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23章 设计
  .杨浩分开绯罗帷幄,将冬儿轻盈的娇躯放在床上,替她宽了外衣,就像一个初尝洞房滋味的男人,激动地去脱自己的衣衫。

  冬儿红着脸拉住了他的手,娇声道:“浩哥哥,吹熄了蜡烛。”

  杨浩道:“吹什么蜡烛嘛,灯光亮着才得趣儿。”

  “好官人,吹熄了灯嘛,灯亮着,人家臊得慌……”

  美人软语央求,杨浩不免心软,只好不情不愿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嘟囔:“既然要熄灯,还点一对大蜡烛做什么。”

  冬儿“咭”一声笑:“这样,官人不觉得趣吗?”

  “我家冬儿在契丹朝堂上熬炼了两年,果然长了见识,闺房之中也敢说些情趣话了。”杨浩头一回见识到冬儿的另外一面,不禁又惊又喜,回头望去,只见冬儿此时斜斜倚在绣着鸳鸯戏水的锦榻上,犹如一尊卧玉美人。

  一手支着下巴,鹅黄se的薄纱袖管稍稍褪下,露出一双白玉削成似的细嫩手臂,罗衫单薄,肩臂纤细,线条润致如水,丝毫不见骨感。窄袖短襦、v领微敞,露出胸口雪白诱人的一抹沟壑,优雅含蓄中透出无限妩媚。

  灯光下,美人儿娥眉淡淡,一双眼睛明媚如chun水,红润而娇小的檀口带着一抹羞意,见他回望,冬儿羞涩地将一只秀气的玉足缩回裙下,姿态无声,无比撩人。杨浩心中一荡,一口吹熄了蜡烛,无限美好的一榻chun光藏进了夜se当中,却也深深地映入了他的脑海。

  粉汗湿罗衫,为雨为云情事忙。两只脚儿肩上搁,难当。颦蹙chun山入醉乡。

  忒杀太颠狂,口口声声叫我郎,舌送丁香娇yu滴,初尝。非蜜非糖滋味长。

  两年的塞外生涯,不只锻炼了她的意志、增长了她的见识,而且时常跟随萧绰狩猎演武、骑马she箭,使得她的腰身更加柔韧有力,双腿更加结实浑圆,可是比起酒se财气吕洞宾的开山大弟子来,可怜的小冬儿当然不是对手。

  如初绽笋尖般的椒ru粉莹莹,颤巍巍,含珠带露,酥酥润润,被杨浩掌握于手中,揉捻出一声声似水若梦的娇吟。呻吟声若有若无,细若箫管,哪怕再是**,天生的羞涩终究不能尽去,冬儿依旧不敢高声。

  一双修长结实的大腿紧紧地夹住自己的郎君,一双小手却蜷在胸前,似有还无地推着他结实的胸膛,抗拒着他一波接一波毫不疲倦的攻击,也抗拒着自己心中一波接一波海chao般袭来的快感,以免尖叫出声,被夫君看作放荡。

  两年相思,一腔情苦,都化作了今夜的恩爱缠绵,浪chao来了又退,退了又来,直到冬儿香汗淋漓、体软似酥,气若游丝,星眸一线,再承受不得一星半点的伐挞,杨浩才不再克制,与自己的爱妻在战栗中同至极乐巅峰,然后抚着她软绵绵的身子娓娓叙起情话儿……“丁承业作恶多端,终于在江南遭到报应。只是……我没想到此番来到塞北,仍然会听到他的消息,他竟是雁九李代桃僵的亲生儿子。丁承业坏事做绝,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好事,就是把你的消息告诉了我,要不然夫君还不晓得你仍然活着,正在上京城ri夜斯盼着与我相会……”

  杨浩怜惜地在她柔软的唇上轻轻一吻:“我的小冬儿,这两年我没在你身边,没有人欺负你吧?”

  冬儿低声道:“赖得娘娘赏识,将我收在身边,谁还敢欺负我呢,只有你,大坏蛋,欺负的人家好象死了一般难过……”

  杨浩笑了:“难过吗?快不快活?”

  冬儿幸福地抱紧了他的身子,甜蜜地道:“又快活,又难过。可是冬儿愿意被官人欺负,欺负一辈子……”

  两人拥在一起,又缠绵亲热了一阵,杨浩抚摸着她圆润的肩头,柔声道:“我听说你得萧后赏识,官居六宫尚官时,也料想没有人敢欺负你,可是契丹权贵们就没人打你主意么?”

  冬儿偎在他怀里,低声道:“有呀,有一个,契丹的大惕隐耶律休格。”

  “什么?我家冬儿如此美丽,就只有一个人看上你了么?”

  冬儿轻轻打了他一下,娇嗔道:“你还嫌少呀?唉,就因为有他在,不知帮我吓退了多少契丹权贵。他是大惕隐,皇族司法,位高权重,没人敢与他争么。置身于此,一个不慎,就不知会落个什么下场,奴家虽对他不假辞se,却也没有太过得罪他,因为有他在,我便不知少了多少麻烦。休哥在人虽是契丹人,却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不肯对我相强,只盼我回心转意,若非如此,就算娘娘对我再好,为了笼络这位手握重兵的大将军,也会强迫我嫁给他的……”

  杨浩抱紧了她,歉疚地道:“冬儿置身在这虎狼窝中,为了保住自己,与他们虚与委蛇,真是费尽了心思,幸好天从人愿……”

  他刚说到这儿,冬儿娇躯忽地一颤,惊呼道:“哎呀,不好!”

  杨浩忙问道:“怎么?”

  冬儿紧张地抓住了他的手:“浩哥哥,休哥大人快回京了。”

  “那又怎样?”

  冬儿急急地道:“这里的人虽然都不知道宋使杨浩就是奴家的夫君丁浩,可是……当ri耶律休哥大人一路追杀,却被你把数万百姓成功带过逐浪桥,令他空手而归,此事一直被他引为奇耻大辱,他曾绘就你的画像,把你列为对手。

  虽然他瞒着我,可是有一次他来不及藏起,这副画像还是被我看到了,只是以我身份,只能佯做不知罢了。他当初虽距你甚远,所绘画像并不十分相似,却也有七八分神似,我担心旁人认不出你,他对你耿耿于怀,却未必不会认出你的模样,万一……”

  杨浩听了也不禁微微se变,他摸摸自己脸颊,迟疑说道:“我当时的模样与现在大有不同……,不过……确是不可不防,如果一时大意,栽在这件事上,那就悔之晚矣。萧后什么时候会签署国书,我看还是尽快拿到国书,抢在耶律休哥赶回上京之前离开为妥。”

  冬儿道:“就在这两ri吧……,娘娘如今内忧外患,也是无心与宋国再生事端的,只是……她得给自己设个台阶下,要不然朝中一些有异心的臣子难免会以此事攻讦……”

  说到这儿,冬儿幽幽一叹道:“人人都盯着这个皇位,可我看娘娘高高在上,却并不快活。娘娘是位真正的女中豪杰,睿智英明,不让须眉,可惜偏偏是个女儿身,要不然,一定会成为一代明君。”

  杨浩淡淡一笑,若有所思地抚摸着她的秀发,低声道:“就算她是女人,只要没有太多的变化,她一样会成为一代明君。将来的人们,也许记不起这一朝的皇帝是谁,却一定会记得她。”

  冬儿道:“官人也看出娘娘了得了?娘娘虽比奴家岁数还小些,却是天下少有的奇女子,杀伐决断,常人难及。庆王谋反,兵困上京时,她上朝理政、下朝掌军,彻夜巡城,衣不解甲。

  她巡视街坊,偶然看到一个小孩子因为缺医少药而病死,也会黯然泪下。可是偶见一人在街头说皇上已经驾崩,哪怕他只是一个无聊闲汉,并无歹意,只是随口吹嘘,娘娘也会毫不犹豫地下令屠他满门,就连襁褓中的婴儿、年逾八旬的老妇都不放过。

  娘娘对身边的人很宽厚,曾经有个新入宫的内侍不小心打碎了她心爱的一只玉镯,她也不生气,只是叫人把他拖下去打了几板子了事,可是有一晚两个侍候皇上的宫人因为过于疲惫倚在榻边睡着了,被娘娘看见登时勃然大怒,任凭她们头都叩出了血,娘娘还是下令把她们活活打杀民,毫不手饶……对娘娘,宫里的人都是又敬又畏,又爱又怕……”

  杨浩道:“这才应该是萧太后……”

  “什么?”

  “我说……这才是真正的萧皇后,高高在上、旷世无双的一位‘女皇’,她根本不在意旁人怎么看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的放矢,而非喜怒无常,率xing而为。她的确很厉害,只希望,我们能成功地从她掌心逃脱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杨浩发现罗克敌近来对自己的妹妹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这个表面冷酷的罗大将军一旦陷入情网,就像一个毛头小子一般毛躁。

  妹妹早年许就的夫家,如果不是因为命薄早死,现在玉落早已成亲,她的孩子都该会打酱油了。妹妹虽然看着脸容偏嫩,实已过了双十年华,这个年龄的女孩还不成亲,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个大龄女青年了。

  妹妹已经不小了,青chun还能蹉跎多久?这个时代女孩儿家没有自己找婆家的道理,自己这个做兄长的当然该为她caocao心。罗克敌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对妹妹又是一往情深,如果能与他结为良配,对妹妹来说,未尝不是一生良配。

  可是实自己这一番回去,是要回芦州的,一旦回到芦州,自起炉灶,纵然无心与宋廷对抗,彼此的关系恐怕也要十分尴尬,罗克敌官宦世家,一门上下都在朝廷,如果和自己的妹妹攀上亲事,很难说朝廷对罗家会不会有所猜忌。罗家可不比麟州杨家,杨业扶保汉国,麟州杨家是一方藩镇,朝廷一时还干预不到,若换了罗家,罗公明会答应么?恐怕连冬儿这个侄女都不敢相认。

  思来想去,杨浩还是把自已的顾虑说给玉落听了,要她早做抉择。丁玉落芳龄渐长,在罗克敌的热情追求下,渐渐对他也有了情愫,却把这一层关系忘在了脑后,杨浩开诚布公地与她一谈,丁玉落方才恍然大悟。如何抉择,委实难下,丁玉落渐渐心事重重起来。

  罗克敌确信自己爱上了丁玉落。

  他原本相信一见如故,却并不相信一见钟情那么荒唐的事,现在他相信了,原来缘份如此的奇妙,当你对一个人有了好感,你会很快地把她装在心里,装得满满的。他感觉得出,玉落对他也有了情意,可是谁知才几天功夫,她突然变得落落寡欢起来,对自己也变得若即若离了。

  罗克敌想不出自己哪里惹得她不开心了,只好陪着小心,时常邀她出来一同游玩,只希望能弄明白她的心思,可是以他这情场初哥的本事,又哪里猜得到玉落的心事,直把个罗大将军愁得寝食难安。

  当然,罗克敌更没有想到,自己与玉落出双入对,却落到一双时常怀着妒恨追随着他们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这些时ri何尝不是寝食难安。

  耶律楚狂的胃口却好的很,他敞着怀,大刀金刀地坐在门廊下的毛毡上,身前一个泥炉,炉上白铜盆中羊肉翻滚,散发出阵阵肉香。耶律楚狂一手抓着酒坛子大口喝酒,一手使刀叉出肉来嚼得满嘴流油。

  院中,两个摔跤手正在角力,耶律楚狂一面喝酒,一面拿刀指指点点,对二人的功夫笑骂不已。

  忽然,一个摔跤手一朝失误,被对手重重地掼在地上,围观的家仆家将们顿时轰笑起来,耶律楚狂扔下酒坛,把刀往肉上一插,用掌背一抹嘴上的油渍,站起来大大咧咧地道:“真是蠢物,闪开闪开,看你爷爷的本事。”

  耶律楚狂张开双手,矮了矮身子,便向那个摔跤手逼去。耶律楚狂的功夫果然不赖,踢、绊、缠、挑、勾,十多个技巧一百多种变化使得出神入化,才只十几个回合,他便发一声喊,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衣带,依样画葫芦,把那人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大人好本事!好本事……”家将奴仆齐声欢呼,耶律楚狂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啊,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来了。”

  两个家仆偶一回头,忽地瞧见雅公主站在一旁,连忙趴伏于地,行以大礼。耶律楚狂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忙把头发向肩后一拂,推开几名家将,迎上去道:“雅公主,你怎么来了?”

  耶律雅卷着衣角,期期艾艾地小声道:“堂兄,你……你上回说的那件东西,现在……现在手中有么?”

  “嗯?”耶律楚狂先是一呆,继而一拍额头,哈哈大笑道:“有有有,当然有,呃……”

  他四下一看,急忙一拉耶律雅,走到一处僻静处,自怀里宝贝似的摸出一包东西,笑眯眯地道:“这东西可是堂兄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只需佐酒服下,当有奇效。”

  耶律雅一把抢在手中,涨红着脸道:“堂兄……你……你可不许……”

  耶律楚狂了然,忙拍着胸脯道:“你只管放心,堂兄绝不会对旁人吐露只言片语。”

  耶律雅点了点头,忽地把牙一咬,转身就走,耶律楚狂呆了一呆,唤道:“嗳,你给堂兄留一点儿呀,你又用不了这许多,那东西很贵的……”

  看着耶律雅已走得人影不见,耶律楚狂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他招手唤过一个心腹家奴,对他低低耳语几句,那家奴听了连连点头而去……※※※※※※※※※※※※※※※※※※※※※※※一双莹白如玉的手,稳稳地握着一尊方方正正、螭龙为纽的大印。

  迟疑半晌,这双手的主人才深深吸了口气,将玺印提了起来。

  国书上印下了八个鲜红的大字:“昊天之命皇帝寿昌”,这枚国玺,来自晋国。昔ri,契丹太宗皇帝提兵南下,灭晋国,得其国玺,从此奉为契丹的传国玉玺。

  晋之余孽衍生了汉国,汉之一支诞生了周国,而周又易帜变成了宋,如今,她,高贵的契丹皇后,却不得不屈服于宋主的威胁,放弃自己所庇佑的藩国,任由宋国去灭了它。遥想昔ri威风,萧绰心中怎不暗恨。

  但是从她俏美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她收好玉玺,淡淡地道:“冬儿,把国书收好,明ri……再交付宋使。”

  “是。”

  冬儿见官人ri夜期盼的国书终于写就,心中十分欢喜,忙小心地将它收入匣内。

  萧绰叹了口气,长身而起。不管多少委曲、多少屈辱,她现在只能忍耐,再忍耐,一切,都得待她稳定了国内再说。她轻轻一展袍袖,又道:“今晚,朕要宴请室昉、郭袭两位大人,你去安排一下。”

  “是。”

  冬儿迟疑了一下,又问:“今晚宴后,娘娘可要去冬儿住处么,如果娘娘要去,冬儿可先预备醒酒汤,以备娘娘之用。”

  萧绰犹豫了一下,摆手道:“罢了,今夜就不过去了,你去准备饮宴吧。”

  冬儿答应一声退了出去,到了院中站定,冬儿左右看看,随手唤过一名女兵:“脱儿果果,娘娘今晚要宴请两位朝中重臣。你去,让罗大人今晚多调两都兵马来,以备护送大人回府之用。还有,就说我说的,叫罗将军注意身体,少喝点酒。”

  “是!”

  那个颇具几分姿se的女兵双眼弯成了月牙儿。契丹人少有不饮酒的,不但男人嗜饮,女人也嗜饮,罗指挥那样位高权重的大将军,却连喝酒也要被堂妹约束,怎不令她们感到好笑。

  冬儿是她们的直接上司,如今的宫卫军都指挥使罗克敌是罗尚官的四哥,她们同样很熟悉。对这位午门救驾,一枪迫退庆王的罗大将军,许多崇尚英雄的女兵都对他心生爱慕,还曾有过夜间休息时,一名女兵在梦中深情呼唤罗指挥的笑话来。不过人人都知道雅公主喜欢罗指挥,她们可不敢染指雅公主的禁脔,尽管如此,有机会接近自己心仪的英雄,仍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脱儿果果兴冲冲地便去传令了。

  脱儿果果按着腰刀,甩开长腿到了罗克敌的住处,罗克敌正巧站在廊下,手中托着一只酒坛子,脱儿果果看了不禁抿嘴一笑:“难怪罗尚官特意吩咐呢,罗将军真的好酒。”

  罗克敌愁眉不展地举着酒坛子正要走进厅去,一见来了位宫中女兵,便立住脚步问道:“什么事?”

  脱儿果果抚胸施礼,大声说道:“启禀将军,皇后娘娘今晚在宫中设宴,宴请朝廷重臣,罗尚官请将军大人今晚多调两都士兵,以备宴后护送朝臣返回府邸。”

  罗克敌道:“知道了。”

  他转身yu走,脱儿果果又道:“罗尚官还说,请将军大人爱惜身体,莫要饮酒过度。”

  “哦?”罗克敌听了微微一顿,眸中闪过一抹古怪的笑意,应声:“知道了,你回复尚官大人,就说本将军从命便是,哈哈哈……”

  原来,冬儿的吩咐另有玄机,那最后一句嘱咐,是杨浩和堂兄约定的暗号,只要听到这一句,就是今夜平安无事,杨浩可以过去她的府中。冬儿生xing腼腆,虽然也想与朝思暮想的郎君夜夜厮守,可是哪怕明知皇后今夜不会去她那里,她也羞于说出这个暗号,这还是头一回用。罗克敌只道堂妹思念夫君了,却不知是因为今ri萧后已签署了国书,冬儿急着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他。

  “唉,人家两夫妻就恩恩爱爱,我长这么大好不容易喜欢了一个女子,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对我不冷不热了呢?”

  罗克敌把那坛子酒放在桌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坛子酒是雅公主送来的。雅公主对他忽软忽硬,喜怒无常,其实还不是因为放不下他,罗克敌心中清楚。可是他知道生也罢,死也罢,都要离了上京城,和雅公主不可能有结果的,又怎会对她假以辞se。再者,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感情事也实在勉强不来。只是她好意送酒,又不能推却,太伤了她的面子。

  想想堂妹与杨浩的恩爱,再看看自己的情场纠葛,罗克敌忽地心中一动:“玉落是杨浩的妹子,她有什么心事,说不定杨浩知道,我何不向他讨教讨教?”

  与故国人物交往,本来是该避嫌的事,不过旬ri间就要离此而去,为了自己的心上人,罗克敌也顾及不了许多了,罗克敌一拍额头,便唤过管家道:“你去礼宾院,请宋国使节杨浩大人过府,本将军久离故土,想请杨大人赴宴,问问家乡风物。”

  那家奴是个契丹人,叫钮碌割,一听罗克敌吩咐,忙答应一声,罗克敌又道:“对了,准备一桌齐整些的酒菜,喏,这坛御酒搬到席上备用。”

  钮碌割称喏,捧着酒坛子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赛事规则  bv伟德开始  足球作文  bet188激光  am  澳门网投-  精准六肖  天富平台注册  择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