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7章 一千零一夜

第027章 一千零一夜

  .嘴中的布被取了下来,头上罩的黑巾也摘了下来,杨浩动了动酸麻的嘴巴,无言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红战袄、蓝腰带,垂着白狐绒缨络的毡帽,一身宫中女卫的打扮。

  妩媚的双眉,明亮的双眸,瑶鼻樱唇,娇艳如花,可是那自上而下俯视着他的眼神却让人非常的不自在。高傲、憎恨、冷漠,还有一丝隐藏的很深的羞辱。

  半晌,杨浩才叹了口气,低声道:“那天……是你?”

  萧绰冷冷地道:“不然应该是谁?”

  “她……怎么样了?还有……还有……”

  “不必抱着任何幻想了,朕可以由你想到她有问题,自然也可以由她想到罗克敌、童羽、王铁牛。这几天,我杀了许多人,不过……他们还活着,因为我要弄明白他们为何而来,又要做些什么。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对朕倒是没有什么恶意,但是他们背叛了朕,这个理由就足够了,他们……会和你一起去死。”

  杨浩的神情微微变了变,随即却淡淡一笑:“这倒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外臣既然玷辱了陛下,也没想过还能活着。不过……冬儿什么也不知道,那一晚,我根本不知道你会来,否则根本不会去,她告诉我,那晚陛下不会去……”

  萧绰苍白的脸颊终于泛起一丝红晕,嗓音带着按捺不住的羞怒低喝道:“就算是对你自己的娘子,你就可以用强暴手段么?”

  杨浩苦笑起来:“外臣……修习过一种内功心法,是一门道家双修功法,那一晚,外臣心魔反噬,神志迷失,所以才……,否则的话,也不致如癫似狂地将陛下……”

  “不要说了。”萧绰胸前挺拔的玉兔急剧地跳动了几下,她的酥胸挺拔结实,轮廓优美,虽非甚大,可是俯身向他时,无形中却凸显的更加挺拔。

  她平抑了一下呼吸,这才说道:“朕最为倚重的女官,竟是你的娘子,朕提拔重用的几员宫卫将领,竟是你的兄弟,朕实实的没有想到。不错,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但是就凭这一点,他们已有取死之道。”

  杨浩深深地凝视着眼前这位皇后,沉声道:“也就是说,他们要为你的识人不明而付出代价?”

  萧绰睨着他冷笑:“那又怎样?朕待他们不薄,将几个奴隶提拔成为人上人。难道如今还要故作大方地释他们而去,让天下人都晓得我萧绰的心腹叛逃中原?他们的心既然不在这里,那就永远埋在这里好了。”

  杨浩情知今ri她出现在这里,自己和冬儿他们就已到了最后关头,她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的生命已走向了终结,可是这么冤枉的、这么无声无息地死去,他着实不甘心,明知不可能,他还是做着最后的挣扎。

  他反诘道:“陛下擅杀宋使,就不怕因此挑起两国之间的一战么?”

  萧绰微笑道:“你和朕做出让步的一封国书来,孰重孰轻呢?宋国连番征战,国困民乏,如果此时和朕开战,不过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赵匡胤会为了你贸然开战么?何况,宋廷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替死鬼已经找到了。说起来,朕还要感谢你,因为你,这些天死了许多人,朕的权力前所未有的稳固,再也没有人来掣肘朕、威胁朕,这都是拜你所赐啊。”

  杨浩这已是第二次听到她说这几天死了许多人了,他忍不住问道:“冬儿、罗克敌、童羽他们都安然无恙,死的是谁?”

  萧绰将自己的得意手段一一说了出来,杨浩哑然半晌,轻轻叹道:“好心机,好手段!”

  “承蒙夸奖。”萧绰缓缓拔出一柄短刀,用锋利的刀刃挑开杨浩的衣襟,刀尖对准了他的心口,低声说道:“现在,你可以去死了,你不用担心,你的娘子和你的兄弟,朕会送他们一一上路,你先去黄泉路上等他们一种吧。”

  森寒锋利的刀尖将胸口的肌肤划破一道伤口,鲜血沁了出来,她用娇嫩的手指轻轻抚到杨浩胸口,沾起那颗晶莹的血珠,轻轻递到嘴边,慢慢吮去,似乎回味无穷地舔了舔嘴唇,迷离着眼神轻轻说道:“你那样对我,我却只是一刀结果了你,这已经违背我萧绰做人的一向原则了。这里没有旁人,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不管当时是多么的不情愿,可是,是你让我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快乐,哪怕一生……就只这么一次。”

  萧绰的脸颊殷红如血,眼中露出一丝温柔,她轻轻地抚摸着杨浩胡子拉茬的脸颊,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有时候,我也渴望做一个女人,一个叫人疼叫人怜的女人,而不是高高在上、母仪天下的皇后。可惜,人生在世,大多身不由己,许多事是由不得你自己做主的,哪怕你是皇帝……都不可能。你既然必须死,便只能死在我的手里,我不舍得旁人来杀你的……”

  杨浩终于绝望了,他知道,当这个权力的狩猎场中,萧绰犹如狼环伺之中的一个女狼王,她永远只会用坚强、冷酷、理智的一面示之众人,当她一旦撕去伪装,在人前真情流露,把自己软弱的一面毫无顾忌地展示出来的时候,就是觉得完全不需要在那个人面前掩饰自己的时候,什么人才可以让时刻提着jing惕的她完全不设防?只有死人……他闭起眼睛,苦笑着说道:“我以为,自己的计划纵有疏漏,也是在逃跑途中为你所擒,却实在没有想到,会栽在这里。我千里迢迢来到塞北,只是为了找回我的爱妻,带走我的兄弟,冒犯陛下,实非本意,yin差阳错,不是杨浩的错!

  冬儿是我的爱妻,罗克敌和童羽、铁牛是我的兄弟,他们承蒙陛下青睐,授以高官厚禄,但是他们却也曾为陛下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来到契丹,本非他们所愿,如今他们只是想回到故土,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而已,并不想谋害陛下,更谈不上什么背叛,他们也没有错。

  若是寻常女子骤逢如此遭遇,想必早已痛不yu生,而陛下回宫之后,却能迅速冷静下来,抓住机会利用宫卫三将和女尚官的‘失踪’事件,布置下这么一个连环计,将威胁到皇权的宗室势力扫荡一空,由此看来,杨浩所为,未必是让陛下羞愤yu绝的原因。”

  萧绰觉得在他面前自己正被一件一件地剥去所有的伪装,**裸地把本来的自己暴露在他的面前,神情不由有些慌乱,她张口道:“我……”

  杨浩自顾地继续说下去:“其实这也正常,不管哪个女人,到了陛下这样的身份地位,自九天之上俯瞰众生,就不会像一个豢养在深宅大院中的深闺女子一样只盯着自身的一些东西,是女人这件事,会被她看的很淡了。陛下要杀我,与其说是因为一个男人冒犯了一个女人,不如说是因为我们的逃离损害了陛下的声望和你的权力。做为一个统治者,你这样做同样没有错……”

  “你……”

  杨浩凝视着她,嘴角逸出一丝平静、安详的笑意:“陛下身为监国皇后,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统治者。陛下身为一个女人,更是女人中的女人,那晚的一切,我都记得。陛下既对我坦诚相告,即将赴死的我也无需隐瞒,坦白地说……,那一晚,杨浩同样记忆犹新、迄今回味……”

  萧绰的脸蛋越来越红,连耳根、颈子都红得像一只烧红的虾子。

  剥去伪装,抛开她肩头沉重的责任,她也不过是个年方二八的年轻女子,她或许天姿聪颖,天生具备一个统治者的资质,可是如果她生在小门小户,嫁了一个普通的男子,那么她现在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聪明、能干、有些厉害的妻子。

  可她不是,她生在代代出皇后的契丹萧家,她嫁入皇宫,做了契丹皇后,潜藏在她身上的一个统治者应该具备的冷酷、睿智、杀伐决断的能力就像一颗种子埋入了合适的土壤,得到了雨露的滋润,会迅速地成长起来。她整ri埋首在堆积如山的奏章案牍之间,已经渐渐快要忘记自己也是一个女人了。

  而此刻,她恢复了自己的本xing。对这个用粗暴手段占有了她的男人,她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如今他就要死了,她不介意允许他在临死之前放肆一次。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一声号令,千百人头落地眼都不眨的冷血女皇,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有着七情六yu的女人……杨浩慢慢闭上了眼睛,低声道:“听冬儿说,陛下弓马娴熟,身手极好,麻烦你出刀快一些,我随程大将军学刀时,曾听他说,从左侧第二根肋骨的位置一刀下去,可以直中心脏,马上毙命,死得没有一点痛苦……”

  萧绰的双眼渐渐氤氲起一团雾气,眸子却亮如宝石,闪着熠熠的光。

  她的声音也变得很轻、很温柔:“你放心,我出刀……会很快……很快的……”

  刀被高高举起,握住刀柄的手紧紧地攥起,掌背上淡青的筋络都绷了起来,可是它却稳稳的,没有一丝颤抖。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这一生虽然短暂,却活得多姿多彩,知足了。萧娘娘,我和冬儿在黄泉之下等着你,也许我们再相见的时候,你仍是容颜如花,娇丽无俦,到那时候,我们应该能抛弃彼此身份、地位的隔阂,忘记今ri的恩怨,把酒言欢,尽付一醉了吧?”

  萧绰轻轻叹了口气:“什么事,你都要往最美好的一面去想吗?当我们黄泉相见的时候,很可能……朕已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女人,走起路来颤颤巍巍如风中残烛,那时恐怕你根本不认得我了,也不想认得我的了。”

  “或许吧,本来对你这样的说法我绝不会怀疑的,可是现在看来……却是未必,我们黄泉再见的那一天,也许很快就会到来,非常……非常快……”

  杨浩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来已近乎自言自语,含糊的萧绰已听不清了:“赵光义领兵下了江南,韩德让一命归了西,契丹皇帝遇刺病危,萧太后提前控制了世上武力最强大的国家,变了……改变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一场大雨逼反了陈胜吴广,诱发了秦帝国的崩溃;一张报纸决定了红军的出路,出现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一些牛油和猪油成了印度民族大起义的导火线……,一个杨浩……虽然像慧星一闪,在这世间来去匆匆,却给这世界带来了我造成的改变。

  这改变将有多大我不知道,这世界将走向怎样的未来我不知道,更不知道那对以后的世人是祸还是福,我只知道,前世的我,是一个茧,这一世的我,是一只蝴蝶,虽然短暂,却无限jing彩,这一辈子……我没白活……,娃娃、焰焰、妙妙,对不起了……”

  萧绰努力地去听,却还是没有听清他在说些什么,于是冷笑道:“有什么未必?如今,朕大权在握,朝廷上下,再也没有能与朕抗衡的力量,朕正当妙龄,怎么会死?谁能杀得了朕?”

  杨浩无视悬在胸膛上的那柄利刃,微笑道:“漫无边际的大草原上,雄狮、豹子、土狼、翎羊、黄鹿……,各种各样的动物都生活在那里,当草原上发生大干旱的时候,水塘一个个消失,河流一条条断绝,只有最深最大的几个湖泊成为野兽生存的最后机会,你说最后活下来的……会是什么动物?”

  萧绰意志再如何坚韧如钢,终究还是一个正值妙龄的女子,心中的好奇还是免不了的,忍不住答道:“那还用考虑么,最后能活下来的,当然是雄狮。”

  “错了,是翎羊和黄鹿。”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水源越来越少,为了争夺活命水,最强壮的野兽会ri夜守候在水边,弱小的动物来到水边就会被它们吃掉,于是最弱小的动物只好放弃这个正在渐渐干涸的湖泊,逃向更远的地方去寻找水源。

  一路上,它们会不断地饥渴而死、不断地在湖泊旁边被等候在那儿的强大野兽吃掉,可是它们的族群,总有一些能逃出去,最后找到生路。然而那些守着湖泊等在草原上的强大野兽呢,当它们守候的湖泊干涸,当它们再等不来一只食物,想要逃离那片死亡之地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它们一路上已经再也找不到一滴水,寻不到一点食物,最后,它们只能全部死在逃亡的路上。

  如今的契丹,就是那大旱的草原,而娘娘你,就是那只守护着水源的狮子,所有的人都在你的脚下颤抖,可是祸乱的根源并没有根除,干旱一ri不解,危机就始终存在,最后,娘娘的下场就会和那头雄狮一般无二。或许,甘霖会在最后一滴水干涸前到来?呵呵,杨某说的,只是一种可能……”

  杨浩口中比喻成干旱的危机,指的是逃向西北的庆王,他已抱着必死之心,心情平静下来,灵台反而一阵清明,他忽地想到,自己那个隐秘的身份,或许会成为他免死的最后途径,如果能与萧绰达成政治联盟,那么就能挽救自己和冬儿、罗克敌他们的xing命,尽管这筹码还嫌小了些。可是,他忽又想到,萧绰是不是一定会选择他?是否相信他掌握的那支力量足够强大?如果她选择夏州李氏做为合作伙伴怎么办?自己这些身陷囹圄的人也就罢了,芦州那些人也要自己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想到这里,杨浩不禁犹豫起来,却没注意到听了他这番话,不知触动了她的什么心事,萧绰高高举在手中的尖刀竟然悄悄放了下来,她似也陷入了沉思。牢房里静悄悄的,萧绰目光闪动,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方才偶然释放的小儿女情态渐渐消迭,她的神情正在慢慢恢复,就像脸上有一张神的面具,刚刚偶然融解,此时正在重新凝固,笼罩了她的容颜。

  当她的脸上那一丝偶然闪现的情yu、羞涩与温柔,正在被一贯的冷静、优雅、高贵而坚毅所取代,当她的眸子重又恢复了冷漠与jing明,萧绰重新变成了萧皇后。

  她还刀入鞘,盈盈站了起来,高高在上、仪态万千,一刹那间又回到了九天之上。

  杨浩惊异地看着她,萧绰款款抬手,将面纱放下,遮住了自己的模样:“很不错的故事,朕会好好想想它。”

  “嗯?”

  “承蒙提醒,朕改变主意了。”

  杨浩身子一震,惊喜地道:“娘娘要放过我了?”

  “你觉得有可能么?”

  萧绰晒然冷笑,她向门边走去,口中淡淡地道:“朕觉得你说的故事很有趣,朕很想再听你讲讲故事,当你的故事讲完的时候,你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牢门关上,脚步声渐渐远去,杨浩直瞪瞪地看着房顶,一脸的莫名其妙:“还想听我讲故事……一千零一夜?这位契丹皇后是那位喜欢听故事的暴君哈里发投胎转世?那我算是谁?书到用时方恨少,《动物世界》我看的实在不多,我一天就一顿饭……就这么没了?”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现金网  澳门赌球  bv伟德系统  竞猜网  足球外围  黄大仙案  伟德微信头像  欧冠直播  立博  188体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