在……,而在我朝内部!”

  她霍地站起身来,在殿中缓缓走动:“太祖征渤海国归途中病逝,太宗皇帝继位,讨伐中原途中,复于军中病死,三军拥立随军作战的耶律阮为帝,是为世宗,然太后想立皇弟耶律李胡为帝,国内遂起战乱,这是我朝第一次内乱,幸赖大将军耶律质屋从中斡旋,太后深明大义,承认了世宗的皇位,国内始定。

  世宗皇帝帮助汉国攻打周国时,于睡梦之中被大将耶律察哥一刀弑杀于帐内,遂自立为帝。太宗长子耶律璟和大将耶律屋质又率兵讨代,杀死察哥,耶律璟称帝,是为穆宗。穆宗为帝时,我朝叛乱频仍,萧眉古、耶律娄国、耶律敌烈、耶律宛、耶律寿远、楚阿不、耶律喜隐……,先后起兵造反,大大削弱了我朝实力。此时,正是赵匡胤黄袍加身之时,若非我朝内乱频仍,他怎么会有机会坐稳帝位,一统中原?

  穆宗昏庸嗜杀,诸部离心离德,是以巡游时被近侍暗杀于帐内,朝廷始立今上。今上重用汉官、整顿吏治、减轻刑罚、兴修水利、发展农耕,短短两年功夫,我朝已重现中兴之象,今上实是一位难得的明君。可惜……今上龙体一向羸弱,遇刺之后更是缠绵病榻,时昏时醒,朕为此忧心忡忡……”

  罗冬儿不知萧后这番感慨因何而发,小心地筹措着说辞道:“皇上虽然龙体不适,幸有娘娘女中巾帼,文武双全,治国有方,满朝文武、天下百姓莫不交口称赞,庆王利欲熏心,虽然谋反,但迅速被驱逐远去,由此可见一斑,娘娘何以突发如此感慨?”

  萧绰落寞地一笑,幽幽地道:“朕做的再好,也是女子。天下,需要的是一位皇帝。帝为日,后为月,长生天保佑的契丹之主应该是一个大好男儿,月亮……永远不会变成太阳的。朕就是浑身本领,单是这女儿身,就镇压不住这天下江山。”

  她叹息一声,又道:“世宗、穆宗、耶律察哥,哪个不是勇冠三军的人物,尚且有人谋反篡位,今上病体羸弱,旁人怎么会不觊觎皇位呢?”

  冬儿目光一闪,迟疑道:“庆王谋反,已被挫败,娘娘何必太过担心?”

  萧绰淡淡一笑:“内忧外患,岂止于此?”

  她顿了一顿,指指那摞奏折,说道:“喏,室韦(蒙古)说去年频逢天灾,国困民穷,今年的贡物实在拿不出来,祈求我皇宽宥,其实不过是看我朝自顾不暇,失了恭驯之心,可是如今情形,朕能不‘宽宥’么?

  她冷笑一声,又道:“女真人阳奉阴违,年前刚刚遣使纳贡,向我朝称臣,如今便又派人袭我边寨部族,抢掠牛羊,掳夺子女。就像我边塞部落去劫掠宋国一般,女真人也来打咱们的草谷了。富的,总被穷的抢。可是,如果我朝没有内乱,国势强势,兵强马壮,他们……敢么?”

  萧绰的声音更加疲惫慵懒:“庆王谋逆失败,一路西逃,如今已遁入横山,以迅电不及瞑目之势强取银州,据城自守。吐蕃、回纥诸部见他灭了自家的世仇,对他颇有亲近之意。庆王得城中粮草财帛无数,又仗地利人和,耶律休哥劳师远征,既无援兵、又无粮草,朕放心不下,已下令命他回师了。庆王一旦在银州占住脚,再想讨伐便大大不易,他是太宗一脉,在我朝诸部之中不无煽动的能耐,这是我朝的心腹大患啊……”

  冬儿微微凝思,沉吟说道:“冬儿曾听娘娘论及天下大势,曾说过银州……是夏州李氏的地盘吧?庆王强占银州,夏州李氏岂肯甘休?或许……不需要娘娘动手,夏州李氏就会收拾了他。”

  萧绰晒然一笑:“夏州李氏?今非昔比了。这两年,夏州李氏内忧外患,焦头烂额。朕依细作探马送回的消息分析,西北情形如今这般诡异,幕后一定有一只黑手,正在打夏州李氏的主意。”

  她的媚目中微微露出思索之色,说道:“每一次,李光睿费尽心思与吐蕃、回纥想要议和的时候,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变故致使和谈不成,实在古怪。党项八部中,除拓拔氏一族,其余诸部的反应也十分古怪,如今情形,夏州李氏对银州已是鞭长莫及,庆王这个大便宜是捡定了。”

  说到这儿,萧绰苦笑道:“这个时候,宋国竟要伐汉国。汉国虽只剩下寥寥数城,人口稀少,对朕来说,不过是一块鸡肋,可是汉国对我朝称臣纳贡,向来礼敬有加,如果我朝不肯相援,那么室韦、女真、东靺、斡郎改、辖戛斯、粘八葛看在眼中,必然对我朝失去畏惧恭敬之心。如果我朝发兵援汉,则势必要与宋国直接开战,以我朝如今情形,劳师远征,未必就有胜算,宋国如果因此再予庆王资助,那就危险了……”

  看着这个年龄与自己相仿,却整日为了军事大事操劳的皇后,冬儿心中不无同情,可是她如今既已登上皇后的宝座,就再回不得头,这份重担,谁能帮她分担呢?

  萧绰发泄了一阵,心情平静下来:“赵匡胤对汉国是志在必得,而朕……如今却已没有必保汉国的理由。汉国这枚棋子,是必须要弃掉的了,可是我朝的体面,也得尽量周全。冬儿,你过来,朕有话吩咐于你。”

  “是,”冬儿连忙凑近了去,萧绰附耳对她嘱咐一番,冬儿先是一怔,既而频频点头。

  萧绰刚刚说到一半儿,门口出现一名内侍,细声细气地道:“娘娘,耶律三明大人求见。”

  萧绰眉头微微一皱,又对冬儿急急嘱咐几句,冬儿依命退下,萧绰回到案后坐直了身子,顷刻间便又恢复了精神奕奕的威严仪态,她拿起御笔,一边浏览奏章,一边漫声说道:“宣三明大人进见。”

  契丹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嫡系皇族如今有三支,分别源自太宗、世宗和李胡。当今皇上耶律贤是世宗之子,庆王是太宗一脉,而耶律三明则是李胡一脉。如今庆王叛乱,远逃西北,朝中对李胡一派甚是倚重,耶律三明做为李胡一派的代表,最近也异常地活跃起来。

  耶律三明进殿,一见萧绰,便笑吟吟地施礼道:“娘娘实在勤政,正在批阅奏章么?”

  萧绰放下朱笔,勉强露出笑意:“三明大人来了,快快看座,三明大人此来,有甚么事么?”

  耶律三明眉头一皱,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叹道:“唉,还不是为了朝廷上的事么。娘娘,现在人心浮动,朝野不安,身为朝廷重臣,三明忧心忡忡呀。”

  萧绰黛眉微蹙,说道:“叛逆已逐,上京已恢复昔日繁华,有甚么人心浮动,朝野不安,朕怎么不曾与闻?”

  耶律三明道:“这些事情,旁人自然是不敢说与娘娘听的。如今……民间传言,说皇帝已然驾崩,皇上无后,女主秘不发丧,萧氏有意篡夺皇权,许多忠于朝廷的部落也是人心惶惶,不时派人秘密赴京探问,这种情形持续下去必生祸患。”

  萧绰玉颜一寒,冷冷地道:“皇上好端端地在那儿,三明大人难道不知道么?昨儿皇上身子舒适了些,还着人扶出来在院子里晒了晒太阳……”

  耶律三明满脸陪笑地道:“是是是,这个嘛,我自然是知道的,可问题是,上京百姓、诸部首领们信不过呀,咱总不能把他们都请进来,让他们都来见见皇上吧?”

  萧绰淡淡地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谣言久而自去,怕它何来?”

  耶律三明狡黠地一笑:“话是这么说,可是庆王在外,正好籍此生事,说他是为了扶保耶律氏的江山,这种话着实蛊惑民心,吸引了不少部族投奔,如此下去,甚是堪虑。朝中大臣们都是忧虑万分,身为耶律皇族一份子,三明更是寝食难安。”

  他偷偷瞄了萧绰一眼,捻着胡须,慢条斯理地道:“三明同几位王公大臣计议了一番,觉得首要之务是安抚民心,民心定则军心定,讨伐叛逆,方有成功的可能。而要安抚民心呢,就要平息朝野间不实的传言。臣愿将犬子过继于皇帝、皇后膝下,好歹他也是我耶律嫡系皇族嘛,朝中有了太子,什么国无幼主啊,萧氏篡权啊,一切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立其子为皇子?此议若果成真,恐怕皇上不死也要死了,就连我也难逃生天……”,萧绰冷笑,不过他说与几位王公大臣计议……,这几位王公大臣都是谁?萧绰心中惊疑,沉声说道:“皇上春秋正盛,何虑无子?如今这个时候,如果仓促过继太子,才更会引得天下人疑虑不安,其中道理,三明大人难道不明白?”

  耶律三明脸色沉了下来,冷冷地道:“臣一心为了社稷、为了朝廷,却受皇后如此猜忌么?皇上若能龙体康复,皇后早诞龙子,那自然最好不过,只是……皇上一日不康复、皇储一日不诞生,朝野诸部一日不得安生,庆王那里也会有恃无恐,日久人心思变,上京再生祸乱时,恐怕就不会如此次一般容易平息了。三明言尽于此,告辞!”

  耶律三明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萧绰铁青着颜色看他嚣张退去,气得娇躯颤抖:“如此情形,已几近于逼宫了,朕一介女子,所赖者,就是皇族与萧氏的支持,才能政令畅通,如果朝中文武果生异心……”

  萧绰心头泛起一阵寒意:“我会不会像世宗、穆宗、耶律察哥一样,就在寝帐之内、睡梦之中,被人一刀砍下头颅?”

  虽身在皇宫大内,重重护卫之中,萧绰忽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感觉,指尖都冰冷起来……

  契丹的国宴设在一座毡帐之中,按照契丹人的传统习俗。皇后萧绰高踞上位,尚官罗冬儿侍候一旁,德王耶律三明、北府宰相加、同政事门下平章事室昉和赶回朝中述职的南院枢密使郭袭,这几位重量级人物亲自陪同款待,辽通事舍人墨水痕也赫然在列。

  罗克敌、弯刀小六和铁牛又莫名其妙地升官儿了,昨日傍晚,皇后突下懿旨,擢升罗克敌为都指挥使、弯刀小六和铁牛为指挥使,执掌宫廷御卫,他们原本是负责上京安危的将领之一,顷刻间变成了负责皇城安全的侍卫统领,职权范围虽然缩小了,实权却大大提升了,如今皇城的内城侍卫由尚官罗冬儿负责,外城侍卫八名指挥,本来尽是皇族,如今罗克敌三个新晋权贵却也济身其间了。

  席间,萧后回馈国礼,雪玉貂皮一领、火红狐狸皮一领、北珠一盆,骏马十匹。

  室昉、郭袭两位大臣殷勤劝酒,杨浩只得收敛心神,与他们谈笑尽欢,偶尔注意到一双妙眸幽幽投注在自己身上,微一抬头,便见冬儿正含羞望来,一对夫妻,眉眼传情,虽然克制,却也乐在其中。

  当然,他也没有忘了正事,酒酣耳热之际,杨浩犹自向那位娇丽动人的皇后娘娘举杯敬酒,又道:“昨日外臣已将国书奉上,皇后娘娘圣明,还望早做决定。若此事成,相信贵我两国邻邦交谊会益臻亲密。仰托长生天降佑,贵我两国定能永享升平之福。”

  人前的萧后丽色照人、容光焕发,决无半点寝宫之中的软弱疲惫模样,听着杨浩的和平之语,想着赵匡胤国书中所言:“河东逆命,所当问罪,若北朝不援,则亲和如故;不然,惟有战耳!”心中不由冷笑,脸上却笑颜如花,嫣然说道:“贵使远来,虽负国命,何必仓促而归?不妨在朕的上京多住几日,我上京城对贵使便是一座不设防之城,各处风物,任你往来观赏。待国书修订已毕,朕会着人护送贵使返国,断不会耽搁了时间。”

  “如此,多谢皇后娘娘。”

  杨浩说着,睃了冬儿一眼,心道:“上京风物,任我往来观赏,毫不设防么?我只想去一个地方、只想观赏一件妙物,不晓得皇后懿旨在手,是不是能来去自如?”

  冬儿一见他目光,便晓得这家伙不怀好意,她又好气又好笑,又觉甜蜜无比,想起杨浩的怀抱,想起那丁家粮仓顶上的无边风月,心中亦不觉荡漾,连忙捧一大杯酒,狠狠地喝了一口,腹中顿觉火热,眼饧耳热,倒是更加媚艳如同一朵粉桃花。

  新晋都指挥使罗克敌正悠哉悠哉地在皇城中巡游,眉开眼笑,那因为一脸大胡子本来显得冷酷的脸部线条也柔和起来。因为他身旁正伴着一位素衫少女,清丽动人,明眸皓齿。

  丁玉落妙眸一转,好奇地问道:“皇宫中,怎么还扎着许多毡帐呀?”

  罗克敌笑容可掬地道:“这个,就是契丹人的习俗了,有些王公大臣进京晋见,住不惯咱们汉人的房子,就要用这毡帐。而且,契丹人是马上民族,皇帝也不可以生疏了骑射游牧,宫中设立毡帐,可以让皇子皇女们从小熟悉……”

  “罗四哥,这个女人是谁?”

  桃花丛中忽地闪出一个浓眉大眼的汉装少女,满脸妒意地盯着丁玉落,恨恨问道。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赌球  永利app  银河国际  bet188人  大小球天影  澳门足球  365杯  威廉希尔app  澳门赌球  足球赛事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