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35章 偷天
  万岁殿,酒残菜冷,宫烛摇曳。

  赵匡胤捂住小腹,气若游丝,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脸se呈现出奇异的淡金se。

  赵光义面容扭曲着,尽管他想强自镇静下来,却始终难以掩饰地露出一副紧张与惊恐的神se,尽管他的大哥已经倒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他仍不敢靠近一步。

  如果没有他的大哥,今ri的赵光义,可能仍住在洛阳夹马营,在官府里谋一个小吏的职位,终老此生。他的一切都是大哥给的,就连他一身武功也是大哥传授的,赵匡胤的威严已经深深浸入他的骨髓,只要一口气还在,他对兄长的敬畏就始终挥之不去。

  这正是他最为懊恼的事情,哪怕他觉得自己天纵英明,可是只要看到赵匡胤,他就会自觉地记起,在他上面,还有一个人,只要存在一ri,就永远站在他头上的人。他只能用se厉内茬的声音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和懊恼,乖戾地低吼道:“大哥,就算你没有杀我的意思,今ri之事,兄弟我也绝不后悔。”

  他攥紧双拳,愤怒地道:“我也想兄友弟恭,做一个好弟弟,可是我更想做一个好皇帝,万世传颂。这天下,是我和大哥一起打下来的,凭什么就要传给你的儿子,让你的子孙代代成为九五至尊,而我和我的子子孙孙就得向你的子孙俯首称臣?”

  赵匡胤喃喃地道:“我们兄弟……一起打下来的江山……”

  “不错!”

  赵光义猛一挥手,激动的脸庞涨红:“大哥,你知道当初是谁伪造军情,说契丹出兵伐我周国边境,才使大哥你领兵出征的么?是我!是我赵光义!你知道当初是谁和赵普、高怀德、石守信、王审琦等人暗中计议,在陈桥驿驻马不前、黄袍加身,拥立你做皇帝的么?还是我,是我赵光义!”

  赵匡胤睁大了眼睛,仿佛从不认识似的看向自己的兄弟,哪怕亲耳听他说出来,他还是不敢相信当时年仅二十出头,一直在自己面前唯唯喏喏、唯命是从的二弟会有这样的心机手段。

  赵光义的眼神有些疯狂起来,颤抖着嘴唇道:“是我,都是我干的。大哥你空有一身本事,立下赫赫战功,得到各路大将们的拥戴,可是若不是我,你能成为开国之君吗?世宗早逝,孤儿寡母把持朝政,符太后一介女流,皇帝是七岁的黄口小儿,能坐稳江山吗?你傻了?唾手可得的东西,你不去争,你不去争,早晚它要落入旁人手中。”

  赵光义的胆子大了些,走近两步,低喝道:“石守信,节度使兼殿前都指挥使,张令铎,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职位均与你相当;高怀德,节度使兼殿前东西班都指挥使,还有赵彦徽,他们的兵权和职位都在你之上。此外还有张光翰、王审琦、韩重赟、李继勋、王彦升,哪一个不是手握重兵、心高气傲?

  只有你,只有你的战功和在军中的威望才可以压制他们,可是如果你不做皇帝,还要阻碍他们的前程,你道他们就不会把你当成一块绊脚石一脚踢开么?乱世之中,一个英明之主都未必能守不住他的宝座,何况是一个七岁的娃娃?谁肯为他卖命,若不是我和诸位将军计议,扶保你登基坐殿,坐了江山,会有今ri的赵官家吗?你早被人取而代之,变成了一堆枯骨!”

  赵光义握紧拳头,一步步迫近,恶狠狠地道:“明明得利的人是你,可你偏要做出一副耿耿于怀的模样,怨恨旁人让你背了这么一口大大的黑锅。那是皇帝啊!那是九五至尊啊!为此,就算被天下人唾骂又算得了什么?

  我,我才是大宋开国第一功臣,可是这个功劳我偏偏提不得。现在你知道了?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你赵官家,就没有一统中原的大宋!这天下,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凭什么要传给你的儿子?”

  赵匡胤惨笑道:“既然如此,你何不直说,我便把这皇帝让给你做,那又如何?”

  赵光义神se一窒,没有说话。

  赵匡胤喘息着,眼中露出一丝讥诮的意味:“因为你知道你不成的,是不是?因为只有我才能压制那些手握重兵、舛傲不驯的骁将,而你不成。你处心积虑,始终为的你自己,你给我的,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这个大哥凭什么要感激你?”

  他眼中泪光莹然,低声道:“二哥,皇帝的宝座真的这般重要?重要到可以抹煞一切亲情?你以毒酒杀死胞兄,夺了这个冰冷冷的帝王宝座,天下人会服你么?如此手段,如此卑鄙、如此毒辣的人,能成为一方人主吗?”

  “为什么不能?”

  赵光义冷笑,激动的浑身哆嗦:“我能把开封打理得井井有条,就能把大宋治理得如ri中天。弑兄篡位又如何?嬴胡亥、杨广,弑兄弑父,固然是亡国昏君,可杨坚、李世民呢?杨坚可是夺了他八岁外孙的皇位;李世民更是心狠手辣,设计陷杀胞兄胞弟。

  李建成五个儿子、李元吉五个儿子,大的才只十几岁,小的还在吃nai,全都被他杀光了,就连自己年轻貌美的弟媳齐王妃都被他占为己有,他甚至还篡改史书,把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说的jian诈无能、一无是处,那又怎样呢?他是一代明君、千古帝王。”

  他慢慢走到赵匡胤面前,轻轻弯下腰来,颊肉控制不住地哆嗦着,低低地道:“如果当初在陈桥驿,你坚持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忠臣,那么会怎么样?会有今ri的你么?不会,你要么被符太后杀了,要么被走投无路的军中诸将杀了,哪里还有今ri的大宋开国英主呢?

  大哥,大jian大恶的人未必不能成为一个好皇帝,而一个好人,却未必能做一个好皇帝。做一个好人和做一个好皇帝,那是两回事。为什么你都快要死了,还是搞不明白?”

  赵匡胤身子一震,突地鼓起余力,一把攥住了赵光义的袍裾,赵光义吓得一哆嗦,抽身就想跳开,可是突然觉得手脚发软,连跳开的力气都没有了。

  赵匡胤倒卧在地,脸庞就在他的脚下,只要一脚就可以踢开,可他哪有那个胆量,唬得只是颤声道:“放手,你……你……你放手。”

  赵匡胤死死攥着他的袍襟,低声而有力地道:“善待……我的妻、儿!你……要……善待……我的妻儿。”

  赵光义急于脱身,忙道:“我……我要的只是皇位,能对他们怎么样,我……答应你。”

  赵匡胤仍是直勾勾地看着他,赵光义被看得一阵阵心寒,竟不敢反抗,于是急急伸出三指,向天发誓:“我答应你,一定善待你的妻儿,若违此誓,暴死荒野,身躯饱以兽腹!”

  赵匡胤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吃力而清晰地道:“好,我记得你的承诺,你若违誓,吾便做鬼,也绝不放过你!”

  赵光义勉强笑了笑,说道:“君无戏言!”

  说着,他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胸膛,这时他才意识到,他已经不需要再畏惧大哥了,更不需要在他面前弯下自己的脊梁,大哥马上就要死了,他才是中原今后的主人。

  “好!好!好!”

  赵匡胤一连三叹,仰面躺在地上,痴痴望着殿顶承尘,喃喃说道:“昔ri提一条棍,闯荡天下,我不曾死;投军入伍、百战沙场,我不曾死;实未料到,今以至尊,二哥杀我!”

  他眼中流出泪来,惨然叫道:“实未料到,今以至尊,二哥杀我啊!”

  这一声愤怒的吼叫,骇得赵光义脸se发白,连连后退,竟然撞翻一桌酒席。正在承尘上面抓着棱格睡觉的那只鹦鹉也被这一声吼惊醒了,幸好鸟儿睡觉时全身放松,重量自然下沉拉紧了足部肌腱,双爪扣得紧紧的,这才没有掉下来。

  大概是睡意未消,亦或是厌恶满屋的酒气,鹦鹉叼叼羽毛,便展翅向外飞去,惊恐不已的赵光义全神贯注在赵匡胤身上,生恐他暴起伤人,竟然没有发觉。

  可是赵匡胤并没有跳起来,这一声吼罢,他已圆睁双目,溘然气绝。

  赵光义紧张地看着他,眼睛眨也不眨,半晌才双腿一软,跌坐在杯盘狼籍之中,颤声说道:“我给你的,你不想要。你给我的,我同样不想要,你给不了我的,兄弟我只好自己去取……,天下你坐过了,九五至尊你当过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你安心地去吧,这天下……从此以后,是我的了,该是我的了……”

  ※※※※※※※※※※※※※※※※※※※※※※※※夜风习习,杨浩重新回到御街上时,却已是一身透汗。

  前方就是夜se中巍峨耸立的大宋皇宫了,杨浩却突然勒紧马缰站在了那里。

  此时他才突然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何通知赵匡胤?

  闯宫?闯得进去吗?就算没有被人立即砍成肉泥,如果赵匡胤未死,那么为了给皇弟和满朝文武一个交待,他杨浩也只有死。如果赵匡胤已经死了,他这一去岂不是羊入虎口?还能活着出来吗?

  能找谁?能去找谁?

  杨浩紧张地思索着,本来魏王赵德昭是最好的人选,可惜,他如今正领兵在外。赵光美?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他会不会信自己的话?再者,他如今还没有官职,有什么能力阻止赵光义?

  还有谁?

  杨浩急得满头大汗,忽地想到了他唯一熟悉的,在朝廷又说得上话的人物:罗公明。可是这个老家伙狡诈如狐,他肯出这个头么?这可要冒着杀头的风险。

  左思右想,杨浩忽又想到一个人物,便把牙一咬,拨马行去……万岁殿,帷缦一闪,内侍都知王继恩幽灵般地闪了出来,他仍然谦卑地弯着腰,悄悄向倒卧于地,面呈金纸se的赵匡胤瞟了一眼,便向痴痴呆呆地坐在那儿的赵光义弯了弯腰,细声细气儿地道:“官家。”

  听了这样的称呼,赵光义苍白的脸se迅速恢复了红润,他清醒过来,从地上爬起来,定了定神,才粗重地喘息道:“都准备好了?”

  王继恩谄媚地笑:“官家放心,这万岁殿上上下下,不相干的人早就被奴婢打发出去了,留下的,都是绝对可靠的人,至于各处宫门,奴婢也都做好了安排。”

  “好,好,这是杀头的前程,你对孤……对朕忠心耿耿,朕……不会亏待了你,一切依计行事。”

  “遵命……哦,奴婢遵旨。”

  王继恩谄笑着答应一声,他的两个义子立即闪进殿来,两个小黄门把赵匡胤的尸身抬起来,放到屏风后面的床榻上,又打扫房间,重新抬上一桌酒席,布置成吃的七零八落的样子。

  而王继恩则召回那些被他藉故打发开去的内侍、宫人,一切准备停当之后,王继恩向赵光义点了点头,赵光义便朗声道:“大哥,兄弟不胜酒力,再喝不得了,这就……这就告辞了。”

  “哈哈,二哥自去,自去,来ri……来ri你我兄弟再行饮宴。”

  这声音竟是赵匡胤的声音,说话的是王继恩的一个义子,这个小内侍习有一手绝妙口技,张口学赵匡胤说话,语气声调粗犷豪放,与赵匡胤一般无二,还带着几分醉意的含糊,模仿的实是惟妙惟肖。

  真正的赵匡胤此时正躺卧宫闱之中,尸身渐渐变凉,前边却有一个人正在模仿着他说话,听来实在毛骨耸然。那半截红烛把他们的影子投在墙上,更显得鬼魂般幽离可怖,可是身在局中的几个人,显然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赵光义演过了戏,又向王继恩深深望了一眼,便转身走了出去,一出殿门,便脚下虚浮、醉眼朦胧了,两个小内侍赶紧上前扶住。

  “来啊,拿醒酒汤来,侍候朕……入……入寝……”

  当赵光义摇摇晃晃地走出寝宫的时候,宫中犹自传出赵匡胤豪放的声音,未几,帷帐中鼾声如雷,侍候在外的宫女、太监们听得清清楚楚……※※※※※※※※※※※※※※※※※※※※※※※※※※“这位壮士,你要甚么?”

  卢多逊自梦中醒来,只见室中已燃起灯来,面前站着一个青衣蒙面、手中持剑的夜行人,不禁又惊又惧。不过他毕竟做了多年的官儿,还算沉得住气,轻轻推开拥在怀中的侍妾若酒,故作镇静地坐起身来。

  “起来,马上穿好衣服。你,滚开一些!”

  那个夜行人说话粗声粗气,他挑开被子,用剑刃在那个花容失se、簌簌发抖的十六七岁美娇娘大腿上一拍,骇得那女子一跤跌下地去,粉弯雪股、酥胸妙脐,在薄如蝉翼的薄纱衣裙下若隐若现,羞得她赶紧拿手掩住衣裙难以掩饰的羞处。

  卢多逊变了变脸se,沉声道:“壮士若要求财尽管取去,若是刺杀朝廷大臣,你该知道,天下之大,也再没有你容身之处。”

  夜行人怪笑一声,一双眼睛神光闪动,低叱道:“本人不是求财,也不是求se,而是来保你的前程、保大宋的前程。”

  “什么?”卢多逊又惊又疑地问道:“什……什么前程?”

  …………赵光义回到开封府,宋琪、贾琰、程羽、慕容求醉、程德玄等一众亲信早在清心楼相候,一见赵光义,众心腹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双眼放出紧张炽热的光芒,可是看着赵光义,一时却问不出半个字来。

  赵光义吁了口气,说道:“大事已成了一半,如今唯有静候佳音。”

  所有心腹听了不约而同地出了口大气,赵光义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见面前早已沏好了一壶茶,便拿起杯来斟茶,壶嘴碰着茶杯,发出叮叮当当的细微响声,那只手竟是始终握不得稳当。

  众人互相看了看,慢慢围扰到他身边,赵光义放下茶壶,强自镇定地一笑:“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紧张的,哈哈,哈哈,你们……你们都坐吧。”

  众人应一声是,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只是那笑容都有些牵强,慕容求醉想了一想,忽道:“千岁,今ri晚间,大鸿胪杨浩曾来府上拜望过。”

  赵光义刚刚举起杯,闻言不由一怔,停杯道:“他来做什么?”

  慕容求醉道:“杨浩说他腿脚不灵便,决意明ri辞官,今ri特来辞谢千岁。”

  说到这儿,他微微一笑,道:“此人对千岁始终若即若离,不为千岁所用,如今成了残废,才想到抱千岁的大腿,实属可笑。老朽说千岁下了朝就去汇合浚仪县宋大人都巡视河道去了,他等得不耐烦,便离开了。”

  赵光义听了攸然变se,沉声道:“本王因大事在即,心中忐忑,难以平静,午后曾往‘如雪坊’与柳大家对酌浅饮,听其抚琴,舒缓心绪……”

  他顿了一顿,又一字字地道:“本王回来时,曾与杨浩碰个正着。”

  慕容求醉听了不禁一呆,半晌才强笑道:“千岁下了朝后便不曾回衙,如此……老朽自然不知千岁的踪迹。千岁从河道上回来,因身子疲乏,便去‘如雪坊’消遣一番,这也说得过去的。”

  赵光义霍地起身,负手在清心楼中踱行半晌,忽然止步喝道:“禹锡。”

  程德玄踏出一步,抱拳道:“属下在。

  赵光义道:“你去,马上带人去杨浩府上,把他全家……”

  赵光义把手向下一劈,程德玄会意,重重一点头,转身出了清心楼。

  赵光义走到窗边,推窗望月,月se皎洁如水,他的心中却是波澜起伏,喃喃自语地道:“这一天好慢,明天的太阳……什么时候才能升起来?”

  ※※※※※※※※※※※※※※※※※※※※※※※※※※一乘大轿,沿着御街吱呀吱呀地走向午门,八个轿夫不停地换着发酸的肩膀儿,心里头暗暗纳罕:往ri里抬着那是何等轻松,今儿个卢相公怎么变得这么沉了?

  轿厢中,青衣蒙面人、当朝宰相卢多逊、和他最得宠的如夫人若酒挤成了一堆儿。若酒姑娘被捆得像个粽子似的,嘴里塞着一团布,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惊恐地看着端坐在轿zhongyang,手中拄着一口明晃晃利剑的青衣人,大气儿都不敢出。

  卢多逊头上的官帽帽翅之长仅次于王爷,此时只能侧着身坐着,他看着中间的青衣人,低声问道:“壮士,你倒底是什么人?”

  青衣人粗声粗气地道:“勿需多问。”

  卢多逊咽了口唾沫,艰涩地道:“壮士,你拿着利剑,又蒙着面,根本不可能进入宫庭的。”

  “我根本不需要入宫。”

  青衣人冷笑:“我只是要逼你入宫,你入了宫,总要对官家有个理由交待,说明你为何深夜闯宫,不是么?不用担心,你不需要负什么责任,只须把我对你说的话向皇帝直言,有你轿中的如夫人为你做证,足以证明一切皆出自于我的胁迫,你又素受官家倚重,官家即便在他身上搜不出什么证据,也不会怪罪于你。”

  卢多逊忙应一声是,目光却频频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青衣人目不斜视,却似对他的心思了如指掌,冷笑道:“你不要乱动脑筋,本人剑术通神,出入你的府邸如履平地,你该晓得本人的本事。你敢乱动脑筋,本人就算在午门禁卫面前取你项上人头也是易如反掌,不只你要死、她也要死,你们这对鸳鸯再享不得人间富贵,只好到yin曹地府继续恩爱去了。”

  卢多逊身子一震,连忙道:“不敢不敢,此事与国与君,有益无害。无论真假,都不妨一试,卢某食君俸禄、受君深恩,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又怎会怀抱异样心思。”

  午门到了,站岗的禁卫惊讶的喝叫声传来:“上朝之时还早,这是哪位大人深夜到了宫门?”

  青衣人亮了亮手中宝剑,说道:“此番闯宫,事成你有护驾之功,事败你是为刺客迫入宫闱,总之与你没有半点坏处,本人有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本领,就算站在这里,要杀你也是易如反掌,还希望你能老实一点。”

  “是!”

  卢多逊咽了口唾沫,缓缓拉开一角轿帘,那美妾若酒偎在轿角,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看自己官人,再看看端坐持剑的青衣人,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

  卢多逊探出半个身子,又下意识地回头一望,青衣人手腕一翻,利剑已横到他爱妾颈上,把若酒吓得蜷成一团,明媚的大眼睛中溢出泪光来,卢多逊把牙一咬,便僵硬着身子走了出去。

  “哎哟,是卢相爷。这深更半夜的,您……上朝早了点吧?”

  卢多逊强自笑笑,下意识地又扭头看看不远处静静悬垂的轿帘,说道:“本相有要紧国事禀奏官家。”

  “什么?”

  那守门的校尉面露难se:“相爷,深更半夜的,禁宫已然上钥,未至天明,概不开启,这个……相爷是知道的。”

  卢多逊淡淡一笑道:“规矩是规矩,官家什么时候守过这等死规矩?这些年来,官家深夜召见大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赵相公当初就曾多次深夜入宫,早有先例,怎么换了本相就不成了?”

  那校尉干笑道:“卢相,赵相入宫,可也是官家下旨宣召的,卢相不宣而来……”

  卢多逊眉头一挑,说道:“本相说过,有十万火急的要事,不得不来,你有闲暇在此与本相聒噪,何不入宫请旨听听官家的意思?若是耽搁了大事,你担待得起么?”

  旁边一个校尉yin沉沉地道:“卢相,什么要紧的事,须得连夜入宫?官家如今已然就寝,我们只是一些守门的小校,惊扰陛下,可是吃罪不起呀。”

  轿中青衣人从轿帘一角缝隙中看着午门情形,灯光下,只见这个说话的小校正是他有些面熟的那个人,曾在南衙做事的一个属吏。

  卢多逊眯起眼睛,沉沉问道:“官家夙兴夜寐,常常处理公务直至深夜,你一守门小校,如何晓得官家已经睡了?”

  那校尉笑嘻嘻地道:“今夜官家留晋王千岁宫中饮宴来着,官家与自己兄弟饮酒,素来大醉方眠,如今千岁已然离开,官家哪有不睡的道理。”

  卢多逊脸se一变,失声道:“晋王千岁已然离开?”

  那校尉道:“离开约摸有一个时辰了。”

  轿中杨浩听了也是心中一沉,晋王已经离开?他已经得手了么?除非他不是今夜下手……,楚昭辅换防田重进,一个班值是三天,罗克敌最快也要两天才能赶回,除了今ri,明ri也是适宜动手的时机,苍天保佑,但愿他还没有动手……卢多逊听说晋王已经离开,心中便是一震。那青衣人所说的篡位谋逆之事,实在是听得他心惊肉跳。凭心而论,他根本不想搀和到皇室的家务事中,他已位极人臣,不管是谁登基为帝,为了稳定民心社稷,暂时都不会动他这些老臣,凭他本领,还不能取得新帝欢心?

  可是这等诛心的私念只好深深藏在心里,不知道是一回事,知道了不去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在利剑的肋迫下,他半推半就的来了。

  如今听说晋王已经离开宫闱,卢多逊马上想到,如果现在强行闯宫,而官家正在好端端地睡觉,他说明苦衷,官家自然不会怪罪于他,却也不会得到更大好处。如果官家真个已经驾崩,那他现在执意闯宫,下旨让他进去的人会是谁?进不去后患无穷,进去了更加凶险,除了附逆做那篡位者的同党,就只有身首异处一个选择,身家xing命、一世清誉……卢多逊心思转动极快,片刻功夫就已想清了其中利害,权衡出了利弊得失,他突然一把抓住那个对着他皮笑肉不笑的校尉,向自己这边一扯,两个人一下子换了位置。

  那个校尉被他拽的有点发愣:今儿个卢相爷雅兴不浅,打算跟我深夜在午门摔跤?

  卢多逊一俟换了位置,便把身子一矮,用他遮住自己,放声高呼道:“轿中有刺客、轿中有刺客,诸位兵士,快快擒下了他!”

  ※※※※※※※※※※※※※※※※※※※※※※※※※※“千岁,千岁!”程德玄气喘吁吁地回到南衙:“杨家……人去室空,一个人都不见了。”

  “甚么?”赵光义霍地站了起来。

  贾琰眉头一拧,说道:“千岁,大事要紧,一个杨浩济得甚么事?这件事交给属下们吧,马上执行第二计划,控制九城。”

  “好!”

  赵光义咬牙狞笑:“我就不信,区区一个杨浩,能坏得了我的大事!你们马上去做。”

  贾琰、程德玄抱拳应道:“是!”便即匆匆走了出去。

  这时一个心腹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急叫道:“千岁,宫中的……王都知到了。”

  赵光义矍然动容:“快请。”

  未及相请,王继恩已然登上清心楼,一见赵光义便道:“千岁,陛下驾崩,中宫已知!”

  赵光义急步迎上,问道:“娘娘有何主张?”

  王继恩道:“中宫大恸,然神思未乱,急命奴婢出宫,相召卢、吕、薛三相入宫。”

  “哦?”

  赵光义目光一凝,冷笑道:“娘娘如此做为,所为何来?”

  王继恩放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道:“秘不发丧,急召皇长子德昭回京。”

  赵光义仰天大笑:“好一个宋皇后,走!咱们入宫!”

  程羽、慕容求醉等簇拥着赵光义立即拥出了清心楼,楼下战马早已齐备,各自上马,便向皇城疾驰而去……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竞猜网  六合拳彩  九亿观帝师  澳门百家乐  精准六肖  澳门网投  爱博体育  伟德一生  伟德机械网  欧冠联赛