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2章 窃玉
  “雅公主。”

  一见耶律雅,罗克敌叉手施礼,礼数无缺,神态却冷淡下来:“雅公主,这位是在下的朋友。”

  “朋友?”

  耶律雅冷笑不已,眼前的女子一身素白的衣裳,如一朵梨花般飘逸皎洁。修长的身材,纤腰盈盈一握,五官秀美,眸波清澈,英气中不失柔婉,那种味道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具备的,心中登时又嫉又恨,登时又妒又恨,口不择言地道:“朋友?我看是你的相好吧。”

  丁玉落听了双眉不由一挑,胸中涌起怒气,罗克敌已然沉下脸se,冷冷地道:“公主,请自重身份。”

  耶律雅见他对这白衣女子和对自己的态度天渊之别,心中一阵气苦,涨红着脸道:“身份?似乎罗将军才该自重身份,这个地方什么人都能来去自如吗?”

  罗克敌夷然一笑:“殿下,这里是皇城,却不是内城。勋卿权贵,官员士绅,皆不禁足。丁姑娘是我罗某的朋友,宫卫都指挥使要带自己的朋友游览一下皇城,这个资格还是有的吧?如果公主觉得罗某逾权,可以禀报皇上、娘娘,公主虽身份贵重,却无权干涉我这朝廷命官行为,雅公主,你说是么?”

  “你……你好……”

  耶律雅气的浑身哆嗦,眼泪不争气地涌了出来。她不想在丁玉落这个情敌面前丢脸,转身拂袖而去。这番举动,早落在不远处一个有心人的眼中,见耶律雅离开,那人眼珠一转,迅速向她前途截去。

  丁玉落不安地道:“罗兄,因为我害你得罪了公主,于你恐多有不便……”

  “这没甚么,不ri我们就要离开,怕她何来。”罗克敌展颜笑道:“再者,我对玉落姑娘一见……呃……如故,你又是杨兄的妹子,于情于理,都当爱护,哪能让你受人欺辱。”

  丁玉落伸出纤纤玉手,压住眼前遮目的一枝梨花,看着雅公主远去的背影,埋怨道:“你怎不说我是你妹子?那样岂不少了许多麻烦?”

  罗克敌脱口道:“我怎能认你做妹子。”

  “嗯?”丁玉落诧异地扬起了双眉,好笑地道:“权宜之计呀将军大人,你的兵书都读到哪儿去了?”

  罗克敌讪讪地道:“这个……,你那理由,因为知道我与冬儿的关系,才好拿来做托辞。我和冬儿是被他们掳来契丹的,哪有可能有个什么妹子从中原打听到我们的消息千里迢迢赶来投奔?一旦说出来,反会惹人怀疑,这个理由在雅公主面前根本经不得推敲的,她想猜疑,由她去好了,我不介意……”

  丁玉落听了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大人,你不介意,可我介意好吧?”

  罗克敌满脸胡须中泛起一抹可见的chao红,干笑道:“这个……不知道玉落姑娘什么时候才会不介意呢?”

  丁玉落伸手遥指,促狭地笑道:“等沧海变了桑田,等天荒地老,嗯……或许本姑娘会不再介意。”

  罗克敌松了口气,满脸笑容道:“姑娘既许了我时间就好。天荒地老,沧海桑田,罗克敌等得……”

  丁玉落妙眸斜睨,盈盈向他一瞥:“这个家伙……真的是二哥口中那个杀伐决断的罗军主,率三百死士横刀阻千骑的罗克敌么?看他猛张飞似的一张嘴巴,说出话来,却比那些惯会吟风弄月的公子哥儿还要动听呢”

  见她眼泪,罗克敌惴惴不安起来,吃吃地道:“玉落姑娘,罗某……太过孟浪了,如果得罪了姑娘,尚望海涵……”

  丁玉落心神一清,颊上有些发热,她避开罗克敌的目光,漫声说道:“你没有得罪我啊,既然足下这么有耐心,那……你就耐心地等吧……”说罢分花拂柳,疾步行去。

  罗克敌使劲一拍脑门,懊恼地道:“小六说女儿家喜欢说反话来着,她说没有得罪,那我就是真的得罪她了。唉,怎么这般笨口拙舌,从小只知舞枪弄棒,哪懂得哄女孩儿家开心,早知会有今ri,我当初该跟三哥好好学点风月本事才对……”

  他一边自怨自艾,一边追着丁玉落去了。

  雅公主甫一离开罗克敌视线,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珍珠,扑簌簌地滚落下来。这时前面突地出现一人,雅公主闪避不及,泪眼迷离中见那人是自己堂兄,德王耶律三明长子,皇宫八大指挥使之一的耶律楚狂,连忙微微垂目,恐他笑话自己。

  “哎呀呀,这是哪个吃了熊心豹胆,欺负了我家雅儿啊?”

  她脸上的泪光终究没有避开耶律楚狂的眼睛,耶律雅微微止步,哽声见礼:“楚狂将军。”

  “嗳,叫堂兄就好,什么将不将军的,雅儿,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了你?”耶律三明笑眯眯地走近过来,向远远正在走开的罗克敌瞟了一眼,弩嘴道:“是为了那个南蛮子么?”

  “堂兄,罗将军与你同殿称臣,份属同僚,如此相称,恐不妥当……”

  “啧啧啧,这时候还护着他?雅儿啊,堂兄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

  耶律楚狂笑吟吟地道:“我知道,那南蛮……罗指挥呢,通文墨、jing武艺,虽然一蓬大胡子乱糟糟的,其实眉眼很是英俊,要是剃光了,肯定是个让女儿家喜欢的小白脸。如今,他又受今上宠信,前程似锦啊。这才多久,就已官至都指挥使,将来有机会放出去打上几仗,立几场大功回来,那还得了?说起来嘛,跟咱们家雅儿也算勉强般配了……”

  耶律雅颊上一热,嗔道:“党兄莫要乱讲,雅儿和罗将军之间什么事儿都没有。”

  耶律楚狂嘿嘿一笑,说道:“雅儿,在自己大哥面前,还用得着掩饰什么?你对罗将军的心意,皇宫上下谁还看不出来?”

  他咂巴了一下嘴儿,说道:“不过……看这情形,罗将军似乎无意做咱们契丹的驸马呀。”

  耶律雅脸se顿时一黯,耶律三明嘿嘿笑道:“不过……如果雅儿真有心想下嫁罗指挥的话,也未必没有办法,堂兄教你个法子,包你如意……”

  耶律雅眼神一亮,脱口问道:“堂兄,你有什么办法?”

  耶律楚狂为难地道:“不过……这个……法儿……”

  耶律雅擦擦眼泪,拉住他衣袖跺脚道:“哎呀,堂兄,你快说嘛。”

  耶律楚狂鬼鬼祟祟地四下看看,附耳对耶律雅低语一番,耶律雅听了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没好气地道:“堂兄这算什么烂主意?雅儿堂堂一国公主,岂能……岂能这般下作?”

  耶律楚狂翻个白眼儿,不以为然地道:“不下套子,怎么抓得住天上的雄鹰?不下夹子,怎么捕得了凶狠的草原狼?不管用什么法子,总要先下饵料啊。我看罗指挥已经被那位白衣姑娘迷住了,机会稍纵即逝,你要是再犹豫不决,到手的猎物就要飞走喽。只要能得到自己喜爱的男人,用些手段有什么关系,雅儿,切勿自误喔……”

  耶律楚狂微微一笑,从若有所思的耶律雅身旁施施然走过:“要是想清楚了,你就来找堂兄……”

  耶律楚狂洋洋得意,走出不多远,就见父亲站在自己面前,把他吓了一跳,连忙站住:“父亲大人,您……不是正在饮宴么,已经结束了?”

  耶律三明沉着脸嗯了一声,问道:“跟雅公主说什么呢?”

  耶律楚狂咧嘴一笑,把自己方才所言说了一遍,耶律三明蹙眉道:“你怎么给她出这种主意,整ri不务正业。”

  耶律楚狂急着辩解道:“父亲大人,儿子怎么不误正业,这还不是为了父亲大人的大业着想?”

  耶律三明胡须翘了起来,怒道:“这种事情,和爹的大业有个屁的关系,你……唔……我明白了……”

  耶律三明目光闪烁,忽地若有所悟。耶律楚狂眼中露出yin鹫的神se:“父亲大人,如今庆王在外扯旗造反,正好为我所用,机会难得呀,可是娘娘软硬不吃,如今她大力提拔罗克敌、童羽、王铁牛,摆明了对宫卫也不放心,想要安插自己人进去。如果咱们用手段把这三个人也掌握在手,你说……会不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那根稻草?”

  耶律三明捋须略一沉吟,说道:“你还不算太蠢。不过,你这步棋,只可做为闲棋,能不能派上大用场,不可抱太大的希望。yin谋诡计只是小道,不足为恃。要想让强者屈服,必须要掌握能让她低头的力量,强大的实力,才是必胜的保证。”

  他嘴角一撇,冷冷笑道:“今ri设宴款待一个宋国使者,用得着北府宰相、南院枢密使一同出席么?她不过是想用这两位大人对她的支持向你爹施压罢了。你去忙你的,如果雅公主不为所动,你不可再生事端。今晚,爹再去见见萧展飞那个老狐狸,如果能争取到萧家人的全力支持,那时……娘娘还有何所恃?”

  ※※※※※※※※※※※※※※※※※※※※※※※酒宴上,北府宰相室昉和南院枢密使郭袭两位重量级人物劝酒殷勤,对国书中所言,少不了也要议论几句,三人在萧后面前唇枪舌箭一番,耶律三明意不在此,却是早早的藉口身体不适退场了。

  室昉酒劝得殷勤,说出来的话却也如酒之烈:“杨大人,贵国皇帝的国书,本相亦已看过。汉国自立国之初,便向我契丹称臣,年年纳贡、岁岁来朝,以契丹属国自居。如今贵国意yu攻打汉国,如果我契丹袖手旁观,国中诸部会怎么看?四方藩国会怎么看?如果易地而处,换了你杨大人,会答应这样无理的要求么?”

  杨浩咳嗽一声,板起面孔道:“大人此言差矣,如果贵国的乙室部落脱离契丹,向我宋国称臣,年年纳贡,岁岁来朝,那么皇后兴兵讨伐时,我们宋国是不是也要理直气壮地出兵援助呢?”

  南院枢密使郭袭道:“杨大人这话从何说起?契丹八部本为一体,如果乙室部果然脱离我朝向贵国称臣,那是叛国之举,朝兵兴兵讨伐天经地义……”

  杨浩拱手道:“郭大人说的在理,我宋国与汉国原本也是一体,后来虽一分为二,却俱是汉人天下……”

  萧绰听到这里,嫣然插口道:“汉国刘氏,乃沙陀族人,什么时候成了汉人,朕怎么不知道?”

  杨浩脸上一红,心中暗骂:“你说你沙陀人跟什么时髦,起什么汉姓,害得我常常忘了你本来的出身。”

  但他脸上却是不动声se,大言不惭地道:“今ri之契丹,是匈奴、鲜卑融合而成。皇后如今会将契丹八部分得那么清吗?汉国与宋国皆为汉土,且原本乃是一国,此乃不争之事实。如今我宋国皇帝yu弥合国土,上合天理、下顺民心,有何不妥呢?

  如今的汉国风雨飘零,摇摇yu坠,是一块涂不上墙的泥巴,皇后何必为了这样的汉国与我宋国为敌呢?皇后一国至尊,高屋建瓴,当能看清其中利弊得失。是否援汉,对契丹来说并不重要,契丹如要傲视诸国,只须契丹八部团结一心,同进同退,试问谁敢轻侮?如今庆王在外,蛊惑人心,对朝廷来说,才是最大的祸患。如果皇后能够答应袖手不理汉国之事,那么我朝投桃报李,对贵国平叛一事必也给予最大的支持和帮助,这不是合则两利吗?”

  冬儿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夫君在皇后面前侃侃而谈,态度从容,眸中不禁露出倾慕欢喜之se,可怜萧后的底线早已通过冬儿之口让杨浩知道了,眼见杨浩寸步不让、也不肯多做承诺,两位大臣哪晓得自家的底牌早被人家掀开看了,还以为赵匡胤此番伐汉,已经把契丹出兵的可能考虑在内,室昉和郭袭暗叹一声,互相报以无奈的一瞥:“看来,从宋人口中,是掏不出更多的好处了。”

  萧绰见两位重臣也是铩羽而归,便绝口不再提及此事,宾主就此只论两国风土人情,谈笑尽欢,然后使罗冬儿将杨浩送出内城。

  到了内城边上,杨浩回身施礼:“罗尚官留步。”

  罗冬儿止步,浅浅施礼:“杨大人慢行。”然后,放低了声音,小声道:“今晚,可去我那里。”

  杨浩登时大喜,机jing地一扫站在冬儿身后不远处的几名红衣女兵,喜动眉毛地小声道:“娘子,今晚得空了?天可怜见啊,自重见娘子,为夫仍是夜夜空床……”

  罗冬儿脸se微晕,轻嗔道:“说什么呢,罗四哥他们都去,一起商量事情。”

  杨浩一听,嗒然若丧:“喔……”提高嗓门又道:“承蒙款待,感激不胜。请罗尚官回复娘娘,再致谢意。”

  罗冬儿见他垂头丧气,神气怏怏,心中不由一软,一边假意再致送辞,一边两腮发烫地小声道:“不过……待……待四哥他们离去……”

  杨浩一听一下子又来了jing神,忙高声笑道:“有礼有礼,留步留步,”,然后一转身,像一只花冠大公鸡般昂首挺胸地去了。

  ※※※※※※※※※※※※※※※※※※※※※※※※罗冬儿住处,闲杂人等早已支开,杨浩、罗克敌、弯刀小六、铁牛几人乍一相逢激动万分,几兄弟抱在一起又哭又叫,七嘴八舌,各自询问不停,罗冬儿一旁含笑看着,不时轻轻拭去腮边泪水。

  过了好久,几人心情才平静下来,围拢一桌坐下,商议逃离之策。

  罗克敌道:“这些时ri,我们无时无刻不想着逃回去,也费尽心思弄到了南返的地图,从如今情形看,如果强行逃离,十分不易,这一路上险关重重,俱有重兵,我们只消离开上京,消息就会先行传报下去,漫说只有我们几个人,就算是跟我们一支大军,想要冲关也不容易。契丹对宋国方向驻扎的军队一向是最多的,庆王西逃,也是因为他们的重心不在那里,得有喘息余地。”

  杨浩点头道:“这一路行来,我用心观察,如果凭我们几个人就能过五关斩六将,硬生生杀回宋国,那的确是天方夜谭……”

  “浩哥哥,什么是天方夜谭?”

  “别打岔,我这正……哦,冬儿啊,等有机会,我单独、仔细,说给你听。”

  罗克敌几人互相抱以一个暧昧的眼神,弯刀小六一脸麻子都笑开了花,促狭地道:“大哥,今晚就可以。”

  他这一说,冬儿立即红了脸,却幸福甜蜜地瞟了杨浩一眼,默不作声儿。杨浩也是脸上一热,咳嗽一声道:“说正事,说正事儿。强行闯关,是行不通的。那就只有偷渡了,我的计划,是利用我的宋国钦使身份,把冬儿偷偷带走。当时,我还不知道你们在契丹,如果契丹朝廷不知道我和冬儿的关系,他们突然丢了个人,也未必就疑心到我头上。做为使节,我的车驾仪仗,他们是无权检查的,我要带她离开,倒也容易。可如今却有些为难,你们四个人如果一下子全部失踪,恐怕萧后那只母老虎要发疯,就算这车驾中坐得是赵官家,她也要搜上一搜了。”

  冬儿默默地坐在一旁,忽闪着一对大眼睛静静地听着他们说话,这时忽然插嘴道:“浩哥哥,如果……咱们直接对娘娘言明如何?娘娘对我很好,说不定……她会chengren之美。”

  罗克敌叹了口气道:“如果,冬儿你只是宫中一个侍婢,我和小六、铁头,都是你府上的奴隶,那么萧后的确有可能卖这个好儿,把你我交予杨兄。可是,如今你是谁?六宫尚官。我们是谁?宫卫军都指挥、指挥。

  当初拼命做这官儿,本来是想撑握更多逃离的本钱,如今反成了负累,萧后会把一位女官、三位将军交出来?这事儿一旦传开,皇后重用的人竟然是……,她能容忍么?如果我们不肯向她效忠,那她唯一的选择,就是狠下心来,把我们全部除掉。”

  冬儿听了默然不语,她知道,萧后虽然对自己情同姐妹,可是……如果自己的存在成为动摇她统治的障碍,她未必不会把自己杀掉。她象一只温柔的猫儿,利爪是藏起来的,当需要的时候,她会变成一头猛虎,她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铁牛忽然一拍桌子,恶声道:“一不做,二不休,咱们把皇后绑架了吧,nainai的,掳人这差使,许她做,不许咱们做?咱们绑了她,以皇后为人质,一路逃回宋国去,谁敢阻拦?”

  “我敢!”罗克敌瞪他一眼:“不动脑子。劫掠契丹皇后,咱们逃回去了,契丹的大军也不顾一切地追上来了,两国一场大战,再也不可避免,就算把她放回去也无法平息。何况,如今契丹是个什么情形?萧后在位上,她是皇帝一般的存在,一旦她落到咱们手中,多少权贵会盼着她死,我们会给萧后陪葬,一个也别想离开上京城。”

  铁牛一听,一屁股坐回去不说话了。

  小六烦恼地道:“软也不成,硬也不成,难道我们就在这儿待一辈子?”

  他看看众人,忽道:“其实……如果大哥也来,在这待一辈子倒也不错。可是以大哥的身份,是绝不可能留在这儿的。罗四哥父母双亲都在宋国,也是一定要赶回去的,只是这离开的法子……”

  杨浩沉吟良久,缓缓说道:“我看,只有我原本的计议还靠点谱儿,不过还须再做变通。不如这样,到时候我先起行,留四名侍卫潜伏于上京。你们四人随后逃离,暂且匿地隐踪。契丹北地,多为游徙部落,又兼上京附近商贾往来,找个地方暂且隐藏想来不难。

  我那四名侍卫扮做你们模样另择道路离开,如今京中情势诡谲,你们做为她最为重用的人突然失踪,萧后一时半晌未必猜到你们是逃走了,她的第一反应必是有人要对她下手,势必做出应对,待她腾出手来查找你们下落,这就已经一段时间了。

  之后,我那四名侍卫招摇南逃的消息当可传入她的耳中,她必派人追查。我的亲信侍卫俱jing契丹语,任务完成可以扮成普通牧人,遁迹民间,再无可寻。这样一来,她的线索也就中断了。”

  罗克敌截口道:“这个办法行不通,她不会不疑心你,也不会不搜查你。”

  杨浩微微一笑:“不错,只是,我们一直想的是怎么逃回南面,如何一起逃回南面,为什么不换一个思路?你们根本不往南逃,我那四名侍卫完成任务后不来寻我,反而返回,与你们约定一个地方汇合,八人一齐往西北去,你们从那里绕回来,无论她怎么查我,都不会有问题的。你们循草原西行,既无必行的关隘,人烟又稀少,逃离的希望会大增。只是……”

  他望向冬儿,低声道:“只是终究不能亲自带着你离开,我实在有些放心不下你。”

  “浩哥哥,我没事的。”冬儿脸颊绯红,握紧双拳道:“这两年来,冬儿勤练骑she,再加上有骏马在手,不会轻易被人捉到,浩哥哥不用为我担心。”

  杨浩道:“嗯,我之所以这样决定,是觉得这样成功的可能实也不行,这样丢人的丢了自己的心腹人,萧后就算怒火万丈,也不会大张旗鼓地捕人的,何况,在好孤立无援的时候,身边最为倚重的几个人纷纷叛逃,萧后一定会抓狂,思虑还能否如此清晰周详,很难讲。”

  冬儿忍不住又道:“什么叫抓狂?”

  罗克敌拍案而起道:“就这么办了,能否成事,尽人力听天命而已。至于什么叫抓狂……”

  他瞟了二人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一会儿,让他单独、仔细地说给你听吧。”

  这样一说,罗冬儿又是臊得脸蛋通红,犹如一朵石榴花开。

  送走了罗克敌、弯刀小六和铁牛,两人立在廊下,罗冬儿偷偷瞟他一眼,含羞低头,捻着衣角儿腼腆不已,全没了人前的大方模样。

  杨浩牵起她的手,轻叹道:“真是不容易啊,我自己的娘子,还要费尽如此周折,才能与你亲近,倒想是偷人一般。”

  冬儿轻轻打他一下,娇嗔道:“什么偷人,说的这般难听。”

  杨浩嘿嘿笑道:“偷香窃玉,其实滋味倒也不错。你有没有觉得?”

  冬儿心如鼓擂,面红耳赤,羞答答地道:“人家……人家不知道,官人说不错,那就是不错了。”

  “这才是我的好娘子。”杨浩笑着,忽然一弯腰,将她打横儿抱了起来,冬儿哎呀一声,赶紧环住了他的脖子:“浩哥哥,你做什么?”

  “抱我的娘子入洞房啊。”杨浩微笑着踏进门去,用脚把门轻轻掩上,冬儿躺在他怀里,痴痴地看着他,忽然吁了口气,将红红的脸蛋偎进了他的怀中。

  绕过屏风,往卧室一看,杨浩不由呆住。桌上燃着小儿手臂般粗的一对红烛,绣床上帷幄低垂,卧几上美酒一壶,兽香袅袅,一室温馨。为了今夜,冬儿显然也是早已做了jing心的准备。

  杨浩忍不住轻叹道:“娘子,今晚,是你我最像样的一次洞房。”

  “傻瓜!”怀中的可人儿吃地一声笑,一双玉臂搂得更紧了些,昵声道:“人家早把身子都给了你,哪里还来得洞房?”

  “自己的老婆都要用偷的,哪还不快活如同洞房呢?”

  冬儿轻轻张开眼睛,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鼻子、嘴唇,歉疚地道:“委曲了浩哥哥,官人若是喜欢用偷的,那冬儿就给你偷,给你偷一辈子……”

  杨浩听着情话,心神荡漾,偏偏这时好奇宝宝又想起一个问题,忙又问道:“对了,浩哥哥,什么叫抓狂?”

  杨浩呼吸粗重地答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是抓狂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金沙  六合拳彩  伟德一生  现金网  365娱乐帝军  365天师  bv伟德系统  hg行  007比分  澳门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