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9章 反守为攻

第029章 反守为攻

  。早朝一散,没多久的功夫,杨浩的牢房里又多了一位客人。

  杨浩的眼罩被除下的时候,他似乎睡的正香,鼾声如雷,萧绰没好气地道:“别装了,你明知道我还会来,装腔作势的做什么?”

  杨浩的嘴角很可恶地向上一勾,微笑着张开了眼睛,朕又变成了我,他马上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这个朕……似乎有点方寸大乱了。乱得好,越乱越好,敌营已乱,我才好趁虚而入!

  他微笑着道:“娘娘早安,昨天杨某说的事,娘娘打听明白了。”

  萧绰冷哼一声,单刀直入地道:“你好大的本事,牢里面有你的人?”

  杨浩慢条斯理地道:“不止,牢外也有我的人。”

  萧绰脸se又变,杨浩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嘴巴,二人大眼瞪小眼地沉默半晌,萧绰沉不住气了:“你……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

  杨浩悠然道:“如果今天我还没有活着踏出天牢大门,上京城里就会谣言四起,说……皇后娘娘有喜了,可是娘娘腹中的胎儿,却不是当今皇上的骨肉。娘娘一得知有孕的消息,马上就迫不及待的要来杀我,还没来得及昭告天下臣民吧?如果我的消息抢先传开,娘娘才昭示天下怀了龙子,你说这谣言会不会被人当真呢?

  何况,军机枢密之地,朝中大臣署衙办公的时候犯了绞肠痧的事我都能知道,我要找出点足以证明自己说法的证据,还会很为难么?何况你我肌肤相亲一月有余,我要说点娘娘身上很隐秘的东西做为证据也是易如反掌……”

  萧绰立即反驳:“你……”

  “是啊,我是蒙着眼睛的。”

  杨浩立即截过了话碴:“一开始的确是的,不过后来就不是了,娘娘这两天来,总是很粗暴地一把就扯掉我的头罩,弄得我的头发都疼了,你怎么不仔细看看,头罩上有没有孔洞呢?”

  萧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慌忙拿起头罩,仔细地检查着,杨浩眼中带着挪揄的笑意说道:“娘娘chun情上脸、艳若桃花的神情,杨某看得清清楚。娘娘温香软玉般的身子,在杨某身上颠颠倒倒,秋波宛转,若喜还嗔,几番雨骤风狂,恰似荷……”

  “啪!”

  他的颊上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萧绰面红如血,崩溃地叫道:“住口、住口、你……你……你卑鄙、无耻……”

  萧绰终于明白自己掉进了一个什么陷阱,这个陷阱竟是她自己挖出来的。

  这个杨浩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让这牢里也有了他的人,可是仅凭有了内应,他显然没有能力就此逃出天牢,所以他一直隐忍着,寻找着最佳的机会,直到……自己被他那个雄狮守候水源,直到自困死境的寓言所打动,为了解除自己的窘境,含羞忍辱地决定向他借种。

  那时的他,想必真的是感到屈辱羞忿的,可是很显然,他很快就醒悟到这是他的一个机会,是他逃出生天的唯一机会,于是他不再被动地充当自己的一件工具,而是主动地配合着她,直到她珠胎暗结,于是这个陷阱最终形成了……她自己欢天喜地的跳了进去,现在还能跳得出来吗?

  杨浩说道:“娘娘如今该怎么办呢?执意要杀了我?成!杀了我之后,你还得服下堕胎药,杀死你腹中的孩子,杀死所有已知道你怀孕的宫人,已确保这个谣言不会对你构成威胁。之后呢?如果皇上病体痊愈,或许你还有再做母亲的可能?要不然的话,纡尊降贵,再去找个男人借种?

  我与娘娘有了合体之缘,最初实是yin差阳错,我知道娘娘不是一个放浪无行的女人,你只是迫于无奈,想着既已有过一次,为了要个儿子,也就无妨再做第二次、第三次……。可是如果你再找个男人来借种,哪怕是问你自己的心,你还能做得到心安理得吗?还是说……你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做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杨浩字字句句,如枪似箭,说的萧绰心如刀割,泪流满面,她嘶声叫道:“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她扬起手来就要扇下去,可是看到杨浩的眼睛,满腔的勇气登时如雪狮子遇火,化为了乌有,她已经没有勇气再与他对视了,尽管现在杨浩还被绑在那里,只要她扬手一刀,就可以结果了他的xing命,可她觉得……自己现在才是那个阶下囚,正等着别人一言决她生死。

  杨浩放缓了声音,说道:“放了我,放了冬儿、罗克敌他们,我会找到一个借口解释失踪一个多月的原因,来搪塞悠悠世人之口。至于你我之间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

  萧绰含泪睇着他:“我凭什么相信你?”

  杨浩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因为,我不会伤害自己的女人、孩子,更不会利用他们!就算你我今后相同陌路,我做人的原则,不会改变。”

  萧绰沉默了,他不只是宋国的使者,他还是党项七氏奉为共主的人,夏州李氏遭遇的困境她很清楚,所以她很了解杨浩的潜势力有多大,如果说他能取代夏州李氏,成为西北王,成功的可能是很大的。

  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可以称王建国、做一国之君建永载史册之功业的人,却冒生命之险到上京城来救他的发妻,一个微不足道的民女。以他的权势地位,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可他还是来了,毫不迟疑地来了,他说的这句话,应该是可以信赖的。

  可是,人心是会变的,这世上没有人是一成不变,永远保持相同的想法、相同的信念的,就像她……未嫁时还是个养在深闺、天真烂漫的女孩儿,可是当她被逼到这个位置,当她的一举一动牵涉到无数人生死的时候,由不得她不去改变,难道她就喜欢杀人么?

  “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

  萧绰迟疑着说道:“可我更相信,人的想法是会随着地位、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我怎知道,十年二十年之后,当你成为一方霸主的时候,当你拥有了庞大的力量,不进则退的时候,你会不会改变主意,以这个秘密要挟我和我……们的儿子,要我契丹帝国附庸于你?”

  杨浩盯着她,良久良久,突然说道:“我还有一个更大的秘密,对谁都没有讲过。”

  “嗯?”

  杨浩一本正经地道:“其实……我是赵匡胤的儿子。”

  “啊?”

  杨浩很认真的道:“这话说起来话就长了,那时候,官家还使一条蟠龙棍闯荡江湖,在曲阳救了一个被强盗掳劫的少女……”

  萧绰动容道:“京娘?”

  杨浩道:“不错,原来你也知道呀?话说官家当时义薄云天,打退歹人之后,允诺要把京娘送回永济,为了表白自己没有私心,还与京娘义结兄妹。可是……孤男寡女……京娘如花似玉,官家气宇轩昂,路上倒底一时冲动之下,有了男女之情,于是chun风一度,珠胎暗结。

  可是官家那时正志在天下,哪会让家室束缚了自己手脚?况且他在曲阳时,对那寺中上香的信徒与和尚们信誓旦旦要送这妙龄少女还乡,决无半点私心杂念,如果这事儿传开,他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所以,官家一咬牙、一狠心,就做了个负心人,在把京娘送回家乡的第二天,就偷偷溜掉了。”

  萧绰的眼睛越睁越大,眸子里闪烁着一串好奇的小星星,似乎连她正被杨浩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都忘记了,杨浩忽然发现,原来八卦之魂深深埋藏在每一个女人的心中,就连萧绰这样的女中巾帼也不例外。

  “京娘已经有孕在身,可她一个未嫁少女,蓝田种玉,哪敢对人提起?只得匆匆找了个人嫁了,其实呢,这不过是瞒天过海之计,你道我为什么能成为大宋升迁最快的官儿?因为官家知道我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想对我有所补偿。”

  “不对!”

  萧绰快要被他呼悠瘸了,却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合情理的地方,急忙说道:“你既然是赵匡胤的儿子,那又为什么瞒着他暗中在西北积蓄力量,试图取夏州而代之,自立为王?”

  杨浩一脸沉痛地道:“这还用问么?以你的聪明,难道想不到?”

  萧绰略一思索,恍然道:“我明白了,你……你才是赵匡胤的长子,可是你的身份就算赵匡胤承认,却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得到满朝文武的信任,不能认祖归宗,不能被立为太子,你心怀怨尤,所以……所以才想自己打下一片江山?”

  杨浩很崇拜地看着她,由衷地说道:“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想不佩服你都不成。事实上,我所图的不只是西北,我只是要以此为根本,夺回本应该属于我的,中原的一切。”

  萧绰吃惊地道:“你……你要篡夺宋廷皇位?不对,有点不对劲儿,我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萧绰蹙起黛眉,苦苦思索半晌才回过味儿来:“我正在问你,如果将来你改变主意,用这个秘密胁迫我们母子该怎么办,你忽然扯到你是赵匡胤的儿子上去做什么?”

  顺着这个疑问再一想,萧绰忽然发觉他看似合情合理的身世之谜似乎也漏洞重重了。

  她忽然明白过来,恼怒地道:“你在胡扯!抛开你本霸州人氏不谈,就说赵匡胤。赵匡胤闯荡天下时,已然娶了妻室,还谈什么因为家室之累不想娶妻?纳一房妾室很困难么?他能把京娘千里送回家乡,再把她送去自己家中有什么为难?如果两情相悦,固然会因为当初的豪杰壮语被人引为笑谈,却也绝对谈不上什么鄙视,他会放任自己喜欢的女子怀着他的骨肉嫁与旁人?,最为重要的是,你说他是偷偷溜走的?那么二十年过去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能湮灭的都湮灭了,皇家子嗣是何等慎而重之的大事,就凭你片面之辞,他就相信你是他的儿子?就算你拿出令堂的信物来,事关江山社稷,这也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他真的相信你是他的骨肉,哪怕仅在半信半疑之间,还会让你几番出生入死,险陷绝境的危险来搏取功名?你还妄言什么取而代之,夺回应属于你的一切,如今宋廷皇权稳定,皇弟、皇子皆在,皆可立为皇储,宋廷皇室不乏继承,就算赵匡胤自个儿在金殿上拍胸脯向群臣保证你是他的亲生儿子,群臣为了皇帝的令誉和皇权的稳定,也一定会誓死拒绝一个私生皇子的出现,你凭什么得到他们的认同,要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杨浩微笑道:“有道理,太有道理了,这件事用在你的身上,是否一样合适?”

  萧绰一怔,杨浩缓缓地道:“你担心时过境迁,我的心意改变,那就是至少相信我眼下的为人了?就算不信,如今你的地位表面风光,其实还算不上绝对稳定,如果我说出这件机密,除了害得你身败名裂,如庆王一般的野心家猝然有了更有力的借口反你,对我又岂有半点好处?现在的我,于公于私,都没有理由说出这个对我有害无利的借口,不是么?

  至于将来,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能湮灭的都湮灭了,谁会凭我片面之辞,还会想起几十年前一段秘辛中的蛛丝马迹,肯相信契丹皇帝与我有关连?纵有人言,那时皇帝继位久矣,朝中皆是亲信、子嗣亦不匮乏,娘娘的地位已稳如泰山,谁还敢非议?不为皇室利益,就为他们自己打算,文武百官也会誓死拒绝这个无聊传言的影响,对么?”

  萧绰神情百变,久久不语。

  杨浩扭动了一下身子,轻轻笑道:“现在,娘娘可以为我解开束缚了么?”

  萧绰立在他身畔,沉吟良久,幽幽说道:“我本以为,当我有了身孕的时候,就是你的最后死期,万没想到,被你将计就计,反是我作茧自缚,你赢了……”

  她把牙关一咬,手中刀连连挥动,便将缚过他双手双脚的柔韧牛筋都削断了,杨浩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睨了眼她珠泪盈盈的柔弱模样,忽地猿臂轻伸,一把揽住了她的纤腰,把她拖到榻上,萧绰一惊,可是手腕被他一按尺关,登时酸软无力,刀子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萧绰吃惊地叫道:“你做什么,难道还想胁持我?朕就算与你同归与尽,也不会容得丑闻传于天下,更不会再受你胁迫,答应你什么条件。”

  杨浩目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微笑说道:“公事已经谈完了,不要对我一口一个朕有,成么?赵官家在皇宫里面对家人时,也是自称我的,娘娘,现在你我之间,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关系,放下你的架子好不好?”

  萧绰更慌了,娇躯都发起抖来:“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杨浩眯起眼睛,一只大手顺着她纤细的腰部曲线,渐渐滑向丰隆高翘、柔腴圆润的臀部,嘴巴贴近她jing致的耳垂,低声说道:“这些ri子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现在就想对你做些什么。我杨浩还从不曾想过身为一个男子,也有被人强暴的一天,这个场子若不找回来,我这一辈子都会有心理yin影的……”

  萧绰面红耳赤地挣扎起来:“不可以,我不想再和你有半点关系……”

  杨浩蛮横地道:“可是我想,娘娘以女主临朝,统率百万虎狼,北**政,悉决于手。能把这样一位娘娘压在身下,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样的机会的,是么?”

  萧绰愤怒地捶打起他来,可是杨浩的手突然有力的像是一对铁钳一样,她如何挣脱得开,萧绰突然软了身子,红着脸哀求起来:“不要,现在……现在是白天……”

  “白天自有白天的情趣呀,莫非娘娘还要等到晚上?”

  说着,杨浩手上一紧,已褪下了她的罗裙,薄而透明的贴身亵衣,完全遮挡不住她玲珑透凸、妖娆动人的**,反而更增无限的诱惑,雪白腻滑的**,修长浑圆的双腿,都散发出旖旎香艳的诱人光采。

  衣衫除去,鞋袜除去,榻上出现了一只**的白羊儿,当遮体的衣物尽皆除去时,萧绰反抗的力量也被完全抽尽了,她蜷缩在床上,双手抱在胸前,一双白玉如霜,纤巧秀气的天足瑟瑟地发抖。

  杨浩的目光从她纤巧圆润的足踝、笔挺滑腻的小腿、丰满圆润的大腿一路向上延伸,甜香沁脾,掌下把玩着的圆润娇嫩的臀,滑腻温软,如丝般柔滑。娇躯丰若有余,柔若无骨,指尖掌心尽是柔软幼滑、绵绵软软的美妙触感。

  纵目所及,面前是堆玉砌雪似的一个玉人儿,粉光致致,毫无瑕疵。杨浩的目光渐渐炽热起来,他除去自己的衣衫,在她那要害处轻轻一探,萧绰的娇躯就像中箭般地一震,孕后的妇人体温更高、更易动情,那里竟已是湿热泥泞,花露潺潺。

  “真的不要么?”

  杨浩轻笑,满心快意,多少ri的屈辱郁闷在他重掌主动的这一刻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他压住那光彩夺目、雪梨玉瓜一般的臀丘,猛地攻进她完全不设防的身体,在她耳边低声道:“男人和女人,就应该男在上,女在下,除非我允许,否则你再不可以扳鞍上马……”

  未及几合,萧绰便在他身下娇喘吁吁,她忽地想到了什么,突地推搡反抗起来:“不行,不可以,我的孩子……我刚刚有了骨肉,不可以……”

  “啊,我竟然忘了,这样的话……那么……只有委曲你了?”

  “什么?”

  萧绰一呆,随即就是一声尖叫,优雅的颈子像天鹅般高高扬起,散乱的头发猛地甩向肩后,身子僵挺了片刻,然后便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软下去,整个身子都酥了。

  杨浩的下巴垫在她圆润光滑的肩头,挪揄道:“听说越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女人,越喜欢被虐的快感,是不是因为……自己平常总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萧绰已无力回答了,在杨浩的轻轻律动下,她鼻息咻咻,半睁半闭的妩媚双眸中满是盈盈的水波,四肢摊开了,她放松了**,任由他肆意地出入着,随着他每一次的进攻,发出一声叹息般的呻吟,她羞愧地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如他所说,在这种近乎强暴的野蛮下,体验到了一种异样的、更加强烈的快感……杨浩很快察觉到了她身体的反应,心头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萧绰绝不是一个用情yu和爱情就能征服的女人,哪怕她在床上对你再如何的柔情万千、依依若水,当她披上衣衫,戴上后冠的时候,都会马上恢复一个统治者的理智,而不被个人情感所左右。

  然而,一个多月的恩爱缠绵,不可能不在她的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再加上这一刻强势的反攻,从智计谋略,再到个人情感,从心理到生理,对她的双重击溃,将在她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或许这不能左右她的意志,但那只是明面上的。深藏在她潜意识的感觉,将不知不觉地影响到她的决定。

  杨浩知道,现在他才是真的安全了,而且……他的天地一下子变得更广阔了,曾经遥不可及的一切,现在也不再那么遥远了。

  “此番回到中原,就该是向赵官家摊牌的时候了,他是不可能容许我轻易的窃据西北的,难道我能告诉他就算我不占有西北,那里将来也会出现一个对宋国更具敌意和威胁的政权?我唯一的选择,只有强势的离开。而今有了与契丹合力对付庆王的盟约,必可牵制宋国可能对我的讨伐。

  吃干抹净逃出契丹,马不停蹄再逃出大宋,他nainai的,得罪了当今天下一帝一后,两个最强大国家的统治者,要是还能跑回西北去活蹦乱跳的,我也算是古今天下第一人了,男人活到这个份上,值了!”

  感觉到胯下那娇媚的身子渐渐已适应了野蛮客人初次的闯入,杨浩放下心思,全身心地投入到眼前的旖艳缠绵之中,如驰骏马。不知怎么的,他忽然想起一首已淡忘了许久许久的歌,那一次,是他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的重大时刻,准确地说,那是他的初夜。

  他的寝室,他的卧床,电脑里播放着一首苍凉豪迈的歌:“千秋霸业百战成功,边声四起唱大风。一马奔腾she雕引弓,天地都在我心中。狂沙路万里关山月朦胧,寂寞高手一时俱无踪。真情谁与共生死可相从,大事临头……向前冲……开心胸!”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bwin体育门  365中文网  足球作文  球探比分  大小球  华宇娱乐  黄大仙案  澳门龙炎网  澳门网投-  一语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